在飛機上你都做過或遇到過什麼神操作?

問題描述:還真有民航監管的人在裡面啊,我是不是坑了一些人.........
, , , ,
Asa WANG:

在機場候機廳以及飛機上觀看《空中浩劫》紀錄片。之前是偶爾看看,現在是已經養成了習慣,每次坐飛機前都會check一下更新了沒有,然後緩存到手機或者平板上在飛機上看。

《空中浩劫》是非常好的紀錄片,能幫助你了解很多航空相關的知識。不會令你害怕飛行,相反的,你會更加堅信,飛機真的是世界上最安全的交通工具。不過坐美航和達美的DC-9(daily crash)的時候還是有點小小的刺jin激zhang

======================================

本人也非常喜歡玩飛行模擬遊戲,有次在飛機上用筆記本玩《IL-2》,我操縱遊戲中的飛機降落的時候不慎墜毀,我旁邊的大媽一臉驚恐的表情。。。


xyzzzz:

第一次坐飛機,我系好安全帶後不知道怎麼打開,還好鄰座熱心指點。
現在飛機上都會悄悄留心鄰座,萬一遇到新手,我都會提供幫忙,比如使用呼叫按鈕而不是大聲喊”服務員”,耳機插孔,視訊操作,機上WIFI連接問題,填寫入境卡,……
感謝TA的熱心幫助,畢竟誰都有第一次,一個善意的幫助,傳遞愛心。

其實,我還回答了另外一個問題”飛機上有趣或者難忘的事”,在國外坐飛機,兩次站票的經歷。窮國家,用運輸機當民航飛大陸航線,人太多,布條椅子不夠了,所有人都站著,而且飛3個多小時!

——分割線咋畫啊?不知道——

借地方,提醒一下大家,非常重要的事情。國際航班,管好自己的行李,一定不要幫別人帶東西,不幫,就是不要幫,行李多就讓TA去託運。認識也不行,不認識更不行。萬一是違禁品,毀一輩子。比如DU品,比如象牙製品,比如……很多很多,一旦被查出來,很可能是一輩子的事,因為你去解釋這個是別人的,誰相信啊?DU品就算警察相信了你也有罪。不是說信譽而已,是一輩子就沒了,要麼蹲進去,要麼OVER。


Kapitulieren:

人生中的第五趟航班是從底特律回上海的達美

遇到了一位年齡比較大的空姐,發第一頓飛機餐的時候我因為看見菜單上有蝦,我說「Shrimp please」

我看見她手旁邊就是一盤蝦,但是!她告訴我沒蝦

我以為我發音不標准或者她沒聽清楚,我指著菜單說「This one」,但她堅持說沒有,讓我點其他的東西

雖然有點生氣,感覺她種族歧視,但我還是很禮貌地說那就來份烤雞飯吧……

然後,她遞來了盤子,盤子里除了烤雞飯,還有之前看到的蝦,還有她送我的一份沙拉和水果拼盤。遞來餐盤的時候還給我眨眼 ,接著問我「Anything to drink?」然後給我倒了一大杯肥宅快樂水

一邊的老外看了之後咯咯的笑

事後我才知道她是看我這么「壯實」的小夥子,想讓我多吃點,心都化了~


匿名用戶:

感覺貭素有點低,匿了。

在某外國航空上,一亞裔聽口音像台灣的空姐,對前面幾個老外笑臉服務,一看到我這么個中國人,就操著她那蹩腳的英文說什麼不會中文(ps 之前我湊巧聽到她用台灣腔跟另一個亞裔空姐聊天)我果斷一口流利的chiglish要完飛機餐後,伸出大拇指,用中文說傻逼玩意兒趕緊滾。那廝瞪大眼睛生氣盯著我,(突然想起自己不會中文)尷尬轉換表情。然後我補了一句it mean thank you in chinese 那廝立馬假笑著走了


貝貝是個大正妹:

懷著芽芽的時候,
雞掌老公送我去海南養胎,
落重了,
小子在我肚裡不停的,胎動動動,
旋轉跳躍他閉著眼啊,
我只能一邊摸他,
一邊告訴他,
大哥憋動了,你爹知錯了嗷


JokouHsu:

空中浩劫 加航機長的操作


李睿:

16年冬天,在美帝的時候,剛好碰上加州雨季. 從洛杉磯到舊金山。記得是波音737。因為兩地都下大雨. 航班延誤很厲害. 晚上八點的飛機延誤到晚上十點. 航班應該是一天往返兩地多次的. 據說後面起碼還要飛兩三趟.
起飛前機長廣播說我們會飛快一點. 為了趕時間後面還有很多班次。飛行途中,機長肯能真的是空軍出身,我的感覺就是飛行員為了趕時間,硬是把客機開出了轟炸機的感覺. 加力爬升,到了頂點然後引擎關小,俯衝。再加力爬升. 如此往複一直到舊金山.
一個半小時的航班貌似只用了一個小時不到. 走出去的時候沒有任何感覺. 到了門口等uber的時候突然就不好了. 頭暈. 站不住. 加上為了趕飛機中午沒吃飯. 差一點就要栽倒了. 低血糖+暈機. 最後抱著旁邊的垃圾桶站著,從包里摸出餅干吃.
飛機坐過不少,轟炸機我還真的是第一次坐.


二分之一的承諾:

那時候還在空軍,有一次編隊巡航,和長機在天上偶遇一架民航客機,有一段航線基本一致,然後就皮了一下。

我:「我們是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我部飛機兩架,為你護航。」

民航飛行員:「卧槽,卧槽,卧槽。你們是在逗我嗎?」

我:請看窗外

民航飛行員:卧槽,竟然編隊!

兩分鐘後…………

我:護航完畢,編隊返航

民航飛行員:卧槽,果然是在逗我,還以為飛機上有重要的元首。

我:一路平安,再見。

壓操縱桿,離開。。。

…………………………………………………………………………

看了下各位的回答,大家就當段子看吧。

說乘客會爆的,請了解下夜航。

難道護航必須接近嘛?

…………………………………………………………………………

具體數據不能透露,沒有你們想像的那麼近(我又不傻),水準間距算是很大了,不存在危險接近。至於聯絡頻率,就不要亂猜了,沒有意義,這輩子都不可能公開,涉及機密。

最後一次補充。

給所有不相信的人一句話:以上都是我瞎編的

PS:也不用那樣子去較真,就當段子看吧。

。。。

…………………………………………………………………………

馬上就要破3000贊了,我是被哪個大V翻了牌子么?

Aorqu首答,竟然有這么多。

這是我瞎編的。

行了吧?

都去洗洗睡吧。

然後請仔細看,真不知道是看錯了還是有理解障礙。

再重申一遍,這是我瞎編的!!!

匿名取消了。


立志做惡人:

04年夏天在阿克蘇搭軍航,老伊爾什麼型號是忘記了,貨艙里攏共就坐了三個人,起飛後就一個哥們時不時的端著個帶蓋的茶杯過來聊幾句天,一會又不不知跑哪去了,一會又過來了,後面有一次過來的時候我喊住他,我說:歪~江,你搭個飛機么老日乎來日乎去組撒泥撒,你是幹啥的,坐好嘛薄把你摔了。那哥們一臉的苦笑:尕娃兒不老佛花,皮開了浪奇,我是直個飛機滴司機,哥的滴個腰子我那個賣鉤子副駕穿了個皮涼鞋還穿滴棉襪子,腳汗味太大了嘛,坐球不住嘛。


張臨安:

好久以前了,有一次從成都飛,晚點,在飛機上等了快3小時了,不起飛也不給發吃的,實在是餓了,於是從行李里拿出飯盒開始剝小龍蝦吃(我也不記得當時為啥會買了三斤小龍蝦打包)……感覺隔壁的乘客看著我的眼光都是綠滴滴的,不敢抬頭張望,默默吃完開始裝睡……


就是醬:

你們的好友「局方領導」已經上線,並附上了「喝茶」大禮包,請盡快查收。

———承包各級別執照回收業務,童叟無欺。


請叫我仝寶:

這個問題好像火了,那就再來補充一下吧。

有天飛空域五個小時,天氣太熱,小飛機沒有空調,就選擇了一個可以用的最高的高度,大夏天的,外界溫度一下子到15度。大下午的太陽又特別曬,當時感覺,這5個小時熬下來,我肯定要再黑幾個色號了。

這時,突然發現空域里有一朵雲正好飄過來,高度稍微比我高個幾百米。大概判斷了一下,雲不厚,也挺散的。應該沒啥問題,扭頭就鑽在雲下,通風開到最大,比空調還好使。讓雲擋著陽光,就在雲下面轉悠,一直把雲送出了空域。那真是一個愉快而又涼爽的下午呀 。

———————————————

以下為原答案:

單飛時,起落在三邊上各種自嗨,情不自禁的唱起了汪頭條的「飛得更高」,還沒唱完發現高度冒了快200尺,果然是飛得更高了

發現後趕緊修回來,符合規定,只是出點小偏差而已,在允許範圍內


kEKe:

有次跟外籍機長飛,巡航時乘務長進來問要吃喝點啥?
副駕駛問了機長以後,用漢語跟乘務長說:「我要這個這個那個那個。」
停頓+謎之微笑,指向機長(^_^)σ :「給這SB上杯咖啡。」
氣氛融洽到不正常…這波操作我是服氣的~


托比:

可以說是相當騷的操作了哈哈哈哈哈.

工作關系經常去一個城市出差當天來回,買機票除了價格基本只選合適的時間,沒太在意哪家航空公司。有一回,寧波往返山東某城市當天來回,同一家航空公司,同一個班組執飛。

本人不愛排隊,習慣最後上飛機。經常能看到最後幾排座位空著,我就坐最後舒坦點。還能跟空姐聊上幾句。

於是,往返的航班上跟一個空乘互動比較多,最後走的時候……..還是沒好意思問聯系方式。

三天後一個妹子加我微信,激動,一看頭像是空乘妹子。原來妹子查了當天航班的乘客資訊,我的名字出現了兩次,且查到了我的電話。

接下來,嘿嘿嘿 :)


皆為景色:

2014年第一次坐飛機,起飛後廣播響起來了,「尊敬的解放軍指戰員們,你們遠赴邊疆,衛國戍邊,西藏航空xxxx全體機組人員向你們致以最崇高的敬意……」當時就驕傲光榮得不行了。


Euge:

千贊了,想了一下還是取匿了。。這個回答本來只是對這次有趣經歷的記述,沒想到被這么多的人看到。

在這里,回答一下大家的疑問。首先答主坐的不是頭等艙,長得也不算帥,也不是什麼搭訕高手之類的。

仔細想想,所謂「搭訕」成功的原因也許是因為我一開始只是想問個時間,和那個女孩聊天也是抱著聊得下去的話殺殺時間,聊不下去就算了的想法,所以聊天的過程沒有表現出很強的目的性。

至於下了飛機後要微信,就如我在評論中所說的一樣,不過是因為在下了飛機之後又碰巧遇到的一個出於禮貌的舉動。而之後不聯系的原因,一是因為我們的生活並沒有什麼交集,再就是我對那個女孩也沒有太強烈的感覺。

我也希望這件事最終有個很好的結局,不管是在一起或者是成了朋友,但畢竟現實並非如此,所以我也沒有用文字把它美化。

最後,感謝大家捧場,如果沒有什麼意外的話,這個回答應該不會再更新了。

以上

————————————————————

上次回家,在飛機上睡了一覺,醒來估摸著應該快要到了,但感覺一個世紀都快過去了,飛機也沒有降落的意思。

正好一名空姐經過,遂把她叫住,問了一句:「你好,請問飛了多久了?」

她猶豫了一下,還是道:「我飛了快兩年了。」

愣了一下,也沒解釋,遂與其展開話題,從她經常飛的線路聊到她遇到的奇葩旅客,從我的座位聊到她的休息區。

時間總算變快了,飛機也終於快降落了。我和她,打了聲招呼就回到了我的座位。

在飛機降落後,我與她告了別便直奔洗手間,開始清晨的洗漱。完成了一切向出口走去時又遇到了她。我們又一起走了一段,最後要了她的微信。

然後再無聯系。

話說我問她飛了多久的意思是這架飛機起飛多久了呀,她回我的是她當空姐當了多久。。


杜花花:

1.幾年前,迪拜航線。

我還在飛經濟艙。

有一位中東大叔坐C座,滿手的金戒指,戒指上鑲著各種大概是瑪瑙啊或者寶石之類的東西。晃瞎了我們的狗眼。

B座沒有人。

A座坐了一位年輕的女士。

我們發餐的時候,中東旅客想要把小電視調節成英文,當時是中文。剛好餐車後面有個媽媽帶著孩子從洗手間出來要回座位。我們就說,等下,我們馬上回來幫您調。這時A座的女士看到了,說,我幫他調吧,你們忙。

後來送餐送水時,陸陸續續聽到,他們互相問起去迪拜幹嘛啊?什麼工作之類的話。

中間也就沒再留意。

落地安檢時,我們再看。A座女士就坐到了B座。和C座中東旅客很親密的樣子了。而中東旅客的手上只剩下幾枚金戒指,那位女士手上戴了4枚。

2.有一年大概春節前後,被排到了7天的倫敦。

特別開心。

豪頭只有一位旅客,30多歲。地服送上來,有單子要交接的,資料顯示重要旅客。

我和乘務長就很小心的服務著。挺奇怪的是,這個旅客就吃一餐。當時我們公司的倫敦航線,不是夜航,一般旅客都會吃兩餐的。

後艙有個AT姐姐,入職比較晚,年紀比我大幾歲。長得極美。而且特別優秀,就是那種全程笑眯眯的,對旅客服務態度特別好。(這里解釋一下,AT是經濟艙乘務員的意思。)

後艙有個旅客大概被她的美貌以及笑容俘虜了,在機上免稅品里買了個科顏氏的牛油果眼霜,非要送給她。(我也不明白為什麼送科顏氏眼霜哈(≧∀≦),也許是怕她笑多了,笑出眼紋?開玩笑,估計沒什麼特別意義。就是隨便買的。)

中間發生什麼我就不細說了,比較復雜瑣碎。

結尾就是,我們豪頭重要旅客大步流星的走到了後艙服務台。當時那位後艙旅客還在執著的給我們AT小姐姐牛油果眼霜。

重要旅客,翻了翻免稅品書。指著前幾頁,「這幾頁上的東西我都買了!」

「就送給她!」指著我們AT小姐姐。

那個後艙旅客愣了,看了看,就沒說話,拿著牛油果眼霜走了。

我們免稅品書,當時前幾頁的產品大概是,Lamer經典面霜、Lamer soft 面霜、Lamer眼霜、SKII神仙水、SKII小燈泡、Sisley全能乳液、SKII前男友面膜、阿瑪尼粉底液等。(毫升數我有點記不清了)我記得重要旅客付的是美金,一共好像2000刀左右吧。

買完以後。AT小姐姐笑著說,「你怎麼不說整本書都買了呢?」

重要旅客憨憨的抓抓腦袋,「錢和卡不都在你那兒呢嘛?」

是的,沒猜錯。AT小姐姐是這位重要旅客的老婆。是剛好排到好航線想一起出去玩。所以訂餐時重要旅客覺得乘務員辛苦,怕麻煩我們,特意只吃一餐。


提督軍務益州牧:

A320上艦:)


Mmmm:

大概是國小三年級的時候,坐東航,在飛機上沒事干就一遍遍的看飛機上宣傳飛行安全的小冊子,發現座位底下有救生衣?

當時就一心想著要把救生衣拿出來看看,就俯下身在座位底下摸,摸到一個比較突兀的東西,心裡想肯定就是它了,就用力想把它拖出來,結果它又縮回去了,我當時想這東西難道還有彈力?我就整個人蹲下去用兩只手使勁往外拽(鬼知道我當時哪來那麼大力氣)

果然大力出奇蹟,那東西被我硬生生拽出來了。不對啊,救生衣為什麼這么小?再湊近一看,一隻土黃色的,還散發著濃郁鹹魚干氣息(請允許我這么形容)的……皮鞋?

然後我好像就被我媽壓著去給後座道了歉…

現在想起來,當年真是熊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