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友間的關系是如何變淡的?

問題描述:是由於歲月的殘忍,還是利益的紛爭?相關問題:如何對待逐漸疏遠的朋友? - Aorqu
, , , ,
張邵宇:

我高中有一個很好的兄弟。

但是現在,我和他決裂了。

我不知道是我沒有看清楚這個人,還是說我這個人太賤,看清楚了也試圖拉一把。

高二的時候,我和他是兄弟。他喜歡班裡一個女孩,喜歡了好久,那個女孩應該屬於吊著他,但他不知情,依舊傻傻地喜歡著。我勸了幾次,無果。加上這個女孩做朋友的確不錯,開朗熱情,我也漸漸的就不做置評了。

高二末期,他因為一段時間休假沒來上學,就這個時候這個女孩跟班級另一個男孩秘密地下戀了。我知道這個消息第一時間告訴了他,他知道之後,懵逼了一陣,居然慫了。

要是我,肯定錘他丫的,可惜他慫了。

然後天天在我面前說這對姦夫淫婦怎怎怎怎樣。

我陪著他喝酒,爬山,我說你放下吧,有更好的等著你。

很快高三了,女孩地下戀的那個同學輟學了,他來精神了,女孩搖搖尾巴,他就跟狗一樣跟回去了。

當時我在場,我很憤怒地呵斥了女孩幾句。

女孩臉紅了,尷尬的不知道說什麼。

他怒不可遏的說我告訴你就你這個損出以後肯定得挨打!

我咬咬牙,撤了。

從此關系淡了,看著他上學放學跟在女孩屁股後,傻兮兮的當一個備胎。

我和班級幾個同學,一起上學放學,吹牛逼,也挺快樂。

突然有一天放學,他賤兮兮的湊過來。

說要和我們一起走。

我冷笑一聲問他怎麼了?

他說今天家裡有點事,得早回家。

實際上他每天陪女孩回家坐車都是繞路的,但人家就樂意啊。

我也沒說什麼。

回家之後打開QQ找了個人一問,就知道倆人生氣了,據說是他想跟人處對象,被拒絕。

於是生氣了。

三天之後,又貼回去了。但依然是備胎。

而且在班級里當護花使者,不許別人靠近這姑娘(異性),排座位要在這姑娘的身邊,誰敢搶就齜牙。

俗稱,裝逼。

當時臨近高三,誰也不想惹事。但不止一個同學私下裡找我說放假要干他媽的。

我這時候才明白,這姑娘也許是綠茶,但如果是我我也真不喜歡這樣的男生。

爆發點是在快聯考的一天。

我記得那天,他跟在那女孩後邊要回家,我當時負責收拾衛生,在教室後面撿起來一本書,是那個女孩的。我喊了她一聲,就把書朝她扔過去了。

結果失了準頭,差點擊中她的臉。

我趕緊道歉,女孩沒說什麼,他沖了過來,對著我一頓臭罵:「你他媽沙比啊,沒長眼睛啊你,馬勒戈壁……」

我當時火了,差點要干他,他慫了,我的體格錘他兩個都不是問題。

被兄弟們拉開了。

晚上回家直接把他所有的東西都給拉黑了。

想想之前為他兩肋插刀,為他打抱不平,結果人家利用利用咱,女孩一搖尾巴,他立馬就反水了。我反倒成了什麼也不是。

對,那個女孩後來和我也變淡了,原本還是好朋友的。因為我之前不忿,拿話多次懟她。

可悲不?

我覺得不可悲。能人請這樣一個人,給我以後的人生路積淀了一筆寶貴的財富。

我更加提防的學會了認識綠茶婊。不光是女,還有男。

後續的故事,就是暑假的時候,兄弟問我,人找好了,干不幹他。

我沉默了一會兒,說算了吧,好歹朋友一場。以後要是再碰見他裝逼,二話不說,抽他沒毛病。

他後來和這個女孩考入同一所大學,但還是朋友。

這都是從其他人的口中得知的。

回憶起來,心裡還是不得勁。我以為我會和他鐵一輩子,從念書,大學,一直到娶妻生子。

可惜,一個望而不得的女人,毀掉了這一切。


Timhung:
地域與時間
隨著聯考的結束
同學各奔東西
留在原省的
偶爾還能保持聯系
像我一類奔向外省的
一年只能見一兩次
即使有微信等可以聯系
見面少了總會生疏
雖然彼此之間都想盡力留住彼此的友誼
但地域,時間終究會把友誼慢慢沖淡
留下一段段難以割捨的回憶…


Louisa:

老話怎麼說來的遠親不如近鄰,親戚遠了都不不如鄰里呢,更何況是朋友,不常聯系的朋友,經年累月,自然而然就慢慢變淡了。


左左不做作:

理由千種,卻沒人去承認,是社會資源地位見識差距變大,你的苦悶他無法理解,他的彷徨在你而言,是變相炫耀。

兩個人無話可說,只能敘舊,直到過去被反覆咀嚼,淡而無味,又礙於情面,怕被指責勢利,還要勉強維持點贊的情分。

當然,有很多超越階級的友誼,但兩者的見識和思辨力,一定是對等的。許多年少時闖禍的朋友,只能被拿來懷念,許多因為恩情而結緣的人,也只適合報恩。朋友是需要交換觀點的人,而不僅僅是交換感情。

越來越覺得,要從同路者中尋找朋友,而不是硬拽著朋友一道上路。到了分岔口,溫柔道別就好,過年時發一句「新年吉祥」,也好過兩個人口不對心地把酒話桑麻。


匿名用戶:

就是慢慢地你發現基友有更好玩的 更好吃的都不帶你了,而你又心高氣傲,不把那一句 「為什麼你那天出去不叫我 」說出口。

然後,久而久之啊,你的基友由具象到抽象,突然有一天你清理通訊錄,看到他的備注,你甚至暗暗吃驚:我們真的曾那麼好過?

我告訴你,是真的,雖然現在你們可能不聯系了,也不會互相維護了,但是,當時你們對對方的好,都是真的。

時光遣散故人。

那個,大散姐,我很開心在有生之年能遇到你,也很抱歉,跟你好的這些年恰逢是我脾氣最不好的年紀。

永遠祝福你未來遇到的都是善良的人。/比心


夢三生:

我當年從茫茫人海中認識你,如今我在將你好好地還入人海中。


薛定諤與他的貓:
真正的好朋友不會變淡的,只會絕交。:)


大河:
《gonegirl》里的假性親密關系可以很好的用來概括這種關系,既只是形式上的親密,迴避了真正的親密。
對待那些漸漸離去的朋友,順其自然就好,我們本就不是同一類人,我們要做的是保持有趣,去認識和自己相同的人。


檸檬不萌只是酸:
為什麼沒人承認,是社會資源地位見識差距變大,你的苦悶他無法理解,他的彷徨在你而言,是變相炫耀。
兩個人無話可說,只能敘舊,直到過去被反覆咀嚼,淡而無味,又礙於情面,怕被指責勢利,還要勉強維持點贊的情分。

當然,有很多超越階級的友誼,但兩者的見識和思辨力,一定是對等的。許多年少時闖禍的朋友,只能被拿來懷念,許多因為恩情而結緣的人,也只適合報恩。朋友是需要交換觀點的人,而不僅僅是交換感情。

我越來越覺得,要從同路者中尋找朋友,而不是硬拽著朋友一道上路。到了分岔口,溫柔道別就好,過年時發一句「猴年吉祥」,也好過兩個人口不對心地把酒話桑麻。


是團子哦ww:
我想大概最主要可能是因為經歷不同造成的價值觀或者是人生觀的差異,以及相處時間變短形成的陌生感吧QAQ

我也是個把朋友看的很重的人。

國中的時候,有個和我玩的很好很好的閨密,我們有著一樣的愛好,比如一樣喜歡音樂,喜歡唱歌,一樣同時加入兩個合唱團,比如一樣喜歡給對方寫信。我們一起參加校外的合唱團,一起去香港參加比賽,睡過一張床,一起哭了無數次。如果說國中我最好的朋友,那絕對絕對是她。

可是即使是那時,有一些矛盾還是無法避免的,比如我們之間性格的差異(就類似於水火,我偏靜她偏動),對之後的規劃,最主要的是當時麻麻並不同意我們過多接觸,她覺得我們性格或者是其他想法相差太多,我當然不聽,那可是我最好的朋友,而且當時我一度認為自己可以把她帶的喜歡學習QAQ【然而最後並沒有_(: 」∠)_】

高中的我們還是幸運的在一個學校~不過不同的班級,她有了新的朋友,我也是。我們從高一的每天或者每周都會打電話,變得話題越來越少。再後來她在她們班最好的朋友不喜歡我當時在班裡的朋友,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據說是那個妹紙說了我的壞話,我沒有求證過…也不知真假】不過確實有段時間我能感覺到她不想理我。我自認為沒有做過任何對不起她的事。再後來,分了文理科,我選了理科,她是文科,這時我們已經很久沒有說過一句話了。在校園遇到還會微笑問好,可是已經生份到像最熟悉的陌生人一樣了。

當時爸爸媽媽管的嚴,周末也不會讓我和小夥伴出去玩,每天放學也都親自來接,我們接觸的時間少之又少,我沒有辦法在她難過的時候坐在她身邊,也沒有辦法像之前一樣寫上一封鼓勵的信放在她的桌子上,我們都在變,這可能也是原因之一吧…

現在,我們已經在不同的學校辣。還維持著相互點贊的關系,說要一起吃飯約了很久,還沒有實現,她已經變得更瘦更漂亮,她的朋友圈已經充斥了我不認識的人,和一些不甚贊同的話語。【可是又怎麼樣呢,我已經沒有立場再建議她了。】

也正如媽媽之前說的那樣,我們走上了不同的道路。沒有後悔,我只是很可惜,我們之前那麼好,現在卻如此陌生。【那些信還有小禮物我還都留著,可惜在家裡,下次回家補圖好辣ʕ•̫͡•ʔ】


記得打雲雀:
時間與距離


匿名用戶:
我以為我們會這么相伴一輩子呀。
我喜歡的吃的,我喜歡的風格,我喜歡的歌,我們一起走過的路,一起經歷的事,太多太多。
她知道我所有的小習慣,我心裡的小劇場不用說出來她都懂,我也一樣了解她,如果她當年告訴我她喜歡女生,我會毫不猶豫地出櫃。
大學不在一個城市,她不怎麼用手機,所以我們不經常聊天。我每次看見好看的衣服都會買兩件,有一件是想給她的;我看見好玩的小玩意兒會買一個,留著見她的時候給她;我吃到喜歡吃的東西會做備忘錄,看見有趣的事會拍照片,想著什麼時候給她看,讓她知道我遇到了這么多有趣的人和事,且做這些的時候總是覺得她一直在我身邊。
直到這個暑假,她一直不肯見我。或者也可以說是沒有機會吧。直到開學了我才意識到這個事實。
感覺之前整整一個學期的期待都落空了。
一點點失望,一點點的不知所措,或者也可能是非常不開心卻下意識壓抑吧。畢竟我答應她要做一個正能量童子的呀。
好的吧是我的錯。我以為我們的關系不會變淡或者怎樣,我以為我們的默契能保持一輩子的呀。

綜上所述。感情是怎麼變淡的呢。我想,就是有太多的【我以為】吧,所以才會不知不覺失去了。


侯中國:
傲慢與偏見導致了友情的變淡。

在這里,傲慢指的是自己不去聯系,不去交流,人的交際空間只有那麼大, 你不聯系,他也不聯系,久而久之就缺乏了共同語言,自然而然就變淡了。 你在這片天空認識了更多精彩而有意思的人,他在那片天空也有自己的際遇,又何必牽強挽留彼此呢?

偏見指的是因為互相彼此深入的了解,發現性格的不同,或者是誤會,甚至是他人的惡意挑撥導致了偏見。你自然心中就難以想從前那樣自然的對待他,於他,也是如此。

其實友誼這種東西,每個年齡階段理解是不同的,在兒時,玩到一起就是朋友,哪怕出現問題,隔一會又能玩到一起;而長大了,就越來越考慮得失,誰付出的多,誰得到的少,計較來計較去,哪裡會開心呢。到我現在,越來越覺得君子之交淡如水,不過分深入友誼,自然沒有失去後的痛苦,或許有很多人覺得我是錯的,誰都沒有錯,這就像女人臉上的雀斑一樣,有人恨得要命,有人愛的要死,沒有誰對誰錯。
最後附上陳奕迅最佳損友里的一句歌詞

朋友
我當你一秒朋友
朋友,我當你一世朋友
奇怪
過去再不堪回首
懷念
時時其實還有

其實,擁有過美好記憶,就可以了,你覺得呢?


匿名用戶:
你變了 我變了 你覺得我變了 我覺得你覺得我變了 你覺得我覺得你覺得我變了 然後就變了


成都梁朝偉:
粗略的看了眼前面幾個答案,和我的原因都不太一樣,有著切身體會的人來說兩句吧

到現在為止變淡了的好友,有三個,一個還在來往但不密切,一個很少來往,連問候都少有了,還有一個屬於絕交了

絕交的是一個發小,國小一年級就學著電視里結拜的鐵哥們,前年他在美國交換時去了一趟vegas,打電話告訴我回家錢輸光了,借了一些走,再三叮囑不可再賭;第二天又打電話,再借,告訴他若是再打電話我不接了;第三天又打電話,還要借,掛掉,拉黑。至今未說過話。

很少來往的是生命中唯一的女性知己,屬於哥們型的,國小到高中都是一起念的,大學還鐵的不行,和另外一個哥們一起我們三個在長達十年的時間里遇到開心不開心的事情都是和另外兩人分享傾訴。淡掉的原因是畢業後她很快的結婚了,有了自己的家庭,我們兩人也主動的拉開了和她的距離,畢竟男女之間的友誼不是每個人都能理解,現在她已產子,家庭幸福,我為她高興。

最後有來往但明顯淡了太多的也是十幾年的哥們。記得高中畢業前一晚我們在一起,說以後都要牛逼不要因為錢的多少社會地位的高低影響我們兄弟的情誼,現在回頭看看,年少的自己想法真美好,如果真的可以那樣就好了。

想說的就是最後這位朋友,曾經我們那麼要好,躲起來抽煙一人半根,方便麵用石頭剪刀布來決定誰先吃(因為吃第一口的吃得最多),一起翻牆出去玩遊戲,一起抄作業,一起熬夜,一起喝酒一起哭一起笑,可還是禁不住現實的殘酷,沒有了當年一起湊錢買煙的情景,開始不習慣出來吃飯總是掙錢多的買單;沒有了當年一群人蹲在網咖里吃餃子的情景,開始考慮這頓飯局的飯店檔次到底要不要去;沒有了當年清一色校服還要在上面畫一些塗鴉的情景,開始比較他開的奔馳他開的保時捷他開的小本田;沒有了當年一群單身漢上街打望正妹的情景,身邊的女朋友開始在耳邊說你看那誰誰的女朋友脖子上是tiffany手上是dior。就連昔日的老師見了我們,都會和「有出息」的學生擁抱,和家裡有實力的寒暄,而對家庭一般出息一般的只是點點頭。

現在仍然保持頻繁來往關系密切且可以稱得上兄弟的,僅剩一人。是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我們經濟條件差不多。

也許有人會說,真正的友情不會被這些東西所干擾。
If only it were true


傾珞:
真正的好朋友之間感情變淡是一件非常痛心的事,當你看到曾經無話不說的朋友許久不見卻再也不像當初一樣,曾經你們在一起不說話各自看書玩遊戲也覺得很自然,如今見面一沉默就覺得空氣中彌漫著揮散不去的尷尬,而對方低頭玩手機的時候你只會感到更加不知所措甚至考慮是不是自己也要掏出手機發幾條資訊假仙此刻你並沒有那麼孤獨,但最後你只是看了一眼時間就放回去了。

朋友有好多種,不同的人生階段會遇見不同的人,也會失去一些人。大多數的朋友只是在人生的道路上有一段與你同路,又正好聊得來,便結伴同行了,等到各自走上屬於自己的路,生活失去了交集,又或者價值觀產生了偏差,漸漸地就不聯系了,這其實是很正常的,因為我們都有自己的人生要過,也要感謝遇見的那麼多人能夠在人生某個階段相伴而行。

但有一種朋友卻不一樣,你們相遇,結伴同行後發現你們有那多話可以聊,哪怕一輩子也聊不完,聊著聊著你們竟發現,彼此要走的路居然都是同一條,後來就成了最好的朋友。即便是這樣的朋友,也有可能會漸漸淡了。你們會因為相隔太遠,開始還經常聯系,但卻不能參與到彼此的生活中去,在彼此最需要友情的時候你不能出現在身邊,看著彼此和其他朋友聊著人生,分享快樂的時候,你卻只能通過各種社交網路去知道對方的生活,這時候你發現因為交流減少了,錯過了很多很多,直到再見面的時候,你發現即使你們可能明明依然喜歡同樣的東西,有一樣的愛好,卻再也找不回當初聊天的節奏了。雖然你心裡依然認定他是你最好的朋友,但的確某些東西已經失去了,相信經歷過的人都明白那種說不出的滋味。

友情這東西是相互的,有時候你不想退出對方的生命,卻感覺對方早已不在乎你是否要留在他的世界,反之亦然。明明曾經大家說著要一輩子做朋友的,所以說,嘴上說的好聽的話都是錦上添花用的,當做承諾是沒有效力的。所以友情的變淡這件事情其實很微妙,有可能是價值觀不同,有可能是人生道路不同,也有可能就是那麼莫名其妙,沒錯,就是世界的錯(╯‵□′)╯︵┻━┻

盡管和好朋友之間關系的變淡會讓人如此心痛,但這不是說你就不會遇見陪你走到最後的朋友。題主所說的「上次和饅頭聊天,她說上大學找不到那麼好的朋友了,我深以為然」,我覺得完全不必如此悲觀,大學是最容易結交好朋友的地方,這個階段通常是一個人成長的重要時期,你會獲得更多的知識,你會對這個世界有更進一步的認識,也會對自己的人生有更多的思考,而這時候你也會遇見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也許這中間就會有你最好的朋友。

所以不管怎樣,珍惜現在在你身邊的朋友。

哪怕曾經的好朋友現在變淡了,你也沒有能力讓時間停滯不前,停留在你們曾經的歡樂時光,你要努力過好自己的生活,你擁有最好的生活狀態,自然就會收穫最好的友情,因為這就是你想要的生活。

對於淡去的好友,如果你心裡永遠有他的位置,我想總有一天你們會再相遇的。

「來年陌生的是昨日最親的某某
總好於那日我沒有
沒有遇過某某」
(《最佳損友》)


Martina:
如何變淡的呢,我也想知道,可是我也怕知道。我想講一個故事,講一個正在慢慢變淡的故事,也是我正在經歷的事。
我有這么一位好朋友,我們認識一年半了。大學開學第三天我就認識了他。那時還在軍訓,老師讓我們一起辦一期關於軍訓的海報,我的同學就向我介紹了他:我有一個特別可愛的弟弟,會畫畫,把他也請來吧。我說好啊好啊,人多力量大。
結果,果然很可愛。
就這樣認識了,然後因為我們相同專業,有些愛好也一樣,每天一起吃飯,慢慢慢慢就熟了,經歷了一些事,大家都敞開心扉了,就成為了好朋友。
我是一個很外向的人,開學了一段時間後就開始參加各種社團各種活動,認識各種人。也和他一起參加了一個心理協會,我們都挺喜歡心理學。這是我們唯一一個共同加入的組織。他是一個不是很容易付出感情的人,也很不擅於表達自己的感情,水瓶都這樣嗎,而我是一個感情豐富,很捨得對身邊的人付出感情的人。我就把我心裡那個好朋友的位置給了他,對他好,以我以為他會喜歡的方式。我們經常一起出去逛街,上自習,互相吐槽開玩笑,互相嫌棄。但其實我從來不嫌棄他。
我們心協的大家一起辦活動,辦假面舞會。出去租衣服的時候,我給他選了女裝,想讓他扮反串,因為他那麼可愛的人,要是戴上假髮,穿上大裙子,估計要秒殺我們一半以上的女生。。他剛開始不答應,我磨了半天他終於答應了。果然舞會上一下子就驚艷了大家 。大家都說那個眼睛很大的女生是誰。我心裡偷笑,哈哈,那是個男生 。。。。
大家說我喜歡他,我說是啊,是喜歡,但是是好朋友的那種喜歡,而不是愛情的喜歡。這兩種感情我還是分的出來的 。我在心裡已經默默把他當做家人了。
寫到這里,我想起來似乎我無形中或者太任性的強迫他做了許多,他也許本來壓根就不會做的事。
他是一個很低調的人。雖然他很有能力,很有想法,而且專注,但是他太低調了,幾乎不表現他的這些才能。我因為了解他,所以覺得他這樣不好好利用自己的優勢好可惜,就拉著他去參加各種……在活動中他有時候也很開心,我卻從來沒有注意到他在結束後偶爾的一些小抱怨,我一直把那些抱怨當作玩笑來聽了。現在想想那也許是真心話。只是他甚至都不好意思說出來。
我一直覺得他任性,愛吃一種飯就要天天都吃,一吃就好幾個月。可是我又何嘗不是呢,我更甚,在精神上綁架他,讓他做了很多他內心也許很不喜歡做的事。打著為他好的理由綁架了他本來的自由,還覺得是我的功勞,覺得他不領情 。我這樣的人,真的好過分啊。
我覺得一個人吃飯很慘,就天天等著他一起去吃飯,我覺得這樣的陪伴對他是一種好,其實這是對我自己的好吧,我希望有人陪我。因為他本來也沒有覺得一個人會怎樣。
我現在知道了,我覺得只是我覺得。
可是表面上我們還是很好,完全沒問題的樣子。天天一起。大家又說,哎呀,你看你們真好,天天一起,也不吵架,真好啊。
然後,我們因為一件很小的事吵了起來。兩個人都很生氣,他一氣之下還向協會提出了退出申請。我前面說過的,這是我們唯一一個共同加入的組織。如果他退出了,我們甚至可以變得無任何交集。接下來的半個月時間里,我們誰都沒理誰。一句話也沒說過,而且都在互相迴避 。之前因為很熟悉,所以我們都知道對方會在哪裡,什麼時間會吃飯,什麼時間自習。所以,自然也會故意避開這些事件地點。我那段時間特別害怕見到他,見到他,轉眼就淚流滿面。天天過著非同正常的日子。我們有很多地方不像,世界觀也有很多不同,我怕會不會因為這個,因為我沒有辦法真的理解他的想法,就真的再也不能和好。
接下來的有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到他死了,但是靈魂還在,只有我一個人能看見他,我第一次覺得能看見鬼真好。他說他還要去考試,說讓我幫他去跟老師說,他要考試。第二天醒來,我就特別難過。這世界上能遇到一個這樣的好朋友真不容易啊,能和自己有一樣的愛好,相互幫助,一起走了這么久,真的要因為這一件事而變得老死不相往來嗎,我不甘心也不捨得。他發簡訊說我們還是做一般的朋友吧 。我看到之後就嚇壞了:他要放棄我嗎?我不甘心,就說即使要這樣就算了,也要當面說清楚。
我們終於約了晚上見面說清楚。我以為半個月沒見會很尷尬,可是完全沒有。看到他,就只有滿滿的親切和熟悉。我們那天晚上聊了很多,互相道歉。最後他說:「我也不是說要做普通的朋友什麼的,只是不知道怎麼辦。」「我們還是好朋友。」
慢慢慢慢,就又回到了正常的軌道上,只是我注意很多,剋制自己不迫使他高調。我之前一直覺得自己不了解他。他也變了一些。朋友之間還是要互相尊重最好。我一直覺得自己不了解他,直到我看到一句話,有意理解,不求甚解。我知道了,我應該對他保持的就是這種態度。

好朋友究竟是怎麼變淡的,自己心裡很清楚吧,我們往往忽略真正重要的東西,變得開始刁難,苛求那些我們本應該理解 、包容 、溫柔相對的好朋友。
這樣真的不好,不止情商低,而且以後肯定會後悔。


草莽不英雄:
你說曾經感情那麼很好,現在漸漸不聯系了,從那麼好到不聯系,應該不會是一兩天就發生的事情吧。而那時你在做什麼呢?你想某個好朋友突然到訪,難道不可以是你突然去拜訪對方嗎,你說可是別人不這么想,這個到底是你主觀的想法,還是之前你確實真的突然去拜訪了對發,結果對方卻不開心,所以你才得出的結論呢?
我倒是希望你真的去拜訪過,但我有著跟你一樣的對他人不信任的缺點存在,我又覺得你肯定沒去做過,哪怕一次都沒有,你是不是總是在等待朋友先給予你什麼,你才會欣然回報。原來你所謂的好朋友的定義是這樣的哦。我想他也算是你的好朋友,跟你如此之像啊,他不過只是秉著跟你一樣的態度嘛。所以你清楚感覺到的冷淡不是來自對發吧,其實是你自己。
我以為,友誼的基礎是美德。別人相信你有美德,所以才與你建立友誼。你若放棄了美德,友誼也就不存在了。——培根
每個人對好朋友的標准或許都有所不同又所有相同,基於彼此欣賞吧,會真誠希望對發未來更好。絕對不是依靠表面的頻頻聯系來維持友誼的,恰好相反,很多真正的友誼是出現在兩個擁有優秀又獨立的人格的人,或許這就是古人常說的君子之交淡如水。
而其實很多時候,你想得太多,又做得太少,等待別人來為你付出的人,怎麼能懂為別人付出也是一種幸福了?或許只是一個電話的事情,可是你沒有。
如果哪一天你突然想起我,請拿起手機撥通我的號碼,哪怕我再忙再沒空,只要你一句「我請你吃飯,我請你喝酒,」我都會風雨無阻的出現在你的面前——這是我對朋友一生一世的承諾!


橙子先生up:

引自微博,來自網友的回答
總有一個人說的,會直擊到你的心裡,人生百態,往世輪回

  • 圈子不同 三觀不同 打工的談社會 上學的談學校
  • 友情里的吃醋不亞於愛情
  • 她是我最好的朋友 ,但我不是她最好的朋友
  • 時間久了,聯系少了,沒有話聊了,生活工作環境不同了,思想認識、價值觀念不同了。好朋友之間,觀念不一致,就沒有辦法繼續下去了
  • 因為時間真的可以沖淡一切,距離也一樣
  • 從前聊天百無禁忌,現在點開她的對話框都會思考再三
  • 很喜歡《琅琊榜》里的一句話:世間有多少好朋友 年齡相仿 志趣相投 原本可以一輩子莫逆相交 可誰會料到旦夕驚變 從此以後 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天涯路遠
  • 阿!閏土哥,——你來了?……” 我接著便有許多話,想要連珠一般湧出:角雞,跳魚兒,貝殼,猹,…… 他站住了,臉上現出歡喜和凄涼的神情;動著嘴唇,卻沒有作聲。他的態度終於恭敬起來了,分明的叫道:”老爺” 我似乎打了一個寒噤;我就知道,我們之間已經隔了一層可悲的厚障壁了。我也說不出話。
  • 人與人之間的疏遠,是感覺到自己不再被對方需要開始的。
  • 因為家境,我需要努力賺錢也不一定過的上想要的生活,而她根本不需要努力,各種奢侈品隨便買,這是家庭的問題,但是你怎麼好意思帶她去吃個路邊攤呢?
  • 聽說你又認識了很多新朋友,有人陪你一起逛街吃飯,看照片你最近氣色很好,你新買的衣服也很好看,我們終於在沒有彼此的人生軌道上越走越遠了。這樣真好,雖然給你帶來笑容的人不是我,但還是很高興,你又變的愛笑了。只不過在別人說起「最好的朋友」時,我還是立刻會想到你。
  • 莫名其妙的;你不願找我,我也不想找你
  • 我變得越來越酷,朋友丟了一路。
  • 所有的相遇都是命中註定,所有的別離都是生活所迫
  • 兩只螞蟻相遇,只是彼此碰了一下觸須就往相反方向爬去。爬了很久後突然都感到遺憾,在這樣廣大的時空中,體型如此微小的同類不期而遇,可是我們竟沒有彼此擁抱一下。——余秋雨《關於友情》

……

最後

祝好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