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飛機上你都做過或遇到過什麼神操作?

問題描述:還真有民航監管的人在裡面啊,我是不是坑了一些人.........
, , , ,
強四海:

五月末在莫斯科回北京的飛機上,一個美麗的俄羅斯姑娘從上飛機開始就注視著我,我也在跟她對視,我們互相點頭微笑了一下。果不其然她的座位在我的旁邊。座位是波音777超經242布局的,我們坐在最左邊的兩個座。此時此刻內心十分激動,我想十個小時的航程不會無聊了。然後我主動跟她搭話,俄語開頭,你好,我叫……很高興認識你。接著換英語聊了一會。在飛機快起飛的時候,她說你能和我的朋友換個座位么,表情比較可憐。接著我回頭看到另一個俄羅斯姑娘在向我招手,她旁邊坐個肥宅。現在我終於明白她為啥上飛時一直注視著我了。

我表示換座位沒問題,算了,犧牲一下自己吧。以己渡人。然後我坐到肥宅旁邊,終於理解她的朋友為啥要換了,肥宅習慣性的摳腳,他還有點感冒,一直在打噴嚏擤鼻涕,行為舉止有點不太衛生。

我跟姑娘說,我很喜歡拍日出和日落,現在我換座位了沒辦法拍了,希望她幫我拍一下。她表示沒問題,我們加了ins。最後我們成了朋友,上個月從烏克蘭走,我的吉他箱需要貼一個東西,她幫我翻譯的。

最後放一些我在飛機上拍的風景

莫斯科萬里無雲的天空

謝列梅捷沃機場日落

基輔


Banner:

不是吹,我可能是唯一在飛機上要過飯的人 。

那時候工作需要天天飛,經常是晚上最後一班飛過去,然後第二天一早第一班航班返回,所以常常是登機後就補覺,然後等發餐盒時醒來吃點東西。某天,經濟艙第一排,登機後馬上睡覺,被飯香弄醒,發現自己座位上沒有餐盒,呼叫空乘問道:我的餐盒呢? 對不起先生本次航班經濟艙沒有餐盒 !前排商務倉從簾子里遞過來一個餐盒:兄弟,我不餓,你把我這個吃了吧。然後我客氣了一下就給吃了


暴躁凱文:


地速0


Sans:

大一和舍友一起去青海遊玩。

怕體力不知,便在我的旅行箱夾層里放了一袋葡萄糖粉。

……


雙子星:

第一次Aorqu發,大家多包涵!和大家分享一下趣事:一次CA大陸航線,好像是北京-上海,我一直喜歡坐過道,過道右側是一位40多歲嚴肅商務襯衫男,不像我喜歡穿休閑Polo衫。話不多說,直入主題:飛機顛簸都很正常對吧,第一次顛簸右側商務男隔著過道一把就把我手抓住並且握緊了!各位能想像嗎?之前沒說過一句話的同性大叔突然一句話不說的握住了你的手20秒內也一句話不說自己一個人表情緊張的情景嗎?還好哥們中國航金卡,飛的也有幾次,見過些市面,看他沒有進一步的無理冒犯,我就經過一瞬間的驚異和對無理的不滿後,淡定的看著他,看他咋解釋?注意:重點是我也沒抽手,因為我覺得他應該不是神經病,得饒人處且饒人,看他咋說。然後過了幾十秒的顛簸,大家都懂得,然後他開始說話了,大概的意思是實在抱歉,他特別害怕顛簸,這應該是一種類似於恐高症的心理障礙,所以一瞬間迫不得已緊緊的握住了我的手,同時他為了證明自己,說他實際上也握住了他右側同事的手,高潮時說到這時候,他右側的男同事也淡定的和我招了招手,並舉起了他們兩個緊緊握住的手示意給我看……好吧,我還能說啥?作為帝都爺們兒我只能說:沒關系,既然如此,如果這樣能幫助到您的話,那就這樣吧……然後尷尬的情景是這樣的,一個大飛機上,隔著過道兩個大男人不時緊緊握住雙手!!!蜜月的小情侶也不過如此了吧?!而且TMD還隔著一個過道!!!你能想像後面的人咋看我們嗎!我們坐的是很靠前的位置啊!後面的人誰知道一個大男人會怕飛機顛簸?咋解釋啊?他同事是坐靠窗的、中間也沒有過道,所以握手也看不到的號碼?但是我和他不是啊?倒是身為帝都爺們兒還是要照顧全國人民,我的涵養讓我保持微笑,淡定的繼續看報紙,看完報紙看書,吃飯的時候偶爾也會突然被握住!!!空姐看了咋想?!哎……不說了,大家自行想像吧,但是我自己覺得無論怎樣,我做了件好事,這也是我一貫地原則,謝謝大家時間


好兔子:

有一次從東京成田機場坐全日空航班飛回北京,經濟艙,和一個日本老頭同排坐。

日本老頭讓空姐拿條毯子,空姐馬上微笑送到。我用英語跟空姐說我腿冷,也要毯子,她裝著沒聽見,理都沒理我。我以為向別的空姐要,估計能拿到,結果其他的空姐對我的要求一概假裝聽不見。到是那個日本老頭,一會要啤酒,一會要清酒,一會又要咖啡,光是啤酒就要了三次,空姐伺候得他就像大爺一樣,蹲下身子幫他開啤酒罐,NND,不就欺負我是中國人嗎!

我的第一專業就是日語,只是那個時候早就不怎麼會說了,不過再不會說簡單的還是記得的。我用日語問那個日本老頭是哪裡人,他聽我說日語挺高興,還誇我發音好,說自己是靜岡縣的住在東京。我馬上說靜岡縣很美很富裕呢!他更高興了。就這么東一句西一句套磁成功,我讓他幫我要來了毯子,咖啡和礦泉水。那個空姐送東西過來的時候一臉的尷尬。

下飛機的時候,在心裡罵了一句:全日空,下次再坐你們的航班,我就是孫子!


梨棠:

很多年前吧,我媽坐飛機坐過站了。

是的,坐過站了,按規定,這種情況是不可能發生的。

所以那個航班違規了。

而且天時地利人和都湊齊了。

航班晚點,且時間是晚上,我媽睡著了,為了趕時間沒有讓所有旅客都下去。

類似的情況我也遇到過,再次起飛前會有空乘拿計數器清點人數。

但那天負責計數的空乘,不知道為啥沒發現多了一個人,我媽也沒醒,飛機就那麼起飛了。

等我媽醒來以後為啥時候能到地方,空乘們都慌了,還嚇唬人來著,說我媽這種情況得補票。

據說是經過了一番據理力爭,雙方各退一步,空乘們負責當晚我媽的住宿,和第二天返程的機票,我媽負責安安靜靜啥都別說,也別投訴舉報他們。

事情當然是圓滿解決了,第二天再坐飛機,我媽全程保持高度警惕,終於成功地到達了目的地。

年份不記得了,訂單記錄也找不到了。

。如果當初的空乘剛好看到了這里,感謝你們對家母的照顧,我也深刻地反省過自己了,除非是買卧卧鋪票,否則盡量不讓她在晚上出遠門。


SpaceForce:

某次在太原坐飛機,晚上10:30去青島。

喝高了,搖搖晃晃過了安檢,登機後一身酒氣。我大大方方的對空姐說抱歉,知道自己喝多了,如果我有什麼違規動作,就請她們把我捆起來。

然後我就在椅子上睡著了,下飛機時被叫了半天才醒。


毋邶:

前一段自己坐飛機遇上軍事活動好不容易改簽後,登上飛機坐在安全門旁邊。那天由於晚點飛機上空了很多座位,一會兒一個穿著西裝、叔叔輩的人坐到我旁邊的旁邊說這地方大好伸腿。那天熱我穿了破洞牛仔褲(面積不算小)然後大叔要睡覺於是找空姐要毛毯,我還納悶為什麼要兩條,直到他看著我對空姐說「你看隔壁的小姑娘褲子破那麼大一個洞,這么冷別著涼了……」


趙某:

上飛機的時候經過一個空少,聽到他和另一位乘客對話,突然就覺得他聲音特別好聽!半個聲控吧我是,主要還是國語很好聽,我就留意了一下這位空少,長得還蠻帥的,就起了調戲一下的心思

他負責我們這一片的服務,過來發晚餐的時候問我同學:「我們有豬肉飯和豬肉面,請問你要什麼?」

我同學:「我要豬肉飯。」

空少:「那你呢?」

我:「我要你的心~」

說完這句話我就臊得抬不起頭(捂臉,我太慫了),我同學很誇張地叫了一聲並表示不想認識我……

空少倒是很淡定微笑:「你說什麼?」

我(低頭):「面,我要イケメン。」

哈哈哈不過他聽不懂日語。後來我跟他要了豬肉面和紅酒。

收餐盤的時候,他又走過來,我主動把餐盤給他。

「不好意思,請問我的臉是不是有點紅?」

空少:「是因為喝了酒嗎?」

我:「是因為見到你了。」

就在這一瞬間,坐我旁邊的同學憤而離去……

空少淡定微笑:「哦?」

發中餐的時候他又過來了,這回據說是遠遠地就看了我一眼,而我的同學(們)摩拳擦掌等待我又一波騷操作……

空少:「請問要什麼飲料?」

我:「我要跟你一樣甜的橙汁~」

空少淡定微笑:「我魅力有這么大嗎?」

真的,感覺我完敗了!他這個被調戲的一點反應都沒有,我羞恥度爆表頭都抬不起來XD,我同學在旁邊尬得快開窗跳下去了哈哈哈


roger79:

有一次旁邊坐了個外國大漢,上飛機就向空姐要了一罐啤酒,500毫升那種,一會就喝完了。發餐的時候,他又要了兩罐啤酒,還有兩杯可樂,還有兩杯橙汁。。。。。他那小摺疊板根本放不下這么多吃喝。所以空姐送他一杯,他就干一杯,啤酒放在前面椅背的袋子里。總共四小時左右的飛行時間。他把這些全喝了。


飛翔的熊貓仙:

前一陣子坐國泰航空,香港回上海,飛機起飛半小時,有個乘客突然抽搐休克,周圍乘客全部嚇傻了,空乘妹子們經歷了半分鐘的慌亂以後,在乘務長小阿姨的指揮下開啟了強大的應急程序,AED,氧氣瓶,人工呼吸,心臟按壓,作為一個圍觀民眾的我,緊張的心都要從嗓子眼中蹦出來了!同時機長廣播召喚乘客中醫生幫忙,然後緊急返航,歷經30分鐘的乘務組和乘客醫生連軸轉的緊急搶救,飛機落地前終於把病人從死神手裡拉了回來,當時我腦補的畫面就是機組和乘務眾人和死神拔河的場景,不得不說這幫年輕的空乘妹子太厲害了。作為乘客我真的很感謝他們,特意等到最後下飛機,向他們每個人豎大拇指,大聲的感謝她們!!


七夜nanaya:

永遠不要在高空飛機時打開有水的吸管杯!

因為健身,去迪卡儂買了個帶吸管的水杯,國慶回家就帶著回去了,在候機廳灌了些水,飛機上空姐一人發一瓶水,我就想倒進水杯里,全然忘記了自己在萬米高空,於是當我打開杯蓋的時候,水杯瞬間成了水槍,噴的水柱快有1米高了,我還穿了條淺色褲子,水都淋到了我的襠部,彷彿我失禁了一般,唯一萬幸的就是沒有波及其他人


路路:

今年在俄航的飛機上,一個空少站在過道中間做著各種示範動作。我和同伴說空少好帥(我覺得!可能是我瞎沒事不用質疑帥這個點了)好想拍張他照片,但又怕不是很禮貌。同伴拿起我手機,伸手到最遠,笑嘻嘻地跟我說,看熒幕,讓別人以為我們在自拍哈哈哈。於是明目張胆地拍了空少,並為沒有被發現而沾沾自喜。 然而放大後…

這是大圖,看著挺好

放大後,那眼睛!直直看著我們這邊啊……


Aorqu用戶:

自己倒沒有,我媽媽倒是有一個,大概三四年前吧,11月份大概,我媽媽在雲南旅遊,返程機票買到哈爾濱回家,後來臨時打算來長春看我,於是又訂了個哈爾濱來長春的動車。

當天我準備去火車站接站,沒想到我媽提前三個多小時說到長春了,在機場坐大巴正在過來,我當時就驚呆了。

原來當天哈爾濱下雪了,飛機臨時備降長春龍嘉機場,就在乘客情緒逐漸失控之時,我媽機智的找到空姐亮出火車票,並表明自己沒有託運行李,空姐向地勤打申請,幾分鐘後,我媽在兩個帥哥的護送下,在其它乘客妒忌的目光中下了飛機,坐著專車到航站樓,還享受了一次vip下機安檢服務。

真的幸運。


叫我老漢就行了:

菲律賓飛廣州,經濟艙,坐窗口位置,凌晨三點起飛,入座後基本就一直在睡覺,後座一對情侶,右座是個小夥子,以上是背景。

睡的迷迷糊糊一直感覺座位彷彿開啟了震動模式,後背還被人踢來踢去的。然後發現,旁邊的小夥子一直在抖腿,而且頻率非常之快,後座的女的時不時會踢一下我的座椅靠背。

因為真的很困,所以沒有太在意,就接著睡了,可睡到一半又被震醒了,一睜眼發現旁邊座位的小夥子很安靜的拿著手機看電子書,可是腿依舊沒有停下來,彷彿內心有一台縫紉機一般。

於是我友好的提示了一下旁邊的小伙,

“你別抖腿了行么?”

小夥子還倒可以,回了我一句,

“好吧,抱歉。”

誰知道後座的女的又給我座椅上來了一腳,我便站起身狠狠地瞪了人家一眼,接著繼續睡,這女的好像有點會意了我的意思,然而並沒有罷休,反而並本加利的提我的座椅。

媽的,你踢我的座椅,給你個眼神自己去體會就行了唄,不知道是看我好欺負,還是感覺自己挺牛X,又是一腳接著一腳。後來我直接忍不住了,再次站起來回頭對她說,

“請不要踢我的座椅靠背了可以嗎?”

這時我本以為我這樣做她就可以收斂一點,誰知這時她的男友從睡夢中醒來,對著我問了一句,

“Sorry,what do you say?”

於是我就惡狠狠的回了一句,

“I say,don’t touch my seat,OK?”

我說話的音量有點大,旁邊有幾個乘客被吵醒了,當然也引來了空姐。由於是菲律賓航空,空姐也都是用英語交流,空姐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就問了一句,

“What can I do for you?”

於是我便回了一句

“You can ask this man”

說完我就坐下了,留下那位先生與空姐交流,當然不出所料,他連個屁都放不出來。接下來,我便踏踏實實的睡到了廣州。

其實在飛機還沒有起飛的時候,我就聽到了後座小情侶一直在交流,而且是國語,但是真沒想到那時候會飈出來一句英語。

既然你想裝X,成全你就行了唄。。


匿名用戶:
飛機上放了個悶屁把師父臭的落地脫離……


Aorqu用戶:

Tiffany 1歲,我們舉家去東京。為了不讓她哭吵到其他人,我抗著她在飛機走道里走了7個小時。


Aorqu用戶:

某次東航還是南航,記不清楚,我選的座位是倒數第二排靠近過道的。

入座後,寄好安全帶,胳膊放扶手上,遂開始閉目養神,突然,感覺有東西在碰我胳膊,剛開始沒有在意,想是不是有人經過不小心碰到了;後來感覺很怪異,睜眼看到一隻穿著透明絲襪的腳丫子搭在了我的胳膊上,驚的差點跳起來。

原來是後座老阿姨,鞋子脫了,兩只腳架起來,伸到我這排座位的扶手上。

當時還是夏天,我穿的貌似是裙子,胳膊光的,沒有衣服覆蓋。。。。。。

強忍著內心的惡心,提醒老阿姨把腳收回去,老阿姨一臉不情願,將腳收了回去。

整個飛行持續了2個半小時,我全程在用濕巾擦我的胳膊,皮都被擦破了。。。。。。

後來,養成了入座後觀察周圍人的習慣,看到50歲左右的中老年人,會格外謹慎。。。。。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