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對待逐漸疏遠的朋友?

問題描述:從以前的無話不說,變成無話可說。
, ,
龍紅楓灣路:
四個字足矣,順其自然


龍與杉:

嘿,你不必再等了
他不會回來了。


匿名用戶:
你說,你身邊的都同你疏遠了,其實這就是你周圍擴大的開始。如果你的親近都離遠了,那麼你的曠遠已經在星空下開展得很廣大;你要為你的成長歡喜,可是向那裡你不能帶進來一個人,要好好對待那些落在後邊的人們,在他們面前你要穩定自若,不要用你的懷疑苦惱他們,也不要用你的信心或者歡悅驚嚇他們,這是他們所不能了解的。同他們尋找出一種簡單而誠摯的和諧,這種和諧,任憑你自己將來怎麼轉變,都無須更改;要愛惜他們那種生疏方式的生活,要諒解那些進入老境的人們;他們對於你所信任的孤獨是畏懼的。要避免去給那在父母與子女間常演出的戲劇增加材料;這要費去許多子女的力,銷蝕許多父母的愛,總是他們的愛不了解我們;究竟是在愛著、溫暖著我們。不要向他們問計,也不要計較了解;但要相信那種為你保存下來像是一份遺產似的愛,你要信任在這愛中自有力量存在,自有一種幸福,無須脫離這個幸福才能擴大你的世界。
——里爾克


匿名用戶:
因為無力,再者無心。
連親人都可以離去,朋友有什麼不可以。
來了就是緣,走了也隨緣。


Aorqu用戶:
我時常認為,朋友熱絡關系就是聊天。
喝酒聊天也罷,仰望天空聊天也罷,都是聊天。
所以,聊不聊的來就是朋友的界定。
那,疏遠了大概就是我們能聊的少了。
我們崇拜的東西不同了,追求的事物也不同了。
你會為了朋友改變你嚮往的嗎。
我不會。
所以,疏遠了就疏遠了。
是必然的,也不想負隅頑抗。
你尊重他的選擇同時珍惜自己的追求。
這大概就是你們朋友一場最美的結束。


Aorqu用戶:
你捨不得的是「過去」,因為它美好;
所以你要捨棄「現在」,因為它回不來。
世界一直在變,你也在變,憑什麼要求別人按你的要求一成不變?這不公平。


西瓜是夏天的情人:
以前覺得友情大過天,朋友就應該天長地久,後來發現天長地久有時盡,有些事情不在控制的範圍內發展,雖然無奈,但也得接受。我記得院長在開會的時候說過一句話,說做事情,越投入越有效,我媽也說過一句同理的話,就是比較俗氣一點,說人和人之間都是相互的,感情也求個平等,她對你幾分,你就得對她幾分,你權衡利弊少了幾分投入,她便也會往後退。 然後就是漸行漸遠。
但無可否認的是,我們都想和曾經的朋友保持曾經友好溫暖的關系,有的人會說,真正的感情日久彌新,即便不聯系不見面也存在,對啊,我不否認,的卻可能會存在,但是你又不得不承認,你也會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惆悵,你們當初那麼好的關系,現在也只能用來懷念了。 越長大,失去朋友在所難免,因為我們忙於其他事物,我們生活圈子變得不同,接觸的東西變得不同,共同話題越來越少,感情可能會淡,也可能不會淡,但一定沒有當初的那般感覺了。那我們該如何正視呢,在心裡祝福她,沒必要再刻意的去聯系去找話題去尬約,在彼此看不到的角落裡祝福對方,看著她燦燦生輝,何嘗不是對曾經美好的友情的一個最好的交代呢。


是超人哇:
多少事遠去留下身邊的人


菜鳥一枚:
童年的朋友,猶如童年的衣裳,長大後,不是不願意穿,是無可奈何了。
——《瓊美卡隨想錄》木心


Ray.凡:

對於因逐漸疏遠的朋友,怎麼處理,分兩種情況。

一種是以前和你聊天相處還可以的,但是疏遠了一段時間,你跟他聊天,嘗試重新建立聯系感,但是卻換來對方一般的回應以及冷淡,這種朋友就建議不必太花精力去維持了。

另一種就是無論你和對方多長時間沒有聯系,但是一旦重啟話題,一旦聯繫上,就有種相見如故的感覺,彷彿無論時間過去多久,雙方都保持著友誼,這才是真正值得你珍惜的朋友。

真正的朋友是不需要刻意去花時間花精力去維護的,而是順其自然,你想起來聯系他了,或者約他出來也是順其自然的事,不需要你刻意想怎麼約他出來,你約他他也很熱情很樂意跟你出來,就算忙也會告訴你哪天會有空去。

人一生的時間是有限的,我們應該留更多時間給值得珍惜的朋友上,至於因為疏遠而失去的朋友,多年沒見後,你的主動和熱情卻換來他的冷淡的回應,無論當初你們關系看起來有多好,該失去的就讓他失去吧。


will:
童年的朋友就像兒時的衣服,長大了,就穿不了了。


zhouchen呀:
「我天性不宜交際。在多數場合,我不是覺得對方乏味,就是害怕對方覺得我乏味。可是我既不願忍受對方的乏味,也不願費勁使自己顯得有趣,那都太累了。我獨處時最輕松,因為我不覺得自己乏味,即使乏味,也自己承受,不累及他人,無需感到不安。」 關於朋友,周國平先生的這段話,我表示贊同。交朋友是需要成本的,需要去配合、容忍,沒有足夠的耐心,恐怕是連交朋友這一道坎都不願意邁出。

導致朋友逐漸疏遠的原因有很多,但是想去維持友誼,是需要兩個人一起付出的,任何一方不願意或者覺得累了,最終也只會變成點頭之交或者點贊之交,即使在某個晚上想起對方,也只是默默將打好的問候一個一個的刪掉。

都說大學以前交的朋友,友誼更為真摯,這大概是由人趨利避害的本質所決定的吧,畢竟,大學的圈子更大了,交朋友的目的並沒有以前那麼純粹,不能說大學就交不到交心的,只是在某些情況下,朋友之間的契合點沒那麼多,畢竟長大後的每個人都不是以前那種天真的傻白甜。

從小到大,朋友越來越多,圈子越來越大,孤獨感也愈加強烈,志同道合的朋友少,能交心的更少,對於認定的朋友,我一般不會輕易的放棄,逐漸疏遠的朋友,我也只會熱情不減,對於熱情長時間得不到回應,我也不會挽留。


橘子皮泡茶:
你走,我不送你,你來,無論大風大雨,我一定笑著迎你


小丸子:


Aorqu用戶:
我一直在友情面前患得患失。
我一直是個小心眼比較感性的人。
看起來的樣子就是:大家覺得我對朋友極好,而我的朋友們呢?不知道她們會不會覺得是負擔呢?
曾經為了一個姑娘老是當我鴿子我很生氣,因為她讓我幫她在圖書館佔座,卻因為她貪睡遲遲不肯來。導致每次我每次都要有很大的心理負擔:看著來尋座位的其他同學沒位置的愧疚感。
每次她姍姍來遲,我都會氣鼓鼓的。
因為她說話不算數。
我從小特別討厭不兌現承諾的人,如果我的父母承諾我一件事,我定會讓他們實現,全然不顧各種因素。固執認為:你答應過我的,就要實現!不能說話不算數!

我在要求別人同時,也這樣要求這自己:答應的,一定要做到。
所以,在若干年裡,我都是個擰巴的小姑娘。會因為別人的失信,而憋出內傷。

我眼睜睜看著另一個朋友離我越來越遠。到現在朋友圈只是偶爾點贊的關系了。

原因很簡單,我對她在朋友圈的所有發出悲傷的話語,關懷備至:怎麼了呀?出什麼事兒了嗎?可是姑娘那頭,一直雲淡風輕。該悲傷悲傷,該憂愁憂愁。全然和我沒關系。隔著熒幕,我在想我做錯了什麼?她從來不主動聯系我,我倒是會每周給她打打電話,告訴我的新鮮事兒。她在那邊和我聊,我們兩個也能聊天很久。

我們不聯系了,因為我不主動了,所以這個我主動為主的友情也就消散了。

後來我發東西,上面的這個個姑娘有時會評論:今天看到一個姑娘長的特別像你。我也會回復:是嘛?那還是很想看看她呢?然後也不會多說別的。

對圖書館讓我幫佔座的姑娘後來我學會了,委婉拒絕。但我們兩個現在還是很好的朋友,無話不談。我也不再一定要讓別人承諾你的東西一定要實現了,無論是誰遲到,我都會耐心的先在約好的地方等,絕不發火,就算遲到一個多小時,也絕不會甩臉子。只告訴她:等你好餓啊,一會兒去吃飯吧!
而對於和我沒熱情互動的姑娘,我再也不會去很強求了。因為,現在的我,覺得那不是友情真正的樣子。打擾別人不說,自己也猶如一個被慢慢泄氣的氣球。

我重視友誼,因為我認識一群很棒的朋友。當然這些人,也是經過時間的沉澱和篩選得來的。我也不是說和我失去聯系的那個朋友不好,只不過我們兩個沒有所謂的「緣」不適合一起玩而已。

每個階段的我們,都會碰到很多一樣匆匆趕路的人。有時候只是特定的時間和地點有那麼幾個人陪著你而已。可能一會兒,在一個分岔路口,你們就匆匆道別了。

朋友不一定要每天在一塊兒。我有的好朋友,我們機會不聯系。但見面還是很親,她失戀我後知後覺才知道,想要去安慰她,結果姑娘沒事人的,還和我聊的挺好。

霉霉有首歌就是描述失去摯友的:
People are people
And sometimes we change our minds .
But it’s killing me to see you go after all this time .

我現在對自己對別人都學會了諒解。至少在我看來在慢慢變好。

如果真的要離開的人,總有一天是會告別的。你扣緊指頭縫,沙子也會溜走的。該再見的,還是會揮手告別。


卡褲頭:

朋友一場,每當到了這種要收尾的關口,就像是一對即將名存實亡的夫妻,已然同床異夢,卻又在對方心裡留了一根拔不出的刺。有個高票回答說選擇放逐的方式,但談何容易,放得走人,卻放不下心,因為自己過往的影子有太多是同朋友相生相伴,而影子是割捨不掉的。

唯其心存 「勸君更進一杯酒,夕出陽關無故人」 的情懷,縱使朋友放走了,其實也被你留下來了。


匿名用戶:
漸行漸遠的朋友都不是真正的朋友
有些人就是為了陪你走人生的一段路,
有些東西就是一路丟失一路採擷,
何必如此執著。
如果實在愛的深沉,
那就多聯系吧,
有時間的話就約出來吃頓飯逛逛街;
沒時間就定時打個電話說說彼此的現狀。
到見面的時候也能相見如故。


二 二:
每個人在你生命中都只是一個時間段的陪伴


囧rz:
每次都是我主動騷擾別人,別人都愛答不理,久而久之就……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