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友間的關系是如何變淡的?

問題描述:是由於歲月的殘忍,還是利益的紛爭?相關問題:如何對待逐漸疏遠的朋友? - Aorqu
, , , ,
黃秋子:
記得去年曾在雜志上見過一篇文章,很感動,也感覺挺符合題意的,Aorquer們若有知道文章出處的麻煩私信——————————————————————————————————是什麼讓朋友成為陌路的?是時間?際遇?誤會?每一樣都有可能吧?
兩個人曾是好得幾乎天天黏在一塊兒,無論做什麼也一起行動,到了最後見面次數愈來愈少,不見不見,就這樣終於不再見。
許多年後的某天,你乍然想起這個人,好像已經是那麼遙遠的往事了。他在做什麼呢?他過得好嗎?雖然手上有他的電話號碼,你卻總是提不起勁找他。朋友宛如流逝的時光,是會從你身邊溜走的。
假如時間沒有把他帶走,那麼,際遇呢?識於微時的兩個人,際遇相差愈來愈遠,一個春風得意,一個不如意,往往不是春風得意的那個人不繼續這段友情,而是生活不如意的那個人想走開。你又怎能阻止一個失意的人去找一些讓他覺得比較自在的朋友?
假如際遇沒有把你們分開,那麼,誤會呢?不再見一個朋友了,因為他傷害了你,他在你需要的時候沒有幫你一把。然而,後來有一天,你從別人口中聽說那是一場誤會。是誤會嗎?你不禁滿懷惆悵。
陌路朋友,總有許多前因後果,時間,際遇,誤會,愛上同一個人,或是你們各自愛上的那個人都不喜歡對方。相識,相聚,又離別,然後有一天,帶著一點點可惜,各走天涯路。


邢晗:
所有漸行漸遠的關系,都是正確的。
有的友情,靠你一個人挽留是不可能的。
各自的價值觀,生活的圈子都直接影響關系。


何稽:
童年的朋友就像童年的衣服,長大了,就穿不上了。
–查爾斯.蘭姆


飯jiahui:
我和閨蜜是國中認識的 初一隻是普通同學 一直也都是不冷不熱的關系 後來到了高一 我們又到了一個學校 同一個班 而且是同桌 那個時候真的是很多方面太契合了 天天一起傻一起笑一起被老師罰站一起逃課一起找好吃的東西 日記本都會一個人買兩個一樣的 分對方一個 每天都交換日記看 即使每天都黏在一起 那個時候真的無憂無慮的 笑也笑得大聲 哭也哭的痛快 沒有什麼事是藏著看不到的 也許也是因為在國中那個懵懂無知的時候認識 在高中這個傻不拉幾的時候一拍即合 她成了我唯一一個叫 閨蜜 的人
我們倆都是重感情的人 很容易因為感情上的事影響自己的心情 後來她轉學去了重點高中 因為種種原因 我在她後一年才轉過去 並且留了級 於是我和她差了一個年紀 隔了一棟樓 每天不能一起交換日記一起放學一起玩一起哭一起笑了 但那個時候我還經常去她教室找她說話和她一起去吃飯 也一起聊心事 但是慢慢的 因為年級不同 身邊也都有其他的人 有時候有自己的事 後來她又高三了 學習很緊張 我們之間就沒聯系那麼多了 等到她畢業了 我又高三了 一顆心都在學習上 又不在同一個地方 聯系慢慢也少了 但是 表面上聯系沒那麼多 但我們各自也都成長了 她教會過我很多 給我寫過很長的信 跟我說要珍惜高三聯考要加油 等等 所以我也相信她信里寫過的那句話 “君子之交淡如水” 嗯我一直很相信她
後來上大學 突然解放出來的我 感覺每天都有很多事要做很多活動要參加 漸漸的 有什麼事 我甚至都沒有想到過她了 要知道 我們以前可是什麼事都會說什麼事都一起做的人 期間 她也給我發微信抱怨過一兩句 “怎麼什麼都不和我說了 你以前不是一有事就告訴我的嗎” 看到這個 我也難過過一會兒 但只有一會兒 就被各種事給沖淡了

到這里 以為是個悲傷的結局吧 但是

大學期間自己慢慢沉澱下來之後 也經歷了很多大學有些朋友你以為你們很好 其實別人根本就沒那麼在乎你 雖說這種事情也經歷了不少 但是這種感覺終究是不好受的 後來經常是閨蜜主動聯系我 我和她出去玩的時候 心裡真的覺得 還是和她相處最舒服了 就是那種 在一起的時候不說話也不會尷尬的那種真心的朋友 這么多年了 我們曾經為對方哭過笑過做過傻事 我自責自己為什麼有那麼長一段時間冷落了她 真的很謝謝她一直沒有忘記我 要不是她的在乎她的主動 估計我現在也只剩後悔了吧 好在現在經歷的多了 看的人多了 才知道原來 兜了一圈 還是她最重要 幸好 我們現在還在一起
所以 好好珍惜那個交心的人 真正能和你走到最後的朋友 往往就是那些曾經的朋友 有些東西啊 真的是越長大越珍貴 別因為無關緊要的人和事 把真正重要的東西給忘了


匿名用戶:

十三歲那年,我是一個自卑得有些怯懦的姑娘,除了成績好稍好身上無半點閃光點。而她漂亮,大方,引人注目。我曾偷偷地觀察她的一舉一動,一顰一笑,那一年的夢想,是成為像她一樣的女孩。

十四歲,一次偶然的機會,我們成了朋友。而因為我內心對她莫名的崇拜,總是主動去找她,我們竟成了最要好的朋友。她是個很善良又很重義氣的人,朋友一大堆。而我對她的種種好和形影不離,她把我當作最好的朋友,並且介紹給她的朋友們,那個在年少歲月里最吸引人的一個圈子。

她告訴所有人,有她的地方就有我。而我因為曾經膽小自卑的性格,在那個有許多張揚高調的人的圈子裡,我的性格成為別人眼中的好脾氣而變得受歡迎。

十五歲,一群男生因為她打架,而她被勸轉學。臨走前,她告訴所有人,不許欺負我,必須照顧我。

在懵懂的青春期,她是我的朋友,更是我的依靠,我的指引,我平淡無奇人生里最閃光的部分。

十六歲,我的臉蛋長開了,個子變高了,頭發也留長了,性格也變得開朗了,升入高中的我在新學校里會被人稱作這個班的班花了。身邊也有了其他像她一樣的漂亮姑娘,但我思念她,思念那個在我最微茫的時光里擁抱我的人。

我知道她也一樣。她習慣我的溫柔和處處為她著想。這些年我也只這樣去對她。

十七歲我考試成績是全校第一,也成為了當年如她一樣在學校里的風雲人物。而她開始準備藝考,天生膚白貌美腿長勻稱,擁有上天賜予的最好禮物。

十八歲是各自努力的一年。我只知道她談了一個富二代男朋友,而我把自己深深地埋在書本里,為了我心中的神聖殿堂。

十九歲,我們如願以償。她考上一個光鮮亮麗的藝術專業,我考上了北京重點大學。我們在那個暑假重遇,許多夜晚在一起,憧憬著我們都會有美好的未來。從十三歲到十九歲,我們參與了彼此最美的青春。

二十歲,我們在各自的大學有了新生活。但每次有了喜悅或者悲傷,我第一個想告訴的人,還是她。

只是,她的日子卻不再似以前。那個專業的正妹如雲,她的引人注目不復存在。戀情上,因為曾經戀愛的失敗,她變得挑剔而偏執。

而我,在重點大學里相貌突出受人歡迎,有了對我疼愛的男朋友,日子過得幸福而充滿希望。

我們的聯系是在這一年變淡的。因為,我想分享的是生活里感動的每一刻,而她的生活有了曲折坎坷。每次通電話時她那邊的落魄和消沉,於我,那是一種深深的無能為力。我希望她能幸福,希望我能有當年她那樣的能力,她帶我進入了一個新的圈子,而我,好想和她一起幸福。

而我沒有那種能力,我無法讓她在那個競爭激烈的環境里脫穎而出,也無法給她一份好的愛情。

因為彼此生活不再有交集,而且分享的事情也無法再在一個頻度。我們漸漸不再聯系。她不發朋友圈,我也無從知道她過得是否好。根本不敢去打聽。我怕聽到的是她過得不好,我的無能為力。好朋友是要同甘共苦的。但,我們之間,甘與苦,連共度的機會也不復存在。


Aorqu用戶:
你懂的越多,懂你的越少。


沐棉:
好朋友之間關系變淡的過程是痛苦又無奈的,這兩年我一直處在這種想挽回又無力的心態中。

很贊同有人說友誼變淡疏遠的痛苦與愛情逝去的無可挽救是相似的。一般好友也就罷了,感慨一下就比較容易釋懷,最難接受的是一起經歷過人生中最美好的年華,哭過笑過,共同面對成長,一直以為已經親如姐妹此生相伴的情誼竟會在無聲無息中消失殆盡。

11歲第一次知道閨蜜這個詞為何意時,跳入我腦海的人就是她。我們是國中同學,前後位,我坐在她前面,像歌里唱的那樣「第一次見面看你不太順眼,誰知道後來關系那麼密切」。那時,新開學大家都不熟悉,都想在新班級里給老師和同學留下好的印象,於是上課時搶著回答問題是我們的常態,每次老師問問題時她總是很大聲的搶著回答,就算經常回答錯了也從來沒能阻止她搶答下一個問題,我對她的不順眼也就是這么來的,覺得她好吵又愛出風頭。

看她不順眼的時間並不長,因為我很快發現她的熱情並不僅僅存在於搶答問題上,對同學、對集體她也總有一份熱心腸。現在我已經忘記怎樣就跟她變成了那麼親密的朋友,我們一起聽歌,記歌詞,一起去廁所,討論電視劇劇情,一起做作業,一起大掃除,逃課間操,跟著小男生給老師做惡作劇……(說實話,這么多年過去,我似乎覺得我們是生來就那麼親密的,回想我們的起點,突然有點恍惚)。

青春期的發育慢慢來臨,她第一次月經來的比我早,我現在還記得那天她神神秘秘的告訴我時我們的驚慌。

少女懷春絕對是世上最美好的事物之一,那種情懷澄澈美好,不計較,不嫉妒。最幸運的莫過於你的閨蜜與你一起分享這個過程。

初二有段時間,我喜歡上班裡的一個男生,很愛有意無意跟他嬉鬧鬥嘴,隱隱約約我覺得她似乎對那個男生也關注比較多,愛跟我講那個男生的趣事,後來有一天我忘記我們誰先問誰,有沒有喜歡的男生。然後我倆同時在紙條上寫下自己喜歡的男生的名字,然後交換紙條,至今依然記得,發現是同一個名字時,我們高興的抱在了一起,不是電視劇里爭風吃醋為了男人決裂的情節,反而是莫名的開心興奮,我沒有問過她當時的心情,但我相信她跟我一樣,應該是覺得我們又多了一個共同的愛好和話題,從此不用再一個人默默的喜歡了。

整個國中,我們就像連體人一樣快樂無憂的度過了,我和她的名字不管被老師還是同學叫起時,都是連在一起的。現在回想起來,我似乎沒有獨自面對過老師的懲罰,不管是上課遲到還是逃課間操,我們都是一起的。有彼此在就安心,哪怕是面對責罵。

分離還是在升高中時來臨了。雖然在同一所高中,但我們被分到了不同的校區。意識到不能再天天在一起時真的很害怕,然後她和我約好定期聯系,有空時我會去她家找她聊一下午,或她來我家睡一晚。我們交換著高中的新鮮事和過去同學的近況,感情依然堅定,時間長了我和她都慢慢安心了,認為距離並不能打敗什麼,我們依舊是最好的朋友。

高中壓力畢竟大了許多,面對每天的繁重的作業和老師們的耳提面令,同學們之間暗暗的競爭也激烈起來,我和她聯系少了許多,但是每次再見面時依然都有說不完的話。

高中三年緊張平淡的就快結束了,我們商量一定要報同一所大學。

然而我卻在最後關頭選擇了出國留學。最直接的原因當然是我的成績不夠格在國內上所好大學,父母決定讓我出國。聯考結束後,她收到了一所離家很近的大學的錄取通知書,那個夏天,除了高中同學聚會,我幾乎天天跟她在一起,拍照、逛街、騎著單車瞎逛,現在想想,那時候的快樂並沒有比我們國中時減少。

她大學開學後不久我就出國了。剛出國那段時間很難熬,對那時的我來說是一個從未遇過的境況,睡覺時最幸福,醒來睜開眼的那一瞬就會流淚,現在想來都覺得孤單(要出國的孩子一定要有心理準備面對剛開始無邊無際的孤獨無助)。那時網路就是我的救命稻草,說來慚愧,我那時每天要給家裡打電話,要掛著QQ跟以前的同學聊聊天,心裡才能踏實下來。

她那段時間卻消失了,QQ頭像一直是灰的,我只能把想說的話給她留言,也擔心過她是不是出了什麼事。

後來才知道,原來她戀愛了。

聽她說對方多才多藝,唱歌吉他街舞樣樣都行,在學校里非常受歡迎,給我看了照片,長的有點黑,留著長長的頭發遮了半邊臉。然後我說了一句話,一句犯了朋友之間大忌的話。我說,看上去有點不正經,我覺得他配不上你。

然後,她就生氣了。我們倆從國中認識到那一次,從來沒有過爭吵或冷戰,偶爾的小矛盾也是討論一下就能過去的,但那次我可能是真的讓她傷心了,她說我,「你不要用你的標准來看好不好?我很崇拜他,你認為好的就是好嗎?」 發過來就下線了。

我當時有點懵,第一次感覺有什麼東西介入了我們的關系,而我有種預感我們會變得跟以前不一樣了。

那畢竟是第一根稻草,對我們關系的影響並不會立竿見影,後來我也向她道歉過,所以雖知道那根稻草就在那裡,卻不足以讓我們的友情覺得不堪重負。

後來幾年不常見面,只能遠程通話,但我們始終保持聯系,有心事依然告訴對方,只是終究不是小孩子了,有些事就算說了對方也沒什麼辦法,慢慢的就話題少了。 可對我來說,她那種像親人的感覺一直在,就像親姐妹一樣,即使話題少了,依然相信對方是真正為自己好的那個人。

大學期間她談了兩個男友,第一個她說很崇拜的那個劈腿了;第二個在畢業時回老家了,分的時候她很難過。畢業後她進了我們當地的一家企業,工作比較清閑,又談了兩次戀愛,跟最後一個修成正果,結婚了。

她婚後這兩年是我們感情真正變淡的過程,網上聊天少了,見面次數就更別提了。現在的狀態是,我朋友圈裡發的東西她從來不點贊、不留言,而我們共同好友發的東西她基本都點贊,我不知道她為什麼這樣,一開始還為了示好在她所有的狀態下留言或點贊,然而她依然試我為空氣。有時候主動給她留言,她過好久才回復,也就只發個表情,時間長了我也覺得很累,想就這樣吧。她也許就是不想再跟我聯系了。

走到今天這樣,我認為我一定是有錯的,那第一根稻草就是我的錯,後面多少根稻草我都不得而知了,我情商並不高,有時還自視清高,可能會無意傷害到她,或者表現的好像不那麼在意她。但天知道,她是我最看重的姐妹。

有失必有得。失去一些東西時,你一定也會有所得。我得到的就是成長。人生有時候不需要太執著,擁有的時候珍惜,失去了就請放手,有來有往才是人生常態。不亂於心,不困於情,讓自己豁達一點,也就輕松一點。

「第一次見面看你不太順眼,誰知道後來關系那麼密切」 ,我想說,多希望能一直那麼密切…


Haze:
大概是我自己從來沒有那種好到心窩心的朋友,所以也不怎麼在乎變淡的過程。
你陪我一程,我心存感激,最終分道揚鑣,也願你一路順風。


Aorqu用戶:
決定朋友之間親疏遠近的,不是時間和距離,而是人的層次。


阡麻香:
在我讀國中的第一天,英語第一堂課上,老師組織了一場摸底考試。

下課鈴響起來的時候,我幾近絕望地在倒數第二頁閱讀題的空白處,眼睛一閉全塗上了同一個選項。又試圖在作文的空白處隨便比劃幾筆,卻被老師把卷子從手下一抽,收了上去。

周圍的新同學,幾乎都是從對口重點國小升上來的英語特長生,嘰嘰喳喳討論著哪道題應該選什麼、聽力里那個男聲到底是打算還是不打算去參加生日趴體、作文你寫了什麼內容我用了什麼句式。更神奇的是,每個人都互相叫著英文名,比如Mary的英語最好了,哎呀我沒有Peter好不過比Max是要好一點……這樣的對話,叫我一點也插不進去。獃獃地溜達了一圈,才總算找到了一個跟我一樣作文都沒來得及寫的同學。我問她叫什麼,她報上了中文名。我說不行,他們都用英文名呢,於是兩人埋頭在詞典里一頓翻查,找到一個Alice給我,一個Daisy給她。

考試結果很不出意料。於是英語老師從此每節課都會叫我們倆起來回答問題——Alice這道題為什麼不選C?不知道?……那Daisy你來回答。也不知道?……

我們在英語課上的牽連曝光率如此之高,很難不惺惺相惜。於是踏著無數道不知所以然的英語題屍首,一步一個腳印地成為了落難好友。女生在國中的友誼,一般主要體現在下課一起打水上廁所、中午一起搶飯打湯喝、放學一起回家上。除了這些常規的友誼活動,我們曾經一起做的事情,還包括在寒暑假相約在路口垃圾桶旁見面,去撿小區草坪上的垃圾,以此獲得社區服務圖章好在開學時交差;組建百靈鳥志願者服務隊,連隊標都纏著Daisy的爸爸畫好了,卻在第一次走訪老人院時就讓一個被關懷的老太太趕了出來。諸如此類,不勝枚舉。

Daisy的媽媽有一回帶著Daisy和她70多分的英語試捲來到我家,和拿著60多分試卷的我媽,進行了深沉的交流。會談的結論是我們都需要去參加英語補課。補課在每周五晚上6到8點進行,老師住在學校高中部的宿舍里,離開國中部,隔了幾條街口遠。於是周五放了學,我和Daisy便滿心歡喜毫不知恥地蹦躂出校門。

我們第一次走過從國中通往高中校區的這條路時,驚訝地發現,它被大小商店和各式攤販充得滿滿當當,心想要是早些被拉去補課就好了。羊肉串攤湧出的濃煙、油亮焦黃的臭豆腐、冷飲鋪子門口嗤地一下起開冰鎮可樂的聲音,攪合在高中生們的嬉笑打鬧里,又蔓延到大大小小的文具飾品店裡,伴著傍晚微紅的夕陽,宛如仙境。

我們的零用錢有限,因此咽了一路的口水,只在一間永和大王的門前停了下來。Daisy問我有沒有吃過,我搖搖頭。她又問你吃過叉燒酥嗎,我再搖搖頭。那小籠包呢,還是搖頭。Daisy於是有些驕傲和不耐煩地把我領了進去。她看了很久很久櫃台上的餐牌,口裡念念叨叨一邊還在計算,直到我也看得脖子疼,她終於問我要去了飯費,把兩人的錢湊在一起,點了一個叉燒酥、一份小籠包、一碗鹹菜肉絲麵。那一頓,是我永生難忘的大餐。且不說我媽做的飯粗暴不可口,即便是頓頓能吃得像Daisy家那麼豐富多變,在這么小的年紀就能獨立去餐館點菜吃飯這件事情,點的還都是從沒吃過的東西,本身就已經很讓人自豪沉醉了。

後來的每個周五,我們都來到永和大王,把錢湊在一起,點一兩個奢侈貴物,再加一份便宜果腹的麵條或米飯,用這種辦法,逐漸也算是吃遍了永和大王,豆漿、小餛飩、油條、粢飯團都不在話下。有時補完課,我們從老師的宿捨出來,還會在永和大王門口再次停下,拿晚飯省下的硬幣買一杯豆漿外帶,一人一口地,互不嫌棄地,在路上把它喝完。

我們漸漸意識到,補課也沒有那麼可怕,撇去兩個小時的高強度學習不說,每周吃一頓平日無緣的小飯館,走過一段雖只看不吃卻過足眼癮的小路,是多麼美妙的一件事情。而實際上,慢慢地,新同學、英語考試、被拎起來回答問題、發試卷念分數,也沒有那麼可怕了。

國中上到一半的時候,網路聊天開始興起,Daisy會拉我一起到新浪聊天室里跟人聊天。那時少男少女取的網名,是現在都不忍心看的。Daisy後來和聊天室里名叫「陽光男孩」的網友,將友誼擴展到了QQ上。當他們試圖把友誼再度擴展到現實生活中的時候,Daisy選擇了永和大王作為起點。那周五我被Daisy叫上一起,翹了英語補課,等在永和大王里。直到8點出頭,陽光男孩還是沒有出現,我們悻悻地回了家。兩邊的媽媽都已經接到了英語老師的電話,默契十足地,給了我們一人一頓毒打……Daisy在接下來的幾個周五,請我吃了路邊的羊肉串蔥油餅臭豆腐之類作為賠罪。我心裡覺得,能嘗到這些東西,被打也沒關系啦。

周五的一切,一直都是我和Daisy之間的秘密。除了我們之外,無人能知曉或體會,那手挽著手在臭豆腐油墩子前的駐足、逛文具店買香味圓珠筆的一路、永和大王的豪華晚餐,以及8點後回家路上的溫熱豆漿一杯,都是無與倫比的純粹美好。

國中畢業後,Daisy和我考進了不同的高中,依然保持著每周一封信的習慣。後來我們的通信,是在更方便聯絡的手機出現時戛然而止的。兩個人,誰也沒有問誰一句,誰也沒有多嘴半個字,便自動不再聯系。待到校內網流行起來,我們互加了校內好友;微博盛行,我們又成為微博好友;微信出現的時候,再成為微信好友。我眼看著Daisy的生活離我越來越遠,少有交集,直到我像當年對著一個班的Mary和Peter們,插不上半句話。反之亦然。大概這天底下,兩個人當真有默契的話,從友誼的開始到結束,從無話不說到無話可說,也都是頗有默契的。

永和大王在上海各處的分店,後來關關開開。我們常去的那家店,最近拆成了麥當勞。如果經過時往裡看,全新的店堂里,有時是爺孫倆,有時是情侶一對,有時是小夥伴一群。我已經很難透過這窗明几淨,看見當年的Daisy和我分享一碗雪菜肉絲麵的情形了。我也並沒有多麼悲傷難過,只是不得不寬慰自己,一個人在生命里的出現,未必非得從頭跟到尾才算是有意義的吧。


王弱山:
感觸頗深。
她應該不上Aorqu,所以看不到。
我們曾經好到一打電話就1個小時,一周不見就覺得人生不完整。
承諾當對方的伴娘,還寫了結婚前要一起做的50件事。
我們當時覺得沒有任何事情可以攻克我們的友誼,我們經歷了那麼多事,度過了那麼多時間,一起扛過了那麼多壓力,度過了人生中最美好的時光。
然而一個選擇,讓我們從此互相惦記但是又互不聯系。
即使時間過了那麼久,傷心也都癒合了,記憶也都恢復到了從前的美好。
無論這個選擇是啥,都不重要了,只剩下曾經我們那麼好,現在各自都很好的結果。
現在明白,價值觀共同成長真的很重要,青春的脾氣真的控制不住,過去的時光真的回不來了。

==============我都不知道自己說了什麼的分割線==============

不過失去一個重要的朋友對現在的我來說是很好的事情,讓我更加珍惜現在的朋友。即使工作了,見不到面,戀愛,結婚,也不會斷送友誼。
維持友誼真的很需要精力,人長得越大越不容易與他人相處,大家都不願意妥協,那就抱著自尊各過各的,假仙自己不寂寞不孤單。但是適當的距離卻可以拉近彼此的關系,類似這樣的方式有很多可以說,在此不提。

我好像是個朋友很多的人,但是我知道我不是。我現在清楚的知道,我不是。
我甚至都不是個愛交際的人, 我只是喜歡新鮮事物(和人)。
當認清自己之後,剔除所謂的「朋友」,也就沒那麼遺憾了。


Aorqu用戶:
我有個閨蜜,當年我們同居時一起用「梅超風」的名字開了個賬戶,每個月分別存錢進去,供我們倆旅遊和看演唱會。那時候我們常說,這輩子最大的夢想就是一起在一個酒吧里,看一場升哥的演唱會,或者在體育場看一次U2、sting。
2013年底,我買了sting和陳升的香港演唱會的票,我們一起去了香港。
最終,她拎著十幾個購物包,坐在了演唱會現場。
她跟我說:我們回不去了……
現在我們偶爾還是見面吃個飯啥的,但我們都不再提從前了


咩咩噠:
感情是靠經營的 不管是親情友情還是愛情

但友情是特別的存在 它沒有親情愛情(婚後)是以法律為基礎的維系 只是憑著你情我願來衡量是否天各一方還是好久不見

有的朋友就是那麼默契 即使很久都沒聯系 一見面卻熟到不能再熟 嘰嘰喳喳總有聊不完的話題
再道一聲再見 到了久遠的下次還是能繼續如此沒心沒肺

而有的朋友 久久未見 見一次只有滿滿的尷尬和沒話找話

我是挑朋友的 朋友在於質量而不在於數量
能留下來的推心置腹的好朋友 也就那麼幾個 每次見到她們 只是淺淺來一句好久不見 便重新開始了聊話模式 那些時間設置的障礙瞬間煙消雲散

我覺得 好朋友就是這樣的存在吧


二文喵喵喵:
曾做好朋友13年。

幼稚園 一個班,國小一個班,國中一個學校,高中不同學校,一直住一個小區。

如果你問,你們經歷了什麼,你們為彼此做過什麼,我能給你講三天三夜不停嘴

但如果你又問,你什麼時候很討厭她,她什麼舉動惹過你生氣,我也能講三天三夜。

旁人都問,這么久的感情,怎麼不經意的一個再見,就真的再也沒見過面呢。
我都講,大概是不一個學校吧。大概是彼此都有新朋友了吧。

其實不是呢。
一個毅然決然的走開是因為已經攢夠了失望和難過的。

我們之間有很多瑣碎小事,她煩我也煩。
現在想想,大概是因為那時候我們還沒學好如何與朋友相處。
我和她太像,彼此一個舉動就立馬能知道對方在想什麼,我們曾為這多年攢下的默契驕傲,但也正是這默契讓我們以為足夠了解對方,不去溝通去交流,不去批評去指正。

好像很久沒見過她了呢,我也有了很舒服的朋友,想必她也有吧。

和她共度了很多溫柔爛漫時光,她把那些年歲分享給我,我分享給她,已經再不相欠啦,我們都要走的

大步走,不回頭:)


易鱗:
突然之間。

走在高中校園的小路上,我們面對面,發現對方身邊都有了一個手牽著手肩並著肩的好朋友,不知道為什麼,空氣突然變得很尷尬,我不知所措,匆匆離開。

回想起來,國小別人欺負她的時候,我總是在身邊。我作業不會寫,也會跑到她家去…記不清了。

再回頭,她已經去世快10年。就在我們尷尬之後的那個深秋,她煤氣中毒過世了。

再也沒有機會和好。


耿耿於懷:
前些日子,一個蘇大的高中同學來上海,陪她玩了一天。當聊到這個話題時她寬慰道 人生就像一場坐在火車上的旅行 有人下車也有人上車 有熱鬧的時候也必然會有孤獨的時候。
對於這個問題我個人認為 好朋友的感情是很難變淡或者說變淡的步伐是微小的,但朋友的感情是很易變淡或者說變淡的步伐很明顯。對此我們要區分一個概念朋友和好朋友的區別,好朋友是在朋友的基礎上進一步的推進。有時想想覺得自己也是挺悲哀的,高中的時候神經大條 愛模仿老師 愛講笑話 班級里看起來和每個都能玩的起來或者說能聊上幾句 人緣挺不錯的, 但現在要我說我最要好的朋友是誰我一時還真說不上來 ,也可能是我追求那種極致的友情吧。
每個人在不同階段都會遇到形形色色的人 有人是匆匆過客 有人留下來成為了朋友 但能陪你走到最後的屈指可數。有得必有失 你在失去一些老朋友的時候 同時你也在結交新的朋友 但是時間過濾出來的都是好朋友。
其實大學階段是最先有這種感受的 大一的時候經常有高中同學來找我瞎bb的聊天 但是到了大二很少了 很能理解 到了大學大家都有自己的事 都有自己前行的方向 畢竟一個人的精力是有限的 聯系可能會漸漸少下去 但如果說是好朋友的話 雖然幾個月不見 但一旦見面了也不會覺得陌生。
其實我不太認可前面說的 是社會資源什麼之類差距 既然你們當初能成為朋友 想必是有共同話語 。
最後我想說 人生得一知己足矣。生命的洪流崩騰不息,你失去高中朋友的同時 你也在結交大學朋友 至少你現階段所處的狀態至少是有人陪你瘋陪你浪的。朋友放假聚一聚 能聊的來就保持 不能就隨緣。分清朋友和好朋友的區分 相必自然也會開闊起來。


大迷毛:
首先要問問自己,你對所謂的「好朋友」或「朋友」有著怎樣的定義;你對「好朋友」或「朋友」有著怎樣的期許。

在我看來,朋友大體可以分為兩類:以情感基礎的朋友和以價值交換為基礎的朋友。

以情感為基礎的朋友通常是在你的認知能力沒有形成前彼此陪伴時間最多的幾個。那時的你們沒有利益糾葛,沒有形成穩定的三觀,不會因社會地位、人生閱歷不同而無話可說無事可做。有的只是一起上學放學,一起打遊戲機踢足球彈玻璃球躲貓貓的快樂時光。日子久了,你們彼此的陪伴在對方心理留下深刻的烙印。這份印記不會隨時光流逝而消失,即使日後不在同一個地方,再度聚首時,也會在一起回首往事時醉淚。

與這樣的朋友之間的感情,是談不上「淡」這個字的。

另外一種,我把他們歸納為以價值交換為基礎的朋友。

首先你們對彼此要有價值:

你正處於失戀的陰霾中,想到他可以出來陪你喝酒夜店不醉不歸,他職場失意找你訴苦共謀前程;
你手上的項目還差50萬便可以馬上上馬,他對理財一竅不通而你是個行家
……

當你的價值無法成為交換的籌碼時,這份「感情」自然吹彈可破:

你總是忙於工作無法在他需要的時候陪他出來天馬行空談天說地
……

如果不想讓這樣的朋友之間感情變淡,唯一的方法是努力做到與對方可交換的價值完全對等。這顯然在快節奏的生活中是既不可能也沒有必要的。生命短暫,何苦難為自己,也難為了你的朋友。

所以,君子之交淡如水,不是沒有道理的。


未在:
久而舊之,舊而遠之,遠而陌之…


福嫣嫣:
通過不斷的借錢不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