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友間的關系是如何變淡的?

問題描述:是由於歲月的殘忍,還是利益的紛爭?相關問題:如何對待逐漸疏遠的朋友? - Aorqu
, , , ,
聽聽雨:
所有的疏遠都因為某種失望。
可能是我痛苦的時候你沒給安慰。
可能是我摔倒的時候你還是頭也不回的往前走。
可能是我成功時你只是淡淡的敷衍。
可能是我絕望時你一句話也沒有。
最需要你的時候,你不在,於是我強忍著疼痛咬牙一個人挺了過來。
之後就淡了。
嘴上說著不在意,心裡的芥蒂終究是消不去的。
我也會想起曾經一起走來的路,看著合影還是會笑,但現在那堵無形的牆卻無論如何也沒力氣去推到了。
一切都隨緣。


安拉大神:
孤獨患者深夜自答
友情比愛情更復雜,這當中包含著尊重.陪伴.交流等等要素。友情的產生簡單,保持卻很難。

1….尊重….
例如一個很害怕孤獨的人,孤獨得無時無刻都需要朋友。我希望自己是一個閃光彈,炸哪閃哪,誰都看到我,誰都喜歡我,贊許我。同時我也很害怕去關注別人,因為在我看來,誰都不如我牛逼,你們這些愚蠢的人類,關注你們,會影響我高冷的形象噠。
哦,是這樣啊。我知道我為什麼沒有朋友了。因為,其實大家都像我一樣,希望得到,不希望付出。但是友情是一種分享,是相互欣賞,是想法碰撞的激蕩,沒有人喜歡一直看別人的秀,而得不到支持,也沒有人一直單方面付出崇拜,而毫無怨懟(這是粉絲)。
相互欣賞,即是尊重。這是友情的基礎。
人因為自身成長節奏不一,很容易導致各方各面的差異,這種差異,讓朋友之間產生了不平等。好像學生時代差不多的人,有的成了總裁,有的在種菜,友情怎麼保持?

2….陪伴….
還記得讀書時候一起牽手上廁所的人嗎?那時候天天在一起,彼此陪伴,了解對方的生活,自然產生友情。可是成人的世界是不一樣的。大家有自己的生活,自己的事業和目標,自然不會天天在一起。一旦聯系斷了,大家能聊的事情少了,友誼很難保證長存。

3….交流….
先佔坑 睡醒回答


匿名用戶:
關於你的消息,我竟是從別人口中得知。我視你為VIP,可我原來只是你的「之一」。於是我默默整理心情,退回到不那麼在乎的位置。


Jo Jo:
你的圈子變了,以前朋友自然會變淡。
小時候喜歡的玩具,現在還喜歡嗎?

坦然看吧,也是好事。每人都是不同的,何必要求別人和你同路?何必要求不同路還要總見面?大家都為自己選擇的生活事業奔忙,自己滿足,不是也很好嘛?

很多美好的回憶,保留在最美那一刻就好。不必留戀,隨遇即安。


匿名用戶:
因為三觀不在一個頻率上了


李大發:
嗯,有多少人說「我不喜歡主動聯系」…又有多少人害怕自己主動以後失望
PS其實我覺得是兩個人本來擁有好多美好的回憶,可是後來發現她和別人一起做一樣的事兒一樣很開心。內心的自己總會傲嬌冷哼一聲~


南方的一條魚:

高一的第一個同桌,一直坐到高二,差不多兩年。

那時候是真的很感謝能遇見她認識她啊。我是住宿生,她是走讀生。冬天我沒帶厚衣服,是她毫不介意的給我帶衣服。買了好吃的,一定會和我分享。有什麼新奇的,也會和我扒一扒。

後來老師把我們分開了,和不同的人坐了兩周之後是她親自發簡訊跟老師請求重新讓我們坐在一起。

她有男朋友之後我也很自覺的不和她男朋友避開一切沒必要的事。

大概是她在高中的朋友寥寥無幾,那時候的我根本就是她在學校里的依靠。

俗話說,路遙知馬力。我們也因為坐久了,熟悉了對方的脾氣,但同時又忍受不了,所以難免會有爭吵。但每次冷戰後都是她主動跟我說話,所以又自然而然的和好了。

高二後,驚喜的發現我們還是同一班,所以習慣性的又坐在一起。以前高一的同學都說我們會不會一直把高中坐完,那時的我們也堅信會的。

好景不長啊,一次次的爭吵,一次次的和好,讓我們都累了。所以在經過最後一次的爭吵,徹底是把我們的耐心磨盡了。所以我們都沒有主動說話,甚至是刪了聯系方式。

一段像愛情的友情。我很想她,但也不想去打擾她,更不想讓自己重蹈覆轍。大概她也是。


Aorqu用戶:
缺少交集。

這個交集可以是實質性的,比如你們一起上課,一起工作。也可以是精神上的,比如你們擁有共同愛好。

在我看來交集是好朋友之間最重要的東西。很多求學期間的朋友當學業結束就冷淡下去,就是因為你們之間的交集本來就只限於一起上課,一旦這一點沒有了,自然也就淡了。本來就只會在一起吐槽老師,研究作業的朋友總不能畢業之後還是繼續吐槽那點破事吧。相反如果兩人之間有共同愛好,比如打球,逛街。這份友誼的熱度就很有可能延續下去。


梓佑:
很久以前的朋友,再聚在一起,除了聊聊以前的事,還能說什麼?

我有我的生活圈,你有你的生活圈。

你的新朋友我不認識,你在朋友圈發和她們聚餐的親密合照,我卻只能在另一座城市默默地點贊。

無話可說。

完全不同的生活,完全不同的世界,唯一聯系著我們的,只有過去在一起的時光。

可是我們已經不能再那樣形影不離了啊。

偶爾想起你,打個電話:
「在幹嘛?」
「在實習/在上英語班/在準備考研」
「哦…最近過的怎麼樣?」
「挺好的啊,你呢」
「我也挺好的,這幾天正好期末考,每天好多事」
「哦…」
沉默良久。
「那…你忙吧,先掛了」
「嗯」
嘟…嘟…嘟…

每次掛上電話,我總是在想,我們以前一個電話打兩個多小時還說不完的時光究竟去哪了,那時都聊了些什麼,能不能借一點話題拿到現在,我們好好聊聊,哪怕半個小時也行呀。

好朋友疏遠的原因,和時間距離都無關。說到底,兩個生活圈子完全不一樣的人,就不能太疏忽對方,兩個人都認為「不聯系也可以」「忘了生日也沒關系」「不送禮物也不算什麼」「今年不見面還有明年」……

……

我們都對彼此太放心,太相信了,而這正是我們疏遠的原因。


騎著魚:
「元旦快樂」
「嗯,你也是,元旦快樂」
「最近怎麼樣呢」
「還好,你呢?」
「一般啦」

完。。。。。


王彬:
我覺得就是一個字:懶,
朋友叫我去玩,我就說,這有什麼好玩的,這有什麼意思,久而久之。。。。習慣了,一個人挺好


冰淇淋不怕冷:
上學時候的朋友最純凈,是臭味相投,因為大家都在一個環境下,共同語言很多,自然玩到一起,踏入社會後,新的環境催熟著稚嫩的你,大家都為了功名利祿而努力著,偶爾的相聚,卻因為不同的社會環境而導致觀念分道揚鑣,已無共同語,何須再同道?


匿名用戶:
匿名答了。

大一軍訓的時候認識的他,我們同院不同班,因為一間宿舍很大,住了將近20人,所以我們分到了一起,他住我上鋪。

老實說當時都沒仔細看過他長什麼樣,平時就獨來獨往的沒什麼朋友。他頭發本來就長,帽檐還壓得很低,擋著眼睛,不愛和別人說話。平時我們去訓練了,他竟然還在床上睡覺,教官和指導員接二連三地跑過去錘他,但後來好像變成了煙友。。。總之就是挺神秘的一個人

我腸胃不好,稍微吃的不對付就會腸胃炎,疼的撕心裂肺的那種。當時和宿舍的人都還不熟,那天晚上疼起來,蹲在床頭捂著肚子流眼淚,完全站不起來,又不好意思叫別人幫忙。大概有十分鐘吧,他從床上探下頭來問我幹嘛呢,我也沒說話,又過了一會兒他跳下來拍我的肩膀,我小聲嘟囔一聲肚子疼,動不了,抬起頭來滿臉都是眼淚。

他二話不說把我背起來,往醫務室走,邊走邊數落我們班同學一個個見死不救。我才知道了他的名字,知道了他留過級,比我大兩歲,他覺得我們這些孩子都太幼稚沒法交朋友,他家在郊區那邊有一對兄弟,他每天熄了燈還會偷偷就出去給他女朋友打電話……

總之就認識了,他強行讓我叫他哥,一天比一天熟,後來就像穿著連襠褲一樣,走到哪兒都在一起。帽檐下的他的臉讓人驚艷,非常白,非常帥,比起現在電視上的奶油小生一點不差,從軍訓起到大學都不斷有女孩子偷偷搞到他的手機號跟他表白。而且他其實很愛笑,脾氣很好,愛玩愛鬧,不像他口中的那麼成熟,頂多是個大小孩。

就這么回到校園,雖然不在一個班,但只要在一個樓上課,哪怕課間也要見一面。他愛吃乾脆面,特別是奇奇怪怪味,於是很多個課間,都能看到他在水房抽著煙,吃著小浣熊等我。畫面十分違和。他的宿舍在校外,我的宿舍就在主樓旁邊,每天下了課,他習慣來我們宿舍和我待著。我喜歡彈吉他,就教他彈琴,他喜歡打dota,就教我打遊戲,不亦樂乎。後來就發展到他不願意回自己宿舍,每天賴在我這兒,舍友出去刷夜,他就睡在空鋪上,要是滿員的時候,就和我擠著睡。隔天一大早,隔壁宿舍的兄弟來叫我們上課,於是我倆的基情傳遍了兩個班。

和美少年傳緋聞,心裡竟然美滋滋的。

他特別照顧我,比如朋友們一起吃飯,總會幫我擋酒,一起在食堂吃飯,會把自己盤子里的肉挑給我,出門在外我們不太以朋友相稱,逢人就說這是我弟。現在想想那時候的感情,真的是無比純凈美好。我在單親家庭長大,人生第一次感受到被人捧在手裡,所以那聲哥,我叫的發自肺腑。假期去他家玩,雖然有客房,我們還是睡在一起,他和他媽說這是我在學校認的弟弟,以後就是你乾兒子,當時覺得溫暖極了。

沒錯,後來我喜歡上他了,我想永遠這么和他在一起。

但我不敢說。我知道他對我好,是因為真的把我當成弟弟看,一旦我越了界,就會把我們推向萬劫不復的地步。我只能和往常一樣陪在他身邊,談天說地,春暖秋涼,把這份喜歡放在心裡,守口如瓶,沒有對任何人講過。但我看他的眼神,從此歡喜里又多了傷情。

有那麼一次,我們相擁而眠,他臨睡前說你要是個女的多好。我愣了好久,好久好久,幾乎徹夜不眠。也是在那一夜,他睡熟了,突然轉過身抱著我,結結實實地在我臉上親了一口。那場景如幻似夢。

他睡著了嗎?還是醒著?我不敢向他求證,就這么睜著眼睛,擁著他到天明。

故事的結尾很簡單,世上沒有密不透風的牆,哪怕是看不見的心牆。他的女朋友還是看出了我的異常,歇斯底里地和他吵了一架。我在他的手機里看到了那些謾罵我的簡訊,言語非常惡毒,只能默默流淚。後來直接在人人網上含沙射影地說男友身邊有變態,同性戀都去死一類的話……大家自然也就聯想到了我。

他彷彿不知道這一切一樣,和我絕口不提,而我們之間的沉默卻遠遠多過了交流。那一天在我的寢室,我真的控制不住這種情緒了,我問他知不知道她在網上的那些話,知不知道那都是罵我的。他不說話,只說讓我不要讓他為難。我說與其兩難,不如再見。

誰都想不到最後一次見面,是以大打出手告終。甚至我把他送我的那把吉他都砸了過去,他用拳頭接過來,琴背破了一個大洞,他的手上滿是鮮血。

我害怕了,趕緊抹抹眼淚給他找濕巾,我問他疼不疼,我說對不起,我說我再也不提了……但他沒有回答,他盯著我看了好久,眼睛裡有憤怒,有絕望。

他拖著沉重的步子走了出去,每走一步地上都會滴血。我想說他決絕的眼神,我知道一切都要結束了。

哥,與其兩難,真的不如再也不見。

後來再在學校里偶然遇見,我們連打招呼的勇氣都沒有,就像兩個陌生人。後來我給他寫了一首英文歌,機緣巧合在學校廣播台循環了好久,聽他的朋友說他說很好聽,但他說他聽不懂英文,一個字也聽不懂。後來我點開屏蔽的朋友圈,發現他和那個女孩結婚了,笑的很甜蜜。再後來他有了孩子……

後來我常常想,我們之間到底是朋友還是曖昧的情人,那兩年裡,他是不是真的也對我有過一樣的情愫……我相信是有的,所以感謝,感謝那個下午,那把破碎的吉他,感謝它摔碎了錯誤的可能。未來也許真的再也見不到了,哪怕在朋友圈裡,因為你不愛自拍。但我真的祝福你,永遠瀟灑的翩翩少年,祝你永遠幸福。

哥。


毛毛:
高中時候有一個閨蜜,曾經以為會一輩子相親相愛的那種,家境不太好,高中住校,成績年級前三,每個月回家過一個周末。家境不好到什麼程度呢?就是她的生活費用完了,給村裡的小賣部打電話,然後她爸爸給她送來一口袋炒熟的花生,可能她爸媽也沒有多餘的錢用,高中的時候超級親密,每天大概有14個小時是跟她在一起的。她聯考發揮失常但是沒錢復讀,就去了上海的華東理工。

在我大三的時候,她也是大三,那個時候一直都是用簡訊,飛信和qq在聊天,突然某天收到她用ems給我寄來的手寫信,震驚,但是感覺到了有什麼難言之隱她不能直接說。信的內容是跟我說她要準備xxx考試,要報一個xxx輔導班,需要xxx元人民幣,反覆強調了幾次金額吧,卻並沒有跟我提出借錢,拿錢用這類的字眼,也沒有跟我說任何與錢無關的事。
我當時很生氣,覺得我們這么親近的關系,你直接說跟我借錢就好了,幹嘛要這樣不清楚不明白的暗示我。。。憤懣之餘我跟媽媽報備,我媽媽給她打了電話,給她匯了一次款,並沒有說借,也並沒有說要她還,然後也就這樣不了了之了。我後來也常常設想,如果當時不賭那一口氣,我自己給她匯款轉賬,是不是我們之間還能繼續維持下去。但是在借錢事件之後qq對她取消了隱身可見,還設置了線上隱身。
後來畢了業,她去上海財大讀碩,做了一份兼職,給上海的一家財務管理公司拉投資,在qq上跟我遊說了一下午 什麼十萬起投你很容易做到的。可我當時還是學生啊,第一反應是她想讓我爸媽給她那邊投資,於是我給爸媽打電話說千萬別跟她牽扯這方面芸芸。。。
再後來,當我們的主要通訊方式從簡訊 qq 飛信變成了微信的時候,我們卻沒有緣分進入彼此的好友列表了。


匿名用戶:
好朋友之間是如何變淡的,
為什麼好朋友之間會變淡,
這些我覺得統統不要緊,
要緊的是,
我們要不要捨棄那些和我們關系變淡了的好朋友。
那你會么?我不知道。
反正我不會。

發小,
每個人的生活中都存在過,
充斥童年的喜怒哀樂,
我有5個發小,
5個人的家連在一排,做著不同的生意,
我們一起,
追著狗,逗著貓,吃著冰棒,
玩著賽車,看著動畫,哼著小曲。
我們一起,
玩石頭剪刀布,玩「玻璃絲傳電」、「三個字」、「躲貓貓」
4個人去1個人的家裡蹭飯,
4個人在另1個人的家門口等他做完作業,
我們一起,
去隔壁的飯店門口裝乞討的「叫花子」
去漆黑的樓道里放煙花,
去後院的水泥管里睡覺,

這樣小時候形影不離的發小,
消失了,不見了,找不到了,
問我為什麼?我也不知道。
可能是我們長大了,搬了家,
但是內心裡都有最開心,最純真的回憶,
每吃一根冰棒的時候,
總會想起它們,
每吃一口衛龍的時候,
總會想起它們,
我想這就是感情,
雖然我們不再聯系,但是他們帶給我的回憶會一直存在心裡。
溫暖著現在獨自的我。

後來,我讀了國小,
接觸到了更多的「朋友」,
嘻嘻哈哈一年又一年,
我以為足足地六年,
我和我的朋友們會有很強大的牽絆,

後來我錯了,
在大家都有各自朋友圈的時候,
我可能被「忽略」了。
圍繞在我身邊的國小同學也不見了,
人一次比一次少的同學聚會告訴我,
我們回不到從前了,
因為他們的身邊出現了更多光彩奪目的「陌生人」。

國中高中也是如此,
當你和朝夕相處的朋友突然有一天,
不一起上課,不一起下課,
不一起吐槽,不一起刷題
不一起扔紙條,不一起打小抄,
不一起打掃衛生,不一起……
你和他那麼多的不起一忽然間消失了,
而他的身邊有了代替你的人,
那關系自然就淡了,

上了大學,
我們忽然間收穫了愛情,
開始緊張,激動,小鹿亂撞了,
開始興奮,悸動,睡不著覺了,
那朋友,一不小心的就丟掉了。

我的好幾個朋友都是這樣失去的,
可是我不怪她們,
我想看到她們收穫愛情的樣子,
想看她們享受愛情時幸福的表情,
我會變成空氣,
每一天都圍繞在他們身邊,
直到有一天她們想起我了,需要我出現了,我就會現身。
那如果說他們愛著愛著把我忘了,
我就把我們的回憶放在一個小盒子里,
好好的收藏,
當有一天我想你了,
我就拿出來看看。

好朋友,
因為愛情變淡,
因為身邊的事物變淡,
因為周圍的朋友圈不同變淡,
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變淡。
可是我覺得變淡不要緊,
要緊的是我們要捨棄他們了,
連同我們的回憶一起捨棄了。

身邊太多的朋友,
因為和自己的好朋友不聯系,
便成為了永不聯系的關系,
看著很心酸,很難過,
在你眼裡,
他確實是走的太快了,太急了,
可是你等等他不好么?
原地等等的那種。

雖然有點跑題,
但是這就是我想傳遞的,
淡了不代表關系破裂,
回憶永遠不會改變,
希望看到這篇文章的你們,
等到多年不聯系你的「好朋友」,
突然找你的時候,
你們可以坐下來一起吃個飯,
聊一聊過去,
聊一聊這幾年的生活,
那種溫暖,
就好比是一個獨自生活多年的老阿公,
坐在輪椅上,
曬著太陽,
回憶和老伴在一起的時光一樣,
溫暖,幸福,甜美。
想必那時候,你的嘴角一定會揚起微笑。

一直陰著的天終於有一點點放晴了,
我要起床曬曬被子,
剪剪指甲,理個髮。
逛個超市,囤個糧。
然後窩在家裡,
繼續我還僅剩5天的假期。

希望大家在看文章的時候可以聽
平井堅的《青空傘下》,
這樣也許能更好的傳遞我的心情吧,


蘸番茄醬的兔子:
當她有了新的好朋友且不再覺得你比新朋友有趣(ಥ_ಥ)


鑰匙姐:

曾經和一個很久不見的中學閨蜜在分別幾年後相逢,原本以為可以久別重逢話話家常,找回當年親密無間的感覺。結果沒想到因為聊到婚戀問題因為三觀完全不合,針尖對麥芒差點當場撕起來。當然後來我們也是各自做了妥協讓步趕緊轉移了別的話題。最後回去的路上雙方都覺得有點尷尬。其實好朋友之間變淡不過是因為雙方生活的環境不一樣了,三觀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這個時候往會找不到共同話題也無法形成共鳴了,那樣一份曾經的親密無間也在不知不覺中流逝了。


匿名用戶:
我想對於我這種把和別人的感情視作幾乎自己全部的人,和好朋友漸行漸遠這種事情,感受最深,也最殘酷
初三時經歷過一次轉學,是從天津轉去了北京,距離雖然不遠,但我想這幾百公里距離帶給我的,卻讓我之後幾年的人生都難以忘懷。
我失去了最喜歡的老師,失去了那時深深愛著的那個女生,失去了那個連上廁所都要粘在一起的朋友
以至於後來的幾年日子,我變得敏感脆弱,患得患失,越是一點點小小的微不足道的細節,就越讓我害怕這個朋友是不是要冷淡我,要拋棄我
我大概是個表面看起來朋友很多的人,就像平常在我身邊的朋友總會驚嘆和我一起走在校園里時,我幾乎會和路過的任何一個人打招呼
可其實,我真正願意把自己心裡話說給對方的,只有那麼三個
只是命運總是很嘲弄人吧…分班之後,當初的三個人,只有一個在我身邊,而那個人,也逐漸的開始離我越來越遠
是那個在我最絕望失意日子裡給我安慰鼓勵的人,那個當初出去自習出去跑步要叫上我的人,那個曾經有什麼好玩的事情都願意告訴我的人,那個對我說著我是她最重要的幾個人之一的人。
現在會偷偷跟著新班的朋友出去玩出去自習不告訴,會因為我難過時總是找她而嫌棄我矯情,會因為我一有點有趣的事情就跟她說而厭煩
我不知道她有沒有意識到,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不再需要我
可是我很需要她呀。
不知道她知不知道當初她說出我是她心裡最重要的幾個人之一時,我的心裡盪起多大多甜蜜的漣漪
因為這是我來到北京這個讓我覺得無比冷漠的大城市後,唯一一點足以用來給心取取暖的話吧
如今每每想起以前的日子,只覺心如刀割
也一度試著挽回,試著留住,可有些感情真的就像沙子一樣,攥得越緊,流失的越多
我沒有一點埋怨,誰都有選擇自己的權利啊,就像看到她和新的朋友玩的很開心時,心裡的確會痛一下,但也只好無奈的擦擦傷口,告訴自己,只要大家開心,一切就都好
總是說男女生之間啊,無所謂純潔的感情,可我從來不相信這種話,因為我自己最清楚也最問心無愧,我們從來都沒跨過友情的界限
現在我已經盡量在適應著不再被看重的日子啦……
「哪裡會有人喜歡孤獨,不過是不喜歡失望。」
村上說的那句話,真的不能再直抵人心

她本人應該也逛Aorqu吧,只是最近快聯考了她也很久沒出現,所以想著聯考之後哪一天她如果能看到這些,能想起曾經的日子,不求再變回原來的樣子,只希望彼此都能珍重那份感情啊


HXX:
我以為,你覺得我不重要了,
你以為,我覺得你不重要了,
時間久了,你不聯系我,
我也沒了聯系你的勇氣,
我們默契得互不聯系了,
其實,我還是會想你……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