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醫生拒絕給艾滋病人做手術?

問題描述:微博上有個艾滋病人發布了一件事,華西醫院某醫生借口拒絕為其做手術。此事微博公布後,引發很多網友評論轉發批評甚至辱罵這位醫生,認為他無醫德不配做醫生。可是拒絕了就一定是道德低下嗎? 事件資訊: 患者所寫文章:關於四川大學華西醫院拒診實錄 - l-1001 的微博 微博關鍵詞:華西醫院拒診艾滋病人
, , , ,
汪宇星:
任何職業要求的是職業規范而不是職業道德…用道德綁架職業本身就是無恥的事情


啊啊:
我是道德帝,我不裝逼,假如職業會給我帶來生命危險,我肯定閃了,但是,我會承認,哥錯了,不履行職責是不對的!

,但是,我會承認,哥錯了,不履行職責是不對的!
,但是,我會承認,哥錯了,不履行職責是不對的!


女巫無無:
最討厭盲目講道德!

城市裡的艾滋病患者大多是自身原因導致的,一個對自身生命不尊重的人憑什麼要求別人尊重你?

就好像一個吸血鬼要吸點你的血,不管不顧你被吸血後就會變吸血鬼。你不給鬼吸,它叫不就點血嗎?用得著那麼小氣嘛?你怎麼想?

一開刀必見血,血一出來,就是感染源。

開過刀,檢查單里有驗艾滋和乙肝等,當時不解,也沒多說,付錢辦事。後來和醫生熟了吃飯聊天,醫生說本來醫院規定艾滋乙肝病人開刀加收三千,後來有個醫生感染了,加收三十萬都沒醫生願意幹了。沒命了錢再多也是清明的紙錢。

人說的沒錯。叫嚷道德的先去敬老院做半年義工,知道嘴皮子蠕動和實際操作的區別,再嚷嚷。哦,還得看看安蘭德的四本書。正洗洗反洗洗,有好處的。

姐做了三年義工

我要是那病人,我就加錢,給個合理的錢數,讓醫生自己考量值得不值得為了這筆錢冒險。否則你憑什麼要求醫生無條件為你冒險?就憑你是病人?就能要求醫生做聖人?
無恥!比紅十字無恥多了。至少人家要的就是零花錢,沒要求你冒風險。
比GMM還要得多,你好意思嗎你
要給錢可不是金錢至上,而是你必須為自己曾經的選擇負責,並交給他人選擇的自由。而不是一味道德脅迫。錢是交換工具。

醫學領域我不懂,我就從相互理解的角度說這個問題。反正,我可不希望一個艾滋病醫生給我治病。你說有沒可能醫生被道德綁架,接觸太多傳染病人,結果自己變成病人,然後給正常人手術?

保護醫生就是保護我們自己

呵呵,你別以為我開玩笑。我家族做葯材生意,幾個開門店的都是乙肝或有乙肝抗體,誰知道誰傳給他們,他們又傳給誰了。反正他們天天接觸無數人,帶著病來的,可能帶著病走的。反正我家不做葯,但我老早就有抗體了,我全家都有抗體,因為一年也會吃頓飯嘛。我算命好的,我小表弟出生不久就是乙肝患者。不過大家現在都無所謂,因為錢賺得多,現在病情穩定,以後,呵呵,以後再說啦

醫生如果是艾滋血液接觸者,就可能是艾滋傳染者!

hoho,看宣傳的這勢頭,萬一哪天我又得挨上一刀,我得讓醫生出示血液證明

還有,老A,別擺出主動坦白病情卻被辜負的態度,確定要手術後,檢查單里肯定要詳細驗血的,你,逃,不,掉!我做過次手術,我都知道。A友常生病,我相信你們明白被查出來絕對比主動坦白好,你們有前例,否則你事前錄音幹嘛…這死老A,滑頭得咧

PS:
看到微博上去華西醫院鬧的艾滋醫鬧這么多,幾百號人罵個不絕。我決定,萬一哪天我需要再挨一刀,我需要醫生開具他的血液證明,證明他沒有艾滋等病,同時匯報他之前的手術有無艾滋病人。否則我將拒絕手術,並起訴他蓄意謀殺!


匿名用戶:
我來回答吧。。。。可能回答的太下面大家看不到

作為一個讀了9年馬上進入第十年的醫學博士在當完住院總之後打算果斷放棄這個職業。

1.醫生有錯。
想想這個病人得的疾病是不是真的有絕對手術指征,是不是真的非做手術不可?血管瘤這種良性疾病既然不是非做手術,那醫生幹嘛要建議患者手術?
不要說什麼明確診斷之類的P話,各位醫生想一想外科疾病術前無法確診的很少吧。按照一個外科醫生的經驗來講,可做可不做的手術,做,就可以收錢。這一點不要否認,哪個醫生能發誓從來對手術指征把握的非常嚴格,完全沒有金錢誘惑?當然有好醫生我見過;可更多的是題目中這種普通醫生。
換句話說這個病人得了肺癌,是不是絕對手術指征?
這不是拒不據診的問題,而是醫生沒有把握醫療原則,沒有真正從患者病情出發做出了錯誤的決定。
2.不要說做手術可能感染艾滋。這個職業就是這樣,警察也是高風險,人家也在做是不?做不來就像我一樣趁早走吧。絕大多數醫院的標准防護都沒做到,我想樓上許多醫生標准防護的概念都答不上來,當然做不到相關的措施了。
3.醫生是人不是神,請尊重他們,但是醫生們也想一想一個巴掌拍不響,自己平時對待病人的態度/業務水準等等是不是真的就配得上那份尊重。
4.做人只能憑自己的良心了。
5.至於這個患者做的對不對就不討論了,可能他也受過傷吧。
6.可能你都忘記醫學生誓言了吧,我也忘了。

健康所系、性命相托!
當我步入神聖醫學學府的時刻,謹莊嚴宣誓:
我志願獻身醫學,熱愛祖國,忠於人民,恪守醫德,尊師守紀,刻苦鑽研,孜孜不倦,精益求精,全面發展。
我決心竭盡全力除人類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維護醫術的聖潔和榮譽。救死扶傷,不辭艱辛,執著追求,為祖國醫葯衛生事業的發展和人類身心健康奮斗終生!

不好意思,我堅持不下去了。你們加油!


吳勝:
我曾經給HIV患者做過手術,也給梅毒患者做過手術,還有乙肝的,丙肝的,就更數不過來了。我想說,每個醫生都有自己的原則,沒有必要強求。
1. 傳染病患者是否能手術,首先取決於該傳染病是否會對其他疾病的治療造成危險。如果是擇期手術,當然應該講風險降到最小,如果急診手術,那麼首先要考慮傳染病帶來的並發症的危險。這應該是外科醫生第一考慮的問題。
2. 手術的前後,一切都要按照最高標准防範,無論是你查過還是沒有查過某項傳染病。器械消毒,手術室的布置,操作人員的保護,手術者戴護目鏡在我們這里是那台手術必須做的。有接觸史的,都要做雙層防護。這樣加大了成本,卻是不得已而為之,所謂「有罪推論」,在感染控制領域是標准。
3. 患者就是患者,哪怕他是億萬富翁,也無法在手術台上優待,即使他是農民工,手術台上該做的必須得做。我以前帶學生,就告訴他們,醫生不能帶上有色眼鏡看人,疾病面前人人平等。我們是在看病,或者治療病人,他們的生活不應該被納入治療原則的考量。
4. 盈利性的醫療機構和公立性質的醫療機構是不一樣的,在西方,民營診所是可以拒絕治療的,但是公立醫療機構不可以。我們的做法是:在自己診所,常規牙科治療和手術不做感染病篩查,但在具體治療中,我們堅持最高標准防護,即「有罪推定」。
大家可能覺得HIV對醫生威脅很大,其實對我們來說,威脅最大的是乙肝,丙肝,甚至流感,對醫生的危害也很大
職業損害的防控對每個職業都是一樣的。對於醫生,問題在於,工作強度,工作環境,職業保險,收入待遇一系列問題。
比如那位華西的患者,更好的機制可能是,醫生治療的職業風險高,因此收入應該更高些,HIV患者的健康保險可能要多繳一些。那麼這樣,患者就有選擇的權力,要麼手術治療接受更高的治療費用,要麼選擇費用小的保守治療。也許這樣可以少一些「開還是不開」的簡單選擇。
——————//———–//////
加兩個故事,我的真實故事。
我做住院醫生的時候,也有為90歲的老先生,梅毒三期,也不否認有冶遊史,我們也以為他和上面那位一樣,後來開完刀,他子女告訴我們,梅毒是老人抗戰當兵時就得了的。。
故事二。因為之前有家屬,醫生,護士也抱怨,小孩子抽血很難,卻要做感染病篩查,似乎不人道,於是,我們取消了篩查。偏偏有個一周歲的孩子先天畸形需要手術,術後被告知HIV陽性。監護人怕我們不手術,沒有告知。
如果大家是手術醫生,你也能決定是否手術,你會怎麼選擇呢?
我想說,HIV的問題,是沒有選擇性的,不能因為是孩子就手術,就不篩查,或者因為是老人就不手術,堅決一查到底。
我們需要堅持專注在一套原則內,專注在醫學和科學上,專注在從效益,成本和風險角度看待問題。


匿名用戶:
醫生也是人,被傳染了咋辦,再說了只要不是娘胎裡帶出來的艾滋,成年人後面自己得的好多都是因為亂搞,不值得同情!


Aorqu用戶:
我對medical ethic很有興趣。看到問題 做了一下調查

美國來說 醫生因為艾滋拒絕治療是犯法的。美國的disability act保護了所有有病患的人員, 不受歧視。但是, 北美醫療健全工傷都會完全被負責。病人大部分都會告知 醫生的團隊會一起制定一個危險最低的方案。

很多Aorqu上的醫生都似乎選擇了拒絕治療。無可厚非。一個醫療界一直無法攻克的疾病 和醫生自己的一輩子。感染了以後估計 不單是治療 連手術都沒有辦法再做了。避免感染其他病人。
要解決這個問題, 不應該把問題的解決方式停留在醫生應不應該。而是, 後續問題社會怎麼處理? 如何完善我們的制度。
當法制和保健跟不上, 我們依賴道德作為唯一的標准。大部分的時候, 個人的利益自然排在前面。要不然 哪會有那麼多被大肆宣揚的英雄事跡?


腳下清風胸中江湖:
患者有權利拒絕一個患有艾滋病的醫生為他開刀嗎?如果有,請給予醫生同樣的權利。


匿名用戶:

曾碰到過艾滋病患者隱瞞病情住院,醫院拒絕治療,患者在護士站大鬧的事情。

患者什麼病我忘了,只記得是艾滋病導致免疫力低下之後得的病,可能是腫瘤什麼的。

當時護士長對此的答覆是:

1.艾滋病直接造成了同病房內其他病人的恐慌,多次提出要換病房,不換就轉院;

2.根據衛生廳的規定,我科室沒有治療艾滋病患者的資格和條件;

3.我科室也無法保證治療過程中艾滋病不傳播給其他患者和醫護人員。

家屬大吵大鬧,當然他也知道自己不講理,最後還是轉院了。

我說這件事是想表達幾個觀點:

1.我雖然不是醫護人員,但我女朋友是。如果因為艾滋病患者隱瞞病情,治療期間導致了我女朋友被傳染,我肯定砍了隱瞞病情的人全家:你為了自己治療而隱瞞病情,毀滅的可能就是一個甚至幾個家庭。

2.這都什麼年代了,抽煙還得講點道德,避開別人防止二手煙呢,艾滋病你毫不擔心傳染別人?臉在哪呢?

3.我也不是完全不懂,艾滋病患者拿過的東西我照樣拿。避免體液接觸不就得了么?我不歧視HIV患者,但你隱瞞就是你的不對了。

4.網上從來不缺鍵盤俠,啥也不懂就瞎叨叨,你可聽說過艾滋病患者治療是要有專門的機構的?為什麼不去對口的地方呢?


尚尚:
醫學生雖然不是臨床專業
父親從事預防十幾年,接觸過我們那個找地方所有艾滋患者。
我父親今年快五十,有時候回來就告訴我
社會太冷漠了。
因為職業道德操守,艾滋是不能公布出去的。

網上很多人指責醫生拒絕給艾滋患者做手術。先不說換位思考,我們就從艾滋患者出發。
知道艾滋患者中多少人心理不健康嗎?
你知道艾滋患者其中最大比率是怎麼換上艾滋的嗎?
別和我扯什麼賣血,無意被傳染這種老掉牙的理由了。
現在連出來賣的都要帶套,連吸毒的都知道自己用自己的注射器。
我見過一個艾滋患者拿著注射器,說要扎到醫生身上。我隔著玻璃看著我父親和那群叔叔阿姨,所有人都站在那裡。
沒有跑。而你們呢?跑了!
我現在都記得那個患者說:
反正我有病,我們就看誰不怕死!
我在網上看見一個攜帶者自己說:我愛他,我知道他有病,但我不怕傳染。
所以請打著仁義道德的你們高抬貴手,你們以為醫生是什麼?
連艾滋患者父母都放棄他們了,醫生為什麼不能有拒絕的權利!就只憑他們讀了幾十年書做了幾百起手術就不能拒絕嗎?


匿名用戶:
感染HIV的人去醫院要求做手術是ta的權利

醫生給感染HIV的人做手術是醫生的義務和責任

保障醫院的消毒,手術期間的安全是醫院的義務和責任

一份職業一份責任,去做自己能負的起責任的事。


ExShepherd:
地上撿起來的奶嘴可以用褲子擦擦就放進嬰兒嘴巴里。

為了孩子不淋雨把轎車擠進人群靠近校門最近的地方。

騎著電動車帶著孩子在機動車道上逆行趕時間。

在這么一個自私、野蠻、原始的環境中,如果一個醫務工作者想的居然不是保護自己,這是一件多麼偉大的事情?但是多麼的可悲啊。因為民智甚至沒開化到能夠被犧牲喚醒。

無謂的犧牲就是浪費,誰來決定是否值得?我覺得除了當事人也只有法律。


琪琳:
當了大夫以後時時會有被道德綁架的感覺。啥時候我可以和想來住院同時又很討厭的患者說:是,我有床,但是我就是不想收你。


久雨:
貪生怕死是人的天性,誰敢說自己在面對危險時,能做到大義凜然呢。即使是醫療工作者,在面對致死疾病時也會充滿畏懼,與我們普通人一樣。事實上,被迫上前線的醫療工作者,是最痛苦的。

非典期間,北京天津一代是重災區,當時的情景比起韓國電影《致命感冒》,有過之而無不及。這種病,至今沒有特效藥,一旦感染三天內就有致死危險,99%病患的處理結果,就是死後拉到小湯山焚燒。

由於病毒爆發太快,短時間內隔離區域人滿為患,徵調了大批醫療工作者支援前線。當時有一條規定,只要是黨員,就要優先進紅區(直接與患者接觸的感染區),如果徵調不去,就要接受處分。我岳母當時也被徵調了,不過是在紅區和隔離區的交界處看門,負責進出醫生的消毒工作。

紅區內是什麼情況呢?人間地獄。非典發病期間最主要的一個致死癥狀,就是氣管阻塞,需要做氣管切開手術。想像一群病人在床上掙扎著呼吸,等待氣管切開的情形,有如鬼門關。

然而,氣管切開這個手術,即使你穿上全套防護服,都是一個很危險的事兒。因為患者氣管中的壓力巨大,在切開的那一剎那,像是氣球爆炸一般,帶有病毒的膿液和氣體噴你一臉,防毒面具在它面前不堪一擊。基本上,中標的比例是二比一。也就是說,每為兩個患者做氣管切開手術,就會有一個醫生被感染。當時,感染死去的醫療工作者絕對比正常患者還多。

所以到後來,醫生們很少敢進病房為患者做這個手術,甚至很少敢在裡面長待。誰也不知道,在哪一個瞬間,空氣中的病毒就會達到一個極限值,使得自己感染。每天的工作主要是為病人送飯、送水、打上點滴。

最後,病人的死法基本上有兩種:窒息,或者餓死。窒息很好理解,餓死是為什麼呢?因為病人到後來連下床吃飯的力氣也沒有了,飯就放在桌子上,但沒人敢喂。

如果有人看到這兒仍覺醫生無情,我就舉一個例子來說明:不是醫生無情,而是非典太可怕。岳母單位一個救護車司機,穿著全套防護服運送病人(注意是生化級別的)。然而!某一天把病人抬上擔架時,防護服的袖子被病人扒拉開了。當時覺得沒什麼,轉天就發燒,確診隔離,三天後死亡。你可以說醫生具有一切防護措施,但這些防護在真正的危險面前是沒有用的。

據說,對非典疫情做復盤時發現,當時做過氣管切開手術的病人,到後來基本上都能活。不過,假如你是醫生,你確信自己不幸被感染後,最終能被人救活么?


皓月星辰:
想想看,治病救人的人都不願治病救人,誰來治病救人?從另一個角度說,他是不是對他的醫術或者他的醫學知識不自信不紮實。


韋禮安:
我們的當前的生活里,一缺信任,二缺技術,所以碰到問題就只能使用道德手段去綁架對方了。這個觀點是我從黃仁宇的書中總結出來的,原本黃先生講的是技術手段能夠解決的問題就不必要加以道德的爭論了。
先說信任,問題里講到「華西醫院某醫生借口拒絕為其做手術」,像這種主觀臆想強烈的推斷,我不知道是怎麼得出來的,為什麼是「借口」?為什麼不是「理由」?正好說明的就是普通民眾對專業人士的不信任,病人不信任醫生,就和當事人不相信法官,老百姓不相信政府一樣的,從一開始就將雙方對立起來,只要對方沒達到自己的要求,那就都是借口,都是推諉,都是不負責,然後就開始道德批判吧。這種尷尬的局面絕對不是單方面的原因,在弱勢一方來講,他們普遍缺乏相關的專業知識,這都是正常的,畢竟不可能要求每個人什麼都懂吧,但是這些弱勢群體從來不缺的就是主動代入受害者角色的意願和對對方有罪推斷的猜疑,不可否認的是,強勢的一方才是該負起最大責任的,醫生讓人不信任,總不能說是媒體的錯?法官讓人不信任,難道是老百姓的錯?政府讓人不信任?責任推到境外敵對勢力上去嗎?既然雙方都有責任,不如大家現實點想想怎麼去改變這樣的拉鋸局面,讓每個人都擺正自己的位置,課都沒上過一節就別替那些挑燈夜讀的專業人士操心了。
再說技術,每次碰到那些「堅信」轉基因食品致癌,地震可以預測或者日本車不安全的人,我都會默默地將他們歸為「不要跟他們討論問題」的人。因為這些人除了「堅信」,就是「堅信」了,他們不會給你拿出案例分析,他們不會給你講數據分析,他們不會給你分析邏輯原理,但是這個不是我想講的重點,我想講的是,當大部分人處於這種不講科學技術直接下結論時,他們往往不會提出解決問題的方案,例如,如果醫生出於擔憂自身安全的原因拒絕給艾滋病人做手術,為什麼我們不想辦法為醫生提供更加安全的工具和保護?例如使用機械手是不是也可以?例如研發出新型材料的防割手套等等?大家一上來就講道德,不覺得挺沒用的嗎?任何一個行業都不應該讓從業者去冒生命危險,這才是對人才的尊重,警察執行抓捕時不配槍不著避彈衣?環衛工人也知道晚上要穿熒光服啊,這些就是叫做使用技術手段去解決問題,沒有熒光服之前我們是不是還要討論環衛工人該不該晚上上崗的問題?我並沒有認為有熒光服就能夠絕對保障安全,我的觀點是熒光服對環衛工人夜間工作的安全是一個有效的技術支持,我們更應該才這方面考慮問題,而不是過多考慮什麼職業道德,說什麼醫生也是人,警察也有家庭這些虛無飄渺的東西,搞技術啊!


Teanka:
我們老師跟我們說過一件事,他的一個同事在給艾滋病人做手術時,被助手不小心割到了,手套破了,於是當機立斷把手上那塊肉割了點下來(不太記得清)。話說回來如果是我,我也會這樣吧。


葉律惕:
有句話簡直萬能:你行你上!
不管自己事當然說沒心價!

人都有規避風險的本能好么!


聖育強學生會會長:
我爸外科醫生 當年手術劃破了皮 傳染得啦乙肝
還好保護得好 現在連小三陽都不是
真是老天爺保佑

乙肝能跟艾滋病比嗎?!
家破人亡 這四個字真是字字帶血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