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對待逐漸疏遠的朋友?

問題描述:從以前的無話不說,變成無話可說。
, ,
李嘉祺:
向前走,別回頭。

兒時的玩伴,少年的摯友,見面除了敘舊之外似乎只剩客套的寒暄,逐漸疏遠的原因恐怕也是因為經歷、見識、環境、地位等等產生了差異,從而雙方都對彼此產生了認知偏差,逐漸生疏。原來朝夕相處的同學,親密的朋友因為有了共同的興趣逐漸走到了一起,又因為某些事情的分離,最後變得互不相識。「ta不是我認識的那個ta,ta變了,以前都還不是這樣的」,最後你朋友圈裡的奮進變成了ta眼裡的炫耀,他新鮮事里的苦悶變成了你眼中的矯情,相互之間難以理解,索性該發自拍的發自拍,該做項目的做項目,該學習的學習,各種都按自己原有的軌跡生活。礙於情面,點個人情贊,維持住脆弱的聯系。

朋友不是拿來懷舊的,而是要切切實實交流情感與想法的。沒有共同的經歷,情感交流無從提起,沒有共同的目標,觀念無法提及。缺少交流契機只是表象,真正的原因在於你和ta的層次無論從什麼方面來說都已經不再像過去一樣處在同一個層面,若要強行交流,只會勞神費力。你為了照顧他饒有興味的談資只能隨聲附和,他聽到你講的波瀾壯闊卻聞之無趣,交流成本早已上升到超過敘舊所能帶來的愉悅體驗。

我認為人生就是不斷做加減法的旅行,途中總有人上車下車,車上的有說有笑,緩解旅途的無聊,有人到了目的地,揮手作別,轉身不再相見,因為又有新的乘客上車。之前的朋友再有意思,你也很難把他拽上車跟你走到同一個地方去你需要做的其實是找到跟你具有同樣目標的人,兩人有了同樣目的地,自然長久。如果真的有幸遇到願意陪你走到終點站的朋友,真是莫大的幸福,請無視我之前說的這些,因為這也是我所尋找的。

致我的舊朋友,敬往事一杯酒,寬恕我不回頭。


蘆荻:
在義大利遇見一個忘年之交的友誼,維持了10個月,不能維持的主要原因在我,我太捨不得這段友誼,因為中間換城市,在另外一個城市讀書,經常和這個異國異齡的朋友聯系,想找她見面聊天,感覺她對我好的就像親人一樣,但因為她工作的原因我只能跟著她的時間來,最後她把我拉黑的原因是我說錯了可以見面的時間。中間也有很多細小的原因造成了最終的結果,一個月過去了,我寫了封信給她,把她借給我的書還了,在把欠她的人情費(以前參加她組織的活動)給她了,明天她會收到包裹,這段友誼年齡差距相差21歲,最後以失敗告終,我不知道以後會發生什麼,我也不想想以後會不會有一個時間節點我們倆又聯繫上,友誼結束,雖然很痛,但是自己的尊嚴更重要,當我和她在一起的時候我被她牽著鼻子走了,現在反而是種放鬆,開始自己的新生活,刪掉的照片別心疼,沒刪的照片封存在電腦里吧,然後,思考和總結讓自己面對下一次這樣的友誼輕松應對


回憶里的倔強:

首先我們要懂得的是,時光就像是一條只能一直向前無法回頭的路,我們永遠不會知道自己的時光什麼時候會到盡頭,而我們所能做的就只有不畏的堅持走下去。

在這條漫長的路上,我們會碰到與我們一同分享快樂亦或是悲傷的朋友,他們或多或少的會陪伴我們走上那麼一段旅程,然而我們終須知道,天下無不散之宴席。最終,要面對一切的還是我們自己。

我們就這樣在人生的不同階段,不同的路口,遇上不同的人與我們同行,然後大多數的人們會在一個又一個的路口與我們揮手告別,而我們則要迎接下一段全新的旅途。

所以不管怎麼說,對於這些曾經陪伴過我們的人們,我們都應該心懷感激。畢竟當很久很久以後,我們在回憶曾經的那些點點滴滴的時候,會想起在我們人生那些美好的時光里,有這樣一群可愛的人陪伴我們,留下了這樣歡樂又豐滿的回憶。

人類總是自私而又充滿奢望的,一旦擁有一些東西就總是想著一直抓住不放手,友情也是如此。但是生活中有太多的不可抗力,畢業後的各奔東西,彼此之間生活的圈子差距越來越大,工作的環境千差萬別,大家關注的事情也隨著年齡的增長而越來越風馬牛不相及,都說隔行如隔山,更何況我們和舊友之間隔著的可不僅僅是行業,還可能隔著國家,隔著文化,隔著階級,隔著三觀,那得是多少座山脈的距離。

所以,我並不贊同對這些舊友的執意挽留,「圈子」不同,不必強融。雖然心裡面一開始覺得難過是再正常不過的,畢竟只要是真誠的朋友,誰能說當時不是真心相待的呢?不過當我們在時光軸中,自然而然地變得話題越來越少,越來越疏遠,請大家淡定而坦然地接受好么,這真是再自然不過的了。you can’t always get what you want~

而且說句悲觀的大實話,很多時候我們都只是在回憶那段所謂的回憶而已,這裡面的過程,很有可能在我們回憶的同時,被我們自己潤色了不少。時間,再也回不去了。

還有我想要反駁的一點,是針對題主最後說有人說小時候交到的才是真朋友,長大了很多時候就是社交朋友這句話,我認為事實並非如此,至少以我的親身經歷來看並非如此。我現在的幾位好友,只有極少的幾個是來自於高中和大學時代,更多的則來自於走向社會以後,在工作過程中慢慢碰到的。

其實很重要的一點,我認為就是,每個人其實都是有自己的隱性氣場的,你會自發的吸引你的同類人群,與其擔心要不要挽留,怎樣挽留那些曾經的舊友,還不如把時間花在充實自己,讓自己變得越來越好上面,因為只要你自己足夠美好,自然會吸引到那些美好的人與你做朋友。而且,該走的總是會走,該留的總是會留下。


東坡有酒:

真朋友這個詞很俗,被用爛了,但是也只能用這個詞表達我的理解。

真朋友是指能陪你一直走下去的朋友,那種國小的鐵哥們一,以後一輩子可能都遇不到,就不算朋友了。

你要知道,朋友,只要你去花時間經營,友誼是會增長的,你們共同經歷一些事,你們的友誼就會增長,所以你在電影小說還有現實中看到的,一輩子的朋友,他們不都是什麼時候都在一起嗎,很多事都是一起去經歷,出生入死。

而你的精力有限,這樣子的朋友鐵定不會很多。

我這里要說的是,普通的朋友。

記得以前在文章上看到,講美國的人,交朋友非常顯示,用的著你,就跟你交朋友,可能你調走了,過幾個月見到你,你打招呼,人家都不記得你了。

這就是普通朋友。

也是我比較贊同的方式,我覺得這種方式雖然有點商業化,但是卻是比較健康比較容易的。

你其實並不需要什麼朋友,你需要的只是在某一方面的某一件事的朋友,普通朋友。

所以你要努力使得自己變得有用,你越有用,你的朋友們越喜歡你,你交朋友也越容易。

所以你需要做的是,把多餘的經歷,時間來使自己更加有價值,而在做事的時候則注意交一些普通的朋友,即在某一些事上的朋友。比如你們都喜歡打籃球,那就打籃球的時候”做朋友”,假如其他事情不對路的話就不扯其他事情。

你要成功,就必須捨棄一些不成功的人捨棄不了的東西,你對自己有多狠,你就越有機會獲得更多的東西。

比如你捨棄情緒,你把和普通朋友分享快樂的時間去學托福,考雅思,你就多了其他的機會。

成功的人,其實大多數都是人傑,都很”可憐”,都是狠人,我敬佩這樣的人。

之前古時候,劉邦能夠拋妻棄子,他難道心裡面不難過嗎?他也很難過,不過他能夠對自己狠,所以他才能夠做皇帝。我覺得,如果讓他父母祭天,法力無邊,這傢伙肯定也會去做的。

這種人,普通人要遠離,也並不是誰都能做的。

成功的人哪一個不是狠人?對自己,對敵人成功這個詞也快被用爛了,失去了原有的力量。希望我今天能夠重新定義它。成功的人,我覺得肯定裡面有一部分是被逼的,被自己,被他人,或者是惡魔,被慾望佔領,能夠捨棄其他的一切,英雄登高惆悵,他們也是人,也會傷心!不過這種人並不可憐,他們可敬。除了惡魔們。

我不覺得大家非要去做那樣的人,也絕不是誰都可以去做到的,讓你親手去一絲一絲切掉手臂上的血肉,你有這個毅力嗎?不是讓大家去自殘,只是舉一個例子。

但是稍微對自己狠一點是可取的,比如早上逼自己早起一點,六點半起床跑步,晚上逼自己早睡一些,不刷手機。逼自己把和普通朋友(不能陪自己一直走下去)扯淡的時間捨棄,放棄情緒,去提升自己的價值。

嗯,差不多就這些。


會飛的空水杯:

強扭的瓜不甜。


林不不:
人與人之間情斷義絕,並不需要什麼具體的理由。就算表面上有,也很可能只是心離開的結果,事後才編造出的借口而已。因為倘若心沒有離開,當將會導致關系破裂的事態發生時,理應有人努力去挽救。如果沒有,說明其實關系早已破裂。
————————東野圭吾《解憂雜貨店》


山有木兮木有枝:


七天路過:
我曾經在微博上看到過一句話:最難得的朋友是什麼樣的?即便在分別之後,各自經歷人生,擁有新人陪伴。再相逢時,依舊是熟悉的。

這份熟悉感不來自於怎樣相同的經歷,而是我們已經在不同的生活里,變成了更好的人,而且永遠是同一種人。

成長即是默契,不需要佔有和黏膩。好的感情,只會發生在兩個努力和獨立的靈魂上面。

上學時聽高曉松《睡在我上鋪的兄弟》:睡在我上鋪的兄弟,你來的信寫的越來越客氣。

當時沒聽懂是什麼意思,過了幾年的獨居生活才慢慢看清。

因為我們勢必將在自己想走的道路上越走越遠,能夠相伴走一段路已值得感激。

而面對後來出現的岔路,和避免不了的隔閡,我只能祝福你在屬於你的星辰大海里歆享收穫。


庄顛爾鈶:
就是這樣~


傘中人:
我曾經在給朋友的信里這樣寫道:

似乎也太久沒寫過那種信了,寫到一個人流淚,又寫到一個人笑開。還記得看到回信的時候兩句話就紅了眼。苦難的時光是令人憎惡的,可安逸平穩的生活才更像是種慢性毒藥。它侵蝕了情緒,麻木了感情,原本苦痛時可以大喊出來的心事此時卻哽咽在喉嚨。終於終於在忙碌的日子裡,彼此顯得就沒那麼重要了。

但是現在我連抱怨的力氣都沒有了。

要走的留不住。

我們只能禮貌問候,溫柔道別。


Aorqu用戶對生命而言,接納才是最好的溫柔,不論是接納一個人的出現,還是接納一個人的從此不見。

人生就是如此,送往迎來。不知道是什麼原因讓我們相遇,又有許許多多的原因讓我們離散。

每一個朋友都讓我看到某一時期與他們同行的自己,還有那段時光藏著的故事。我依然把他們當做好友,卻不去想他們是否也同我一樣,這是多麼容易令人難過的事情,我念舊,我自己開心就好。然後我要不斷地充實自己,讓自己變得優秀,使自己變得更好,我相信我還會有更多的新朋友,也許他們有的又會離去,但是總有人會留下來,到最後。

揮別過去,展望未來。這就是我們要做的。每個人的人生軌跡不同,不是所有的朋友都能陪我們到最後,我們只需要記住他們還有他們帶給我們的那段時光,以後到了暮年坐在搖椅上慢慢想。感謝那些經歷他們陪我們一起。


林布:
穿一條褲子長大的發小,幾年之後重逢,問我

「老闆在哪裡發財啊」

然後我把他揍了一頓,就好了。


董鑫:
曾經是朋友,因為我們的價值觀合,我們的生活產生了交集,因為我們願意去了解發現並接受對方。同理,關系變淡也不外乎這三點原因。
淡了,也別強求,因為沒話找話說真的很累,為了維持關系而維持關系真的很累。況且人是敏感的,感情這弄東西,最做不了假,即使真要做那種可以以假亂真的假,也勢必要傾注入自己的精力。
也許有一天,你們再次因為某件事情而產生了交集,也許一段曾經斷了線的友誼就能繼續延續。

人們一般管這種情況叫做:有緣分


本傑明:
講個我的故事。

長在農村,小時肥胖,灰色童年,有些自卑,除了學習,啥也不會。這就是我。上了高中,連學習好這一個優點也沒了,大家學習都好,並且農村教育的問題集中反映在我身上了,英語太差,上了高中才知道音標上的一瞥原來是重音,初二的時候,eleven旁邊還標著沒有重音的「衣來溫」。英語老師講完英語,直接就拿出化學教材講化學。三年高中,英語學習佔據了絕大多數時間,但還是沒學好,直到現在。

這樣一個環境里的我,當年也是有一幫好朋友。高中才開始發育長個的我,跟著他們打籃球,為了省三塊錢的車費,和他們結伴騎一個小時的單車回家過周末,高中三年也去逛過幾次街,大家消費水準都差不多,都是站在遊戲廳里看別人打遊戲,晚上下了晚自習,結伴去吃八毛錢一碗的煮方便麵。

聯考完,陸陸續續,不管學校好壞,大家又去讀書了。工作以後,見面的機會越來越少,一圈的好朋友也慢慢的開始一年沒見面,兩年沒見面,三年沒見面。地緣和學緣,慢慢讓位於工作圈子,和工作所在地的資源圈子,有好多朋友,幾年也沒聯系,甚至好朋友結婚我也沒時間去。

今天夏天,三年沒回老家的我帶著兩歲的娃娃和太太回老家。我就提前建了一個群,張羅著當年的高中好友來見見,包括我,一共十個人在群里。

結果呢,來了五個,有一個開車專門從鄭州趕回來,就是為了見面,打球,聊聊天。來回開車七個小時,在家一共也就待了十個小時。另外幾個出差的出差,加班的加班,真的出不來,在群里也是感慨萬千。

我們幾個甚至說不出對方特別具體的工作崗位,甚至不知道相互的收入。我們一起打籃球,去當年高中門口吃刀削麵,去喝冷飲吃炒冰,就這樣,半天時間就過去了,相處的感覺沒有任何生份,依然如德芙般絲滑。

中間就隔很久,如果沒啥事,大家相互都不聯系。下次再回家,也不知道會聚齊幾個,但是,這種朋友之間的感覺,就在那裡。

我覺得,沒必要刻意去聯系去維護去經營,這個世界已經讓我們太累了,經營的東西太多了。我們離開家鄉,讀書,工作,結婚,生子,結交了各個維度的新朋友,如果說,一個人聯系的朋友是一定的,有一些老朋友,可能會被塵封起來,甚至不是真正朋友的朋友,會這輩子都不會再見面。這又如何呢?在某個場景中,那些好朋友還是好朋友,是你的朋友,終究是你的朋友。


郝勁挺:
想起來一個小故事:

M和L,

他倆算得上是一生的摯友,

從湘贛的崇山峻嶺,到陝北的黃土高坡,

槍林彈雨,血雨腥風,

最終塵埃落定,他倆住進了北平城。

然後發生的事情大家也都知道了,

廬山、懷仁堂、十年、溫度爾汗

面對此情此景,M只是說: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由他去吧。」

離我漸漸遠去的故友們,我是留不住你們的,你們也不必為我停下,不過也難說我們的人生又會在什麼地方再次交叉。

但願那時候不論我們混得是好是壞,你們可以成全我做回那個總是掛著笑容的逗b。


匿名用戶:
人心易變,世事易變,這是規律,就像我們無法固定一朵雲,無法掬住一束光一樣。

隨著環境、際遇的變化,我和他們都會變,話題不同了,腳步不同了,關注的東西不同了,各自成長、各安天涯,有何好奇怪又糾結的?

該來來,該走走,你當我是朋友,好,回到家鄉聊一聊吃頓飯,過幾天我繼續上路回程,你當你的職業女性家庭主婦有老公孩子熱炕頭,我照樣過集體生活矢志不渝。
各有前程,誰能跟誰同行一生?最親密的愛侶都未必,何況是只因年少學生期因青澀興趣而結交的朋友。

從小到大,每一次畢業都很興奮,覺得又換環境了終於不用繼續在一個地方待了,根本不會留戀過去,對於離開家鄉家庭也從未猶豫,離開後也不想念。連自己的口味,這個月和上個月都會變,十年前和十年後都不同,何況是人心與感情。

沒有相同的經歷缺乏共同的話題和興趣,彼此見面雖有過去的基礎但也不用強求和年少時一般親密。

什麼都在改變,一切都在動態之中,成長就是要坦然接受這個基本的規則,雖然說起來容易,真正接受並做到卻是一劫劫磨礪過來的。
讓自己的心更有韌性更寬廣,緣來惜緣,緣去隨緣,各自經歷,再遇時相視一笑,分離時祝福對方,沒啥了。

我們自己不過是紅塵之過客,百年之中,能挽留什麼?來時來,去時去唄,經歷過就夠了。


一條有病的食草魚:

禮貌。


Aorqu用戶:
“所以,友誼走至末路的時候,不要強求,不要刻舟求劍,不要水中撈月,不要以舊日情意來挽回,不要口出惡言。只需坦然承認:它結束了。然後,書迷與影迷成為至交,環游世界的驢友去遇見留學生,伯牙和子期惺惺相惜,謝耳朵與萊納德互爆互炸。最後問自己,那些明亮的人,你是否有與之相匹配的分量?”

別刻意地去維護友情,感情都是你情我願的,強扭的瓜不甜,有共鳴的人才會惺惺相惜。徐志摩同志也說,這世間唯一不變的,就是變化。這世間瞬息萬變的,你的朋友們除了你,也將會有好多朋友,他們馬不停蹄奔向未來的同時,你也要敞開心懷,去開拓自己的圈子。

一切都是緣分,能共行一段或是一路或是一路,都挺感恩的。昨天,自己的車子刮擦了,挺嚴重,跟朋友吐槽。這朋友不會每天有聯系,但是互相心裡有感覺是一輩子好朋友(哈哈哈哈不知道他是不是這么認為)然後雖然被無情嘲笑一番,但給我分析了要走保險還是自己修,最後發一紅包讓我去買冰淇淋開心一下……瞬間感動到!

瞬間很開心!

“這么多年過去,你依然是我願意繞很遠很遠路去接近的人”。這話我一直覺得是用來形容友情的。

願我們都有這樣的朋友,也有自己願意繞很遠路坐很久車去相會的朋友。


匿名用戶疏遠的朋友,我剛剛經歷過,家裡新裝修好,買了一台麻將機,也就是為了跟朋友一起玩能開心一點,因為在外地工作,所以也就只能等我回來以後才能打麻將,家裡沒人住,但是冰箱是一直開著的,所以飲料什麼的都備好的,後來嫌棄我不經常回家,就要求我把新家的鑰匙給了他,好吧,朋友嘛,給嘍,在後來天氣熱了,那要開空調嘍,好呀,開唄,飲料喝完了,那就回來備唄,後來結婚了,老婆跟我一個城市工作,看他們這樣,也沒多說什麼,在後來老婆懷孕了,情緒比較大,不準抽煙,家裡貼了禁止吸煙,還好牌友們照做了,後來天氣冷了,那就開小太陽唄,然後我老婆就說了幾句,意思就是想讓他們貼點電費出來,好嘛!!!!給了,不過開始對我有意見了,說話中都帶著了感覺,意思給了台費當然要東西齊全了,呵呵…我忍吧,朋友嘛……大度一點,然後就沒有怎麼來我家打麻將了,也是,我都要收錢了,多摳呀,原本想想天氣熱開空調的時候適當補貼一點電費就好,不開的時候,我就不收,剛好另外一個牌友家裡也裝修好了,也有麻將桌,然後叫上我一起去吃飯,行呀,朋友嘛,吃飯高興高興也好,然後吃好飯,就跟我說:你看,他家的麻將桌也有,是不是應該我們出錢呀。好嘛,沒意見,朋友嘛,開心就好,然後就交了麻將桌的份子錢,後來我就呵呵了……我有空在家,跟他們說來呀,麻將呀,一個個都沒空嘞,結果是去那家打了,打就打嘍,朋友嘛,那也叫一下我呀,呵呵…看來我是有點多了……朋友…呵呵…我是不是應該去添一下他們的冷屁股,敬意一下朋友這個詞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