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在火車上向身邊的陌生人搭訕?

問題描述:如何在火车上向身边的陌生人搭讪?
,
匿名用戶:
我經常坐30+小時的火車,在火車上跟不少人搭過訕,成功率幾乎是百分之百,搭訕成功後就開始海聊,到目前為止只有我覺得累,懶得去搭訕的,還沒有碰到過不搭理我的,可能我長的比較有安全感,哈哈。

其實,坐火車,不管是長途短途,都是一件非常無聊的事情,除了看書,玩電子產品,看風景發呆,剩下就是跟人聊天了,所以你要明白,只要是去搭訕,成功率就是在百分之25以上,這么高的起步成功率,是遠遠高於街搭,公園搭,PARTY搭的。

然後,你都說了是身邊,很多人認為,一起坐火車是一項非常有緣分的事情,座票跟硬卧是6人制的,軟卧是4人制,實際上這在無形中,將火車上的各個乘客劃分了成了無數個小圈子,而在圈子中的人,彼此的戒備心,因為緣分感覺等原因,會降低很多,搭訕的成功率基本上還可以提高50個百分點。

所以,如果你只是想跟身邊的乘客搭訕的話,成功率就已經在75%了,這么高的成功率還有什麼怕的?just do it就行了。

至於怎麼搭訕

我不知道提問者的身份,就我自己來說,一個20出頭的小夥子,一般火車上的人輩分都比我大,所以見到稍微比我年長的,我就喊「姐姐」,中年的,就喊「阿姨」,老年的就喊「婆婆」。同理,男性就是「哥哥」「叔叔」「大爺~」。這些詞語都親切,一瞬間就能拉近不少關系,不然你以為淘寶搞個」親「是為什麼呢?

在火車上有句萬試萬靈的開頭語,XX,你到哪兒啊?接下來,一般人都會很自然的說出去哪裡,這時你可以趁機問他從哪裡來的,然後問是去」目的地「旅遊嗎?
然後,不管他是去探親訪友,工作,回學校,還是別的什麼原因,你都可以從他的所了解的兩個城市入手,從風景,文化,食物作為談資,跟他進行交流,順帶最好能不直白的表現出,自己對這兩個城市感覺很好,希望有一天有機會能去旅遊。

在火車上跟人聊天,就像憋大招一樣,前面的城市談資是拉近彼此關系的墊腳石,接著可以從城市文化,到地域性的時事報道,到工作學習,到身邊的事,這樣一種順序,慢慢的接近,對方的戒備心會越來越低,彼此談話的內容會越來越多,交流的形式會越來越豐富(比如打打撲克),最後,大招憋完了放出來,兩個人簡直就有相見恨晚的感覺。

在火車上搭訕是件很有趣的事情,彼此兩人一輩子或許就那麼幾個到幾十小時的交集,什麼都能夠放開了說,反而沒有丁點顧忌。
我碰見過,跟我吐過苦水的備胎屌絲,深夜趕著去工作的黑絲正妹姐姐,幾百萬投資打水漂的隔熱板老闆,某房地產公司BOSS的老爸,香港女博士的母親,512大地震後抄底成都房子的精明婆婆,太多太多了,形形色色的人,如果你不那麼猥瑣,也不那麼功利,可以放開了心去跟人搭訕聊天,這是一件非常好玩的事情。


匿名用戶:
—————-7.28,最後的更新,圖在最下面——————
有16張圖,流量預警。。

———7.1更新,前幾天已經聯繫上他了~—————

—————-以下為2015.3.6所寫原文———————–

如果你在Aorqu,請聯系我!!!

這個問題讓我想到一件事情,那時候我還在念高二,是2012年,寒假,坐宜昌—太原的火車,時間和車次跟現在不一樣了。

我們坐對面,他穿一件帶帽子的衣服,好像是軍綠色的,很陽光。

我一個人坐火車,也沒有提前買票,就沒有卧鋪。上火車後發現衣服口袋裡的錢不見了。我沒有吃的,但還是很興奮,當年嘛,還是個嘰嘰喳喳的高中生。

我們非常開心,但是我當時有一種「旅途緣分止於旅途」的奇怪想法,沒有互留聯系方式。

後來火車上有賣一個空氣拔罐的,好像是十塊錢。我覺得很新奇,因為我媽媽總是腰痛,有時候半夜疼得睡不著,我總給她按,按好久。
乘務員姐姐說對止腰痛很有效果。
(現在已經給媽媽買了豪華的電子按摩器啦)

我很想買,但是一塊錢都沒有,年輕啊,臉皮厚…,就望向他,我說我會還你的,來,把你的賬號告訴我。

他猶豫了一下,借給我20塊錢。

我把他的賬號和姓名記在了手機的備忘錄里。

當時我想我真的會還的嘛…

結果一下火車還沒到家,手機就不見了…

他叫xxx(因為已經有聯系,所以現在把名字隱去了),,在宜昌(待定…)讀書,現在應該大學畢業了。

我從來沒有在任何地方講過寫過這個事情,卻一直記得這個名字。一想到,就臉發燙。

我真的不是騙子…我信誓旦旦說要還你錢,但是沒有做到。對不起。
不知道你還相不相信陌生人…

如果再也遇不到你,那我就把這個善意給更多的人。謝謝你。

——————————分割線————————

關注的人多了一些,
2015年3月9日修改:

應該是寒假…不是暑假,因為他穿的是外套…

也不一定是在宜昌讀書,因為我們都是從宜昌上的火車,所以我想當然了…

謝謝關注這件事的所有人,
找到了會再更新的…(๑•̀ㅂ•́) ✧

—————-馬甲線———————

2015.7.1 更新


完。


皇太極:

我在19歲時遇見了一個女孩,她那年18歲。

那天我在虹橋機場排隊登機,前面的女孩腿很漂亮,吸引了我。

「現在幾點?」

「三點二十五。」

「你也一個人去北京嗎?

「是啊,你也是?」

「恩,下飛機又要堵車了」

可我並沒有開口,我覺得到登機口的時間太短,不足以拿到她的電話,於是默默跟著她上了飛機。那天的座位在26排,她一直走在前面,最後居然坐到了我正左邊。

「卧槽,摸到王炸了!」

但我盡力保持住一副撲克臉,假仙淡定的尋找空行李架。

這時我座位右邊飄來句蹩腳的中文:

「哎,那邊好像有空。」

那人用手指了一下。

我發現這只手上的膚色像是健康的小麥,順手向前看,我看見了另一個漂亮女孩,她說話時露出自信的微笑,眼睛裡閃著陽光的氣息。

「卧槽,兩幅王炸!」

我淡定的放好行李坐下,幸福的煩惱立刻就來了,畢竟不是鬥地主,兩幅炸彈不能一起甩。

但我只猶豫了五秒就把頭轉向了右邊。

「現在幾點?」

「啊,稍等。」

她伸手到包包里翻了半天才掏出手機,重新開機,全過程我的表情應該很焦躁,畢竟入戲太深,當時居然真的急著想知道幾點。

手機終於亮了。

「三點三十…五。」

我就這樣認識了Lulu。

Lulu是美國長大的上海女孩,上海話和國語都很蹩腳,這次去北京是學中文,上海到北京只有兩個小時,我們卻彷彿聊了整整兩天。她在耶魯學建築,不停和我抱怨建築系的熬夜。當時正趕上中國歷史上最嚴重的一次牛市,整駕飛機都在鬧哄哄的談論股票,我倆好像一方凈土。可能因為聊得太有意思,她旁邊的大媽不時往我們這兒瞟,躍躍欲試的樣子。

她終於入了局,當時中國人有一種特異功能,無論聊什麼最後都能聊回股票,我沒興趣,乾脆不做聲,她比我更沒興趣,不過會微笑的客套兩句「阿姨你一看就好會理財啊」之類。

我知道是客套,因為她客套時會調皮的看我兩眼,然後和我一起偷著樂下。

飛機落地之前,我問她要了電話,雖然已經聊得很熟,但開口前我還是咽了下口水。

她在登機牌上寫電話號碼的時候,我看見那位大媽向我投來欽佩無比的眼神。

等行李時,旁邊有兩位熱烈攀談的大媽,其中一個連衣裙擺卡在了內褲里,驕傲的露出半輪屁股。

Lulu一個箭步竄過去幫她把裙子拽出來,大媽尷尬的謝了她,她也朝大媽笑笑。

我:「你認識她嗎?」

她:「no,我就是看別人這樣很別扭。」

第二天我們就見面了,約在五道口,她穿了條很熱的熱褲,上身黑色露臍裝,我心想:沒必要這么拼吧。

我們選了家韓國餐廳,算是五道口特色菜。

點完菜後她開始抱怨Yale韓國人很多,每次打電話聽到的都是「阿布賽喲」,說著惟妙惟肖學起了韓國人的神態。

上菜時她突然笑了,我問她笑啥,她說自己從小看見食物就會高興。

吃完飯我們去了旁邊的書店,她讓我推薦幾本中文書,我先帶她去看蔡志忠漫畫,用英語給她講了六祖慧能的故事,她一直笑個不停,但最後說到「本來無一物」那首詩她沒笑,而是長長的「嗯~」了一聲。我幫她挑了蔡的《莊子說》和《六祖壇經》,還有金庸的《倚天屠龍記》。排隊結賬時,她拿起一本建築雜志,講這本是他們行業的權威,希望將來她也能上,說著眼睛裡燃起了野心,我看了封面,是個老太太,長的活像《千與千尋》中的老巫婆。

買好書她問我去哪,我沒有主意,她說邊走邊想吧。

走了幾步她忽然問:「Do you go out at night?」

我:「In UK no, but in Shanghai it is like a David』s song.」

她:「What David』s song?」

我:「David Tao」

她:「哈哈,我也喜歡David Tao!是不是《今天沒回家》?我們去唱歌吧。」

到錢櫃後,她聽我唱了一首《雪人》,很佩服地說:「你聲音好好聽。」

她先唱了《sexy back》,然後是《似曾相識》。

不知為何,那天晚上我一直不停地喝自助飲料,然後不停的去廁所。

我們唱了一整晚,最後都累了,躺在長沙發上面對著面聊天。

她:「我明天還要去爬長城。」

我:「別去了,都快天亮了。」

她:「不行,我答應過同學了。」

她還和我說,如果一個男生要和她好,第一件事就是去驗血,確認有沒有HIV,看來HIV在美國很嚴重。

她來中國之前剛參加了一個預防艾滋病的公益社團,領了一整盒避孕套,順手放進箱子,她洗澡時爸爸幫忙收拾行李,看見了那群避孕套,大喊:「Lulu這是什麼!」當時她在浴室里心都差點滑出來掉在地上,不過洗完澡出來爸媽都沒再提。

出錢櫃時天已亮了,她使勁揉了揉眼睛:「來北京以後老覺得自己眼睛出問題了,後來才知道是空氣不好。」

她坐上taxi直接和朋友匯合去長城了,回家路上我腦中全是她唱《似曾相識》的樣子。躺下前我收到了她的簡訊:

「Life is a little charming thing.」

做了幾個有她的夢後,我愛上了她。

第二次見她是兩天後,我們約在後海,在北京這些年我都沒來過,和Lulu走在湖邊,我第一次發現北京原來也有這么可愛的地方。

她:「這兩天我有時會想十年後,二十年後的我們各自會是怎樣。」

我不知怎麼接,只有繼續走。

沉默了五分鐘我突然說:

「你知道人名造句嗎?」

她:「什麼?」

我:「就是用人名造句,比如列寧就是,他很剛烈,寧死不和別的囚犯一起洗澡。」

她笑得花枝亂顫:

「今天老師給我們講了《史記》的故事,你用劉邦造一個。」

我:「他很下流,幫過他的人都不肯放過。」

她:「再用韓信造一個。」

我:「他很心寒,信了不該信的人。」

她:「用我名字造一個!」

我:「你中文名叫什麼?」

她:「李智作。」

我:「理智,作為一種品質,總是戰勝不了愛。」

她很崇拜的看著我笑了。

「對了,你多高?」

「一米八二。」

她聽後拿出手機發起簡訊。

「啊,你有這么高啊!」她突然瞪大了眼睛看著我。

我這才知道她不是發簡訊,而是用手機把厘米換算成美國的尺寸。

我笑著拉起她繼續走。

這時一片葉子落在我衣服上,她幫我撣去,然後問我:

「你知道嗎,99%的人都不知道乾洗是怎麼洗的。」

「我也想過這個問題,是不是把衣服掛起來噴東西呢?」

「哈哈,你也不知道。」她笑的彎了腰。

「乾洗也是用洗衣機,只不過拿化學溶劑代替水罷了,你知道什麼是真正的乾洗嗎?」

說著她又用手撣了下我的衣服。

「就是這樣。」

我們都走累了,在湖邊靠著欄桿歇息。

她說,後海是她愛北京的唯一理由,看著湖對岸心就會靜下來。

「you have the most charming eyes.」我看著她說

「say it again!」

「because you like to hear compliments?」

「because you have a British accent!」

我又說了一遍,她把頭靠在我的肩頭。

這時她的電話響了,是她在美國的男友。

送她到宿舍樓下之後,我說,要不擁抱下吧。她大方的答應,我很輕的抱了抱她,抱完後她用奇怪的眼神看著我,我以為冒犯了她。

她:「你這樣很沒有禮貌。」

我:「why?」

她:「這樣讓人覺得你很敷衍。」

她用雙手摟住我的腰,然後讓我抱住她肩頭,使勁的抱了我一下。

「這才對。」

在我遇到她五年之後,將會有部很火的電影叫《那些年》,裡面有句台詞:

同齡的女生總是比男生要早熟許多。

抱她的時候,聞著她的頭發,我感覺好像回到了童年時的上海。

「到你家門前

想親你的臉

卻有點膽怯」

——《白紙》

第三次見她,我給她刻了張光盤,裡面有王心凌的《那年夏天寧靜的海》,後弦的《逃學書童》,黑澤明的《生之欲》,還有《世紀末的魔術師》,她很愛有關偷盜的電影。

第二天她就要走了。

我們在五道口的一心吃了晚飯,喝了一瓶梅酒,

吃飯的時候她說很喜歡今天學的一首詩,說著便念了起來:

「易得無價寶,難覓有情郎。」

我告訴她魚玄機的原詩更有韻味,這句是金庸在《神鵰俠侶》里改編過的,原版是:

「易求無價寶,難得有心郎。」

她反覆讀了讀,最後也同意金庸改得不好。

出來後她說:

「以前看文章說人酒後走不了直線,讓我試試。」

她穿著高跟鞋走了起來,雖然很努力,但真的不直,我一路都用手攙著她。

我攙著她試了下,也不直。

她問我接下來去哪,我又沒了主意。

想了一會兒我說:「去你那裡喝酒吧。」

她點了點頭。

走了幾步後她說

「不對!」

「怎麼了?」

「我今天12點前還要交一篇文章,剛才忘了!」

然後沮喪的蹲在了地上用上海話說:

「我一想到這個胸就好悶。」

「我幫你寫。」

我們買好梅酒去了她宿舍,她的房間不大,但看上去很舒服,單人床緊靠著單人桌,我們跑步來到桌前,她和我說了題目,《假如從明天起中國恢復古文,世界會怎樣》,五百字。

這倒不難。

於是我們邊寫邊聊,我坐在桌前寫,她躺在床上聊。

可能是那篇文章寫的太好玩,過程中我們一直笑個不停。

不到20分鐘我就搞定了。

她很開心,拿出杯子說剛才酒已經醒了,繼續喝。

我們就這樣把酒言歡,聊了很多。她讓電腦一直循環著黑白的《生之欲》。

她:

「我18歲生日的時候,和一個女性朋友去了Yale的一家club,裡面全是男人,一進去全場都盯著我們,我靈機一動,抱住朋友,說這是我的女朋友,請不要打擾我們,沒想到圍觀的人更多了。

我們一步步蹭到吧台,喝了好多酒,也很開心,出酒吧時我看見一個白人女孩的裙子很滑稽,就上去和她說,hey i really like your dress, my grandma has the same one! 等那個女孩反應過來我們已經跑了。

我們就這樣沿著湖邊一直走,喝完酒以後心情特別好,那天我穿了件印著「free hug」的T-shirt,一路上都有人問我,may i have a free hug?於是我送出了好多free hugs。

我走到湖邊坐下來,這時候天快亮了,我忽然想到總有一天爸爸媽媽都會死,那時候就只剩下我一個人了,於是就開始哭,哭得很傷心。

醒來後我發現自己躺在那個女朋友的床上。」

聊累以後我主動睡在地上,她看我睡的不舒服,說你要不要上來?

就這樣和她在單人床上又聊到天亮才睡著,她看著我的眼睛輕輕告訴我,自己的小名是樂樂。

醒來後發現她已經走了,房間空空如也,桌子上有一封她用中文寫給我的信。

19歲那年,我和一個女孩同處一室,對酒當歌,一鋪同堂,卻什麼也沒發生,現在看來不可思議,在我19歲那年卻真切的上演了。

每個男人都曾經是男孩,男孩都會傷風,體質強的痊癒後就會進化成男人,體質差的則會一直傷風不止。

Lulu就是我19歲那年的一場傷風。

(完)

相關閱讀:

毫無預兆地遇見知名人物是種怎樣的體驗?​图标

我的微信號:renshengdayingjia

加的標明Aorqu,通不通過隨緣


Dorothy Du:
啊莫名來更個新~其實後來我發現德國人都不願意打擾別人,所以一般坐火車是不會去主動搭訕別人,而且每次座都特別多,一般一個人一排,旁邊放的都是包,所以也很少有鄰座之類的。這個老阿公是因為坐著帶桌子的對座,剛好隨身帶了水彩,經過同意就畫了下。話說,火車上畫畫很容易頭昏,我到了第二幅畫另一個姑娘的時候差點跑去廁所吐。所以畫畫也不一定是什麼好方法,我大概也只能撐過一幅吧……
總之這個老阿公倒沒什麼故事,不過我感覺好像畫技有點進步啊哈哈哈哈(更新於2016年4月23日)
------------------------------------------
去巴黎的火車上,拿出手帳開始畫速寫,旁邊的老阿么饒有興趣地看我畫,我就問她能不能畫您,同意過後就一邊畫一邊聊天。
老阿么說丈夫在巴黎剛去世所以很難過,家住在法蘭克福之類的,還聊了中國啊旅遊啊學業啊之類的,我還分享了幾乎我手機上所有照片,給她看我的畫之類的,老阿么就很開心~最後畫好了就送給她啦~
嗯,希望您一切安好。


隨風:
更新一個搭訕的故事:女權主義者的戀愛觀大多是什麼樣子? – 張小瘋的回答(這次搭訕的對象是一個女權主義的姐姐呢^O^)

我是常年坐火車坐硬座的(原因就是坐火車太悶,喜歡和陌生人聊天交朋友)下面談一談自己和陌生人搭訕的經驗吧┏ (^ω^)=☞

①首先,舉止文明有禮貌,出門在外,個人素養很重要!我最討厭的就是上車就脫鞋的大叔大嬸。。太恐怖了,絕對一句話不會聊的。其實火車上表現自己的善意很容易的,像幫忙放個行李(絕對會在妹紙面前加分很多啦^O^)或者說幫忙收拾下垃圾,順便幫忙接個熱水一類的。還有,千萬別帶耳機,帶耳機就代表著你拒絕聊天,只想安安靜靜自己獃著,這樣的人即使我再有興趣,我也不會去搭訕的,碰釘子的概率太大了。。

②看清楚想要搭訕的對象。也就是見什麼人說什麼話,搭訕方法都不一樣的!說一個雷區,如果是一對情侶不建議你和其中的異性搭訕,被打了不要哭(⊙o⊙)哦!

個人經驗:如果想要搭訕妹紙一定要沉的住氣緩而圖之,千萬別沒聊兩句就要加微信加QQ的(心急吃不了熱豆腐)搭訕開始不如從一些很日常很普通的話題開始,像「到哪去呀」「同學你大幾呀」「假期這么快就沒了,真不想開學」。聊上兩句話後,可以時不時幽默的開兩個小玩笑,待到慢慢熟絡,一句「要不刷個微信吧,以後有空可以聊聊天噠」如果覺得怕拒絕可以選擇難度小一點的「你玩微博(Aorqu)嗎?要不咱們互粉吧^O^」

如果是個同齡的哥們,想交個朋友。那就一定要放的開一點,大家都是爺們,聊聊足球,侃侃遊戲,想一下就變得像兄弟一樣勾肩搭背是不太容易,但是聊上一路還是很簡單的,注意,男生之間留微信之類的聯系方式就有些奇怪了,一般都會直接留電話號碼(基本不會打的,就是手機里的一個聯系人)

還有一種人我很喜歡搭訕,老兵,基本上車就能認出我是當兵的這種老班代,和他們聊天特別有意思,而且收穫也很大,老兵都是有故事的人^O^
———————————————————
附一個我最近在火車上成功搭訕結局心酸的故事吧┏ (^ω^)=☞

寒假回學校,我剛坐下,就看到一個長發飄飄(突然發現自己每一個女友都是長頭發)來到我並排的座位。於是一句話不說先幫她把行李放好(老套路)只是一句「謝謝」和「不客氣」以後故意扭頭到一邊看著窗外的風景。(第一階段over)

對面是一對青年夫婦,和那個哥們搭訕,明知故問道「你們也是去武漢嗎?」(成功吸引妹紙的注意)果然在哥們回答「沒錯」後,妹紙也很開森的說「我也是去武漢玩耍的」這時候轉過頭禮貌微笑的看著妹子「我就在武漢上大學哦,今年大四了,武漢好玩好吃的還是蠻多的」(第二階段over)

話題既然展開了,那就可以開始愉快的聊天了,我呢詳細的給妹子把江城武漢介紹了一下,順帶了解到她和我是一屆的,現在在莊裡上師范。兩個人越聊越熟,開始什麼都說了,甚至她跟我說「我有神經衰弱,在火車上根本睡不著」的時候,我很自然的接上「真的嗎?我也是呢,所以從來都是買硬座,太好了,這下咱們兩個算是能夠做個伴了」(第三階段over)

後來,也不能光聊天吧,而且對面的夫婦已經抱在一起睡了。她拿出來pad說「我下了最新的電影,要不我們看電影吧」,雖然她放的電影電視劇我基本都看過了,但是我還是很認真的用手端著pad,和她分享著一人掛一個耳機,並且不時說著悄悄話的曖昧^O^(第四階段over)

時間走到了大概凌晨四點,話說這時候我的精神已經開始恍惚了,突然覺得肩頭一沉,妹紙竟然靠著我睡著了(立刻興奮的清醒了有木有)沒辦法,我就這么挺著身子繼續看電影,當然也有偷瞄她熟睡的側臉,感覺真是一種說不出來的幸福(被信任的感覺)。期間對面的哥們醒了一下,看了我們兩個一眼,很佩服的給了我一個大拇哥,說實話當時心裡還是挺驕傲的呢^O^(第五階段over)

早上她醒過來,一抬頭看到我滿眼血絲微笑的看著她,連說對不起的樣子真的是好可愛。所以為了感謝我這個人肉靠墊,她把自己帶的蛋糕和零食和我分享做早餐。時間過得很快,下車前,我們加了微信好友。我問她下車準備幹什麼,她說要找輕軌站,我也是要坐輕軌噠,於是就答應帶她下車一起走啦。結果,下車後我們走到輕軌站,她像一陣風一樣的沖向了一個妹子(一身中性的打扮,的確很帥)然後大叫到「老公,人家想死你了」。我就頓時撲街啦,難怪她對我沒有一點防備,因為人家對男生根本就無感呀。。(第六階段over)

最後,我和她們一起坐輕軌到了江漢路,由於武漢軍人可以免費坐公交,所以我出示證件的時候她們知道了我是個當兵的。妹紙和她老公說,我一路很照顧她,自己還不小心靠在我身上睡著了。於是被妹子的老公邀請一起在江漢路吃了中午飯,期間收到了「好人卡」和「暖男卡」數張。。

事實證明。。即使搭訕成功也不一定有什麼卵用,到頭來還不是老老實實做軍犬。。唉唉唉~~


芝士就是力量:

其實,大部分搭訕不成功,是因為精運丹田的少年郎們,在路上向像梅花鹿一樣惹人喜愛的姑娘開口的那幾秒,心裡只有一個念頭:我要干她。

因為想著我要干她,所以你的目光只會停留在眼前這個姑娘的第二性徵附近。

因為想著我要干她,所以你臉部肌肉一動五官就井噴出猥瑣的氣息,俗稱猥一笑。

因為想著我要干她,所以你對沒有姿色的女人以及同性尤其的不耐煩,對她又過於溫柔。

因為想著我要干她,所以你要用各種小動作來掩蓋自己自以為快要得手時的興奮與焦躁。

因為想著我要干她,所以她但凡說一點帶顏色的話,你就不淡定得好像前列腺高潮一樣。

你說,那我不去盯著她的胸看不就完了么。

因為想著我要干她,所以越刻意掩飾自己的真實想法,你的言談舉止表情動作越發不自然、越發別扭、越發做作、越發浮誇、越發緊張。一個刻意繞著所有攝像頭走的人,難道不是更可疑么?

相由心生。

避免這種情況發生的辦法也很簡單,不要看到一個美麗的姑娘就滿腦子想著我要干她,請遵循科學的步驟:先認識,再篩選,最後勾搭。

在一家烤鴨脖店門口,一個來旅遊的姑娘猶豫著到底是該點正味辣還是變態辣,張著嘴發呆了將近10秒鐘,空氣都凝固了,整個宇宙進入低光速黑洞。我把手裡還沒動過的半根正味辣鴨脖遞給了她,她嘗了一口,點了1根正味辣1根變態辣,還了我半根。然後,我倆一起吃的晚飯。

飛機晚點,大家吃過機場提供的魚香肉絲和宮保雞丁,也可能是魚香雞丁和宮保肉絲,工作人員開始帶著我們上去往賓館的大巴。坐上大巴後我問明了這架飛機甚至還未從上一站起飛,於是開始查航班。確認可以改簽3小時候的一班正點飛機後,我開始拎著包往大巴前門走,同時告訴坐我旁邊的姑娘你要著急你也可以改這一班,給她看了看手機熒幕。那天是周三,周五我在海口辦完事兒後,去石梅灣和她匯合。

叫了個專車,一個人坐覺得不夠環保,到旁邊的公交站喊了一嗓子,招來一個姑娘。上車的時候給姑娘拉個門,車上和司機姑娘一起聊聊,下車時叮囑司機:一定要把我大侄女安全送到家,賬單發過來了給我個電話。又囑咐姑娘:到了家跟我微信報個平安。

上述這些行為在你們眼中也許就叫搭訕,我和很多姑娘的床笫之歡也確實是由這些行為開始的。可這些行為真的不是搭訕,這是產生於陌生人之間,讓雙方都更加愉悅的交集。

換句話說,把以上情景里的姑娘都換成男人,我也會這么做;以上情景里姑娘的男朋友就算在身邊,我也能這么做。事實上,我確實在大巴上提高了聲調,跟我一起改簽的還有好幾個人。實際上,也曾經有情侶和老年人蹭過我的免費專車,只是我一路上都閉目養神沒跟他們聊天換微信號而已。

當舉手之勞不求有所回報,心裡picture的每個人都穿著衣服的時候,你的舉止自然優雅、你的笑容自然真誠、你的言語想猥瑣都猥瑣不起來。

認識之後,再開始篩選出和自己三觀相似、目標一致,值得我去我也可以去YY和勾搭的姑娘唄。

有的姑娘就是堅持婚後才可以發生性行為,要是不打算尋找結婚對象你勾搭她幹嘛?

有的姑娘只接受和男友上床,不想認真戀愛在一棵樹上弔死你就不要去招惹人家么。

有的姑娘看你順眼就願意和你來一發,你就去好好的flirting唄。

有的姑娘眼下不打算尋找穩定的關系,你丫沖過去擺一圈蠟燭表白說我對黨發誓會對你好一輩子,這不是扯淡加求被拉黑么?

選對了人再上精蟲吧。精蟲很貴的,比冬蟲夏草金貴多了,且用且珍惜。

至於怎麼找出和自己對路的姑娘,今兒就不展開了。

這之後,才是大部分人經常直接邁入,你們稱其為「搭訕」的,勾搭環節。

至於怎麼勾搭,這里也不細說咯。

接觸更多陌生人 → 篩選出跟自己想法一致的姑娘 → 撒了歡兒的勾搭。

這才是科學合理符合邏輯的步驟。

但你得明白,我接觸更多陌生人的目的不單單是為了找出跟我想法一致的姑娘,找出跟我想法一致的姑娘只是接觸更多陌生人後在某一個方面的收穫。我在其餘方面得到的,更多。

上面是基礎篇,無心插柳柳成蔭,下面是進階篇。

我和絕大多數少年郎一樣,看到一個頭像讓人愉悅的Aorqu用戶就希望她穿上我近期迷戀的制服的某些部分,瞬間以一個撩人的姿勢出現在我身邊,還剛好處於慾望最高漲的排卵期;看到特別特別特別符合自己審美的姑娘,腦子里也會空白一下,隨後滿屏的騎兵高能畫面,而且非戰斗人員一個tmd也不許走,圍在我周圍給我助性吶喊加油。這沒有錯,這是人的天性,是人類文明進步的原始動力。萬一,這樣一個特別特別特別符合自己審美的姑娘就出現在你方圓10米之內了,你十分想見趙忠祥一樣十分想和她負距離溝通,一定要強行越過科學的邊界直接勾搭,怎麼辦呢?

第一,你得有豐富的經驗,不然就成開篇的猥一笑了。

第二,你得做好被拒絕被鄙視被漠視的準備,因為你沒篩選過啊。這是概率問題。

在車站喊一嗓子我去哪兒哪兒哪兒有搭免費順風車的沒有,都會偶爾招來所有人警惕的目光呢。這也是概率問題。

在路邊看一位老人自己手搖輪椅緩慢前行,主動問到您去哪兒我來推您吧,腦後都會響起一個清脆的聲音,我來幫你一起推。這同樣是概率問題。

人不要和概率過不去,不然會有一定的概率被概率氣死。

第三,你得有自己特別的和特別嫻熟的seduce技巧。

04還是05年,在節後返校的硬卧上,我在中鋪看體壇,旁邊的中鋪上來一個姑娘,特別特別特別符合我的審美。人不初生牛犢枉少年的我,決定向前沖。

車開了沒多久,夕發朝至的列車就熄燈了。我在這邊開著床頭燈發著簡訊,她在那邊發著簡訊,大概過了半個多小時,她發資訊的頻率明顯變低了,我在手機上打了句約聊的話,噗呲噗呲叫了她一聲,把手機遞到她床邊。

她看了看熒幕,笑著點點頭,剛準備開口,被我用食指豎在嘴唇前面給噓住了。

我拿回手機,繼續碼字:你的號碼是多少?遞過去,確認她看清了之後,按下掛機鍵,嘴朝著手機努了努,她會意的用鍵盤敲下了自己的號碼,把手機遞還給我。

然後,我倆用一毛錢70個字的簡訊聊了一個小時。

然後,她讓我知道了,中鋪的寬度,擺兩個側卧的人是真擠;中鋪的支撐力,男上女下緩慢運動是沒問題的;一定要隨身攜帶lucky condom。

都到了火車這么bug級的地方,還不夠你搭訕的?幫忙放行李、衛生間排隊、share雜志和充電寶、漫長而無聊的旅途和各種抱怨空調冷熱火車快慢熊孩子滾粗的契機,隨便一抓就是一大把啊。

真正的高手,就算是剛做完包皮環切手術,又軟又短又傷痕累累的去醫院換葯,也能跟貌美的小護士約好康復後來一發,讓對方做到真正的待患似親視如己出的。

———————————

微信公號:芝士之事

———————————


陳小沐:

有天下午,我從蘭卡的南部海濱城市返回科倫坡。

即使買了二等車廂的票,登上火車時卻發現二等座早已沒有了空位,我索性來到蘭卡人民摯愛的三等車廂,找到一個靠窗的座位,望著窗外一閃而過的美景昏昏欲睡。

火車停靠的時候,一群穆斯林婦女步履匆忙的上車。然後,我看到兩個可愛的小姑娘扒開媽媽們熙熙攘攘的長袍,朝我這邊探出頭來。

她們的眼神試探性的打量著我,小腦袋左搖右擺。

我沖他們笑了一笑,她們害羞的一下躲到了媽媽的長裙後去,隨即又調皮的探出頭來,望著我笑了又笑,眼睛像是在泛著金光。

那一瞬間,所有的困意消散而去,我感到我像是看到了天使。

我問她們 「你們想要坐到我的對面的空位來嗎?」

小蘿莉們羞澀的點點頭,在徵得媽媽同意後拉著小哥哥歡快的坐到了我的對面。
我幸福的像感受到了天使的光,心底產生出了一種強烈的想要接近她們的願望。
我想到了很多的詩句,很多的詞語,可又有什麼樣的言語可以來稱贊這般純真無邪的笑容呢。

小哥哥不知道因為什麼煩心事一直緊蹙著眉頭,可她們就像兩只快樂的花蝴蝶,無憂無慮的開懷大笑。
列車沿著海岸線行駛,小蘿莉們興奮的望著窗外一望無際的大海。
我問她們「你們看過一部叫做《千與千尋》的日本動漫嗎?那裡也有一列開在海邊的小火車」

她們搖搖頭,問我那講述的是一個怎樣的故事。
我突然想到了我的童年,想起年幼時我最喜歡的千尋,還有她身邊默默陪伴著她走了一路的無臉男,想到了曾經肆無忌憚的笑容,想起了那些無憂無慮的歲月。

小姑娘們聚精會神的聽我講著故事,我卻也從她們的一顰一笑的神采中,看到了自己曾經的影子。

那時風會呻吟鳥兒會笑,沒有什麼會改變沒有什麼會變老。

快要到達科倫坡的時候,小蘿莉說她想用我的相機為我也拍一張照片。
看她認認真真舉起相機,卻又猶豫不決不知何時該按下快門的樣子,真的好可愛。
我想也是她們的無臉男吧。如同人生中無數個人生中匆匆而去的過客,相伴而行,傾心守候,然後默默離去。

她們或許會記得我,或許明天就忘記。

小蘿莉拉著媽媽的手,站在站台的高處與我揮手告別。
如果有一天長大後的她們也要像她們的母親般,蒙上厚厚的面紗,我只希望她們不要忘卻了曾經無邪的笑容,不要讓世俗暗淡了曾經飛揚的神采。

我只希望她們可以長長久久的快樂下去,幸福並且平安,有無數個色彩斑斕的夢。

(❁´◡`❁)*✲゚*都說我跑題嚕,其實我想說,相識又怎會需要特別的技巧,當你情不自禁地展現出心存善念的微笑時,對方也會感受到你發自內心的溫暖。

「我好喜歡你呀。。」
「我也是。。」
(♡˙︶˙♡)


GraceG:
我似乎就是cici說的警惕性非常高+不愛鳥陌生人的一類,所以說幾個我願意搭理的搭訕方法。(能搞定我這種刺蝟,應該就能搞定大部分妹紙了吧!)

  • 自然地目光接觸後禮貌地微笑、點頭。只要別笑得太猥瑣、諂媚,對方一般都會以相同的方式回應你。(不然搞不好就是一記大白眼!)
  • 行過注目禮以後別急著下一步,敏感的人最討厭這種來勢洶洶、目的性很強的搭訕。自己干自己的事,別搞得好像你上這班車就是為了找個妹子侃大山的。
  • 等讓對方相信你不是為了搭訕而搭訕的時候,就可以出擊啦。最好還是等雙方有第二次自然的目光接觸的時候再開口不顯得突兀。pick-up line樓上已經給了很多好建議了,我自己傾向於回答「去XX地方嗎?」 「還要轉車嗎?」之類跟旅途相關的問題,而且通常會禮貌性地回問對方,這樣一來二去就可以聊開啦。當然如果對方回答得很簡短而且不回問你,那就不要自打沒趣了。
  • 打好前面一層鋪墊以後,就可以問跟目的地相關但比較personal一點的問題了。比如在哪兒上學、工作,去XX地是為了探親、旅遊還是什麼。適時展現你和對方的共同點:我在XX地上過幾年學/聽說XX地的XXX特別好,推薦你,etc.
  • 到了這一層,如果對方尚表現得友好、熱情,就可以天南地北大聊了。不過還是細心觀察對方,如果開始擺弄手機、ipad等等,最好就降低說話頻率,尋找下一次機會吧。
  • 最重要的是,如果對方只是禮貌,並非特別熱情,那千萬別問她要電話號碼!!!我上一次碰到這種情況,就呵呵一下,拿起行李坐別的車廂去了。(額美國的火車票不管座位,這點在尷尬情況下很方便脫身)禮貌告別是給對方留下好印象的最後一步,除非確認雙方情趣相投不然沒有任何交換聯系方式的必要。
  • 總之搭訕中除了得體的語言,最重要的還是察言觀色、循序漸進,別厚臉皮!

王納米:
現身說法吧,
有一次我在車上,打開電腦,開機,開機音樂,
然後對面的人突然抬頭,問,ubuntu?
然後balabala……
(只可惜不是女孩紙)

還有一次是捷運,旁邊的人包里的書露出一個角,我指著問,九州志?
然後就好辦了啊,哪一本啊,啊已經出了啊,上次裡面那個誰,坑王怎麼不去死呢,你也看過筆冢啊,你知道么天行健主角最後死了balabala……
(只可惜又不是女孩紙)

還有等捷運的時候刷 kindle 旁邊湊過來個詢問 paperwhite 體驗如何……
(只可惜依然不是女孩紙)

所以說共同愛好或者話題才是關鍵……
突然來個人沒有理由的搭訕我會當騙子的……


鍾瑜:
謝邀…本文只針對男性Aorquer,妹紙的話,可以直接看最後三段。

火車,是搭訕的聖地。如果以教人搭訕為目的來製作一款遊戲,那麼這個遊戲的新手區一定應該是書店和火車車廂…是的你沒看錯,酒吧、咖啡館什麼的和這兩個地方相比,都只能排在後面。我甚至已經在一瞬間就已經設計好了兩條新手任務:1.買一本《願有人陪你顛沛流離》或《希望有個人愛你如生命》送給一名心儀的女性角色;2.以「能冒昧的問一下您要去哪嗎」為開場白要到一個女性的聯系方式。

最簡單的方法,最自然,最有效。

再也沒有別的地方的女生像在這兩個地方一樣——目的明確;有大把的空閑時間,簡直是最適合搭訕的對象,而另一個具備這種特點的地方就是女廁所了,但是你總不能站在廁所門口微笑著和匆匆走過的妹紙打著招呼,溫柔的說:「我猜你今天是生理期,對不對,喏,這是我給你準備的紅糖水」…即便你比八個吳彥祖都帥這都不是一個好主意…

(火車上的趣事——鍾瑜的回答:
這樣看起來,好像是一副隨意洗成的亂牌,切牌時注意,只能上下切不要從中間切,不然就洗亂了…

然後讓別人隨便抽一張,同時你可以趁機看一下他抽的牌上面一張是什麼:
中間是別人抽的牌,上面一張是方片6,那抽走的,自然是黑桃9聽起來很簡單,但是魔術效果非常好…

撲克是一把鑰匙,是拉進距離,打開話題的所在。

然後是水果,以草莓櫻桃蜜橘這種體積小賣相好妹紙都喜歡的為宜,枯燥的旅途中,洗上一袋草莓,招呼大家和你心儀的那個人一起吃,距離就不知不覺的拉進了。

所謂的「拎行李」,不是真的只給妹紙拎行李,而且在於展示你的體貼和善良。對那個漂亮的妹紙熱情的同時,看到別的需要幫忙的人也熱情的去提供幫助,這樣不僅會讓她對你有好感,也會讓你的旅途變得更輕松和快樂。

其實所謂的撲克,水果,拎行李,只是工具,展示你體貼溫柔細心善良風趣的工具,你需要做的,是邁開第一步,自然的問上一句:「你這是去哪裡啊?」

你最需要的,其實還是勇氣。縱然你掌握了一萬種搭訕的方法,沒有勇氣,或者底氣不足,你還是會退縮,會露怯,會錯過。

你知道嗎,1983年,年近50的李敖,在捷運上遇到了只有19歲的正妹大學生,當時的他對自己說:「如果我不搭訕的話,這個正妹,我可能一輩子都再也見不到了;如果我搭訕被拒絕了又怎樣,之後一輩子說不定都不會再遇到呢…」於是李敖出手了。

八年後,他的新娘,就是那個當年在車上遇到的她…

人生那麼短,總要試一下,對吧。

點個贊吧(⌯¤̴̶̷̀ω¤̴̶̷́)✧


熊小陶:
這道題讓我想起了我的一個故事。

某次坐高鐵,從 X 城到 G 城。8 個小時的車程。我帶足了各種娛樂設備以及充滿電的移動電源,把自己埋在椅子和耳機里,準備在車上度過一個無聊的白天。

然後有隻小手拍拍我肩膀。「hi,不好意思哈。我坐裡邊,麻煩讓我進去吧。」我抬頭,心轟隆了一下。

我承認拍我的小可愛是我天菜。膚白貌美,乖巧呆萌,看起來大一大二的樣子。我站起來給他讓開,「同學你也是去 G 城么?」

「不是哦,我去 C 城。」

我「哦」了一聲,不知道接下來該說什麼。我本來打算掏出 pad 看一集下載好的康熙的,但突然有些心神不寧。

我想我今天無論如何得認識他。

可是和男女之間的搭訕不同,男生對男生的搭訕一定要建立在「對方和我一樣喜歡男生」的大前提下才行。否則冒然下手對一個直男展開了語言攻勢,只會招來「這逼真莫名其妙」的內心 OS。

可是怎樣才能判斷對方是不是呢?我可以通過了解喜歡的歌手,喜歡的電影,平時的愛好等等一些周邊問題能夠大概判斷出對方可能的取向,但這還是需要主動發起聊天請求才能得到有效的響應。

可以婉轉地表達自己的取向從而獲取對方的信任,但是也不能直接大咧咧地說「老子是 gay 哈哈哈」,這種揭露底牌的話一出,對方和旁邊的乘務員一定會像隔壁吳老二一樣渾身發抖的。完全不利於搭訕工作的開展。

這完全是一個悖論。

或者通過偷偷打開小軟體定位的方法窺探一下周邊情況。可是高鐵速度太快,時不時再進一下隧道路過一下信號盲區,外面又電閃雷鳴,定位誤差太大,一度把我定到了委內瑞拉。

怎麼辦呢。

我冒出了一個大膽的想法。我發微信給一個基友:「快給我的小軟體發幾條消息,隨便什麼都行,就要看 Blued 的消息通知。旁邊坐了個小可愛我想試試看他是不是。」

我的想法是,我把手機放在桌板上假仙沒在注意,然後等待暗樁基友發幾條消息過來,手機上一定會顯示諸如「Blued:何小花給你發送了一條消息」的推送。

而知道「Blued」是什麼的,十有八九就是同類,同時也知道了我想要傳達的資訊;而直男看到呢,估計也不知道「Blued」是什麼意思,可以不泄露我想表達的資訊。

這方法簡直可以媲美密碼學里傳遞密鑰的演算法。完美。

我假仙把手機漫不經心地放在桌板上。還故意調整了下角度,讓他無法避開我的手機熒幕。然後微微閉上了眼睛假仙閉目養神。

然而意外總是在安逸中降臨。高鐵駛出隧道,信號瞬間滿格。然後我的手機連續震動。

「【微信】何小花:哈哈哈就不發。」

「【微信】何小花:小正太你旁邊這逼正在搭訕你!」

「【微信】何小花:你就算喜歡男生也不要理他!」

「【微信】何小花:哈哈哈熊你就是傻逼!」

我操。

我一把拿過手機,可是我知道已經為時已晚。我回頭看了小可愛一眼,剛好和小可愛四目相對。小可愛臉一下子紅了。

我給何小花回復:「要不是老子在高鐵上老子真想用消防栓爆了你。」

我沒空再看何小花的嘲笑微信,滿腦子都是在想怎麼解釋。我想過上百種出糗的方式,但萬萬沒想到被自己的基友帶到了溝里。

然後旁邊小可愛把他的手機放到了他自己的桌板上,手機熒幕亮著,方向沖著我,備忘錄里打了一行字:

「繼續搭訕啊。」

……

高鐵飛奔,天忽然就晴了。

……

回復評論:並沒有在一起。

我們加了微信,剛開始也和剛認識的朋友一樣有很多話題,當話題聊完的時候也照例在半年後斷掉了聯系。

前段時間,也終於發現他的朋友圈消失變成一道白線。可能,遇到了一個好人吧。

跨越了性別的,往往跨越不了距離。

……


學生陳月半:
前不久剛從台灣回來,大陸的手機號因為忘記充話費了被註銷成了空號,於是我幾乎是一個透明人一般從台北到上海,再從上海到北京,中途和朋友完全聯系不上,心裡沒著沒落的,此為背景。

回北京之後第二天就搭高鐵回家,因為沒有網在高鐵上也沒有事兒干,就強迫自己去social,在去洗手間的時候看見列車員偷偷躲在後面玩手機,我一經過還把她嚇了一跳,是一個剛別業沒多久的特別可愛的女孩子,於是我就調侃她說:「怎麼你們列車員就跟我們學生似的玩手機還偷偷摸摸的。」她說;「對啊,手機都玩不了假也不正經放我們怎麼談戀愛啊!」
然後就此就和她打開話匣子了,她給我吐槽了列車長和高鐵的奇葩規定,講了奇葩的旅客在高鐵上的各種奇怪的事情,還有他們的奇葩調休制度和車上哪個地方都是幹嘛的,正巧我拍過的照片一般都會存在手機里,於是就和她分享了好多照片和經歷,當時我就覺得我還是那個陌生人社交尷尬癌的小王子么!
後來她出去工作的時候又有別的乘客到車廂連接處,於是一句高鐵上萬能的搭訕話出現了。
」這趟車幾點到XX啊,怎麼這么慢啊。「
於是無聊煩悶的大家就開始從吐槽高鐵開始慢慢展開了社交。。
後來,那個乘務員又回來了然後又和另外一個乘務員聊天加了微信還被帶去了商務座車廂蹭了飲料喝而且到站之後享受了第一個下車的待遇。。

其實鐵路員工們也很無聊,同行的旅客們也好無聊,只要想真誠坦率不裝逼地和他們聊聊,他們大多數都是願意的。
從那以後我就只覺得手機是阻礙人類進步的階梯啊!


王達:
咦?你也是用佳能的相機啊?

的確很土,不過效果拔群……後來我們四個小夥子和對方三個小姑娘一起去了趟玉龍雪山。截至現在,他們之中成了兩對,旅行中的所有人都有了對象。除了搭訕的我(T_T)


匿名用戶:
每次在火車上都會發現每節車輛里會有四五個少小立志、經歷坎坷、百折不撓、事業有成的「成功人士」在跟小女孩談理想談人生,而且「成功人士」們特別喜歡在硬座車廂感受生活。


小蘇打:
我最討厭火車上被搭訕了
因為愛吹牛的太多
又是大老闆又是企業家的

不討厭有共同愛好的人搭訕

方法不是問題


我用真名被嘲笑了:
——————————————兩年後更:
周末坐火車,一男的剛上車對我嚷嚷,說我坐了他的位置,特別凶,僵持一會,我看看他的票,我就讓了。
他什麼也沒說。火車跑了很遠,我就跟他說你坐錯車了。
有時候對一些沒貭素的人就應該這樣教訓。
他一下臉色慘白,問旁邊人,結果是我坐錯了車。


Aorqu用戶:
我以為笑話是這樣的:
「姑娘你到哪裡?」
“XXX”
「啊,是嗎,哎呀這么巧,我也是去XXX」
「………………大哥咱這趟列車是直達」

但實際中是這樣的:

「姑娘你到哪裡?」

「………………大哥咱這趟列車是直達」


李文濤:
這個問題簡單。
首先,你要攜帶一個滿電的充電寶。然後,在適當的時機往火車桌上一拍。對手機即將沒電的妹紙們的意義,不亞於為人類帶來火種的普羅米修斯。而且她們總是很主動。喏,現在短短三小時,已經被兩個妹紙搭訕了。矜持一點好么?


Juliana Yang:
暑假打工結束,從葡萄牙南部趕火車回北部,半夜的火車,歷時6小時,大家坐得都很疲憊,然後,坐著坐著我發現對面的小帥哥姿勢越來越不對………
真的不太對……
嗯,要剋制……

糾結了半小時要不要跟他說褲子掉了,然後眼睜睜看著性感的股溝都要出露……在內褲都要滑下來的一瞬間!!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沖上去捂住了他的屁股!!!然後他在我意料之中醒過來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不知道褲子掉了用英語怎麼說!π_π)
(/ω\)小帥哥很害羞的謝謝了我幾句,然後跟我聊了半小時,之後把大毛腿伸過來面對著我睡著了……我就盯著他又看了三四個小時直到我到站……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