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虐殺老鼠的人?

問題描述:2019.5.18更新【已在問題結尾附上視訊鏈接,原題主所說的虐殺在視訊中並不存在,只是個普通的搞笑視訊,虐殺老鼠系題主臆想得到的情景】今天在微博上看到一個虐殺老鼠的視訊,覺得心裡很難過,老鼠是有錯,殺了就殺了,但是虐殺的話我無法接受,不管怎麼說這都是一條生命?如果是傷害到人的流浪貓狗,虐待它們是不是也是可以接受的,不談什麼尊不尊重,殺老鼠本就是跟隨手撿個垃圾扔垃圾桶里一樣,那麼虐殺老鼠把視訊放上網的人…
,
匿名用戶:

請評論里不要扯上我們農村人了,我們不給你們城裡人背鍋

老鼠偷吃糧食,在櫃子,地板掏洞,可恨,但你們知道我們農村人是怎麼處理嗎?我們會養貓抓老鼠(雖然我家的貓只會吃),我們會買老鼠藥放在門後或者牆角,會買老鼠粘,被粘的老鼠大多數都是活的,沒人回去虐它們,我們只會安安靜靜的丟出去

農村人大多純朴,心軟,不會虐殺人和動物。我們鄰居家叔叔偶爾包桌會殺豬,每次都會吧周圍的小孩都趕走,因為太血腥,不想讓孩子看見。

別什麼都扯上我們。

如果你們村的人喜歡虐殺,那就當我沒說吧,不過,我會盡量離這種人遠遠的。

還有,

哪些在評論里叫囂著我就是愛虐殺動物的,有幾個敢跟身邊的人說,甚至都不敢直接回答這個問題,只會把自己藏在評論里


一坨蛋白質:

我把老鼠放在桶里淹死過,因為我房間的門低下被老鼠摳得破破爛爛,而且在大晚上被這種聲音吵醒過N次。

我把老鼠放爐子上燒死過,因為我的衣櫃甚至床頭有時候都會看到老鼠的shit。那段時間我們家洗被套和枕套的次數比過去半年加起來都多。

我把老鼠用開水淋死過,因為我有一次在睡覺的時候被老鼠踩過額頭!?

我把老鼠從樓上扔下去摔死過,因為我們隔壁沒人住,所以老鼠就在那邊安家,有一次被我追的時候從窗檯跑過去之後,居然還一直往我們這邊探頭探腦,就像是在嘲諷我抓不到他【你過來啊!】

我把老鼠攔在廚房裡踢死過,踢了六七腳才踢死,因為它逃竄的時候跑到冰箱後面發動機那裡躲起來,我把冰箱後蓋拆開過後,它又跑到洗衣機後面躲起來,我又把洗衣機後蓋拆開,然後堵上門足足打了近一個小時才讓它無路可逃。

還有很多類似的情況。

我如此殘忍的對待一個物種,是因為我深受其擾,而且是擾了很長一段時間才抓住了它。

我需要泄憤,不嫩死它不足以平家憤!


趙宇:

我一直站在反對虐殺老鼠這一邊,曾經在貼吧發過一篇關於反對虐殺老鼠的帖子,因此和某位吧友杠上了……………………

帖子截圖:(共21張)









每天殺生並非我的初衷,努力改變現狀,既不傷害生命,又能幫助大家。這是我的個性簽名,他看到這個,在另一個帖子里又和我杠上了………





忠君愛國洪承疇:

此人如果在台灣省,要罰款坐牢。在內地的話………………

過去根據動物保護法,虐待動物最高可處兩千到五萬元新台幣的罰鍰,不過虐待動物的事件還是時有所聞,為了更有效的落實動物保育,立法院初審修法,除了罰錢之外,一旦造成動物重傷或死亡,最高要坐牢一年。

用橡皮筋綁住流浪狗的嘴巴,讓狗不能進食,還造成皮膚潰爛,這類的事件不斷在新聞中出現。儘管根據動物保護法,虐待動物最高可被罰五萬元,但喝阻的成效不彰。因此立院經濟委員會初審通過,新增虐殺動物最高可處一年有期徒刑。召委王突發表示:「從動物保護的觀點,對於虐待去加重刑責,原來沒有刑責,只有幾千元這樣的罰款,對於虐待動物或任意宰殺這個處罰太輕。」

初審通過,無故虐待傷害動物、使自己飼養的動物遭到不必要的虐待、或棄養動物,一旦導致動物重傷或死亡,或者在五年內違規兩次以上,可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未依規定運送動物、替動物施行醫療、或飼主沒有依法向主觀機關辦理寵物登記等,違反兩次以上,也可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

2017年4月16日,本案被告人張某懷在定安縣白塘村村委會某菠蘿園肆意採摘,因受到工人阻止,便糾集何某明、何某聰對工人毆打,並打砸菠蘿園,造成1名工人輕微傷。

2018年3月3日和4月3日,張某懷等4人先後兩次到瓊海市嶺腳村委會綿長水庫某鴨子養殖場索要保護費未果,便採取火燒、腳踩、毆打等方式虐殺鴨苗,先後造成800隻鴨苗和1504隻鴨苗死亡,造成直接經濟損失1.1萬余元

隨後4人又闖入被害人胡某濤家中,毆打胡某濤及其母親,並將聞訊趕來的胡某鋒右腿砸傷。4名被告人的行為造成了惡劣的社會影響,民眾敢怒不敢言,使外來種養殖戶不敢繼續在當地進行生產養殖。

經審理查明,該案4名被告人均為無固定工作的社會閑散青年,自2012年便糾集在一起,盤踞在瓊海市大路鎮和定安縣黃竹鎮,長期實施索要保護費、毆打他人、尋釁滋事、毆打保安、打砸財產等違法犯罪行為。根據刑法相關規定和4名被告人的犯罪事實,法庭當庭作出判決,以尋釁滋事罪判處被告何某明有期徒刑3年11個月,判處張某懷有期徒刑3年11個月,判處黃某發有期徒刑3年3個月。

據該案審判長陳文端介紹,該惡勢力團伙的4名成員長期糾集在一起,以暴力或威脅等手段實施尋釁滋事、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等行為,對當地經濟、社會、生活秩序帶來較為惡劣的社會影響,符合惡勢力犯罪團伙的組織相對固定性、行為多次違法性、危害的社會影響性等特徵,根據兩高一部《關於辦理黑惡勢力犯罪案件若干問題的指導意見》第14條的規定,可認定為惡勢力團伙犯罪


夑瑋:

反對虐殺,因為虐殺老鼠是一件很危險的事,因為虐殺者在其實施行為的過程中會近距離長時間接觸鼠類。非常容易感染鼠疫桿菌,從而感染由鼠類傳染給人類的腺鼠疫。而能被人類捕獲的鼠類卻往往是行動能力低下的病鼠。鼠群內部一般會把病鼠驅離鼠群,所以能被人類抓到的鼠類病鼠概率極大。鼠疫是啥?黑死病了解一下!你什麼,你說那是中世紀?二十世紀初的東北大鼠疫了解一下,伍連德醫生了解一下!什麼,那是過去科技不發達?前兩天在蒙古國吃野外抓的土撥鼠而感染鼠疫斃命的戰斗民族兩口子,蒙古國封城除疫情,了解一下?


夏海宣:

這個問題提問出來沒有什麼意思。

講真的,我比較佩服一些評論的邏輯:今天他可以虐殺老鼠,明天就可以虐殺人。說的好像已經世界末日,律法已經不存在了一樣。

虐殺人的殺人犯從來不是因為虐殺老鼠開始形成的,是因為極端的仇恨造成的。

至於虐殺老鼠的行為本身,其實既不違反道德,也不觸犯法律,所以也不應該受到譴責。你覺得難受,是因為「見其生,不忍其死」。你不喜歡,便直接忽略過去算了。

個人淺見,歡迎交流。


楚辭:

看到樓上這位匿名用戶的回答 「等到你家天然氣管道被他咬漏 全家人差點因此喪命的時候 你就會覺得這種死法是不是太便宜它了」

作為大天朝的一個普通老百姓 我設身處地的想了想 如果我家真的遇上了這種事 我的家人會想盡辦法盡快把老鼠抓到殺掉完結這件事 至於怎麼殺 怎麼殺快速有效率就怎麼殺 我阿公那樣脾氣比較古怪暴躁的老人都不會想抓到它之後該如何折磨它讓它生不如死

因為正常人遇事想到的是如何解決問題 而不是以報復/取樂為目的 虐殺動物並以視訊的方式分享到公眾平台上 其實微博不過是媒介罷了 最終目的是把虐殺動物的過程分享給他人

試想一下 現實中如果有同學/同事給你發這種視訊 你會不會對這種人敬而遠之 會不會覺得這個人怕不是有什麼毛病?怎麼換成網路大家就都開始辯證思維了嗷 在下佩服(´-`)


荷蟹:

小時候,農村,鼠患多。當年是熊孩子。課余就誘捕老鼠玩。一般直接棍子打死。偶爾虐,記得有這樣的操作:裝到個廢棄的大陶罐裡面,跟小夥伴們點鞭炮丟進去。如果沒死,繼續往裡面扔鞭炮。。

但也別談什麼尊重生命,太假了,為啥會有這種奇怪的念頭,老鼠可不尊重我們的食物。前段時間家裡來了老鼠,下毒毒死了。要知道家裡進了老鼠,晚上可睡不好。。老鼠什麼時候尊重過我們?

我堅持我的觀點,道義道德一類的對象範圍只能作用在人類以及對人類有益的生物身上,不能無限制的泛濫。


盧溪:

殺鼠,很正常,因為老鼠偷吃東西、啃咬桌椅、傳播疾病。但虐殺老鼠,就存在一定的心理問題。

在這里,可能存在兩種情形:

第一種:情緒轉移,遷怒。

有一幅心理漫畫:一男主人在公司受了老闆的氣,回家便沖著老婆發火,老婆受了老公莫名的訓斥,心中窩火卻又沒法向老公發泄,正好孩子犯了一點微不足道的小錯,就把孩子狠狠訓斥一番,孩子心中覺得委屈卻又無處訴說,就沖家中的小狗踢了幾腳,小狗不明白為什麼小主人無端懲罰他,他就咬了比他更加弱小的貓。

虐殺老鼠,就是「情緒的轉移作用」導致的「遷怒」。有些虐待者早年受過一些心理創傷,有著一些深層的潛意識情結。如果他自身小時候曾經遭受父母的嚴厲管教尤其是體罰,內心充滿憤怒卻又無處表達,長大後就無意識地通過虐待小動物來象徵性宣洩心中的情緒。當他虐待小動物時,他就彷彿是童年時候的父母,而小動物則彷彿是童年時候的自己。

還有就是如漫畫所示,有些人無法通過正常途徑排解由社會、工作、情感等方面帶來的心理壓力,無法對現實中的人進行攻擊,只能轉移目標,向弱小動物宣洩不滿,獲得心理優勢和成就感。

第二種:變形的性虐待。

弗洛伊德說,人,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人身上存在著兩種本能,一種是生的本能,一種是死的本能。生的本能驅使我們去創造、聯合,死的本能驅使我們去破壞、毀滅。人對生命的關愛,愛花、愛草、愛小動物,是生的本能在起作用。但人喜歡觀看鬥牛、摔跤、拳擊等激烈的運動,卻是死的本能在起作用。好萊塢大片常常設置暴力和毀滅情節,來迎合人們的這種心理。

對有些人來說,虐殺老鼠,也是死的本能(破壞本能)在起作用。這些人常常衣食無憂,是社會上人們認定的成功人士。因為他們事業上的成功,生的本能(創造本能)已經得到極大的滿足。但死的本能(破壞本能),還在一直壓抑。虐殺老鼠,就是釋放這種壓抑。

在他們看來,虐殺老鼠還有一種性刺激的意味。

在國外,殘忍的虐待動物已經成為某一群人的嗜好,甚至催生出一個「產業」———成批量的製作和銷售殘忍虐待小動物的影片。這類影片一般是找一個正妹,穿著性感,以高跟鞋和黑色絲襪為道具,用鞋跟或其他有性挑逗意味的工具敲打小動物。

如此欺負弱小者,怕也不妥!


蔡建波:

自己不做即可。
在Aorqu這么久,最讓我印象深刻的一句話是「與人類同住地球之上,實乃萬物之不幸」。
生命本來就是建立在其他生命之上的啊。
不過人類比較進化的好,在很多時候會把自己和其他物種割裂開來。
然而實質上仍然沒有擺脫這一點。
無論是對其他物種直接的生命剝奪(寵物也是建立在個人認為的價值之上)還是對同類的剝削。
虐待老鼠的人,應該是有些小變態的,心理應該算不上特別健全,至少缺乏足夠的同情心。
越是和人長的像(比如猴子),關系近(比如貓和狗),被虐待的時候就越是會讓人覺得難過。
要求人對所有的物種抱有同樣的同情心是不可能的。
在kill或者eat它們的時候能夠想到「它們如此,只是生不逢物種」已經很可貴了。
感謝自己是人類,就這樣。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