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華為確認正自主研發手機操作系統替代 Android?

問題描述:最新進展:華為確認自研操作系統:任正非親自推進,智能手機與PC 都支持:任正非推進 手機PC都支持 如圖所示 [圖片]
, , , ,
第 18 個答案 共51 個答案在此專題華為與美國發生了什麼

越過雪山的男人:

恭喜華為,連夜宣布,隱藏7年的大秘密終於揭開!

是的,你沒看錯,屬於中國人自己的操作系統,終於誕生了!

余承東的話,如一聲春雷,讓全世界震撼,讓國人沸騰。要知道,對於智能手機來說,最主要的技術,說到底就是一軟一硬:

硬的,是晶元!軟的,是操作系統!

現在,在硬體方面,華為有了麒麟980、昇騰910和昇騰310等最尖端的晶元;軟體方面,華為也有了自己的麒麟OS系統,這一下,真是軟硬兼施,天下我有!

換句話說,華為再也不會遭遇類似中興事件一樣的困境。因為,有了自己的技術,誰想掐我們的脖子,都是痴心妄想!

有人也許會問:那麼,華為手機什麼時候將裝上麒麟OS操作系統?

這個答案,也會讓你吃驚:是的,華為實有自己的操作系統,但是僅限於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使用。

余承東說得很清楚:

換句話說,麒麟OS操作系統只是華為手機的「B計劃」,其目的更多是一種震懾和替代,以防止美國科技巨頭不再向其授權現有系統,或向其索取高額的授權費。

既要繼續使用Android和Windows系統,同時又要搞一個麒麟OS操作系統作為備用系統,這其中貫穿的,就是任正非的開放思想和危機意識。

所謂的開放思想:就是說,華為絕不封閉自我,將優先使用供應商的系統和晶元,努力與供應商合作。

為什麼這樣呢?任正非在2012年「諾亞方舟實驗室」講話中,就說的很清楚:因為無論是人才還是技術系統,都也不能做封閉系統。

所謂的危機意識,就是說,華為必須有底線思維:當別人斷了我們糧食的時候,備份系統要能用得上。

也恰恰因為有了這個備份系統,別人才會允許華為用,因為知道就算斷了華為的糧食,華為也照樣能夠好好活下去。

這個考慮,在任正非在2012年「諾亞方舟實驗室」講話中,同樣講過。今天,這個掩藏了7年的秘密,終於揭開!

回想去年中興吃的大虧,我們更能夠體會到任正非的戰略遠見和胸懷:人有時候就得做一些吃力不討好的事情,不為別的,只為不時之需,為危機時候能夠自救。

否則,就可能應了馬化騰說過的那句話:「巨人稍微沒跟上形勢,就可能倒下。巨人倒下時,體溫還是暖的。」

《黑天鵝》裡面有個故事,讓人印象深刻:

這個故事講的,或許也正是華為自研操作系統,給我們最大的啟示:如何比別人看得遠一點,能夠在晴天里修屋頂,而是成為那隻可憐的火雞。

任正非就曾多次說:華為離死亡,可能只有一步之遙!在捷報頻傳的日子裡,他反而在內部講話中反覆提醒道:泰坦尼克號也是在一片歡呼聲中出的海。

不僅如此,華為還花了很大的價錢,從國外引進了八隻黑天鵝,放在公司園區的湖裡。任正非就是用這種方式以警示大家:在一個不確定性的世界,黑天鵝時刻可能飛出。只有時刻保持敏銳和危機意識,像才能生存下來。

作為創始人,任正非賦予華為的這種開放思想和危機意識,其實正是華為真正的力量所在:

畢竟,在這樣一個其興也勃、其亡也忽的江湖裡,惶者生存都可能不夠,或者只有被迫害妄想狂才能生存。

畢竟,對企業和投資者來說,一時烈火烹油式的發展也許並不是最難的,超越鬆緊牛熊、穩健發展、實現基業長青才是真本事。

畢竟,一個企業發展的關鍵處,往往就是那麼幾步。向前一步是幸福,退後一步是黃昏,關鍵處行差還是走對,靠的,就是企業家的戰略思考和把握。

華為,加油!中國企業家,加油!!


大真探:

當年的原子彈

多的不想說,看看當年的兩彈一星之一對中國地位的改變。

原作者遍尋一座城


Aorqu用戶:

成功肯定是會成功的,就是會有曲折。

美國不讓華為用安卓,華為就用備用系統。

國家的調度下各大廠商大陸市場都開始用這套系統。

剛開始會卡,會有好多軟體不能用。不過大陸程序員這么多,優化能力可能一年左右就會趕上安卓8成左右吧。

現在手機新系統成功的唯一難點不是技術,而是環境。如果國家出手大陸大力推廣,都不是問題。

安卓ios都封殺了就是給大陸手機系統一次機遇,技術並不是難點。

到是電腦系統還是比較擔心的。


狐不歸:

我關注點偏了,「鴻蒙」這個名字驚為天人。

誰起的太他媽有才了我靠(拍大腿)


草原戰狼:

中國本身就是大手機消費市場,加上非洲、一帶一路,國家支持華為的OS,中國人團結一致,建立新的生態系統可能性還是很大的。況且,美國帝國主義都這樣開槍了,只要中國人有破釜沉舟的決心,建立新的手機系統必勝!


自由自在走一生:

同學在華為做操作系統,19級,這個同學是真正做核心技術的那種,博士就是這個方向,後來又在學校里做操作系統方向的研究十幾年,前幾年被華為高薪挖過去了,他薪資雖然非常高,但是看起來在華為內部也不是多高級的技術人員,手下人不多,經常發朋友圈半夜了還在加班,也經常跟我聊他在技術上的想法,都是操作系統中很深層次的東西,而不是限於當前的手機操作系統開發,而且跟他一起做這些的應該還有很多人。從這點應該能說明華為在操作系統上的技術儲備是很深,說他有能力開發出自己的操作系統我是相信的。


地里熱吧:

這是戰略問題,中國的企業以後是要和歐美國家搶飯碗的,對於任何一家企業來說想要站在產業鏈頂端都要在自己的業務上擁有主動控制權,不能被人卡脖子,這也是和別人談判的籌碼。


10年不夠:

2016年左右,我去華為坂田交流,說一下我是做通信的,跟終端無關。

中午吃飯的時候,跟一個華為的客戶經理閑聊我問,現在華為mate系列越來越好了,研發能力又這么強,為啥不自己搞操作系統呢?

他說,有啊,華為有自研的操作系統,一方面是現在安卓生態圈成熟,另一方面反正也沒啥成本,不敢萬一安卓開始收費,華為肯定就上自己的系統了。

這是16年的對話,那從底層開始寫操作系統應該是什麼時候開始的大家自己體會,當時的華為手機又是個什麼地位大家自己回憶,我這個果蛆加精神米粉越來越佩服華為了。


次元邊界突破:

有人說自己做最難的就是配套生態難以發展,連微軟都失敗了,華為在痴人說夢。

然而人家的目的就是打造自家的生態圈,你們口中最困難的地方,正是華為決策者們最終或者階段性的目標。

遇到困難就放棄,搞什麼創新辦什麼科技公司?不如賣襯衫玩具賣到印度崛起算了。

美國人要是碰到困難就投降,現在說不定仍然給英國按在地上蹂躪,哪來的世界霸主地位?

中國人要是遇到困難也放棄,大清說不定傳到現在還安穩的賣國求歡。

專題導航<< 如何看待華為確認正自主研發手機操作系統替代 Android?如何看待華為確認正自主研發手機操作系統替代 Android?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