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劍橋等大學女生找「糖爹」一事,若真為完成學業,那這么多年受過的教育不就是空談而已嗎?

問題描述:變相的出賣自己的尊嚴真的好嗎?究竟對一個人的人生有影響嗎?為什麼有人還覺得理所應當,自己不過是隨波逐流罷了。
, , , ,
英國報姐:

相信大家也都知道那個國外女大學生找糖爹的網站 seeking arrangement了。

報姐看了以後,第一感覺就是:這個交友網站和同行最大的不同,就是直接。

太TM直接了…

這個網站就是擺明了告訴用戶:來這裏,就是找包養的。

女的出身體,男的出錢。

沒有什麼愛情,也沒有什麼交友。

就這么簡單。

圖:Seeking Arrangement創始人 Brandon Wade(右)

Seeking Arrangement的主頁上公然寫着:

「在這裏,美麗和成功的人們,可以搭建起互惠互利的關系。」

點擊註冊,網站問你的第一個問題就是:

「你要包養別人,還是想被包養?」

包養別人的,叫做「Sugar Daddy」,也就是「乾爹」;而被包養的,就叫做「Sugar baby」,也就是「乾女兒」。

這還不不是最露骨的,在他們的廣告「援交大學 Sugar Baby University」中,一個乾女兒向大學女生羅列了,找乾爹的無數條好處:你不用擔心學費、房租,不用勤工儉學,可以安心學習▼

他們會教你如何穿着打扮,去吸引有錢的男性▼

最後,你成功畢業,擁抱美好的明天…▼

​這真的不是我瞎編的。

這就是Seeking Arrangement正兒八經的廣告…

但或許正因為這種直接、明確的援交定位,Seeking Arrangement已經成為了歐美最大的援交平台,號稱全球擁有300萬用戶,其中有超過100萬是在校大學生

為了一探究竟,報姐自己也註冊了一個賬號(當然用的是虛構的資訊)。

​註冊非常簡單,網站並沒有詢問用戶過多的個人資訊,就是簡單的年齡、性別、生日等。但一些選項,已經能看出端倪。

比如報姐選的是當金主,在婚戀一欄裏面,你可以填「已婚,但想找外遇」

​在個人資訊里,還要填報自己的年收入和總資產。年收入最低選項,是10萬美元,也就是70萬人民幣。沒有再低的選擇了。

​事實上,根據創始人Brandon Wade的說法,Seeking Arrangement上的「成功男士」,平均年收入,一般在25萬美元左右。平均年齡是40歲,而且很大一部分(超過40%),是已婚男士。

報姐註冊金主成功後,就進入了尋找「乾女兒」或者「乾兒子」的頁面

你可以通過搜索系統,尋找各種不一樣的女孩子:性別、人種、興趣、體型、是否抽煙、學歷、等等等等…

點開每一個女孩的頁面,你也能發現,這些女孩兒,對包養這件事情真的諱莫如深。

比如在一個女孩兒的頁面里,她寫着:

尋找:
體貼、最好是設計師、可以帶我成長、幫我交學費的男士。
理想狀態下,我想找一個可以幫我實現成為設計師夢想的人。作為一名藝術家,我有很多東西需要學習,所以如果你可以在經濟上支持我,並成為我的人生導師,我會非常感激。
藝術和設計是我最珍視的東西,所以我希望認識的人也能尊重它們。

那麼為什麼會有這么多女孩兒,會選擇在網上找金主呢?

CNN的一部紀錄片《Sugar Babies: The business of love》中,記者曾經採訪過很多「乾女兒」。

​在問及為什麼選擇這條道路的時候,所有女孩兒都給出了一樣的答案:

「美國大學的學費,真的太高了」

圖:Seeking Arrangement的廣告,找乾爹,你可以無債讀完大學

美國排名前五十的名牌大學,一般需要每年6萬美元的學費,這比大多數大學畢業生的工資還高了。

「除此之外,還有學雜費、住宿費、以及課本費。正版課本真的好貴啊。」

對於普通家庭的學生來說,如果不想大學一畢業就背上一輩子的債務,那麼成為別人的乾女兒,似乎成為了唯一的辦法。

圖:Seeking Arrangement面向留英華人的廣告

而且,當乾女兒的錢,也是真的好掙。

根據Seeking Arrangement提供的數據,他們網站上的乾女兒,平均每年可以從乾爹們那裡拿到3.6萬美元的好處費。

好處費通常是次結的。也就是陪乾爹一天,就可以當天收一天的錢。

有一個YouTuber叫The Di'Amore Family,她曾經分享了自己在Seeking Arrangement找乾爹的經歷。

圖:金主坦誠地和The Di'Amore Family說他已婚

第一次見面,乾爹首先問她,每月的花銷是多少。

女生回答,學費加住宿加伙食還有各種化妝品,大概一個月3000美元吧。

乾爹立即說:這樣,我們每個月見三次,每一次見完,我就會給你1500美元。

圖:「每一次見面,我就會給你1500美元」

至於見三次做什麼呢?

「基本就是你和你男友會做的事情。」

所有人都傻眼了:沒想到錢真的這么好賺(當然前提是你得長得很好看)。

(圖源:Seeking Arrangement)

而除了金錢之外,很多女生其實也想藉此機會,認識所謂的「成功人士」。

在CNN的調查中,一個女生直言不諱:

「You are what you surround yourself with, I choose to surround myself with successful people 」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選擇和成功人士走的近一些」

(圖:Seeking Arrangement用戶Alison接受採訪)

的確,對於這些女孩子來說,40多歲的成功人士,在閱歷和眼光上,都是會比自己高一大截。

所以她們會想從乾爹那裡,學到一些知識、拓展一些人脈:「這是為了我以後自己的事業」

(圖:Alison(右)接受記者採訪)​

芭蕾舞舞者Alison說:「乾爹可以幫助我實現我的夢想,不論是錢還是別的什麼,甚至還能幫我找關系,找投資人…」

「我談過戀愛,坦白地說,我和我男朋友做的和與金主做的事情沒什麼區別」
「但男朋友要和我AA,金主卻能給我錢。」

圖:創始人Wade(最右)(圖源:Huffpost)

在採訪過程中,CNN的記者也表示:自己被這些乾女兒的野心所震驚了。

「我本來以為這些女孩兒都是好吃懶做的主兒,但沒想到,她們都清楚自己想從這段關系中得到什麼」

但是,這些援交的「成功故事」其實只是少數。

報姐在這裏並不否認,有些人的確通過援交平台,找到了可以幫助自己的金主。出賣自己的身體和時間,換回的有可能是巨額的報酬。

但這種情況,完全是屬於撞大運的結果。

事實是,當你走上援交這條道路的時候,結果的好壞,已經完全不在你自己的掌握之中了。

首先,援交市場,是一個競爭非常激烈的市場。據Seeking Arrangement公布的數據,網站上男女比例,大概是1:4。也就是說,有75%的女孩,根本就不能長期有乾爹養著。

(圖源:Seeking Arrangement)

其次,供給這么高的援交市場,必然成為了買方(男方)市場。也就是說,女孩子一般需要無條件服從男方的要求。

CNN曾經採訪過的一個乾爹就表示:他喜歡Seeking Arrangement這個網站,就是因為他可以找女孩子,符合他要求的關系。

至於他要求的是什麼樣的關系,就不得而知了,

誰知道他有沒有怪癖、性病、是不是罪犯…所以這種包養關系,女性都處於完全的弱勢地位。

(圖源:Seeking Sugar Baby)

另外,因為女生和金主沒有任何協議,所有聯系都是秘密進行的。說好一個月給4千美元,給了半個月,金主想換換口味了,你怎麼辦?

所以當金主想要違約,女生就一點辦法也沒有。

(圖源:1420 WBSM)

最後就來說說「尊嚴」的問題。

我知道這很俗套,但很多女孩選擇包養的原因,就是因為覺得這和當妓女出賣自己身體不一樣。

她們有這種幻覺:自己和金主的關系,可能更接近情侶。

但事實上,在那些金主眼裡,Seeking Arrangement上的女孩兒,和妓女真的沒什麼不同。

一個曾經被包養過的女孩就和記者說過:

「那些男人最理想的女孩兒,就是可以直接來酒店房間,做完就走的女生。」

​當女孩在Seeking Arrangement上註冊以後,大多數金主找上門都只會說:

今晚400做不做?不行?不行再加200…

(圖:Seeking Arrangement上女生會收到的郵件,可以看到大都50歲+)

就看着自己被當做商品一樣買賣。買家都是一些透著熒幕都能聞見煙味和酒味的油膩大叔。那種又帥又年輕,可以當女孩人生導師的金主爸爸,絕對是鳳毛麟角。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在2018年五月,Seeking Arrangement曾經試圖進入中國市場。當時用的名字,叫做「甜蜜定製」

結果上架不到三天,就因為市場反應過於負面,匆忙下架。

圖:當時的微博

當然你可以說,這些女孩兒用自己的身體去換金錢。雙方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沒什麼不妥。既然都是談戀愛,為什麼不找有錢人呢?

對於那些採取這樣心態的女生,法不禁止皆可為,這裏就只能祝你們好運了。

但對於社會來說,不鼓勵、不宣傳「援交」這種行為,不讓「援交」平台發佈廣告,應該是最基本的底線。

報姐一直認為:在市場經濟裏面,唯有一個人的尊嚴和自由,不值得用任何數額的金錢來換取。

source:

https://www.seeking.com/zh/sugar-baby-university/uk-2017

https://www.seeking.com/member

https://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5616347/Seeking-Arrangement-investigation-reveals-women-auctioning-virginity.html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Brw-z0VjlA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D82D7wQ2Sg


泳者無畏:

三觀是建立在文化及生活環境之上的,日本也有那麼多「蒼老師」。

我個人不能接受,但是可以理解。


Paul:

指望上層老爺受小清新理論感召,把煮熟的鴨(雞)拱手讓人,可不是與虎謀皮嗎?

指望又迂又酸的知識分子窮且益堅,決不妥協,過簞食瓢飲的日子,可不是緣木求魚嗎?

雖然無數中國人攥著「女權主義」這個野詞做着春秋大夢,對英國美國心嚮往之,但是事實已經證明,女性主義,以及其它左翼運動的出路有且僅有一條,那就是國際共運。


小涵:

尊嚴?有什麼比窮更讓人覺得沒尊嚴?

被包養幾年,完成學業,再跟所謂「糖爹」說拜拜。

頂著名校的牌子鍍金歸來,豈不是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

你自己不說,誰知道你跟老男人睡過?在外人看來,仍舊是一個名校畢業的女神,依然會有一堆舔狗圍着你。

除非找「糖爹」的標簽能死死打在身上,讓別人知道你賣過,否則她們明面上活得比許多潔身自好但家庭困難的女生更有「尊嚴」、更體面,最起碼不知情的外人看來是如此,路人哪知道她背地爬上過多少人的床。

這個社會就是如此艹蛋,笑貧不笑娼豈是一句空話?

但人得有骨氣,當高級妓女得把自己的下限拉得很低,時間一久,人就不像是人了,就是一隻屈服於慾望的動物。


精確:

請保持獨立思考,不要被那種賣智商也是賣,賣身體也是賣,賣時間也是賣,憑自己勞動所得掙錢,你掙不到就別酸的言論所迷惑。

看到大部分人面對這樣的說法毫無招架之力,我也是倍感無奈。事情本身不難看明白,中華民族也一直是一個在大是大非問題上非常有智慧的民族,不該在這樣的問題上卡住。下面從幾個方面簡單說一下看似合理的背後有哪些直接的危害。

公共輿論

實際上,在賣身對不對這件事情上不光是中國,而是世界範圍早有公論。但在這個問題下,不知何故,原來在網絡上頻繁出現的「普世價值」,沒人提了,直接提賣身合理。而平時一引用一個準的聖經,也沒人捧出來了,聖經怎麼說的?好像是不淫人妻女,不知道是不是這么說的。所以,如果跟公共輿論反著來,要麼選擇永遠不面對公眾,要麼有一天就要承受輿論壓力。

法律

如果公共輿論只能決定一件事合理不合理,而合理性會因人而異,那麼法律則是對所有人一視同仁且有一個固定標準的,而中國法律對於賣身行為給出的答案是,不合法。

不合法的風險

1.趴桌上給老闆工作,不管寫程序還是寫策劃案,日以繼夜頭發掉光,確實累,出賣了時間,精力甚至健康。

2.趴床上給老闆工作,不管被溫柔對待還是被悲慘虐待,只需要玩玩樂樂就能輕松掙錢,甚至還有錢去做保養維護健康以方便老闆玩的更爽,美容,美體,健身。

看起來似乎2比1收益更高,然而這只是表面。

前邊說了,在中國,2是不合法的。最直接的體現是,如果你選擇上桌勞動,那麼員工參加勞動具有合法性,資本不僅要交稅交金,也要符合勞動法,有國家暴力機關的「強制力」作保,而且,你隨時可以離開這張桌子,停止勞動。

但如果選擇上床勞動,在中國就不具備合法性,也不是老闆的員工,沒有任何身份,可以說,是自願把自己交給了老闆私人處置,而因為雙方在各方面的實力差距都很懸殊,部分時候演變為更嚴重的虐待和控制也不足為奇。所有的床上勞動,都需要自擔風險,這就把自身置於極大的風險之下,能保護你的,只有你自己,而不是國家。出賣身體也會直接威脅到人身安全和自由,因為提供的並非勞動,而是身體。員工可以隨時辭職下桌終止勞動,但如果出賣的是身體,就很難有隨時說不的權力。

社會

從社會層面來說,從事勞動對社會有貢獻,提供了社會產品,有助於他人生活的更好。而從事賣身對社會群體無貢獻,反而有害,雖然對老闆個人是極大的利好。因為男歡女愛是人的天性,是天性就是每個人都想要也迫切需要得到滿足的。而賣身,就等於讓一小部分人佔有了一大部分人的迫切需要,我這裏並非強調每個人都一定需要男歡女愛,而是想說,男歡女愛的天性,也僅僅是手段,但通過這個手段,人類才能達到繁衍的最終目標,而賣身,明顯不是奔著這個目標去的,或者說,不是奔著多數人的這個目標去的。不光使得生育幾率降低,而且還造成家庭不穩定。

個人

說完社會層面我們看看個人層面,賣身會極大的傷害個人的自尊和名譽,張紫妍自殺的例子是近在眼前可以看見的,也就是說韓國對賣身的態度並不正面,導致張紫妍陷入深度自我懷疑和抑鬱,而且世界範圍內,這樣因為賣身導致受到傷害的例子也不勝枚舉。去年美國Me too運動鬧的如此聲勢浩大,好像大陸也有很多人紛紛贊揚女權勇敢,要打破黑幕。為什麼轉眼間滿屏就是「賣什麼不是賣」的言論,大肆提倡的me too精神和這種賣什麼不是賣的邏輯真的可以相容嗎?

結論

還好,賣身這個問題在中國不是一個問題。

在中國,賣身在輿論上不合理,在法律上也不合法。

如果參與,風險自擔,這一行成功者寥寥,而失敗者會墜入深淵,沒有人能講出自己的故事,所以面對有成功者現身說法講出精緻美好的故事時,我們要清楚:她的成功是真實存在的,分子不為零,但是分母是多少,你不會知曉,而且她說的話也不一定是假的,但一定是她想讓你聽到的。最後,你以為的只是她讓你以為的。

另外,也不希望看到有人拉更多的女孩入坑,這不光是利用她們的單純這么簡單,也是消滅了一個潛在的好妻子和好母親,而換來的,只是一個有保質期的玩物。


妄明:

剛剛去搜索了一下新聞,讓人驚嘆的數據。

糖心援交網(SeekingArrangement)2006年網站創立,2007年時有大學生「糖寶」38303人,2011年大學生「糖寶」發展到179906人。

2018年,僅在英國,尋求「糖爸」和「糖媽」的學生人數就增至475320人。(英國每年大學畢業生才50多萬)

在「Seeking Arrangement」這個擁有500萬用戶的網站上,超過200萬人都是在校學生。

「近幾年來,使用我們網站的大學生大幅增加,」SeekingArrangement創始人布蘭登·韋德說,「大學生是糖寶的主力軍。」

應《赫芬頓郵報》的要求,SeekingArrangement網列出了「糖寶」人數最多的20所美國大學,其中不乏名牌高校:

早在2011年,紐約大學就有498名糖寶,排名美國第一;

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位列第八,有253名糖寶;

哈佛大學緊隨其後,有231名寶貝。

第十三名的是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有193名尋找金主的學生;

南加州大學有183名,位列第十五;

第二十名的杜蘭大學則有163名線上甜心寶貝。

近幾年來,該網站發展日益壯大,再次遭到媒體曝光。

在2018年,劍橋大學中,糖寶用戶人數超過1000人。

劍橋大學全職學生超過19000名,每20個劍橋生中就有一人成為糖寶。

發達國家名校在校學生,紛紛入駐糖心援交網,以援交緩解高額學費的壓力。

資本主義的市場經濟,讓人目瞪口呆。

發達國家名校學生普遍援交和賣身,驗證了我此前的一個回答。

資本主義對人的改造和腐化,是不分階層,不分貧富的。

在發達國家,販賣身體,販賣婚姻,販賣良知的從來都不是窮人和底層。

更不是教育和知識的缺少,才讓廣大人群出賣身體和良知。

英美等國各大名校,廣泛存在的性侵醜聞,賄賂考官醜聞。

都證明了資本的腐化,恰恰是從上層,從掌握知識,掌握技能,從主導社會的人群開始坍塌。

發達國家上層的廣泛腐敗,知識階層的廣泛賣身,才導致了整個社會的烏煙瘴氣。

資本主義已經發展到全民淫亂,上中下層集體腐敗,全民援交,全民墮落的普遍狀態。

從哈佛到援交,資本主義的教育系統,成了培養資本家奴才和性奴的專業基地。

根據美國教育部的數據,全國學貸總額高達1.5萬億美元,欠下貸款的大學部學生比例達94%。

在1995至1996年進入大學並申請學生貸款的人群中,至今只有一半人還清了所有貸款。

280萬美國老人,60多歲還在還大學貸款。

美國前總統歐巴馬就「深受其害」,畢業後他用了21年時間,直到當選總統之前4年(2004年)才還清學生貸款。

美國女大學生傍「糖爹」-青年參考​qnck.cyol.com圖標

之前被刪掉的一個回答。

很多男女屌絲會用皇帝的金鋤頭來證明。

宣稱家境好,受教育程度高的女人,不會販賣婚姻,出賣身體。

就像她們一直宣稱,奶茶家境好,所以不會跟劉一夜情,不會嫁給劉。

奶茶或是韓*,嫁給比自己大二十歲的,才不是因為錢,而是因為真愛。

大錯特錯。

在資本主義社會,越是家境好的女人,婚姻和身體越是拿來販賣的。

家境差才可以用努力,用讀書,工作,做小生意,甚至是自由戀愛改變命運。(發達國家教育產業化,天價學費,普遍貸款,導致了中產階級讀書都得先援交當糖寶。)

而中產階級往上,根本不可能靠讀書,工作,做小生意,或是自由戀愛改變命運。

社會中下層女性,想要成為中產階級,靠努力,靠讀書工作,靠自由戀愛都是有機會的。

因為中產階級數量眾多,很容易接觸到。

遇上一個行業風口,紅利期,普通人成為中產階級的概率是不低的。

可一旦超越了中產階級,想要跨入上層階級,難度就直線飆升了。

努力的極限只能讓普通人成為中產階級,中產階級之上,都需要依賴時代命運。

而時代命運是人無法控制和選擇的。

除開時代命運,跨越中產階級瓶頸還有一個辦法,以婚姻的方式進入上層階級的圈子。

比如,中產階級女性,找比自己大20歲,大30歲的上層男性,依靠販賣婚姻階級跨越。

甚至於,一開始以妾,以二奶的方式,找比自己大20甚至30歲的上層男性。

香港的女明星嫁入豪門,眾女爭夫是這個模式。

發達國家的名校生廣泛援交,尋找糖爹,糖媽,同樣也是這個模式。

發達國家婚姻制度逐步解體,導致了中產階級依靠婚姻往上爬的途徑消失。

發達國家的中產階級,名校名媛,已經不太可能靠婚姻階層跨越。

教育產業化,背負高額學貸,又進一步逼迫發達國家的中產階級。

必須依靠援交來支付哈佛,劍橋大學的學費。

出現這樣觸目驚心社會腐敗的地點,不是黑非洲,不是黑印度。

而是全世界追趕,嚮往,學習模仿的美國,英國。

繼續者張付:《資本的肉X便X器》 ——低慾望社會食草族的性愛祭祀​zhuanlan.zhihu.com圖標


匿名用戶:

很多人很喜歡社會達爾文 ,這不挺不錯。

寧做富人妾,不做貧家妻。挺符中西方合傳統價值觀。

別說國外的,大陸多的去了。只是沒有那麼明面。

什麼你沒聽說過,我上學的時候也沒聽說過,直到畢業後兩年,同事叫我出去玩,我才知道這么個東西,「泡妹子,用錢。」

給我氣的不行(後來才發現當時潛意識里我還自譽為學生)


還有如果你認識賣過的,90%的都是無可救藥。做朋友可以別太深,別想着還能拽回來,做夢!

你996的一個月,人家躺一星期就回來的,奢侈品一星期買一件。你讓她如何4k起薪從頭再來?

別覺得自己能宇宙中心呼喚愛!

有人說雙標? 雙標你X爺,賣身嫖娼還有道理! 真以為所有男生都嫖,所有女生都賣啊?


對於大陸的!管你什麼學歷!

嫖娼就是嫖娼 賣淫就是賣淫

敢作敢當,別賣同情嚶嚶嚶。寒暑假富士康月收入4k超輕松,發傳單兩天200元,大陸公立學校200吃一星期不夠嗎?,再怎麼也能過上正常生活,也沒見你去啊。


對比大陸,至少是大陸的學校,學費住宿費(雖然很多學校住宿很爛),便宜到令人髮指!!!!

大學生打工的很少,因為本來就不高額!!

但還是抵不過消費主義帶來的歡愉!

什麼你不相信,去微博上看看某些微博,已經真的光明正大了中介了!

市場行為嘛!


Suri:

評論不要人身攻擊我呀,我親媽有錢。

就事論事。

——-——

人類真的是非常雙標。

接受不了年輕女生為錢找糖爹,為什麼能接受已婚男人為慾望包養無知少女?

保護動物都知道要喊一句「沒有買賣,就沒有傷害。」

Aorqu各路大V最常說的一句話是「人性經不起考驗。」

既然你們懂這么多,為什麼就不理解正是這些邪惡的,卑鄙的、醜陋的老男人用他們的錢去套取著無比鮮美的青春。

沒有人阻止,沒有人譴責,沒有人為這些少女辯駁。

難道就只有自己的兒女被人用金錢勾引玩弄,當父母的才能感到痛心疾首嗎?

難道是這些剛剛成年的女孩子造成了這樣的社會風氣嗎?

如果沒有這些唾手可得的捷徑,她們或許會努力學習賺的獎學金,或許會兼職打工賺錢攢學費,或許會選擇節衣縮食,工作後慢慢還清貸款。

但是這捷徑離她們太近太近。

換做二十歲的男生,連續一年每周讓你下跪磕頭,一年給你五十萬,會有多少人同意?

人的尊嚴有時候是很廉價的。

有了糖爹就不必深夜十二點還在圖書館學習,就不必出去刷盤子端碗累到精疲力盡。

只要每周犧牲一點尊嚴就能換來奢侈的生活高檔的享受。

二十歲的人,面對這樣的誘惑,能守得住自己的心嗎?

守不住,該怪他們嗎?

是誰創造了這樣的市場?是誰在四處尋覓著獵物?

原罪啊。


小夫子老男孩:

皮肉貨架之上,哪個靈魂是劍橋清北,哪個靈魂是專科技校?人之為人,其尊嚴在於思想,人是會思想的蘆葦。十年寒窗苦讀,有人卻甘願成為粗鄙惡毒之人滿足「我不認真讀書卻依舊能**清華學生」這種征服欲的工具。。。明明是人,憑什麼要物化自己呢?

我們是人,不是貼好標簽掛在架子上的豬肉!

我們要用腦力勞動去規劃,去創造,用體力勞動去建設,去實踐。

我們的蠅營狗苟紙醉金迷在死後不會留下一絲痕跡,但我們為豐富家園的一絲力量、我們創作的作品、我們的思想,都會化作哪怕不大但實實在在的成就。

人有兩次死亡,一次是自然死亡,一次是最後一個人把我們遺忘。但倘若我們留下了實實在在的建設成就,那麼這就是我們存在過的證明,我們將迎來第三次重生,直到文明毀滅。

帕斯卡爾說過思想是人類的尊嚴。我推而廣之:思想和一切努力的創造,讓人類能接力建設出文明之山,隨着山的增高,人的思想將觸摸更高的天空。每一個為文明之山添磚加瓦的人都是人類尊嚴的體現。那麼如果一個劍橋畢業的人都無法靠自己生存並進而實現人生價值,那麼無數沒有那麼好條件甚至生存都堪憂的貧困人口的辛勤努力,又算什麼?

若是在古代,飢荒吃不上飯,出賣肉體尚可理解。而今科技時代,既然能考上劍橋清北,再書獃子也能混口不菲的死工資,真的不需要把自己像一頭豬一樣擺在貨架上的。

當然,我也不是可憐她們,我在嗶咔漫畫上得知一個福利姬年紀輕輕就全款在深圳買房,我可憐她們,誰又可憐我呢?

我這破學歷想賣也沒市場啊。

一方學術尊嚴被銅臭踐踏,一方慾壑難填錢不夠花,唯有資本家笑哈哈:

他們樂於見到風氣的焦慮浮誇,

因為他們的腰包可以更鼓更大。

至於這一地雞毛滿天矛盾,收拾殘局又不用ta。

劍橋、清北,這些都代表了人類知識和智慧的頂尖。如果這些都能被隨便賣,這不但是資本家的罪惡,更是那些皮肉貨架上屈膝者的恥辱。


我不是蟾蜍先生:

實名反對(感覺這四個字有幾年沒見了?)上面所有群魔亂舞的回答。

這種「發達國家名校學生普遍援交和賣身」的胡說八道還能獲得數千贊,如今大V販賣情緒收智商稅也是越來越容易了……


這個問題其實沒什麼好看待的。首先需要搞清楚幾個事實:

  • 甜蜜定製」(沒錯,相關App有中文名,登錄過中國市場,但幸運地是被下架了)這類給大學生找Sugar Daddy/Mommy只是在英美(以及加拿大等)國的大學生中流行,然而在法國等歐陸發達國家卻很慘淡
  • 美國(及高等教育費用類似的國家)大學費用高昂,學生不得不依靠貸款才能完成教育、畢業後長期還貸的現象非常普遍
  • 許多歐洲國家對本國和歐盟學生免學費或只收少量學費
  • 最火熱的相關APP「甜蜜定製」在2018年5月曾進入中國市場,短時間就登上大陸社交榜App榜首,後被下架

梳理完事實後,「糖爹/媽」這個問題能在個別國家如此流行的原因就顯得非常簡單,個別國家社會福利落後,學生需要為高等教育支付巨額的學費和生活費。經濟上不寬裕、拿不到足夠獎學金、又不願意承擔巨額貸款的,於是通過這種通路來支付自己高等教育產生的費用及其他開支。恰好Seeking Arrangement這種app滿足了這個市場需求,於是原先不被重視的問題被放到了檯面上。

所以這種病態現象的解決方案也非常明顯,而且數十個國家幾十年來就是這么做的,那就是政府承擔起應承擔的責任,提供應提供的社會福利。你能在那個榜上找到劍橋大學、紐約大學,但絕對不會有巴黎政治學院、斯德哥爾摩大學,因為法國、瑞典等歐陸國家學費低/無學費,甚至挪威 這樣的國家直到今年對歐盟外的留學生還是免學費的。即使是像瑞士這樣最純粹的資本主義國家,也沒有瑞士大學因為學生找Sugar Daddy上榜。

當然根源是在從社會財富分配上入手,消除貧富差距,廉價高質量的高等教育福利只是分配側的手段之一。但若干國家的經驗表明,這是一個有效的手段,即使是在右翼崛起的背景下,這種分配社會財富促進平等的方式依然流行。


高票答案的大V拿「資本主義」做情緒賣點收智商稅,很好奇他們會怎麼辯解,2018年5月,「甜蜜定製」在社會主義的中國app商店沖到社交第一、總榜第四。

BTW,一個無關的事實是,最火熱的相關應用Seeking Arrangement的開發者Brendon Wade是一個MIT畢業的新加坡華人。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