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友間的關系是如何變淡的?

問題描述:是由於歲月的殘忍,還是利益的紛爭?相關問題:如何對待逐漸疏遠的朋友? - Aorqu
, , , ,
Aorqu用戶時間
金錢
造成的價值觀不一樣了
造成了環境地位不一樣了沒有共同語言了


貓小豬:

還記得國小畢業時,

我們在彼此的同學錄上寫的「友誼長存」嗎?

現在想來,那四個大字的內容遠比字體本身更天真。

茜茜是我的國小同學,那時候最要好的玩伴。

我們一起學畫畫,一起跳皮筋,一起上廁所,一起流連學校門口的燒烤,甚至連午睡都要睡一張床,不是我睡她家,就是她睡我家。

後來,初高中時雖然分隔兩校,但至少還在同一個小城市裡。雖然聯系少了,但依然偶爾會相約出遊。

再後來,我和茜茜考取了兩所不同的大學,天南海北。

慢慢竟就這樣沒有了聯系。

半年前偶遇另一位老同學雨兒,談話中聊到茜茜,雨兒說茜茜現在在南京。

「茜茜在南京呀!」我驚訝。

雨兒驚訝於我的驚訝。

我……理解她的驚訝。

「我都沒有她微信,趕緊推薦給我!」我對雨兒說。

微信真是個好東西。如果上大學前就有微信,我和她是不是就不會「失聯」了呀。我想。

我迫不及待地發去了好友申請,那天一直等到深夜,也沒有得到通過驗證的消息。

我微信雨兒,讓她提醒茜茜快點通過好友申請。也納悶,琢磨著可能茜茜沒看微信,也擔心會不會是系統故障偏就落掉了我這條。於是又發了一遍好友申請,擔心她會認不出我,還在備註上認真地敲上了自己的大名。

然而直到今天,都沒有等到期待中的消息。

前兩日,和雨兒說起這事。她一臉不敢相信:

「不會吧,我那天和茜茜說了呀,她說知道了。」

我有點懵然,甚至有些難過。

「我加一個老同學的微信,可是她居然不肯通過,實在是想不出原因……」回到家,和鬍子說起這事,委屈又生氣,不解又難過。

「那有什麼,說明她不喜歡你唄。」

鬍子輕描淡寫地回應了一句。

「怎麼可能……為什麼啊……我們曾經是好朋友啊,我可是把她當作我國小時最要好的朋友啊。」

鬍子一臉過來人的樣子很無奈地看著我。

一個二十多歲的姑娘和一個快三十的男人癟著嘴說著童年的「往事糾纏」,說完自己都覺得幼稚的很。

可是友情根植於年幼,那個時候的情誼就是這樣子的呀。覺得要和你做朋友,就要「永遠」做朋友。誰會想到日後的各奔東西,會聯系著聯系著便漸漸失去聯系。

我也問自己,聯繫上了又要怎樣。可能也只是想了解下她的現狀,表達一下關心。僅此而已。

而她,竟然連與我寒暄一下,都不願意。

英國散文集查爾斯·蘭姆曾寫過這樣一句話:

「童年的朋友,就像童年的衣服,

長大了就穿不上了」。

好殘忍的比喻,好想忽略的現實。

是的,我們都長大了。

穿不上的又何止童年的衣服,一直在告別的也不止童年的玩伴,還有以後的更多更多。

秋秋是我在一家外企實習時候認識的96年妹子,今年夏天就要從大學畢業了。茶歇閑聊說起各自的大學感受,她說對未來在哪個城市工作感到很茫然。原因竟然是因為「朋友」。

三年多前秋秋獨自一人來到上海讀書,與老朋友們生活的交集越來越少,聯系也越來越好少,感情也就淡了。她花了好長時間去適應老朋友的疏離與新朋友的融入。好不容易有了稍微穩定的交友圈,眼下又要畢業了。最要好的大學閨蜜回了老家貴州,秋秋捨不得,彷彿已經能預料到幾年之後,和現在閨蜜的漸漸疏離。她又要重新開始新的生活,認識新的人,不知道還能不能遇到新的好朋友,簡單純粹,如過去的朋友們一般。

我太理解秋秋的感受了,因為相似的感受我也有。

好朋友婕妤去澳洲念書,距離和時差換來的是突如其來的心理距離。

春節回到老家,拜完年的我走在蘭江大橋——那曾經時常和她一起跨越新老城區必經的路上,突然很想她。

給她打個電話吧,她應該回國了吧。去年春節沒回來,今年總該回來了吧。我揣度著。

電話嘟嘟嘟,心砰砰砰,彷彿電話那頭連著的是多年前的戀人。

電話接通了,婕妤已經完全聽不出我的聲音,幾秒的安靜讓我有些手足無措。

「是我呀,小豬呀,聽不出來了呀。」

「哦,是你呀……」

我才知道,原來她半年前就回國了。回來就忙著找工作,說是最近正在刷題,準備年後公務員的考試。

我隨口抱怨她留個學和人間蒸發似的,也不聯系我,回國了竟也不告訴一聲。當下,她說了句讓我啞口無言至今難忘的五個字:

「你不也是么……」

她說的也沒有錯。

是啊,我們都有各自的生活。讀研、準備畢業論文、實習、找工作……這一年多,我忙得焦頭爛額。盡管好多次我會想她,翻開她極少更新的朋友圈看看她僅有的生活現狀。除此之外,我對她現在的生活知之甚少。我甚至也沒有主動聯系她,給她打電話。

我放佛有點怪她,但甚至更有點責怪自己。

成長帶來的不適有很多,其中最讓人感到難受的就是似乎一直在不停地告別。和很多人。

在成長的每個階段,我們會遇到好多新的人——同學、朋友、同事……太多太多。我們似乎天生習慣一些新人進入生活,卻實在難以適應舊人的離開。

和老朋友「分開」的日子裡,我們的生活圈子也許都已經換了好多遭,人生故事都寫完了好多季。工作、跳槽、失戀、結婚、生娃、離婚……分開後太多的重要人生節點,我們都沒有相互見證。

可能有人會說,你們要真的是好朋友,即使分隔兩地,即使再忙,也會有聯系的。

可是,現實卻很殘忍。

大家都好忙,忙於學習、忙於奮斗、忙於生活、忙於成功。每個人的時間和精力都是那麼有限。其實我們每一個人都想和老朋友保持聯系啊,可是生活中要打的大小怪獸那麼多,時間該如何分配,任務優先級該如何安排。我們也會互相想念,但卻因為對對方當下生活太一無所知,就不知道該從何聯系,甚至會考慮對方此時是否方便,是否願意與你聯系。

……

後來,我也大概能理解老朋友茜茜一直沒有通過我好友申請的心情了。

從別人發來的照片中我看到茜茜已經從記憶中留了十八年短髮的假小子變成了紅唇捲髮的御姐。她也許不知道該怎麼讓我認識一個單從外貌就改變如此大的她,當然,我也變了很多。她也許覺得沒有必要再來認識我這個和現實生活毫無交集的「舊友」。

但還好,我想我們都有各自精彩的生活。

是啊,我們都不想再消費過去,不想在多年後的再次相見時,敷衍地聊起這一兩年、甚至更久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當相見變得不再單純輕松,而是互相小心翼翼地交代過往,再小心翼翼地打聽著對方的現狀時,並非出於本意的客套與疏離就這么爬出心頭。那時的感受,除了尷尬,恐怕還有更加抵達內心的難受吧。

我們終將得學會分離。

放過每一段「過往」的友情,不要抱怨於他人,更不要太多責怪於自己。

誰都沒有錯,只是都是彼此生命中的過客。

細想來,誰和誰,又不是呢?

雖有遺憾,但是釋然。

我曾經的朋友,感謝你曾經出現在我的生命中,給我的生命帶來溫暖與感動。雖然我們沒有參與彼此之後的人生故事,但我待你的真心如初。我依然會偶爾想起你,祝福你在以後的日子裡耀眼奪目。

我現在的朋友,感謝你願意此時陪伴在我的生命中,給我的生活帶來幸福與滿足。雖然不知道我們會在人生道路上相伴同行多久,但即使是一日,也是珍貴流年。我倍加感恩和珍惜,不懼來年。

電影《天使愛美麗》中說道:

「最深和最重的愛,必須和時日一起成長。」

友情也如是。

致我所有過去和現在的朋友們,很開心有你們,我將永遠祝福。


楚楚楚:

曾經。哈。曾經是我最最重要的一個朋友。無比信任,願意為她做一切。後來……發生了好多事情。可能也年少無知吧,我因為她傷心過,我也做過讓她不開心的事。可能心結就慢慢慢慢產生了。到現在……也是心酸。想她也不知道該說點啥或者該不該找她。她快要出國啦,也不知道再見面是啥時候了。希望她多發朋友圈(哈哈哈)要是時間能倒流就好了……希望時間能倒流……我說了點啥啊亂七八糟的哈哈哈。


歐陽楚:

有次國中一個好哥們邀請我和其他幾個同學去他家做客。

我朋友平時待人彬彬有禮,我們一致認為他是個脾氣特別好的人。當我們去他家的時候,看到他對待父母的態度,都嚇了一跳。

他媽媽滿臉笑容,前前後後端茶,送水果,洗菜做飯。當菜上完了以後,朋友卻忍不住大發雷霆:「媽!我不是說過,讓你多做兩個菜的嗎?這幾個菜,哪夠吃!他媽媽一臉慚愧地看著他,我們幾個面面相覷。

後來我們關系慢慢就這么淡了。

人真的是個奇怪的動物!!! 周國平說:「對親近的人挑剔是本能,但克服本能,做到對親近的人不挑剔,則是種教養。」


Aorqu用戶:

互相離開足夠長的時間之後,沒有了共同成長的經歷和記憶,相互之間就不會有話題了,自然而然就變淡了。

香港、台灣、大陸之間,雖然是血脈同胞,但是就是有一段時間沒有共同經歷,再見面時尚且變的陌生,甚至滿懷戒心和敵意,何況普通人。


sprite:
朋友 說得直接一點 很大程度上是建立在情感共鳴和資源分享上的。
可能我們沒有意識去做這些 但是的確是依賴這些以維持關系。
比如說為什麼兩個女生在一起討論另外一個女生並且觀點相同時又或者互相吐露情感問題時兩人的關系會升溫得那麼快——感情共鳴嘛。
又不如為什麼鄰裡間做了些小吃互相分享會讓大家覺得彼此都很友善——資源分享嘛。
所以一旦這二者都消失了 好朋友也就變淡了。
怎麼消失呢 例如出現一個人 你喜歡 她討厭 那你們就沒有感情共鳴了 例如你老是把好東西分享給她 她卻什麼都不留給你 那你們就不存在資源分享了。以此類推 一系列打破這二者的事情都是你們感情變淡的契機。
這是我的個人理解~


虎嘯山林:
她考上了清華,很自然地,我們不再聯系,直到丟了所有聯系方式。同學聚會我再沒去過。怕是這一生,再不能相見。


Aorqu用戶:
我五年級時在一個bbs認識了一位大我2歲的姐姐,很崇拜她,也聊得來。
我們聊qq發簡訊打長途,國中升級為筆友。仍記得當時去文具店興沖沖挑信紙信封、偷偷撕媽媽郵票的樣子。
跟著她用bluemask,用blogcn,用blogbus,用飯否,玩ps,粘代碼。
看張悅然,看韓寒,聽tori amos。
互換大頭貼,寄小時候的萌照。
現在我拿出她的每一封信還都覺得那麼好。即使我比寫信時的她年紀大了,還是覺得她比我優秀那麼多。

後來她要我專心聯考,我們停止通信一年,也聯系得少了。等我考完後再聯系她,突然有點找不到話題。大概是以前的模樣就不夠清晰。
因為不再流行,我們沒有繼續通信。而我又好死不死非常被動,基本想不到要主動維系感情,甚至自然地噓寒問暖都沒有。慢慢我們淡到只是互相qq里的一個頭像,一年多後她就真的在qq里悄悄消失了。

而我們曾經都喜歡用的blogcn突然改版,有一天我再登,發現免費用戶的數據全部清零,我和她和其他人的一段時光也全都沒了(天知道我有多恨blogcn)。

其實我一直都喜歡她。


王函:
因為丫在我朋友圈賣東西


匿名用戶:
朋友之間的感情是相互的。兩個人都在付出,才會維持,只有一個人的單方付出,只會夭折。


婕妤:
很多人說,道不同了,生活沒有交集了,所以變淡了。對,是會變淡,但不會被抹去。

我有一個從小一起長大的閨蜜,到現在已經認識了十幾年。從高中開始,我們就走上了不同的道路,我越走越遠,到大城市讀書、打拚,她在家鄉結婚生子過著平淡普通的生活。
每年我們只有在過年我回家時才能見上一面,去彼此家坐坐,聊聊天。我們都有了彼此的圈子和朋友。
即使如此,她生了孩子,第一個想到是讓我當孩子的乾媽;在她辭職生了孩子手頭拮據的時候,我不寬裕也包了一個大紅包;我的媽媽生了病,她會上門去探望;我們平時不聯系,但在我受了委屈向她傾訴時,她會靜靜的聽著,寬慰我。有時我覺得她就是我的家人。
但我傷害了她。她想做網路直銷,作為一個網際網路人我當然知道這是多麼的不靠譜,所以勸她,話說得重了些,她最後說了一句「我想要的是支持而不是打擊。」便不再說話。
我做錯了嗎?我勸她不錯,但我的方式錯。我向她道歉,我說,親愛的,對不起,在我需要你的時候你無私的支持我,我卻打擊了你。
我實在無法失去她,因為這么多年,即使不聯系,因為有她的存在我才安心。
我道歉後,她才很難過的說,因為是你,我才這么傷心。傷心的是,好像我們的生活真的已經不再有交集了,已經差得太遠。

我會更多的聯系她,去關心她的日常生活,看著我的乾兒子如何成長。雖然沒有了那個共處的空間,但總有一些事是可以去做的,那些日常的關心,那些溫暖的觸感,一點一滴,不就是愛嗎?
不會讓它變淡,因為你最珍貴。


Aorqu用戶:
就我個人的經歷而言,能變淡的都不算是好朋友。
因為那種沉澱多年的友情,會讓我們死死攥住彼此的手。
為什麼點開通訊錄感嘆人心易變,卻不願意發一句簡單的問候?
不如就承認自己冷漠自私懶惰,比在這里無病呻吟有用得多。


Gabrielle:

不知道是我記性不好,還是太短視,我回顧了一下成長的過程,好像沒有什麼是缺了朋友就不能完成的,當我有困惑去請教身邊的朋友們時,也沒有發現誰考慮得比我自己更透徹,讓我覺得醍醐灌頂了的。

可能對於她們來說,我也是這樣的一種角色身份吧,漸漸地發現,需要的事情幫不上忙,能幫上的還比不上一個人情,久而久之我們都習慣了依靠自己,也就如期地長大了。

當然,不是沒有得到過他人的幫助,只是這些來源往往並不是「朋友」,得之我幸,在這種不平衡中我們也註定不會長久並肩。

至於那些舉手之勞的付出,我們和身邊人彼此給過,既然在流年中彼此流失,我想也就算不上「朋友」這么隆重了吧。


我是糖果:

一旦有了距離 有了自己的家庭 就會迫不得已


咚咚:
借錢

所以,沒有到山窮水路的時候,千萬不要以借錢的方式消磨友情。
當然,如果是買房,不可抗力因素需要急用的話,另當別論。


唐小濕:
從我經歷的,和我身邊的朋友來看,其實最大的原因只是他們有對象了


匿名用戶:
被推著走,跟著生活流。


半生瓜:
不是因為任何事,只是時間久了,任何摯友都可能漸漸遠去。

生命里人來人往,再好的朋友也只是生命里的一小段。時間到了,老友就會漸行漸遠,偶爾寒暄幾句,但都互相默契的避免深談帶來的尷尬。

從前還會因為這些難過,後來發現都是生命的常態。
人總是在失去一群朋友,然後又得到一群朋友。
而生活依然繼續。


匿名用戶:
高中時有過一個很好的朋友,可以說是形影不離了,吃飯,下課一直都在一起,上廁所也都約好一起去,床位也是挨著的。但可能是兩個人的性格原因所致,我們一直對對方有所保留,我剛開始還是很喜歡和她分享我的一些事的,可是在後來的相處中就發現,都是我在告訴她我的事,而她卻很少告訴我她的事。這樣心裡就感覺很不舒服,但還是和她維持著好朋友的關系。再到後來上了大學,雖然到了一個學校,但是我自己在內心已經厭倦了我們的這種友情,也就很少去聯系她。她也並沒有來聯系我,兩個人就這樣越來越生疏。
其實想來就算是曾經關系好的時候也並沒有推心置腹,有的也只是陪伴。
我的人生軌跡中其實一直都沒有出現過多麼好的朋友,大多都是陪伴我走過了某一時期就慢慢消失,一路走一路丟,可是也並沒有太多後悔,畢竟這也是大多數人所經歷的。當然,還是希望生命中有幾個可以相交一生的朋友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