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很快判斷出一個人是不是聾啞人?

問題描述:在旅遊景點總能碰到拿著號稱手工藝品的聾啞人在「叫賣」,真的想幫助聾啞人,但是網上又有很多關於聾啞人是假扮的傳言。所以想有什麼方法一下子就能知道對方是不是聾啞人。

Junased:

我大二的時候,在火車站等火車。

突然一個姑娘拍我一下,在我眼前胡亂比劃,我看不懂。

然後給我看了一個證,類似於證明自己是「聾啞協會」的一個證。

接著就往我胳膊上系了一根紅繩,又掏出一個牌子上面寫著:紅繩20塊一根,幫助聾啞人(大概是這意思,具體的記不清了)。

我伸出一根手指,說了句:再給我五根。

她就掏出了五根紅繩。

我把我上的紅繩摘下來還給她了。

真事兒。

======================================

評論區提出我這個方法只能鑒別聾,不能鑒別啞。

鑒別啞巴,確實很難,「無法叫醒,裝睡的人」,演技夠好,定力夠強,硬裝下去,短時間內,沒辦法的。
因為,聽是被動,說是主動。

鑒別耳聾就是容易。比如,你還可以說:

  1. 你鞋帶開了。
  2. 你錢掉了。
  3. 看。灰機~~
  4. ……

潘志立:

看到高票答案提到了助聽器,我覺得拿這個當標准相當不妥,高票回答純粹是賣故事,根本沒想過實際情況。
事實上有相當多的聾啞人買不起助聽器,再扯得遠一點,很多n線地區的聾啞人都是注射了xx黴素導致的後天聾啞,這樣的醫療和經濟環境,恐怕也很難讓他們有適時佩戴助聽器的機會。

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和他們打手語,學兩句比較簡單的手語,很容易就能辨別出來。網上都有視訊資源。
不過南方北方手語有所不同。13年去湖南鳳凰玩的時候,就曾經遇到過拿著手工藝品賣10塊錢一件的聾啞人,我和他談笑風生→_→後來聊得興起還是買了。但是後來我去北京的時候就發現原來手語還有地域的分別。基本上從湖南到安徽、江浙一帶,手語都是差不多的。北方可能自成一派,類似於央視新聞上的那種,我不是很了解。

一開始我還挺同情他們,畢竟我父母就是聾啞人,他們的生活確實相當不易。但是,就在北京站,我媽就碰到過一位叫賣的聾啞人,不對,算不上叫賣,人家直接拿個簽名表讓你捐錢簽字,說是為聾啞團體獻愛心,我剛想掏錢,我媽就把我攔下來了。她說這樣的人都是好吃懶做的傢伙→_→
然後我爸就在一邊點頭→_→

不過我媽確實有資格這么說,他倆在一個n線城市的n線小鎮上開理髮店,和他們相識的聾啞人有修摩托的,開早餐店的,開燒烤店的,還有開網咖的,就是沒有利用別人的同情心把一塊錢一條的手串賣到十塊一個的。他們都拿自己當正常人,四肢健全,頭腦清晰,我媽聾啞學校國小四年級肄業,愣是自學了五筆輸入法(她還想學拼音輸入法,可惜這個我實在沒法教)。其他我認識的聾啞人都是勤勤懇懇,辛苦養家,和正常人別無二致。只有尊重自己,才能讓別人尊重你。


王跳跳:

有時候坐在室外的咖啡廳,就會遇到舉著「我是聾啞人」牌牌的、只接受10元以上「慈善捐款」的「聾啞人」。

我一般都說,我是啞巴。

然後對方瞪我一眼就走了。

——–
謝謝各位Aorquer指正,我下次擋嘴說。


見月:

同學去逛街,路上玩著手機,遇到個聾啞人,拿著殘疾證問他要錢。同學沒仔細看,以為是發傳單的,接過他的殘疾證就走了。那個聾啞人大叫:「尼瑪別走!」

————第三次更新的分割線———

還有一個辦法,可以看著他說,你身後那個美帥哥(正妹)要買 這樣也可以讓他露餡~

———第二次更新的分割線————

一次在火車站,突然有人拉我衣服。
回頭一看是一位中年男子,拿著一打卡片遞給我,脖子上還掛著一個牌子,寫著關愛聾啞人,賀卡5元一張。
我遞給他十塊錢,比出了一個1的手勢
他給了我一張卡並找了我5元。
我說,給我換成五張一塊的。
他伸手入懷,掏出一把零錢數著數著就愣住了。。。。
我抽回我的十塊錢,轉身就走了(深藏功與名)


攝影師馬可愛:

不管真假聾啞人,遇到這樣出來乞討求助的一概拒絕。
對這些人的施捨,
讓我怎麼對得起那些境遇更差卻仍然自強不息的人。

————————————————–
有Aorquer留言:『認為自己比身體殘疾的人要高等么?施捨不是用在上位者對於比他地位低的人身上的嗎』
我的回答:『既然他們已經放下尊嚴來要錢了,那我就可以直接認為,自食其力的自己就是比他們高貴。高等。高興。
因為家教原因,任何情況下,再痛苦再慘,我家的教育就告訴我,只要有手有腳,就要站著掙錢。
他們身有殘缺,我為他們祝福,但是如果認為這樣就可以伸手白白要錢的話,那我確實比他們高等多了。
這點我絕對不承認,他們是一個完整的人。』

我個人認為,既然已經來伸手要錢了,那就是跪著,就是比我要第一等,我對你就是施捨。
都伸手要錢了,還打算讓我平等看你?拜託我沒那麼聖母心。


覃超:

聾啞人分很多種,不是你認為的完全聽不見任何聲音.也有聽得見的,只是類似近視一樣,聽不清,除了能聽見的分貝有限之外,還有就是一種語後聾的聽障,大部分情況下他和常人無異,比如姚明,就是一隻耳聽障,另一隻正常.基本和常人無異. 所以,你問如何分辨? 就用我在另一個貼子里的回答:

我也是聾人,在帝都打工,IT行業,工資還能在這里輕松活下去,我建議,對於這些我們的同類,你們再憐憫的心,也要裝成麻木的心,當他們不存在. 同時,對於一些熱情的願意助人的健全人,你們不需要給錢,就用”平等,激勵,鼓勵,耐心“的心態,正確引導他們. 就這樣.


浮海:

我媽五六歲發燒,當時六七十年代用土方法比如熱水悶頭之類的,嚴重之後燒了神經就聾啞了,沒系統學過手語,交流都是簡單自學手語,以及眼神溝通下。因為沒讀過書,只能簡單加減乘除,認得出幾個人名。我覺得如何快速判斷可以這么測。

1、聾啞人在你前面幾米或幾十米,你用小石頭丟她身上。她不會憤怒,只要是不很痛不會怪你的。反而回頭微笑眼神示意你什麼事情嗎。我在家干農活,在遠處有什麼事情,不方便直接過去,就用軟土直接丟我媽。

2、聾啞人大部分自尊心很高,一般不會直接乞討的。可能有少部分有組織培訓了她們,然後在社會上乞討。辨別很簡單,你用手語表示說自己沒錢,然後手語交流,等她轉頭,你小聲說給你二十塊,看他會不會轉頭。一般賺錢的迴轉頭的

3、我媽是帶了助聽器也是聽不到的,所以沒有帶過這東西。溝通起來嘴裡發的聲音好奇怪,你聽聽他們聲音試試。

4、我媽比普通人還勤勞,一方面我父親七八十歲,年紀大重活長時間不行,以前干農活在村裡出了名的勤勞,閑的時候,幫別人砍甘蔗,搬磚,割稻穀賺錢買日用品。現在在做清潔工,晚上在工廠加班剪線。我想一部分聾啞人樂觀勤勞估計,受到的誘惑比普通人少很多,所以容易靜下心做事情。

5、聾啞人不管心裡傷害,身體也是的,干農活由於聽不到周邊動靜,被蛇咬或者其他傷害。我媽就是被狗咬過,出過車禍之類傷害,所以你在他背後大喊大叫非常恐怖的叫,你看他肢體有沒有一點反應

更新一下:
我媽每個月領補助90元(農村),想請教下一般農村是不是補助這個錢的。感覺有點少了。家裡哥哥抑鬱,現在靠母親工資買葯,我職業不穩定養活自己都困難,有什麼保險是針對聾啞人的,有相關人士幫忙解答下


石三:

自從看了@XXX(忘記誰了)說,他每次遇到這種情況就指著自己的耳朵擺擺手,裝聾啞人,對方就會識趣的奏凱,我就以為我又學會了一個裝X,不,生存技能。
直到前兩天在機場。
一個拿著表格的聾啞人過來。
我心想,小樣兒,我早就在心裡面用新技能模擬過八十多次了。
於是我指了指自己的耳朵,並且擺了擺手。
呵呵,小樣兒。

一分鐘後我交出了10塊錢。

為什麼是一分鐘?
因為她抱了我足足一分鐘。
是的
是「她」,還很軟,也萌。
她看著我指著耳朵擺擺手之後就像妓女看見尋歡客,呸,失散多見的兄妹相認一樣撲了上來。
眼神是這樣的。。。。。

我的內心是這樣的
Aorqu里都是騙人的。。。
或者,她是真的聾啞人?

勞資以前還從來沒有給過錢的(╯‵□′)╯︵┻━┻


Hansel:

我曾經也為這個事情煩惱,直到有一次我找了一會手語的哥們兒教了我一句「我是聾啞人」,然後每次遇到說自己聾啞人的我就比劃一次,效果甚佳,基本上比劃完事兒以後就都走啦。每次碰到朋友我都以此沾沾自喜(^∇^),直到有一次,我碰到了一哥們兒,拿出了久違的綠本本(還是紅的?忘了了ˊ_>ˋ),我照舊一套廣播體操一般熟練的「我是聾啞人」第一式展示完畢,然後又低頭玩起了手機。但沒想到必殺技失效了………那哥們兒拍了拍我,用手語跟我說了一句我當然是聽不懂話ˊ_>ˋ,我的內心當時是這樣的………卧槽!!!老子不懂手語啊!!!你不要再比劃了啊!!!走開啊!!!這么巧真遇到聾啞人了啊!!!竟然沒有小紅繩?!!!那我還是捐點吧( ̄▽ ̄),然後我一激動!大腿一拍!幾乎用顫抖的聲音說道,哥們兒你真的是聾啞人啊!然後他笑著向我點了點頭(╯°Д°)╯︵ /(.□ . \)
PS:從前Aorqu看大神講故事,是通過講故事幫助我們更好的理解故事以便於回答問題,現在首贊竟然是個單純講故事的人,連題都不答就是首贊,(哎呦~我這顆小妒忌心~~)Aorqu什麼時候變成了比比誰更慘-_-#


抹茶拿鐵:

突然想起之前在台東遇到的的士 大叔:
早餐店的營業員見我們拖著行李來吃早飯,問我倆吃完去哪裡,準備怎麼去。聽我們說準備到對面的打車點,打車去火車站,很主動的幫我倆打車。說實話,這世道莫名其妙的接受好意,心裡還是有點毛毛的。

營業員當時跟我們說,你們也不用拖著行李過馬路了,司機會掉頭過來的。也會幫我們溝通好去火車站的。
之後,一個45歲左右的瘦瘦的司機幫我們抬行李。我倆也沒跟司機交流就上車了。上了車,問司機怎麼算錢(因為有時候是一口價,有時候是打表。貌似去火車站一般都是一口價),司機沒理我們,但是表有在跳。後來看他接電話,是帶著吸管的手機。才發覺是位聾啞大叔。
到火車站,打表245台幣,執意只收我們200台幣。。。
最後,跟我們笑笑再見~


厲向晨:

我爸就聾, 現在有一側耳朵全聾了, 另一側戴著助聽器才能勉強聽見一點. 他在外面最不喜歡的就是被人發現他聾, 所以能不與別人交談就不交談, 需要交談的時候也是將有聽力的那一側耳朵盡量朝向對方, 然後努力讀著對方的唇語, 配合來理解對方說的話.

在我看來, 他們是有強烈自尊心的, 不想被別人憐憫也不想被別人厭惡, 不想給自己添堵也不想給別人添麻煩, 不想被世人當作異類. 所以那些拿著殘疾證招搖過市, 在你身旁咿咿呀呀賴著不走的, 你知道了?


匿名用戶:
下面不是講故事時間,因為故事都被你們講完了,我這次要正兒八經回答問題了:

題主的問題是:

如何很快測試出一個人是不是聾啞人?

這里我且教你一個速成的辦法,你盡去試,若不管用,只管來把我打聾,我要是叫喚一聲,從此退出Aorqu。


當你下次在旅遊景碰到拿著號稱手工藝品的聾啞人在「叫賣「時,你只需要屏住呼吸,放輕腳步,偷偷繞到他看不見的後面,吼一聲:城管來了!

去時呼吸要輕,張口速度要快,吼時聲音要大。

若他不為所動,啥也不說了,你掏錢買人家東西吧。就算是假的,憑人家這份處驚不亂穩如泰山的演技,特么才是成大事者,你花兩錢,值!

若他全身猛地一抖,拔腿就跑,那麼他就是一個新出道的騙子。

若他全身猛地一抖,急顧左右,那麼他是一個經驗豐富的騙子。

若他全身猛地一抖,回頭破口大罵,那麼他是一個有膽識的騙子。

若他全身猛地一抖,咚地一下倒在地上,口吐白沫,還是啥也甭說了,有房子的掏出房產證,有老婆的往老婆頭上插一草標,啥都沒有的脫下褲子來,站到他旁邊——開始叫賣吧。


XXXXXXXS:

可以十分確定、肯定地告訴題主,那些專門在人流密集場合拿著所謂「殘疾證」、捐款本四處騷擾人們要求捐款,還標明最低捐款額多少(好幾年前是10元起,最近一次遇到已經漲價到20元+),包括藉此高價販賣手工藝品的,全!部!是!騙!子!


烏鴉Munin:

我還是來認真回答一下怎麼測試是不是聾啞人吧。

以前玩推理的時候有一個段子是這樣的。
一個犯人被抓,警察審問時,他一直裝作聾啞人妄想擺脫罪行。
後來警長來說了一句話,讓他原形畢露。
那句話就是
「好了,沒什麼事了,你可以走了」

所以你買東西的時候這么做。
20的東西,你掏出50塊,然後跟他說
「不用找了。」

————–————–
不想討論,關評論了。


Aorqu用戶:
很多年前,北方的冬天。
我見到過一次聾啞人,是兩個女孩子,她們兩個在靜靜地用手語交流,手勢並不多,我心裡還在猜測著她們是不是聾啞人,就在這時,我看到有東西掉在地上,她們也沒發覺,我想提醒她們,因為中間隔著人,我怕我說話她們聽不到,周圍人也莫名奇妙,會使她們尷尬,又怕我老是看著她們,她們也會尷尬,就在我很糾結的時候其中一個女孩看向我,我趕忙趁這一秒鐘的機會指著地上,女孩眼睛順著我手指的方向看去,趕忙撿起地上的東西,就在那一刻,讓我一輩子也忘不了的瞬間發生了,兩個女孩一起面向我,伸出手像我表示感謝,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
臨走時,又遇到了她們兩個,和其中一個女孩眼神交匯的一剎那,她先是頓了一下,隨即,她又給了我一個鋪滿全臉的明媚笑容。

十幾年過去了,我依然記得那個真誠的笑容,她們似乎感受到了我—來自一個陌生人的善意。

此後,遇到聾啞人、或者是盲人、我都會想起她們,靜靜地看著他們走過身邊,我想,不揣測,不獵奇,大概是我對那個笑容最大的緬懷了吧。


匿名用戶:
有次在車站,一個「聾啞」小姑娘遞給我本子,意思是簽名送捐贈紀念品並統一收20元(起步價,我當時身上真的沒有零錢,於是跟她說:我沒有。 她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耳朵表示自己 聽不見 。這時候憑我多年的行為觀察經驗,便斷定她不是一個真正的聾啞人,為什麼?!我平時說話也就只是嘴唇細微蠕動,面部表情不豐富,況且當時我**還戴著口罩呢!她怎麼知道我說話了??


匿名用戶:
小時候的我肯定會捐。現在,對不起,我無力鑒別真假,更不會為了捐個三五塊錢而專門去做個所謂的調查,我只好一棒子打死。抱著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的想法來使自己心理上能過意的去。
但是,遇到大二的國小妹得了白血病,同學的同學的父親得了白血病,這種身邊活生生的例子,我會捐,幾百幾百的捐,這已經是我一個月的肉錢了。
另外,我由於出身貧寒,有幸在大山裡面(真正的大山裡面)上了一年學。親眼看到哪裡的孩子,早上自己帶著饅頭和菜、再帶上點米,早上摸黑翻幾座山去上學(國小)。中午,學校幫他們把自己帶的米蒸熟,然後下課了自己去找自己的飯盒。有時候遇上下雨,班上總有人全身是泥坐在教室。這樣的學生成績當然不可能很好,但是他們就是要來上學,不為了別的,只是為了感受學校這種氛圍。讓他們感覺自己也真正的像個小孩子,過著小孩子應該有的生活。這樣的人更應該得到各位的捐款。
所以,對於這種所謂的不知真假的殘疾人,他們佔著城市最繁華的地段,躺一天都比你掙得多。這種人我絕不會再給一分錢。我現在還花著爹媽的辛苦錢,憑什麼給你?我捐的只會是身邊我觸手能及的,捐的只會是那些不為他人所知,真正無計可施的人。


匿名用戶:
通常我們知道,能聽到聲音的不是聾啞人,這是一個辨別方法。
我還有一個非常私人的經驗:有能力控制聲音的,在表達時會安靜的沉默的人,不是聾啞人。

聾啞人由於聽不到聲音,所以他們不具備控制聲音的能力,他們在需要溝通表達的時候,通常本能的發出啊啊啊啊啊的聲音,這些聲音非常直接,分貝也相對大,他們的啊是直接由聲帶發出,不具備抑揚頓挫,通常會讓「正常人」覺得很刺耳。而他們並不知道自己發出了聲音。
然而家境富足受過良好教育的不在此類,當然家境殷實的他們通常也不需要辨別,因為他們不會去做題目中描述的事情。
真正家境貧困的需要幫助聾啞人,很多也是沒有能力購買、使用助聽器的。

我接觸過的聾啞人不多,相對密切的有兩個,一個是一個村的小夥伴,叫三利,她家有很多女兒,名字是大利、二利、三利這樣排下來。三利是很小的時候一次高燒導致喪失聽力,以致聾啞。等我認識她的時候,她已經10多歲,我已經上國中了。聽說聾啞之後她被送人了,送給了外村一對沒有孩子的老夫婦,和她父母有些親戚關系。很多年過去了,三利由於需要生父幫忙安排上聾啞學校,回來過我們村一陣子,我在那段時間和她成為朋友,她經常來找我玩,起初見她我是很喜歡她,她非常愛笑,非常好看,並且皮膚很白,農村女孩里罕見的白皙,她10多歲了,沒有上過學,很喜歡看我寫字,從來不掩飾對上學的渴望,她會寫自己的名字。她來找我時總會啊啊的帶著聲音來,有次我在屋裡,她和媽媽在比劃藍藍(我)在哪,我爸就說啞巴來找你玩了,你去玩吧。我家人都很喜歡三利,經常說啞巴可惜了,長這么排場,不該是個啞巴。

我和她玩一陣子之後有段時間並不喜歡她,她太吵了,我跟家人抱怨的時候說,三利太喜歡咋呼了,吵的我頭疼!我姐笑我出不完洋腔,她說你們聽見嗎?藍說啞巴能咋呼。我跟我姐理論,我說她說去跳皮筋要啊啊啊(把皮筋拿在手裡,一邊抖動一邊啊啊啊),要回家也要啊啊啊(指著自己的家啊啊啊),叫我也要啊啊啊(一邊拍我肩膀一邊啊啊啊),她始終不願意相信我。後來我姐嫁人了,剛好嫁到三利養父母的村子,我和三利的感情因著這種註定,延續了下來。姐姐也因為和三利接觸的多了相信了我當時的「洋腔」:啞巴太喜歡咋呼了。

近來剛好遇到一個事情,我們附近新來了一個賣餅的,是個小攤子,她不說話,帶著口罩,無論如何不說話,桌前有個牌子:無聲服務,要哪種請指一下,她們分脆的和軟的兩種。我已經是他們的老客,幾乎每次拿貨回來都會來買餅,我知道他們的規矩,我不明白她無聲服務的原因,但是從來不認為她是聾啞人,她有控制自己聲音的能力,她太安靜了。有次和江先生一起,他是第一次路過這個攤子,買完餅他說,她好乾凈,很少見到路邊攤還有帶口罩的,她不說話,我說你沒注意到她們賣餅需要別人指一下而不是說出來嗎?他說,他是聾啞人?我說不是。他問,那為什麼他們要客人指(而不是說)?我說不知道。他說那你怎麼斷定她不是聾啞人?我把我的想法告訴他,即聾啞人會在溝通的時候即使是肢體溝通發出不受控制的聲音,不好聽,她們自己聽不到,所以聲音通常不小,就像帶耳機說話的人一樣,控制不住音量,那些能準確控制住聲音的人,通常不是聾啞人的可能性更大。他說有一定的道理,但是只是你的猜測。我說有件小事說給你聽,有天小雨拿貨回來,一手提貨一手撐傘,到她餅攤前,很自然的說我要軟餅,她很自然的給了我軟餅。

他最後誇了我聰明。


於與玉:

想起來件事:家裡親戚是殘聯的工作人員,閑得無聊管他要了個殘疾證玩,(就是只有名字和照片的假證),有一次和同學在外面吃冷飲,一個手持關愛殘疾人的小哥站我們桌前指著牌子不說話,然後我哐當把書包拉過來放桌子上了,同學都一臉詫異的看我,我默默掏出殘疾證,那個拿牌子的小哥拍拍我肩膀走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