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友間的關系是如何變淡的?

問題描述:是由於歲月的殘忍,還是利益的紛爭?相關問題:如何對待逐漸疏遠的朋友? - Aorqu
, , , ,
遠磬聞心:
破冰總是很容易,但是融化冰卻需要時間。
試想,最開始兩個人的關系就像是北極的冰,我們可以很輕易的用鐵錘把這塊冰砸為冰屑。但是,如果想要融化冰,我們只能用火。但是燃料總有燒完的時候,只要火苗一滅,溶成水的冰就會重新凝結。於是最好的辦法就是用不會熄滅的溫度,例如 體溫。但是,這么冷的天,用體溫融化冰雪,我們會凍死,我們凍死之後,冰就又將重新凝結。
這看似是一個永遠都無解的問題,但是,如果你能忍住寒冷,將冰收好,把它帶到溫暖的地方,那麼,它就在沒有凝結的可能。
也許看到這個,你會知道我在說什麼


是你的鯨魚啊:
我一直在想,我們之間會是以哪種方式慢慢變淡,是平淡如流水般無聲無息就漸行漸遠,還是因為某件事大吵一頓轟轟烈烈從此形同陌路。但哪種方式都不是,我們既沒有形同陌路,但也不似從前默契到好像一個人。我一直在想哪個環節出了問題,明明每天都有聯系,喜怒哀樂都有分享,你說的哪些人名我也都對的上號,但就是覺得哪裡都不對。也許是距離吧,畢業以後你去了蘇州,我留在長沙,最開始的那一年,我們每天都會聊天,分享所有的一切,你說我是那個不管你一段話有多少錯別字我都能準確理解你意思的人,我也曾覺得你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人。但不知道什麼時候起,不會在每天都聊天,加薪的喜悅也不敢跟你分享,因為此時你正在為辭職的事苦惱,遭遇不公平對待也不敢跟你吐槽,因為怕你覺得我是個滿身負能量的人。對話框還停留在幾周前,最後一句回復是我發的。每次點進你的對話框在上面打出一段又一段的文字,最後還是會刪掉。也許好朋友之間慢慢變淡就是我在這個回答里寫下這些話,而你也無從得知。


匿名用戶:
因為我喜歡上了我最好的朋友,而我們都是男生。最後我選擇放棄和逃避。


Jurean Xuear:
當你變得越來越優秀時


呆萌萌:
如果要明白好朋友是如何變淡的,就要先明白是如何和別人成為好朋友的,這就是先知因為後解所以然。(≧ω≦)/
如何成為好朋友呢?
我理解的是彼此之間的需求。
在特定的情況下,你需要你一個人來分享你的快樂,同時分擔你的不快樂。
舉個例子(*๓´╰╯`๓)♡
學生時代,苦惱莫過於考試,酸澀莫過於暗戀,而開心就簡單了,可能因為一個彩虹糖,一包辣條。而這些,如果只是你自己在做,就很平常,但是,如果有一個人或者兩個人,甚至多個人和你一起,那就是加了催化劑的效果,嘭嘭嘭梆梆梆啲個隆咚鏘。
( ̄y▽ ̄)~*捂嘴偷笑
學生時代的好朋友大多是同桌,因為共同學習,每天偷偷八卦班裡的某個男生或者某個女生,吐槽班導的變態,分享課間零食,悄悄說暗戀的那個男孩子,這樣,大概一個學期兩個人就形影不離了。但是等到分班之後,就慢慢發現好像沒有之前那麼要好了,等上了大學,兩個人不在同一個城市,聯系可能更少了,再等到工作以後,就發現見了面也不知道聊什麼了。

這種現象,每個人應該都遇到過,這就是你對她的需求慢慢的減少了,到了新環境,你有了另一個共同分享快樂和不快樂的人,同樣她也是。這也充分說明一個道理,沒有誰是必須的,是唯一的,是不可替代的,每個人都會在時間的長河中不斷的認識新朋友,減少老朋友。 (; ̄ェ ̄)
之所以有些朋友一直還在聯系,保持十幾年甚至幾十年的好朋友關系,說明你們對彼此的需求還在繼續,並且這種需求目前無人可替代。
舉個例子,我的栗子很多,誰要吃(⌒o⌒)舉手
我高中有好多個玩的不錯的朋友,但是現在大部分都只能算是朋友甚至是熟人,而不是好朋友了,而其中有兩個,一直是我迄今為止最好的朋友。
A在大一大二期間常常和我通話,大多是我又被老爸老媽訓了,找他訴苦。這些廢話就不說了,A對我來說不可替代在於,無論什麼時候,只要我覺得很難過,就會第一個想發給他,他接通電話,我就開始哭,就是很放鬆的大哭,他大多數時候是等我不在哭了再說話
╰(*´︶`*)╯,我們一直很好,最起碼在我心裡,我們一直很好,我的情況他了解,他的情況幾年如一日,我也了解。

B比較特殊一點,B高中時候是個特別孤僻的人,基本上不與其他人交流。而我就是那個硬是要和他做朋友的人,無論他怎樣,我都會跟他說話,拿餅干給他吃,牛奶也會多帶一盒給他,後來等到畢業的時候,我已經成了他最好的也是唯一的朋友,這期間兩年,他對我一直是有敵意的,他說他不相信一個人會如此好心。(*๓´╰╯`๓)♡哈哈,我就是那個天使一樣的好人。
大學期間,我一直跟他寫郵件,他很怪,最初是不用手機的,後來他輟學,去做了很多事,前幾年開始學習佛學,當然現在整個人既樂觀又睿智,而我還是個渣渣,現在我遇到不可解決的事情,只有找他,因為他是我認識的所有人裡面最睿智的。他對我或許還是當初那份感激吧,我不知道誒,反正常常聯系。(*˘︶˘*).。.:*♡

朋友之間的不可替代的需求,就會讓兩個人一直保持好朋友關系。而如果是可以隨意的替代的,那好朋友就會很快變成普通朋友。這也是為什麼酒肉朋友不牢固,革命友誼最珍貴吧。
(★>U<★)

談及這個問題很傷感,我之前每次想到這個問題,也會很難過。但是現在不會了,只要知道他的每一天也在開心,他也在努力的生活著,就可以了。我們的心只有那麼多,想要讓新的朋友住進來,就必須要騰出一定的空間,那麼必定有人要從我們的心裡搬走。
朋友還是多聯系吧,快過年了,如果你實在不想失去他,那就每天和他聊一聊微信,說不定發現,哎呀我去,倆人世界觀價值觀完全不同,那你就可以放心的任他走出你的世界啦,哈哈哈✧*。 (ˊωˋ*) ✧*。

歡迎大家點贊評論,共同交流
(๑˘ ³˘๑)•*¨*•.¸¸♪


Aorqu用戶:
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晚風拂柳笛聲殘,夕陽山外山。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壺濁酒盡余歡,今宵別夢寒。


urnotlcxz:
像傻子一樣一直以來主動,感到累了,同時圈子也慢慢不同了。
雖然地球圍你轉可我不再想了,也許你還是那麼美,卻已經成為了我生命的過客,有些東西也回不去了………

保重吧 k大正妹


Aorqu用戶:
朋友是需要共同成長的。曾經你們參與彼此的生活,但當你們不再朝夕相處時,維持友誼就要靠主動經營了。

世間哪有那麼多心有靈犀,多年不見,不知彼此的苦樂,還能立刻回到當年的感覺?

聊天,約會,共同做事。只有共同經歷才能拉近彼此。

但是你可以用在朋友身上時間和精力越來越少了。學習,考試,做實驗,忙裡偷閑刷刷劇,陪另一半的時間還不夠,哪來那麼多時間去經營一份友情呢。

而且,人是活在當下的呀。路,是每個人自己的。

我徑自做著那個盡最大可能讓我自己舒心歡暢的我,而在朋友圈裡靜靜地看著你們的精彩。誰誰誰又秀恩愛了,誰誰誰在國外浪,誰誰誰遇到煩心事了。適當的時機在評論區耍一下。

除了最最重要的幾個人,一直都未曾放手的幾個人,我現在更喜歡那種聰明的故交——我們彼此知道,由於曾經的交情,我們在對方眼裡是要和一般人不一樣的,無條件的那種不一樣;偶爾因為共同話題聊上幾句,卻不必費心經營。

我更願意去欣賞一個人,試圖接近和結交,而非因為某個人是我的朋友而無條件陪伴和付出。

只想要,和一個人牽著手一直走,分享寥寥幾個好朋友的喜樂,而留更多的時間和我自己相處。


惟實:
我在想常規的人與人之間的關系除了血緣之外,還有鄰居,同學,同事,或者戰友,或者是生意上的夥伴,甚至是牌友病友,這些關系是很容易確定的。如果問題改為這類關系如何變淡,那便容易回答:空間的距離,經歷的不同等等理由。
可是問題來了,把這些關系去掉之後,還有什麼會讓兩個人成為朋友呢?志趣愛好?可是呢,對於35歲之前的大多數人來說,大多忙於家庭,工作。沒有生活瑣事的羈絆,由共同愛好組成的朋友又像沒有根基的浮萍一樣,能堅持多久?
不要想那麼復雜,平時心情開心或難過,找個人喝頓小酒,聊個小天,就那麼簡單。不要想朋友這個名詞,虛的很。


偽文青:
我覺得像我這樣出身基層的所謂「鳳凰男」對這個問題有著最直觀的感受。
————————————————
因為我們出生在教育資源比較匱乏的地方,隨著一次次的升學,把我身邊的朋友一次次的剝離我的生活。

且不論其它,在我國中時期,因為是按區就近入學,而居住地很大程度上又與家庭經濟水準和父母交際圈有關系,所以有著共同背景的我們有著特別好的關系,互相之間稱兄道弟,我們當時還排了「位次」,號稱「××班十三兄弟」,想著我們要做一輩子的兄弟,永遠不分開。

但中二的時光卻總是那麼短暫,很快,我們就需要面對升學的問題,當地的高中被分為「重點」、「普通」、「職業」三個等級。十三個兄弟的學習水準自然參差不齊,而我們的父母當然也不會讓我們能和「兄弟團聚」而放棄來之不易的高中名額。

(我才上高中時還一度不能接受和「兄弟們」失散的落差,甚至還一度以自殺相威脅想要轉學)

最終,「十三兄弟」中只有三個人得以入學重點高中,而其他的「兄弟們」紛紛入學普通高中或者是職業高中,從那之後,我們的生活軌跡就像走過分叉口的車輛,漸行漸遠。

剛剛分開的時候,我們還是試圖繼續保持密切的聯系,但是話題已經難再達到同一個頻道了,在職業高中就讀的「兄弟們」,每天討論的多是「×××最近很狂啊,在學校里又把×××打了。」或是「×××認識某個社會人,最好別惹他。」 在普通高中就讀的「兄弟們」談論的則多是「拆塔、中推、拿一血。」
每天想著「還有什麼作業」,「還有什麼參考書需要買」的我們三個只能互相交流,在他們說「×××很厲害」的時候,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激動的問我我現在是什麼段位的時候,我也只能告訴他我已經很久沒玩了。

我們就這樣漸漸的失去了我們之間的共同語言,漸漸地走遠,他們覺得我們是傻傻的書獃子,我們覺得他們是不求上進的小混子。

到了現在,十三兄弟中只有兩個考上了大學,其它的,有報孝祖國去當兵的、也有繼續在職業學院學習職業知識的、還有早就參加工作的。我最好的兄弟,伴我走了有十餘年光景,現在在我們的家鄉當廚師,我們還保持著比較密切的聯系,我給他講我的學習、被當掉、專業。但他可能只是聽說這些個名詞,他給我講他們廚房裡的趣事,講他與同事的故事,我也很難get到點。很無奈。

其實並不是說有什麼高下之分,只不過我們選擇了不同的生活方式,進入了不同的圈子,慢慢的失掉了彼此之間的共同語言。

雖然我們再見面時還會很親密,還是稱兄道弟,在一起時也能喝很多的酒,但是,我們都很默契的減少了聯系,一年也只有過年的時候才再聚聚。

可能大多數的友情都是這樣吧,就像古語所說的「道不同不相為謀」,我們選擇了不同的道路、見識了不一樣的風景、對世界有了不同的認知,曾經的友誼也就漸行漸遠了吧。


NOTA:
大概是,因為生活軌跡的改變,慢慢少了聯系,就這樣淡下來了吧。這個我真的是深有體會。

從小玩到大的朋友,曾經要好到常常睡一張床,一起做飯一起吃,什麼心思都跟她分享,好事壞事心血來潮都一起做,走哪兒都恨不得一起的那種,因為她很早就沒讀書了,然後又有了男朋友,我一直跟她說,你要晚點結婚,我才能送得起你禮物,給你包紅包,或者你要結婚也挑個寒暑假的日子,我能夠來參加。

結果她把婚禮安排在了明年一月,還是我都沒放假怎麼都參加不了的那種時候,一月的婚禮,到現在也沒有通知過我,還是我讓我媽給我問的日期。

去年春節我特別開心,心心念念地去找她玩,結果她不是忙到沒什麼時間跟我說話,就是閑下來要和男朋友一起陪親戚打麻將,留我一個人在那邊百無聊賴,她的親戚我也不認識,手機也沒網路信號,最後只好回去了。

這就算了。

我跟我媽說的時候,我那麼可憐啊,又失去了朋友,又被順帶虐了狗,我媽一點都不同情我的,笑我也就算了,還要無情地嘲諷我:「誰讓你沒有男朋友?!哈哈哈哈」

這也就算了。

明年的婚禮,我又連參加的機會都沒有。

國中的時候,我就知道我們以後的路會越來越不一樣,但我沒想到,承載多少美好回憶的多年友誼也會這么消失殆盡。

一想到就挺難過的,可是又沒有辦法。


大然:
1.

前幾天,我和朋友聊天的時候,朋友無意間聊到了敏,他說:「敏結婚了。」

我打斷了他的話,有點不敢相信的問他:「什麼時候?」

他沒有意識到我語氣的變化說:「三個月前吧。」

敏是我高中時最好的朋友,高中的時候,我最喜歡和她去操場散步,一圈一圈的走,手牽手,就算手心裡都是汗水也捨不得放開。

我們說著彼此之間才知道的小秘密。放假的時候,我會去她家玩或者她來我家,偶爾她會在我家住,我們倆一起洗澡,互相搓背,我嫌棄她太瘦,她說你胖你怪我啊。

時間在我和敏的打打鬧鬧,歡聲笑語中逝去。畢業典禮那天,我和敏站在一起,依舊手牽手,我們的笑容也定格在照片里。那天,敏對我說:「諾諾,不管時間距離,我們都會是永遠的好朋友。」

我抱著她說:「我們一定會是永遠的好朋友。」

2.

敏去了北方讀大學,我在南方讀大學。

剛到那邊的時候,我們每天都會微信電話聊天,抱怨新環境不適應,軍訓太累,同學不好相處。她不開心了,我隔著電話安慰她,給她一個隔空的擁抱。

我們也曾徹夜長聊,哪怕第二天滿課。

大三的時候,她戀愛了,她打電話告訴我,笑著說:「以後她結婚了,我一定要去當伴娘。」

後來,我們大四,忙著實習,忙著畢業論文,忙著找工作,變得非常忙碌。我們的聯系漸漸變少,一天一個的電話變成一個星期甚至一個月。有時候,打電話給她,她會說很忙,等會再聊。

很多感情變淡是因為一個不說,一個不問。

慢慢的,我不知道她找到工作沒有,和男朋友感情好不好,累不累,開不開心。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的感情就淡了。

直到我從朋友口中知道她結婚了,我的心還是會刺痛一下。我們曾經說好,不管誰先結婚,一定要當彼此的伴娘。

而如今,她結婚了,伴娘是另一個女孩。

3.

我記得有個叫菲菲的姑娘給我發過私信。

她說:「諾諾,現在我正在讀大學,以前說好要永遠在一起的朋友,現在慢慢的疏遠了。而在大學認識的朋友,我們經常一起去逛街,去聚餐,去唱歌,表面上我們是很好的朋友,實際上我沒法和她說心裡話。」

她說:「我的圈子變大了,朋友多了,推心置腹的朋友卻少了。」

我們越長大,就越不敢和別人說真心話,真正的朋友就越來越少,其實朋友也不在多。我曾經看到三毛所寫的一段話:知音,能有一兩個已經很好了,實在不必太多。朋友之樂,貴在那份踏實的信賴。

以前的朋友,感情淡了是因為你們不在一個城市了,朋友圈子不同了,她交了新朋友,你也交了新朋友。剛開始,你們還會給彼此打電話談天說地,慢慢的,你們不知道聊什麼了,她的笑點你不懂了,你的淚點她也沒有感覺到。

唯一證明能你們是好朋友的只剩下回憶了,可是誰也不能抱著回憶過一輩子吧。

三毛還說過這樣一句話:友情再深,緣分盡了,就成陌路。

4.

從小到大我們會遇見形形色色的人,她們有的陪你走一陣,就離開了。有的還會一直陪在你身邊,就算不在同一個城市,但只要見面還是會有說不完的話。真正的好朋友是各自忙亂,互相牽掛的。

可是這么多人路過你的世界,就算說過永遠,留下來陪你的人佔少數,大多數人還是會離開你。

龍應台曾經說過一段話:

人生,其實像一條從寬闊的平原走進森林的路。

在平原上同伴可以結伙而行,歡樂地前推後擠、相濡以沫;一旦進入森林,草叢和荊棘擋路,情形就變了,各人專心走各人的路,尋找各人的方向。

時間,距離,生活都在考驗著我們友誼,沒有一段友誼是理所應當的,我們需要做的是記住曾經擁有的美好時光。縱然有一天形同陌路,她還是會在我們心中留下一個永遠無法取代的位置。

不管怎樣,你還是會遇見另一個好朋友。


謝禕:
曾有一個六年不見的朋友,曾哭泣怕生不再逢,曾欣喜雀躍重見,最後發現只是夏蟲與冬鳥,再也無法路過你的世界了


郭華真:
我高中有幾個非常要好的朋友,我們藝文匯演的時候一起跳舞,一起看男生,一起上廁所,一起嘰嘰喳喳地說話。後來變成了再也不能相見的仇人。
仇人。
我曾經發誓我要一輩子對她好,跟她們牽過手走過的路說過的話我都記得,跟朋友在一起多麼開心啊。那時候的我這樣想著。
就像評論里眾多答案所說,好朋友知道彼此弱點之後互相取笑,覺得對方需要付出更多,或許可能只是她們口中所說的單純「不合適做朋友」而已。
我試過跟她們和好,但是失敗了無數次,她們高高在上的姿態挫傷了我的心。
那就這樣吧,不會忘記跟你們做朋友的這段日子,但是還是算了。不會想再跟你們做朋友了。


言弗李:
關系最好的時候好到好像變成了連體嬰
後來慢慢發現
噢原來彼此路不同
說的話變少了 圈子不一樣了 也自然沒有交集
也或許是我對她太好了
她習慣什麼都要我幫她做
而我終於也有不願意的一天了罷
總歸錯過了


Liesel:
大概就是你發現你已經是在忍受他了吧。


蔣一婷:
寫下這些的契機是因為昨天她來了我空間,昨晚我卻失眠了,翻來覆去地想起以前的事情,我也沒有別的地方可以記錄下來這些事情了,我希望她能看到知道我心中一直還有她的位置,但我更希望她不要看到,看到後能做的是什麼呢,我大概能想到,但是那些分離的時間和距離使我們再也回不去了。
初三
那時我是一個轉學生,一開始的好朋友也不是她,是到期中的時候因為一部共同喜歡的動漫使我和她走得很近。當時我們所在的是一所寄宿制學校,而且是在山裡面,離城裡很遠,她的父親在學校工作,好像是為了照顧她吧。那時候剛好到了她生日,她爸爸買了蛋糕帶到學校來給她,我沒有想到她竟然邀請了我,那個時候我和她另外兩個被邀請的女生趁著還沒有上晚自習偷偷地跑到學校一處比較偏僻的四處是草的地方給她過生日,插上蠟燭,唱生日歌,她許願,隨後吹蠟燭,吃蛋糕。在此之前,我沒有給任何朋友過過生日,國小經常轉學,所以我對我的國小都沒有什麼記憶,國中倒是在一所學校讀了幾年也有幾個好朋友,但是由於種種原因也是只互送禮物。這件事情真的令我很感動。後來她邀請我去她家玩,當時我借住在我的一個親戚家,出門什麼還是蠻自由的,這還是我轉學以來第一次去同學家玩,我的第二個qq號就是在她家申請的。之後理所當然地是最好的朋友了。她帶我經歷了很多第一次,第一次和好朋友共同擠在一張床,第一次和男生一起出去吃飯……在遇見她之前我其實一直是一個比較內向害羞不太自信的女孩子,遇見她之後變得外向活潑許多,我一直比較遺憾一件事情,就是我不能帶她去我家,見我的父母,我一直借住在親戚家,寄人籬下。
高一
我跟她高中同校不同班,高一開學之前我們學校有為期一個月的補課,那時候我和她都是選擇的走讀生,相約每天一起上學放學,她有一輛單車,每天早上騎到我住的地方再帶上我一起騎去學校,記得補課第一天我和她因為記錯了上課時間導致遲到了。後來她的單車被偷了,我們也就只能每天自己坐公車去學校了。補課那段時間我剛好初潮,那時我什麼都不懂,還是她告訴我不能吃辣吃生冷的不要經常碰冷水之類的。那個時候我和她中午放學就出去吃各種小吃,下午等對方下課一起回家,後來好多人說我和她走路姿勢像,我其實有刻意學她的一些小動作包括走路姿勢,我其實挺羨慕她的。後來正式開學後雖然班級不同,隔得也比較遠,但是我和她的聯系還是很多,會趁中午或者下午的時候去找她,去她們寢室和她一起擠著睡,好到我和她身邊的新朋友們都知道對方的存在,但還是沒有在一個班級好吧。
高二
高二我是理科,她是文科,那個時候我戀愛了,有些重色輕友,再加上不是一個班級,還有些其他的小心思,糾葛和誤會,我和她都有些敏感,彼此就漸漸疏遠了吧。
高三
高三我在四樓,她在五樓,她要去她的班級時一般都會經過我們班外面的樓梯,有時候我在樓梯那邊的窗戶看風景或者玩的時候能看見她上樓。有一次我在窗戶那邊,她穿著一條長裙正在上樓,她看見了我,半轉著身子跟我打招呼,那一刻我覺得她離我很遙遠,她變得更漂亮了,自然卷的頭發變直了,穿著適合她的長裙,露出的笑容又得體又不無二致,隨後她轉身走上樓去了。我看著她的背影,心裡不知道是什麼感覺。後來我和她聯考失敗都選擇了復讀,那個時候她曾明確提出希望我跟她在我們那個縣里的一個復讀學校一起,但是我最終選擇了長沙的學校學習,我想,那個時候,她是很失望的吧,然而,然而。我記得那年復讀的時候我還守到十二點想祝她生日快樂,結果到十二點時發現太久沒用手機手機欠費了,卻也沒有辦法等到只能等到第二天借同學的手機才得以祝她生日快樂。
後來她去了一所省內的大學,我出了省,學的專業也不同,圈子的交集也越來越少。我記得大一的時候她聯系我,說是想要去當兵,我問為什麼,我才知道原來她高四的時候戀愛過,因為一些個人情感的原因想暫時遠離學校。那個時候其實我蠻悲哀地,我連她有男朋友了都不知道,也不認識她男朋友。我之前說我挺羨慕她,比如羨慕她的外向活潑的性格,羨慕她有愛的家庭,羨慕她敢愛敢恨,而我一直是一個優柔寡斷猶豫不決的人,而且屬於逃避型人格,諸如諱疾忌醫啦,拖延啊各種不好的毛病,所以我羨慕她。後來她真的休學去當兵了,還是我記憶當中敢愛敢恨地她。記得去年的時候她打電話給我,那時我跟她很久沒有電話過了,她一開口我就想哭了。
吶,除了這些我還記得很多很多關於我和你的事情,我很健忘,有時候別人和我提起什麼事我其實都沒有印象了,別人就一副失望的表情,後來我跟你說起以前的事情的時候,你其實也蠻多不記得,我就大概能體會到跟我說話的人的感受了。昨天你來空間,我這個習慣逃避的人連找你說話的勇氣都沒有。
其實大家都過得挺好的,或許時間,距離,誤會,周遭的人會讓我們漸漸疏遠,也總會有其他人來補上那個好朋友的位置,但是心裡的位置卻是怎麼樣也代替不了的,以後想起來會覺得是遺憾吧,但是這也是人生的軌跡與必然,有人離開,有人會來。我覺得真正的好朋友就是,就算變淡了,很久不聯系了,偶爾一句問候還是會令我心頭一暖。我希望她能一直開心,快樂,像我剛認識她的時候那樣生活得無憂無慮。


Aorqu用戶:
那就不是真正的好朋友。

真正的好朋友,你們根本不會因為時間距離消息閉塞等等原因而感情變淡。
即便兩個人都失憶了!如果相遇,都能立刻變成好朋友!因為這樣的我和這樣的你,終歸就是會變成好友啊…

我覺得自己何等幸運,有這樣的朋友。


一隻狗腿子:
有一方談了戀愛。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