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媒體報道的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編輯嬰兒在中國誕生,是否屬實?具有怎樣的意義?

問題描述:事件背景:據報導,11 月26 日,一對基因編輯嬰兒於11月在中國誕生。這對雙胞胎的一個基因經過修改,使她們出生後即能天然抵抗艾滋病。這是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編輯嬰兒。
, , , ,
黒野恵里:

——《哥斯拉之世紀必殺陣》


學術狀態帝:

我為中國部分學者的科研的尺度之大感到震驚。

首先細胞層面的off targeting都沒有解決,誰都不知道CRISPR對胚胎早期發育有啥影響。其次CCR5敲除對於艾滋免疫的復現也一直沒有成功做出來,他這個直接上臨床怎麼檢測有效性,給孩子打HIV嗎?要是沒效果他下一步是不是準備再找一家人把CXCR4和CD4一起全敲了?

千萬不要把這種行為跟多利羊轉基因 IVF做類比了,人家要麼是基於動植物的技術研究,要麼在上臨床之前通過了層層審核,全是技術上的突破。這個天打雷劈的東西有任何技術上的突破嗎?對著猴子胚胎做了幾次NGS,還是說對受精卵做顯微注射?

退一萬步說真的有被HIV感染的患者需要gene therapy救命,病毒載體做 transduction的現實意義都比這玩意兒高多了。

做出這種東西簡直是學界之恥,學術道德新低點,有些人為了出名真的什麼都能做,這是要上書的曉得伐。

==========

拿到了實驗數據,只挑重要的用大家都能聽懂的話說。這兩個胎兒只有一個完全敲除了CCR5,另一個敲掉一條染色體,變成了隱性,也就是說一位完全成了實驗對照組。這位不但要承擔脫靶的風險,而且還會染上hiv。篩選胚胎相對於後期的生育來說成本並不大,之所以會選這樣的一種胚胎,讓我懷疑這就是一個精心設計好的實驗——一個實驗組,一個對照組。


laq是只倉鼠:

生物好,

生物好,

廿一世紀,

誰人不言生物好?

毋聽那小人讒言,

毋看那博士年老。

說什麼苦力多,

嘆什麼工資少,

還言那工作不好找,

生物的埋沒隨百草。

且看那

聰明人,

知多少,

臉面全不要,

便把那人命隨手拋。

有道是,

莆田院里乾坤大,

倫理審核本領高。

敲他兩三基因,

管他甚的丁卯,

毀他一生命里好!

去他的吧!

到頭來,

殺人放火的,

黃金正妹纏上腰,

老實研究的,

這太平盛世火里燒!

等燒熟了,

再叫你街頭巷尾,

孤零零的去把生計討!

你說這

廿一世紀

生命科學

到底好不好?

完。

P.S.

倫理問題和法律問題大家已經言論很多了,大體是這樣的,我同意。

科學上,雖然我們掌握了基因操作的技術,但人類基因和功能的研究還是起步階段,幾乎是一坨,誰也不知敲除人類的一個基因,會對人類造成什麼伴隨的影響;這裡面動物實驗都遠遠不夠,他居然就敢往人身上做,也是服氣。

這里我說一下另一個問題,談一下這個事情對生命科學研究可能的不良影響:

他違背了法律規定,並且靠著這個獲得了極大的關注和名聲,這名聲和關注都能轉化成利益。即,其獲取成功的,不是依靠天賦,運氣或者勤勉的勞動,而是通過打破規定,獲得了極大的利益。

這是非常可怕的,如果不做出正確的應對,會對生命科學研究產生很不好的影響。這種勢頭,大家都去做一些突破下線的嘩眾取寵的工作,而正真的研究沒有人過問,這是一種劣幣驅逐良幣的情況,是要不得的。

板凳要做十年冷,科學研究不能太隨便。

最後,必須要說,我還沒有看到其正經的發表文獻,只看了新聞報道,不好評論,以上都充滿了主觀色彩。

聽說其有一個會議展示,我正在聯系朋友,試著找點資料。

而這事若真如此,希望其在接受懲罰的基礎上,能正確安置好那兩個孩子,盡全力去補救,不離不棄,做好後續兩個孩子的醫療保障和幫助,對應其可能出現的其他伴隨疾病。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