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對待逐漸疏遠的朋友?

問題描述:從以前的無話不說,變成無話可說。
, ,
jelly哈哈:
曾經以為朋友可以做一輩子,是的,我是個將朋友看得很重的人,每失去一個朋友就像一次失戀。
當環境發生變化,雙方距離變遠(地理或心理),之前我的行動往往是主動去聯系對方,但最後結果卻往往很失望。
為什麼會這樣呢?
後來我才明白,無論愛情還是友情,真的需要「門當戶對」。
比如你們生活觀不一樣,你喜歡旅遊喜歡玩,朋友卻是個阿宅,該怎麼聊天呢?
「嘿,我今天去了斯里蘭卡,可好玩啦!」
「那裡有什麼好玩的,熱得要死,還不如在家睡覺。」
這該怎麼聊下去,你分明覺得對方在評判你的喜好,事實上,比這種評判更傷人心的言論我都承受過(怎麼傷心,自行腦補),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後,逼得我不得不去思考這段友情未來的出路。
當雙方思想上存在差距後,如果對方能理解你、尊重你,那麼這段友情還是能維系的,作為命理師的我知道沒有人是十全十美的,所以我常會換位思考,一個人的缺點和優點都是並存的,說實在的,我對朋友真的不挑,但往往遇到的是那樣的朋友:用TA的標准去要求你,你不遵從則是你有問題,TA沒錯。
誒,這樣的朋友不要也罷,不是每個人都有這樣的好運,能遇到即便不認同,卻仍能理解你尊重你的朋友。
其實我也有這樣的朋友,不過很少,但也足矣,這樣的朋友,無論時間空間怎麼阻隔,永遠不會變淡


楊一百:
記得村上春樹說過這樣一段話:你要做一個不動聲色的大人了,不準情緒化,不準偷偷想念,不準回頭看,去過自己另外的生活,你要聽話 不是所有的魚都生活在同一片海里。
真的,如果你發現這個朋友開始疏遠你,請你不要回頭挽回他了,一定 ,一定。
我知道也許在生活中一位很好很好的朋友突然和你疏遠了,說散吧,其實心裡都是很難過的,你會想起和他在一起的點點滴滴,快樂的 不快樂的,我曾經和他那麼要好,我們又怎麼會疏遠對方呢,肯定是有誤會的。
於是你開始找他和好,後來你以為和他變的和從前一樣,你們之間沒有隔閡,但是其實你在後來的這段關系中維持的很辛苦,因為總是你一個人在付出,你很累 你也開始漸漸有意識或者無意識的疏遠他,你們漸行漸遠 最後成為一個世界裡的兩道平行線,你很難過,但你難過的是那些年投在他身上的精力和付出,還是和他那麼久的感情?
「散吧」聽起來好像很瀟灑一樣,就像古代那種仗劍天涯的俠客,站在山巔,彷彿看透紅塵,剛剛好的晚風撩起長長的衣袍,是吧?你的想像中應該是這樣的吧。其實,不是的,現實生活中在說完這兩個字後,多的是無數個寂寞、寂靜、寂寥的夜裡細數你們的從前,無數個像那隻流浪狗一樣悲傷的在燒烤攤旁邊嗚咽的夜。
說了這么多,其實都是在說我,唉真討厭又濕了——眼眶。
在下只能給君一句勸:
「活在當下」
珍惜眼前吧,最好的光景,以及最美好的人,都在眼前。

以上


亞爾斯蘭:

回想一下你曾經使用過的手機, 每一款難道不是每天都如影隨形的伴隨在身邊.

現如今它們去哪裡了?

而你手裡握著的不依舊還有現役的手機?

拿手機做個類比, 但並不是把朋友物化成某種東西.

只不過對人對物通常都是一個道理.

手機是配置趕不上需求,

人是共識趕不上分歧.


心謎客:

友誼的本質和屬性

在心理學家研究親密關系的過程當中,友誼會被當作一種特別的親密關系,友誼是我們獲得快樂和支持的必不可少的源泉,是我們和他人發生聯系的重要方式。在一項對年輕人的研究中發現,超過1/3的人(36%)認為友誼是他們目前「最親近、最深刻、投入最多和最親密的」人際關系。

研究報告顯示,在人們心中,朋友的特徵按照出現的頻率由高到低分別是:

與我們親密的人,我們信任的人,我們可以依賴的人,能與我們分享的人,接納我們的人,關愛我們的人,與我們親近的人,我們喜歡與之共處的人。

在友誼的眾多屬性當中,除了已經出現的接納,支持,愉悅,關愛,了解和信任之外,典型的友誼還包括平等(朋友雙方的愛好都受到重視),真實(能夠自由自在的展現自我而不用矯揉造作),尊重(珍視彼此的才能和決定)等特徵。(Davis
& Todd,1985)

研究者們把這些不同的特徵提煉總結出友誼的三大主題:情感的共有的,和社交的要素。

其中情感部分指的是『個人思想和情感的分享(即自我表露),以及與親密、欣賞和情愛(包括尊重與熱情、關心、愛意等情感)有關的知情達意。此外,朋友還能提供鼓勵,感情支持和共情,鞏固個體的自我概念。(deVries,1996)友誼是一種「自發的人際關系,通常表現出親密和撫助,雙方彼此欣賞,並企求對方的陪伴」。(Beverly Fehr,1996)

友誼關系和愛情關系

朋友關系是否和愛情關系一樣,只不過親密程度更低而已,答案就是肯定又是否定的,友情和愛情關系的構成因素是一樣的,但各個因素的結合併不同,並且,友誼通常也並不具備愛情的某些成分,所以兩者的構成並不一樣。但友情和愛情有許多要素非常類似,在非常親密的朋友之間,他們同樣有著高度的信任和忠誠,他們會體驗到的關心程度、相互依賴性和相互一致性可能沒有和戀人相處時那麼深厚,但這三個因素在朋友之間同樣會出現。深厚的友誼雖然不如愛情充滿激情,但仍然具有很高的獎賞價值,所以充滿了吸引力和期盼性

把友誼的所有屬性,諸如支持、尊重、信任、應答性、資本化和社會比較等加在一起,朋友能為我們提供巨大的人際獎賞,因此,當我們失去了友誼時,感受到的痛苦也是巨大的。這一點,並沒有什麼性別差異。

而我們通常也會認為,一對男女能否成為終生關系親密、互動良好的伴侶,除了愛的激情以外,還要看他們之間能否建立一種兩個人間特別的友誼,能玩到一塊兒的小夥伴才能成就真愛啊。

友誼之間還有差異

友誼不僅在整個生命周期有變化,不同的個體和夥伴之間也存在差異,而友誼在性別之間也存在著很多的差異。

有大量的研究表明,女性之間的友誼是以情感分享和自我表露為特徵,而男性之間的友誼則是圍繞著共同活動、相伴相隨和搞笑娛樂展開的。相較於男性主要以工具性特質為主,女性則以表達性特質更多,因此在友誼方面形象點說,女性的友誼是「面對面」(Face-to-Face),而男性的友誼則是「肩並肩」(Side-by-Side)。

有過一項心理調查發現,兩性之間的友誼差異,還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Beverly Fehr,1996):

☆ 女性朋友之間電話交談的時間更多;

☆ 女性更可能探討人際關系和私人問題;而男性更可能探討客觀事實,比如社會、政治、經濟、體育比賽等;

☆ 女性進行的自我表露多於男性;

☆ 女性給朋友的感情支持多於男性;

☆ 女性在友誼中比男性表達出更多的愛意和溫情。

總之,女性之間的友誼往往比男性更親切、緊密,這也就可以理解,女性為什麼會更關注閨蜜給予自己的友誼是不是唯一性的表達。某種意義上說,不是女性比男性更在乎友誼,而是女性為此付出了比男性更多情感投入。

男性的友誼不如女性親密嗎

設想一下,某晚你回到家,你的戀人或愛人宣布要離你而去,你會向誰尋求幫助?當一項研究的參與者真正思考這個問題時,幾乎每位女性都能輕易地提到同性朋友的名字,但只有少數幾個男性能做到這一點。(Rubin,1986)事實上,如果男性的愛侶拋棄他,大多數男性根本想不出可以向誰尋求安慰,這也是現實中因為失戀真正成功走向自殺之路的男性反而多於女性的原因之一。

那麼是因為男性缺乏建立彼此親密友誼的能力?還是他們只是不願意這樣做?答案是:通常是因為他們不願意。大多數男性的表達能力和女性一樣好,他們只是不願意這樣做而已。具體來說,如果社會環境支持男性之間的親近,男性完全有能力與其他男性建立親密的友誼,但是社會對這種男性同性親密的接納程度遠低於女性,所以他們不會這樣做。所以,你經常會看到同一個被窩睡覺覺的好閨蜜,卻只聽過「睡在我上鋪的兄弟」這樣的校園民謠。

如果社會規范使得這種男性之間的親密變得適宜,男性的自我表露實際上要甚於女性,男性之間表達情感和親密的行為會受到社會文化的打擊,致使男性友誼的表達方式發生了差異。事實上,不只是友誼表達,在尋找心理諮詢的幫助方面,男性受到的社會心理阻力也大於女性。

其實,並不是男性不需要友誼關系裡的親密,而是社會規范導致男性比女性更不願意向他人表達出他們的焦慮和情感。

進化心理或許也是幕後推手

真的是男人之間的友誼沒有忌妒心嗎?可能並不是噢。其實男人也會有,只不過可能被壓抑掉了,或者男性對於這個問題的解決方法跟女生不太一樣。

從進化心理上看,男性屬於向外尋找獵物,謀求更多資源的一類,他們渴望佔據更多的部分是爭取到更多的群體資源和機會;而女性與充滿進攻性的男性相比,則顯得更為防守型,進化過程是她們需要與接近她們的人交換取得自己的所需,她們更渴望給予者是一對一、甚至是唯一的。

遇上自己的老友和其他人玩的很嗨,女人也許會感到「受傷」,但是男性可能從來都不會認為這是唯一的,因為男人心裡總想著自己也可以擁有很多,然後,同理出去他更可能選擇殺入對方的圈子……所以你看,男人會桃園三結義,直接玩3P;而女人通常會一對一結成好姐妹。還有水泊梁山聚義堂,直接就上群P,毫不猶豫,男人通過會擴大群體範圍,來解決這個問題。

同被窩的閨蜜和睡上鋪的兄弟

說到這里,你應該更清楚你和你的好基友之間,到底怎麼了吧?也應該明白,有些時候的忌妒之火小小燒,只是因為你投入了很多的情感,你很想擁有獨特性。只不過,這個世界上的每一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所以每一個人對待友誼的態度還是會有很多差異,有時候不是她不喜歡你了,只是她還可以喜歡其他人。

1.我們的自戀會讓自己認為對方將自己當成唯一的那一個,你得先弄明白,這不是事實。當發現原來對方和別人也玩的很嗨,請認清這只是我們的自戀「受了小傷」。

2.勇敢地向好朋友表露自己的玻璃心小小地碎了,但不是要對方負責噢,只是告訴她,你很在乎這段情感,不過玻璃心還要你自己收拾碎片,畢竟人家有自己的擇友自由。

3.適當學習一下男性思維,那就大膽地沖進對方的圈子裡,愉快的「3P遊戲」玩起來,也許你會收穫多一個好閨蜜。

4.自己的世界需要自己去點亮,依靠一個朋友是不牢靠的,你完全可以多交一些朋友,友誼也是可以分深淺層級的,你的世界越大,你的心胸越敞亮。

5.如果還是好難受好難受,那麼,在城市的某個角落,總會有一個安靜的心理諮詢師是適合和你一起討論這個話題,並陪伴你走出困境的。

最後,千萬記得:

請珍惜那個陪你一起傻笑,一起痛哭過的人!


我的橘子死了:
這個問題我太有發言權了。

我感覺我真的是一個很不會友誼保鮮的人,但我找到了出口。真的是如題主所說很多以前三觀一致到不行的朋友,以前一起浪一起傻一起哭的夥伴,如今漸行漸遠,甚至沒超過一個架,就這樣淡了。

從前小時候我們看到時間會沖淡一切這句話,會下意識地發出蔑視的笑,但只有到自己經歷的時候,才會知道,時間是最可怕的東西,它把我們曾經無數溫存斬殺殆盡,

但逐漸成熟又會察覺,時間是最溫柔的東西,它把最合適的人留給我們到最後。

是的,人的友情是存在記憶性的。也就是看得越多,一起約的更多,友情便會越深。

上學的時候大家低頭不見抬頭見,又同處一個年齡段,一樣的社會環境,彼此的心境會互相影響,這個時候人們的三觀,真的無比相同。

但一個人是否珍惜你不是在這種時候鑒定出來的,這種社會性是人的根本屬性,誰都具備,有時候甚至在這種時候救過你命的人也只是短暫的。

昨天看完《明朝那些事兒》第一本,上面說對於歷史的進程,人不過是一粒小小的塵埃,永遠不要想去憑一己之力扭轉歷史規律,馬克思主義唯物論告訴我們,人是無法創造和改變歷史規律的。只能通過認識規律來改造世界。

我們不可能阻止大家各奔東西追求自己想要的東西,但我們可以認識到其中人心的變化規律,選擇你應該站的位置,這就像愛情中明智地選擇你該愛的人而不是對那些傷害你的人愛的死去活來。

就像演戲,我們很難成為這世界上所有人的主角,甚至與很多人對戲後,他們覺得自己是大牌,連你是誰他們都不會記住,即使當時相談甚歡。我們不該奢求太多,只需要做自己的主角。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即是常態。

緣分來了,我們應把握,緣分盡了,也毋需強求。

其實總結來說也就是,當時間在變,環境在變,人心在變,他/她是否還能夠在人的這種固有社會性中掙脫,想起你?

其他都不重要,我想這才是檢驗真心的唯一標准,這才是你在她/他心裡地位的衡量。

金星說過:有時候真正的友誼是勝過愛情的。當你落魄的時候他會伸出援助之手,並且鼓勵著你,當你有成就了他不會貼著你,會在遠遠的地方看著你

看看金星是關於閨蜜是怎麼說的:

問問你的友情:在洗去浮華後,是否還有一抹淡淡的幽香留存。


五花肉:
放在記憶里就好吧。

寫給你,我的朋友。

曾經你是和我從小到大一起的玩伴,國小,國中,高中。都在一起,直到大學雖然沒在同一所學校,但是也在同一個地區。

我記得很多很多好事情,也許就像很多答主說的一樣,我只是在珍惜我自己的回憶罷了。我記得小時候我們走路經過花園有個蜜蜂飛過去你嚇哭了就跑了,我記得我們四個一起上學你和另外一個男生飛快的打鬧跑步向前,我記得你大雪的冬天和我一起走很長的路回姥姥家,我記得你大姨媽來了疼的臉色煞白。我記得你誇我姐姐好看,我記得無數的春天裡我們一起走過的路。我記得我因為不適應新環境不敢一個人睡寢室跑到你們寢室哭,你和小虹說會好好照顧我。我記得夕陽操場下我們一起走回去。我記得張正給你講鬼故事你撲在我懷里哭。我記得我去你寢室給你找課外書,我記得你遲到了老師總是第一個問我。我記得你擔心你考不上我跟你說也許是我考不上呢…

後來我真的復讀了。我因為和另外一個朋友的矛盾跟你打電話深夜裡哭過,也曾近乎撒嬌的叫你老婆說我好想你。我記得我去北京實習的時候你打電話給我哭訴軍訓時候的不順心事情,我記得我們一起坐飛機回家。我也記得我分手時候逃避似的住到你們寢室里…我記得你跟我一起去看月光寶盒的重映版,一切好像那麼那麼近。

當然我們也吵過架,鬧過矛盾。我也以為我們不會和好了。可是當我跟你道歉說對不起的時候,你忽然把我打了,說叫你以後再跟我生氣。

我曾經以為一切都那麼好,感情或許不會變質。可不知道什麼時候就開始變了。

打電話你不接,發微信你不回,連你的近況我也失去了。我無數次的跟家裡人擔憂你的近況,幾個關系較近的朋友也知道我擔心你。但是你從我的生活里失去了蹤跡。直到我現在經歷抑鬱症,在我生活里失蹤一年的你,我終於打電話給你。

“你是不是不想理我了。”
「可以這么說吧。」

我只跟你說了那好謝謝再見。我甚至連問一句為什麼的心情都已經失去。我沒想告訴你我在經歷什麼,我也不想知道你到底經歷什麼了。這一年追尋的時光讓我累了,我不知道再如何回到過去了。

有人說是我太慣著你了,有人說是我太依賴你了。沒關系,我都不介意。掛下電話的一瞬間我真的只有麻木的平靜,或許是葯的作用吧。我甚至沒有難過的感覺。我接受這件事情的結果,如同接受天氣變冷變熱,到點吃飯吃藥一樣自然。

如果你看見,你並不用擔心。師傅他們現在都陪著我,而我也沒有多餘的情緒。感情就像是放在冰箱里的食物,你以為他沒有過保質期,其實回頭去看,黴菌早已經生長,你對著發霉的食物,你也沒有辦法讓他回到過去了。

過去的就放在過去吧。不管誰錯誰對,感情是如何消失的,再計較都沒有意義。疏遠了就是疏遠了,經歷的事情不同,地域不同,我們再也沒有辦法像過去一樣親密無間。或許我們早已經失去了認同彼此的價值。我不知道為什麼想起了思舊茶的歌詞。

少時結友,唯赤子之心,性情而已。然少時結友,最易離散。蓋因際遇名利故,人之常情孰能免耳,但求觸景思舊,莫忘於心,然後遙寄平安,足矣。

記憶如此彌足珍貴。
於是我把一切放在名為記憶的箱子里。
然後,輕輕關上,不想回頭。


Aorqu用戶:
這個問題在很久很久之前我就看過,那個時候我覺得我大概一輩子都不用回答這個問題吧,畢竟我跟我最好的朋友,即使大學期間一年不見,再見面時都會如當初一樣無話不談,毫無尷尬,我以為不必回答這個問題。
可是一年過去了,我居然主動來搜這個問題,來回答這個問題。
可見,一輩子這種flag不能胡亂立啊。
我們是國中高中最好的哥們兒,高中不同校,但也常常聚,我們有過很多有關青春的回憶,他叛逆早戀,我逃課打架,互抄作業,一起旅行,同睡一張床,他有了對象第一個介紹我認識,我分手了第一個打電話給他,大學畢業以後,各自有各自的工作要忙,他的朋友我都不太清楚,工作以後的同事也一個都不認識,很多時候約出來聚,除了吃就是看電影,真夠無趣,更多的時候都是他忙他的,我閑我的。
昨天我想看看他空間了解一下他近來可好,居然發現被屏蔽了。
友情淡到,了解近況靠空間,什麼時候被屏蔽都不知道,也真是夠失敗的。
在這段走向明顯越來越疏遠的友情里,我自我檢討了一下。
我的朋友不多,最鐵的也就那麼幾個,我並不是一個刻意去維系友情的人,很少主動去噓寒問暖,覺得太矯情,我的生活越發的無聊單調,而朋友的生活卻多姿多彩,宅並不是個多麼值得自豪的自我介紹,可我真的卻越來越宅了,越來越無趣了。
既然已經意識到了,我想我有必要重新開始一種有趣的生活,想想看,一個人也有很多有趣的事情可以做,我並不著急著去結交新的朋友,畢竟先讓自己變充實變有趣才能不讓身邊的朋友溜走,所以這次疏遠也沒什麼不好吧,至少它教會我要提前學會自我療傷,好在真的被疏遠的那一天來臨之際,不至於手足無措,打蒙在原地。
朋友,很高興你能來,但也不遺憾你離開。


AllenGFLiu:
摘自龍應台:
人生,像一條從寬闊的平原走進森林的路。在平原上,同伴可以結伴而行,歡樂的前推後擠、相濡以沫;一旦進入森林,草叢和荊棘擋路,情形就變了。各人專心走各人的路,尋找各人的方向。那推推擠擠同唱同樂的群體情感,那無憂無慮無猜忌的同僚深情,在人的一生也只有少年期有。離開這段純潔而明亮的階段,路其實可能越走越孤獨。你將被家庭羈絆,被責任捆綁,被自己的野心套牢,被人生的復雜和矛盾壓抑。你往叢林深處走去,越走越深,不復再有陽光似的夥伴。到了熟透的年齡,即使在民眾的懷抱中,你都可能覺得寂寞無比。


莉莉安:
年後幾個月我就要外出實習了,愈加覺得面對友誼,我有點無能為力,力不從心。
寒假放了有些時,我的好朋友也從各省歸家,但我至今沒有和她們見過面。可能因為忙,白天在學車,下午要練舞,只有晚上有空,可忙了一天身心疲憊,加上寒夜冷風,只想好好在家待著。這事,就一直擱到了現在。或許你們同我,因為這樣那樣的理由,沒有精力去應對最美好的友誼。說是借口,一點也不為過,在潛移默化中,老朋友的位置被其他你想做的事打壓到谷底。
往往我們最懷念的是讀書時,友誼的黃金時代。有源源不斷的耐心去維護友情,甚至變著法的討好朋友開心。我在課堂上悄悄剝過瓜子仁,只為下課時,用芳香的紙巾包好給我愛的人吃,喜歡她用驚奇的眼神望著我。
高中文理分班,她去了別班,雖然只有一牆之隔,就覺得離得好遠好遠,怕失去,不停地給她寫信,期盼她的回信,告訴她我們還是好朋友,不可以忘了我,更不可以交新朋友,無理任性的要求著。寫得一百封書信已被我裝進文件夾,鎖在了書櫃。她叫兜兒,我們認識八年。如今除了生日節日會問候,再也沒有過多交流。
可兒是兜兒離開後,我交的第一個新朋友,她身材瘦小,總想著去保護她。那時我們形影不離,下課十分鐘都會抱在一起。用情侶水杯,在元旦晚會上穿婚紗幫她向喜歡的男生告白,全校轟動。班導曾經在全班面前問我們,是不是同性戀。聯考後,選擇了同一學校,不同專業。上課時間的分散,不能行動統一,漸漸疏離。但我想挽救,在寢室熬綠豆沙送去給她,好吃的分她一點,我知道繼續放任下去,我們就徹底變成了熟悉的陌生人。和她做朋友已有四年。

「不知你又有沒有掛念這舊友
或者自己早就想通透
來年陌生的是昨日最親的某某」

想起來就會心酸。但又明白這是人生潮流不可逆的趨勢。再過十年,我們彼此成家立業,有了孩子,心的重心再也顧不上昔日友情。又或者說,自己的情感已不再重要,無論愛情友情。這大概就是,被生活打敗吧。
除去其他因素,情感的是需要更新維護的,常說見面三分情,無論回不回得到過去,見面了總有某種情愫在心底發酵,人心得到安慰,靈魂得到寬恕。
昔我往矣,楊柳依依。


琅琊小主:
有緣即往無緣去,一任清風送白雲


滾滾爸:
我把朋友分成幾種。

一,核心好友圈

二,好友圈。

三,朋友。

朋友比較廣泛,現在開門做公司,每年認識很多人。只要大家能合作能聊聊天,都算朋友。

好友圈,有什麼經歷有什麼資訊都願意主動分享,一年有幾次定期聚會。有啥問題都會互助,但有度。比如晚上九點以後一般不會再電話或者約出來,注意不干擾生活。

核心好友圈,可以講心路,可以講小秘密,可以放心吐槽。可以半夜抓出來陪喝酒。也會接到電話馬上趕過去解決朋友的問題,可以放心的借錢。

我手機通訊錄有1200人,裡面可以列為朋友的可能有一半,好友圈不過二,三十人。核心好友圈呢?

一個手數得出來。

一路走過,多數都是從小一起長大的人。有些國中高中大學非常好的朋友,慢慢也就疏了關系,因為距離,因為走的路不一樣。

很正常,各有各的生活。

核心好友圈就像一輛你開的小巴,到站了有人上,有人下。都是常態。想通了,也就沒什麼了。

我的核心朋友圈裡面,有那個兩三個人,半年都不會通一次電話,朋友圈偶爾點個贊,真有啥事,真是能馬上到身邊的。

君子之交淡如水,人過30才慢慢明白。


Liu劉哲Zhe:
夜深無聊,答個問題吧
一直以為,自己到目前為止這20多年,最好的朋友就是在高三那年,以至於我身邊人問出國的我什麼時候出國合適,我的答案都是必須聯考。不是因為聯考能學到什麼,而是高中這三年尤其是高三這年的朋友,會是一輩子的朋友。貌似跑題了跑就跑吧。我當年高三數得上號的真的好朋友不過兩手之數。其中兩個畢業到現在為止還是天天聯系不作贅述。這里想說的是另一個,我兩年的同桌,神級小伙,天天玩手機,數學神級,物理神級,化學和我不相上下(我當年也是年紀前幾的化學),英語能力基本為零,每天吃東西,扯淡。直到畢業,大學四年,出了兩次同學聚會沒在見過甚至沒再聯系過。
知道幾個月前一個朋友臨離開北京去倫敦,哥幾個在大排檔喝酒,喝到夜裡,幾個人迷迷糊糊,這個老同桌開始數手指,XX走了,然後你走了,然後AA走了,然後KK走了,最後就剩我和DD了。我說我到時候走的時候再請客吃飯,,都有空么,他淡淡的喝了口酒,說,你們幾個的飯,叫我,我必去
現在在雪梨的深夜打這篇估計沒人看得文,略有些哽咽,四年沒聯系,最後的這句話讓我知道,該有的朋友,怎麼都不會疏遠,疏遠的,都不算是朋友。


胡汗三:
是時候祭出這張圖了


Aorqu用戶:
最近,我跟12年沒見的國小時代朋友重逢,那是我國小時代最好的朋友,十多年來,無數的夢里還會想起童年時代的那些點點滴滴,好像時光匆匆流逝,而又覺得記憶依舊清晰動人。

終於到了約見的這一天,一大早出了門,約好了地方,到了約見地點的門口,我任憑童年記憶里他的模樣在腦海展開,我環顧四周,來來往往沒有我熟悉的面孔,終於在我看到一個人與我同樣四處張望,我知道,那一定是他!

果然,12年的時光就是有力量,能從表情和神態中看出一絲熟悉,然而留給我的大多都是陌生。12年了,因為父母工作調動,我們分到了不同的地方,通訊不如現在發達,就這樣12年,在同一片天空下未曾連接。

我記得那時我們都是10歲左右的孩子,有著最淳樸的氣息,打打鬧鬧,一起表演小品劇,一起打遊戲,一起談論許多幼稚的道理,一起…

12年後,坐在我面前的你,雖然些許陌生,然而你說的一切我都記得,有些雖然淡忘也能知道,那是曾經的我,我們互相說著一起做過的惡作劇,你告訴我我那時候不是個乖孩子,逃課一起打遊戲,騙老師去圖書館借書,卻在外面玩了一大圈才回來,你說你的rpg遊戲盤都是從我這里借的,你說童年的我已經考慮過遊戲世界的未來和發展。然而,一個上了國中從沒碰過遊戲的我,一個大學沒有打過dota的我,完全忘記了那個小時候的我也有這樣的故事。

然後,我驚喜的發現12年裡我們共享了很多相同經歷。我在諮詢公司coldcall給一家家醫院的時候,沒想到你也曾為了家裡的廠子打過類似的電話,你在美國做社團的時候,在國內的我奔波於社團,雙學位和學業之中還有…

我發現,我們雖然遠了變了,性格里有無數的相通,你說也許就是因為性格太像所以成為真的朋友,我笑著不知如何回答,心裡默默贊同!然後,我們又像童年時每周返校的那樣,一起旁若無人地走著,討論自己最新的想法,我感覺有些默契從未走遠,即使12年後,還能懷著相似的清晰,熱切地討論!

我只想說,真正的友情,也許真的從不會淡,只是一切被光陰切割,我們走向了不同的小空間,然而因為流淌著共享的默契,我們經歷了類似的人生,看過類似的風景,有著類似的經歷,即使過了十多年,還可以溝通連接,一切恰如當初!

終於在分別的時候,我一改以往的傷感,而是充滿欣喜,朋友沒有走遠,只不過並沒有一直陪伴你走過這些歲月,但是未來的日子裡,也許我們還可以如當初那樣兩個少年,手舞足蹈的在校園里,繞著操場,路過琴房電腦房,策劃著遊戲的發展方向,共同計劃著難以預測的未來。

當我一路走回家,夕陽正當好,彷彿我看到了那兩個少年的背影,我透過了12年的歲月光陰,找到屬於我自己的答案!從來沒有遠離,永遠不會忘記。

於是,我打開手機,看著通訊錄,我發現,自己珍惜和在意的朋友始終都在,我開心的笑著,好像曾經那個不知分別傷痛的少年。

活著,有短暫的離別,也有長久的別離,相信我,真正的感情,友情,永遠不會湮沒於塵埃!


劉死魚:
人與人之間的關系往往不是因為某些具體的原因而斷絕。不,即使表面上有種原因,其實是因為彼此的心已經不在一起,事後才牽強附會地找這些借口。因為,如果彼此的心沒有分開,當發生可能會導致彼此關系斷絕的事態時,某一方就會主動修復。之所以沒有人主動修復,就是因為彼此的心已經不在一起了。就好像眼看著船要沉了,仍然在一旁袖手旁觀。

——東野圭吾《解憂雜貨店》


Aorqu用戶:
豈能盡如人意,但求無愧於心


封狼居士Kross:

人的友誼都是流動的。

因為能從一開始就和你走到最後的,只有穩定的婚姻裡面的愛人。

其他的有沒有絕對的義務和你走到最後。

人和人的關系的維持,要經常能見面。如果是因為不可抗拒力量而不能見,這真沒辦法。

人和人就像兩條曲線,或許會有重合,或許會有相交。

但是沒有絕對相同的兩條線。所以,看淡吧。。

而且每個人都在變化,你不可能期待你看中的那個朋友和你變化到一樣,。

總有些人會遠離我們。


匿名用戶:
心存感激,萬分不舍,揮手告別,希望我們有一日再見面時,還能喝喝茶,敘敘舊,重溫那段曾經同行的溫暖時光。

我也曾經緊抓不放,拚命挽回——

但我們都變了,不止是距離上,還有心理上,當我們不再參與進互相的經歷時,當我們不再有共同的方向時,當我們不再有共同的話題與愛好時,當我們在世界觀與人生觀上有著巨大分歧時,當所有的一切與一切都不一樣的時候,聯系成了一件很尷尬的事。而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我們曾經那麼熟悉,而如今再也找不到理由熟悉了。

那麼告別,就是對這一段友誼,最好的保持方式。
走的越遠,你就會發現,人生的旅程本就孤獨,拋下那些過往,步伐才能更加輕盈。


Aorqu用戶:
朋友之間的主體只有兩個:你和我。變量卻有四個:你變了,我變了,遇到金錢了,遇到困難了。
朋友之間最要不得的就是永恆,也做不到永恆。大家不可能永遠在一條跑道上奔跑,不可能觀賞同樣的風景,最好的永恆就是即使在不同跑道上仍然可以不卑不亢交流,可以少點世俗。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