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部分海外名牌大學留學生在畢業後不回國工作?

問題描述:如何看待部分海外名牌大学留学生在毕业后不回国工作?
, , ,
快樂一劍飄:

高票雞湯看的我頭暈。

名牌大學留學生回不回國效力,其實都在國家的掌握之中。

在國際經濟學和國際政治學里都有提到這一點,知識分子出國留學後有極大可能因為發達國家優越的生存環境而選擇移民。

所以即使當初國家每次派遣留學生的時候,都是會計算回國人數占出國人數的比例是多少的。

而現在都已經是個人出資也要出國留學了,因為外國優越的生存環境而不回國不是很正常么。

當國家覺得缺人才的時候,人才的待遇自然會上去的,不用擔心國家……


晴空氏取名障礙:
雖然這樣說非常片面,但是因為不想看見自己滿腔熱血報效國家,最後卻只能在無用的人際關系和冗雜的系統體制下庸碌一生。最煩心的是明明生活已然這么辛苦,可是作為一個女生,根本不會有人在意你是否快樂,是否有才華,而是永遠的:什麼時候結婚?有對象了沒?


Aorqu用戶哈哈哈哈哈哈哈,愛因斯坦一開始教書的時候是5萬美金一年,他自己提出來的,認為生活夠了,之後大學覺得只給你5萬那就不好給別的老師開工資了,於是要求他提高。

什麼是好的留學生?有成績,有實績?有潛力?問題是你剛剛畢業看的出來?別說什麼學術界TOP1的雜志上發過文章,我也發過,5萬塊·······OK,你說外國不一樣?我表哥伯明翰大學環境科學博士,他也發了論文,問我借了點錢,大概是7000英鎊。

那麼好吧,先不說論文,假設一個留學生,有能力,有潛力,有實績,有成績,但是他是可以被金錢誘惑的,以國家來說,這不是需要的人,除非國家在這個領域真的一無所有。今天國家可以用1000萬人民幣招募,明天敵國就可以用2000萬美元招募過去。國家需要的人才忠誠和愛國永遠是第一位的。

孩子們,你們真心不明白科研的意義是什麼?讓世界和平充滿愛?錯了!科研的本質是如何更好的殺死和我們爭奪空間的同類。什麼火箭那是洲際導彈,什麼化學那是傷亡減損。什麼生物那是高效無污染的屠殺。我敢放言,假如基礎科學武器發展沒什麼關系,所有國家的基礎科學都會被廢止。所以放棄所有的幼稚想像,簡單來說可以用物質誘惑的科學家,國家不需要或者說什麼時候需要什麼時候就能弄到。

當你把自己持價待估的時候,你就已經是個任人挑選的貨物了,既然你只是貨物,回不回來那就那麼回事。


章添濕:
我倒是想起Coldplay的一句歌詞,出自Violet Hill。

If you love me,won’t you let me know?

So, if you love me,why’d you let me go.


胖君:

if (back) {

真的有那麼多人認為留學生回國是因為在國外混不下去嗎?

} else {

如何看待部分海外名牌大學留學生在畢業後不回國效力?

}

噴噴更健康:
掰扯那麼多什麼環境之類的,其實本質上還是因為窮。
比如我,如果我有幾百個億,去深圳之類的沒什麼霧霾的地方買個房子買輛車,自己教教書偶爾幫葯企騙騙錢,混的肯定也很愉快啊,也是我用知識為國家效力了啊。
然而我沒有……所以只好在美國打工咯。

至於為什麼在美國打工不在大陸打工,還不是因為美國打工錢多,所以回到第一句…


Aorqu用戶:
這屆留學生覺悟不行!考試要考,快背!

作為身在紅旗下,長在新中國的留學生,經過那麼多年的愛國教育,畢業後為什麼不回國效力?為什麼不去西部效力?為什麼不去小城市效力?為什麼不去農村效力?
這多麼讓人痛心!
所以應該建議國家強制他們回國,紮根農村,上山下鄉,接受再教育。

而體內同樣流淌著炎黃血脈,為什麼還有台灣人要獨立?為什麼新加坡,馬來甚至美國的華人們不能揭竿而起,讓這些國家改旗易幟,投入我大中國的懷抱?你們不是嘴上說有一顆中國心,說自己是華人么?

以上就是對題主問這個問題的延伸。

國家對於留學生的政策是「支持留學,鼓勵回國,來去自由,發揮作用」。不要扯「愛國主義」的大旗,把留學人員當成了國家財產。留學人員並非國家財產,對於自費留學人員來說,他們沒有佔用國家資源,是憑借自身的經濟實力出國留學,他們有權利決定自己在什麼地方學習和工作。國家現在應該考慮的不是人回來少了,而是考慮如何提升服務和支撐體系,容納更多的出國留學人才回國效力。


鄧燈:


陸柯良:
big law的entry level平均水準一個是160k-180k刀/年,一個是150k-200k rmb/年。
效你麻痹力啊jd三年要回本的。


豬智赫:
問題很現實。在大陸就業如果沒有父輩的資本積累,就我讀書的美國而言,有著非常大的區別。先不說小眾名校在大陸找工作困難的事情,就平均工資也是成倍的差距。你也許說美國加拿大消費也高,但是我作為工程師在國外背上貸款,過不了幾年不僅還的玩自己的屋子,還可以考慮弄一輛跑車。這些事我在大陸都不敢想,除非我義無反顧地啃老。

至於情懷,赤子之心,我覺得國中思想課有一句很重要的話: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在大陸為了國家,自己過的平淡而節儉,而面對炒房的人、手握不對稱資訊炒股的人、動輒貪污上億的官吏,我的愛國情懷恐怕遲早也會被磨滅殆盡。在國外,幾乎可以說教育決定大部分人的資源分配。雖然富的人更富,但是我也過得很好,我不會出現這種心理不平衡,這樣反而有利於我以後回國繼續我的理想。那時我可能已經積累了足夠的財產,加上可能的遺產,我就不必太為生活擔憂了。

至於只考慮情懷的遊走在評論區的各位,恐怕沒有過這種抉擇,或者以後有現在還沒有,也或者以後也沒有。說風涼話道德綁架,恐怕想法真的很狹隘,又不願意接受現實。

還有一些人沒有想到這個問題不是單方面的。有的人出國就覺得中國差,不想回去了。請不要以為所有人都是這樣的。


Aorqu用戶:
我倒是想問一下,人家有什麼義務要回國效力呢?

而且更多的是報效黨吧。要是報效國家那完全沒問題的。


Larchsky:
我的答案有可能不會被看到,但還是想寫下來。

每一個人作出每一個決定,都是出於自私的考慮。當一個人選擇留在某一個地方,一定是在那個地方生活比其他的選擇都要好。這是人之常情,我尊重所有做出這樣或那樣的選擇的人,只要他們的選擇不觸犯法律。

但是我更尊敬選擇報效祖國的人。這樣的人之所以存在,是因為他們覺得報效祖國可以使自己的人生變得更好,就像有些人認為在國外的生活更好一樣。報效祖國的人的側重點是不同的,他們的側重點在於民族的復興,以及祖國的崛起。我並不是說這樣的側重點就是唯一高尚的,唯一值得尊敬的;相反,我認為追求個人的幸福也是值得尊敬的。但為什麼我更尊敬報效祖國的人呢?因為他們的側重點也是我的側重點,而人對於和自己志同道合的人總是有偏心的。

對於我來說,祖國愛不愛我並不重要。我看重的是我自己的態度。既然我愛祖國,我就做出我能接受的行動來;至於說祖國愛不愛我,祖國憑什麼讓我愛,這些並不是我的重點。其實除了祖國,我也愛俄國、美國、英國、印度、尼泊爾、西班牙、希臘、哥倫比亞、巴西,等等國家。一首歌、一位作家、一片湖、一座山、一種動物、一種氣候,這些都能成為我愛這個國家的理由。但我其實又都不愛這些國家,我愛的只是這個地區的文化,而恰巧有的時候這些文化會和國家概念粘連在一起而已。我可以愛很多文化,愛很多屬於不同文化的人,但只有一個國家值得我奮斗,也許也值得我犧牲。

原因很簡單,也並不崇高。我是一個中國人,這是我沒有辦法改變的事情。我可以改國籍,但我的性格,甚至是人格,都已經不能被輕易的扭曲。無可奈何,我不僅是中國人,還是一個黃種人;就算我有意要混入西方社會,別人也還是可以一眼把我挑出來。我不會愛一個會把我區別對待的國家,不管這樣的差別有多微小,有多不容易察覺。這樣的國家不是「我的」,只有中國是「我的」。我是一個自私的人,我只會為「我的東西」奮斗。

猶太人難道不凄慘嗎?沒有屬於自己的國家,分布在世界各地。當一個地區局勢穩定,人民生活富足的時候,猶太人是可以被容忍的;然而一旦民族主義勢力返潮,反猶的聲音也就越來越大。猶太人看起來並不容易被區分,他們可以在人群中隱藏自己,而黃種人就不可能了。中國也許不能在海外有效的幫助我,但至少在山窮水盡之時我總有地方可以回去,避免被屠殺的命運。

民族主義是一個近現代才產生的概念,它是各國競爭之下的必然產物。它也許不是歷史的終點,但一定是歷史的一個重要階段,而我恰恰是處於這一階段中的人。如果可以,我想成為世界公民,四海為家,舉目皆兄弟。可是世界還不是一個大同的世界,而是一個割據的世界。在這樣的世界裡,就算我有意,也還是做不了世界公民。

值不值得奮斗是一回事,奮不奮斗是另一回事。假如有朝一日中國真的可以取代美國,我一定已是一位老人了。我的奮斗只能有利於我的後代,於我並不能再起很多作用。我有那麼愛我的後代嗎?我有擔當為自己的後代負責嗎?我究竟要不要做出犧牲?這我還沒想好。就目前而言,我只是想讓自己快樂而已,我的後代的福祉並不能讓我感到什麼快樂。所以我究竟能為祖國犧牲到什麼程度還有待考慮,不過我對那些已經下定決心報效祖國的人無疑是抱有尊敬甚至是感激的。如果有其他的人負責,我即便什麼也不做說不定也能享受得到他們帶來的福利。他們讓祖國強大起來,我就正好坐享其成,這也不失為美事一樁。


魔王:

效力這個事情嘛得要細說

如果是在中國屬於高端的緊缺人才,這樣的人才回國就是效力,拿高薪也是效力。

如果是在中國滿大街都是,這樣的人才回國就是搶別人飯碗,給祖國添麻煩,拿低薪也是添麻煩。

名牌大學留學生一定等於高端緊缺人才?完全未必。是否緊缺是要看專業的,是否高端是要看經驗的。跟牌子關系不是很大,這么說吧,名牌大學與否,那是學生和不成熟的公司才會追求的東西,成熟的公司追求的只有工作能力。


Aorqu用戶:

大哥,從小到大,吃飯上學,讀書,國家沒給我掏一分錢啊!效力個屁呢!?光收我錢了。


島主景小邪:
因為只有出來了,你才知道你在之前的多少年裡,被剝奪了多少應有的權利。


Aorqu用戶我覺得都他媽的是成年人,對自己負責就好了!管人家回不回國幹什麼?
別人覺得怎麼樣好就怎麼樣來!
除了個體,他們不需要對任何人負責!


放逐:
這個問題沒有任何價值。
願意呆在哪裡是個人自由。


Aorqu用戶:
巫寧坤曾回憶道:「一九五一年初,我正在芝加哥大學攻讀博士學位,忽然接到燕京大學電聘。兩年來,大陸親友不斷來信,對新中國的新生事物贊不絕口,令人心嚮往之。於是, 我決定丟下寫了一半的英國文學博士論文,兼程回國任教。七月中旬,在舊金山登上駛往香港的克利夫蘭總統號郵輪,有芝大同學伯頓夫婦和李政道博士前來話別。 照相留念之後,我愣頭愣腦地問政道:「你為什麼不回去為新中國工作?」他笑笑說:「我不願讓人洗腦子。」我不明白腦子怎麼洗法,並不覺得怎麼可怕,也就一 笑了之,乘風破浪回歸一別八年的故土了。」

20多年後的1979年,歷經浩劫磨難的巫寧坤終於得以摘掉「右派」的帽子。當他從安徽蕪湖奉命前往北京時已改稱「國際關系學院」的原單位辦理「右派」改正手續時,於意外中從報紙上看到「愛國美籍華裔科學家李政道博士」從美國回來講學的消息,大為激動,便跑到北京飯店國賓館看望老同學。此時已貴為國賓的李政道僅於百忙之中抽空匆匆巫寧坤說了幾句話。

————————–摘自百度百科巫寧坤詞條

其它的不解釋


Aorqu用戶:
我很大部分的尊敬是給了90年代之前出去的大陸理科生,這群人家庭條件一般或者不好,只能全獎留美讀博士,整個眼界和水準和我目前送出去留學的學生之間有巨大的鴻溝。

我網友大部分都是矽谷高管,美國頂尖科學家,商學院主任,醫學院教授,我不說整隻腳,他們至少半隻踏入了主流社會。回來的不多,來了之後水土不服,又回去了。還有一部分做著海鷗,拿著美國的錢在美國,香港,上海三地飛。

大概2012年左右,我某網友很糾結,因為他之前跟我說想退休了,我還傻逼一樣地說可以去香港做教職,比大陸有錢。

某天他跟我說中科院給他拋橄欖枝
我當時覺得中國這方面的資金肯定是很充足的,所以我問他是不是要回來了
他說:不太想回來,原因太復雜,不好講。

其實他在長島工資不高,跟矽谷某清華男10年前跟我說的微軟entry level差不多。
但是他明顯心思不在錢上,因為他一會跟我說他對一個類似TED但是其實是邀請美國前50院校教授到酒吧參加的小型演講感興趣,一會兒又說自己想去做陪審團。
我們有一次談退休,他說他很反對讓小孩來給自己養老,他覺得這樣是拖累孩子,他們應該有自己的生活。
我說:」那老了怎麼辦「
他說:」那就要自己努力保持健康,不要麻煩孩子「

所以,道理很簡單,你已經接受了新的國家的文化,觀念,
你對人生意義已經有了新的認知,
回來只會格格不入。

於是,我網友接受了布魯克海文實驗室物理系系主任一職,接管楊振寧丁肇中李政道曾經任職以及獲得諾獎的這個機構,我相信讓他一人管理200多個職員和美國能源部撥的1億美元的預算應該比回來做個院士什麼的吸引力更大。

我之前在quora上回答過一個答案,就是關於中國理科人才回國的,我說,我完全接受他們不回來,他們在科技史上留名做出實實在在的貢獻最後造福人類難道不也是對我們自己國家的貢獻?

而且也可以避免一些因素干擾他們的研究。

我平時還是建議大部分資金沒有問題想要有所作為的學生往美國去,原因是我們在工作場合接觸到從美國回來的全獎的中國人,還有我一些矽谷的中國網友,給我的感覺非常好,非常適合研究:似乎從來不用睡覺,時時刻刻在主動學習和創新,是真正地」愛學習「而學習,而不是為了其他東西而學習。

我最近坐公車一直在想一個概念,就是Quora和微博之類社交媒體上,很多美國人和中國人一直討論就是中國能否替代美國上位,美國是不是衰落比較好。
我其實觀點,可能不懂我的人會覺得我」反動「
我覺得美國必須繼續保有目前」世界老大「的位置
因為我讀大學的時候看過一本書,上面說美國人根本不製造任何產品,他們就是製造ideas.
這些ideas不斷開創新的格局,給我們提供新的希望,這是目前中國體制下做不出的東西。
而這些ideologies正是使得我網友之類的人不想回來的原因。

而且,跟同樣優秀或者更加優秀的人在一起,會被帶動起來,發揮最大的潛力,這種self-fulfillment不就是馬斯洛幸福金字塔的頂端嘛?
我在國小體會過這種感覺,所以一輩子都忘不了,脫離了團體之後每天就魂不守舍,覺得自己在虛度光陰。
我每天在這個社會看得見的,聽到的,只是像電影膠片一樣在我面前不斷快速帶過,我留戀的東西,根本就不可能找回來

你一輩子如果曾經有一次有過這個感覺,你就不會為金錢所動心了。
而這個感覺,會讓你覺得其他地方都是蹉跎生命,你需要時時刻刻跟那群人在一起生命才有意義。

我平時都會做個比喻,怎麼比喻,我思維太跳脫,導致QUORA網友時時投訴或者責備我跑題。
我從小就有幾個意象隨著閱讀移植到我腦袋裡面,作為我所謂的」信仰「支持著我,其中一個就是拇指姑娘:
她騎在燕子的背上,最終到達了那個溫暖的彼岸
燕子把她停在一段朽木的花朵上,她終於發現了自己的同類,就是一個帶有透明翅膀的小王子。

這個彼岸,我們不要關心它叫什麼名字,最重要是,那裡的花朵里,有自己的同類。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