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吃狗肉這種行為?

問題描述:
, ,
羅裳:

徵得作者同意後,轉載下文。
關於為什麼抵制吃狗肉這個問題,這篇文章是我目前看到講得最清楚的了。


唐娜:

有時候真不是尊不尊重別人吃狗肉的事兒喝喝
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
不吃 還真就不會有狗販子 就跟 沒人買孩子就不會有人販子一樣
所謂狗粉 還不就是不希望自己像家人一樣的狗狗有一天也落得這樣的下場
那些捍衛吃狗肉權利的人 說到底不就是不能吃了會饞么喝喝你們真可愛
你吃的 可能是別人兒時的夥伴 可能是子女不在身邊的老人的寄託
我家二毛可是我的命根子 你吃了他我可能也會吃了你 嗯
希望真的天道有輪回吧


嵇亦:

比如這里幾個回答一樣,大部分所謂的抵制者,並不真正理解他們在抵制什麼。

對於一些從小到大沒有接觸過狗肉,吃狗肉的人,狗肉節相當於一種異質文化。相信很多人都是因為這一系列事才知道有狗肉節這么個東西的,至少我是。在第一時間,我們毫無疑問的會用自己的認知去判斷這個東西,用自己的文化去評價這個東西。

考慮到大部分人都是在網上閱讀到這些資訊的,缺少思考的時間——他們只來得及想到家裡的大黃,和大黃的相好大白,我甚至懷疑是不是所有人都知道有肉狗一說。加入抵制的大部隊只需要一個轉發(而且一般原博內容會在末尾出現「支持就轉!」一類放大的,煽動的字眼)。再加上網路謠言傳得快,闢謠沒人轉的特點。很多所謂的抵制者,讓我這么說,是被忽悠了。

思維清醒的一方當然也有錯誤,「狗廚」是怎麼喊出來的?愛狗人士又是怎麼區分的?像我一樣對狗有著強烈感情的,又沒有參與抵制的一群人,是否給了我們一個合理的位置?剛開始可能有,現在已經模糊不清了。

還有一點,在我看到高速攔狗的時候,我是支持的一方——並不是因為我覺得不能吃狗,而是那一車狗,無論從外觀還是他們的敘述中,都不像肉狗的樣子。我的身邊有人狗走失疑似被抓的,不只一兩個,我生活的地方也不止一次有打狗的傳聞。貓狗畢竟有寵物的用途,註定不能簡單的用「你吃雞嗎?你怎麼不說雞是人類的朋友?」來反駁,我覺得這屬於流氓狡辯(不要說什麼雞也能做寵物)。抵制狗肉的視角應當放在狗的來源上,並且是必要的。


木木彡:

狗肉在我看來是個很怪的存在。

常有人說「法無禁止即許可」,沒錯,吃狗肉屬於公民個人行為是私權,法律目前沒有禁止吃狗肉,所以吃狗肉不違法。

但是銷售狗肉不屬於公民個人行為,所以要遵守相關法律法規。而且中國關於狗肉的法規還是很全面的。防疫法、食品安全法等等等都有規定。

目前全國只有一個省頒布了肉狗檢疫標准,可以合法銷售。其他省市自治區,狗肉檢疫還是空白,銷售涉嫌違法。

吃不違法,銷售大多數涉嫌違法,狗肉怪不怪?


茶啊沖的小男孩:

「麻麻,今天的人肉很好吃。」小老虎擦了擦嘴。

世界就是這樣。達爾文主義演變為社會達爾文主義,原理始終是弱肉強食。

我們所謂的關懷和善舉,是建立在可憐的自以為地位崇高的心態上。說到底,是人類偽裝成無私的自私。我高高在上,我決定吃誰不吃誰。
而問題就在這里。因為人類文明的發展,生活水準的提高,我們有更大的選擇食物的空間;而人類作為站在生物鏈頂端的物種,自然會對其他動物施以善心。
誰告訴你人可以決定一切?在自然的面前人渺小的可憐。

「好吃吧,孩子。這個人不吃狗肉。」虎媽媽摩挲著兒子的脊背,慈祥地笑著。

或許不遠的將來,老虎們會商定一則有關不吃不吃狗肉的人類的立法
誰知道呢。


匿名用戶:

我想單純的討論為什麼玉林事件會發展成地域抵制事件是沒有意義的。
因為任何地域抵制本身就是不正確的,為什麼會發展成這樣,這還用討論嗎?就是想瞎起鬨無腦的、簡單粗暴的表達願望,甚至想以此達到目的唄。這顯然發展到錯誤的方向上了。
倒是,不斷出現的截運狗車、反虐殺、抵制狗肉節等一系列的現象,究竟是什麼原因,為什麼會出現這些現象值得認真面對。

因為這個人群客觀存在,而且有不斷發展的趨勢,群體的權益和需求的呼聲就必然會出現,不管你認不認同。唯一的辦法是尋找契合方式。這個方式就是法律。因為口說無憑的相互尊重、道德上的制約都是最不可靠的,法律才是最好的保障雙方利益的工具,固定雙方行為最好方式。我想這也是同性戀要爭取合法化,爭取法規認同的重要原因。

我們都很熟悉種族歧視的話題。
種族歧視問題難在哪裡?
主流或者高度文明的種族不歧視原始文明和種族,那隻是開始。
原始文明和種族同樣接受和不歧視外來、主流、高度文明和種族,種族歧視才會真正終結。
當有一天黑人自身不再歧視白人,黑人不歧視白人對黑人的歧視,認為黑人沒有受到歧視,黑白人種的歧視才會正真的結束。

種族並不能說明榮耀,對與自己不同的存在,人們不應該輕率的作出判斷 — 魔獸世界: 愛與家庭 任務

同樣的道理,人類內部間愛狗、不愛狗的人之間矛盾和歧視不消失,不能促進養狗和規范養狗的環境,法律、法規永遠不會朝有利於雙方方向發展。愛狗與不愛狗的人之間的暴力,養狗人對待狗的暴力,不愛狗的人對狗的暴力,公共機構對待狗的暴力,所有的暴力只會造成更多的不信任,沒有共同的溝通平面。
而狗了?永遠生活在人類主宰的整體社會暴力陰影下,殺害、驅逐、傷害,對人類的不信任、懷疑、恐懼。而同時狗也不能獲得海外那樣完善的法規下生活環境,沒有好的訓練、教育意識、法律法規對狗主人的行為規范,人不信任狗、不用對的方式教育狗,狗也不會信任人,沒有好的教育他無法確認自己的行為如何才是正確的,唯有時刻保持警惕、恐懼。

類比關於美國和北韓的關系
記得Aorqu有過一句:比起神經病,你的鄰居是個講道理的富人,你要有安全感的多。
同樣在不具備法律規范下的雙方,就是我們經常看到的局面。
歧視狗和飼養狗的人會有瘋狂的舉動,虐殺、偷盜。養狗的人不訓練狗,狗隨意大小便也沒有處罰。相互指責、謾罵。這樣一來,誰是那個神經病,誰又不是了?

這個群體究竟有多大?
資料:

美國有接近8000萬只狗,寵物市場規模為400億美元。日本有接近2000萬只狗。在中國,隨著物質生活的富裕,傳統家庭結構的變化、工作壓力的增大,人際關系逐漸趨於淡化,使越來越多的人將感情投注於寵物身上。目前大陸養寵物的人越來越多,很多寵物都被看做是家庭的重要成員,大部分家長每年在寵物身上消費3000以上。北京、上海、廣州、重慶和武漢是中國公認的五大「寵物城市」,平均每年在單只寵物狗身上消費在6000元以上。作為公認的五大「寵物城市」之首,北京2008年的寵物消費達20億元之多。中國寵物狗數量超過1億只2008年中國寵物消費超過150億元,有專家預計:到2010年,中國寵物數量將增至1.5億只,中國寵物市場的規模有望在2010年達到400億元人民幣。未來十年,中國的寵物飼養人數將會出現爆發性增長,中國已經成為世界上寵物產品需求增長最快的國家之一。

單說愛狗網的註冊用戶幾年前就超過了300萬。
好,既然說到愛狗網,我們再來看看商業背後的一些東西吧。
來源於我的另一個答案:

也不算爆料,網路上的資訊,馬雲確實有投資愛狗網,並且愛狗有一定程度的和淘寶有合作在電子商務方面。
馬雲的狗是德牧,叫「阿波羅」,他送了阿波羅的後代給史玉柱,名叫「歐巴馬」。

而馬雲的狗要追溯到陳金飛,陳金飛-北京通產投資集團董事長。非常喜歡德牧,創辦了「中國牧羊犬俱樂部」也就是CSV。
以下是百度百科資料:

CSV中國牧羊犬俱樂部主席--陳金飛先生的「愛犬」歷程
·1988年平生第一次擁有屬於其個人的德國牧羊犬-黑狼

圖片_百度百科陳金飛和愛犬
·1993年創建酒仙橋犬舍
·1996年創建北京市雙橋犬舍,犬舍面積10畝
·1996年向武警公安系統贈送數十隻黑背,價值達數百萬元
·1996年先後斥巨資引進詹姆斯勞克等深受中國黑背愛好者喜愛的種犬
·1998年首次參加赴德國觀摩德國牧羊犬本部展並同SV建立良好的關系
·1999年多次赴德國同SV總部進行有關中國地區德國牧羊犬發展方向的交流
·1999年建成世界一流的德賽爾犬舍
·2000年先後在北京會見德國牧羊犬協會主席等多位SV知名人士
·2000年個人加入德國牧羊犬協會並成為世界牧羊犬倡導者俱樂部十名會員之一
·2000年引入阿托斯、英克等世界頂級德國牧羊犬
·2000年創建德國牧羊犬專業網站-黑背網站
·2001年創建CSV中國牧羊犬俱樂部,同年9月正式成為WUSV會員協會
·2001年創辦首屆中國地區德國牧羊犬本部展

愛狗網實際上是馬雲在一次電視創業節目中看中一個做狗狗中介的網站的小夥子,然後把他介紹給陳金飛,後者先投資了此人。而後,馬雲也做了投資,這才有了後來的愛狗網。
所以我猜測3人的狗都可能有血緣關系。
愛狗甚至代理的新浪的寵物頻道。
至於淘寶禁止賣狗肉是否有此事我沒有了解。如果答案是肯定的,是否跟馬雲自己特別愛狗有關系也不得而知了。
然,馬雲愛狗是非常有根據的,他甚至以狗喻人,有「狗論」一說。

實際上愛狗的官方資料表明,中國的2個最大的犬業聯盟的股東就是愛狗網,CSV、CKU。
馬雲、史玉柱、陳金飛這些具有巨大能量的人,究竟對中國的寵物行業有多大的支配能力,我們不得而知。但是我知道還有更多的明星、稍微富裕起來的人、甚至有更大能量的人是養狗的。
你,還能對這個群體的存在而視而不見嗎?
我想連Aorqu都不斷出現關於犬的話題,這也是表現之一。
正視它的存在,才是解決問題的開始。
相互傾聽真正的需求、權益要求,制定好法律法規。
這其實並沒有那麼難做到,因為實際上大部分養狗的人和不養狗的人矛盾的沖突主體不是切實的經濟利益,公會和企業主之間赤裸的買賣關系都可以協商。沒有經濟利益的為什麼不能了?
而暴力,顯然不是很好的開始,它也不會讓事情變得更好。
暴力不是如果無能的行為體現,就是想最低成本換取價值的行為體現,這個成本可能是金錢、時間、耐心。不管是行為暴力還是語言暴力。

最後,正如:

因為這個人群客觀存在,而且有不斷發展的趨勢,群體的權益和需求的呼聲就必然會出現,不管你認不認同。

的道理一樣,甚至不需要預言,不久的將來一定會有相應的法律和法規出台保障相應的權益。當然也一定會有限制、制約犬主的行為規范的法規出台。這是不可能扭轉的趨勢。
試想同性在中國傳統的倫理道德都大相徑庭,不說國外,單說大陸,已經有許多的人表示並不是不可以接受。而養狗、愛狗沒有如此的關鍵沖突。至於那些發展到極端的並不會普適的社會所接受,也不會被他本身的集團所接受,因為必然最終會損害自身的利益。
無論大陸環境和體制如何,生活水準的提高,物資的多樣性,在擁有家、汽車、婚姻之後人們會提出更多的精神需求、和差異化,這也是所謂各種標簽群體出現的原因。必將決定不同興趣愛好群體的多樣性,而飼養寵物只是其中的一個方面。
事實上,今天你不贊成或承認他人今天應該擁有的權益,明天,你的另一個不同的權益同樣無法受到認同和保護。
網路上發表粗暴的言論,諸如花那麼多錢養狗,那麼有愛心,對狗那麼好,為什麼不捐贈、救濟與慈善。
此時,是否想過如果你有一天擁有一個大HOUSE,有一台寶馬車,別人說你為什麼不住2室一廳,騎單車、其他錢給別人,一樣無理。
這實際上就是精神和語言上的搶劫。
雖然我不願意承認,什麼的國家,才會擁有什麼樣的政府。但這句話是非常有道理的,人民思維整體的簡單粗暴和愚昧才是滋養落後體制的根基。


Aorqu用戶:

印度人不吃牛肉但不會阻擋別國家的人吃牛肉; 穆斯林不吃豬肉但不會阻止不同信仰的人吃豬肉;同樣我也不會阻止某些所謂的打著保護「狗」的名義的正義人士辛苦發微博充當道德模範的行為。
我只有默默點上一盆香噴噴爽口的干鍋狗肉然後吃完睡覺。
我們廣西人也是喜歡狗的,但不吃金毛哈士奇拉布拉多。
狗可愛通人性,牛雞驢就該死?牛至死還為人耕田,雞還打鳴生蛋,驢還拉磨,它們就該死?怎麼沒人呼籲?

所以,請大家不要用自己的觀念去綁架任何人,尤其在不明事理,一葉障目不見泰山的情況下輕易做出論斷,
還有,請不要拿一張金毛的配圖引導網友誤解我們,再次澄清說明一次:廣西人不吃寵物狗!謝謝。

殺牛時牛在哭,殺豬時豬在咆哮,殺雞時雞在撲騰翅膀,殺羊時羊在掙扎,殺魚時魚在甩尾,…而你選擇了喜歡賣萌的狗,彰顯你多麼愛護動物,可你大魚大肉也沒少吃,只能說明你只愛狗,不愛其他動物,這不能說明你有愛心只說明你自私,如你真有愛心,請你吃素!!!


lineback:

手機里幾千照片,上載不易找,先一波傳上來,慢慢再整理配文字

—————————

今年玉林荔枝狗肉節來了兩撥鬼佬,一波是來吃狗肉的,一波是來反對吃狗肉的。

吃狗的那波晚飯時間進入玉林最大的一家狗肉館,吃完出來喜笑顏開和民眾拍照留念。

反吃狗的那波沒有酒店接收,傳說在派出所刷夜。狗肉節的頭一天在市場遇見他們,我因背著相機和鬼佬一起被勸離了。

看起來挺恐怖,但下圖為什麼又會引起舒適感?貌似沒什麼不同嘛

每個城鄉結合部的市場都是這樣臟亂哄哄的。玉林雖以狗肉聞名,其實在這個節氣里,羊肉也是一道必選菜。看檔口售賣比例占約四分之一。肉跕一堆狗一堆羊,同樣剝光殺凈待遇平等,卻無人為羊發聲

經過幾年的輿論壓力,玉林大街上已經不在明掛狗肉之招牌,而以香肉替代。

該地的狗肉主打脆皮狗和柴火狗兩個做法,其實不算好吃,汁少湯少又沒有配去膻的香料,而養殖的狗肉鬆弛皮厚脂多,不如散養的口感好。

近年少吃狗肉了,不是不喜歡,是好吃的少

玉林平日街頭少見土狗,寵物狗倒蠻多的。

這只小白當天被牽上街散步,神色凄凄緊貼著主人,估計著能感受到宰殺同類的氛圍,不過它吃起垃圾里的狗骨頭還是一點不含糊


木兆桃:

好吃,

雷州白切狗肉,(並不是地域黑,確實好吃!)

確實好吃!

好吃,我就要多吃點!


萊特曼:

既然愛狗人士大部分都說不能吃狗的原因是「狗有感情,有智慧,和人一樣」
那麼
我在此發誓:「我絕對不吃任何一隻能通過圖靈測試的狗,並且不單單只是狗,由於我們是有愛的人類,凡是能通過圖靈測試的,無論是什麼雞鴨還是魚豬,甚至是一粒米我都不會吃!因為它們是有感情的,我們要愛護它們,不是嗎?」
有沒有想法跟我一樣的人呢?


匿名用戶:

和狗一樣牛和馬也是人類重要的夥伴。

在農村牛可是最大的勞動力,犁地拉車,臟活累活都是它干,它被吃的時候也沒見誰來聲援

在古代戰爭,馬可是跟著主人上戰場廝殺,出生入死的。吃馬肉的時候也沒見出來抗議

和大多數狗粉一樣,你們只不吃狗肉,我只吃狗肉。你們認為狗是很重要,我認為除了狗之外其他動物很重要。你們一天一頓豬肉,我一個月一頓狗肉沒有比你們過分吧

在狗未被馴化之前,誰保證不是和狼一樣可能吃人的動物呢?

人生而平等,動物生而平等

勿濫殺動物,勿浪費糧食


cris:

現在Aorqu帶節奏的言論基本就是反聖母,反狗粉。那些高速攔運狗車的行為確實欠妥,但是狗粉的行為不是完全沒有道理的。攔下來的運狗車里確實有不少寵物狗你們怎麼解釋,吃別人偷來的寵物狗你們tmd還吃出優越感了?
金毛,哈士奇,薩摩,這tmd就是你們說的養殖肉狗?


釣到白鯨的男人:

這種行為性質上說是沒問題的,畢竟為什麼豬牛羊都可以吃,就狗不能吃?但就中國當下的情況來看,這又顯得不合時宜,畢竟我們吃的一些狗是偷狗賊偷捕來的寵物狗,狗肉消費者的存在確實為偷狗賊提供了市場,這是我們無法迴避的事實。人們吃狗肉的權利需要得到維護和尊重,偷狗行為也必須禁止,怎麼禁?靠法律規定嗎?不現實,法律禁止的事多了,但違法的人違法的事還少嗎?禁止盜獵禁止走私禁止一大堆東西,到現在不還是照犯嗎。。。這種事就像大禹治水一樣,只能疏通引導不能強堵,檯球剛發明的時候是用象牙做的,隨著檯球在歐洲的風靡,大量的非洲象也慘遭獵殺且屢禁不止,後來出現了一種新材料叫賽璐珞,用賽璐珞做的檯球質量好成本低,於是再沒有人為了做檯球而獵象了。皇帝讓蘇乞兒解散丐幫,蘇乞兒說丐幫解不解散不是由他決定的而是由皇帝決定的,要是國泰民安,人人安居樂業,鬼才願意當乞丐呢;要是有物美價廉的賽璐珞,鬼才願意為了做檯球犯險去補象,要是有人工飼養的肉狗,鬼才願意吃偷狗賊偷來的安全得不到保障的寵物狗。人工飼養的肉狗這種東西確實存在,但還是太少了,遠遠不能滿足消費者的需求,這便是解決問題需走的方向。


軒轅霾:

人類喜歡外表可愛的事物,而所有有幸長得可愛的生物都將獲得人類施捨的一種平等的權利,這兒的關鍵詞是施捨,能輕松給出去也能探囊取物一般的拿回來。


Aorqu用戶:

無論支持吃狗還是反對吃狗,都是基於人類的道德。基準都是:人有對其他生物的處置權。

人類一直以來有一條道德準則,一般不會讓一個物種承擔太多的功能。比如中國古時不殺耕牛,是因為牛這個物種都辛苦一輩子耕地了,再讓它承擔食物的功能有點不道德。

狗這種生物有點麻煩,有些人覺得它承擔了伴侶這個功能,讓它再承擔食物的功能有點不道德。但有些人養它就是為了吃,壓根不把它當伴侶。

所以,我覺得狗肉的問題在於,它還不夠好吃。如果它能像河豚一樣好吃,或者退一步,像大閘蟹一樣好吃,或者再退一步,像小龍蝦一樣好吃。那麼狗「既是伴侶也是食材」的概念應該會被主流接受。

往極端里推算一下。如果狗肉像小當家的菜一樣好吃得放光,咬一口就要升天。那麼「把自己養的狗在年老時吃掉這樣可以免除他病死的痛苦狗狗也會覺得開心的」會不會變成主流的人類道德準則呢?

畢竟,制定道德準則的是人類,而人類制定新準則的速度,可是非常快的。


代靜:

這個答案的問題被關閉指向到這里來了,所以再把我的回答貼一遍
——————————————————————————
看到前面的討論,我來說一下我們國家吃狗肉的習俗吧~~

我想大家一定都知道一個成語 叫做「狡兔死走狗烹」。這個成語出自於《史記·越世家》中的記載,比史記更早的記載是《國語 越語上》中勾踐東山再起後鼓勵生育時「生丈夫,二壺酒一犬;生女子,二壺酒一豚」我們一定要清楚…在那個物資匱乏的年代,狗絕對不是獎勵來看家護院甚至寵物…而是在於食用的,以補身子的……我說這些呢,就是為了證明說狗肉是自古就可以食用也是被食用了的。

我們從全國可以發現,大部分的地區都是不吃狗肉的,現在大家知道的吃狗肉的地區其實也不多,重點是廣州地區,東北(特別是北韓族聚居的地方),貴州。其他地方比較散,這些地方則是較為普遍的,我的家鄉貴州的布依族自治區,是有吃狗肉的習慣的,六月六吃狗肉就是說的布依族的吃狗肉的習俗。花江狗肉就和茅台酒是一樣那麼出名的。花江就是布依族的聚居地。

那麼為什麼這幾個地方這么喜歡吃狗肉呢?這個是有歷史淵源和傳說的。

這個就是我剛才說的越人,北韓族,廣東和布依族都是越族的後裔或者是收到越族文化印象比較大的地方,以前北韓距上海浙江比較近,很容易收到越族文化的影響。而廣東則是壯侗人「越」人漢化的結果。布依族吃狗肉的習俗與這些略不一樣,這個比較在此不作討論了。
再說傳說吧,這個傳說是有人考證,但是我沒有找到資料,如果有人找到了歡迎分享~~就是說狗肉本來是祭祀驅邪用的,後來這個祭祀物品被人吃掉以後呢,治癒好了疾病,從此狗肉就作為一種食品開始食用了,在李時珍的本草綱目裡面,也證實了狗肉的保健和葯用價值。這個基本上都認為是吃狗肉的起源.

我說這些是想說明一點「吃狗肉是一種習俗,或者歷史習慣」在廣州和北韓族我不知道,但是在布依族就是如此,這種習俗火把節,潑水節一樣,就和回民不吃豬肉,印度人民崇拜牛一樣。只是表現的方式不一樣。這種民族的習俗與不同在我們國家也是受到保護的。

你不吃狗肉當然沒有問題,但是將這個上升到一個道德問題就顯得很是可笑了…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就算頒布了法律,該吃狗肉的人不會因此就不吃狗肉,不吃狗肉的人也應不會因為而去嘗試。所以這樣的法律是不會頒布的。我們在此更多的應該討論偷狗倒狗的狗販子的行為,而不是僅僅吃不吃狗肉的行為


傅博:


Aorqu用戶:

如果不是今天的人類不愁吃了,別說狗了,餓極了連人都吃。人類祖先能活下來發展至今,最初就靠殺生狩獵。狗之所以存活至今,除了狗能像馬一樣(為人類工作,分工不同),更重要的是狗還能像豬一樣(給人類當食物,以狗為食的民族太多了)。能被人類馴化的動物,是幸運的,因其對人類有用,所以逃過滅絕厄運,甚至晉身寵物,不愁生計,坐享清福。
人選擇什麼當食物,是個人的自由,他人無權干涉。往極端說,在不吃東西就會餓死的情況下,只要不危害他人,就算吃人屍(不是殺的)都應無罪。在法律之內,人有「自主吃啥權」,在道德之外,人有「為活下去權」。所以,愛狗吃狗皆自由。
其實近年來,人類對動物的愛心不斷升級甚至泛濫,本質原因就是——吃飽撐的。


氪學家:

從新石器時代開始中國人就食用狗肉,在浙江餘姚縣河姆渡遺址,發現有狗的骨架;在河北省武安縣的磁山遺址,發現有狗的下頜骨,河南新鄭裴李崗遺址均發現了家狗骨骼。河南偃師二里頭文化遺址曾發現有陶塑家狗的實物。在甲骨文中,有「五十羊、五十犬」「其寧風,三羊,三犬,三豕」「丁巳卜,又尞於父丁百犬百豕卯百牛」的文字記錄。

先秦人對狗肉崇拜異常。在周代,吃狗肉之風即已盛行,從《禮記》記載來看,周代從北漸風起的秋天就開始吃狗肉,「月食」篇中稱,「孟秋之月……食麻與犬」。雖然周人喜歡吃狗肉,但也不是什麼狗肉都吃,對狗的形態、品種、毛色都很挑剔。《周禮·天官冢宰》稱,「犬赤股而躁,臊」。意思是說,腳大腿股里側沒有毛,行走又顯得急躁的狗,其肉有臊味,周人認為這樣的狗肉不能吃,吃了有損健康。

商周時期,狗肉還是一種只有貴族才能享用的食物,出現在周天子宴會的菜單上;到了春秋戰國時期,原有禮制無法維系,普通人也開始吃狗肉。戰國刺客聶政、高漸離,以及秦末的樊噲都當過「狗屠」,靠殺狗為生。秦漢是中國人吃狗肉的鼎盛時期,一歲左右的小狗最受歡迎。馬王堆漢墓出土的芳網上,有犬羹、犬脅炙、犬肝炙等名目。西漢枚乘的《七發》贊道:「肥狗之和,冒以山膚。」十分推崇這種配有脆嫩石耳的狗肉羹湯,認為這是人間之至味。這時吃狗肉的主力是中原人,狗的產地集中在長安、魏郡、洛陽等北方地區。

魏晉以後,游牧民族大規模南遷,由於狗是他們獲取獵取獵物的重要夥伴,他們較為愛惜獵狗,基本不吃狗,促使中原人的吃狗肉習慣逐漸改變。北魏賈思勰的《齊民要術》基本上是這一時期北方農牧業生產經驗的總結,書中記載了許多肉類菜餚的烹飪、製作方法,但用狗肉為原料製作的菜餚僅一例,這就是「犬月巢」。

隋唐是中國人食用狗肉的態度發生變化的關鍵時期。在隋唐一般人的觀念中,狗已不是可以用來食用的動物了,而是主要食用豬羊等。人們只有在迫不得已時才屠食肉,如唐代廬江人楊褒旅遊至一親戚家,「其家貧無備,舍惟養一犬,欲烹而飼」。當時在正式的宴飲場合,狗肉菜餚已沒有了生存的餘地,「狗肉不上席」,這句如今廣泛流行於北方中原地區的俗語,反映出社會上層和正式場合人們是拒食狗肉的。下層普通民眾也只有在非正式場合才敢悄悄吃上幾口,以致民間有了「關起門來吃狗肉」的說法。狗肉在北方沒落的同時,卻成為南方佳餚。

雖然不再以狗肉作為主食,但中國人吃狗肉的習慣卻一直沒有斷過。有時候人餓急了,連人肉都吃,何況狗肉。唐朝昭宗天復二年(西元九零二年),鳳翔城被朱溫所圍,城裡公開賣起人肉來。人肉的價錢不如狗肉,狗肉每斤五百錢,人肉每斤只一百錢。

民國時一些地方對於吃狗肉也有禁令,但所基於的是衛生原因。這種禁令其實影響有限,至1936年還有人在《北平晨報》發表文章,稱「只有兩廣人才懂得狗肉的異香美味」。即使對於文人來說,吃狗肉也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毛澤東、茅盾也是著名的狗肉愛好者。周作人在《吃狗肉》說「我只可惜中國古代吃狗肉的習慣中斷了」。可知在民國以後,吃狗肉確實不太常見了。

對於吃狗肉,著名學者梁實秋曾有過這樣的評論:「我沒吃過狗肉,也從來不想吃」,「士各有志。愛吃狗肉者由他吃去,不幹別人的事。西方人以為狗乃人類最好的朋友,一聽說中國人吃狗肉,便立刻汗毛倒豎,斥中國人為野蠻」,是沒有區分狗的種類,那些「菜狗」原本就是供人吃的。「殺肥狗與宰肥豬、宰肥羊無異,我看不出其間有什麼文明與野蠻之別。」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