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劍橋等大學女生找「糖爹」一事,若真為完成學業,那這么多年受過的教育不就是空談而已嗎?

問題描述:變相的出賣自己的尊嚴真的好嗎?究竟對一個人的人生有影響嗎?為什麼有人還覺得理所應當,自己不過是隨波逐流罷了。
, , , ,
王天元:

「現代的、資產階級的家庭是建立在什麼基礎上的呢?是建立在資本上面,建立在私人發財上面的。這種家庭只是在資產階級那裡才以充分發展的形式存在著,而無產者的被迫獨居和公開的賣淫則是它的補充。」

「我們的資產者不以他們的無產者的妻子和女兒受他們支配為滿足,正式的賣淫更不必說了,他們還以互相誘奸妻子為最大的享樂。」

——《共產黨宣言》


玫花露:

我也是從P大畢業之後,才從許多不同的通路聽說有本校女生出去賣,或者被包養。

受教育水準和道德水準,可能整體而言是正相關,但落實到每一個人頭上,變量太多,誰也無法斷言。更何況,多年的教育初衷也並非為了提高道德水準。

普羅大眾對於名校有一種不切實際的幻想和情結。真正上了名校,就會發現每個人都完全不一樣,唯一相同的就是這個學歷。名校里有八面玲瓏的人,就有形單影隻的人;有才高八斗的人,就有資質平庸的人;有富得流油的人,就有生活貧苦的人。

人和人的差別,有時候比人和狗的差別都大。

究竟有多少人讀名校僅僅為了提升自我修養?

更多的人是為了有個更好的飯碗吧。

而賺快錢走捷徑是會上癮的。

一旦習慣了毫不費力的生活,就再也難以回去了。

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

作者:玫花露|P大芝大央美|美國寶石學院GIA鑽石文憑|珠寶設計師


斗篷之中:

我窮,我出賣身體,我出賣尊嚴,我跪舔,我認乾爹,我流產墮胎,但我讀劍橋,我是個好女孩。


辰鴿墨漓:

我記得在很久以前的雜志上就看見過這個事情了

題目叫做拒絕學貸,做糖寶

介紹了糖寶平台網站幫助學生和大佬的見面,大佬資助學生,學生舒緩大佬情緒(怎麼聽怎麼不對啊!),禁止賣淫等違法行為,一有發現立即封號,由雙方約定見面地點,旨在幫助學生通過這個網站平台完成學業blabla

當時看著怪怪的。。。現在想來果然是資本主義國家才會有這種看似公平的交易

想想我們不用還學貸,貧困生還有補助真是好啊


溪午不聞鍾:

這熟悉的一幕讓我想起蔡卓妍的《雛妓》。

何玉玲(蔡卓妍 飾)少女時被繼父強奸,媽媽還勸她「這事情你早晚要給別人。」是應該留在這個家庭,繼續忍受繼父的強奸?還是離開這個家庭?何玉玲選擇了後者。這恰恰是為了尊嚴。

離家出走後,衣食無著又要上學,何玉玲沒有辦法解決,此時她唯一擁有的,可以變賣的就是自己的身體了,她看到了每晚一個人獨自釣魚的中年人甘浩賢(任達華 飾),她跟他攀談,言語之間,她相信他能跟自己做這個交易。在車里,她在說了自己的要求:生活和上學之後,見到甘浩賢沒有反對,就低下頭去,盡管她只是一個十幾歲的少女,從沒想過,也沒做過這樣的事。諷刺吧,她離開家就是為了追求尊嚴,現在卻必須更變本加厲地出賣自己的尊嚴。

但是何玉玲始終都沒有忘記自己的初心,他們的關系持續到大學畢業,何玉玲一直喜歡文學,畢業後就成為了一名記者,她敢於揭露官商勾結,肝了四個月的報道,因為揭露了事實,被雜志社老闆壓稿,她無法接受這一事實,她明明上了學,有了選擇,有了不用出賣身體的職業,卻竟然還是要出賣尊嚴,不能說真話,只能說胡話。那過去自己的忍辱負重還有什麼意義?想不出答案的她跑去了泰國散心。

她在泰國遇到了一個雛妓Dok-my(女),本來只是想採訪下寫篇報道,結果Dok-my堅持要為她服務的「職業精神」觸動了她,她決定不顧一切地幫助Dok-my,她想給予Dok-my自己求而不得的東西:可以不用出賣現在的尊嚴去獲得將來的尊嚴。她不是甘浩賢,她有切膚之痛,她可以不求回報。最後,她失敗了。但這段經歷也讓她更加能夠接受和面對自己。她過去的處境,選擇,不是某個人的個人因素導致,也不是某個人的個人行為能夠拯救。這是社會的問題。

她對甘浩賢也產生了感情,甘浩賢理解她的感情,但因為有妻子兒女,無法做出任何回應,大學畢業的時候,他們的矛盾爆發了,甘浩賢說,你年輕又有前途,你現在已經不需要我了,到此為止吧。何玉玲淚如雨下。後來甘浩賢患病而死,臨死前幾個月,囑咐何玉玲不要來自己的葬禮,不要提起他們的關系。葬禮上何玉玲還是來了,她不想欺騙自己。

自始至終,何玉玲都沒有逃避過問題,也能尊重、面對、接受自己。"為了生存,一個女人需要付出多少代價?"這是這部電影的主旨。

最後說回到這件事,這種現象不宜從個人道德的角度去看待。這個荒唐的現象是符合市場邏輯的,對於糖爹和大學生而言,他們是雙贏的,對他們的需求而言,這都是幾乎最好的解決方案,違法和背德成本都相對低。這恰恰是這件事最荒唐的地方,標志著目前人類的社會制度,還存在著十分深刻的,無法克服的內在矛盾。

雖然社會制度的內部矛盾無法克服,但這件事本身還是有辦法解決的,中國大陸的大學學費、食宿就很便宜,助學貸款也是真的助學,回家還有學生票可以半價。即使別有用心的力量大力洗腦消費主義,能強行提高的金錢需求也是有限的。一方需求減弱了,就從源頭上掐滅了這個市場。別說找個糖爹了,好一點的學校,能接受裸貸的女生都很難找。當然了,這個解決方案也是要付出代價,帶來新的社會問題的(科研人員待遇不高,經費制度不合理等),但是……真的沒有無代價的政策,能做到這樣就挺好了。


易派斯:

這樣一看,大陸經由政府兜底,承擔大部分財政的大學教育制度確實有獨到之處。大學所需費用相比英美,簡直就是不值一提,更不用說極低的食宿價格和存在各種助學金。

美國大學里,學生背負的貸款壓力非常之重,歐巴馬求學背的貸款,慢慢還也還了很多年。身處留學行業,也非常清楚美國留學/上學所需的費用之高昂,數十萬美元的花費,有很多美國家庭為了讓孩子能上大學,甚至在孩子剛出生時就要一直慢慢存錢。

那在名校學生中,找「糖爹」的佔比高嗎,當然也不是,每個學校的極少數而已。她們選擇了一種更加快捷的方式來籌集讀大學的花費,在資本主義構建的功利面前,走了捷徑。

錢,也是有魔力的。在大陸,我司也服務過隨便花費百萬,只為了孩子能去美國名校的家長,不惜成本,只是孩子說想去。這樣的富裕家庭學生,和要找「糖爹」才能完成學業的學生,雖然可能都會在一個學校里上學,但人生,也都是不一樣的。

在大學教育成本及其低廉的大陸,都存在過包養女大學生事件,裸貸事件,校園貸事件,不也都是大陸的大學生行為嗎,這些事件很大可能還不是為了單純的完成學業,這樣一想,對比起來,只為了完成學業的她們,好像也沒那麼不堪。

當然,不論在哪裡,存在這種行為的都是極少數個別人,各式各樣的人/事雜糅在一起,才是人世間百態。她想走捷徑,早晚會承受捷徑的帶來的後果。(雖然也有可能沒什麼後果,我看鄧文迪就沒什麼事)

……


三千院風:

這種「交易」絕對不值。

尊嚴這種東西,你出賣的時候一文不名;但當你想買回來,就會發現天價難買。

另外,針對SA這類app「女性用戶占註冊數量80%,大多數是學生,其中不乏劍橋等名牌大學」類似這樣的介紹,咱們看時必須自己手動擠下水分。

它更多反映的其實是嫖客/包養人的需求,而不完全是真實的註冊身份。畢竟,一個app並不具備核對用戶學歷的必要和能力。至於線下核對,一個嫖客能分得清真假劍橋學生證嗎?

酒店門縫下塞進來的一堆小卡片上,其中必定有女大學生、女學生一項。真的會是女大學生嗎?一個人設而已,你信了才叫見鬼。

甚至不能排除包養app公司官方造假的可能。要知道,qq發展初期,連馬化騰都親自上陣,扮演成女孩跟網友聊天。這樣的營銷手段,或者說注水比例,可以說是網際網路公司的基本操作了。

更何況SA這樣的網站、app,它們很清楚自己掙得都是違法邊緣的黑錢。即使在歐美,包養也是嚴重沖擊公眾道德的事情。為了盡快回本,它們更有充足的動機去造假,短時間內把自己炒熱,吸引真實用戶。

即使將來爆出,SA上90%的女大學生和年薪百萬的富翁都是假的,也毫不奇怪。

當然,真實的數字即使只有10%,也是很可怕的。它等同於人性墮落的數量。

而墮落是一個無底的泥沼,一個人走進去很容易,想要抽身出來卻是有生之年。


丁某人:

真的。我以為這至少一面倒的嘲諷 或者說是嘲諷以下大陸也有等等

但是我沒想到有人說 賣腦子也是賣。賣肉體也是賣 不如換一個價格高一點的。。。這種話來說。。。

老說黨國怎麼洗腦厲害 我真的沒看出來。

有錢人借錢你 上學 利滾利 順便上了你。然後工作二十年你把錢還給他。你自己勉強苟活

當狗 好歹不能出骨頭錢啊。


家是種文化:

沒想到金錢的奴隸還不少,還給第一個評論的點贊。

有點覺得可悲,雖然錢不是萬能的,但是沒有錢卻是萬萬不能的。但是你們都窮到這樣了嗎?為了錢寧願成為別人玩物、奴隸嗎?一個長得好看還高學歷,嫁個一般的富二代綽綽有餘,你們居然要成為肉便器。。。

悲哀啊,貧窮限制了你們的想像!

———————

每到這個時候都會想起下面那段的話,這些人都會成為金錢的奴隸。自尊?不存在的。工作之後,領導、客戶要睡你,你連反抗都不會的。

男人的極大幸運在於,他,不論在成年還是在小時候,必須踏上一條極為艱苦的道路,不過這是一條最可靠的道路;女人的不幸則在於被幾乎不可抗拒的誘惑包圍著;她不被要求奮發向上,只被鼓勵滑下去到達極樂。當她發覺自己被海市蜃樓愚弄時,已經為時太晚,她的力量在失敗的冒險中已被耗盡。

男人早就懂得,想要快活,就要靠自己。 而女人,上天賜予她們的美好禮物其實早就標好了價格。那時候她還太年輕,不知道每個命運的饋贈背後,都在暗地裡早早地標上了價格。


金知:

早年讀亦舒小說的時候,講到香港很多舊式家庭,父母給女兒的訓誡是:一紙文憑是女人最好的嫁妝。

所以,並不是每個讀名校的人都把自己的教育經歷當作是建功立業的基礎,有些只是把這當做是找對象時抬身價的憑依。

然而,在婚姻市場上,僧多粥少,菜多肉少,尤其是高等教育日益普及化之後,有那麼多美貌的女大學生,卻沒有那麼多的"金龜婿"。有一部分人不得不降低標准。

有些人把「有錢」方面的標准降低,也有另外一部分人把年齡和"婚否"方面的標准降低。

競爭激烈之下,標准一降再降,就出現了我們看到的「父女戀」或「祖孫戀」。

相差40歲的吳志誠、何艷娟「爺孫戀」

對於貪圖美色的闊佬來說,租賃是比購買更劃算的一種方式。

與魯迅同時代的作家柔石在小說《為奴隸的母親》里寫過一種名為「典妻」的租賃方式。一個有錢的老男人想要獲得年輕漂亮女人的生育資源的時候,並不是去娶一個妾,而是讓一個窮男人把自己的老婆典當給他,期間付租金,生孩子後歸還。這樣不但獲得的時候成本低,事後打發走的成本也低)。

歐美結婚率低,很多闊佬都只交女朋友不結婚,迫使想要靠文憑來搏出位的正妹,也不得不接受了「租賃」的方式。

然而,「正妹大學生租賃」終究是一個不那麼上檯面,且資訊嚴重不對稱的市場。

闊佬擔心遇到假的女大學生;女大學生擔心遇上「空心大佬倌」。一個不要臉的網路平台讓這種交易變的更加透明和便捷,當然會火。


一紙文憑能夠讓女性在出售或者出租自己的時候,獲得什麼樣的優勢呢?

讓我們來看幾個例子。

先講講前面照片里「爺孫戀」的女主角何艷娟女士吧。

右一為何艷娟

何女士是2014年香港小姐的季軍。

參選港姐時還是大學生,讀香港大學法律系。

然而,何女士從上大學起,就非常熱衷於選美活動,當選港姐後更是簽約無線當起了藝人。

無線是出名的薪資微薄,作為一個不紅的藝人,收入必然遠遠不如當女律師。

何女士為什麼會做出這一選擇呢?

直到2018年7月,媒體爆出她與身價30億的富豪吳志誠結婚,而且兩人已經低調拍拖了3年多,大家才明白,何女士應該是早早就奔著這條路去了。

吳先生時年66歲,是一個喪妻20多年的鰥夫。這些年來,鶯鶯燕燕有,走入婚姻的卻沒有。直到遇上何女士,老房子著火,這才正式結婚。

一個值得注意的細節是,吳先生同樣是港大畢業生,兩人是大師兄和小師妹關系。

據媒體報道,吳先生追求何女士期間,為她買下了價值1800萬港幣的豪宅,以及800萬歐元的酒庄。

最近,何女士跟吳先生離了婚,爆出來的離婚原因是,何女士想生孩子,吳先生不願意。

不知是真是假?

反正,離婚很順利,離婚後何女士照樣生活奢侈,想必吳先生在財產分配方面還是很厚道的。

想來,何女士作為法律系的高材生,在簽結婚協議或離婚協議的時候,會充分運用自己的專業優勢,達到收益最大化的結果。

第二位,呂麗君女士

呂女士同樣是港姐。嗯,未入三甲,這點比不上前面說的何女士。

呂麗君競選港姐照

不過,在念書方面,呂女士可比何女士要厲害多了。

選完港姐,呂女士飛回倫敦繼續念書,最後拿到了倫敦大學國王學院化學博士。

讀碩士期間,呂女士在倫敦的LV名牌店任兼職售貨員,認識了香港富豪劉鑾雄的女友,然後,就是通俗的「防火防盜防閨蜜」橋段,呂女士當上了劉先生的女友。

如果論美貌,呂女士本來是沒什麼競爭優勢的。畢竟,劉先生的前女友,可是像李嘉欣、洪欣、蔡少芬這樣的大美人。

奈何,呂女士學歷高嘛,劉先生盛讚她大方懂禮數,帶得出去見人。

劉先生與前女友李嘉欣

劉先生與呂女士

呂女士跟劉先生拍拖十幾年,孩子生了兩個,最終因為「小N上位」而分手。

具體的分手原因,據說是愛吃醋,一吃醋就找媒體爆料,把劉先生搞得不勝其煩,最終登報聲明恩斷情絕。

不過,呂女士已經收穫頗豐。

有好事媒體算過呂女士這些年來所受的饋贈,超過20億港元。此外,她還成為了北京市政協委員,北京大學名譽校董。

這些,應該遠超當年那個在化學實驗室里刷試管的女大學生所企望的了吧?

有趣的是,當劉先生在7家媒體上發公開聲明聲討呂女士時,她的回應是:「看到你(劉鑾雄)這么辛苦,我們的心極痛!不管是誰寫的聲明,內容是什麼也不重要,我和孩子只希望你早日康復,遠離一切煩擾你的人。此時此刻,養病要緊,吉人自有天相。」

換個學歷低的女友,可寫不出這么得體的話來。

第三位:抹茶妹妹

大家都懂的。

這年頭,網紅那麼多,清華畢業的可沒幾個,能嫁給劉富豪的也只有這一個。

在內外交困之際,作為正宮,能寫出「守得雲開見月明」這樣的句子,可比那些只懂得說「阿彌陀佛」的段位高多了。

其他文章:

奚夢瑤立功了,賭王家兩隊如今2:2

賭王的女兒,終於可以嫁給一個藝人了

我賭100塊,凱特王妃不會離婚

韓雪的假唱與「雪穗」的假人生

原諒,或不原諒那個渣男

演妲己的美人,應該長啥樣?

Rate this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