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一個北大畢業生決定去送外賣》一文刷屏?什麼樣的人生才值得一過?

問題描述:作者在摘要中寫到,這是他在企圖進入中產階級時的自我反思。北大碩士畢業的作者,在個人成長與社會標準的交鋒之中,產生齣劇烈的焦慮與迷茫,而他解決這一焦慮的方式是成為一名外賣員。在朝陽路飛馳的一段時間里,他對人生產生了新的思考。文章鏈接:一個北大畢業生決定去送外賣你覺得到底什麼樣的生活,才值得一過?北大畢業生去體驗外賣員的人生,到底是不是一種浪費?
, , , ,
Hello何耀:

今年夏天的一個中午,我在村口的河裡摸魚。

無意間抬頭,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在前面不遠的深水處起伏。

這么多年過去了,還是只會狗刨,狗刨的姿勢還是那麼難看——這差不多是我內心裡唯一有底氣敢取笑他的地方。

「陳俊!」我大喊一聲。

這時,在我周圍淺水時遊玩的孩子們一齊露出頭來,不約而同地問我:「那個就是陳俊?我們村的人都知道他是學習最好的!」

這幫小孩是隔壁村的,對我們村的很多大人並不熟,但看起來我那發小的威名還在他們村裡遠揚。

從我和發小陳俊國小畢業到現在,已經過去17年了,人們依然還記得那個學習超好的小男孩。

這是我發小陳俊值得一輩子驕傲的成績!

我們那時的課本和現在學校里的不一樣,那時很少有孩子能考100分,但陳俊一年級到三年級年年考雙百。

三年級以後有了作文,語文考滿分的機會少了一點,但他依然年年各科全鄉第一名。(那時沒有鎮這個說法)

他參加過奧數,省級一等獎,參加過作文競賽,省級二等獎。

在那個當時電視都還很少,山裡沒有通電話的時代,沒什麼山外八卦新聞,人們在大路上遇見談論最多的就是神童陳俊。

他不僅學習好,玩得方面也出類拔萃,籃球和乒乓球也打得讓人望塵莫及。

在學校對每個人也特別熱情,差不多是我最好的朋友。

我那時晚上睡覺有尿床的毛病,住校睡大通鋪時沒人願意和我搭鋪,他就和我拼床。

我常常在各種各樣的睡夢中把褥子尿得濕透,白天還死要臉想捂著。

陳俊就大大咧咧和別人說他自己做夢找廁所然後尿床了,然後抱著褥子去外面曬。

有時陰天沒法晾曬,晚上他就自己睡濕的那邊,讓我睡乾的地方……

這些細節,我一輩子都會記得。

但我那時自閉內向,從來沒有向他表達過謝意,只是在心裡默默希望他,永遠這么優秀這么好下去。

只是,命運沒有給太多奢望的機會。

初二的一天晚上,班導在自習室外把陳俊叫走了。

很久,他回來了,滿臉是淚,但沒有出聲,只是快速地收拾自己的東西,然後匆匆出去了。

我猶豫好久,鼓起勇氣追到宿舍,問他怎麼了?

他大聲哭了出來:「我爸出車禍,沒了……」

我呆在那裡,我那時很自閉,和任何人講話都需要很大的勇氣,所以完全不懂得怎麼安慰他。

只是看著他哭著跑進夏天夜晚的土路。

從此,我再也沒有在學校看到他了。期間他親戚有人來收拾他的東西,並告訴我被子留給我,讓我大膽去曬,不要害怕什麼,一切都會好的。

這次,是我在宿舍大聲哭了出來。但我還是沒有勇氣問親戚他還會不會回來。

我只是看到班導和其他老師去過他家很多次,但他始終沒有再出現在校園。

後來同學們有了些消息,聽說他母親受了很大刺激,而家裡還有一個上國小的弟弟,還有一個卧床的阿么,好多事壓在他身上。

那年冬天,又聽說他和大人去了南方打工了。

我最好的朋友,全鄉的神童,從此給我的只剩下記憶。

幾年以後,我在丹鳳縣城街道上碰到他,已經那麼成熟了。

我沒法描述那種感覺,就是眼淚和歡笑同時在臉上出現的感覺。

他非要請我吃飯,坐在餃子館裡面,他詳細地打聽我高中的學習情況,我們之間竟然完全沒有隔閡。

他說,弟弟馬上也要考高中了,以後也像我一樣上大學,眼裡只有歡快和希望。

我被他那種像太陽一樣明亮的狀態感染,也問了他很多話。

他在浙江上船,危險,辛苦,但是已經攢了很多錢,過幾年會回家。

但是回家要做什麼,他一直不提及。

後面的幾年,我們只是在網上聯系,他南我北,一直沒有見面。

然後突然有天,在放假回家的路上,遇到他開著一輛貨車在鄉間路上。

他驚喜地叫住我,把我的包什麼一股腦扔車上,帶我一起回村。

他已經那麼健談,那麼開朗,當時正在為找工作憂愁的我,在他面前,如一團揉皺的紙,顫顫巍巍。

但他不時地引導我多說話,讓我學著開朗,教我一些簡單的聊天技巧。

因為上大學,我和大部分國中同學,確切地說是他們和我,已經刻意拉開距離了。

但陳俊,他讓我感到,我們還是那樣,還是十多歲時的友誼和感覺。

他說:「這輛車購買不久,和爸爸當年開的車一個牌子,不過是新款,老頭的選擇真不賴。」

這么雲淡風輕但卻十分由衷地贊嘆,讓我徹底看到,他早已走出了十多歲那天晚上的陰暗。

我在他面前突然慚愧起來,在學校因為被同學嘲笑留下的心理陰影在我大學畢業了還在影響我的性格。

我多麼想學學他啊,可是我差他太遠了。

他調侃我:「大才子,我清楚地記得,你初一一篇作文寫到:我們山村窮困偏僻,但青山綠水間隨處是特產,像滿山寶藏被落後困在這山裡,如同經年走不出山的樸實的人們一樣,默默對抗時間的侵蝕!」

我目瞪口呆,國中孩子氣的文筆,他竟然一字一句記得那麼清楚!

他接著說:「我如今幫你這個大才子實現夢想了!我開著這個貨車,把咱們老家特產,拉到山外,把外面好的東西拉回山裡。你看,偏僻和貧窮已經困不住咱們啦!」

普世的價值觀裡面,好像一個人在學歷上沒有達到211沒有去清北甚至常春藤海歸,職位上沒有在多人之上,財力上沒有財務自由,都不能被劃入成功的行列。

這實在是一個狹隘的定義。

我看著我最好的朋友,我們村的神童的一路走來,我覺得其他人說的成功都不夠讓我有足夠的感動。

在巨大變故後,他用稚嫩的肩膀扛起了責任,沒有怨天尤人,沒有沉淪放棄,讓家裡的生活有聲有色,弟弟被他大力供讀成教育碩士,他還在某種程度上改變了我們鄉村。

一直笑著,一直溫暖,像太陽一樣面對生活。

我一生都要追著他的背影學習。


老楊叔聊志願填報:

這個問題充分反映了Aorqu的德行:對一個北大學生非常正常的社會體驗活動也會產生社會認知上的優越感,就你那點認知,還真趕不上這位同學的社會體驗活動來的真實和深刻。

在充滿精緻利己主義的今天,在被指責精緻利己主義的北大,這位同學做法已經難能可貴值得鼓勵,但結果呢。想做什麼就去做吧,反正你做什麼都會有人指指點點的,他們也只能指指點點,只會指指點點了。


裘求你:

說實話我個人挺喜歡這篇文章的

雖然Aorqu上大多數都在用「北大畢業生」這個點來冷嘲熱諷說作者矯情

實際上當時作者自己發在自己的公眾號時

被沒有提及過北大的這個身份

原標題叫《三十而礪》

其實就是作者在記錄自己的一些感想

恰好被另外的自媒體轉發之後就火了

我完全能理解作者的心態

真的很佩服作者的勇氣

作者在三十歲的時候有這些感想

然後把他寫了出來

然後這些感想給後來的讀者一些啟發和共鳴

這就足夠了


洋洋得意:

《明朝那些事兒》用眾多的篇幅,講述一個王朝的興起和衰落,在終結的時候,卻說了徐霞客故事。關於這個結尾當時有很多評論。有人說當年明月意在表明:天下不是屬於朱元璋的,也不是李自成的,更不是皇太極的,而是屬於象徐霞客這樣的千千萬萬的普通人……

關於結尾,當年明月還在文末及後記中加了一段意味深長的文字,今摘錄部分,與各位共品。

從俗世的角度,徐宏祖是個怪人,這人不考功名,不求做官,不成家立業,按很多人的說法,是毀了。

我知道,很多人還會說,這種生活荒謬,是不符合常規的,是不正常的,是缺根弦的,是精神有問題的。

我認為,說這些話的人,是吃飽了,撐的,人只活一輩子,如何生活,都是自己的事,自己這輩子渾渾噩噩地沒活好,厚著臉皮還來指責別人,有多遠,就去滾多遠。

此前,我講過很多東西,很多興衰起落、很多王侯將相、很多無奈更替,很多風雲變幻,但這件東西,我個人認為,是最重要的。

因為我要告訴你,所謂千秋霸業,萬古流芳,以及一切的一切,只是糞土。先變成糞,再變成土。

現在你不明白,將來你會明白,將來不明白,就再等將來,如果一輩子都不明白,也行。

而最後講述的這件東西,它超越上述的一切,至少在我看來。

但這件東西,我想了很久,也無法用準確的語言,或是詞句來表達,用最欠揍的話說,是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然而我終究是不欠揍的,在遍閱群書,卻無從開口之後,我終於從一本不起眼,且無甚價值的讀物上,找到了這句適合的話。

這是一本枱曆,一本放在我面前,不知過了多久,卻從未翻過,早已過期的枱曆。

我知道,是上天把這本枱曆放在了我的桌前,它看著幾年來我每天的努力,始終的堅持,它靜靜地,耐心地等待著終結。

它等待著,在即將結束的那一天,我將翻開這本陪伴我始終,卻始終未曾翻開的枱曆,在上面,有著最後的答案。

我翻開了它,在這本枱曆上,寫著一句連名人是誰都沒說明白的名人名言。

是的,這就是我想說的,這就是我想通過徐霞客所表達的,足以藐視所有王侯將相,最完美的結束語:

成功只有一個——按照自己的方式,去度過人生。


病毒:

我們是想被書籍塑造成主人公的樣子,還是想按照自己的意思閱讀書籍,或許我們深陷其中,早已不知誰又是誰的主人。

上大學本就是為了讓自己更加自由,為何上著上著反被要挾了。


沈少Neo:

比爾蓋茨,常年世界首富,帶著卡西歐「劍魚」石英錶,市價200多元RMB。

別人說什麼?

好平易近人,帶著這么便宜的表,贊!

我,帶著200多塊的劍魚,別人這么說?

這小夥子混得不行啊,才帶個電子表~

所以關鍵還是在於向下兼容:

北大高材生玩票性質的送外賣就可以刷屏,而我加班到累趴也只有少數幾個親友知道。

差距不是在我們能不能送外賣,或者「過怎樣的人生」上,而是在我們對於「過怎樣的人生」能有多少選擇權上。

我想,更多的選擇權,也是我們人生中努力的一個非常重要的方向吧。


醜人數學:

替題主多說一句:

「大家都是第一次做人,你算幾個幾把,憑什麼替我做出選擇?憑什麼評價我做的選擇是對是錯?憑你是上帝還是佛祖?就算選擇錯又如何?和你有個屁關系?」

————

我媽從小就教育我不要多管閑事,別人生活是好是壞,與他人無關,也由不得他人多做評價。

也許別人自得其樂,也許別人苦不堪言,這都和你無關。

對大多數人而言,扮演的都只是其他人生活中的旁觀者。

你不是上帝,沒必要高高在上俯視一切。

你不是英雄,沒必要主宰一切控制別人。

你沒必要干涉其他人的生活選擇。

無論別人選擇是對是錯。

拋開這個人北大畢業生的身份不談,他僅僅是選擇了最適合他的活法。即使是送外賣,只要能在其中感到趣味,也總比待在高樓大廈中枯燥來的更好一些。


Lilyann:

這篇文章讓我想到了之前在做有關土味文化的選題,採訪了不少人,關於為什麼土味文化能夠在城市客群之間變得如此流行,不止在快手,微博上也形成了一種「土味」的氣候,網民自發組織了「土家軍」,在土味賬號下刷屏叫好,如此種種。我的採訪對象有來自港中文、清華、華東師范、南大武大等高校的學生群體,其中一個學生說的話讓我印象很深刻:「因為我心裡很清楚我跟他們(指快手上的內容生產者)不一樣,所以我才這么輕松愉快的把觀看土味視訊當做一種減壓的方式。」

在其中,我感受到的是來自城市,或者受教育程度高的客群人群的,一種「居高臨下」的「精英視角」。

神奇的是,看完這篇文章,我也有同感。

作者說了很多外賣員的艱難與不易,穿梭在北京的冷風中,送餐晚了還要接受批評和罰款……可是,盡管他盡力描繪生活中的辛酸,我卻越發能感覺到這種矯情的精英主義。因為他與普通的外賣員最大的不同就在於,普通人送外賣是份踏實本分的職業,而他僅僅稱得上是體驗社會,如題主所說「為了緩解來自思考人生的焦慮,因此選擇體驗外賣員的生活。」

把苦難當成談資,就沒有把苦難當成苦難。

又如他自己在文章中說:「人們都應該擁有選擇的權利」真的是太虛無了。不可能所有人都像作者一樣有選擇的權利,想去做白領就去做白領,想去做外賣員就去做外賣員,選擇權也是建立在一定經濟基礎上的,如果這樣堂而皇之而雲淡風輕的說出來,豈不也是一種強人所難和高高在上的姿態嗎?

用帶著濾鏡的視角去體驗生活,註定無法真正體會這個行業的辛酸與感慨,就如同我們帶著標題寫明的「北大碩士生」的這種濾鏡來看這篇文章一樣,都是套路。

事實上是,越試圖融合,就讓兩種不同階級的身份顯得更加撕裂。

另外,我看到文章下面有讀者評論說「贊美體驗,贊美experience,但我認為不值得以獵奇的視角被報道」,被真實故事計劃蓋章回復說是「高級杠」,也算看清楚了這個公眾號的格局:如果將反駁看成杠精,那它充其量也就只是以爆款與數據為終極追求的商業號了吧。

建議下次真實故事計劃再發這種文章,直說「田野調查」好了,也別標榜自己洞察社會人間冷暖了,根本不懂什麼才叫做「底層」,為賦新詞強說愁的詞句,滿篇大概除了流量,只剩矯情了。


李剛:

這個問題確實問得很巧。尤其對於我而言,我不僅送過外賣,還創造過外賣平台。

但我送外賣和這名北大學生的動機是完全不同的。

作為外賣平台最鼻祖、最早的幾個創始人和設計者,親手創造手機外賣app的編寫者。最初身邊的人並不看好這件事。人們今天拿起手機app去下單訂外賣覺得理所當然,實際上我在高三畢業時出的iPhone1代上

折騰出了最早版本的外賣app。當時我媽的第一反應就是:我不會用這個東西的(2007年後來2008年誕生安卓google1以及Windows mobile版本)上面都能看菜,加入購物車、下單、付款, 而且後台廚房實時廚打噴票給廚師的交互系統。用來大家晚上餓了不再去找外賣小卡片而是拿起智能手機訂餐。我很高興看到這個問題。也願意深刻回答這個問題。

外賣平台的第一個版本

我可以誠實的告訴大家很多不為人知的內幕,外賣系統創辦的初衷以及它是如何走型的。張旭豪怎樣從一個普通的交大學生變成了資本市場的寵兒,王興看到外賣趨勢以後是怎樣做起美團外賣,兩家又是如何打起來的。你們今天在大街上看到的穿著黃色衣服的哥們,到底是不是我當初陰謀論設計好的,一套本應該「更好滴服務於人類」的基礎設施如何慢慢落入一幫庸人的手裡。在平庸化的過程里,哪些事出乎了我們這些「創造者」的意料之外,開始不受控制的。

北大學生送一陣子外賣這件事,在我眼裡是完全合理的。

希望我的肺腑之言能給創業者、有能力但是暫時迷茫的人帶來一些思考和幫助。我說這些的目的是為了「以後誕生的我」能夠看到今天的「過來人的我」的一些經驗和教訓,避免走很多的彎路(雖然明明白白告訴後來者也不一定有用)

和那篇矯揉造作的北大藝文青年同學做了幾天外賣員就以為自己看透人世百態的文章不同,作為整個外賣平台的creator和watchman,我希望看到我的一些經歷後大家會真正比較清晰地體驗到什麼叫決斷、識人能力、階層天花板、谷底、心酸,強者和弱者、社會效率、代溝、底層勞動者、馬太效應、貧富分化、社會病根,階級偏見、真理標准、認知偏差、投資大佬的思維盲點、脆弱迷茫掙扎的中產和金融系統的掠奪、貪婪的人性、過度開發的商業地產,甚至外賣系統的一些原罪。我甚至可以很坦然地披露這套設施本質上的邏輯破綻以及我「故意」留給「拿著利劍的少年」的阿基琉斯之踵。供「hero」and「gamechanger」來找到並「重建外賣行業秩序」的鑰匙。其實這把鑰匙早就該有人撿到並善用了,遺憾的是至今我也沒有看到後人真正意義上的「先破而後立」,出現什麼有能力斬殺惡龍的少年。

和大家想像中不一樣的是,2008年到2013年期間我設計並編寫的這個上古時期的系統雖然醜陋不堪 原型毫無審美可言,但是卻可以非常清楚的看到外賣員的定位、送餐線路和外賣員的姓名,編號。而那時候餓了么的系統甚至連廚房列印這件事都沒有做到。視訊中的ui(交互)是我在江蘇大學的圖書館里隨手在一台90年代的mac電腦上畫的,演示在一台黑色的iPhone3代手機上。已經能夠完整的實現今天所有訂餐購物車和結賬付款等外賣的功能。甚至能通過攝像頭直接監督廚師加工這道菜的進度和衛生。沒錯,這些功能都是你們還沒有見過iPhone4的時候,我一個人在宿舍睡覺就想到的。可以這么說,當時我提出這個朦朦朧朧還不豐滿的想法時,我真的去找了100個學校周圍的盒飯老闆,他們其中有99個人告訴我,沒人以後會用app這個東西訂外賣。這個東西他們不會接受的,他們喜歡的是:電!話!接!單!

所以大多數人的前瞻能力其實是不值得去相信的,這也就是曾國藩所說的:利益可分不可獨 謀略可寡不可眾。做超前的事情之前不要去聽太多俗人的意見和建議,因為通常這些人的認知都太low太局限,想不到那麼遠。

那篇文章我大致看了一下,那麼作為外賣平台的創造者,我對每一名外賣員之間其實也有某種特殊的情感,我從來沒有表述一些我對外賣員個體的看法:

說句實話,我覺得北大學生去送外賣、殺豬或者去賣餛飩、掃大街這些事都並不是很稀奇。在我眼裡連「特殊現象」都稱不上。

由於我沒有真正見過這名北大同學,目前也沒有和他交流過思想。因此,我不知道這名北大學生的經驗智力、神經反應速度以及智慧和前瞻性是不是符合我眼裡的「北大清華」水準,因為我接觸過不少清華北大的學長以及學弟,客觀中立地評價:我認為北大清華的學生大部分在智力和學習能力上都不是書獃子,他們的大腦均經過了非常殘酷的智力篩選,能夠踏進北京大學的門,(不代表沒去北大就不如他們,畢竟雷軍也沒去北大而是覺得武漢大學學分制度還不錯,每個聰明人都會結合自身需求去做選擇決策)無論在邏輯性、表達能力、瞬間閃電記憶、聯想能力、創造能力以及同情心 控制情緒的能力、語言學習能力和肢體協調性上,我都認為他們有一半能和我打平。

也有少部分人通過交往我發現 天資距離我還有很大一段距離,但是腦子比正常人肯定是好太多了,最起碼交流不費勁,可以不用等他們說完話再講自己的想法,他們也能接受我正常的語速,接住我的想法。成為一個得力的助手

我想揭開一些我設計外賣平台時,後來的幾年裡,意料之中,以及沒有意料到的事情吧:

1我的確預料到了全人類會很快接受手機app訂外賣這件事,但我沒想到今天居然一張外賣電話小卡片都找不到了。外賣平台的覆蓋之廣度和深度是我完全意料之外的。

2.外賣員的分配訂單制度,是道德上不應該出現的一個系統,在這個系統里,我看到了邪惡和罪惡,這個系統我早就想到了,我之所以沒有在第一個「外賣鼻祖母版本」里釋放這個概念因為這完全違背了我最初的願望,我最初並不希望「社會化自動分發外賣訂單給閑置勞動力」這件事情發生在現實中,但有一些「自認為聰明的人」還是做了這件事,(當然這是一個必然發生的罪惡)但我最初是反對派單給社會閑置勞動力的,這造成了巨大的、嚴重的後果。我認為想到這套系統的人慢了我三年,但是自作聰明使用這套系統的人罪大惡極。

3.大多數外賣餐飲店其實根本還不具備營業資格,大多數食物的衛生和加工流程看到了你都不想吃。

4.北大學生在我眼裡也只是一個普通人,一個學到了一些技能和知識的聰明人而已,他依然需要通過實踐來探測這個世界給他的反饋,逐漸深刻地發掘世界和人的一些規律,而他們歸納總結出規律的能力勢必比一般人強大,北大學生的成長也必然「大概率」比普通人要快很多。

5.我不認為文章中的北大學生送外賣是為了「造福社會」,他並不是某些人所講的,從耶魯大學畢業下鄉服務的典範,本質上他是個在乎名利的人,也沒有真正嘗試用自己的力量去幫助誰,只是體味了幾天勞動人民的生活模式罷了

從筆者的原文來看,字裡行間並沒有一個北大學生胸懷天下、改造國家的慾望,只是和西少爺孟兵、北大賣豬肉上報紙差不多,在表達自己對生存現狀的焦慮,當初美國人用庚子賠款給我們建立了清華大學,但現在的清華北大學生確實

5.「苦難」本身沒有意義,苦難只是苦難而已。對苦難的思考和經驗總結,才是寶貴的財富

6.從某個維度來講,能在2007年用上iPhone使我較早的看到了電容屏手機和iOS開發生態的趨勢。這種機會並不是每個普通的中國大學生家庭都能有。

7很多人說原生家庭對孩子的視野影響非常大,這個我認可,但不能這么粗糙地歸納到家庭條件好這個簡單的原因裡面去,我認為最主要原因有以下:1.視野開闊的父母 幸福穩定的家庭環境 2.在7歲以前的教育中,孩子允許犯錯誤,並且家長鼓勵孩子嘗試錯誤。3.孩子自身的基因里有很強烈的好奇心,對這個世界有探索和好奇的慾望,並且有大膽提問不怕錯誤的勇氣。 4.良好的學習習慣,父母不強迫的學習環境。 5.對不完美的體系有改造的慾望,並且喜歡獨立思考

我有點困了先睡覺吧

等我醒了坐在馬桶上繼續敲字吧


手些一:

這不是典型的上一輩人要求這一輩人多吃苦體味人生的話術么?

吃苦是能體驗到不少道理,但這種道理我寧願靠當個看門大爺來體會。

因為干外賣實在是太累了,我綳不住。看門大爺還能罵罵學生看看書,挺好的。


Aorqu用戶:
以前有個北大學子去賣豬肉,許多人都笑話他,
後來他做了豬肉加工廠老闆,這時,當時的那群人都不吭聲了。

你以為人家是去送外賣,
其實人家是決定一步一個腳印,從零開始創立一家外賣公司。


Aorqu用戶:

不帶北大的話,這樣的故事已經上演了無數次


Fenglie:

作者的原文是《三十而礪》,「真實故事計劃」重新排了版,起了《一個北大畢業生決定去送外賣》的標題;我覺得無可非議。選取了兩個關鍵詞而已:人物、事件。北大和外賣員的確是非常規搭配,比原標題通俗,也更有傳播力度。這兩個關鍵詞讓這么多人感到不適,我不知道究竟是因為所謂作者在文中展現的優越感還是有些人的玻璃心。

看到有答主說覺得作者矯情乃至「中二」,但在我看來無論他是什麼身份,作為人類的一員,他所闡述的焦慮、迷茫、困惑、渴求、探尋,這些情感都是真實的、質朴的,可以帶來共鳴的。為什麼非要揪住他的這個固有身份屬性,究竟是他的優越感過度了,還是你們自己過於在意他的身份了?

我想說的是,並不能因為他有北大畢業的身份他就沒有資格擁有這些情感體驗,並不能因為一個人身份不夠低他的體驗就都是矯情。而且恰恰相反,在我看來作者很多地方寫得都相當的剋制,也是最打動我的地方。可能在很多人眼裡,一個人如果沒有自己慘或者沒有某些群體慘,那他就沒有抱怨的資格、所有的痛苦都是矯情吧。看到什麼人或事,首先拿來和自己或他人比較一番;把焦點總是集中在自己身上的人,是難以真正地去理解他人的。

和北大形成非常規搭配的另一關鍵詞——外賣員——也刺痛了不少人的敏感神經。有人說「外賣員怎麼了」,沒怎麼了,職業而已。你可以把它理解為一種落差,無論是從北大到外賣員,還是你畢業後進入了一家你不夠滿意的單位一樣,本質是一樣的。你會有落差感,作者也會有落差感。區別在於做外賣員是作者自己特意選的一種落差很大的職業去體驗。原文是:「我現在已經來到了你告訴我的底層,你們還能把我怎麼樣。」另外插一句,有人說職業沒有高低貴賤之分,在我看來這句話就是在玩文字遊戲,也不展開說了。那職業待遇有高低貴賤之分總該承認吧。一個他人在提及需要小心翼翼不去冒犯的群體,其自身敏感性就已經足已說明它的弱勢。

還有答主說什麼作者並不明白真正的底層是什麼,然後開始兜售自己的經歷。我是真的服了。作者本來也不是要介紹底層社會、不是要拍去底層社會紀錄片,誰不知道有更慘的群體?至於她在自己經歷中提到的人群,毫無疑問也會有比他們更「底」、以及更更「底」的人群。但這不是一個比慘大會。這是一段很私人化的人生段落體驗,私人指的不是不容他人評判,而是說有很多個人化的東西在其中。這不是一篇社會調查,也沒有要站在一個怎樣宏觀的視角看待中國社會,更沒有要站在一個怎樣人文關懷的角度去看待這人世。這不是一篇論文,也不需要而且也不應該要在最後得出一個什麼樣的總結。把它當作個人經歷來讀會容易理解得多,這也是我認為這篇文章之所以打動人的原因,正如上文所說,因為其中的焦慮、迷茫、困惑、渴求、探尋的心境是共通的。

作者在最後說自己想明白了自己當初糊裡糊塗選擇來做外賣員的原因:「想找一塊粗糲的磨刀石」,用它來打磨自己,「露出生命真正的渴求」,「只有如此,我才不會被時代擊敗」。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時代?消費主義盛行的資訊時代。這個時代賦予了人群與能力或者說與命運完全不匹配的慾望。永遠得不到滿足的人群飢渴著、焦慮著、掙扎著。但當你把自己置身於一個更加困窘的境地,你自然就會變得容易滿足。它幫助你去思考:這些東西,我真的需要嗎?或者說,它們真的值得我付出那些代價嗎?

聯想起「消費降級」這個如今很盛行的概念,到處流行「剋制」、「做減法」。萬事萬物都是相通的,現在再看這篇文章的出現,忽然覺得是那麼的自然。


什麼樣的人生才值得一過?這是一個沒有標准答案的問題。這個「才」字很有意思,彷佛某些人生不值得一過,事實也確實如此。有的人生過於悲慘,我的確寧願不過。關於這個問題可以引用無數名言,有的我不認同,像是:「未經審視的人生不值得過」;有的我認為有一定的道理,如:「用自己喜歡的方式度過一生」。但我想問題的關鍵在於,很多時候我們是沒有選擇的,或者說選擇很有限。我們當然知道哪些東西是好的,但是我們就是得不到,沒法去選擇過怎樣的人生。但不值得過的人生就不去過嗎?你想死,你的生命本能還不答應呢。

所以我想,在問什麼樣的人生「值得」的同時,最好也問問自己「想要」過什麼樣的人生,以及「能過」什麼樣的人生。


最後再起一行說一下「優越感」的問題,我從不覺得優越感就是個不好東西、不應該存在的東西,實際上它就是人類的固有屬性之一,有它積極的一面。區別在度而已。我在讀作者的文章時沒有感受到,倒是在看一片答案和評論試圖用簡單的幾句或幾段話給作者定性、給這件事做總結倒是讓我深深地感受到了他們自己所強烈反感、批判的優越感。


高一高:

廣告打得好,字數也湊的好。體驗生活的體驗二字,更接近上帝視角。思想精英都有代某立言的本能。


羅毅:

1 他做外賣員並不是長期做外賣員。

2 一般北大清華的學生的水準其實也就如此,能做科學家的不到1%,能做較高教授、較高官員、較高企業家的不到10%,剩下的其實也就是普通知識分子、普通公務員、普通白領。

3 既然是普通人,那就會有難解的心結。

我認識北大大學部、碩士華盛頓大學的女生,去做舞蹈演員的。

我認識北大畢業,現在在985高校做老師的女生,為情自殺自殘兩次,至今身上留有刀疤的。

我認識清華本碩,卻選擇做戲劇演員,收入僅夠溫飽,現在在北京遠郊區租房,畢業十幾年還買不起房的男生。

他們都有他們的執念,有他們不能理智的所在,外人看來是傻,但真正的清華人北大人,反而比較理解他們。


地西泮:

我不知道是提問者沒有好好看這篇文章就提出了問題 還是我沒好好看這個問題就看了眾Aorqu朋友們的回答

總之我現在 覺得文章很好 回答單獨看也很好

然鵝 二者合一 我有點shi wang


茗笙:

昨天這個文章切合了我愛人的心思,為了生娃兩年沒上班,時時刻刻的焦慮,她說她看完這個就想去做做體力活,好感知一下生活。

其實網路上紛紛擾擾各型各色的文章,無非是給它所謂的目標群體看的,其實也不用在乎到底什麼內容,有成熟自我價值體系的也會辨證的去看,或是這文章寫的不切實際,但是給心靈一場馬殺雞,也算有些好處吧


風雪夜貓貓:

滿滿的回答大多充滿敵意,透著說不清道不明的酸。沒辦法,民眾愛看,所以他們這樣寫。

愛看什麼呢?和輿論唱反調,或是反反調。

至此顯出高屋建瓴的才華,從不矯情永遠偉光正的靈魂,穿透黑暗直抵根本的拷問。

說人話就是:我才是透過現象看本質的高人啊,你們全都是不懂生活艱辛的矯情鬼,你們上當啦!

他可是北大的,人家也就是體驗個生活,你們看了五味雜陳就是傻逼啊。

言語的根里,再根里,透著蓋不住的刻薄和醋味。還得裝出仙風道骨的世外高人,永遠正確永遠偉大。

拿著放大鏡挑毛病,滿滿的血淚彷徨全然不顧。只要你紅,你就是有罪的;只要你火,就看你不順眼。

呵呵。這就是傳說中的落魄文人相,為皇上的一句賞能把閨女送進窯子里的賤胚。

我這里先說點題外話,大家應該都有感覺:主流的論壇等意見交流集市都大為不同。

貼吧透著樂,天涯透著苦,豆瓣透著酸。

至於咱們Aorqu嘛,基本上就是各種強行理中客,雞蛋里挑骨頭,永遠只能偉光正。

看別人,稍一有錯就是渣男、傻逼、王八蛋。寫一萬個字,只要有一百個字不夠光明偉岸,他就只能是個羊駝兒了。

什麼意思?

偏激。只願聽編出來的完美故事,恰恰不能聽一句真話。

只選擇看想要的,卻不敢狠心刨開自己的心肺腎。

這本是年輕人的通病,誰都是從這過來的。但總得有人聽點逆耳的話,真話,要不然永遠活在自己國里,早晚跌跟頭。

剛剛看另一個問題的回答,一個大學教授被失明妻子逼離婚後又想盡辦法復婚的故事。

他既沒出軌也沒嫌棄,只不過是疏於體貼小意,老婆遭逢變故過於敏感自卑,就離了。

我真想不明白,這不是兩口子過日子幾十年,糟了難必然會出現的問題么?

那是一個近五十的男人啊,又要忙事業又要顧家,難不成還真以為日子能過的和言情劇一般?

結果一堆批評指責、怒罵侮辱,簡直不堪入目。

說句誅心的,不是瞧不起他們。在他評論里罵娘的無論男女,若真攤上這事,能如他一般行事的都十無一二。

可是在Aorqu不行。

你必如那聖人一樣光芒四射才行,

你必如她腦中的提線木偶一般全如己願才行,

你必如千百年來從未有過的無錯之人一般才行。

真是惡心、矯情、神經病,全靠大腦意淫才能生活這樣了。

說回來,在這題下狂吠扮清醒的諸位,似乎,似乎也有過之而不及啊。

真是可喜可賀。

這篇文章里,那位仁兄講的一點讓我特別動容。就是他的高中老師在第一堂課上,教導他們要做一個「人」。

什麼是人?

你的職位,你的身份,你的錢財,你的權力,你的性格,你的性交對象。這所有的社會關系加起來就是人了么?

他的學歷高,他就比你大「人」。你的收入多,你就又從這頭多了半個「人」。

人是社會的動物,是社會關系的集合,是被各種標簽貼滿後的容器,這種說法當然是對的。

但還有一種人,那種人會夜深人靜嘆年華,仰望星空覓來處。

會前望五萬年不知來處、寢食難眠,會恨八寒地獄辛苦、求問歸途。

他就是體驗生活的。怎麼了?不行么?

他就是沒有你了解所謂的真正的「底層生活」,怎麼,不行么?

他就是放不下自己自己北大的身份,一直在確認一直在蹉跎。怎麼,不行么?

他是我說的那種人。他想了,然後雖有「空」但仍執拗,畢竟放不下功名利祿,娜拉又回去了。

可是,那又怎樣呢?

這有錯么?這有錯么?這有錯么?

你們裝的逼,連我這個蓋世逼王都嘆服,尤其是那個所謂的北大同校女記者。

不知道過一陣你會不會來Aorqu收個智商稅什麼的,拭目以待奧。

還有那位說有種送一輩子外賣的先生,我實在不明白你爹當年為何不把你射在牆上。

陰陽怪氣透著酸的,怪編輯標題黨的,一堆屁話張口就來的。

這事不就是一個人,一個年輕人。面對生活茫然了,對人生思考的時候楞了下神,稍離經叛道走了幾步土路。

然後把心刨開,坦坦蕩盪寫幾句心裡話,不小心火了一把。

不就是這么回事么?

你們說他是雞湯,說他邏輯不嚴密,說他沒有乾貨。

可是。可是他就是個想寫寫自己的心緒而已,也沒說要講什麼大道理。

標題、潤色肯定是編輯的事,編輯肯定希望做爆款打「大標題」。

可他到底做錯了什麼要受這些冷嘲熱諷呢?甚至編輯本身也沒錯啊?

那哥們可從沒說過自己是想當聖人,要去體驗最苦人間。

您蹦出來一個他根本沒看過真正的底層,這不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么?

聽其言,我沒聽到半分高傲,但求己心而已何來俯視?觀其行,他對自己的行為負責,不虧欠任何人。

言行皆有可取。那我們受教讀書,不就應該求精去糟取其用者,而不求全責備嘛?

無論我們是專科還是國小畢業,也無論現在是何種境遇。其實一生中如他一樣彷徨恐懼,肯定都是有的。

我們不必事後自嘲替總理操心,也不用藉此求得心裡安慰。

只要心境曾彷彿,片刻有知己感,讀完心頭一嘆。就夠了。

至於他有選擇權,難道這是罪過?

難道他對不起誰了?

難道共情和換位思考就那麼難么?

其實不難,只是戾氣太重。若能寬寬心,是對自己好。

像我也是,可能話不順耳,但我不說假話。

別把人都想壞,就揣著個熱心腸看世界。若以後落了難,別人也會這樣待你。

善良和相信,沒錯就是對,心是暖的柔的,終究也會遇到暖心人來心疼你。

以笑臉和熱淚迎著天,不會有沒壞處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