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醫生拒絕給艾滋病人做手術?

問題描述:微博上有個艾滋病人發布了一件事,華西醫院某醫生借口拒絕為其做手術。此事微博公布後,引發很多網友評論轉發批評甚至辱罵這位醫生,認為他無醫德不配做醫生。可是拒絕了就一定是道德低下嗎? 事件資訊: 患者所寫文章:關於四川大學華西醫院拒診實錄 - l-1001 的微博 微博關鍵詞:華西醫院拒診艾滋病人
, , , ,
陸仁賈:

站在道德制高點的人從來不冷,也不覺得要求別人過分。

當提出過分要求可能導致他人面臨風險而對方拒絕的時候,站在道德制高點進行指責以強迫對方答應要求。

這他媽的是耍流氓。


鏟屎官王發財:

你願意讓一個有艾滋病的醫生給你做手術嗎?我不願意。


卧蟲:

冒著犧牲的危險救人是情分,保命借口拒絕是本分,那些抨擊別人的,反省一下自己,如果遇到這種情況你會上嗎?估計好多人平時捐一下款都捨不得的人,罵起別人就十分正義,醫生不惡心,罵人的人惡心,反正我表示理解,因為要是我,我一定不幹,我還有我的家,我的愛人和孩子,還有父母,我不貪英雄的頭銜,我只想保全生命,有錯嗎

所以醫生的行為,雖談不上正確,更談不上應該,但他內疚可以,我們卻無太多權利去抨擊別人,遇到這種事情,我們應該是呼喚大愛,而不是抨擊一個在面臨生死抉擇退縮的人,抨擊那些的人覺得所有人對你好都是理所應當,

消防員為了救火,葬身火海,應該嘛,職業如此

醫生救命,不幸感染,應該嘛,職業如此

士兵為國家獻身,應該嘛,軍人本分。

這種心裡的人,不應該羞恥嗎?

這些話從他們自身說出口,是人家的境界高,從旁觀者說出口,就是你有點太不懂得感恩了,覺的別人為你付出,就是理所應當,這種人才是最惡心的。

所以我們要呼籲大愛,同時自身也要變得有愛,但不要苛責別人,所以我對醫生表示理解,對病患表示同情,也希望有醫生能夠為他治療,也希望那位高尚的醫生能夠平安,這個世界,誰都值得平安


圓蒸知:

身為一個大一的馬上大二的醫學生,求生欲讓我想回答這個問題。上個學期老師上課的時候講了一個關於艾滋病病人求助的事情。

故事就只能記個開端和結局了,可能學醫學的頭禿頭冷加老年痴呆吧。

大概就是一個艾滋病人求助,大多數醫生都拒絕,艾滋病患者的母親跪在地上苦苦哀求(我描述的雖然很簡略,但場面應該是非常讓人心酸的)最後有一個醫生同意了並為病人做了手術。幾年以後,那個醫生查出來患了艾滋病,得了艾滋病的醫生是肯定不會再有行醫資格了,失去了工作,好像還失去了老公吧(實在記不太清,但是結果一定十分的令人不能接受)。她事後回想,那次手術她不小心沾染上了一點吧。可是那台手術已經過去那麼長時間了,沒人會為她負責,沒人為她發聲,她也只能自己承擔所有的後果。

最後這個醫生應該是去了那種比較特殊的治療艾滋病患者的醫院,繼續自己的使命(這個醫生姐姐真的十分正能量了!!!),可以說整個人生都顛覆了。

醫生小姐姐的精神我十分十分的佩服。

對於醫生是否救治艾滋病患者這個事情,站在艾滋病患者的角度,醫生的本職就是救死扶傷,(但我還是想默默說一句)醫生也是一個有家庭有血有肉的人啊,沒有人能保證手術不會出現一點問題,醫生身上的一點點小傷口都有極大的可能會沾染艾滋病。身為一個醫學生,如果以後我遇到類似的情況,我也會拒絕吧,雖然會有愧疚或者自責,可我不敢承擔這個風險,不想讓我的整個家庭都承擔風險。

從我的角度來看,我很理解醫生的拒絕。

只希望醫療技術可以發展的更好更完善吧,讓醫生都可以放心的去治療患者!

還是去學習好了


三餘無夢:

如何看待患者拒絕讓艾滋病醫生給自己做手術。


耗子蘭:

醫生也是人,病人隱瞞了病史醫生做手術,那醫生的安危呢?醫生不是人,不需要養家糊口照顧爹媽?我的一個發小護士,實習期輪轉到手術室,就是給一個女病人做手術,全程跟下來之後,老護士告訴她這個女的有梅毒還是啥的我忘了,她當時手上就有一個口子,她跟我說她當時有點害怕的,雖然帶了手套還是害怕。


寒蕭:

那些罵醫生的,請讓你自己家的親屬頂上去


Soobye:

我沒有多高尚的思想

事情沒有真正發生在自己身上說多無用

作為家人

我就是覺得拒絕沒毛病

因為我媽和男朋友都是醫生,我無法設想如果真有個萬一之後到底會發生什麼怎麼樣。

因為我祈願我的家人身體康健。


蘇公子:

兩個受害者在撕逼,該作為卻的不聞不問,作壁上觀。


鴻廬:

我想說的是,技術問題再一次被扯到道德層面。

醫生旁友們,沒人要求你們道德高尚只講奉獻不計風險,只要求你們按醫學準則治病救人,至於多開點檢測和葯之類的,在現在這種大環境下咱也沒辦法,有點常識和良知的病人會體諒你們工作辛苦收入不高的,也知道大頭是被誰給拿去了。同樣,你們也不能要求患者個個冰清玉潔,對你們無比信任言聽計從,最好是啥病沒有就是願意來給你送業績。

咱這個互害的社會里,人跟人之間的信任就跟窗戶紙一樣薄,你們入了這一行,就要擔得起必要的風險,包括但不限於職業暴露、醫療事故乃至被醫鬧,你們更應該要求的是你們的僱主為你們提供完善的保障,這才是技術層面的核心

具體到艾滋病問題,完善的保障包括:必要的艾滋病相關的醫學培訓、侵入式程序的標准防護措施、暴露後預防用藥、職業暴露保險以及即使感染HIV仍能從事醫生這一職業等等,最後一項不說,你們當中有多少人所在的醫院能夠提供前面四項的?這些做不到的保障,不應該由患者來為你們爭取,而應該由你們自己去抱團努力,而不是反過來對患者施加禁制。

再具體到這一個案,患者錄音情有可原,先前許多拒診案例讓人不由得心生防備,這是風險應對措施,換你你也會這么做的。而很多醫生旁友口口聲聲說艾滋病是手術禁忌症,拜託多看看書好伐,該患者上抗病毒治療已經兩年了,具體數據他沒公布,但你們是否知道治療穩定的患者血液內的病毒載量是低於檢測下限的,因而傳播給別人的幾率會下降96%以上?同樣,治療穩定的患者的免疫水準也是在逐漸恢復的,並不構成手術禁忌。人家急診和產科的,接到大量出血、感染了HIV卻不知情也從未治療、病載數十萬的患者,不也照樣給處理了,沒上Aorqu來BB吧。

面對疾病,患者是可被犧牲的炮灰,醫生是穩坐中軍帳的將軍,劇情好像不應該是這么寫的。

——————————
補充:
幾年前我曾經做過醫學翻譯,有一段時間,美國舊金山總醫院和斯坦福的醫生教授跟大陸的幾家艾滋病定點醫院有臨床交流活動,我作為陪同翻譯參加了。需要說明的是,這幾個醫院都是省會城市的傳染病醫院,設備設施條件都很好,雖處於艾滋病低發區,住院的艾滋病人數量也不少。

作為旁觀者,我當時最直觀的印象是:在非結核病房,美國醫生都不帶口罩和手套,直接給病人進行查體,親切交談(我作為翻譯也得跟他們一樣,完全不覺得害怕,另外,看完一個病人是要用免洗酒精消毒雙手的,以免將病原體帶給下一個病人)。而中國醫生都是全幅武裝,很少查體,隔著很遠說幾句話,有的醫院甚至從病房到醫生辦公室,醫生全程戴著雙層手套。說句感性的話:當美國醫生查完體跟病人交談時,我能看到病人眼裡的光亮起來。那句話怎麼說來著:有時治癒,常常幫助,總是安慰。當你對病人保持著那麼多的戒備,話也不願多說兩句時,安慰從何而來?

印象最深的一個案例:病人鼻子全部爛掉,合併多種感染,情況復雜。中美的醫生共同決定要做病理活檢,給病理科掛了電話,等了一小時沒人來,再掛,說不敢來,讓找外科來取樣送到病理科,給外科掛電話,還是沒人願意來。最後請院長出馬,逼著外科派來一個年輕的醫生,標准防護設備倒是配齊了,那個手抖得呀,隨隨便便取了兩塊最表面的樣本(都是潰爛物、膿之類的,沒取到組織樣本)交差,病理科後來出的結果當然沒什麼價值。記住,這是在省會城市的三甲傳染病醫院。

這則故事和本題下面大多數回答可共同視為移民廣告,不光是面向HIV感染者。

當然你可以說,現狀不完美,那要努力改變啊,老想著移民幹嘛?可是旁友們,你們看到400多條回答里有多少人在提倡改變現狀?用「權利、自由、選擇」的名義為現狀辯護,指責別人用道德綁架一個職業,又攻擊另一個群體的道德低下。咱就在這個弱者互害的國度互相玩死對方算逑了。


宋北京:

竟然還有批評這醫生的?給這人做手術,是給他的恩賜,不做是應該的。

醫生也不過是個職業,又他媽不是升仙。


聖育強學生會會長:

我爸外科醫生 當年手術劃破了皮 傳染得啦乙肝
還好保護得好 現在連小三陽都不是
真是老天爺保佑

乙肝能跟艾滋病比嗎?!
家破人亡 這四個字真是字字帶血呀!


舊手機換菜刀:

醫生的命也是命,生命都是平等的。你恐懼疾病去做手術,醫生也有恐懼的權利。


亭車:

得了艾滋病免疫功能低萬一傷口感染基本上就掛了 艾滋病是怎麼得的?(๑• . •๑)


從未活過的那個人:

坐標某小縣城實習護士,我是特別平凡在一個很小很小的縣城實習,覺得自己一輩子都不會遇見艾滋病病人,然而,上個月在外科實習,每個病人都要查傳染病四項嘛,我們醫院外科一般都是坐小手術,比如疝氣這類的,然後有天接了一個新病人,六十多歲的退休幹部,腿部囊腫,我給做的三查,抽血,之後他們就走了,大概中午的時候吧醫生過來說那個病人疑似HPV加HIV,再抽一次血確診一下吧,我當時聽到腿都軟了好嗎?反覆洗手,我知道接觸不回傳染,然而還是害怕,第二天上班的時候我問了,確診了,兩種傳染病混合。重點是,那個病人都不知道hiv是什麼,可想他老婆孩子的傳染概率,最後,醫院沒有接收那個病人,讓轉入西安去了,畢竟我們醫院太小,承擔不起這樣一個風險。


一指流沙:

他首先是一個獨立的人

馬斯洛需要理論,排在第一位的是生理的需要,第二就是安全的需要

如果這位醫生是你的親人,你願意讓他去做手術嗎?

慷他人之慨而已,沒有受到威脅的不是鍵盤,所以才能說出那樣一番話

罵醫生的都是聖母婊吧,以前看過一句話:聖母是無條件的把自己的東西給別人,聖母婊是無條件的把其他人的東西給別人,你不給他就說你自私,冷漠,無情

如果你的朋友辱罵醫生,請你離他遠一點,不然,下一個被他道德綁架的人就是你了


Michael:

醫院是不是可以立個規矩:如果病人不能做到對病情如實相告,隱瞞重要資訊,那醫院有權拒絕為其醫治


王書園:

2015年在雲南的一個檢察院實習,偵查監督科,當時會去提審嫌疑人,確定是否批捕。有一次跟一個嫌疑人隔著一張七八十厘米的桌子,他先跟我同事要了根煙,吸完以後又要,我同事讓他先配合。按照慣例,我問他有沒有什麼不適合羈押的疾病,他說我有艾滋病,吸毒得的,還撩起衣服讓我看「腿都爛了」。當時我嚇得直接站起來往後撤了一步。我知道只要沒有親密接觸,體液接觸啥的不會傳染,可我就是怕,我二十幾歲,大學剛畢業,一個人到邊疆奉獻青春就算了,我不打算奉獻生命。爸媽還在家裡等我。所以,醫生拒絕就是拒絕了,我理解。醫生只是一個職業,我出賣勞動力,獲得收入,又不是把自己賣給醫院了,勞動者也有權利的。我們強調奉獻,但那是高於職業需求的道德要求,不是每個人都能做到的。


大橘為重:

旗幟鮮明的支持正常醫院醫生拒絕給艾滋病人治療,並且支持國家設立特殊醫院專門收治艾滋病人,支持醫院在手術之前檢測病人是否艾滋病攜帶者,說句不客氣的話,得艾滋病的除了少數值得同情,絕大多數都不是正常人,明知有艾滋病,在醫生詢問做出不誠實回答的一律按謀殺罪判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