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虐殺老鼠的人?

問題描述:2019.5.18更新【已在問題結尾附上視訊鏈接,原題主所說的虐殺在視訊中並不存在,只是個普通的搞笑視訊,虐殺老鼠系題主臆想得到的情景】今天在微博上看到一個虐殺老鼠的視訊,覺得心裡很難過,老鼠是有錯,殺了就殺了,但是虐殺的話我無法接受,不管怎麼說這都是一條生命?如果是傷害到人的流浪貓狗,虐待它們是不是也是可以接受的,不談什麼尊不尊重,殺老鼠本就是跟隨手撿個垃圾扔垃圾桶里一樣,那麼虐殺老鼠把視訊放上網的人…
,
煢煢的老團:

他違反法律了嗎?

沒有。

他違反道德了嗎?

好像也沒有。

但你如果辱罵他,你就侵犯了他的合法權利。

所以你不喜歡可以不看,並且你也有權利號召身邊人不要這樣做。

但他,沒錯。


貓明:

我養了兩條老鼠做寵物,每天好吃好喝供著,它們也不怕我,拿在手上擼著非常舒爽,手感使人慾罷不能。

同時,我十分支持滅鼠事業,野生的老鼠一定要趕盡殺絕。因為野鼠就是禍害。

看到虐待老鼠的視訊,你覺得心中不忍?那虐待蟑螂你怎麼看,還會不會同情心泛濫?估計只覺得蟑螂惡心吧。可是,要知道單論危害,老鼠帶來的各類危害遠大於蟑螂。蟑螂更被人討厭,只是因為它……丑。

所以題主啊,你大概率就是個外貌協會罷了,並沒有上升到什麼大慈大悲的境界。真的慈悲為懷,不如拿上工具去捕野鼠吧,造福人類,而且很好玩的。


野原新之助:

我一個親戚,住的地方環境不好,很多老鼠。老鼠猖狂到白天從你腳邊竄過去。老鼠咬壞很多東西,偷吃家裡的大米,剩菜剩飯。我親戚就戴上手套去抓活的。抓的時候老鼠直接跳到他身上咬他,幸虧反應快一把抓住。然後在尾巴上繫上繩子倒掛在窗戶上。拿一根小木條,隔一會兒抽一下,抽的老鼠吱吱叫。抽了一天多終於抽死了。此後的兩個月家裡沒有再出現過老鼠。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這樣的經歷。被蚊子咬得很慘。有幸抓到一隻活的蚊子,捏在手中把它的腳,翅膀,口器一根根地拔掉才解氣。對於這樣的生物我認為沒有什麼同情和仁慈可言


叉燒:

第一次寫這么長的回答。

翻了不少答案及評論,佩服貴乎的反聖母鬥士,歪一下樓,我來談談Aorqu上泛濫的新物種「反聖母鬥士」。

他們管主張要愛護動物的人叫聖母婊,自以為理性,自以為有邏輯,什麼食物鏈頂端啦弱肉強食啦,讓他們愛護動物他們會叫你有本事不要吃肉,吃肉就是雙標。

但其實他們反駁主張愛護動物的人主要的只有三條邏輯鏈,一是弱肉強食,自然法則,強者對弱者可以做任何事。二是叫你別吃肉,罵你雙標戰士。三是拿蚊蟲類比且不允許你拿人類比。

這第一條邏輯,那侵華日軍比當時的中國強大,您是準備承認南京大屠殺暴行沒錯咯?古代權貴階級比平民強大,平民挨欺負是活該了唄?校園暴力施暴者勢力大,人多,那被欺負的人被欺負就是合情合理了?到這里他們會開始談起法律,那行,後兩個例子是違法咱不提,第一個例子呢?侵略者可沒必要遵守被侵略國的法律,依你們的邏輯所有的侵略戰爭你們都得承認,我打贏了你就可以對你剝皮抽筋。如果他們的第一條邏輯被反駁到這個地步,就會觸發第三條邏輯說不能拿人跟動物類比,咱後面再論證他們第三條邏輯的奇怪之處。

第二條邏輯的思考方式相當簡單,他們認為既然吃肉是正確的那殺戮就是正確的,既然屠宰場都殺了那麼多動物來吃肉了,那我閑著沒事虐殺著玩圖個樂也一樣,這種破罐子破摔,有一就有二,有二就必定可以有三的邏輯,我給你們套用一下:地球上有那麼多事情在污染環境,那我們也可以肆意的污染環境啊,什麼?你呼籲環保?有本事你離開所有有污染的製品啊,不要用紙張,那玩意兒砍樹造的,不要用電,火力發電站空氣污染多大啊,不要用機動車,那玩意增加碳排量。這下好了,這會你們不光可以反動保還可以反環保了。

第三條邏輯,叫他們不要虐待動物他們陰陽怪氣的用你打蚊子這種「殘暴」行為來諷刺你,當你把動物的痛苦類比到人身上試圖喚醒他們的共情時他們卻又說人和動物不能類比,也就是說他們堅持認為人的神經系統和其他所有的流淌紅色血液的動物神經系統的差距比有脊椎動物和蚊子的差距還大,他們認為人類對蚊子的共情力和對其他動物是一樣的。說著人類不能和動物類比吧,他們有時又要舉自然界獅子老虎捕獵過程很血腥的例子類比強調人類也是捕獵者的身份。很奇怪吧?這不是你們最討厭的雙標嗎?

無理由虐待這種事本該是毫無爭議的惡行,奈何總有一些大齡中二病覺得一定要在人前表現的冷酷理性才叫帥氣,眾人皆醉我獨醒才是牛逼,因而才有以萬物之靈長自居卻為虐待行為洗地。我看到的反聖母鬥士陣營所提出過的所有觀點中,唯一真正有探討意義的是 因為泄憤而引起的虐待該不該被理解 所以如果問題改成『如何看待因泄憤虐殺老鼠的人』他們才有辯論空間。

————————分割線————————

下面說說我的觀點。

食物鏈,弱肉強食是自然法則,是一件無可奈何的事情,但無可奈何不等於正確,不等於它就是指導人類行為的真理。獅虎如果不吃肉它們就會死,這時獅虎和牛羊之間的生存產生了直接的矛盾,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是生理需求,所以此時其實沒有什麼正確錯誤可言,以生存為目的的殺戮只有立場沒有對錯。

所以為什麼要保護動物還要吃肉?因為我們所有人首先是人類,人類自己的生存質量是最重要的,保障人類生存質量優先級高於動物保護,所以屠宰場的動物不得不殺,這就是以生存為目的的殺戮。這和我們明明要保護環境還要做一些污染環境的事情是一個理,魚和熊掌不可兼得舍魚取熊掌。

為什麼不要虐待動物?我們會對比自己弱的人產生共情,我一直很想對一些自以為理性的人說,不要強行抑制自己的共情心,這個社會需要人性,感性的思考模式是理性無法替代的,理性和感性是互補的。即便,哪怕,你對一些動物真的就是沒有共情心,你就喜歡虐殺動物,這就是你的快樂來源,我拿你沒辦法,畢竟這不違法,但這種會引起人反感的愛好還請你圈地自萌,不要虐待了動物還錄像傳到網上,張牙舞爪地攻擊主張愛護動物的人,還倡導虐待動物無可厚非,踐踏他人的共情心,不然我肯定第一個成為你們口中的「聖母」出來罵你。

我們再進一步想想,假如有比我們高級的外星文明,你們希望他們怎麼對待人類?如果我們人類都可以做到對其他物種不做非必要殺戮,那我們就完全可以期待存在著比我們更文明更高級的外星人會更友好的對待我們甚至幫助我們的文明發展。而人類如果殘暴的對待所有動物,完全遵從弱肉強食的自然法則,站在文明的對立面的野蠻生物還有什麼資格談什麼文明?還有什麼立場期望外星文明善待我們?

最後扣一下題吧,虐殺老鼠這件事我是怎麼看待的呢?我見到有些回答嘲諷聖母都是城裡人如何養尊處優小公主小少爺不知老鼠尿什麼滋味不知農村怎麼受老鼠侵擾的,我告訴你們我就是農村出身,小時候家裡抓住老鼠也有讓我殺過,我們家是怎麼殺老鼠的呢?關到鐵籠子直接扔河裡淹死。因為不想看到它痛苦掙扎,但放了它又害人,我們選取殺的方式只有兩個指標,一是高效,二是不要太殘忍(至少殘忍的部分不要讓我們看到,扔河裡雖然對它很殘忍但我們看不到)。所以如果我們家的老鼠都能好好地被老鼠藥毒死其實對人鼠兩方都是皆大歡喜的。通過虐殺老鼠就能感到快樂的人,我真的覺得你就是變態。


Raymond Tseng:

甲 就算我身上逮住個大虱子,哎喲,嗬!怎麼辦?

乙 擠死。

甲 擠死啊?太損啦。

乙 那怎麼辦?

甲 那是條性命,擠死啊?

乙 扔地下。

甲 扔地下餓死啦。

乙 那怎麼辦?

甲 無論找誰,往脖子那兒一擱。

乙 哎!哎呀!

甲 善嘛。

乙 這叫善哪?這叫缺德。放虱子啊?

甲 心軟。我心軟哎!

乙 心軟?放虱子玩兒。

甲 我們還保全它的生命,我們還不受痛苦。

乙 嘿。

甲 找一胖子啊。

乙 還得找胖子?

甲 哎,吃得飽飽的。

乙 嘿,好!

甲 玩嘛。

乙 玩?這叫玩啊?好!

甲 你瞧,解悶兒唄,吃飽天天幹嗎呢?

乙 吃飽放虱子啊?


周曉佳:

遠遠的看唄,小時候我們村比我大的男孩,往老鼠洞里灌水,老鼠喝撐了就出來也跑不動了,然後淋上汽油點火燒。活該被燒啊誰讓它偷糧食吃呢。至於成年人虐待傾向的,讓他虐待老鼠發泄下也好,總比能發泄不出來忽然虐待人去好吧。


巧思:

二話不說直接殺死就行啦!為毛要虐殺?這不是在浪費自己時間嗎?或許是想滿足內心的某一部分空缺?


李李:

挺好的。

如果每人都去殺或者虐殺老鼠,

老鼠會不會少些?

帶來的損失會不會少些?


Aorqu用戶:

不怕鼠疫就留著老鼠在家過年吧,畢竟聖母。


Aorqu用戶:

很正常呀!人的天性就是殘忍嗜血自私。被後天道德教育後,才會變得溫和有禮。至於對錯?我想最偉大的哲學家也不敢包票說那個好!道德其實就是一個鄙視鏈,你不火食,我鄙視你。你不粒食,我鄙視你。你斷發文身,我鄙視你。你不信上帝,我鄙視你。你吃狗肉,我鄙視你。你是**人,我鄙視你。你皮膚黃,我鄙視你。你……道德從來都是律己,何必在網上秀自己道德優越呢?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