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友間的關系是如何變淡的?

問題描述:是由於歲月的殘忍,還是利益的紛爭?相關問題:如何對待逐漸疏遠的朋友? - Aorqu
, , , ,
將離:

當你遇到地震時,她一句客套的問候都沒有,幾天後,經歷有感覺的大小餘震十餘次的我,大清早收到一條「我的生日禮物呢?是不是地震把你給震忘了?!」

那一刻,直接拉黑。

前幾天遭遇地震,我住的地方恰好離震中比較近。

清早起來洗漱完打算出門坐電車上學,就十幾秒,放在冰箱上的微波爐都給晃到地上。

彷彿過了很長時間,我才反應過來是地震。

在意識到地震那一刻,真的莫名恐懼起來。

我這二十多年,從沒親身經歷過地震,更不用說這種強度的。

以前我是做過經歷地震的假設,但真真正正經歷時,那種莫名的恐懼還是有的。

在天災面前,大概人類都有著本能的恐懼吧。

意識到地震那一刻,瞬間千萬念頭迸發,我想我媽,還瞬間想起幾個朋友,我絕不能一個人,孤獨的死在異國他鄉。

得有執念才能壓制恐懼。

而我那一刻想到的朋友里,有她。

突然覺得有點不值得。

這種讓人心寒的事,她不是一次兩次了。

有點心累,先放著吧,有空補一下


晚安:

Aorqu小透明一個,一般只是看看不回答,今天看到這個,心裡的情緒一下爆發了。

我高中一個好朋友,性格比較內向,朋友少,我是她為數不多在畢業後還保持聯系的。

我這人重感情,朋友有什麼事可以的話都是隨叫隨到,就記得她朋友少,所以不倫幹什麼都喜歡叫我陪她去,然後她本人又挺節儉的,出去一般都是我花大頭她出小頭,我也沒在意,朋友就不計較那麼多了。

她結婚頭一天我加班到凌晨三點,說好五點半陪她去化妝(她比較節儉,沒弄跟妝那些的,是去店裡畫的),我是硬著頭皮強睜著眼睛陪她去的,然後婚禮上給她忙前忙後也沒吃好。我是真心為她高興,也願意為她做這些。反正後面一直也保持來往,但是越來越不對勁,

我結婚前一段時間因為錢的事挺能跟老公吵架,給她打電話哭訴,她只會不咸不淡的安慰幾句。婚禮時說好她早點來,當姐妹團給堵門掙紅包熱鬧一下,然後一起去新房,可是TM我老公婚車都快到了,也沒見她人,微信問她才回復我,單位有事來不了了。當時心裡一萬頭cnm,我可是國慶結婚的,她單位又是那種萬輩子不加班的,退一萬步講就算要加班也要提前和我說一聲吧,說好的事情招呼都不打一個,後來她是在馬上開席的時候才來的,吃了頓飯就走了,我們都沒能說一句話照個合影,那天我特別特別傷心,覺得自己一腔熱情被辜負。

後面還是和她保持聯系,但是心裡有個結,就不會主動找她了。真正爆發是後來,婚後一個多月讓我和她出去旅遊,我說不想去,想攢點錢和老公度蜜月,不想跑兩趟浪費錢。她居然說了一句雷的我外焦里嫩的話。

她說,你跟你媽要錢呀!

我當時就火了,我老公是外地的,家裡條件不好,結婚的婚房是娘家給的,裝修時候老公上班顧不上,都是我爸媽給找工人看材料買材料忙前忙後,我和老公都特別感謝我爸爸媽媽。這些我這個朋友是知道的,我不知道她哪來的腦迴路讓我和家裡要錢,她有多大臉才可以讓我和我媽要錢跟她出去玩。

我狠狠地拒絕了她,並且告訴她我沒那個大臉跟家裡要錢。

後面她還一直給我打電話發微信,但是我一次都沒回過,已經讓她傷的夠夠的了,這樣的朋友,只想著自己又自私的人不配做我朋友。

就這樣吧,說出來就舒服多了。


Sue Adler:
其實這世上的感情,都是由「聯系」聯系。

少了聯系,親人會疏遠,戀人會猜疑,朋友會尷尬。其實體現各種感情彼此不同的本質就在於,親情疏遠之後還有斬不斷的血緣給彼此機會和解,愛情猜疑不管面上如何心裡還會留位,友情尷尬卻只會記憶慢慢模糊往事再提不起。

一比較高下立見,誰最脆弱。感情是要經營的,常聯系無疑是最屢試不爽的手段,無論是要鞏固還是要修復。

零距離就是一種聯繫到極致的方式,世上不乏同住一個屋檐下,就有各種親密關系產生的小說和真實的故事。最簡單例子,比如上學見不著爸媽,放假回去開始也會尷尬,但是在家裡呆不了幾天,就會像以前一樣沒差。

顯而易見,聯系和距離是掛鉤的,拉近距離就會協助聯系。

說一個有趣的現象,許多人上大學之前甚至工作之前大多數朋友都和自己個頭差不多,為什麼?真的是巧合嗎?當然不是,這個順序其實反了,正確的順序是因為你們個頭差不多所以才會成為朋友的。還記得剛上學老師會讓我們按大小個兒排座位嗎,那就奠定了我們人生中絕大多數的友誼,上大學也有入學軍訓教官排隊學校安排宿舍,於是才會有我們就這樣和身邊的人自然而然的搭訕交友。

反之距離推遠聯系就受阻。難道是我們距離遠了不願意再聯系了嗎?根本不是,我們一開始還是很興奮的聯系彼此,但是聯系之後發現的彼此的改變才是真正讓人尷尬的罪魁禍首。

空間上的距離本來就是會改變人原來的成長軌跡,沒有了相似的成長環境和經歷,沒有了那些共同點,朋友間自然再聊不快活。有多少國中好朋友上不同高中然後就分開了,何況大學不同城市,兩個人不再是離得很近的平行線,而像同一點出發的兩條射線,即便人生的拐角只有1°,也註定漸行漸遠。異地總是先分開兩個人的身,再分離兩個人的心,這時才發現原來每天在一起若有似無的聯系那麼重要。

人人都自信,以為情比金堅,就算許久不聯系假期見幾面就能補回來那些彼此錯過見證的成長,還好像從前那般熟悉。可現實卻是自欺欺人直到發現我們再回不去從前了,當頭棒喝,大夢初醒。那些被視而不見的小事件,那些明明可以去常常聯系卻沒聯系的感情,都變成人生翻過的篇章,停止演繹,最後只能強飲孤獨寂寞冷,嘴硬說為獨立自強。


Katherine:
她已結婚生子,而我還是單身狗。


尤寺凈:

想起前段時間看到的一本書叫《All my friends are dead!》,那天逛書店,偶然發現的。剛開始看到封面是恐龍且是繪本的時候,以為是一本兒童讀物,但因為它的標題這么決然,有哀弔的意味,便抽出來看了。看完後竟然發現其實是一本充滿了黑色幽默的書,圖及簡短的句子,瞬間被戳中的感覺。

前一天晚上睡不著,因為在臨睡之前,看到了大學同學,隔壁宿舍的六個女生組織了十年聚會,被她們那天晚上曬的圖深深震動了。大學畢業前,幾乎每個宿舍都在圖書館前拍了集體照,十年後,同樣的位置,一樣的站位順序,她們每個人的狀態、神色看起來卻仍像那天一樣。多麼難得。想起她們六個,有體型微胖的卻時常笑容可掬的班代,腦海里最記得的便是她到每個宿舍點名交代輔導員吩咐的事項,比如第二天要組織班委會議,別忘了帶什麼參加之類的,交代完,會特意在門邊再強調一句,記住啦,記住嘍?有長相完美得如同李嘉欣的班花樂樂,鼻子絕對是判斷一個女生完美程度的最大標准,她的鼻子到底怎麼長成的,高挺歐式,完美無缺。她會說,嘿,是不是很美,不是假的啦,不信捏捏?有大姐姐一般的成熟和幽默感。這是一個宿舍的寶,能懂得呵護宿舍那個相對靦腆的女生的心,會說,香香,你這么穿挺美的,再配條這樣的腰帶就更好啦,是不是?起身就把自己的腰帶抽了出來,給對方搭配上。有高挑乾淨的明明妞,腿長手長,最記得她穿著背心短褲,蜷縮在宿舍椅子里,邊捋著柔順齊腰的長髮,邊看著攤開在腳邊的書。那個畫面,至今想起來都仍然恬靜美好。有嘴巴大大性感的麗麗小姐,笑起來常常掩飾不住而咧到後槽牙。有敏感內向的香香公主,講話細聲細氣,似乎任何話她都深信不疑,單純得就像活在城堡里。還有那個大一就修學去了香港的修修小姐……她們在教學樓前台階上各自站位,背對鏡頭,擺著相同的飛翔姿勢……明明妞在地圖上分別標出了各自現在的生活地,福州、廈門、廣州、莆田、香港……就這樣,十年了。

然後,那天躺在床上,想起了我們宿舍的6個女生。咧嘴笑起來牙齒最漂亮的小亭,長相標致如陳曉旭的敏姑娘,高挑纖瘦的嫻子,每天清早都要洗頭的小豬,總說自己胯部大,唱歌要求與原版一樣的思子,還有,並不合群的我……想起每次熄燈後的卧談會,常常聊到一兩點都不想睡,聊男生,聊愛情,聊女生的小秘密。周末的晚上,她們四個打八十分到通宵,小豬出去兼職打工,我抱著書坐在上鋪……三個女生迷飛輪海,宿舍門口貼著都是他們的照片,各自還站在照片前認領自己的所愛,敏姑娘喜歡吳尊,嫻子喜歡炎亞綸,小亭好像比較中立……小豬跟我們說刮颱風了,以前她們家房頂的瓦片被風吹得到處飛,一片片飛。颱風暴雨過去後,她們一家人就要開始上房頂補瓦片。她講起這畫面,竟然出奇地有趣,連爬梯子遞瓦片的動作聽起來都歷歷在目……過集體生日的時候,6個女生關起門來,追著互相塗蛋糕,思子擦到我的臉,和小亭躲到陽台,關了門,嫻子躲到上鋪去,嚷著我的床不能臟,不能臟,小豬沒處可躲,跑進了洗手間,在那裡憋了一晚上,我和小舍各自坐在床上,悠哉說,有本事,大家都別出來……一晃,十年了!

十年間,我們各自到了自己喜歡的城市,工作,談戀愛,結婚,準備或者已經生了小孩。我們沒有再聚過。想起,畢業前夕,各個宿舍聚餐、訴衷腸,抱在一起團團哭。就我們宿舍幾個,冷靜得就像很早就在期待這場離開。我一直忙於跑新聞,實習,後來,徹底搬了出去,最早離開了她們。想起這個結尾,總是很難過,在過了這么多年回頭想那個階段,真的是自己最對不起她們,沒有給過宿舍一整個完整的紀念。

那時候大部分時間都花在圖書館、兼職、寫新聞稿,和蹭其他專業的課,對於宿舍的活動常常不熱衷,常常覺得自己一個人活得精彩,以後也不會遺憾,可十年後的這個夜裡,竟然翻來覆去睡不著,眼淚在打轉,然後想最多的,是那部分難得的相處在一起的畫面,上課、去餐廳、去圖書館、去校門口的學生街吃一次炒田螺,要辣的,最辣的……再也沒有這樣6個人多年生活在一起的機會……

然後,又想起高中的死黨,6個男生,一群人踩著單車去海邊,撿貝殼,燒烤,圍坐一圈一起吃一串烤肉……想起阿達拎著滿是口水的肉串猶豫吃還是不吃時,紹搶了過去……想起周末去阿祥阿公家的水塘釣魚,七八個人拎著魚,走在田埂上,祥的阿公遠遠地站在門口大喊祥的名字,說這個敗家的……想起為夥伴中的三個男生一起過生日,酒足飯飽後,對著一整個蛋糕虎視眈眈,彼此在思量著待會瘋起來,酒家老闆受不受得了,然後祥先下手抓起一把塗到西瓜臉色,西瓜怒了,捏起拳頭,裹上奶油四處追擊……後來椅子倒了,桌子歪了,桌上的杯盞一片狼藉,而大家還在追著跑,互相塗……旁邊同樣一桌聚餐的中年人放下筷子,忘了吃飯,都驚呆了……想起大家聚會K歌,打破杯子後,藏在抽屜里……剛開始大家還正常得一首一首地點唱,最後,熱情的沙漠一開始,全體男生就瘋了,瘋狂得在不大的包廂里從沙發蹦到桌子,從桌子上滾到地板,站起來搶過話筒繼續瘋吼……我默默關了門,走到包廂門口等……想起聯考完,背靠背,坐在海邊,大家聊以後要去哪裡上大學,竟然,都沒有想要去省外……嘉說,就你想去,以後可沒人罩著你……想起,他們集體給我過生日,一桌子男生,桌上點著蠟燭,在他們大大、亂亂的男生宿舍里,每個人給我準備了禮物,竟然還包了亮片紙,那天紹送我回去,我感動得一夜睡不著……那些禮物送了什麼,都忘了,可那個畫面在腦海里,至今也沒有忘記掉……

幾個男生大部分考了公務員,或者在家鄉的事業單位,為數不多的幾個在這個城市的私企上班。距離並不遠,可常常聚會都湊不齊,總有人臨時說,家裡有事,小孩病了,老婆發飆……

每年微信群組里最熱鬧的,一天到晚刷屏的,竟然是以發紅包的形式點人頭,通常默默領了的,扛不住最後出來冒個泡,說,在。從早上七八點聊到凌晨一兩點,活躍在指尖熒幕的友情,卻沒有人跳出來說,出來聚個會。

那一刻,你才能真正感覺到原來那種一個簡訊就能招呼出來一群人的日子真的已經一去不復返。朋友再也不能和小時候一樣,一直陪伴在自己身邊了。原來最關心彼此的,現在通通在潛水,而在對方最水深火熱的時候會淡定地問候一句「還活著嗎?」。閨蜜說,以前經常在半夜三更的時候看到QQ上一個久違的熟悉的頭像閃動時,會比打了雞血還激動,現在已經習慣了彼此灰暗著,即便留了言,也不期待回復了,彼此知道我想你了,就夠了,因為見一面真的很難很難……

這幾天,朋友圈裡,那些失聯了近十五年的同學忽然一個個被拉進了群組,人數達到了近五十個,那天檢視每個人頭像,一一去確認他們都是誰的時候,記憶的閘門瞬間就神奇般地打開了,原來曾經有過這么多同班6年的國小同學,而自己竟然只記得可能也許是二三十個。這幾天,一天到晚,總有同學出來喊話,都出來,都出來,發紅包啦。然後群組里才能熱鬧一會。男生熱衷於搶紅包,女生熱衷聊孩子,以及大家都嫁到了哪裡之類的。然後就看到男生搶男生的紅包,女生聊女生的話題,在同一個群組里,刷起來都是上下關系,竟然彼此互不干擾。有人跳出來提議說,聚會吧,定個時間地點。然後最近一周的話題,都在圍繞聚會。以及,開始先跟大家熟絡一下,免得到時碰面都不知道該先說什麼。

那天,和其中的一個女同學聊天。她問我,你去參加嗎?我說,看情況,如果大部分都參加的話,就去吧。她說,她也是這樣想的。她說,這么多年過去了,彼此已經有點像陌生人了,真的如果不是在群里,依著模糊的印象回憶,真的想不起來,更別說在路上碰面能不會當成陌生人走開。所以,也很忐忑,不知道到時碰面該說什麼?最怕大家問說,在哪裡工作啊,結婚了嗎,準備生小孩了嗎?或者圍繞各自的小孩一通聊。

我問她,如果不聊這些,還能聊什麼?她說,所以說啊,就是因為太多年了,彼此都脫離了彼此的生活圈子那麼久,一下子要再融入一起,除了重新介紹,重新認識,就剩下回憶往昔了。可小時候是小時候,現在是現在,大家印象里的那個人已經發生了很多變化,或者說已經不是那個人,大家基於國小時的印象回憶,再根據現在的狀態問些現狀皮毛,真的也沒什麼意思啊。

同學說完,我也沉默了。其實自己也還在猶豫去不去。要不是另一個同學邀約一起,自己一開始的想法也是會沒什麼意思,還是不去好了。我是個對於聚會判若兩極的人,在熟悉且要好的朋友面前,很外放,甚至會是主動組織,並安排行程的人;而如果僅是同學一場,平常連一起上廁所的機會都沒有過,那基本上,到了聚會現場,也是坐在角落,最默默無聞的那個人。那幾天看著大家在群組里,聊現狀,從早聊到夜裡一兩點,然後,有那麼一刻,自己忽然想,如果我們現在坐在國小的班級里,各自找到自己原來的座位,前桌的同學是否會因為後桌那個欺負過自己的同學現在的改變而驚訝,那時的我們,一定都沒有想到十幾年後,我們都發生了這樣的變化。那個調皮的男生早早輟學,在家鄉的菜市場做生意;那個愛哭愛告狀的小女生,如今自己開車,講話都是一股江湖味;那個分發著本子,沿組交代同學幫她完成罰抄的作業的女生,如今乖巧地騎著電驢上班,還說著寶寶媽媽愛你的話;那個叫不出名字,在班裡沒什麼存在感的男生,竟然是他主動發起了聚會的號召……竟然,變成了這樣。

那天晚上,從大學回憶到了國小,每一場都有那麼一些無法忘懷,想起都是淚點的小細節。原來,每一場陪伴都是這么短,國小最長的6年,竟然回憶起來最模糊,那些記在本子里,說好永遠不忘記的,竟然怎麼也想不起來,當初為何說了那個話……

現在,手機通訊錄里將國小、初高中以及大學同學的名字串起來,成百個,但這么久的時日過來,每每自己鬱悶的時候,竟然也沒有想從中找一個人傾訴……或者說,找誰呢?從哪裡說起呢?

原來,那些最好的友情,只是活在彼此相行一段的路程里,那些一路嬉笑,打鬧,哭泣的日子,都隨著人生每個階段的結束而進入了彼此的回憶,再也不會有我們只要再相聚多見面,就可以有以前一樣的陪伴出現,那些時間是用來浪費的青春就這樣走到了無法聚齊的盡頭。

所以,那天,翻閱那本繪本時,讀到那些朋友都死了的字字句句我有3284個朋友,只是我從來沒跟他們任何一個見過面。

最近我確實很努力交朋友,只是這些日子跟別人見個面都難。

你來到陌生的城市,找不到屬於自己的圈子。那些曾經可以陪你在長夜裡促膝長談對酒當歌的朋友,他們都早已散落在天涯。

漸漸地,我們從無話不談的知己變為即將陌路的他人。時間改變了我們,都來不及和對方說一句各自珍重。

這世上本就沒什麼永遠可言。很多時候,朋友只能送你到這里了,剩下的路你要自己走。

如果有時光機,我多想能回到從前。那些欺騙和傷害都不曾發生,我們還是可以同穿一條褲子的朋友。

我們把自己偽裝成刺蝟的模樣故作堅強,是害怕待敞開心扉後,真情換來假意,信任換來傷害。

你以為自己朋友很多,到頭來才發現他們不過是手機里一串又一串冷冰冰的號碼。

待繁華和喧囂散去,我只是孤單單的一個人。這城市那麼擁擠,卻沒有誰能聽見我的吶喊。

你說,孤獨不是永遠的。可在一起,卻又總是那樣難以實現。就那樣徹底地在那個午後,捧著它,默默哭了一把。

敏感的人最容易感性,也最不容易放下。所以到了現在,偶爾這樣懷念在成長路上曾經陪伴自己同行過一段路的朋友,但也不再一味期待以一場聚會來再續前緣,或者挽回過去缺失的部分。只是默默將這些情感埋到深處,然後默默努力,只希望自己變得更好一些,讓彼此都保持在一個相對協同的生活步調里,不認輸地成長。未來還很長,即便不是在同一個城市,但知道彼此都越來越好,是不是聚會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那段在一起的時光,是最美好的時光,那些支撐自己走到了現在,而且可能還會繼續下去。

想起那天,其中一個好友的父親病重,進了醫院動手術,生死未卜。那幾天,死黨們悄悄組建了除他以外的群組,大家出奇一致地問討論,現在到了什麼階段,什麼情況,有沒有知道的,然後安排什麼樣的時間去探望,要去醫院,還是等到他父親動完手術回家……還有,一同學精神抑鬱,很嚴重的程度,在去探望她回來後幾天,幾個好友互相商量著怎麼幫她緩解不好的心情,怎麼去協調她的家人多給予她理解和精神上的關懷……

想到這里,悲戚的內心又稍稍有了些許安慰。想起電影《最好的時光》里,一句台詞,最心底的那個圈子裡的那些人,是一群讓你到七老八十想起來還是會微笑的傢伙……是在你最一無所有的時候,陪著你不離不棄,無論你遇到了怎麼樣的困境,都告訴你沒事的,有他們在……好的時光是哪一段並無太大意義,因為所有的時光都是被辜負被浪費的,也只有在辜負浪費之後,才能從記憶里將某一段拎出,拍拍上面沉積的灰塵,感嘆它是最好的時光。

所以不再頻繁聚會,或者可能再也沒有機會聚會的友情,其實也並沒有不存在。

我的朋友都死了,他們以另外一種方式存活在自己的生活里,被時光掩埋不掉,也是這些讓自己更加明白「所謂朋友,無非見一面,少一面」,也因此,更加珍惜每次短暫的相逢以及彼此的轉身。那些發在群組里的,貸款了,裝修了,換工作了,調工資了……細細碎碎,雖然不再是面對面提起,但也保持讓彼此知道,慢慢知道,只能這樣,便也足夠。


匿名用戶:
我說一個女生之間的,
因為嫉妒,
因為心裡不平衡,
實話。


劉彥君:
現實就是很無奈。

我還在讀書,可是閨蜜元旦結婚很快要做媽媽了。很多年的朋友時間越久走的路就越不一樣,我走的地方越多跟原來的朋友的距離就越遠。沒辦法跟他們說我一個人從南到北的心 酸,我也不能知道他們結婚工作生活的忙碌。聯系越來越少,很多種姿態,每個人都好像要離開。 元旦前一天晚上我給閨蜜打電話,想問她要結婚了緊不緊張累不累,我寄的禮物收到沒有,可是她一接就問我有事沒有,電話里也在跟別人說什麼。我知道她那時候應該很忙,可是我什麼都問不出來說不出口了。到今天三號了我都不敢再給她打一個電話。 她婚禮當天我在朋友圈分享了一首楊千嬅的姊妹,對她說新婚快樂,她對我說謝謝。 還有一個朋友從國小開始玩,他叫我姐。我沒有親弟弟,這么多年對他的心情也像對弟弟一樣。我復讀一年,他應屆考上當地專科,現在要工作了。我大學每年寒暑假才回家。以前打電話寫信什麼就不說了,現在他有女朋友了找工作了,很久沒有聯系了。他也沒有像以前一樣把女朋友介紹給我們,其他朋友說他我很相信他。可是慢慢的我也不知道他在做什麼,我不知道他這些日子有什麼改變,我不知道他對以後的打算不知道他有多大的難處。我也沒有勇氣給他打電話,我不了解他現在的圈子,我也開始懷疑是不是他都要離開我了。 一個一個又一個,我很難過,大概大家都在進步我一個人還像一個學生一樣看不開感性又敏感。上面有一個答案我不能贊同更多,我知道其中的無奈,可是卻沒有魄力改變。朋友對我來說很重要,我也想成為一個一呼百應的人,可惜我不是。 為什麼會跟好朋友越來越淡?大概就是走的路接觸的人經歷的事越來越不一樣共鳴越來越少吧。只是對於念舊的人真是有點殘忍畢竟曾經真的是那麼好。可能我還太年輕,容易傷感,這個問題真是太戳痛處了。大概以後會越來越好吧,看開就好。


露薇:

以前的同事里也有幾個很要好的小姐妹,大家都年青或可愛或嬌柔,晚上睡不著時,一起在被窩里聊天。

要好到衣服可以換著穿,大家的口紅可以用棉條沾上一點借用

分開後,大家開始會聯系,就算分開很遠,也會隔一段時間便來往看望。

可是不知為什麼,慢慢的就不聯系了。

曾經很重要的朋友可以視而不見

不是世界會變,而是我們會變,我們不再以是以前那個天真青春的自己。

要好的朋友,年輕的自己都慢慢的遠去,我們和曾經的我們比起來早以面目全非。


沐丞:
作者:沐丞
鏈接:有些朋友,走著走著就散了 – 沐丞談職場 – Aorqu專欄
來源:Aorqu
著作權歸作者所有。商業轉載請聯系作者獲得授權,非商業轉載請註明出處。

文/沐丞

01

高中的時候有幾個很要好的同學,在那個小縣城裡我們幾個人的家離得近,又不住校,所以經常是一起騎單車上學放學。我們當中有的人成績很好,有的人成績很差,我就屬於那種成績差的之一。當時的班導竟然讓成績好的同學A不要理我們這些成績差的,但是A從來不理會班導。即使班導聯合A的父母對他曉之以理、動之以情都沒有阻擋A跟我們在一起。

我們一起打遊戲機,一起打撞球,一起打保齡球,一起打撲克,一起偷看黃片,那個時候的A雖然跟我們一樣貪玩,但是成績從來都是名列前茅。我們就如同一個堅不可摧的小團體,覺得會是一輩子的好朋友,不論將來天涯海角也會心心相印。

後來我們都到不同的城市上了大學,A雖然沒考好也是不錯的重點大學,而其他人都是一般的學校。上大學的日子裡雖然聯系變少,但是只要一到寒暑假我們又會三天兩頭混在一起泡網咖,喝酒,打牌,分享著一學期的各種見聞。那個時候我們似乎是平等的,即使A不論家境、學歷都比我們好不少,但是他也沒有表現出高人一等的樣子。

再後來A考上了研究所,我們當中有的人去了上海深圳這樣的一線城市工作,有人回到了家鄉的省會城市工作,還有人回到了小縣城做起了生意。漸漸的大家的差距越來越大了,A研究所畢業後考了公務員在事業單位里不溫不火,回小縣城的人生意也就勉強度日,省會城市工作的人也是波瀾不驚,一線城市工作的人漸漸事業有成。

這樣的差距每一年都在拉大,在家鄉的那些人都很少到其它城市,更別提香港澳門和國外了。我和另外一個在一線城市工作的人則經常五湖四海周遊列國,收入上的差距更是越來越大,我們一年交的稅都會比他們所有人工資加起來還要高。現在偶爾過年回家的時候我們極少能聚在一起了,通常這個找借口,那個找借口,見一面也是匆匆而別,共同話題少之又少,再也沒有一起暢飲爛醉過。

我們心裡都明白,曾經年少的我們,曾經堅固的友誼早已被歲月和生活改變。

02

曾經在大學里也有幾個很要好的室友,大家深夜茶話會無話不談,或是常常網咖奮戰到天亮。你睡懶覺逃課,老師點名我幫你簽名答到;我在電腦前聚精會神調兵遣將,你幫我洗衣曬被打水帶飯。那個時候彷彿就是一輩子的朋友,彷彿可以將來一起找工作,一起租房子,永遠的生活在一起。

可是畢業後有人開始國外留學,有人回老家繼承祖業,有人到新城市打拚奮斗。剛開始或許還有聯系,互訴衷腸,還會送上節日、生日祝福,再後來就只能在QQ空間、朋友圈中知曉彼此的近況。只有逢年過節收到群發的簡訊才知道原來還有彼此的手機號碼。

曾經有個很好的室友B,我們一起到深圳打拚,他工作六七年還是一個基層員工,長年住在關外的農民房中。剛開始的那幾年我們還時常周末聚一聚,哪怕是坐很久的公車,但是後來關系也慢慢變淡了。

其實我們都會懷念那幾年相濡以沫的時光,只是如今的我們不再對彼此的生活感同身受,曾經平等的我們經過時間和生活的洗禮已經變得面目全非。

03

在工作這么多年裡也結識了很多同事,曾經一起加班奮戰拿下一個個項目,曾經一起野外拓展、胡吃海喝,曾經一起網咖聯機、麻將K歌,彷彿職場里的友誼也是隨手可得。

只是一旦有人升職,有人離職,有人創業發財,有人落魄,職場里的友誼就漸漸變得微妙起來。曾經在朋友圈裡頻繁互動的同事們,漸漸的消失了,我不再評論你,你不再給我點贊,直到最後屏蔽彼此。

曾經有個同事C,關系也非常好,每天一起吃飯下班趕公交。那個時候都是應屆畢業生,拿著微薄的薪資,成天被主管訓斥。後來我跳槽到另一家公司,他仍然在原來的公司鬱郁不得志,兩個人也漸漸失聯了。

同事的友誼似乎總是很脆弱,彷彿一轉身就不知去向,人走茶涼。

04

越來越感覺只有平等才會有持久的友誼,否則兩個人的關系就變成了一種互相遷就。曾經大家都是屌絲男士,自然是患難見真情,結果你逆襲迎娶了白富美,那麼我們就無法同舟共濟了;曾經大家都是二逼青年,自然是手足情深笑對人生,結果你勇闖五百強直取BAT,那麼我們就無法歡樂與共了;曾經大家都是窮逼一枚,自然是相互扶持彼此幫襯,結果你突發橫財成為人生贏家,那麼我們就只能形同陌路了。

曾經在差不多起點的我們沒有自卑和嫉妒心,沒有高傲和優越感,只是時間和距離讓我們走出了漸行漸遠的人生軌跡。那個起點竟成了我們再也回不去的過往,我們只能在心中默默感慨,有些朋友,走著走著就散了。


匿名用戶:
我願意看到的答案,只是因為不夠重視。

人一生又能認識幾個人,而一個長久的朋友是多麼難得?

你真的有像重視一個伴侶一樣重視自己的朋友嗎。

還是僅僅忙著自己的東西,忙著迷失在色彩斑斕的新人里?

你們的銜接產生空白時你有主動補救嗎?你是否過分的重色輕友了?是否因為對方總能原諒你而做了什麼過分的事情?

是否你漸漸覺得朋友已經配不上你高大上的世界觀所以心安理得的把原因推給時間?

人們為什麼總要被所謂的經驗結論而改變的如此容易認命,並且不深不淺的感嘆幾句便算理順內心。

盡管一切無力並且可笑,可你偏要勉強過嗎?

他迷失了你就拉他一把,他優秀了你就要更努力,他需要幫助你要在身邊…

看過太多道理,太多君子淡交,卻忘了自己只是俗人。


匿名用戶:
認識了十二年,一年到頭也難得聊上一句,但每次相見卻總有說不完的話,聊不完的近況,談不盡的未來。
認識了七年,曾經無話不談,卻因一些緣故隔閡了兩年。終於,他踏出了第一步,現在,還在重新接受彼此的路上。
認識了六年,答主曾經的暗戀對象,一次意外中,表露了心聲。一直地放不下,對方卻漸漸讓自己釋懷。曾經的感覺在時間的沉澱下慢慢消散,留下的是真摯的友情。那之後,無數次推心置腹,她也找到了屬於她的另一半(答主另一個好盆友orz),也成了她和他之間的常任調解員。今年秋天,不出意外,她將來到答主所在的大學。
認識了四年,磕磕絆絆,忽遠忽近。曾在月夜下傾訴理解,也曾毫無緣由地冷眼相待。高中生的友情卻像國小生一般毫無定數。別離時的傾心,卻也足以懷念這三年。
十二年的朋友,一起玩泥騎車藏貓捉蝦的夥伴不知有多少,卻只留下了這一個。
六七年的朋友,一起春遊燒烤談心傾訴的夥伴不知有多少,卻大多已形同路人。
三四年的朋友,一起跑步打球徹夜長談的夥伴不知有多少,很多卻化作相見時臉頰上堆出的笑。
友情大體或許就是彼此間的相識、相知、別離、寡淡、陌路。我們不斷和老友斷了聯系,卻又不斷結交新人。時間、閱歷、圈子、學識的差距,讓陌路似乎成了一種必然的結局。
珍惜眼前人,陌路前起碼讓我瀟灑地向你說聲「再見」。

————————————————
——我是華麗麗的分割線————

鑒於課堂實在太無聊,所以擼了Aorqu第一篇長文。答主腦子實在混亂,答非所問嫌疑太重,就隨便寫了寫,基本無邏輯,就抒發抒發感想,就這樣。喵。


Aorqu用戶:
溝通少了,但沒淡,我覺得反而比較濃郁,因為每次見面都不會有任何隔閡,即使大半年不見也不會疏遠。
當然,為什麼溝通少,往往是因為關注的方面不一樣了。
比如我哥們

@lee general

結婚啦,小孩有了,關注的更生活化了,以前只看小當家,現在都在看新聞看國產電視劇,工作也偏向於IT,考了美國的某證。
而我畢業後一直做電商,對硬體的關注少了,以前兩人一起討論硬體,討論遊戲,但現在沒了,我買東西變得很隨意,每次都說差不多,夠用就行,我也不會裝win8.1的系統了,更何況是win10?
我也單身未婚,哥們在2014年最後一天送我「老大不小」四個字,覺得我老挑,我只是情感路途不暢,好不容易得來的感情最終沒一個人能跟我走到結婚。但哥們失戀一次後就直接相親結婚了。

也許哪天,我結婚了,就可以帶著老婆去他家串門,老婆聊老婆的事,我們兩可以再打一場帝國。

我們還很好。


Aorqu用戶:
生活軌跡的不同,導致價值觀的差異化,於是共同語言越來越少,於是漸行漸遠。


Aorqu用戶:
因為一切都是在變的。人在變,環境也在變,若其中一個環節出現不同步,便很有可能漸行漸遠。國小以前朋友往往都是玩伴,當升入不同的初高中,環境變了,就小時候的深度來說便再無任何進一步的話題。初高中時的朋友更多的像是某一個階段的自己,因為有著相似的不成熟而走到一起,錯誤的估計了永遠的含義,未曾想友誼的根基早已無法支撐各自三觀的飛速成長。走向社會的朋友更多是利聚而來利盡而散,鐵打的利益流水的人,今天是你明天是他,再無紅塵作伴,各自瀟瀟灑灑。

總結來說,人這一輩子交朋友是兩條曲線的疊加效應。一條曲線叫做時間投入,一條曲線叫做三觀成長,橫坐標都是時間。時間投入大體隨著時間變化遞減後趨於穩定,三觀成長大體隨著時間變化遞增後趨於穩定,而兩條曲線的交點便是人最容易有知己朋友的人生階段。人在年幼的時候多缺乏閱讀他人的能力。縱然有大把時間廝混在一起,仍難以深入靈魂從而可持續發展。而成人後眼光雖然越來越老練,卻再也沒有時間去細細閱讀彼此,來熟知他心裡的刺,掌心的痣。

所以好朋友變淡實在是情理之中。與其感慨人事易變,不如修鍊閱讀他人的耐心和心態。千金易得知己難求,隨著年齡的增長更需要有一雙善意的眼睛。


ciden:
曾經國中高中的朋友,現在仍舊保持聯系已是了了。在我看來,我覺得朋友之間感情變淡的原因是所見識的世界發生了不同。

曾經的好朋友後來在一起只能夠敘舊,回憶上學時那些事情,從有趣,到無聊,漸漸的共同話題越來越少,到無話可說。我是個不喜歡敘舊的人。
還有就是經歷不同,有的人生活按部就班,有的波瀾壯闊,當坐在一起時已經沒有了聊天的話題


牛昆:
謝邀。因為,每個人都是孤獨的。不同時期對孤獨有不同的理解。對需要和被需要有不同的理解。


賴小籟:

這個嘛,辛酸淚。

總之一句話,不要拿友情和愛情比。

當你做這件事,就是把自己往朋友身邊推開。

本人女。我國中一個好朋友,暫且叫她t吧。我們好到一種程度,就是我說上一句話她馬上能夠接話下一句,我唱一首歌的,她立刻能接下一句。我所做的事情,只有她能夠最快意義上的理解。總之就是,我所在的地方,一定有她的影子,反之亦然。

後來我們中考以後,一起升上了同一所市裡面的高中。

是我們市最好的高中。

要收擇校費。

我是本地享受了優惠,她沒有,交了三萬。——就為了和我一個學校。

但其實我和她的中考分只相差六分。

那個時候我有一種對生活對未來強烈的期盼感:我們會一起上高中,一起考大學,一直都是最好的朋友。

這種情緒一直是我學習的動力。

事情轉機出現在另一個女生身上。暫且叫她h吧。她和我們一個國中的,後來一起升高中,她和t在一個班,我分班在另一個班上。

t和h開始玩的好。

我在這期間扮演了所有父母期待的角色。努力學習,摒棄談戀愛的明面舉動。我一直暗暗相信我會和t一起考大學。

考jb

t談戀愛了,在h的鼓勵下。

每天早上我在教室里背單詞改數學題的時候,t就在門口和她男朋友在對面教室談情說愛。

t的成績開始狠狠下跌。

我憤怒得想把從中鼓勵t談戀愛的h打一頓,可是當我把這件事情給t明白說的時候,我看著她支支吾吾的態度就知道了。

錯的不是她,是我。

我幾乎是含著眼淚問:「我們不是說好一起考大學嗎?不是說好嗎?」

她轉頭:「我愛他。愛到智商為負。」

這一刻我幾乎說不出話。慢慢地點頭。從那以後,我再也沒說過她男朋友什麼話。

但是從那次開始,其實我就知道,我們之間,有什麼不一樣了。

高二的時候,她和h一起坐車去公交。我也在等車。

遇見h的時候我笑了一下算是招呼。

t走過來的時候,誰都沒看,直接走向h。h走過去抱著她,喊著昵稱的時候不忘挑釁地看我。

公交很難等。我們坐了一輛公交。

她們開始在車上不停地說笑。我當時說不上什麼心情,轉頭幾乎能夠看見玻璃上的自己木然又悲傷的臉。

因為我想起我們初二的時候全班一起組織的,一起去看的水電站。也是這樣,在公車上,我們還一起唱了一首英文歌。

god is a girl。

……

反正到高三的時候,我們已經能夠做到「面對面,不相識」。

為了周末放假避免遇到她和h兩個人,我甚至連續留校兩個月,連留校管理的老師都以為我是外縣的。

高三大簽名的時候,我看見她的名字旁邊左邊是h,右邊是她男朋友。

直到聯考,到現在,我再也沒和她說過一句話。

奉勸一句,朋友要想一直好下去,就要接受你們之間多出來的其他。或者,你能夠在她好或者不好的任何時間,都支持她,不是規定她。

總之,她能夠看見的話,我現在也只能說,我最好的朋友,一直都是你。

曾經。


loris:
處心積慮的讓彼此關系看起來和以前一樣


「已註銷」:
沒有什麼特別原因,就是因為我懶,懶於經營。
其實到了一定時候,就會發現,無所謂「唯一」,「永遠」,「最」…當我意識到這個問題後,就認識新朋友了。其實對方也是這樣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