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李小璐在 PG One 家里过夜?

问题描述:优酷上面的视讯报道李小璐和他吃完晚饭以后在他的小区一夜未归,如何看待这件事
, , , ,
消年崽:

出轨队已遥遥领先,嫖娼队和吸毒队要加油了


日路:

小G娜曾爆料,吴亦凡曾在她面前自夸在女明星圈里也很受欢迎,“我看到过李小璐给他发暧昧资讯,还有语音,一度让我挺在意的。”

PGone是吴亦凡队的来着,甜馨妈是真爱嘻哈啊。
这时候只想采访吴亦凡。


我是龙骑士:

唯一洗白方法可能只有让皮几万自曝是个gay,两人在一起的一整晚上只是去吸毒了,没干什么让“贾乃亮”变成“贾乃绿”的事情。

突然很希望皮几万的猪精粉丝集体去讨伐爆出这件事的媒体,然后类似薛之谦事件可以求锤得锤,逼得该媒体陆续爆出其他石锤证据证明自己并未造谣,从此是砸得皮几万翻不了身。
嘻嘻可以说是十分恶毒了。

————————————
不太会整分割线,凑合看吧

希望赵子易可以给吃瓜民众个新年惊喜


小鱼欧尼:

贾乃亮的声明我看了,看完我只想到这张照片。他亲吻李小璐的脚背的画面。这个声明看着真的很心酸了,我从他写的内容了竟然看出了他一种:“愿赌服输”的心态。

《山楂树》里有句台词:我能做的都做了。

我忽然想起来,小G娜和吴亦凡的事情爆出来的时候,他就说过:李小璐给吴亦凡发暧昧语音暧昧简讯,现在想想还真的有可能呢?

你们想下李小璐之前的绯闻男友,韩庚,蒲巴甲,李晨?他们是一个类型吗?不是吧……

就是说,李小璐的口味本来就很多变。

2016年我在北京学架子鼓的时候曾经听我一个老师说李小璐来他们教室咨询过能拍摄街舞的教室,后来她就出了街舞视讯。跟贾乃亮比起来,李小璐的爱好是真的一直~很~少~女。

以下为原答案:

今天有人用一百块向黄毅清问了怎么看贾乃亮被绿的问题,这个问题,他是这么回答的:
还说什么呢。

本文首发于:鱼乐纪(ID:fishinglure)欢迎大家搜索关注。外面冷>_<抱紧我。

关注公众号并回复关键词:王俊凯、王源、易烊千玺、章子怡、韩庚、Gai、PGone等,可以在公众号阅读关于他们的精彩内容。

也可以在公众号留言告诉我,想看我写谁。


Xinwei小香猪:

上京城里最近热闹得很
若要论流言沸沸扬扬的中心
当属贾将军娇妻与当红戏子万公子的红杏出墙传闻

上至王公贵族 下至贩夫走卒
无人不知 无人不晓

上京城里马家闺秀马苏苏今儿醒得早
正隔着绿绮纱在贵妃榻上
怏怏坐着修建花枝
自她掺合贾夫人和当红戏子疑似私通之事
她家兄长便把她软禁在府里 闭门思过

据上房嘴上不严实的丫鬟悄悄传出
前几日小姐与兄长大吵一架
砸碎了玉屏碧壶琉璃盏
吓跑了小姐最宠爱的波斯猫踏雪

兄长雷霆震怒 大吼了声
有友如此 你还替她遮遮掩掩 纯属狼狈为奸 成何体统
你自个儿好好给我好好反思反思

马苏苏惯是巧舌如簧
那日却偏没了声息 只嘤嘤哭了半宿

这桩事情还要从近日流传上京城
上至八旬老妪下至总角童子都津津乐道的一桩豪门秘闻开始
这也不怪小老百姓没见识

京城权贵马家少爷为妹妹马苏苏向镇国大将军贾将军做保
仅仅是为著证明自家妹子和贾夫人某日夜里在云裳阁挑选胭脂水粉
分享发钗簪子玉坠 而非私会戏子
却又因流言蜚语中伤 自相矛盾 导致两家生了嫌隙
这桩秘闻也忒劲爆了些

要说这镇国大将军贾氏
那可是战功赫赫 盛年英名 颇得圣眷
这贾府也是如日中天 烈火烹油的风光无限
就连分西域舶来的夜明珠等珍奇玩意儿 贾家也是头一份儿

贾将军浓眉大眼 身量魁梧 颇有武将威风凛凛气度
想当年城头倚马谢恩 顾盼有神
不知俘获上京多少豆蔻少女芳心

可惜这贾将军在外令人望而生畏
其实在府内是个一等一的妻奴
不仅不流连青楼楚馆 丝竹歌舞之处
贾家后院独宠贾夫人一人 就把小姐当成金枝玉叶养著

府内一应陈设也是按贾夫人喜好来
还曾重金从江南运来雨花石铺石子路
只为著贾夫人随口一句喜欢
一度被圈子里调侃是
“一骑红尘妃子笑 无人知是荔枝来” 翻版典故

如此情深 却难以启齿
贾夫人要星星不仅得摘了来
还得附上山间溪涧萤火虫 生怕夫人不欢喜
贾夫人有夫如此 有显赫家底 有女儿承欢膝下
按理说该知足的烧香拜佛才是 不该去搞这些幺蛾子不齿之事

可这贾夫人又是何方神圣?
何以值得将军心尖尖上的宠爱娇纵?

按理说上京上流圈子分新贵和底蕴颇深的豪门
豪门望族根基深 连皇帝都要忌惮忍让几分 轻易动不得
这贾夫人李氏便是正儿八经的豪门贵女
祖上有文有武 在朝廷势力错综复杂 都是耳熟能详的人物
贾夫人是上京有名的天之骄女 京城第一闺秀
杏眼含波 螓首蛾眉 楚楚动人
才貌兼具 生了好命又有副好皮囊 不知多少人眼热心急

众人皆道二人识于微末 贾夫人其实是下嫁
但实则是贾夫人李氏心比天高
一心想攀皇家高枝儿而求之不得
见贾将军一派拳拳真心 待她是极好不过 无可挑剔
又有圣上钦点 便点头允诺 奉子成婚。

贾将军上刀山下火海 得其所爱
哪怕婚后贾将军扶摇直上 平步青云 身份贵重了不少
但对贾夫人一如往昔 千般呵护 万般纵容
哪怕有些小道消息说贾夫人不守妇道也被将军强权压了下去
宠妻宠女一如往昔 是上京一段佳话
可以被编进戏折子里的那种团圆美满

众人皆道青楼楚馆是十丈软红销金窟
实则那梨园亭台也是纸醉金迷 有为外人所不知的妙处
不仅男人爱捧戏子
那些流连于衣香鬓影的内命贵妇们 也尤嗜和戏子们亲密接触
戏子身价也水涨船高 成了炙手可热的人物
其中有公子姓万的 尤为得贵人青眼有加

说来你可能不信 这万公子和贾将军私交颇深
贾将军还曾携夫人一掷千金为他撑台面
不嫌其出身 并与他拜把子以兄弟相称

本朝重武轻文 戏子身份更是上不得台面
二人云泥之别 只因贾夫人与万公子亲厚了些
从不假公济私的贾将军便自降身价
硬生生凭自己的威望把这万公子引荐到皇帝面前唱了一曲满堂红

万公子便也成了御上钦点的戏子头一人
从此便出入各大权贵府中成了座上宾

更奇怪的是
这万公子好月白衣衫 自以为风光霁月 云淡风轻
可偏偏学娇柔女子以丝绢遮面 等闲人不得看到他容貌
坊间有人传言他容貌艳极 堪比绝色佳人 故怕惹来事端
有人传言他丑陋不堪 貌赛猪头 故遮盖容颜

不管怎样 众人皆以能见万公子真容为荣
上京城贵女命妇也争相与他交好彰显身份

坏就坏在这万公子生出事端
这上京城前些日子风传
贾府少夫人李氏与万公子趁将军征战在外期间芙蓉帐暖度春宵 数夜风流
倒也不算空穴来风
若事实真如此,可说是犯了江湖叔嫂大忌。

仅仅凭著城门口那张
“万公子昨夜与贾府少夫人李氏共度春宵” 的红底洒金告示
未免过于武断
毕竟贾将军已站出指责严惩造谣人
“内子不过是与夫人于梨园赏戏 可见造谣之人居心叵测”

可怪就怪在马苏苏口口声声一个劲儿说
“我们不过是去云裳阁挑选了些胭脂水粉 并未做什么出格事”
前言不搭后语 漏洞百出 火上浇油

众人也兴致勃勃的发现以姐弟相称的贾少夫人和万公子也忒亲密了些
连城西号称豆腐徐娘的妇人骂丈夫也是
“我都璐出贾笑了你没瞧见 你以为我和将军一样心胸宽广容得人吗”
璐字 正是风口浪尖上的贾夫人的名字末尾一字

这贾夫人新得的粉蓝荷包上的鸳鸯戏水歪歪扭扭
必然不是府里绣娘纯熟的手艺 倒像是贾夫人自己绣的
巧的是身上只有素色的万公子也佩了个粉蓝荷包
那荷包上的鸳鸯也不大好看
既然贾将军已大力护妻 力争清白
只能说明现在上京世风日下
外面的铺子绣的荷包也学会偷工减料了

这厢马苏苏草草用过午膳在榻上歪著
正暗自伤神丢了脸面
贾夫人又巴巴儿跑到马府来 还带来一匣子东海粉明珠
苏苏面上陪着笑脸 实则银牙咬碎
内心腹诽 姑阿么你快别来给我找麻烦了

贾夫人一袭海棠红碎金斗篷 在厚密狼毛下只露出个盈盈小脸来
开口便是一句 苏苏姐
未语垂泪 梨花带雨 我见犹怜
二人在马小姐香闺密谈到日暮时分
用了碗翡翠碧玉汤并些小菜 贾夫人便草草走了
她今日出行特意避开用贾府的马车
马车一路西行 穿行到城西一座小宅角门停下
如果贾将军见过夫人如今媚眼传波含情脉脉的神情
定然会更爱上她几分

贾夫人娇娇怯怯倚在一面带绢纱男子怀里软绵绵道
“万万 事情闹成这样 这可怎么办是好 ”
那绢纱男子正是当下炙手可热的万公子
爱怜地抚著贾夫人的玻尿酸脸安慰道
“嫂嫂不必慌张 我已砸了1千4百两银子 让人去摆平 ”
二人一番恩恩爱爱卿卿我我
暂且按下不提

最近上京城可真热闹
新闻一天赛一天的多
第二日
上京城外又张出了十余张一模一样的告示
“王公子府内贺寿 一日连换两女友”

这王公子何许人也?
敢砸珊瑚树斗富的上京巨贾之子 富可敌国
众人立马调转风向议论王公子的家内事
这厢贾夫人于府中和丈夫撒了撒娇 服了软 兼以赌咒发誓
自以为万事大吉 天衣无缝
殊不知王公子大怒在三十正寿被人砸了场子失了颜面又扫兴
谁吃了豹子胆敢踩老虎的尾巴
碰瓷偏偏惹错了人

随后 上京城大街小巷全是衣衫褴褛的童子
往老百姓手里一塞一张纸就风一般的跑了
好奇者低头一看
“璐宿一晚 贾装没事 马上遮掩 万不敢认 ”
纸上那栩栩如生的小像
正是贾夫人娇怯怯偎在万公子怀里的画面

贾夫人半月不敢出门了
因为流言蜚语着实伤人
就连城东村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老妇也知晓
将军夫人私通戏子 胆大包天 还对外以兄妹相称
而贾将军大概也自觉上朝时脸上无光
借酒浇愁 很是消沉了一阵子

但万公子可能是生的天赋异禀 脸皮厚些的缘故
依然是如鱼得水 顺风顺水的过著
这会子万公子正在皇帝的千秋宴上献曲一首
可不知晓最近怎么回事 大约是人逢喜事爽吧
万公子的歌词也忒直白了

民间有言万公子曲中暗讽朝政
勾结西凉煽动民心 伤风败俗 私藏鸦片并聚众承欢
比如江南盐田苛捐杂税沉重一案悬而未定
多少高官都噤声不语呢
万公子倒是体谅民间疾苦唱出来了
添油加醋 夸大其词 口无遮拦

万公子好似一夜之间就没落于歌舞伎院
世人人心惶惶 眼见他高楼榻
以往围在他身边的莺莺燕燕都如鸟兽状散去

个中还有个原因
传闻绢纱下的万公子真容似蛙般不忍直视
让一位不小心瞥见的闺阁小姐念了好几日佛经

是夜 贾府灯火通明
送走了粉雕玉琢跑来撒娇的女儿
贾将军将休书写就 复又放在烛火上燃了
火星子溅到他的袍子上
他只脱下袍子自嘲笑了笑

眼前是女儿如受伤小兽的犹疑和不安
贾内梁呀贾内梁 你聪明一世 你战功赫赫 你出生入死
你于战场从未失策 那又如何
呵 还不是败在一个女人手里
把真心放在她手里 任她随意践踏为所欲为
结果呢 呵 璐宿一晚 贾装没事
贾家便功亏一篑这样家丑名扬天下

将军想起方才他哀哀戚戚问夫人
“ 我只问你一句 到底是有 还是没有 ”
娇俏的贾少夫人全无平时的骄纵凌厉
一双剪水双瞳直直望向他
却只是沉默不语

将军饮一口酒酿 却发觉今日变了味儿 有些咸咸的

你要金玉绸缎的富贵我给你
你要宠爱地位我给你
你要自由我给你
而你拿什么来回报我

更可笑的是
因为爱着 所以做不到放弃
我想原谅你
或许是因为我征战疆场无法及时陪伴你
你才如此缺失爱情
终究 是我辜负了你

心如死灰 月华如水 无人成双
谁伴明窗独坐?
我共影儿两个

上京有上京的变幻风云
西凉入侵 覆巢之下 岂有完卵
人心惶惶 为了王朝和自身的命运
此时踏入前线 无异于置自身安危于不顾
白白给敌军送了命去

贾将军临危独自请缨 率军三十万踏上边境 保卫王朝
一时无人再议论他的家务事
都在赞他临危受命 坚贞不屈 是个好男儿
贾夫人也得以免于背着屈辱的骂名
而摇身一变成了英雄之妻

大漠的孤烟一条线 大漠的月儿圆又圆
风沙迷人眼 常让人无端流泪
哪怕是贾将军这般三尺男儿 也未能免俗

出征前夜 饮够了烧刀子
贾将军只身轻骑 悄然离开军营
深入敌境 奔向大漠边境地平线那边的敌军深处
无人知他在想什么
究竟是胸有成竹 还是大义凛然 誓死不归

其实他心心念念的是
璐儿 我曾以命许诺护你周全
如今力挽狂澜仍至此
那我便替你下地狱
你的孽 我以功勋哪怕是命来赎罪偿还

只求你勿忘
“当时明月在 曾照彩云归”


吧唧:

Aorqu首答就是我一生最爱的八卦

更一发
有位小朋友私信了我那张神秘的图


叶顾城:

看到微博一个段子,侵删。


直播尬演,心疼甜馨。


纪大发:


李小璐的闺蜜马苏11月发过一条微博暗藏玄机……


现在秘密大家都知道了……

心疼贾乃亮,看之前的采访感觉他很爱李小璐和那个家,毕竟我们牧羊座都很单纯善良。


柳柳老师:

只有两个疑问:为什么当事人的辩解只停留在有助理在场和亮哥当我是亲弟弟?为什么对过夜和挽胳膊不解释,甚至刻意回避呢?

是不是现在的男女朋友关系好的话,就可以挽胳膊,在一起过夜了?这是异性好朋友之间正常的举动么?

要是我的男朋友跟他的女性朋友挽胳膊、过夜的话,我感觉我会控制不了我寄几~

在座的诸位,换做是你,你能够控制住你寄几么?

线上等,挺急的~

(〃’▽’〃)


不会起名别逼我了:

别跟风造谣生事了好吗? 1、从头到尾都有助理入镜。 2、贾乃亮李小璐一直都是把PG One当弟弟的对待,无论集体三亚出行还是维密、演唱会都是坦坦荡荡的存在。 请停止看图讲故事恶意造谣,请勿伤害无辜家庭。(每条五毛,转发之后拿图找群主或管理要钱,括号内删掉)

发表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