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溫柔從哪裡體現?

問題描述:這個問題兩年了,有多少回答裡面的情侶分手的?世事難言
, , , ,
浩子:

溫柔呢,我弱弱的說說吧。
日本有一首三句話情詩:
我想為你生個兒子,
把他培養成跟你一樣的性格,
這樣世界上又會有一個人跟我一樣幸運。我覺得,這樣的愛,很溫柔。
還有看到過這樣一個故事:
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對女兒說,時至今日,每當你爸爸約我出去喝咖啡,我還是會莫名的心跳加速。我覺得,她當時的表情,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都想要的溫柔。
再說一個有我參與的,八一那天,我表姐丟下我的軍人姐夫還有她考上大學的兒子,從北京來青島玩耍,晚上我請她吃海鮮,她用微信向我姐夫鮮擺,我姐夫一個電話過來,說今天是我節日你不祝福我么?我姐回到我忘了,誰老想的那麼到位,今天又玩的挺高興。。。姐夫分貝升高,那我怎麼總想著你!!!姐姐用一種小女人特有的嬌憨軟儂,微嗲的說你想著我那是應該的~剎那間我覺得年過四十歲的姐姐很溫柔,平時那種端莊雍容的夫人范兒稍稍冷了點,作為女人,那時的她才更真實。
女人的溫柔,一千個人有一千種解讀,個人理解,倘若她線條柔順,手指纖長,在斜陽下不明所以慢慢進食的樣子就挺溫柔,哪怕吃的是花生毛豆,陽光與她身體的輪廓里,有種靜謐的誘惑,很耐看。倘若彼此都有好感,聊天的時候 把她帶進了她未知但你很懂的話題,稍加兩個笑話,她兩眼帶著光芒的望著你,再加能把你化開的笑,溫不溫柔?!恰巧月老輕輕對她耳語,去輕搓他襯衫的衣角,無論哪個地方。而她無意識的那麼做了。親愛的,別管溫柔指數是不是爆棚了,別管是在公園,酒吧,咖啡廳,還是街頭,車站,倘若無人更好,因為你們缺一個擁抱,不然就是犯了反人類罪。。。
原諒我這一生不羈放縱愛女漢,而且還是那種條細,清秀,短髮微帥的那種,我遇見了一個,我用憨憨傻傻的孩子氣接近,用壞壞賤賤的行為讓她反擊,用很瘋狂但讓她欣賞的想法去吸引,然後再那麼做,想法讓不讓她參與你說了算,重要的是讓她知道結果,無論從別人嘴裡還是你不經意的流露。在第一約會的時候炫技裝13很成功,第二次約會她做頭發,我陪聊,由於女漢子慣了,跟人相處就是各種拌嘴,然後我也沒能倖免,我說你再嘚瑟,她灰常配合的上下嘴唇嫻熟的嘚啵得,我右手按住後腦左手托下巴從座椅上對著那性感的紅唇就是一記輕吻,世界瞬間安靜了。我賤賤的扮無辜說怎麼了誰欺負你了,他假裝嫌棄偽裝著她害羞的樣子,就是我眼中的溫柔,帥氣的理髮小哥崇拜的望著我。後來趕著回單位,她讓我去幫她隨便買雙鞋,拖鞋都行。不負使命,五分鐘後,一雙bu ling bu ling的銀色平底鞋讓她甚是滿意,我幫她換上,換完了,她直勾勾的看著我,伸手給我擦汗,柔柔的跟我說,你會把我慣壞的。我覺得,一向彪悍的她,溫柔極了。還有一次電話吵架我飈到不行,我說以後還用不用聯系了?!我就聽到那邊在沉默,然後我也沉默,十五分鐘後,高跟鞋的噠噠聲傳過來,她像個老爺們似得向我走來,我看她掛著那種假假的笑,可是不能否認那眉眼跟唇角的弧度讓我還是心跳會漏一拍,把我一步一步逼到牆角,一直感覺她理智的近乎冷酷,假笑不變,眼睛卻忽閃出了淚水,說,你跟我說還要不要聯系了,我聽你的,你說,你說啊。我酷酷右邊撇頭,她搬過來,左邊撇頭,她又搬過來。我看著她,一秒,兩秒……在第八秒左右的時間,她輕咬下唇,蹦出一句,小賤人我還治不了你!!!摟住我的脖子,跳起來雙腿環腰,我這輩子第一次被強吻。熱辣貪婪,夾雜著淚水的味道。我被KO了,吻完了還不下來,問我還敢不敢了,我依舊賤賤的說看你表現吧,她流氓的把我摁在她胸腔,輕搖身子,你再說一遍!~!雖然她的胸不是很有料,可是我就好這口!她贏了,你能想像那畫面么?是我這輩子的溫馨。
綜上所述,女人不論文化程度,婚否,年齡,性格,她們都會溫柔,只是人不對,所以你看不到。男人,可以讓任何一個女人的溫柔,只是你方法不對,所以你迷惑。
女性視角來看,女人的溫柔表現在哪裡?有一句老梗:他若情竇初開,你就寬衣解帶;他若閱人無數,你就灶邊鍋台。話糙,可是懂了,你就贏了。
一己之詞,勿噴。


清越:

知道卻不拆穿。


Carey:

溫柔啊。
大概是,你在他覺得你生氣你不理解你要離開的時候,你卻做了他以為之外的事情


筷子手:

努力把我的喜好,變成她自己的喜好。

我是八年皇馬球迷,今年是足球大年,皇馬也踢得不錯,所以我有意無意在她旁邊聊(zhuang)球(bi)的次數也多了起來。

然後突然有一天,她問我,「什麼是越位啊?」我當時一愣,心說,艹,終於輪到我被問這個問題了。

之後,她開始了孜孜不倦的學球歷程,從零學起。她關注微博上的皇馬新聞,纏著我給她講解水爺和臉哥是在說誰,一遍遍背誦C羅和卡西的全名,努力分辨在阿迪耐克店裡售賣的各隊球衣。這期間,她問過我「守門員做出那麼厲害的撲救,難道不給他們隊加一分么?」「烏龍球不是誰進的誰得分呀?」在我大笑時她漲紅臉嬌嗔著「不要笑話我嘛…」☺️

現在,她把手機鎖屏壁紙從我照片換成了她的男神拉莫斯,跟我討論畢爾巴鄂競技的血統論,在我睡過頭的時候給我簡訊播報比賽比分…

不只是足球。和我在一起後,她開始同我一起鄙視她曾喜歡了多年的許嵩,轉而喜歡周董;膽子小小的她開始試著讀偵探推理小說,看場面驚險刺激的好萊塢電影;甚至她曾提出讓我教她抽煙,不過被我果斷罵回去了…

自己曾經毫無興趣,甚至排斥的東西,只因為我喜歡,她便也要學著去喜歡。這樣的話,在我為這些喜好快樂悲傷的時候,她可以理解地陪在我身邊,與我同喜同悲。

這便是溫柔吧。

親愛的,好好疼疼你自己吧,因為我最大的喜好,就是你呀。


Chao Xi:

看完別人的回答我發現我真的需要一個女朋友T_T


seven:

在我二十一歲這年,我才突然意識到,我的母親是我生命中見過最溫柔的女人。

她不喜打扮,聲音粗獷,因文化水準較低,教育我們基本是靠打罵,我至今還記得,因為貪玩,在我7歲過六一那一天,我和我姐被她要求站在門口,逾近中午,烈日當頭,酷暑難耐,她從旁邊的樹枝上扯下一小根枝丫,讓我們把褲子捲起來,使勁地兒用樹枝抽打我們的小腿,還小聲罵道:「看你們今後還敢亂跑!」

那時是非典,學校都放假了,可小鎮里還是彌漫著一股節日的味道。小女孩們都穿上了新買的裙子和閃亮的皮鞋,紅得像剛吃過人的嘴巴,點在眉心的紅痣,誇張的眼影都在女孩們的臉上顯得愈加清晰,嘰嘰喳喳的吵鬧聲中無不充滿著炫耀和驕傲的色彩。

而我和姐姐卻站在自家門口,臉上吊著鼻涕和眼淚,有時候路過的鄰居還會來問問說發生什麼事了,我那時候把他們當做唯一的救兵,希望他們能好言幾句,但事實總是,她們覺得小孩犯錯就該打,並不覺得稀奇。他們也從來沒有「救」過我一次。

本來我的母親和溫柔是絕對不會沾邊的,但是那時候我總記得,自己很迷戀她。

我迷戀身上發散發出來的香味,而且是經久不散,或許是頭發的味道,但是任何時候都能聞到。小時候我的夢想是成為香妃,對身上總有香味的成年女人總是倍感羨慕。那時候我還不知道有香水這個東西,於是自己就去衛生院外面的花壇里摘了好多紅紅紫紫的花,泡在杯子里,等過幾天,我再去打開看時,差點沒一頭給我熏暈,一股腐爛的味道直往鼻子里撲,所以我認定,那香味是有的人人本來就有的,在幾分羨慕中,我對母親又似乎多了幾分敬畏,也有可能是被罵久了。

母親還是大骨架的女人,她有比一般人更寬的肩膀,也有更緊實的胸脯。在我模糊的記憶中,我能想起小時候她把我抱在懷里的情景,應該去了老家,沒有了電視和商店,小孩比以往困得更早,我就在母親懷里睡著了,她們兩三個婦女聚在一起,擺擺農門陣,磕點瓜子,往往能聊到深夜。

門外是靜謐遼闊的夜,門內是昏暗的燈和燒的正旺的柴火,時不時噼里啪啦爆一點火星子出來,惹得正在講話的人突然往後一退,急忙拍拍跳到身上的火星,那時候還不忘緊緊抓住手裡的瓜子。我就在母親的懷抱里,聽她說話,她的聲音從胸腔里傳到我的耳朵,似乎跟平時不一樣,少了平時的尖利,倒覺得特別溫柔。我枕在她的胸脯上,隨著她的呼吸,一起一伏,感覺像睡在夜光皎潔的河面上,我微睜開眼向上看到她白皙的脖子下面掛著一條銀項鏈,火光在裡面跳動閃耀。

那一刻,我終於體會到了什麼叫做母親般的溫暖。我左邊是母親厚實的胸膛,右邊是溫暖的火光,我覺得自己天不怕,地不怕。此刻就特別後悔那個講愛講鬼故事的老阿么不在,如果那時候她還講鬼故事的話,我絕不會躲在誰的背後,捂住眼睛和耳朵,故意打斷她繪聲繪色的表演,像個無賴一樣重複叫喊著:「我不聽,我不聽!我什麼都聽不見!」,而是舒服地躺在母親的懷里,任憑外面裝神弄鬼,我都自得其樂。

現在我已經變得很大一隻了,幾乎能把她抱在我懷里,但是我每次想起躺在母親懷里時的安逸與溫暖,都有一股從腳心直衝到大腦的愉悅感。

然後,我就懂了,母親的溫柔對於我來說,是一個港灣,更是一股力量。


穎Ivy:

你若不想說,我就不問。——林憶蓮《傷痕》


熊彼得:

簡直是討厭,看了幾個回答,我突然很想說昨天的事情。

洋哥女朋友帶來的水果奶昔,讓我想起七年前我高二的時候,我好喜歡的一個女生在周六學校放映電影時,送我的兩盒自己做的水果奶昔,蔬菜水果粥,是她從家做好,打的來到學校,送給我的,當時盒子里的冰都沒有化,還都是冰的。

我沒想到一個平常走路我只是對她笑笑的女生,沒有什麼交集的人,竟然會為我從家裡做東西給我吃。

那天是下午五點,在宏志樓三樓西邊的走廊上,夕陽是很燦爛,我被叫到那裡,面對著她,我當時真是害羞的不得了,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事情,只好假裝自己是個大大咧咧的男孩子,心裡卻緊張的很,生怕她看出來我的心情像琴弦一樣顫抖。

我一口氣吃掉了水果奶昔,一口氣喝掉了蔬菜水果粥,她問我:味道怎麼樣,是什麼味道,好不好吃?

我知道什麼啊!!!我緊張的一口氣吃掉的,哪裡品的出味道啊…………天

我說:好,好吃,好吃,嗯,好吃…..嗯,很好吃。

我記得她那麼問我的時候,心真的一直在躲閃她的眼睛,我記得水果奶昔,因為要確保水果的新鮮,她放了很多冰,我也一緊張,連冰都吃掉了,所以當時吃相確實應該很狼狽。

吃完了她為我做的水果奶昔之後,我們就像情侶一樣去學校的放映廳看電影了,因為我給自己定位的是男神,校草一類的身份設定,但其實只有我這么覺得吧……

第一次和女生走在一起,覺得真的很尷尬,路上的人看我的眼神都好像變了。

我一路尷尬到放映廳,在座位上身體僵硬的筆直,不敢流露一絲情緒,也不敢偏過頭看她。

電影是
阿拉伯的勞倫斯

中途休息的時候,我一路狂奔到市中心買了衣服回來,這時候她已經不見了。

之後電話聯繫上了,她說想讓我送她回家,我說好啊……

然而她不想回家,

那天夜裡,我們都沒有回家,就在樓頂上講故事,在公園長椅上,睡在我懷里,後來大學之後,我就在想,其實那天晚上開房的話,我就不用後悔這么多年了,歷史就會都改變了。

對於她,真的是除了那一次公園長椅,就再也沒有近距離的接觸過了,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了,最多就是簡訊電話,我一個人犯矯情,夾雜著青春期的自私與淺薄,固執又頑強的回憶這樣一個人,那次之後就是高三了。陰差陽錯的,就一直沒有再見,她不在的時候,我去找她了,她去學美術了,她回來的時候,我已經休學去深圳散心了,那時苦悶的高三,變態時期的變態愛情,一起作用下,讓我心情很抑鬱。

高二的時候我就總是夜裡不睡,陪她熬夜畫畫,120張一夜,我都記得。我還記得我每天都跑兩個小時去找她,在她睡覺前的15分鐘。

高三她美術需要集訓,所以她不在學校當時,我找不到她。當時因為我高二各種低落,沒學習,從資優班被下放出來進了普通班,也是很自卑的其實,學了三個月之後,考了普通班的第二,然後因為抑鬱休學了。

在休學前,我去找她了,去她的聚會找她,她怕被人看到我,就讓我等在外邊。等了一天,我害怕我在這一天時間里,變老到她都不認識我。可我給自己定位就是校草,想想喜歡我的人,其實也不少,我犯什麼傻,就是放不下吧。

在她聚會那天夜裡,我穿過一個漆黑的冬夜公園,來到旁邊的莊園里,為了不讓她同學看到,我在外邊躲在樹後,因為她怕被人八卦。

只見了十五分鐘,0.5米的距離我都沒跨過去,我說了一句,抱抱吧

她對我說要集合了,我先回去了……

她去藝考時,簡訊給我說:想和我一人一根冰糖葫蘆,從街頭走到巷尾。

後來步行街的每年十一月份,我都會去買兩根冰糖葫蘆,從街頭走到巷尾,自己吃個爽,去年我和洋哥見面時,我對他講:以前有一個愛吃冰糖葫蘆的兔牙妹,所以我總是來吃,每年十一過後就有了那家北京冰糖葫蘆攤……….

洋哥問我,那攤主知道這個故事么?
我說不知道啊哈哈,
洋哥對我說:那今年吃不吃
我說不吃了,有洋哥了就不吃了

前幾天她說太好了,你在上海的廣告公司,就不會埋沒你的才華了。
我告訴洋哥之後,洋哥對我講哈哈,都不知道因為她耽誤了多少青春,埋沒了多少才華,墮落成什麼樣了哈哈,哈哈。

其實好多事情都歷歷在目的感覺,

高二那年夏天,她等我,沒有等到,但是我一直在她身後,我看見她向前走,要離開,又轉過身,回來繼續等我,樹葉因為太陽的炙烤,風吹過來,凋落了很多,飄飄灑灑地,我就在她身後,她有些近視,看不到我就在她身後。

後來分開了,我談了別的喜歡我的女生,對我好的女孩子,我覺得哎,這輩子就這樣吧,無所謂啦,人家對我好,我就活下去吧。
然後把當年空間里的留言都刪掉了,
後來好多年了,想看看以前她寫的什麼給我,我都記不得了。

想想自己為什麼會刪掉那些話呢,還不是因為聽了就會心動

後來幾場戀愛,談的真索然無趣,全都是在印證自己多喜歡回憶里的人。

後來我給她說以前我們夜不歸宿,在天台上講故事,在長椅上你睡我懷里,

她說你記錯人了吧,是別人吧,

我真有些懷疑自己,真的是別人么?

我說我在聖誕夜去你莊園聚會的地方,如果我們那時候打啵就能在一起了,起碼還有些回憶。現在想想關於我和你,也就只是吃了你做的水果奶昔了。

她說我哪裡會做水果奶昔,我喜歡直接吃啊,還有聚會那天你沒來啊

我真挺無語的。
我想
她可能有腦瘤
導致記憶不行了,
將來沒人要了,
還有我不是嘛,

後來看書書上說,女性的雌性激素容易導致失憶,但是丟失的記憶片段雖然不見了,對人的情感還是保留著的。就像小時候的記憶雖然丟失了,但是小時候的情感烙印,依然在形象著人生的每一個思維轉折。
書上說,記憶丟失,情感長存。
我想了想,皮之不存 毛將焉附

她的情感可能已經皮格馬利翁效應移情給別人,從那裡得到一個更完整的愛情對象了。

也可能是我失憶了,一直說胡話,說一些死無對證的東西,經歷了就是經歷了,與人生沒有一點點關系。

但是水果奶昔,北京冰糖葫蘆,蔬菜水果粥,我每一次吃,都有些貫穿人生,一下子就從16歲推向25歲的錯覺。

昨天洋哥女朋友給洋哥帶的水果奶昔。
讓我做夢都在閃回閃回閃回。夜裡起來寫了一篇長微博,藏起來只給自己看。

有一天夜裡,我突然想到曾經在長椅上,她睡在我懷里那次,我親了她右邊的臉頰。

就像人生有了依靠一樣,有了曾經的證據在了。

當我回憶起來這些的時候,我給她發資訊說,你還記得那次公園長椅你睡在我懷里么?
就像前邊說的那樣
她說不記得,不可能,你記錯人了吧。


Aorqu用戶:

每次吵完架,我就一個人躲房間里,她說什麼都不理,直到半夜實在餓的不行了,才偷偷跑廚房翻冰箱找吃的。而她,也總會把晚餐最好吃的那一份給我留著。有一次打開冰箱,看到留的是特意給我做的我最喜歡的菜,我心裡的堅冰和隔膜瞬間化作暖流,然後聽到她在身後溫柔地說「菜都涼了,媽媽給你熱一熱吧」,什麼矛盾、吵架都煙消雲散,幸福的暖流已經從眼裡溢出來了。
哎~又想吃媽媽做的菜了


草莓味的五花馬:

我媽
不管每次我做了多讓她生氣、難怪的事後 ,我低頭喊她「 媽 」的時候,她都會柔情的摸著我的頭。
把所有的辛酸、委屈都為我承受。

Rate this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