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對待逐漸疏遠的朋友?

問題描述:從以前的無話不說,變成無話可說。
, ,
佘川兔兔:

我是在西伯利亞做木材生意的,在西伯利亞廣袤的原始森林中的小木屋裡,三五個中國人跟三五個俄羅斯布拉特聚在一起喝酒精,經常能聽到屋外有嗖嗖的聲音傳來。

我問俄國老大哥那是啥聲音?老大哥大灌一口酒說,「猞猁,一種狡猾的貓咪,在抓兔子呢」。這是一種小時候一起生活,到1歲後就要離開媽媽,再過幾個月就要跟兄弟分道揚鑣的動物。它們主要以捕捉雪兔為食。

但我也見過有上樹捉鳥掏蛋的捉家禽幼崽的,我想這大概在它們種族裡算是慫蛋了吧,不務正業,偷雞摸狗。聽說猞猁里還有些戰斗種族敢去惹豬羊這些中型動物,雖然經常受傷而歸或是戰死雪地。但我猜這一定都是猞猁中尊受敬仰的那一批了。

我把我的想法跟俄國老大哥說了之後,老大哥往我腦袋上一拍,「他們是獨居動物啊,各種行為都是動物的本能使然,哪有你這么多社會觀念啊。照我說他們過得真是悠哉,愛幹嘛幹嘛,沒有SB會出來指手劃腳,不讓捉鳥不讓捕羊的」,我一聽恍然大悟,果然是老哥,穩。


Xinwei小香豬:
我從未想到友情可以像愛情一樣
卑微 無助 醋意十足為什麼我們就變了呢。

曾當了救命稻草幫我於水深火熱中的友情,難道也有時效性,像愛情一樣會褪去激情和新鮮感嗎。

「君子之交淡如水 即可千杯不醉」的道理我何嘗不懂,可是我就是忍不住想和好朋友粘著。

曾經秒回的消息,隔了夜才回「不好意思,我沒看到。」輕描淡寫飄過去了
消息隔了夜,猶如隔夜飯菜充滿了亞硝酸鹽。吃了傷身,倒了浪費。你說我回還是不回?

肆意地開玩笑 如今變成了客套禮貌
我不要這種距離感 相敬如冰 冰冷的冰

以往什麼丟臉的糗事都可以說。一起分享最low最污的段子,發表最毒舌腹黑的吐槽 ,可現在如果我不找你,彷彿這輩子我們就失聯彼此相忘於江湖。

我不喜歡現在這樣生疏。我要右鍵刷新一鍵磨皮所有過去不開心,
我都原諒你 你也原諒我 ,誰都別記仇
回到之前那個樣子好不好


酪梨泡泡麗日醬:
謝不邀~ (^ー^)ノ
後來我漸漸地越來越明白,每個人都有各自的命運,每個人都有專屬於他自己的路。

不同的路交錯著… 在這個路口,這一段路,我們相遇,相識,我會感激你的陪伴,你帶給我的溫暖美好。謝謝你一路上與我分享的一切。
在下一個路口,抑或是下下個路口,你我分別,各自踏上不同的命運之路,漸行漸遠。我想我會有些不舍,有些難過。但我不會埋怨,會真心的祝福!人終歸是走在自己命運的軌跡之上的,切莫強求。
我想,緣分的含義不過如此。一段緣分來了,我們認真對待,好好珍惜。緣分盡了,順其自然,不要怨恨,不要責怪,送上祝福,心存感激。這大概就是隨緣吧。
收拾好行李,揮手告別,帶著一路上他人給予我們的鼓勵和溫暖,自己一路上累積的經驗和勇氣,我們繼續上路。下一段路,或許我們會孤身一人,或許又會遇到新的朋友,擁有新的羈絆。
人都有各自的命運,相遇,相識,相識,分別… 這沒有什麼不妥。


烏篷船:
講故事!!!!!!
多圖!!!!!!!
我來晚了!!!!!
我來講一個故事,高中時候我們四個關系很好,聯考後就紛飛了:一個出國學生物,一個入伍學雷達,一個國內學建築,一個逗B復讀了。八年後,怎麼樣?是不是灰常有隔閡?之前你們那麼好!!!隔閡有了不值得修復??相比於其他人,曾經的好朋友要找回是那麼的容易,比恢復被盜賬號還容易。你需要的就是去嘗試著去聯系,去問候,去點一個贊,任何一件小事,他都會注意到你,因為你們以前是那麼那麼好的朋友!!回到故事上,令我們四個隔閡瞬消的就是一件不起眼的小事,某天出國的逗B突然在微信上把我們三個都拉進了群,然後發了一個紅包,卻並沒有說任何話,群的名字也沒有改就是群聊倆字,也不知道他要幹什麼。
於是………………………..
後來………………………..
意外發生了……………….
這是什麼鬼,為什麼我們四個瘋了,我到現在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子。《論如何正確的撕逼》.
不管怎樣,現在群名已經改了,叫《兄弟》,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敢再發一次么!!不服就戰,像高中一樣,who怕who啊。我知道,歪了,歪了~~~~~~


迎刃:

高中的時候,與一個朋友玩的特別的好,那時候走讀。晚上還要上晚自習,晚上總是來不及回家吃飯。那個時候我們是同桌,沒下課就在討論去哪兒吃飯。下了課就往外沖,想著去吃好吃的。然後去鑽各種漫畫店。

畢業了以後,我們在一起上了大學,不同的院系,不同的專業。兩年以後他出國了,在剛開始出去的前幾年,他每次回來我們還會聚一下。

我們聊著各種話題,他在國外的經歷,他與另一半的事情,我的各種感情問題。但是隨著他學業和工作越來越忙,回國的時間也越來越少,我也漸漸忙起了工作,每次他回來的時間都湊不到一起。漸漸地,我們也變得疏遠了。

很多人應該也有著跟我一樣的經歷,小時候一起曾經一起爬樹,捉魚的朋友,長大後變得不再親密。大學睡在上鋪的兄弟,漸漸與你無話可聊,有時候仔細想想,總會有一種無力感湧上心頭。

如果沒有最好的朋友你會變怎麼樣呢?你告訴他們所有的一切,你們一起哭一起笑。你們彷彿是靈魂伴侶一樣形影不離。友誼是世上最美好的事情之一,他以與其他關系不同的獨特方式塑造了我們的生活。

那麼我們與那些曾經跟我們好得穿一條褲子的朋友,變得漸行漸遠的時候,我們應該怎麼做呢?

為什麼你們漸行漸遠了?

1. 空間上的距離。

人的社交精力是有限的,最容易結交朋友的地方就是學校,工作,以及住的地方。這樣的空間親密性,給我們提供了更多與人交往的機會,在這樣的相處過程中,如果遇到合得來的人,因為空間的親近,日常生活的軌跡重疊的地方也多起來,也會逐漸成為朋友。

與之相反的,如果你們生活在不同的城市,一年見面的時間不到一個月,或者幾天,或者你們在不同的大學讀書,也許你更多的精力會用在適應新環境上面,或者是新的朋友身上。

2.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

隨著時間的推移,所受到的教育的不同,閱歷的不斷增加,我們每個人的心智發展也進入到不同的階段。那麼以前的朋友,也可能因為想法的不同,漸漸產生分歧或者是不認同。

小時候無話不談的朋友,再見面忽然讓你覺得聊天內容食之無味。就像認識的一個朋友,很早就出社會了,每次聊天,他的話題總是圍繞著結婚,生孩子,怎麼才能不那麼努力也過的很好,而我想著的確實怎麼才能活的更好,證明自己的價值。漸漸地,我們也變得陌生起來。

3. 你所不知道的小插曲。

舉一個例子,以前國中一個朋友,住校的時候睡我下鋪。我們每天形影不離,一起上下課,一起食堂吃飯,一起去自習,一起做各種事情。班裡的所有同學,每次遇到我們單獨一個人的時候總會詢問:「唉,那XXX怎麼沒跟你一起啊?」彷彿我們不一起出現,是一件多麼不正常的事情一樣。

突然有一天,我們變得陌生起來,我們不再像彼此影子一樣的相處。不再同進同出。也許你會問為什麼?其實當時的我來說,也問了同樣的問題。因為突然有一天,他變得不再找我了。所以自然而然的,我們也變得不再那麼要好。

很多年以後,偶然的機會,我們見面了,聊起了當時。其實原因很簡單,只是因為有一次快上課了,他忘記拿東西了,然後讓我等他一起,我沒有聽到,自己先走了。他認為我是故意的,當時我們也並沒有再找彼此,所以關系就漸漸淡了。

4. 社群關系和真正的朋友的區別。

Aorqu上關於這一話題,一位答主提出了「社群關系」這個概念,深以為然。我們總在不斷地適應著新的環境,不斷走著屬於自己的路,也許你的另一半,或者是父母,朋友,也在不斷給你帶來新的社交關系,那麼這些人,是否是你真正的朋友呢?

每個人應該都有那麼一兩個知己,即使你們分隔數千里的距離,再見面,也是知己;即使你們只每個月聊那麼幾次電話,發那麼幾條微信,你們再見面,彷彿也還是與當初在一起的時候一樣。一切都還沒有變。所以分清楚,哪些人是你真正的朋友,哪些人只是你的「社群關系」。

如何對待那些與你漸行漸遠的朋友?

1.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

人的一生分為不同的階段,我們都在以不同階段的方式進行著成長。那麼交朋友也是如此,處於不同階段,交的朋友也會不同。價值觀相似的朋友,才可能維系得更久。我永遠忘不了一個朋友與他另一半說的一句話,「你知道我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有幾個,為什麼我跟他這么好嗎?因為我們的價值觀是最像的。」即使我與他在外表上有多大的不同,或者在外人眼中看起來我們有多麼地不一樣,但是事實上,我們的想法是最接近的。所以我們的友誼是最穩固而長久的。

如果,因為觀念的一樣,你們變得不再親近,漸行漸遠,那麼在找不到合適的相處方式,求同存異,就隨他去吧。

2. 如果你覺得值得挽回,請嘗試做一些改變。

很多人對於漸行漸遠的友誼,往往抱著一種隨緣的態度。就像找另一半一樣,有些人總抱著,「下一個會更好」的想法,事實上,可能你現在的這個就是最適合你最好的。我始終相信,每一段關系,無論是父母之間,戀人之間,亦或者是朋友之間,都是需要付出和經營的。一味的順其自然,並不能幫助你解決問題。

也許,你們之間只是因為一點點小的摩擦,沒有溝通,就造成了關系的疏遠;也許你們之間,只是因為要各自去完成不同的目標,你要工作,他要結婚,而沒有時間湊在一起。這些都不是問題,人生難求知己,如果他是你重視的朋友,請為了他調整一下你的計劃,抽出一些時間給他,留出一部分精力,用心地經營你們的關系。即使是畢生知己,也是通過不斷磨合才能擁有完美的默契。

3. 即使你們真的不再是朋友,請為彼此留有餘地。

也許有一天,你的朋友真的跟你疏遠,然後你們不再是朋友,請記住那些你們之間的美好。不要以惡劣的態度對待你曾經的朋友,因為你無法否認那些共同的回憶。人的一生沒有十全十美的。「凡事留一線,日後好相見。」誰知道,以後你們不再有可能再重回到要好的狀態呢?

最後,你是怎麼對待那些離你越來越遠的朋友呢?評論區我們聊一聊哦!

文/小刃刃

微信公眾號【 yingrendao 】,每日推送自信、人際交往、情感、學習成長等主題文章。

PS:沒時間解釋啦,趕緊上車。

【電子書福利】如何更系統的學習提升自信、人際交往、戀愛、學習成長方法,關注本公眾號:迎刃(ID: yingrendao )後台回復關鍵詞:dzs 或『電子書』,即可下載5本電子書到手機瀏覽(5種格式)。晚了,可能鏈接就失效啦。

http://weixin.qq.com/r/rUw3LxnEWEQnrV1M9xm- (二維碼自動識別)


匿名用戶:
這個問題我想回答一下,不請自來。

疏遠原因無非三種,時間、空間以及突發事件。即使在同一個城市,由於隨著年齡的增長,圈子不同,使兩個人漸行漸遠。學生時代大家都是象牙塔里的寵兒,沒有過多的人性醜惡暴露出來,換句話說,學校這個地方掩蓋了兩個人本身就應有的差距,大家都是一個台階上的,拿甲乙來說,兩人很容易能找到認同感。

但是到了社會上,這方面被無限擴大。大家都在不同的台階上了,甲的台階比乙高,比方說甲已經比乙高了好幾個台階了。甲認為乙每天聚會、唱K約炮的生活很沒有意義,可是乙不這么認為,他首先不認為自己是在浪費時間,反而覺得很有意義很快樂,其次他會認為甲過於清高,高不可攀,疏遠就由此來。每個人站的台階不同,看的東西自然也不同。

從主觀來說,甲乙互相看不上了,從客觀來說,甲乙兩人已經不匹配了。
舉個例子,有些男生會認為,怎麼這樣啊,我又沒做過什麼讓人反感的行為,無非就是喜歡一個人追求手法傻了點,沒必要刪QQ吧。現在想想,其實只是不匹配罷了,無論是朋友,還是戀人。學校給了一個平台,讓大家順其自然地相識,更容易快速了解一個人,社會上大家都戴著面具,不容易交到真心朋友。

我一直認為,朋友不是交來的,很多人愛問我,你是不是沒什麼朋友,是不是不樂於去交朋友之類的,我就很奇怪,但我又很難形容,為什麼要樂於交朋友呢,為什麼很多人都喜歡把交朋友當做一件事情來做呢,這不該是順其自然發生的事嗎。所謂人脈也是一樣,人脈也不是所謂苦心經營的,我很難想像一些人所謂的苦心經營人脈是怎麼經營的,人脈主要不是靠苦心經營,那隻會讓人反感,人最要緊的是充實自己,自身強大了,體現了自身價值後,人脈根本不需要經營。

我是越來越覺得,兩個人,只有能力、貭素、氣質、意識、思想等各方面綜合水準相近,才有可能走到一起,強者自會和強者慢慢靠近。這就是人以群分,如果兩人差太多,即使短時間內關系高山流水,到最後也會分開。

所以,不用如何對待,疏遠就疏遠吧。
————————
講個故事

昨天,我大學里一個關系非常好的異性朋友結婚了,沒叫我,加她微信三天了還沒同意,估計沒下文了。大學時候關系多好呢,就是大家都認為我倆在談戀愛,我倆選課都選一塊兒,我很喜歡和她一起上課,但我沒和她戀愛,至於是否喜歡她,我自己也不知道,昨天因為這個事兒,誇張聯想了下,於是寫了一首打油詩。

疏遠的開始是因為一件事。
她有次晚上要回家,我也正好要回去,同路一起走,那晚下雨,她讓我等一下,打了個電話,後來又來一個男的乙,自稱是她表哥,後來又來了一個男人丙,來了以後我們三個對視,沒話說。
後來丙和女的吵架了,吵的整個校門口都聽得見,意思大致是這么多人還要我送你回家幹嘛,那兩個是誰?然後一副看我不爽的表情。
後來丙居然跑來說同學,我來送她回家你自己走吧,你沒帶傘我把傘借給你。我當時是這個表情。我說我又不是送她回去,正好順路而已,既然你給我傘到時候我怎麼還你呢,丙說不要了!後來她們又繼續吵,男的最後說你們送她回家吧,我走了!丟下傘就跑回宿舍了。我繼續這個表情。
後來我們倆就不怎麼說話了,然後輾轉到大四了,大四大家都不怎麼去學校了。有一次她QQ上問我,小路學怎麼樣了?她一年前也問我這個問題,敢情我學了一年小路還沒考出來啊。實際上是開了大半年車了。
最後一次碰到她是在學校路上,下雨天,我開車在路上,看到她和另一個男的正在卿卿我我摸來摸去親來親去舉止很不拘束,讓我很難想像這是她初戀啊!我很不合時宜地去打斷了,問了她一個畢業生四聯單的問題。
前兩天我剛和同學說,她穿大紅色的婚紗一定很美,結果她真的辦的是個傳統的中式婚禮,我也想辦個這樣的,想取取經都取不到了。昨天一看同學的朋友圈,發現新郎就是當時那個男的!這女的大學室友一個都沒去,本身關系就不好,不加我,那就這樣斷了吧。


張怡微:

我覺得應該是我的問題。


小鳥:
隨著我們在不同的人生節點上走上了不同的道路,我們所能支配的資源,我們的社會地位,我們對同一事物的認識見解,都在發生變化,不同的人差距也在越來越大。人家的訴苦在你聽來變成了變相的炫耀,你們之間的隔閡越來越大,話題越來越少。

你們處在不同的人生中,一堆人無話可說,只能反覆地提起從前一起玩鬧的事情,或者寒暄幾句最近的生活,知道這些事情被反覆提起,反覆咀嚼,無趣,反感,還得礙於情面不能明說。

但凡是能夠一直存在的友誼,他們的價值觀和思辨力一定是對等的,朋友是要相互認可和交換觀點的,不僅僅是敘舊,交換感情,從現在的同路者中尋找朋友,而不是硬要拉著越來越生疏的朋友一起上路,到了分岔路,大家互相道別,過節時發一句節日快樂,也好過兩個人口不對心地把酒話桑麻。

————————————————————————————————————————————
客官裡面請:
努力學習的意義到底在哪裡? – 小鳥的回答


柳柳:
我說說我的看法做法:活得時間越久,經歷的事情越多,越來越發現冥冥中人與事真有緣分一說。人這一生擁有的東西,愛情友情財富親情名利地位等,終將像流沙逝於手心。永恆永遠不過是我們美好的願望罷了。有些人有些事你縱然拽的更緊也會不盡人意,離你而去。所以,只求對人對事無愧於心,至於聚散離合皆憑天意,緣來則聚則珍惜,緣散則淡然一笑,泰然處之。


張袖子:


王大鎚:

聽我一句勸,如果你是一個不斷奮斗的人,階層在不斷提升。不要去試圖挽回兒時的玩伴,也不要認為現在的朋友都不真誠。

為什麼呢?說一個現象,為什麼同學會來的都是混的中等的同學,最好和最壞的都不來?最壞的肯定是因為混的不好,沒面子。最好的那批為什麼不來?怕麻煩!階級分化了以後,他能做的就是不斷付出換取更多的贊美之詞。這些贊美之詞沒有意義,為過去的感情付出是沒有回報的單方面付出。最壞的結果就是你拼盡全力證明了他真的是一個爛人。對於爛人,最好的做法就是遠離。當然比較好的是大家喝喝酒,聊聊天,彼此不煩擾,沒負擔。但是很多人還是會覺得這是無效社交。這個因人而異了。

朋友也是講究門當戶對的,這樣才能長久的讓思想保持在同一個水準上。有些東西只能跟懂得人談,不然就是對牛彈琴。


房小寶兒:

只有四個字「順其自然」,因為這是一個非常正常和普遍的現象,甚至是一種自然選擇的結果。人活著孤獨是必然的,失去也是必然的,得到後再失去還是必然的,所有的事情都要用平常心去看待。

我高中時有一個好朋友,可以說人生中沒有和一個同性那麼好過,每天課間十分鐘,老師還要拖堂兩三分鐘,我們倆不在一棟樓上課,但都會利用剩下的七八分鐘飛奔到對方教室門口,然後交換課堂上寫好的紙條,當時我們倆因為關系親密在全年級出名,因為大家都懷疑我們是女同,我一點都不生氣,我為我們的友誼驕傲。

她學習一直很努力,也很聰明,但是聯考沒考好,那年我去上大學了,她選擇了復讀,寒假時我拿著我給她買的衣服去看她,她的態度很冰冷,說很後悔當初跟我一起玩浪費時間,我當時心裡特別難受,但也理解她,從那之後我們就不怎麼聯系了,她復讀一年後考上了985名校,到現在我從大學畢業都7年了,跟她的故事就更久了,現在彼此還有微信,但從不會說話,也沒有任何互動。

一開始我難過了好久,不亞於失戀的痛苦,同時我也意識到自己一直把感情傾注在她一個人身上,忽略了身邊的很多其他朋友,到現在我最好的朋友是我的高中同桌,但那段時間卻沒怎麼正經經營我倆之間的感情。

其實從我們懂事開始,人生每個階段都有那麼幾個穿一條褲子都嫌肥的朋友,每更換一次環境就會流失一部分,然後再增加一部分,就這樣循環,最後會剩下幾個無論環境怎麼改變,你們都彼此牽掛,許久不聯系也一點不尷尬,還是像上一次一樣聊天,永遠不會有沒話聊這種尷尬橫在你們中間,遇到困難他可以第一時間,從你的利益出發替你想辦法的人,這就夠了,隨著年齡的增長你會覺得朋友千萬不要多了,霸佔精力的事情太多了,根本應付不過來,一些並不真心的關系,維系起來又累又耽誤時間。

比較有意思的是,最後到頭來走了很多年的朋友,幾乎都不是當初那些穿一條褲子都嫌肥的人。

以前的無話不說,變成無話可說,是不同頻了,你們以前都愛吃鴨脖,現在你還愛吃鴨脖,但他愛吃牛排了,沒什麼你繼續找愛吃鴨脖的人就好,可能你對他還在在意的要命,但在對方那裡你已經不是什麼重要的人物了,那何苦再去耗費精力強扭不甜的瓜。

碼字不易,喜歡或者有用就點個贊吧,愛你!

==========================================================

乾貨公眾號:房小寶兒,專治玻璃心,臉皮薄,一起帶上強心臟,做自信的人。

公號後台回復「九型人格」,即可參與人格測試。

回復「約會」,即可獲取約會秘術,從此約會不再是難題。

回復「門薩」,即可參與門薩測試。


張喵喵喵咯:

至今還記得Polly,一個性格與我極其相似的姑娘。

在其他孩子都在討論路邊攤賣的五顏六色的糖果哪個顏色最好吃的年紀,我們卻被各自的母親培養成了小天鵝一樣驕傲的姑娘。她學琵琶我習舞蹈,對亂七八糟的閑書有著奇特的熱愛,喜歡在本子上塗抹各種不知所謂的文字和顏色,乖乖女的樣子使得女老師們青眼有加。直到現在,我好像依稀可以看到那時候的樣子——脖頸修長,眉目清秀,心裡永遠住著一個小公主,現在看來有些面目可憎。

在什麼都不懂的年紀卻因為同樣恃才傲物而成了朋友。我們湊在學校的水塘旁邊研究身體通透的小魚小蝦,在花池裡追捕蜻蜓,買一摞又一摞的筆記本用來寫腦袋裡裝也裝不下的奇思妙想,共同分享自家制的醉棗…那時候日子被拉得無比漫長,一天好像怎麼過都過不完,陽光漫天飛舞,撒了一地的春夏秋冬。

可總是有些大人喜歡把孩子們的友情想的過於復雜。Polly的媽媽指著我對她說「她是單親家庭的孩子,離她遠點兒」,然後推著她去和同班一個父母親都是教育局領導的孩子玩兒,天知道一個國小語文老師為什麼會有這樣不堪的想法。性格里的驕傲和固執讓我寧願形單影隻,而同樣驕傲又聽話的她也不屑於再與我為伍。我們寫長長的字條譴責對方,選擇性的否定了所有曾經的陪伴,把美好的時光都用來吵鬧爭執又和好,樂此不疲甘之如飴的傷害對方傷害自己。

後來才明白,友情和愛情一樣,需要的是互補而不是相似。我們就像冬日裡的兩只刺蝟,總想要窩在對方身旁取暖,可是總被身上那些名叫驕傲和偏執的刺扎到遍體鱗傷。

在逐漸和Polly姑娘失去聯系的日子裡,我遺失了那些筆記本,也不再繼續學舞。再後來我聽說她去了北京進修琵琶,而我也義無反顧的投入到了聯考的獨木橋大軍中。

自此天各一方,你搖曳生姿開一株山茶,我肆意瘋長結一朵薔薇,各自美麗就好,不必打擾。


在還沒長大的日子裡,中考大概算是人生第一場兵荒馬亂的別離。不同的城市不同的學校,幾百公里的距離像是永遠也跨不過去的星河。我們為了學業各奔東西,囚禁在屬於自己的孤島上甘之如飴,擁有瘋狂泛濫的荷爾蒙和獨屬於十七八歲的躁動,卻只能把滿腔熱情傾注在眼前的草稿紙上,說好的相聚好像永遠也等不來——「至少我們還有情懷」,三兒如是說。

三兒去了距離我一個小時車程的城市讀書,轉個身就能到的距離卻好像隔了大半個中國,在打車永遠都是起步價的八線城市,這樣的距離於學生而言大概相當於出了個遠門兒。所以約會就放在假期。

國中的時候三兒在我隔壁班,我們互不嫌棄地相濡以沫了三年,沒發生一點兒激動人心的浪漫故事。我忙著追男神,他只顧泡妹子,我沒興趣撩他,他大概也沒空理我,自顧不暇,各掃門前雪。

我和三兒一樣兒,心裡住著一個看到別人過得不如自己就稍感安慰的小婊砸,所以心情不好的時候就去找他,聽他說一通他的不爽就立刻覺得神清氣爽容光煥發。就這樣毫不客氣地把友誼建立在彼此的痛苦之上,只有在對方不痛快的時候才互相看得順眼。

畢業三兒就去了外地讀書,走之前笑的像狗一樣跟我說,媽蛋沒人可欺負了我肯定得想你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小村姑你別太想我我要去泡城裡妹子了哈哈哈哈,有啥不舒服的就打電話告訴我讓我開心開心嘛對不對?

去你大爺的!開心你大爺!三兒你個狗逼最好別回來媽蛋!我罵他,心裡卻莫名其妙地有些不舍。

大概是因為前幾天聽他朋友說其實平時他根本沒有那麼多不爽,那些亂七八糟被老師罵被妹子拒絕的破事兒都只是編出來讓我爽一爽。

這小婊砸,趕緊走趕緊走,麻溜點兒學成歸來我還可以抱大腿。我心裡罵他。

後來三兒過得不太順,重點高中就是他這種出頭鳥聚集的林子,學業受挫不說泡妞事業也基本中斷,聽到這里朕心甚慰,卻還是不可避免的有了些自己家的狗被打了的不爽。

所以我故意在電話里把自己說的慘一點兒來安慰他心裡那個小婊砸,一邊聽他說看到你過得不好我也就放心了,一邊腹誹要是這些都成了真的我肯定第一個撕了丫的。每次三兒笑完之後,都很認真的問我,小村姑你不會真的這么慘吧?沒了我你果然混得不行啊!我哈哈大笑,當然是真的啦我沒考好才考了全年級前二十!

然後用笑聲蓋過心酸,聽他感慨女人果然是口是心非的動物。

媽蛋,真特么想哭。要好好的啊混蛋!好好的努力的把生活變美好,好好的記住你的夢想去實現它,好好的克服掉所有的困難!我的狗不能被別人打敗啊混蛋!我在電話里沖他喊,也好像是在沖自己喊。

再後來,再後來學習更加繁忙,電話只剩隻言片語,假期的會面變成經驗交流大會。是疏遠了吧?肩膀不再屬於我,手指曲起來去彈別人的腦袋,漸行漸遠的影子像極了生命中的其他人…可是沒關系,我可以卸下鎧甲放到你那裡,放多久都不會被嫌棄,所以我知道你還在。


和火燒好久不聯系,突然接到她的資訊,說她理轉文了,在高二下學期,高中生活已經過半的時候。我用了十分鐘,徹底消化掉這個資訊。

我沒有安慰,她不需要安慰。我回過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火燒,恭喜你又回到自己擅長的領悟啦哈哈哈。心裡抑制不住地悲傷,突然開始懷念起那個操場上拚命奔跑的身影,懷念到想哭。

火燒不需要安慰,從來都不需要。她的青梅竹馬離家出走以後,用車禍失憶這種扯淡的理由徹底消失在她的生命里的時候,她不需要安慰,繼續每天跳著腳尖叫著哈哈大笑的生活,眼睛閃閃發光,舌尖撞擊牙床。

我坐在操場的看台上,聽她指著過路的男生大笑,這個男的臉好長像驢一樣哈哈哈哈。她看我沒有笑又繼續說,好吧我知道嘲笑別人是不對的,但是真的太特么好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看著她,心中逐漸生出一種無法抑制的無力感,我還是沒有笑,我擠不出笑來附和她,附和一個用盡力氣來快樂的傻逼。

火燒突然跳下看台,瘋了一樣在操場上跑,不顧一切的跑,拼了命的跑。我想要鎮定的坐著等她撒完歡兒回來,可是腿卻跟著跑了出去。火燒你個王八蛋累死老娘了,我沖著她怎麼看都悲傷的背影喊,悲傷到牙酸。

在操場最邊上的城牆根,我拼盡全力抱住了她,卻發現她早就淚流滿面,她拽著我的校服死命的哭,哭的說不出話來。我輕輕地拍著她的肩膀,感受她身體里的悲傷慢慢逝去,看到她身後的太陽一點一點落下去,晃得人要流眼淚。

後來火燒還是那個火燒,繼續跟我互相損,繼續跳著腳尖叫著哈哈大笑,只是眼神里再也沒有了那個人揮之不去的影子。

總是這樣,看再多的悲劇也只是感慨,讀再多的故事也不會難過。可是看到我親愛的你,被各種各樣的煩惱糾纏,為五光十色的世界迷惑,卻會生出一種深深的無力感。

我見證過你的悲傷,也看到過你的難過,可當我以為一切都到了影片末尾大團圓的時候,你卻還是會被生活的枝椏絆住腳。我深深深深地明白你笑容之下的所有不快樂,就像是你可以準確的從電話里聽出我的壞情緒一樣,可是卻沒辦法跟你一起到操場上瘋了一樣跑一跑,大不了再哭一哭。

也可能這些事情會有人陪你去做,只是那個人已經不再是我。


可他們把這些,叫做疏遠。

時常會和朋友小聚,我看著身旁的他們閑談笑鬧,都會有一瞬間的恍惚,去思念那些已經遙遠的面孔——你的生活陽光明媚,我的日子也同樣晴空萬里,只是我偶爾,還是會在脫離了喧囂的某一刻停下來,駐足在斑駁的城牆邊,學校的綠茵里,來來往往的人群中,思念你。

那些路過我的生命並駐足其中的姑娘小伙,大多一個又一個的離開了。他們在自己的生命里肆意的美麗著,只是不再屬於我。可是沒關系,那些永遠也寫不滿的信箋和日記,遺失在角落裡的風箏和紙條,不知現在屬於了誰的肩膀和擁抱…它們並沒有湮沒在塵埃里,那個不諳世事又稜角分明的我,會帶著它們,守著那些回不去的歲月和等不到的重逢,躲在時間的閣樓上,望著我逐漸遠去的背影。

可是親愛的,那不叫疏遠啊更稱不上失去,那些你以為回不來的,都會在你的心裡,換一種方式陪伴你。

✿ฺ ♡ ✿ฺ ♡ ✿ฺ ♡ ✿ฺ ♡✿ฺ ♡✿ฺ ♡ ✿ฺ ♡ ✿ฺ ♡ ✿ฺ ♡
記在2016年3月27日晚22:31

晚安。


藍姑涼:
我最喜愛的香港作家之一, 前任大富翁世界冠軍畢華流先生曾經說過, 為什麽即使一對情侶說一生一世在一起, 到後來還是分開了? 因為要一生一世的是當時那一刻的男生跟女生! 時間過了, 人變了, 喜歡的物件可能也變了, 也分手也是很正常的事, 不必責備任何一個人。

情來時求長久, 緣盡了莫強求。


風淺霖:
前幾天看到一個說說:「友情是不會有佔有欲的,如果有,那隻是你以為的友情。」
我不想從心理學啊什麼的解釋這句話,但是那一剎那我想起了誰,突然覺得自己是不是彎了。
我們叫她小艾吧。

初來高中的時候,我是外區過來,沒有認識的同學,她也沒有。
兩個人就混在一起,形影不離,還是室友。
我的確很喜歡她啊。
但是呢,她就是她,我們有著不同的愛好,不同的人生觀價值觀,她不可能按照我的想法行事。
我總是嘗試用以前美好的記憶喚醒她,很累。
突然想起張愛玲說的:我討厭你總和我提起過去的事情,好像我是一個死人一樣。
如果沒有新的進展,大概,友情會慢慢變淡吧

如果一個友情給你的煩惱大於快樂,可能就該放棄了。突然間明白沒必要太計較,她累了就會回來,你能做的就是在她需要幫助的時候幫她。
也無需刻意維持什麼。
她若重視你,自然不忘你。
現在的關系可能是我覺得最舒服的吧。同班,前後桌,不是室友了。
不擔心失去,因為失去的前提是擁有,沒有誰能擁有誰
盡情扯淡。一群煞筆打打鬧鬧。
挺好的。

你可以有很多朋友,很多談得來的。
沒必要為一個人付出太多。

君子之交淡如水。


Aorqu用戶:

你一定被人刪除過,
也一定刪除過別人。

作為重度微信用戶的我們,想必刪除好友這個事情是我們非常忌諱敏感的。上次還有看到有人專門寫了一篇文章,大意是,ta的高中同學現在是個大名人了,雖然ta經常聊天拉近感情,但是終於有一天,這個事情還是發生了,他的高中同學把他刪除好友了。
我們配做朋友嘛?

這是我一直思考的一個問題,我們配做朋友嘛?

不配做朋友型

一個媒體行業的朋友XYZ分享了他的經歷,多年前剛入行的時候,一群屌絲小記者編輯,大家天天在一起工作,參加發布會,聊哪家企業的紅包大,閑的時候扯扯皮,喝酒侃大山。幾年後,大家離職各奔東西,有的去了其他媒體,有的去了企業。再過幾年,原來的同事中,有的還是天天跑發布會、專訪,有的在企業擔任中層管理人員,還有的早已成為企業大老闆,身價千萬、數億不等。

朋友XYZ說,這個時候,幾個朋友合計總想著一起聚聚舊,可是那些億萬身價的老同事每次都說忙,不知道是真忙,還是不想再一起玩耍了。這個時候他們也在想,再也回不到10年前了,也許,我們終究不配再做朋友了。

還有一種情況,XYZ也存有很多中國網際網路行業頂級老闆的名片、微信、QQ等。比如李開復、雷軍、周鴻禕、劉強東、王興、李學凌等的電話或者微信,XYZ存了4、5年,但是幾乎沒有撥通過。為什麼呢?因為沒有什麼事情需要找到這些大佬,即便是有事情,他們的助理、公關基本上就可以完全對接解決了。

宏民一次真實的經歷也是如此,有一次,我找到美團的一個朋友,我說你把王興的電話給我下,有個選題要採訪下,ta說給你可以,但是估計你打不通,後來我撥了3次,果然沒人接。估計王興已經把電話設置成「僅接聽通訊錄聯系人」模式了。

我還真不是在這里矯情吐酸水,這是任何一個人正常的人生軌跡。記得我看過一份調查數據報名。人在20-30歲左右,朋友的數量快速的增加;到了35-45歲朋友數量達到峰值,然後趨於穩定,再往後,朋友的數量就開始快速減少,直至臨終前在床邊的人。

不管是人生、還是職場生涯,到了新美大CEO王興這個階段,基本上已經開始做減法了。因為這個行業該認識的他基本上都認識了,選擇其中志趣相投的做朋友足矣,其他幾十年來王興所認識的絕大多數人,他即便是絞盡腦汁,也找不出可以坐下來喝杯茶、吃個飯、閑談行業的理由和時間了。

我經常假設,假如我削尖頭腦想和雷軍做朋友,有什麼機會呢?估計就是以下這幾種場景。

無聊型,雷兄你好,約你喝杯茶談談人生?
--沒時間!
行業型,雷軍請問如何看待智能手機未來10年發展?
--找李磊!(小米公關總監)
裝逼型,雷總我創業了可以談談投資的事嗎?
--找順為資本去。
近乎型,恭喜成功研發出小米首款自主「澎湃」晶元!
--多謝!

哈哈哈哈我會發現,我和雷軍產生交集的可能性幾乎為零。
這就是典型的,不配做朋友,或者說暫時,還不配做真正意義上的那種朋友。

配做朋友型

當然,我們還是有很多真正的朋友的。比如,我發現這幾年,原來一起玩耍的小夥伴紛紛走出創業,很多時候,他們會發來一句話「趙兄,我創業了,我的新項目是xxx,域名是http://www.zhaohongmin.com,這是我們的官方微信,多多支持啊」。

這個時候,我可以對他的項目提點建議,起到絲絲推動作用。當然,反過來,他也能對我的事業有很多支持。這個共贏的時候,我們一定可以成為好朋友。
我們配做朋友嘛?

再看一張圖,這是宏民4年前的部門同事,如今這里大大小小有好幾個創始人&CEO,然後還有分布在滴滴、36氪、優酷土豆、新榜等公司擔任要職。很多還保持著緊密的溝通交流,時不時還有這樣那樣的合作機會。

所以,你明白了嗎?

配做朋友的,一定是在同一階段一起奮斗過的兄弟姐妹們,我們相濡以沫,共同從菜鳥、成長為小咖,直至大咖,這個過程中,可能有人會掉隊,也可能有人會比你快,這是正常的人生軌跡,無可厚非。

所以不要總是想著去勾搭哪些所謂的大咖,然後被他們拒絕後,自己又傷心1000秒。
能成為真朋友的,一定是結伴而行的人,而不是比你牛逼100倍的大咖們。他們只是你的詩和遠方,而不是你的當下。
文/趙宏民的一篇


主播北北:

謝謝邀請。

我覺得有兩點非常重要,第一點:交流心態。第二點:武裝自己。

1、交流心態

當我們和一個人交流時,心態尤為重要,它會影響人際關系的發展走向。這心態說白了,就是和朋友交流時保持平常心真誠,二者缺一不可。

例如談戀愛,你以一個極低的姿態出現在女神面前,沒事就表白、經常送禮物,對她百依百順,到最後肯定沒戲。為什麼,因為你和女神接觸伊始,心態就極不正常,真誠是有了,可你沒保持一個平常心去交朋友,而是不求回報的無限付出,這在對方眼裡你就是個粉絲、追求者、備胎,她怎麼可能成為女朋友?你向對方傳遞的資訊註定了她不會拿你認真對待。

對待朋友時,交流心態也是一樣的,要保持平常心和真誠。即使是對待以前和自己關系很不錯,但由於種種原因現在變得生疏,已經多年不聯系的朋友,也應該保持一種平常心態。你們以前關系近,不代表多年不聯系後現在也是近的,不要因為對方偶爾沒回復你的資訊(但多次不回,就屬於另一種情況了…),或某一次交流沒有達到你期望中的那樣融洽,自己的心態就崩了。因為每個人的時間都是有限的,你不是對方的父母、配偶、最好的朋友,他們不可能把對你的回應總放在首位。我們大多數人在對方生活中不過就是個「微信好友列表中一個名字」的角色,我們不是經常能在網上看到這樣一句話么:永遠別太高估自己在對方心中的位置。

大多數人在結婚前,可以花很多時間和朋友侃大山,出去胡吃海喝,到處遊玩。可一旦結婚後,你會發現他們的生活重心就會放在二人世界和今後的寶寶身上了,這無可厚非。不是他們沒有時間,而是他們不想多花時間,沒有閑心去跟關系一般的朋友去維系感情了,因為他們覺得沒有必要和浪費時間。人都是越活越現實的,隨著年齡增長,越來越明白自己想要什麼,目的越來越明確。所以,不會在自己認為沒用的人或事上浪費時間。

隨著我們的生活和工作環境的變化,大多數朋友的逐漸疏遠是一種必然現象。既然是必然現象,那「如何對待逐漸疏遠的朋友?」呢,我認為,在前面說的保持好心態的基礎上順其自然,有事需要朋友幫忙了,可以寒暄幾句,但別過頭,盡量直奔主題,別浪費大家時間,這樣是最好的,大家都是成年人,人之常情都懂,也都知道時間珍貴。平時沒必為了維系關系,去故意做一些無用功,弄不好反倒變得尷尬、夾生了。

2、武裝自己

第二點,並不是針對這個問題的直接回答,但卻在維系朋友關系中起到了潛移默化的作用。因為我相信,當我們真正在思考「逐漸疏遠的朋友」這類問題時,總會帶出一些傷感和低落的情緒,這個話題雖然現實,但也確實讓人心裡感覺不那麼是滋味兒。所以,考慮這類問題,不如直接思考如何武裝自己,才是最重要最現實的。

把自己武裝起來,變強大。強大代表著能力、社會資源,代表著別人在很多時候會因為你的強大來找你尋求各方面幫助。只要自己強大了,那些疏遠的朋友,最後還是會一點點慢慢的走近你,有些人,即使他們沒有表面行動,但在心理層面,也會因為你變得強大後而向你逐漸靠攏。我身邊的例子,兩家反目成仇、甚至要老死不相往來的人,因為關鍵時刻一家能從另一家那借力,打破了之前的僵局,這事過後,兩家人又重新回到以前那種熟絡的狀態。這樣的例子,生活中實在是太多太多了。這不禁讓我想起18世紀的英國前首相Lord Palmerston的一句名言:沒有永遠的敵人,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雖然這句話是在一定的環境下才成立,但大到國家之間,小到人際關系,都在一幕幕的驗證這句話的現實性。這句話放在我們個人的生活中,可以從側面揭示出」強大」對一個人意味著什麼,能給一個人帶來什麼,會在朋友關系間起著怎樣的作用,這些,我相信每個人都懂。

等你強大的時候,生活中的五彩斑斕還體驗不過來呢,哪還有精力去想那些已經疏遠的朋友這些小事,沒等到你疏遠,他們自然就過來了。


匿名用戶:

其實就是「能不能聊到一塊兒去」罷了

以下三個例子:

我和我一位高中摯友在半年前斷了聯系,是我主動的。我再也沒有主動聯系他,而對他的微信消息也常常擱置,個中原因在此也不細表,但我可以說的是,這是我主觀上對他的疏遠,並非是他不好。半年前那時候,他對我依然視作好友,最好的佐證便是我明明不再聯系他,我明明時常擱置他的消息,但他依然會來找我。他並沒有問題,只是兩人生活上不同的境遇,讓我覺得我和他不再是同路人了,無法聊到一起了

我大學里的兩個朋友,我們的三人微信群也安靜了很久很久。即便偶爾發出聲音也只是他們兩個之間的交流,我很少說話。每當他們熱聊了很久之後,發現我沒聲音,便會出言「嘲諷」說:「XX好高冷,看不起我們啊」。其實哪兒來的看不起呢?只是真的聊不到不一塊兒罷了。每每我開口,回應我的總是冷場,或者「……」,亦或是「可以」。不說話不是,說話了卻也無人回應,時間久了,也就是知趣了,乾脆閉嘴吧

還有一位國中時的同學,那時候關系相當好,這位同學家境不太好,於是經常喜歡貪小便宜。以前大家年紀小,對此也從來不在意。如今我們都是二十好幾的人了,各自走上了工作崗位,他也是。但他還在做什麼事呢?坐捷運逃票,看電影逃票,共享單車上私鎖。你說他是壞人嗎?不是。可類似於這種小偷小摸小便宜,卻總是免不了。你說他,他又不以為意,甚至引以為豪。如此一來,我們還有什麼可聊的呢,你走你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

其實人和人交往,就是看能不能聊得來罷了

我記得很清楚,高中開學第一天,我上面說的第一個例子里的那位朋友,他在第一節下課的時候從教室另一端到我們這邊來,搬了個凳子一坐,問:「打籃球嗎?」 接著又問:「打DOTA嗎?」 於是打籃球的和打DOTA的,自然而然的就和他攀談了起來。我雖然不玩DOTA,但偶爾還算玩玩籃球,我自然就成為了他第一批交往的人

來往久了,才發現兩人之間除了籃球,還有更多的愛好,於是關系進一步密切了。而那些離開了籃球,再無話題可聊的,就各自分手了事,你去尋你的朋友,我去找我的朋友了

國中時候早戀,那時候天真得以為自己會喜歡一個人一輩子

後來經歷了好幾次,終於明白人的這一生會喜歡上無數的人。戀人是這樣,朋友也是這樣。甚至就跟做期貨的也一樣,我也不知道這玩意兒會漲還是會跌,碰碰運氣吧,對了就繼續拿著,錯了就分手說再見唄,死賴著一個不放手,早晚會明白一切都是竹籃打水

雖然想通了,但有時回憶起曾經的朋友們,還是會黯然神傷

國中時有一位好朋友,他成績十分優秀,中考去了復旦附中,高中三年我們從未有過聯系,為什麼?無話可聊。聯考他進了上海財大,而我只是個專科而已。之後大學里有一天,他突然找我,想和我一起去上海書展,就像我們以前那樣

我答應了,兩人到了那邊逛了很久,東拉西扯,我很努力得想要尋找話題,我看得出他也是如此。可惜經過一番努力之後,無果,兩人心領神會。之後,只見他努力找書,也不知是真是假。我想,應該是真的在找書吧

那一天的最後,我們倆準備吃個飯再各自回家,他問我:

「你平時都吃什麼價位的?」

這是一種禮貌,也是一種修養,更是我們失去的友誼的最好寫照

如今回憶起來,這句話讓我覺得有些幽默,還有些冷

其實哪兒來的什麼「失去的友誼」,只是生活中不同境遇,走上了不同的路,讓我們再也聊不到一塊兒了


目目老濕:
交友是雙方的事情,你把別人當作要好的朋友,別人不這么認為,你相處起來會感覺很累
其實說成是交換博弈也未嘗不可,想想除了物質,你希望在這些朋友身上得到什麼?
陪伴?尊重?還是別的什麼自己想要的東西?
感情基礎(按時間算的)這種東西說起來太虛了,所以才會有一見如故這種說法
現代發達的網路和便利的交通給了我們交友的自由,我們可以不必拘束在以前的小城市
有認識更多與自己有心靈交匯的朋友
而有些人卻蹲在自己心靈的小房間(藝文一點叫小宇宙),
不願意走出去,或者只是著眼於自己看到的這個世界
這些圈子

我並沒有責怪題主的意思,但是我們在交友問題上,但凡是對自己有些要求
便不必太過狹隘,而且人雲亦雲
有的人,會浪子回頭,無論年少時多麼放縱
有的人人情數目會跟你分明,只要不是同行,沒有敵對的關系,不一定會不如小時候交朋友
那麼真誠,如果非要計較的話,小時候的真誠也不過是找個玩伴,只是純粹得真誠
長大以後,朋友之間互相幫忙這並不是什麼特別奇怪的事情
我記得有句話這么說的,別怕麻煩朋友,也許你麻煩了這次,下次有你幫忙的地方
而且有時候交情就是這么一步步的加深的,如果大家都生怕麻煩到別人
並且對於幫忙這種東西想的太功利,覺得這是互相利用的關系
這種敏感的思維反倒會阻礙一個人找到知心朋友吧

比方說借錢,這是現實問題,有的人就是真的十萬火急才會去借朋友的錢,而且有借有還
有的人嘛······根據我這么多年觀察身邊人,無賴還是少數

交友的原則我總結為兩條,主觀和客觀
主觀原則就是做自己,無論別人是個好人還是壞人,ta對我好還是不好,我
對別人的態度好壞都是確定的,喜歡他就喜歡,討厭就是討厭
客觀原則就是做鏡子,別人怎麼對我,我就怎麼對別人,這個並無先後次序
例如別人怎麼對我,我就怎麼對別人,我先,則看對方反應做出相對反應
別人先反應,我就以別人的反應作為「鏡子」反應

一般來講做鏡子比做自己要靠譜,我希望題主能有自己的想法和做法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