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友間的關系是如何變淡的?

問題描述:是由於歲月的殘忍,還是利益的紛爭?相關問題:如何對待逐漸疏遠的朋友? - Aorqu
, , , ,
Aorqu用戶:
不管什麼階段,人生狀態變化之後,就是會失去一些朋友的。友情是約束最少的一種感情,相處得來就感情加深,談不來就慢慢淡了。把朋友看作是能夠陪你一起走過人生一段路的旅伴。一生的摯友當然可貴,暫時的陪伴也是溫暖的。淡定一些看待友情,相遇的時候好好珍惜,其實就夠了。

題主應該才上大學吧,上大學其實是個交朋友的好時機,大部分人的人生觀正在形成,又正值青春,可以一起做很多以後很難做到的事情。因此大學時候的朋友,足夠幸運的話,友情可以維持十幾年。雖然整體趨勢是年紀越大越難交朋友,但是現在回憶起來,大學期間的朋友其實比高中時候的朋友之間的互動深刻得多,不用過早悲觀。

因為等工作之後就會發現,你能接觸到的大部分人已經不是那麼願意交朋友了。


匿名用戶:
從前我們在一起,每時每刻都能交流各自的觀點跟看法,後來各奔東西,彼此工作或學習的環境千差萬別,你需要應付巨大的工作壓力,我每天應對的是數篇頭疼不已的論文。我們都想給彼此呈現最好的自己,好像沒壓力,一如既往的快樂,實際上每個人都在往肚子里咽苦水。給對方打電話,要想著,對方是不是有假期。本來可以一個月打四次電話,後來逐漸減少為一月一次。再後來,我都不知道你工作的內容、身邊的同事,問了怕尷尬,索性什麼都不問。最後給彼此的電話除了說”你好不好”之外,已經想不到其他的問題,所以我們開始淡出彼此的生活。


大人:

國小,跟另外兩個好得像三胞胎一樣。

哪個男生欺負我們其中一個,另外兩個就追著他打,然後男生只有跑到男廁所,因為男廁我們不敢進去,哈哈哈,現在想起那段時光真是太美妙了。

國中,她們兩個在同一所學校。

初一,我們互相寫信。

某天,信斷了,也不知道怎麼了,就突然不聯系了。

高中,暑假我和同桌一起去補習,跟其中一個同一個補習班,看到了,說不上兩句話。

後來我跟我同桌說,我們國小玩得很好的。

她詫異道:那現在怎麼這樣?我以為你們只是認識。

大學,跟高中那些生死之交突然就斷了聯系。

你說你不太主動,等著他主動聯系你;他說他以為你一定會聯系他。

然後就這樣,散落在天涯。


我愛陽光:

80後,國中家裡沒有錄像機,但是買磁帶的時候,看到音像社有中年人來租碟片,偷偷瞄一眼好像是h片,經過一個月的心裡鬥爭(中間包括多買了n盤磁帶跟老闆套近乎),終於鼓足勇氣租了一盤。

對話時這樣的:

有沒有愛情片?

有啊。

激烈點的。

操。

老闆最後意味深長的看了我一眼。還是租給我了,回家光是看碟片封皮就放了兩發。

國中自認為最好的朋友家裡有VCD,於是欣喜的去找他,被告知周六他父母不在家,碟片可以交給他,周六上午9點準時去他家集合。

周五晚上失眠了。

周六8點59準時到他家門口,輕敲,重敲,猛敲,就是沒人,哎,世界崩塌了。

鬧心下樓到單元門口待一會,大概5分鐘吧,我又去他家門口了。這次沒敲門,仔細聽,門內此起彼伏的啊啊啊,呀買得。

心碎,友盡,抓緊回家腦補了片兒中女主角的畫面,趁熱來了一發。

第二天,啥也沒提,找到同學要回了碟片,租金好貴,一個星期的零花錢。


匿名用戶:

匿了。

其實看到這個問題的時候,還是很感慨的。

答案在前面:因為距離遠了。我們走上了不同的路

我的一個大學同學。

我們關系好到什麼程度呢?大學期間,我們一個星期七天我們有六天在一起(我們倆都是本地人,周末2天都是要回家的),上課一起,吃飯一起,逃課一起,做什麼都在一起,無話不說無話不談,班上甚至很多同學認為我倆在搞基。

畢業後,我被家裡人安排了工作,他暫時沒有上班。我們幾乎是天天混在一起。我下班了,一起吃飯,一起LOL,一起聊天,一起喝酒。(其實我的朋友都知道我是不喝酒的,現在的我更是滴酒不沾)。到了周末,依然是坐上一個小時的車,一起吃飯一起玩。

有一次,他要出一趟遠門,讓我幫他買一張機票,X00塊。

我二話沒說,就幫他買了。當時我還開玩笑說:早點還給老子哈! 其實,這X00塊錢我根本就沒有想過要要回來。

期間,他搬家了,搬到了離我兩個小時車程的地方。我們一起廝混的頻率降低了。

一年後的某一天,我們一起出來吃飯,(這一年間我從來沒有提過讓他還錢的事,更沒有想過。因為我剛好借錢給了別人,所以)我就順口一問:嘿~你這的機票拖了我一年了怕是利息都得還X00了哦~~

他給我的回答是:你早不說?我上個月的XX項目才賺了10W,我全給存了。

我承認,這一年間經歷了某些事情讓我的心境有所變化,非常討厭欠錢不還的人(這里其實並不是指他而是另有其人)。我只是覺得,你既然都賺了10W了,還是上個月,為什麼我這區區幾百塊錢都不還給我?而且明明是你差我錢,為什麼要我早說?這不應該是你放在心上的事嗎?我捫心自問,其實這幾百塊錢我是真的從來沒有放在心上。

(可能有些朋友會說我斤斤計較了,說兄弟情還值不了幾百塊錢嗎? 我為自己申辯一下,其實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其實是一個對錢非常大條的人,我對錢是真的不太看重,我對錢這種身外之物的看法一直都是無所謂emmm雖然這並不妨礙我很喜歡錢..哈哈光速打臉。但是我看重的是你,正因為我們彼此視為兄弟,我才認為你應該把我的事情放在心上,而不是「我不早說」——當然這也許只是我的一廂情願。)

因為我們的道路距離變遠了,加上我有點心有芥蒂(嗯你們說我作我也不想反駁),加上自己忙著充電比較忙,我跟他的聯系越來越少,越來越少,越來越淡,越來越淡。

有一次,我們的一個共同好友A碰到我,問我:我上次碰到XXX,他還在給我說,說你怎麼都不去找他玩了呢?

聽到這句話,我莫名其妙的有點窩火,我說:什麼叫我都不去找他玩了?他有來找我玩嗎?

接下來的幾年間,我們幾乎徹底沒有了聯系,但是我們都在和共同好友B玩,我有和B和朋友約出來玩,他也有和B喝朋友約出來玩,但是我們從來沒有同時出現過,B他們也默認叫我不叫他、叫他不叫我。

期間,我和B聊天,B告訴我,他經常去找小姐之類的。因為這和我的價值觀嚴重不合,在關系本來就已經淡化的情況下,導致他在我心中的形象一落千丈,我心裡他的距離也是越來越遠。

(B絕對不是那種挑撥離間的婊,挑撥我和他的關系對B沒有任何好處)

有一次和B聊天,聊到了他。

B就在問我,你們到底怎麼了?

我說,也沒有怎麼啊,反正就就越來越淡了。而且你說他XXXX,我有點接受不了。

B說:我擦,你們要是因為我說的這些你們鬧崩了那我罪過可大了,哎呀我這賤嘴真不該跟你說這些啊。我覺得,你們以前關系這么好,淡了好可惜哦。其實他很在意你這個朋友的。

我說,這跟你沒關系啊,曾經的美好就停留在曾經好了,沒有撕破臉皮對彼此都有個最好的印象也挺好啊(話說我跟他也沒有撕破臉皮的必要和觸發事件啊,僅僅也就是淡了而已)

後來,通過B的朋友圈我知道他結婚了。

曾經是他指定唯一伴郎的我沒有出現在現場。

但是我還是發自內心的祝福他:雖然我們走上了各自不同的道路,我衷心的祝你能夠幸福。


匿名用戶:

匿了吧,雖然有點丟人,但其實也不丟人。丟人也不是我,md。想想就生氣哦

不過話說,這個怒答估計會被淹沒在回復裡面。

原因呢,就是朋友的老公是警察,經常查了身邊人的基本資訊(包括身份證的照片那種)用手機拍下來,到處發。還有各種朋友的報案資訊,當然還有我跟老公談戀愛的時候的開房記錄。被我朋友發在朋友圈。讓我感覺深深的惡心。

也為他們身邊其他的被查的朋友感到惡心和惋惜。


派大星:

翻答案看到一句話感觸很深,真正的朋友是不會淡的,但我們把太多人當朋友了。

有一個從國小到現在都很好的閨蜜,雖然我們之後的國中,高中,大學都不在一起,但只要一打電話約好時間一瘋就是一天,她會說遇到的各種人各種事然後一起吐槽。分別時一個送一個到家。現在也是很好滴

再說跟閨蜜分開的國中,開學第一天遇到了國小同學,似乎自然的就在一起玩,在同學看來我們是最好的朋友,但我知道其實我們三觀不合:在路上看到LED屏放的女團MV時(女團那會衣服都挺露的,小短裙),她脫口而出一句:真不要臉啊,我旁邊一臉懵逼,個人女覺得挺好看的。還有從一個國小出來,在同一個班,又是在一塊玩,總是父母比較的對象。國中是在一個排名在前的學校,有很多的測驗,每周成績出來總要比比,我70%的時候成績高於她,她總是要我請客吃東西(就學校門口那些炸雞柳之類的),也不貴我就請了,但到她比我成績高時,從沒提過這事,彷彿比我高是應該的。我那會也是……等中考完後,我考上個不錯高中,她成績一般,聯系自然斷得乾淨。有時也在想是我性格太冷了么。

上了高中交了幾個好朋友,這的好感覺又不一樣,周末也會約著看電影之類活動。去年聯考完也約著一起去旅遊,有很多印象深刻的回憶,最好玩的是在成都小酒館里喝醉,相互吐槽,一路盪盪悠悠的回賓館,回去睡不著直接決定通宵唱歌,又盪悠著找KTV,真的很好。回來的路上出了聯考成績,我的暫且不說,她們看了成績沉默了……回來後確定復讀一年,這一年也沒有再約過,只是QQ上皮幾句。我也不敢打擾人家 。

直到看到這個。

誒,暑假見

真的朋友不會走遠


匿名用戶:

可能就突然那麼一瞬間吧

曾經很好很好的朋友突然變得沒有什麼話可以說,兩人相處有點尷尬

說話啊或者什麼事的時候總是你去主動

友情如果只是靠你一人去維持有時候就很累

對方對其他人總是很熱情但是對於你來說可能就沒有這么……

可能有時候就會有點難過吧


Pandorararara:
想寫她,是我真的很珍惜過那段友誼,不想寫,是我從不寫身邊人,一旦落到了我筆尖上的,都是我內心深處認定了,不會再有過多糾葛的人。
先說怎樣漸行漸遠吧,以前在網上看過一篇雞湯文,方知道張愛玲和嚴櫻在晚年相互音信斷絕不再來往,文章的題目叫「有一種閨蜜,只能共青春,不能同老去」,其實哪對少年時代的好友不是如此啊,雙方間日益變深的鴻溝,不會是過去,也未必是未來,當下才是最大的隔閡。
友誼是從初一開始的,她是我進教室後第一個說話的人,當時是要填個表還是怎麼的,我跟她借鉛筆。她從那個時候就挺好看的了,是基因好的那種好看,五官秀氣,大長腿,不知道為什麼像她這么宅的人後來能長到一米七五。我一米六五吧,那時候可能差不多高,於是就被安排成了同桌。音樂學院附中是六年制,所以一坐就是五年,中間有斷斷續續的換位,但兜兜轉轉總能坐回去。我去年夏天的時候看了七月和安生,還給她發了個資訊說我們以前多像她倆啊,你是七月,我是安生。她說哪有了,一點不像。
但其實真的很像。我不認真讀書,偏科嚴重,在國中部的數學課上看武俠小說,在高中部的地理課上寫色情故事。雖然近視度數不低,但能賊機靈的瞄到教導主任在後窗映出的那張陰森的臉,眼疾手快的把閑書黃文藏起來作好學生狀,從未被抓過包。她呢,六年如一日好好學習天天向上,就差體育課也抱個筆記本了。
所以,我就抄了她六年的數學卷子。她是個很難向人打開心靈的人,有點冰山吧,一開始給我抄會防著我,故意寫錯幾道題再偷偷改掉,殊不知我本身就很自覺,抄本來就會故意抄錯兩道,於是就發生了一些心有靈犀的事——她故意寫錯的題就是我故意抄錯的題。然而我並不知道正確答案啊!有一次抄錯居然誤打誤撞錯成了正確答案……所以後來她就不防了,乖乖把正確答案給我抄……
但因為我閑書看得多啊,愛出風頭,文史課上經常弔兒郎當的搶答很多她不知道的問題,詩詞古文又背的奇快,看得出她會擰著勁兒和我競爭,暗地裡猛練背課文的速度什麼的…就這樣我們成了班裡的學霸組合,走路上都會被人鞠躬的那種……
雖然冷還有點小心機,但她還是很真誠的人,會幫家在外地的我提早領下學期的課本,重得要死的書她也會在開課第一天給我拖到學校來;我少得可憐的零用錢幾乎只夠吃飯,而她會掐著我來大姨媽的日子(其實是相處久了姨媽同步哈哈哈哈)在我桌子上放一塊紅豆蛋糕;她是個刻意與他人保持一定距離的人,從不收授禮物,卻惟獨和我禮尚往來。那段時間是最親密的,彼此的秘密都一清二楚,有時候回家她會推著單車繞一圈把我送到家再走,就為了多聊會天。
人類真的很奇怪啊,在一起的時間越多,話才會越多,雖然知道明天還會見面,可每次湊在一起都還是說不完。
而她真的很乖,會按部就班的走好家裡給安排的每一步路,在八大院兒這種靠關系的地方,她家的關系比我家若有似無的關系硬得多。當我還在迷茫,我媽還在為究竟值不值得為我投入這么多而焦慮的時候,她一步一個腳印的未來已經清晰可見了。她那時候的目標就是要保送院部,而我的叛逆卻飆到了極點,為了逃離我媽,我在高二下學期的時候我選擇了出國讀大學。如此就意味著要離開附中,回家鄉專心沖擊英語,那是我們第一次分道揚鑣。
其實那次分開讓我們更近了,我當時是這樣的感覺。因為我回了青島沒有朋友,三天兩頭就會聯系她。可她從未主動聯系過我,如今看來這已經成了未來的伏筆。不過那時候話還很多,會吐槽學習緊張,練琴累到死,專業老師如何變態。只是她最終沒能保送,她小心翼翼的問我,「你參加院部的考試嗎?」我說不,她如釋重負,像是排除了一個競爭對手。
可是臨近聯考的時候,我還是回了天津,在校園里拎著我媽塞給我的特產去找教導主任開介紹信。她說你不是不考嗎?我說我媽非讓我來考,保個底。她沒說話。簡單的人總會復雜簡單化,復雜的人總會簡單復雜化。她顯然是後者。那天她推說要復習,甚至沒和我一起去開介紹信。
我最終沒去考專業,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死活不去。可能是破釜沉舟讓自己能在不多的時間里把托福考出來,也可能是為了給她證明我真的不是耍心機要她輕敵才說不去考試的。然而她考完專業仍然沒有聯系我,我給她打電話說怎麼樣,她說就那樣咯,人多的要死,都把我擠到花壇上站著了。我打趣說那豈不是西湖高處了,沒艷遇個表演系的小帥哥嗎。她沒答什麼,匆忙轉移了話題。我這人說話真是神來之嘴,後來才知道,她在考專業那天和一個聯考復習班的男生確認了關系。而我從頭到尾都不知道那個人的存在。
男人哎,真是女生友誼里最提不得的生物……
一是戀愛二是復習,聯系就開始變少了。上一次面對面是聯考前的幾天,在附中大門口。幹什麼來著忘了,說什麼來著也忘了,反正一切如常。聯考我最終決定去打一回醬油,發現和她一個考場還蠻高興的,前一晚給她發資訊,說你最後一場考完在門口等我呀!她過了個把小時給我回了,「好」。
考場不能帶手機。我考完在門口等了很久,人都走完了也沒見到她,只好回去取了手機問她在哪,她說我等了很久啊,你沒來我就直接回家了。……可能等串了地方??可能是以前太心有靈犀了吧,都沒好好把地點弄確定了…或者可能她和男朋友走了吧……我沒追究,只說明天我就回青島了,過倆月就出國了。她說,有緣再見吧。還真的……好像緣就慢慢沒了。
出了成績後我問她聯考分數,她說你多少呢,我告訴了她,她卻不告訴我了。我最後是在學校光榮榜上看到了自己和她的名字,她比我高了十來分。能感覺到,她對我這種不聽講的人還是有些不屑的,因此才暗搓搓的較勁。她努力復習了一年,最後卻和沒復習的我分差不大(別人都以為我沒復習,但事實上你知道考完托福再看全國版聯考英語卷是有多簡單嗎……)能感覺到她不甚甘心。
出國後我也談了戀愛。為了維持關系和她保持著一定的聯系。
再一次的親密是在後來分手的時候。我和她居然幾乎在同一個月里分了手。那是大一下學期的尾巴,分手,遇渣男,學習和生活的壓力都漸漸大了,我和她幾乎隔著時差都要黏在一起了。彼此間常常徹夜長談,在我大學的朋友圈子裡,她成了個魅影似的存在,甚至有朋友問我,如果你閨蜜想睡你,你會怎樣?——果斷給她睡啊!
但分歧已經存在了。我抽煙,喝酒,在意識到身邊沒有靠譜的人後拿一夜情和電動棒來宣洩壓力和寂寞;而她,還是和從前一樣,仍舊乖乖的待在天津,一步一個腳印的活著。也顯然,生活的優越度在逐漸拉開,我為了錢和生活而皺眉;她則在思考給幹部家的孩子教琴,被送了Dior999該如何處理。當分手的空虛感散去,聯系的頻率陡然而降。從幾個星期,變成了幾個月,最終是一年裡說了不超過十句話。我們以前可是能聊五六個小時的人,聊著睡,醒了再接著聊。我嘗試著聯系,發現能講的話不多了,因為以前的分手是我們唯一的關聯,而現在彼此身處的世界早已沒有交集,而她似乎也向我慢慢合上了心門,冷漠如初了。
她再也沒登上我微信的頂格,她的頭像,漸漸下滑到無法看到。上一個假期我回國去天津辦事,給她發了個資訊說「我要到天津了呢!」
一小時,兩小時,一夜,直到我那天離開天津,她都沒回。


我愛笑:

現在的心情真的很想回答這個問題。

我有一個好朋友是從國小就認識的,現在數來認識十幾年了。奇怪的是小時候我們玩不來,只是普通同學,初三分到了一個班才漸漸拉近距離。

甚至不知道為什麼玩到一起去了,和別的女生的友誼不一樣,我們沒坐過同桌,回家的路也不是一個方向,可能因為是國小同學所以覺得親近吧。

玩到一起之後發現我們兩個特別像,性格愛好,穿衣風格,審美眼光。

但可能最重要的是我們能理解對方的感受吧。我們的經歷很像,我和她幾乎同時開始了人生中第一段戀愛,可惜遇上的都不是良人,都被渣男給辜負了,於是幾乎同時分手。

我們常常私下咒罵他們,然後偷偷笑出聲,說「對對對」「他也是這樣對我的!!」那時候覺得,有個懂自己的人真好。其實一開始我們都是乖寶寶,但相遇就像兩顆灼熱的火星碰撞迸發,巨大霹靂,火星四濺。

我們一起幹了那個年紀不該乾的很多事,我們第一次去了網咖,一起逃課在那個愜意的下午呼呼大睡,在傾盆大雨下扔掉校服愉快的淋成落湯雞,在臨近中考的夜晚去看美國隊長,一起染了棕色的頭發燙了個小卷,一起逛淘寶給對方看自己選中的衣服,在跨年當天晚上晃蕩到凌晨一點。

她離家出走我二話不說從床上跳下來穿上衣服去接她,我和別人吵架不管誰對誰錯她永遠站在我這邊,有著她說上半句我立馬對出下半句的默契。我們很像,像到經常被別人問「你們是不是雙胞胎啊?」但其實我們長的一點也不像。

我們就是這么要好的朋友。

到現在都清晰的記得畢業那天我們第一次喝了酒,坐在偌大的體育場里,靜謐的夜,只有我們兩個人。

我對她說「我們終於畢業了,但是我一點也不開心,我好迷茫,不知道以後的路該怎麼走」她笑著說「我也沒想好呀,但是總該向前走的」

她成績比我好,上了一個比我好一點的高中,想到我們從此就要分道揚鑣了,我喝了一口酒,苦澀充斥著口腔。

她忽然說「不管以後遇見什麼樣的人,在什麼地方,我想,我一定不會再遇見像你這樣的朋友了」聲音顫抖著,說著說著我們都哭了。

最後沒發現時間竟然過去了那麼久,我們被鎖在了體育場里,鬧得雞飛狗跳才被放出去。

那時候想,我們一定是一輩子的朋友,再也不會遇見像她這樣的人了,再也不會有比她還懂我的人了。

後來我們還是保持著聯系,三天兩頭聚一聚,每天有說不完的話。即使不在一個學校,也對彼此的生活了如指掌。

不久我們又都找了新的男朋友,每天聊體會心得或埋怨吐苦水。過生日熬夜給對方寫一長段的祝福和心裡話。

後來學業越來越緊張,我們很久見一次,但完全沒有生疏,就像以前一樣打打鬧鬧無話不說,那時候我想,可能這就是真的友誼吧,時間和距離永遠不能將我們分開,就算我們不再時常聯系,心裡也惦記著對方。

我以為我們的友誼,永遠不會有盡頭。

後來,我和談了一年的男朋友分手了,難過崩潰中她安慰了我很久,她寫了很長一段話,說,天塌了,有她在。上了高中後很難再交到真心朋友,壓力也很大,但是每次我覺得沒人在乎我的時候,一想到有她在,我就沒那麼難過了,至少有個人,是真的懂我。

她和她的男朋友交往一年的時候被她媽媽發現了,但是處於年少輕狂和那奮不顧身的喜歡,他們奮起反抗。當然,她媽媽也不是吃白菜的,她被禁止出門,我們本來一個星期就只放半天,她一個月只能出來玩一次,當然,是和她的男朋友。我理解她。禁網禁手機,我們一個星期也只能說上一次話。

到現在我們半年見一次面,但最近的一次見面卻感到了從未有過的生疏,說不出的感覺。我們之間,從未有過那種感覺。回家之後翻了翻我們的聊天記錄,她回我的消息越來越慢了,好像沒必要就不回了。有很多重要的事,我們從第一個告訴對方,變成過了很久才說,或者就直接不說了。空間都是和不認識的人的合照。也會給不同的人寫一長段的生日祝福。

原來不只有愛情會在乎這些小事,友情也一樣。我不知道她是不是也有這種感覺呢,當初說好一輩子的友誼,我害怕我們真的就這樣走散在人海里。只是後來,我再也沒有交過十四歲那年,像她這樣的朋友。


DAMON:

一個人進步太快

一個人停步不前

我是停步的那個人

很理解

他說了一句話

你說的都是啥啊

好無聊

自那以後

很少聊天

然後

關系越來越淡

不過我在努力啊

男人之間的友情

不會消散的


PONY:

一個不關心 一個不問 一個憋著 一些小事


匿名用戶:

她終於交男朋友了。


富貴:
人與人之間情斷義絕,並不需要什麼具體的理由。就算表面上有,也很可能只是心離開的結果,事後才編造出的借口而已。因為倘若心沒有離開,當將會導致關系破裂的事態發生時,理應有人努力去挽救。如果沒有,說明其實關系早已破裂。」——————東野圭吾


熱愛:
並不是所有關系的結束都原起於大是大非

就像剛塗好的指甲油

甩乾的時候不小心蹭到了衣服上

愛情啊

友情啊

總毀在不經意的小摩擦上

感情都是相互的

我給你十分

你卻只給我兩分

那麼這兩分你拿好

我不要了

雖然我有點難過

但我並非只你不可

漸漸覺得

友誼這個東西已經被世人捧得太高

它跟永恆其實沒有太大關系

換了空間時間

總會有人離去

也總會有更與當下的你心有想通的同伴不斷出現

來陪你走接下來或短或長的一段

所以

不要太念念不忘

也不要期待有什麼迴響

就像之前一個高贊答主說的

「你要從同路者中尋找同伴

而非硬拽著舊人一起上路」


謝煒熙:

在看到這個問題的時候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陳奕迅的最佳損友。從前共你,促膝把酒傾通宵都不夠,我有痛快過,你有沒有,很多東西今生只可給你,保守直到永久,別人如何明白透。

OK,不嗶嗶了,進入正題。

根據自己的經歷總結了一下,除了之前各位大神所說的價值觀不一樣、時間空間的約束不契合以外,還有其他的原因,我身邊也不乏那些價值觀相同,之前很好,但是逐漸越走越遠的人。總結一下有三個原因:

1、你的朋友的行為沒有達到自己的期望值

這一點是最重要的,這個期望值不是說你跟你朋友在公交上看到兩個老人,你去讓座了,但是你朋友還在座位上泰然自若這么簡單,這種是出於價值觀的不一樣,而我這里理解的好比就是你遇到了一些煩心事,發了一條朋友圈,而這條朋友圈偏偏設置了部分好友可見,你期望你所謂的好朋友能夠看見這條朋友圈,並給與你安慰,可惜你的朋友並沒有這么做,導致你的期望和現實產生了一定的落差,這部分落差導致了你會懷疑這個朋友是不是值得深交,這種事情如果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生,即便你每周都會跟你這個朋友喝一杯,聊一聊,也無法避免你跟這個朋友越走越遠的事實,因為你需要這個朋友的時候他不在,而平常可有可無的時刻並不能彌補你需要時他不在的這段心理落差,走到最後心中有一個聲音告訴你,這個朋友不值得深交。你對他的失望導致你沒有強烈聯系他的慾望,如果他也不加以維系這段友情,這段友情很快就會越來越淡。

2、雙方付出不對等:

其實無論在人情上又或者是其他方面,像社會關系,利益關系等,如果雙方付出不對等,雙方的關系自然會土崩瓦解。這是人性最原始的本能。除了父母,我們心裡總會有一種,我給了你什麼,你就應該還我一些等值的東西的感覺(大部分人都有,不排除例外)。我記得你生日,每次當你生日的時候給你送上禮物,我自然就會期待你能記得我的生日,在我生日的時候送我禮物,這種期望值是每一段真實的友情裡面都不可避、不可或缺的東西。要想維護這段友情,雙方的付出必須能達到一個平衡點,至少在雙方能接受的最低值以上。如果不能達到這個平衡點,那這段友情就會隨著一方的期望值的落空,或者一方付出後心裡的不平衡而走向平淡。

3、雙方內心地位不一致:

說這一點的時候講一個我自己的親身經歷。

我大學有個朋友A,平常經常吃飯聊天出去玩什麼的,我跟A寢室的人都挺好的,有天剛好A回家,她們宿舍的人約我出去,也請了我吃東西,妹子請我吃東西了我總得回報一下不是,於是就買了一些水果給她們宿舍,因為水果不好放,沒買A的那份。

那時候臨近畢業,我就想,畢業了總得留下一點什麼吧,正好想起了A在KTV特別想聽的歌,就想給朋友們錄一首歌吧,千里送鵝毛禮輕情意重。於是便給每個我珍惜的朋友錄了一首歌,花了2小時多一點,我覺得自己也是屬於比較用心那種。早上跟A聊天,她知道了我給她們宿舍買水果的事情,就在跟我在那裡balabala,我也沒聽出來她是真生氣了還是開玩笑的。我就跟她說,那我就再錄一首歌給你吧,然後搗鼓了20分鐘左右,把歌發了給她,她沒接收(QQ上接受有提示)。晚上,跟她一起出去飯回來,她說想騎車,那時候下雨,那時候我覺得特別累,但是想了一下還是陪著她吧,騎車的時候提到我今天給她發的歌,說什麼我還是挺用心的balabala,她說那我回去聽一下。然而回去了我始終沒有收到那條您的好友已接收文件的反饋。有人說我可能玻璃心,那就繼續說下另外一件事。有一次我生日,剛好有幾個女生幫過我忙,我就買了幾個布丁給她們,我叫A下來拿(A沒幫我),我也給了她一份,她問我為什麼給她,我說今天我生日,請你們吃。她說哦。我給的女生當中我個人感覺跟她的關系是最好的,可是幾乎所有人都跟我說生日快樂或者謝謝,除了她。我曾經問過一些朋友為什麼她會這樣做(我對她毫無意思,我身邊所有人都知道),朋友們都說可能我把她當成比較好的朋友,而她卻不是,她只把你當成一個可有可無的,或者是酒肉朋友。這可能就是雙方內心地位的不一致,甲方把乙方當成知己,而乙方卻不這么認為,這樣甲方難免會出現不平衡的感受,不再去聯系乙方,最終甚至不再聯系。

人生來就是一種趨利避害的生物,很多時候朋友就是用來滿足自己某種需求的人。人生說長真的長,但知己能有幾多,二三足以。能夠有一個能在你失魂落魄安慰你的朋友,或者是一個顛沛流離收留你的兄弟(姊妹),此生足以。

第一次回答問題,多多包涵


媽媽的小可愛:
當我們成長速度不同的時候,隨著成長三觀會或多或少的變化,朋友相處三觀要契合,至少要相互肯定,成長帶來的變化太多,歲月打磨人啊,三觀不同,圈子不同,聊起來也不投機,也沒有共同話題,慢慢就變淡了。


可愛的臟比:
走出了原來的環境,各自奔向新生活。生活和環境能讓一個人發生質的改變。往往同窗或共事時期談得來的人,在一段時間的分開後就會覺得有所不同。正常到無可奈何。


匿名用戶:
你為什麼不理我。這是只有小孩子才能問出來的話,不在乎自尊,不在乎姿態高低。隨著他們越長越大,所有人都漸漸學會了保護自己,在別人疏遠前先一步動身,在別人冷淡時加倍地冷淡,在得不到的時候大聲說,我根本就不想要啊!

越長大 越難保持小時候的赤子之心吧。小時候 把友誼看的很重 希望每段友誼都能地久天長。長大後 不會再那麼在意別人了吧 當你發現她很久沒有找你聊天了 當你發現你的朋友圈他不再每條都評論了 你就知道 這段感情開始衰落了。可能是因為生活的環境漸漸不同 兩個人的共同語言越來越少。可能是她失戀了想找你聊天 而當時你趕著作業完全顧不上她的感受。

每天都在為了生活疲憊奔波 每天都在認識熟悉新朋友 回過頭看到曾經的老朋友開始疏遠 覺得心酸又無可奈何。只有小孩子才會問 你為什麼不理我了 是不是不喜歡我了 是不是我們不再是朋友了。成年人都是默契的相互疏遠。

那就這樣吧。Just let it go.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