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任正非說的「發展晶元光砸錢不行,還要砸物理學家數學家」?

問題描述:任正非:發展晶元,光砸錢不行,還要砸人 目前這種形勢,我們確實會受到影響,但也能刺激中國踏踏實實發展電子工業。過去的方針是砸錢,晶元光砸錢不行,要砸數學家、物理學家等。但又有多少人還在認真讀書?光靠一個國家恐怕不行,雖然中國人才濟濟,但還是要全球尋找人才。完全依靠中國自主創新很難成功,為什麼我們不能擁抱這個世界,依靠全球創新?來源科技日報專訪: [圖片]
, , , ,
菜頭會飛:

這個問題很容易陷入一個誤區:就是抱怨搞導彈的不如賣茶葉蛋的。然後抱怨社會風氣如何如何。

但是拜託,這是社會風氣的事情嗎?

哪個國家「搞導彈」的賺錢超過「賣茶葉蛋」的了?

以最新完結的美劇《生活大霹靂》為例,幾個主要演員薪資都超過2000萬美元,美國搞什麼科學研究的科學家估計都沒有這幾個演員掙得多。

再舉一個例子,NBA火箭隊的保羅,他一年掙4000萬美元,估計NASA排名前二十的科研人員加在一起都沒有他一個人掙得多。

就連NBA底薪球員收入都要超過一般大學教授。

而為了錢改行在美國更是屢見不鮮,華爾街分析師絕大多數都是數學、物理學博士,這算不算為錢轉行?

我們再來看日本,根據日本文部省的數據,日本大學教授平均年薪是1172萬日元(約合77萬人民幣)。

而日本偶像團體AKB48的指原莉乃年收入4500萬日元,是日本大學教授的4.5倍。

你說一個高中畢業的國小生掙得比東大50來歲教授還多好幾倍,氣不氣?

根據論文《日大學部研人員薪酬分配現狀及啟示》顯示,2015年日大學部研人員最高年收入不超過1900萬日元,而東大輟學選擇做男公關,藝名叫「羅蘭」的牛郎年收入超過3億日元。

也就是說從收入論,在日本即使做到某學科研究領域NO1,一年也不過150萬人民幣,而要是牛郎做到第一,年收入能達到2000萬人民以上。

那麼問題的根源在哪裡呢?

問題根源不在於科研人員收入偏低,事實上全世界範圍內科研人員收入都不算高。

問題真正根源在於中國現在想滿足物質慾望的門檻比發達國家高太多了。

這里我可以舉一個例子,為什麼古代大臣總體比太監有節操?(不用懷疑,李自成在北京追臟時,財產最多的是勛貴和太監,大臣反而不多)

很大原因是大臣們都是有產階級,大不了回家做地主去,而太監都是貧苦人家出身,身後沒有幾千畝地撐腰,只能為「五斗米折腰」。

以前鳳凰衛視的二代柯藍的老媽就說過,柯藍zhee幫二代身段都不如平民竇文濤柔軟,對物質慾望都沒那麼強,將來肯定都沒有竇文濤有錢。(圓桌派柯藍親口說的)

這兩個例子是什麼意思呢?

我想說人不是天生就有底線或者沒有底線,有沒有底線關鍵看家境。(一般情況而言,不必舉極端例子抬杠。)

同樣,如果一個科研人員在中國只靠月收入1萬人民幣就能在北上廣深買房(不必大房)、買車(不必豪車)、每年還能帶全家去外國旅遊一次(東南亞),不用為父母的健康和子女的教育發愁,那麼,很多科研人員可能就不會選擇轉行或者改行了。

他們就能安心在自己領域做研究了,反正能保證有車有房無後顧之憂,我什麼一定要去掙錢買大房子豪車呢?我為什麼不能在自己喜歡的領域安心研究下去呢?

反過來,如果美國也必須年收入40萬美元以上才能在大城市安家置業,還要操心父母醫療和子女教育問題,那麼我相信美國也會有數量驚人,比現在多好幾倍的科研人員迅速轉行去矽谷或者華爾街的。

所以歸根結底,科研人員生活艱難的根本原因是社會保障體系不健全,貧富差距太大。而且目前看,無解。

我們發展了四十年,但是認真說我們需要補的課非常多,社會發展不平衡已經嚴重影響到了我們的科研領域,這不是社會風氣而是社會保障體系落後,是政府職能的缺失。

當然,我完全理解政府高房價的原因是把房地產市場當作這些年超發貨幣的水庫,把這些超發資金趕進水庫鎖死。(大家可以想一下1988年人民幣發行量,兌換美元的價格,以及2018年人民幣發行量以及兌換美元的價格)

但是這就是彎道超車的代價,高三爆肝熬夜一年考上985和高中三年正常學習三年考上985的差別就是前者的代價是壽命和健康。


弦清寧:

說實在的,按目前做純數這待遇,真的是勸退。現在想做純數的,很大一部分靠自己興趣和情懷。但做數學也要生存吧,當現實的壓力連同著自己偶爾的迷茫一起壓過來時,那真是跳樓的心都有了。

我們學校數學院的人基本沒幾個想繼續做純數這方向的。而且據我所知,我之前幾屆的1000+學長學姐,還在繼續做純數的,屈指可數。真正認真學數學的,不超過百分之5,除了top那幾個學校比例高點,其他學校估摸也就跟我們差不多吧。

去面試時候跟某博一學長吃飯,聊了很久,用孤獨二字來形容他的生活真的是再確切不過。還有直博大陸數學系top1的學長,他跟我說他目前準備博士畢業轉行了。

現在高校占坑之難,真的超乎想像。就算我大學部這個墊底211招聘老師,都要top學校海龜了,何況別的學校。況且現在高校很多老師早就不在一線科研了,天天養花養生養頭銜,青椒們身處其中,待遇低,生活質量差,壓力還大,這又是一種鮮明的對比,是個人都會崩潰吧。

我的學弟學妹們諮詢我時,我也不會推薦他們繼續做基礎,應數計數什麼的都還尚可,至少文章還好發一些。

僅就目前大陸形式來說,對基礎學科實在太不友好。我是很希望藉此機會,國家還有社會能夠重視和提高基礎領域學科的待遇。不說大富大貴,但也要沒什麼後顧之憂吧。大家的要求,無非吃飽穿暖住好孩子有學上,但這真的太難了。不趁科研間隙跑跑滴滴,誰頂得住啊?


Aorqu用戶:

有幾點小知識:

1、決定無線通訊性能的基礎理論是香農定理,這是1948年香農提出的數學模型,已經是70年前的成果了。大家可能已經知道華為研發並主張的polar碼,但不知道的是polar碼已經逼近香農定理的極限了,要再提高無線通訊的性能,必須要從基礎理論中突破。

ps:polar碼是土耳其Erdal Arikan教授發明的,任正非親自為他頒獎:

2、5G基站中,ADC是一個關鍵部件。但這些只是晶元供應的問題,通過備胎計劃自己研發終究可以趕上來。但ADC進來的是量化後的數據,對數據進行演算和處理才是關鍵。而這個數據處理與上述polar碼密切相關,信道模型、數據處理演算法,這些都必須依賴數學上的研究和建模。

3、華為在俄羅斯、法國設有數學研究所,在這個誕生了多不勝數的數學家故鄉,華為已經聚集了一批數學家來研究這些問題,但以任老闆的角度看,這仍不夠,最關鍵的一點是,這些都是外國人,遠沒有中國人自己對自己的網路演進有深刻的認識。這也是為什麼老爺子要在談話中公開表達對基礎研究人才的期望。


Aorqu用戶:

我就說一句,我十分理解任先生的抱怨。然而這事只靠一個華為根本杯水車薪,就看我朝的官僚有多大抱負了。現實的教育行業和產業結構,未來的數學家物理家連溫飽都圖不了,所以「都不讀書了」,沒用的評價體系動都動不得,騙錢的倒是一大堆……不能推倒重來的話,明天依然這個樣子。


喵喵叫的狗:

舉個例子,一個國家的產業就像一顆大樹,土地之下的根就是各種基礎學科,樹冠的葉子就是各種網際網路,IT等來錢快,來錢輕松的行業。如果葉片光合作用產生的營養物質不用來供給根部,讓樹根更深更壯,反而不斷的產生新葉子讓樹冠不斷高大茂密。那麼一旦秋風乍起,那棵樹越茂密倒下的就越快!哪怕沒風的時候看起來那麼茂盛,那麼風光!


匿名用戶:

感覺是內訌了? 出問題了就開始互相指責,失去理智,然後一棍子打死。

(1)不要過度解讀。

數學家物理學家是任正非的一個概念化的稱呼。其實指的就是能研究出新的實用或有較大實用可能的技術的STEM專家。指的不是玩各種advanced materials的搬磚工。也不是非得就只研究數學和物理。

(2)全局化看待問題。

錢砸下去,晶元多少年都出不來,學微電子的跑路網際網路或者變身生化材小將,996和碼農的矛盾被推到風口浪尖,矽谷碼農逃回矽谷。等等一系列現象說明我們的整個從高校科研的模式,到大企業的格局,到創業公司的創新存在系統性問題。這才導致這個問題下面互相指責的局面。

(3)如何解決?

一方面是,藉此機會,撥亂反正。恕我能力有限,我能想到的一種可能是開一些新的(互相競爭的)研究機構,嚴格樹立研究的目的性,樹立類似投行的公平第三方評審機制,而非完全靠論文和同行評審。現在論文水漫金山實際科研產出低下就說明了論文作為唯一評價體制在研究所博士生巨量擴招情況下已經逐漸失效了。

另一方面,如任正非說的,要走出去,海納百川,廣納人才。愛國是好事,但是扯點嘴皮點個贊並不能讓國家實質上變好一點。狹隘的愛國成了民族主義國家一定走不遠。

對於996就一句,落實勞動法,該發錢發錢,該加班加班。

最後,最重要的是,如果對大公司不滿,對科研體制不滿,對毒奶粉不滿,對泡沫不滿,對晶元不滿,對996不滿。請思考並規劃一個長遠的學習計劃,以10-20年後,能夠提出成熟的創業方案為目標,不計較失敗地勇敢地前進吧。


還有某位大v,不管你線下生活創造了多少價值,或者收到多少不公的待遇,那是你私事,但請別一天到晚在Aorqu傳播負能量。每次在這種話題下面看到你就煩。


再詳細說說民族主義和正確的對美國態度:

冷靜看待我們建國以來的成就,誠然有些成就是被封鎖之後獨立取得的(兩彈一星),但完全鼓吹說我們不靠美國所有的技術是不可能的。想想看錢學森是在哪讀的phd,想想計算機和網際網路產業是在哪興起的,想想看蘇聯幫我們建立工業體系,那是誰在1930s幫蘇聯建立工業體系的。發展需要一個開放交流的環境,比如開源文化,技術交流,文化交流,甚至換個角度,想想看我們的主義的最初提出者是中國人嗎。而美國是開放環境裡面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把美國看做一個整體去仇恨,主動切斷和美國的交流,正好就中了班農、蓬佩奧、博爾頓(給川普吹枕邊風的三個人)的計了。

學生的水準越是接近老師,越要在一鼓作氣的同時,保持謙卑和冷靜。


對了,有關注楊世光金錢豹的人可以看下這期20190520,節目最後提到(部分詞聽不太清,部分話有誇張,因此消息有效性有待內部員工評估):

華為的成功不是靠任正非一個人,而是靠中國整個製造業底蘊的累積。科技業發展不是一蹴可幾。…。我每次喜歡講中芯半導體,真是慘呢,你知道嗎,從台灣地區挖的一個管理者,梁孟松。從台灣到三星,把三星調整股資之後被中芯挖過來。梁孟松在中芯做的好辛苦。本來據說今年初就要離開,自己創業。梁孟松一直待不下去。中芯怎麼了。為什麼梁孟松能創造台積電,改變三星,來到中芯,同文同種的環境當中,竟然待不下去。…。他把中芯從28nm快速拉到14nm,而且28nm的良率大幅拉高。可他就是待不下去。像展訊的xx,名字我就不講了,一樣待不下去。
都屬於我們海外華人優秀的專家。不僅學歷豐富專利豐富,產業界經驗豐富。都待不下去,不是錢的問題。他們來中國不是為了錢。是為了一份理想。可是什麼讓這些海外華人理想被磨滅殆盡。…。梁孟松的身價可能上億美金。他有一份理想,一份使命感。什麼樣的中芯環境讓梁孟鬆快活不下去。…展訊…武漢的長江存儲…
向上難依附,向下難管理。就是這么現實。


Aorqu用戶:

這話說得沒錯,哪怕任正非今天出來吹納米材料,他也依然說的對——畢竟華為真的能給材料碩士發還算體面的Offer

PS:這個莫名其妙的「圈內認證」是怎麼冒出來的……


594:

說的沒錯啊,可這是需要國家出面乾的事,華為只是一家企業,這種涉及到國家層面政策的事你不能讓華為干,他又不是三星。而且還有一幫人噴華為早幹嘛去了。2012了解一下,華為每年研發經費的兩成是流入基礎研究的。而且華為在俄羅斯和法國這種傳統的數學強國都是有數學研究所的。你們可以再去問問華為有多少個數學領域的博士,清北又有多少個。這才是任正非抱怨的地方。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