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教授的生活是什麼樣的呢?

問題描述:今天上課聽教授說他的教學壓力特別大,但是在我的想像中,大學教授不應該很悠閑嗎?所以想問一下Aorqu裡面的大學教授們,大學教授的生活是什麼樣的?
, , , ,
Puppy:

說一個我遇見的,,,她本來不是我們學校的(我學校很一般的二本院校),她的正牌職業是某985師范學校的博士生導師,還有其他很多頭銜。。。為什麼在我們學校當客座教授不太清楚,但覺得不是因為錢,,,因為她很忙,把用在我們學校的時間拿去賺錢,不知要翻多少倍。。。
大一教我文學理論,說實話,那時自己很渣,聽不懂,沒啥感覺。大三教我文心雕龍,,,才慢慢發現,她真的好厲害,隨口就能背原文,引經據典,還能從不同角度解釋同一個說法。。。
然後從不讓我們考試,都是讓我們發言,自己嘗試闡述看法,非常尊重我們的想法,課下還會抽時間和我們發消息,給我們一些建議。。。我們的作業論文,她都是用鉛筆,紅筆分別批註修改的。。。。
說一下她的人,,非常有氣質,可能是工作忙,50多歲的她已經是一頭銀發,不過她超有氣質,大一一見她,就被我們專業所有人稱為女神!後來發現整個院都是這樣叫她,,,其他老師也是這樣叫。。。她給人的感覺就是像民國時期的有思想,有涵養的大家閨秀和進步女青年的結合體!50多歲還讓人感覺到纖塵不染的仙氣!
她很忙,但從不遲到,偶爾需要延遲一兩分鐘下課,她都會和我們商量,徵求我們的同意,,還有就是講課永遠都帶著笑容!每一節課都是!老師講課帶笑容不難,但難的是幾十年如此!
她的生活不太清楚,不敢評說。只是她也和我們一樣吃食堂,並且會和學生一起坐,和學生聊聊天,,,,還有就是碰見學生,都是她先微笑,和你打招呼!都不用你主動的!

說了很多,反正就是大家都超喜歡的一個女神老師。。。。。最厲害的是她讓我們自己因沒有多讀書,而聽不懂她的課感到愧疚,而不是去抱怨她,,,,我覺得這就是她真正地影響到我們的靈魂和良心。。。。。
有師如此,生復何求


方左右:

確是有幸認識這么一位老師 瘦高謙和 眼鏡斯文
四十上下 兩省省會理工大副研 答在這里應該也不算跑題
回顧起來 交集並不多 一年最多也就是有他的一門課 一周見一兩回 但是在食堂見他的次數比較多 一個人就安安靜靜的吃飯 有兩三個學生一起 也能從容笑談 據說校浴室里也時常能撞見
凡此種種 大約是獨身一人
騎一輛大杠單車 大大的車簍 晚上回去遲 總是有貓縮在裡面打盹
我向來怕老師 他全程板書 一手行楷 洋洋灑灑 到是我課前課後都不積極
大約他也不認識我
但見面的一聲老師好 卻總是停下腳步回應
不是我們的直系老師 卻在我們考研期間 熱心的幫我們組織師兄師姐交流會 拎專業課書本重點
幫忙答疑 推薦導師 分析問題
備考階段簡訊問過他一次什麼後來也沒有再聯系
出分後 分數險峻 心神不定 冒冒失失發過去一條簡訊 請老師得空幫忙參謀 他立馬一個電話回過來 一口叫出了我的名字 分析許久 歷年情況 當年預計 劃線波動 和我講了許多 想必他也一直在關注整理 掛了電話才發現 我佔用了他整個午休
他的熱心 我們不是第一屆也不會是最後一屆

同樣 他無私的給予幫忙指導
我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
就我看來 這是一位怎樣的大學老師
純粹 這是我立馬能想到的一個詞
一個純粹的學院人的樣子 舉手投足
如果沒記錯 老師是讀博留校的
從考進這個大學 到現今 一直都活在校園里
不說二三十也有十數載
就像是一條活在純水中的魚 全身都是透明
彷彿連一身的臟器都是通透
早已不敢說大學是一座象牙塔
但偏偏總是有這么幾位 能讓我覺得
校門就像一張濾網
它還是能夠讓沙塵吹不進來的
只要你願意 只要你願意活在裡面
看著題目還是忍不住想寫下這位老師
恕我描摹不出他的身形
腦中的光芒 心中的赤紅 一身的透明
就好像和一切灰塵絕緣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 我卻有點不願 不願活成這樣
對不起 我很慚愧


我就是劉薩巴:

我爸爸 法學教授 他51歲 年初查出胃癌晚期。這個回答我想寫下來 留給他。
爸爸的家庭是農村最窮的那種,一個姐姐,五個兄弟。除了他自己考大學離開農村,其他人到現在還都是農民和打工仔。他大學是法律專業 所以畢業先去做了律師。可是發現有時候需要昧著良心去辯護一些明知道是錯的一方(大家都是為了生存不易,沒有貶低的意思)他本身是一個正義感非常強的人 所以做了不到一年 壓力非常大 直接放棄了 轉做教師的話 學歷不太夠 就自己考上了研究所 碩士畢業之後先留校從助教開始做。
他是個非常勤奮的人 教書剛一年 媽媽就懷孕了 他們是大學戀愛畢業結婚的 但是那時候真的太窮了 都是農村考出來上大學的 家裡根本沒有能力提供任何資助 住在城鄉結合部的平房裡 水果只捨得吃夏天最便宜的西瓜 冬天最便宜的蘋果 但是因為有了我 爸爸除了在學校上課之外 晚上也到社會上的教育機構講課 一小時30塊的樣子 每天晚上5點到8點 中間在路邊攤吃最便宜的饅頭包子 就這樣慢慢的我們從平方搬進了樓房,我也上學了。
他和媽媽都特別節省,但是只要是我讀書需要的東西,一定買最好的。我一年級開始學英語,他們給我買好多全套的進口教材,DVD機來看迪士尼動畫片,給了我很好的基礎後來再沒怎麼花時間在英文上。我從小身子弱,他們在我國中時候2003年吧(暴露年齡。。)就買了跑步機放在家裡,那時候四千多塊也不是小數目了,很多這樣的例子吧,包括為了我專心復習聯考,專門去學校旁邊買房子等等,每一分錢都是爸爸自己奮斗賺的。我能考進大陸TOP2,應該80%都是他們的功勞。
他不看電視,不上網,我們家到我上大學才安裝了有線電視和電腦。不抽煙不喝酒,生活里除了我和媽媽沒有別的女人。兄弟們缺錢,孩子上學,他都是二話不說直接幫忙解決,當然這也離不開我媽媽的支持。他回到家就是走進書房看書,寫文章,寫毛筆字。他是省書法家協會理事,全市十大藏書家(我們家一半的面積都是他的書),發表的文章不計其數。其實以他的科研成果,早就應該是教授了,可是現在的高校已經不是單純搞學術就可以生存的地方了,他不屑於巴結領導不屑於參加酒局,結果一直評不上教授。他執拗地想通過自己更多的科研成果來獲得承認,就這樣越來越拚命也越來越壓抑。
去年他終於從副教授轉正了,我們全家都替他高興。可是他越來越消瘦越來越蠟黃。
今年春節回家,我說爸你太瘦了,多吃點。他說瘦是好事,胖才可怕呢。我在國外工作,假期又少,初四就匆忙回去上班了。他開車送我去機場。
一周之後,我媽發資訊問我還有沒有年假,我爸有個小手術,我如果方便可以回來看看,但是忙就算了,不是大事。
我覺得很奇怪,將信將疑的回去了,看到了爸爸的病理,胃癌。馬上手術。
我下飛機已經是半夜了,他已經睡下了。聽到我回來,他很努力的想爬起來下地迎接我,被我按住了。他還笑著說,回來了,飛機上吃飯沒。我不敢看他,因為媽媽提前囑咐我不可以在他面前哭,會讓他覺得沒有希望了。
因為片子上看情況很不好,醫生說應該已經擴散了,盡快手術。他們是確定了手術日期之後才通知的我。我回來過幾天天他就要手術了,到底能不能切,切多少,會不會下不來手術台,沒有人知道。手術前一晚,我買了他愛吃的粥,坐在病床邊看著他一勺一勺吃下去。自從他病了,媽媽總是偷偷哭,這大半輩子他們倆互相依靠,此刻知道一個人要先走,一下子很難接受。媽媽甚至不敢聽大夫講解手術風險,更不敢簽字。。住院期間他還是每天都要讀書,寫筆記,還總是和我跟媽媽開玩笑,可是他晚上睡不好,我知道他很害怕。
手術還算順利,胃全部切除,有多個淋巴結轉移。
現在他在做第二個化療,媽媽每天在家裡每天給他做十幾次適合他的飯,因為沒有了胃,吃的東西要非常仔細。可是化療又需要體力,還要保證營養。
我想過辭職,可是他們堅決反對。媽媽說她身體還很好,我上班還不到兩年,不能就這么放棄自己。
現在我每個月請假飛回去看爸爸。
我想起從高中畢業離開家以後,每年只有春節回家呆幾天,不是忙著考證就是實習。或許是覺得來日方長,等到自己事業有成再報答他們不遲。可是爸爸呀,我還沒來得及帶你出去玩,你怎麼就病了呢。
這么多年來,爸爸一直保持著給我寫信的習慣,從我上大學到現在,也有好幾百封了,都是談要誠實正直,要潛心學術,成為有用的人。以前不在意,覺得爸爸又老土又嘮叨,現在。哎。
爸,你慢點走誒,我還有好多話要和你說。
放一張爸爸在病房裡寫筆記的照片吧。


李言之:

南京某211,就說一句,我的論文導師,王者榮耀黃金3。


匿名用戶:
第一次寫Aorqu問答
阿公是退休老教授,今年82歲。從小我是阿公阿么帶大的,在我心裡阿公的形象一直非常高大,小的時候也覺得大學教授是一個很厲害的職業,我的同學們看見我阿公也是誇贊:你阿公好面善啊,你阿公好年輕啊,你阿公一看就是知識分子。小時候印象比較深刻的是家裡有一幅掛歷,每一頁上印著傑出的北韓族人士,我在上面看見了我阿公的照片,再後期還在我們省的新聞里看見了阿公的身影。
但是退休前的事情阿公不總提,我所知道的就是阿公是中國畜產品研究協會的創始人之一,之前他總是在實驗室做實驗,努力的工作,常常不回家,直到現在提起他的專業也是滔滔不絕,受阿公熏陶,我的童年裡很少有垃圾食品出現,國小的時候我就已經知道市面上小食品里很多都是有苯甲酸鈉山梨酸鉀這兩種防腐劑的,從小沒有養成吃果凍吃糖吃路邊攤的習慣,幾乎不喝飲料,很喜歡吃薯片朱古力但是也不總買,麥當勞肯德基也是只有在五一六一這種節假日才能吃,現在想想這些也是好習慣,就不埋怨小時候總被管了。
看了許多其他答主的回答,我覺得新時期和老一輩的知識分子都是一直在科研一直在學習的,我阿公到現在也是總在看書,年齡大了不會用電子產品也總是讓我教他,雖然年紀大了記性不好但是總是有上進心,不想被社會淘汰,大學教授的生活和別人也沒有太多不一樣,最明顯的是很多搞學術的人真的很較真啊,很執著啊,我阿公跟我有分歧的時候總是在問我為什麼這么說,為什麼這么做,這又不是在搞科研啊,而且其實有的時候我自己也說不出個所以然啊,然後他一直在問為什麼我就一直回答我也不知道,這樣來回反覆把人逼瘋,但是他又怕我小時候聞到煙味影響健康,在我出生的時候把自己從大學開始的幾十年煙癮戒掉了,我爸都做不到的事我阿公能做到。而且我覺得他們那個年代的人對於國家比我們現在的人會有更多的責任感與信仰,因為他們經歷過最艱難的時期,也幸運的趕上了現在的好生活,這么多年跟國家一路走來,現在的很多人都做不到關心國家大事,覺得跟自己沒什麼關系,其中也包括我自己。
寫了這么多感覺很語無倫次,亂七八糟,其實重點還是希望阿公能夠長命百歲一直陪著我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