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華為確認正自主研發手機操作系統替代 Android?

問題描述:最新進展:華為確認自研操作系統:任正非親自推進,智能手機與PC 都支持:任正非推進 手機PC都支持 如圖所示 [圖片]
, , , ,
第 23 個答案 共51 個答案在此專題華為與美國發生了什麼

投中網:

在一個恰當的時間,華為官宣自己已經在自主研發操作系統了。

在南華早報援引德國媒體WELT的相關採訪報道中,華為消費者業務CEO 余承東在被問及華為是否會打造自己的操作系統以便擺脫對Android和Windows的依賴時,答案是Yes!

「我們已經準備了自己的操作系統。一旦發生了我們不能夠再使用這些操作系統的情況,我們需要做好準備。當然,這是B 計劃,我們還是更喜歡與谷歌和微軟這樣的生態夥伴來合作。」

那麼為什麼會選擇此時對外界公布這一消息呢?

華為內部人士對CV智識表示,基於美國政府對華為的態度,任何惡劣的情況都可能發生,這其中包括美國不授權操作系統,所以華為選擇現在公布這一消息有自己的意義。

不過,不管是余承東,還是華為發言人,都強調華為自主操作系統只是萬不得已啟動的B計劃。

萬事不求人

最早在2012年,任正非就曾回答過華為自主操作系統的問題。華為終端OS開發部部長李金喜當面對任正非提出過疑問:公司對終端操作系統有何期望和要求?

任正非回答道,「如果說Android、iOS和Windows三個操作系統都給華為一個平等的權利,那我們的操作系統是不需要的。為什麼不可以用別人的優勢呢?我左手打著微軟的傘,右手打著CISCO的傘,你們賣高價,我只要賣低一點,也能賺大把的錢。」

他為此比喻道,「我為什麼一定要把傘拿掉,讓太陽曬在我腦袋上,腦袋上流著汗,把地上的小草都滋潤起來,小草用低價格和我競爭,打得我頭破血流?」

與此同時,任正非也提出了自己的顧慮:華為現在做終端操作系統是出於戰略的考慮。「如果他們突然斷了我們的糧食,Android 系統不給我用了,Windows Phone 8系統也不給我用了,我們是不是就傻了?」

在這件事上,華為內部的態度與其說是「傲慢」,倒不如說是「惶恐」。作為一家手機廠商,沒有去盲目相信「地球村」「科技共享」「人類平等」這些口號,而只是踏踏實實地問了一句「人家不給我們用,那該怎麼辦?」

此前有媒體報道,自主操作系統這個項目是由任正非親自組建和推動的,對此,華為內部人士對CV智識表示,任正非只是決定大的方向,進入軌道了就不用一手一腳了。

特別有意思的是,據說華為內部用了一個體育名人做了自主操作系統的項目代號。

至於自主操作系統對華為的難度,CV智識也諮詢了華為相關人士,他們認為,對於華為來講,做自主操作系統並非難事,畢竟是一家不差技術不差錢的公司,但是真正麻煩的是,系統里涉及到的一些專利問題。

華為一直在追求的,其實就是在終端領域萬事不求人。不過,不管是余承東,還是華為發言人,都強調華為自主操作系統只是萬不得已啟動的B計劃。

當CV智識對華為內部人員拋出為了一個萬一付出這么多得不到回報怎麼辦的疑問時,該人士表示,華為所面臨的萬一實在太多了,稍有準備不足就可能陷入困境。

而被問及小米和三星在自主操作系統上的現狀時,知情人士也透露稱,小米生態做的好,但是技術能力的儲備和投入還有待積累。三星技術可以,但是他們沒有擺脫一個產品提供者的角色,在生態經營和用戶運營上明顯是短板。

CV智識查詢資料也發現,此前任正非就曾對「如何平衡長期投資和短期利益之間的矛盾?」發表過看法,他認為,如果在短期投資和長期利益上沒有看得很清楚的人,實際上他就不是將軍。

任正非進一步指出,將軍就要有戰略意識。對未來的投資不能手軟。不敢用錢是我們缺少領袖,缺少將軍,缺少對未來的戰略。我們看問題要長遠,我們今天就是來賭博,賭博就是戰略眼光。

畢竟,早在去年,在歐洲,谷歌就已經開始針對Android 系統徵收授權費,眾多預安裝如谷歌郵箱、Youtube、谷歌地圖,Gmail等並在歐洲市場出售的安卓手機製造商,已經收到了收費通知單。

伏線千里的自研操作系統

具體來看,自主操作系統是位於杭州的歐拉實驗室做的,但是現在這個操作系統據傳已轉入CBG業務體系。

被問及華為在自主操作系統上的投入時,知情人士透露稱,從2012年開始陸陸續續投入幾百人了,投入規模還是不小的。
其中,最引人關注的人才,莫過於上海交大的陳海波教授了,據了解,陳海波於2017年加入華為,現在擔任OS內核實驗室主任一職。

業內人士稱,陳海波被看做是操作系統里數一數二的大牛,他2009年計算機學會優博,2011年全國優博,並且在博士畢業五年後就在系統結構這個中國人不太強的領域里呼風喚雨了。

值得一提的是,陳海波在加入華為前已經分別在操作系統的頂會SOSP和OSDI發表了文章。

從陳海波的加入,可以看到華為對操作系統的開發和研究的投入進一步加大。同時參考華為2016/2017對操作系統人才的招聘計劃也可以看出華為加速推動操作系統進程的事實。

此外,針對有傳言是跟阿里一起合作做的這個操作系統,華為內部人士回應說這個是華為自己做的操作系統。將來是通用的,覆蓋所有產品。

更有人進一步透露稱,華為的自主操作系統很大可能是在Linux這些開源的基礎上改的。

需要注意的是,華為的操作系統是針對安卓的。任何一個操作系統能夠得以生存,要有眾多的開發者能夠接受,並且能夠在這個生態上成長。才是系統能存活的基礎。

而在華為釋放出已經研發自主操作系統的消息後,外媒《Business Insider》也對華為此舉做出了自己的評價:

棄用安卓,華為可能面臨失敗的窘境。主要原因是現在安卓用戶非常多,全球有74%的手機都在使用安卓系統,此前就連微軟、三星、黑莓都無法戰勝安卓。華為如果推出自研系統,估計仍然不可能戰勝安卓。

如果華為棄用安卓,很可能就會導致用戶流失。當然如果華為系統成功了,而且很多用戶繼續選擇了華為,或許安卓將會被打敗,但媒體認為這樣的幾率肯定不大。

松鼠病還是未卜先知?

在任正非看來,「我們做操作系統,和做高端晶元是一樣的道理。主要是讓別人允許我們用,而不是斷了我們的糧食。斷了我們糧食的時候,備份系統要能用得上。」

這在Aorqu上,被人調侃成「松鼠病」。

松鼠病是什麼?從字面意思來看,松鼠病是指要過冬的松鼠,喜歡在窩里囤積大量的堅果,堅信某天會用上它,但實際上最後卻很少吃。最常見的邏輯是:「總有一天我會用到這些東西」、「這些東西一定有它的價值」。

南華早報提到,2018年4月,知情人士就透露,華為在2012年對華為和中興通訊進行調查後,華為開始建立自己的操作系統。

操作系統之於電腦和手機就像人類對於空氣和水一樣的存在,是智能設備的內核與基石。

而根據Gartner去年的估計,谷歌的Android和蘋果的專有iOS在智能手機操作系統上佔有一席之地,佔全球市場的99.9%。

具體而言,且不論中興的前車之鑒,華為2018年手機出貨量已突破2億台,倘若谷歌那天不高興也向中國廠商也收起了授權費,那對華為的沖擊並不小。

曾經有人就拿了華為2017年全球出貨量1.531億部來測算,需要向谷歌繳納61.24億美元授權費。

此外,據雪球報道,上游產業鏈相關稱,華為正在加大自主晶元的使用比例,並削減高通等供應商的份額,其最終目標是,重要晶元可以做到自給自足。

據悉,華為智能手機去年下半年採用海思麒麟處理器的自給率不到40%,今年上半年已經提升到45%,而今年下半年預期將會提升到60%。

更有意思的是,世界智慧產權組織19日發布的年度報告顯示,2018年提交的國際專利申請超過25萬件,中國華為公司在2018年提交了5405件國際專利申請。

世界智慧產權組織總幹事弗朗西斯·高銳說:「這是有史以來,一家公司創下的最高紀錄。」

日前,在華為HILINK生態大會上,華為還首次發布了該公司的全場景智慧化(IoT)戰略,並提出了「1+8+N」戰略,其中「1」是以「手機」為主入口,而華為消費者業務未來五到十年的長期任務是構建全場景的智慧化消費,提供無縫的智慧化生活。

嗯,看來華為確實「病」的不輕了。

作者:Stephanie.Zhang

編輯:張麗娟

來源:來源:投中網-CV智識(微信公眾號:CV智識)

原文鏈接:華為的「松鼠病」


渾沌七日死:

不好說,目前能夠查到的是,在做是在做,但是並不是替代安卓。

很早任總就說過了,有備無患,防一手而已。

私以為,類似於倉鼠藏食物一樣,有備無患。至於哪一天是不是拿出來就被人接受,這個不好說,不過高票有回答說,已經TOB商業化了,那麼證明其實還是可以用的,最起碼不是那麼差。

其實華為家大業大研發這個不是挺正常的嘛?當初華為說要SOC,一堆人也是笑來笑去,海思K3V2這個梗我能帶進墳墓里去。但是才幾年呢,海思已經站穩了高端了,而且正在發力超越。所以說,對於華為這種神奇的公司,千萬不要小看,要知道,只要有錢有研發費用,有人,有能力,真的是萬能的。

其實吧,我不敢保證華為當初12年就看到了現在接近一統大陸的氛圍,但是華為絕對是早早地就做好了準備。

其實三星很早也做好了準備,不知道還有沒有人記得BADA系統?早在09年三星就發布了這玩意。

後續做到了12年之後,BADA實在沒什麼人用,被整合進了tizen系統,所以你看,繞來繞去,還是沒什麼人用。。。

但是沒人用沒關系,對於這種巨頭來說,最怕的不是競爭不過你,而是那些意料之外的突發事件。每個大企業都有那種喜歡勝券在握,一切情報和資訊都在意料之中。比如說你看蘋果,IOS,SOC基本上都是自家的,連代工廠都要彼此制衡,三星LG,台積電三星,就怕被人掐住喉嚨。

畢竟HTC這個先例在前,中興例子在後,誰也不想被這樣。你看大企業,真正的大企業,都是基本上把核心要素自己掌控,三星一統上中下游,誰也掐不住,真要安卓不能用了,備用的系統立馬啟動。所以華為自主研發手機操作系統,這不是挺正常的嘛~

你看,隨著華為自主性越來越多,肯定也是在考慮被掐住的地方。人無遠慮必有近憂,目前華為沒什麼近憂,基本上運營起來之後平A過去就完事了,那麼華為要思考的肯定就是那些遠慮。目前最憂慮的自然就是系統,萬物基於IOS及安卓,萬一沒了,任你再強的性能,再好的設計,微信都上不去誰買啊?

所以作為一個幾千億美刀的大公司,準備一兩個備用系統太正常了啊。至於未來能不能代替安卓,這個就不好說,誰也不敢保證。但是從BADA身上的GG,我感覺系統這方面估計還是有難度的。


馬迪:

在搞自己的OS是確定的,但是能否替代Android是不確定的。

做個OS技術上的確有難度,但是在OS這個問題上的重要性沒外界想的那麼高,OS發展的難點是怎麼讓整個生態系統願意跟你玩,主要就是上面開發軟體的那一大群人。要論軟體能力,阿里比華為只強不弱,但是阿里雲OS也只敢做android兼容,不是阿里做不出完全獨立的OS,而是自己做出的完全獨立的OS,不確定整個行業願意為它開發軟體。

對軟體公司而言,開發一個全新OS下的程序,代價遠比在安卓iOS這種成熟平台要大(光是從0開始的學習和試錯就非常痛苦耗時),但是用戶卻非常少,而且如果用戶都是一批不願意花錢的人,那麼未來可見即使用戶數大起來收入也沒多少,還不夠補貼開發成本。作為開發公司都是要養活一大幫程序員的,沒有人願意免費打工從而沒有公司能免費為你的OS做事。

iOS背後靠的是蘋果高支付能力人群,拿中國做例子,蘋果只佔10%銷量,但是遊戲和直播等典型網際網路付費應用上蘋果貢獻佔一半。這樣的支付能力才能吸引軟體人員為一個小眾OS去花精力。

華為OS要解決的核心問題是讓這些開發人員相信,為了華為OS付出精力是會有豐厚回報的,技術問題都比這個次要。

技術上華為邁出了第一步,是個好的開端,但是要能解決上述問題,這些技術才能擺脫屠龍術的尷尬。相信華為會持續努力,而持續努力就會讓軟體開發企業看到希望。

===================

補充一個例子大家更容易理解為什麼軟體開發重要。

大家看看macbook,基本上都認同這個筆記本設計很好品質過硬,也有大量的名人、金融民工、IT民工用,但是真讓一個用戶在macbook和其他筆記本中間選擇,大多數人會很在意自己常用的軟體macOS上沒有,比如大陸金融民工用的wind,mac版就不夠用,從而導致這些人要麼只能在macbook上裝windows用要麼就不能選這個筆記本。很多遊戲也只支持windows,遊戲玩家基本只能選擇windows。

價格問題倒還好,沒手機差別那麼顯著,高端非蘋果本也很貴。

軟體已經足夠豐富的macOS如此,其他小眾OS缺的軟體更多,用戶會如何選擇是很簡單的。


仲之:

看了不少回答,有諷刺,有贊揚的。

不過很贊同一句話「做了不一定成功,不做肯定不會成功」,但是我還要加一句「錘煉了隊伍,增加了技術儲備」

還有重要的一點,我覺得大家可能不知道,或者說沒有關注,就是即將到來的5g以及應用(ar/vr)等等,現在的系統能否適應,萬物互聯這些。還有前不久華為的全聯大會,可以看到華為的野心很大的,要做到全棧景

小面是我復制的

DeepTech深科技:華為後發制人,一口氣連發兩款AI晶元,「雙全」AI解決方案曝光!​zhuanlan.zhihu.com图标

華為不僅僅想的遠想的多,而且已經積極推進,華為要做操作系統可能不僅僅用於手機,畢竟未來萬物互聯能做到什麼程度大家都在嘗試,如果一旦成功,真的是世界級巨頭

再說一句,人家沒說要推出市場,只是說在研發


網易智能:

近日,據媒體報道,華為余承東在接受德國《世界報》採訪時正式承認,華為自研操作系統確實存在,不僅支持手機和PC,而且已經研發了七年!

「華為確實已經準備了一套自研的操作系統,但這套系統是Plan B,是為了預防未來華為不能使用 Android 或 Windows 而做的。當然,華為還是更願意與谷歌和微軟的生態系統合作。」

余承東如是說。

也就是說,早在2012年,美國法務部對華為和中興通訊進行調查後,華為就開始著手構建自己的操作系統。

雖然之後的每一年業內都會傳出華為研發操作系統一事,但華為從來沒有承認過。

在余承東確認華為自研操作系統以後,華為官方發言人也對外表示:

「華為的確有備用系統,但僅在必要情況下使用。說實話,我們並不想使用。我們全力支持合作夥伴的操作系統,我們也喜歡這些系統,客戶同樣很喜歡。Android 和 Windows 仍將是我們的首選。」

誠然,華為早就有危機意識,所以在七年前就開始研發自由的操作系統。

如今,中美貿易局勢愈發緊張,中興被美國制裁、華為CFO孟晚舟事件已足以引起中國每一個科技從業者的擔憂,這時候,華為宣布自研操作系統,也是給自己和外界一個信心。

不過,做操作系統容易,做生態難。前有諾基亞Symbian、三星Tizen、黑莓Blackberry、微軟Windows Phone等諸多系統的前車之鑒,萬一形勢惡化,華為操作系統真能做起來嗎?

智能菌摘取了業內人士的一些評論,希望給大家帶來思考:

「華為自己的移動設備開發操作系統,首先將意味著國產操作系統的破局。但面臨的最大的問題也是是否能夠有友好的開發體系,讓移動應用技術工作者在系統內開發出各種應用軟體,以支持其獲得用戶使用的最重要的關鍵問題。」

——陳國慶(東南大學教授,教育部優秀創業導師)

「這個事兒必須得分幾種角度來看待。先說說從技術實現方向華為開發出新的操作系統完全是沒有問題的。但是創新我們就只能拭目以待,現有的國產技術還真的不能強大到可以取代成熟的現有操作系統,內心依然是希望我們國產的核心技術能有創新,甚至是顛覆。如果真的要就此國產系統發行產品,我相信就華為的實力,再給他時間,說不定真的會給國人一個驚喜。

而華為宣布的本質是一個談判外交的手段而已,大家可以並不那麼在意。就是想表明其實我們也是有能力做到不依靠任何合作方的,藉此來進一步進行談判而已。」

——韋海同(北京美宅科技AI演算法研究員)

「自建系統主要還是生態體系的構建,手機銷售的成功與否與系統生態息息相關。大陸廠商在智能機上發力不過十年,一開始大家靠的都是壓硬體成本+使用免費系統起家。後續就是各自在系統優化上發力,試圖抵消安卓的混亂性。但谷歌也看到了自家系統的弊端,在版本更新中已經越來越統一,越來越規范,越來越像iOS了。這就說明離收費越來越近,留給華為小米的時間也是越來越少了。」

——張旭(看懂經濟評論作家)

華為自研操作系統何時初露真容,或許還要看中美貿易局勢走向,以及華為是否真的準備好了?

如果華為真的發布自研操作系統,你會支持嗎?

關注網易智能公眾號(smartman163),為你解讀AI領域大公司大事件,新觀點新應用。


申鵬:

我覺得吧,風物長宜放眼量。

華為既然要做,我們就看著它做去唄,中國總得有那麼一兩個企業,去干點能夠展望「美好未來」的事情,不能大家都去一門心思想著圈用戶養豬殺熟。

華為不是上市公司,不會被華爾街吸血,不會被資本牽著鼻子走,也不會割股民韭菜,唯一賺錢的路子,就是賣產品賺錢,所以它必須為自己的生存安全考慮,必須要有自己的技術護城河,要研發出過硬的產品、能賺錢的產品 ,所以才會在自研晶元和自研操作系統上下功夫,所以它研發投入全國第一,世界前十。

其實真正有理想的公司,無論上市不上市,都和華為的戰略思路是一樣的,蘋果難道不重視自研晶元和IOS系統嗎?蘋果的技術護城河在哪裡?就是IOS和A系列處理器啊,如果沒有這兩樣,蘋果也就是羅永浩嘴裡說的:「大家都是供應鏈整合商,裝什麼孫子呢?」

任正非是個很謙虛低調的人,他天天念叨著華為的冬天,下一個倒下的是不是華為?整天想著怎麼讓華為活下去,他潛意識中手機市場就是個黑暗森林,說不定哪天就被人降維打擊了。所以他總是說:「我們不要有狹隘的自豪,這種自豪會害了我們,我們自主研發晶元和操作系統,是為了讓人家給我們用,萬一不給我們用了,我們的戰略備份得用得上。」

但誰知道這研究著研究著,戰略備份就不能成為降維打擊別人的東西呢?

所以萬事都別急著下定論,雖說如今的環境下獨自做出一個可以和iOS、安卓抗衡的手機操作系統不太現實,但未來的事情,誰能說的准呢?

塞班曾經也看起來無法取代的樣子,終究不是遭遇了安卓和IOS的降維打擊嗎?WP系統不行,不是因為安卓和IOS一統天下,而是因為自己並不比他們優秀,而且在人機交互體驗上是一種倒退。如果真的優秀,應用開發者不會那麼果斷放棄它的。

蘋果當年能夠做的事情,難道華為就沒資格試一試?當年你知道有一天塞班會完蛋?微軟會作死?諾基亞會自殺?三星會爆炸?華為季度出貨量會超蘋果啊?

我錘都能這么多年不倒閉,還有什麼不可能的事情?


儒雅隨和peach桃:

甚至幾周以前,我還認為像HUAWEI這種企業,就算我有機會也不會去的,因為我只看到了HUAWEI的加班文化令人望而生畏。

直到美國制裁HUAWEI開始,我才體會到HUAWEI根裡面散發出的自強不息,居安思危的精神,不僅僅是為了自己,更是為國家和民族的繁榮與復興。

這是一種民族精神,和當年抗戰一樣,只是這一次戰場轉移到了科技之上,如果我有機會,我會為國家盡一份綿薄之力。

科技應自立自強。落後就要挨打,這一次也許會是一個機會,逆境中成長。HUAWEI加油!

我現在只能做的是:下一部手機HUAWEI


於淼:

既然問如何看待,先說會不會,再說能不能。

做這個事的意願:極其強烈。

《亮劍》中曾提到,軍隊是有性格的,一支軍隊的性格,就是它最初主官的性格。這個從管理說上說很簡單,就是大家所謂的路徑效應,說大白話,就是組織都是人管的,上司培養他喜歡的下級,老老闆提拔他看得上的新老闆。實際上各類組織包括公司也是一樣,美其名曰「組織文化」。

那麼華為的組織文化是什麼?大家都說是狼性,它自己好像也有這么提過。其實華為的組織文化是軍事性,原因很簡單,因為他的大老闆是部隊副團職轉業幹部

副團職在部隊中正好是一個分水嶺,副團以上才能叫領導幹部,回地方歸口組織部,以下的歸口人事局,所謂「不入副團,終成芻狗」。老任,或說任老,他成長的環境決定了他的管理思想、發展思路必然在極大程度上脫胎於軍事生活實踐。

仔細想想,華為跟部隊確實挺像的,比如對待加班的態度,對待老員工的態度,乃至對待員工婚戀的態度,永遠是集體第一。這並非誇獎,其實與全球化市場、與社會化企業協作並不相容,甚至相悖。原因在於部隊是對抗性組織,強調立足自身,對外部尤其是不能掌控的外部助力並不太看重;而社會化企業都多看重協作。當然,華為也是規則制定者級別的巨頭,普遍規則大多不能用於特殊對象;何況現在全球化都開始退潮。

部隊打仗第一條,兵者,死生之地,存亡之道。

就華為來說:生存第一。永遠存在方案B,一旦有變,備用方案啟用,必須保證自己活下去。危機意識是華為非要自研晶元的根本原因。用任老的話,不能被別人卡脖子。不理解這一點,就不會理解華為在看待自研手機系統上的緊迫性,不了解華為的決心幾乎無可動搖,因為對華為來說,這不是一件做了很可能會失敗的是事,而是一件不做必然活不了的事

部隊打仗第二條,夫戰,廟勝第一,多慮者勝。

就華為來說:長遠利益。不爭一時之短長,不做營銷型企業。部隊做計劃的參謀部最核心,華為從無到有,先硬後軟,必然有著自己的布局和步驟。就像余大嘴吹過的牛B,現在看也都實現或正在實現,就是觀察尺度好幾年。華為做不出雷軍三赴高通背水一戰救小米於亡命的事,也干不出黃章不出山將奈魅族何的挽狂嵐於既倒,它只會按部就班,人人都當螺絲釘。現在想想,余大嘴說手機廠只會留3家,說的應該是只有自研手機晶元的廠家能活下去,而當時只有蘋果、三星和華為。

做這個事的能力:謹慎樂觀。

無非是敵情、我情,以及天時地利人和。知情就是安卓,其他三星什麼的不足考慮。

安卓系統,主要優勢:天時,先發霸主,已形成生態體系。次要優勢:技術先進;系統可移植性強,通用性好;在產業鏈中不存在約束力量;經濟體系帶來的世界霸主政府、國民支持度。

主要劣勢:調用硬體資源能力不足,碎片化。

華為系統,姑且這么叫,主要優勢:大陸市場及手機市場佔有率。次要優勢:科研人員,專利數量;後發優勢,提高硬體利用水準變向降低成本;政府、國民的隱性支持(華為起家也是有一定政府支持,不信的話看它副總出身),包括海軍及志願海軍。

主要劣勢:對面的優勢都是它的劣勢。

具體的看法

一是大環境天時已失。個人比較看重天時,至少在操作系統裡面,目前現在還未出現過霸主換代的事情。桌面系統,windows一統天下後,只有蘋果靠硬體綁定活著,unix更多用於服務器和小眾,家用服務級桌面操作系統始終一家獨大。手機操作系統也是一樣。

二是就項目本身阻力巨大。有來自世界政府的,說調查就調查,也是直接來自於競爭對手的。這與當初做晶元不同,手機晶元上下游4大階段10來個環節,這家不行找那家,翹起個口子,總有輾轉騰挪的餘地,這個直面安卓,更像畢其功於一役,難以下嘴。

三是有前例可循。這個前例只有一家,就是蘋果。可以不以全面市場為目標,做成和手機晶元一樣的專屬操作系統,成為蘋果第二,只不過從華為的影響力來看,做成了也可能只減配蘋果。但這里的利潤率可不低,活下去問題不大。

四是可能的布局思路。若研發成功,應該是

體制內借力階段:

——中端指定人群專用手機(軍、警、政)以及中端專業行業手機或終終端(不一定是手機,也可能是gps、考古專用終端之類)

——大陸中低端通信商合作手機

商業化發力階段:

——大陸供高端手機

——國際上的第二蘋果

——國際通用安卓

能不能走到最後兩步內心存疑。

個人樂觀原因:市場化的產品,根本就是一條:利潤。有了利潤就是成功。而這件事是有利可圖的,低層面是規避風險的利潤,高層面就是產品利潤了。以蘋果為例,它占整個手機市場利潤的9成,而蘋果手機8-9K,硬體成本1.5-2.2K,剩下的7成,去掉運營成本,就是系統利潤,想想這是多麼高的利潤率。華為只要走到第三步成為大陸供高端手機,以中國市場容量,以及華為的體量,活下去應當不成問題。而三星這種主要靠國際市場的就算了。

如果真有國產系統的手機,我想不管是華為,還是小米OV,國民也有會給與它很大的寬容度,畢竟對國家而言這是好事。


Aorqu用戶:

按照華為的尿性,對於很多產品或者解決方案,永遠都會有一個備胎,OS也不例外。

從目前有限的資訊來看,可以確認的是,華為確實有一個據說比較牛逼的團隊一直在搞自己的OS。這個OS極有可能像麒麟晶元一樣,只會給華為自己使用。也就是說,華為想打造類似iOS的比較封閉的生態圈。

從華為終端部門現在的布局來看,無論是手機,還是智能家居,華為都有著不小的野心。

對於眾多Android手機廠家而言,目前和谷歌合作的貌似都不錯,但是,一旦谷歌翻臉,很多手機廠家的日子就不好過了。

對於華為而言,肯定不會想未來某天被卡脖子。

雖然,現在的華為OS只是備胎,但一旦時機成熟,備胎萬全可以上位成為正室。


哥淡定:

目前Google針對華為的舉動已經在Twitter上引起了非常廣泛的反對之聲。Google的這一舉動不但傷害廣大華為手機的用戶,而且讓那些一貫厭惡Google、Apple、Microsoft等壟斷型美國科技大公司的人們也再一次清楚地意識到,所謂的「不作惡」,所謂的「開放、自由」,在美國政府隨意祭起「國家安全和利益」的大棒時都是狗屎,不足一提。當然這些都會披上一層虛偽無恥的「法律/守法」的外衣,其實還是一肚子男盜女娼。

現在全世界的人通過這件事都清楚地看到美國政府多麼容易就能通過控制美國的幾大科技巨頭,深入地干涉甚至破壞普通人的生活。美國人不是天天鼓吹個人獨立意志選擇嘛?那麼複選擇華為手機的人,他們的獨立意志在哪?

科技巨頭深入每個人的生活越深,他們的權利就越大,影響普通人的能力就越強。而政府部門通過控制這些企業就可以達到前所未有的掌控高度。上次斯諾登爆出來的資料就可以看到,這些大公司雖然嘴上開口閉口個人隱私與安全,但實際上沒有一個不是與政府緊密合作。做婊子就做婊子,但還要立牌坊,這是美國標簽一樣典型的虛偽。

華為在這件事上就應該以一個受害者角色,在發展自己操作系統的同時,盡量爭取大陸外最多數普通民眾的同情,同時進行法律訴訟並支持普通用戶訴訟。這件事對其他任何依賴美國公司的廠商都有巨大的警示作用,唇亡齒寒,下次有可能搞得就是你。

所以未來各種開源、代替系統的發展只會進一步加強,多極化、去美國化的趨勢不可避免。全世界除了美國人,有多少人會喜歡一直活在美國政府的大棒之下?可以肯定的是,遠遠少於美國人自己的幻想。

專題導航<< 如何看待華為確認正自主研發手機操作系統替代 Android?如何看待華為確認正自主研發手機操作系統替代 Android?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