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醫生拒絕給艾滋病人做手術?

問題描述:微博上有個艾滋病人發布了一件事,華西醫院某醫生借口拒絕為其做手術。此事微博公布後,引發很多網友評論轉發批評甚至辱罵這位醫生,認為他無醫德不配做醫生。可是拒絕了就一定是道德低下嗎? 事件資訊: 患者所寫文章:關於四川大學華西醫院拒診實錄 - l-1001 的微博 微博關鍵詞:華西醫院拒診艾滋病人
, , , ,
劉喜飛:
請尊重別人選擇。

就像有Aorquer說的,病人也難以接受感染艾滋病的醫生為其做手術。


薛辭:

曾經急診給隱瞞艾滋病史的患者做手術,做完之後出報告我們才知道她是攜帶者,當時的冷汗一下子就出來了,自己仔細想有沒有受傷,手上有沒有傷口,恰巧手上之前做手術有個傷口未癒合,惶惶不可終日的等過了窗口期去檢驗。還好我現在干軟傷了,慶幸。


富涵:
先給題主上一段凡大醫治病,必當安神定志,無欲無求,先發大慈側隱之心,誓願普救含靈之苦。若有疾厄來求救者,不得問其責賤貧富,長幼妍媸,怨親善友,華夷智愚,普同一等,皆如至親之想;
亦不得瞻前顧後,自慮吉凶,護惜身命。(此處應有下劃線)
見彼苦惱,若己有之,深心凄愴,勿避艱險、晝夜、寒暑、飢渴、疲勞,一心赴救,無作功夫形跡之心,如此可為蒼生大醫

題主你可以看看,做一個普通救死扶傷的醫生已經很了不起了。
但你也可以選擇做蒼生大醫。
然後其實我想說的是,這個醫生拒診沒有錯!!艾滋病病人免疫低下,手術不易恢復易感染這是常識!!!是常識啊!!!給你做這個手術要多少人?!!這些人會不會感染艾滋?!做完這個手術你把命搭進去了然後給你做手術的人也把命搭進去了,圖個什麼?!圖你那點錢么?給你治病還不如去買白米分來的安全,收益還高。憑什麼啊?!
不知道這么比喻對不對:施捨乞丐是善舉但不是義務。敢給艾滋病患者治療的人我都是敬佩的,但你不能強行綁架!
支持的人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要是你也要做手術……額這個肯定是下面反應換一個….要是他們住院知道醫院里住了一個艾滋病患者…..嚇的褲子都濕了吧。
醫生為自己考慮也為醫院里其他人考慮,沒什麼錯的。
醫院也有規章制度(此處應有下劃線),你得了這個病就請你去傳染病醫院就醫!
每個人都有上清華北大的權利,但是你自己自身條件不好不符合上清北要求,你™還投訴清北歧視你成績不好?!
病態的正攵氵台正確。
病人不易,醫院也不易。醫護人員最不易。
嗯….這位直接開錄音,呵呵,可憐之人比有可恨之處。
題主,進醫院遇到這種情況按制度聽老醫生經驗,就這樣。


Hsiang Yu:
外科手術是有一定指證的
外科手術是有一定指證的
外科手術是有一定指證的

這不是該不該為AIDS患者做手術的問題,而是HIV+不符合手術指證

麻煩題主和各位答主、圍觀民眾找對重點。原微博自己都說了醫生的考慮是血管瘤本身良性,他的情況是手術可做可不做,得知HIV+後擔心患者發生術後嚴重感染所以不做

看清楚,這只是得知HIV+後發現患者做手術不如保守治療。換句話說這是一個單純的最佳治療方案選擇,與道德/職業道德/醫生考慮自身安全/歧視無關

各位醫學同仁請冷靜。

同樣的疾病,每個人情況不同有不同的治療方案,不是說某種方案對所有人都是最好的。原微博也是夠蠢,醫生說的那麼清楚還聽不懂。別人手術切了血管瘤,痊癒;HIV患者切了以後萬一發生術後感染,自身免疫力那麼差,感染死亡怎麼辦

這是為你好啊親


Aorqu用戶:
手術成功,但是病人反而死掉的實例中,往往是手術並發症。 抵抗力低的人,醫生都要考慮手術的後果的,所以,在知道之前被隱瞞的hiv陽性的病情之後,推薦能不動手術就不動手術的保守治療,這個其實真是正常醫療判斷啊……

知道 HIV 其實並不是直接致死的病症,而是破壞人體免疫力,最後是由別的致命病症殺死患者的人
看來不多啊。


我知道啦:
我們醫院是傳染病專科醫院,我們科是皮膚性病科,科里有個診室專門給感染尖銳濕疣的艾滋病人打激光的,這時候醫生護士可能就是多做點措施,戴個護目鏡,其他的習以為常。


匿名用戶:

首先這個病人會感染艾滋病,不能說百分之百有亂性行為,那也有百分之九十!畢竟現在通過血液傳播的少之又少,不是吸毒亂性的根本不大可能感染,本身就違反了社會道德,就沒有資格站在道德的最高點指責醫生!不管之後你多麼積極的配合治療,只能說明你是個聰明人,能夠理智的權衡利弊,但是,你不值得可憐!

醫生,首先是一個人,才能是一個醫生!如果不幸傳染了艾滋,不僅是他,他的配偶都難逃厄運!以後孩子誰養?一個家庭都會崩潰!作為一個最基本的人,首先保護好自己和自己的家庭,其次再回報社會,這才是正常的人倫!

只能說明這個病人是一個極其自私的人,感染了艾滋,本身就違反了社會公德,還能夠這么冷靜的站在道德的至高點上指責別人!

現在的社會早就不是把醫生當聖人供著的時候了,既然現在醫鬧這么猖獗,大家都不信任醫生,那麼就同時請接受醫生是個正常人的事實!醫生也有人權,有生命,有家庭,有孩子!有權力維護自己作為一個普通公民應有的權利!


pest buda:
呵呵,忍不住也想說兩句,我沒有查閱什麼資料論文,只是結合自己的工作經驗,感性地聊一聊。最近奇葩說看多了,中毒很深,看見題目感覺就是辯題,問者說,(外科)醫生拒絕給艾滋病人做手術,大家怎麼看。感覺這就是個辯不完的題,正面,反面,想一想就感覺是無止無盡的存在著,直到有一天,它對大家不再是個心理上或者是身體的一種威脅。馬東說,好像是他說的,通過題目的辯論,讓大家都參與討論,共同思考存在的問題,當然,這里就不娛樂了。可能是因為醫科出生,對於醫學類的非學術性的問題,總有股忍不住想去討論一番的動力,無關對與錯,本身並無對錯,無關是與非,本身並無是非。

於醫生。有些Aorqu留言,我覺得挺有道理的,選擇了,勢必會有相應的風險,需要自己承擔,可是,實際的回報太低了,誰是當事人估計都不願意去承擔的,只好規避風險了,從大學部算起,都已經都投入了8年10年了,改行,那太不現實了,下下策,說白了就是盡量不去做。哎,做手術,難啊,自己恐懼,就像恐高的人被逼迫去玩蹦極、跳傘、跳樓機似的,準備前的工作像是把前生後世都發抖地走了一遍似的,不是滋味:不做手術,也難啊,希波克拉底說,「我願盡余之能力與判斷力所及,遵守為病家謀利益之信條。」拒絕好像也挺不仁義道德的。如果一台大手術過後,酬勞拿到手的可以有一萬元,估計持刀的醫生忍忍估計也就過去了,可「臣妾做不到啊」,不知道他們如何,我強迫症太TMA的嚴重了,可能和學醫有關,有時我就在想,若是我上台,及時明知不會被感染,我那小心臟定會煎熬的啊,簡直是萬劍追蹤,扎你到春夏秋冬。

於患者。有時想想HIV感染者,挺為難與無奈的,社會中很小部分的群體,我不管他們是如何感染的,性,吸毒,還是母嬰,不管他們是性生活太復雜還是太單純,不管是不是陽性母親執意要生小孩,不管吸毒者是怎麼吸上毒的,生命應該是平等的,不會因為船載人太多要沉了,把病者丟下船,而把健康者留在船上,生命也是復雜的,各種因素綁在了一起,怎麼選擇都美不起來。

於鄙人。不是臨床工作者,但是臨床醫學畢業的,目前是一名在其他醫學崗位上的服務者,服務的對象,一部分是HIV感染者與AIDS患者,可能是長期與他們有接觸,司空見慣,無所謂的恐懼與歧視,可也會有有些職業上的風險,關鍵的時候是需要額外注意與自我保護的。和外科手術相比,我這的風險可以忽略不計。而感染者與患者的就醫,尤其是外科手術問題,一直難以解決,還好,我市目前出台了定點醫院的有關政策,部分手術是可以很好地在定點醫院解決,當然,其他的三甲大型醫院,其實也有給這一塊的病人做手術的,只是不為人知而已,畢竟好事不容易出戶,可壞事往往傳千里,有時不排除是三人成虎,以謬傳謬。更何況,這種事情,極其注重隱私,誰又願意去大肆傳播呢,於患者,於醫生,都不算是值得傳播的好事。不管怎樣,工作的這幾年,我還是有看到希望的,看到問題一步步解決的希望,看到事情在朝向好的方向發展的希望,只是時間會有些長,10年,20年,或者是更長,直到有一天,它對大家不再是個心理上或者是身體的一種威脅。

有時想想,如果我現在是一名醫院的外科醫生,如果我遇到了一名需要做手術的感染者,如果我也知道這個病是可以控制的非常好的,如果我也知道這個病人體內的病毒量是檢測不到的,理論為零,如果我的手術技能嫻熟獨霸一方,暫且不考慮勞動酬勞少不少,我會接受這類患者的手術嗎?我覺得我會遲疑,甚至會逃避,還是TNND強迫症,太煩人了,估計接下來三個月都不心安,影響到我的工作,甚至是影響到我的夫妻生活,哎,做醫生不容易,做一個平常的男人也不怎麼簡單啊。算是深刻體會到了,老母以前常掛在嘴邊早已被嚼爛的話,女怕嫁錯郎,男怕選錯行啊。

上班忙裡偷閑,沒怎麼編輯,隨口隨心幾句,一家之言而已,看看就好,圖個熱鬧。


初心:
患艾滋的醫生給你做手術你願意嗎?
你當醫生的親人給艾滋病人做手術你願意嗎?


Aorqu用戶醫學:
這個問題我不得不答,先佔一個位子,回頭詳細闡述。
明確我的觀點:1、醫生無知:拒診是錯誤的,如果最後確認事件確屬「拒診」,當事醫生和醫院應該受到相應的懲處;2、患者無德:感染者隱瞞病情不告知接診醫生,醫療上不利於病情判斷,道義上缺德;3、結局無奈:醫生和患者本來就不是對立的角色,任何煽動對立和仇視的言論對於HIV感染者以及醫護人員的正當權益維護沒有任何幫助。醫患本是一家,醫生是患者的利益代言人,一同發聲才能向某些政府、非政府機構爭取二者的最大利益,我敢問:鷸蚌相爭,誰是漁翁?
———————————————————————————————————————————
等了一天來擴充我的答案,沒有想到,我正文還沒開始,就已經有醫護同行開始噴了。看了一下高票的答案,很遺憾,說理的少,抱怨的多,這樣的答案行內人士能夠認同,但對於解決醫患矛盾有多大幫助?其中醫務人員對艾滋的認識多有硬傷,部分醫務人員對HIV的認識遠不如病患。
我曾經和導師搞過一個關於綜合性大型醫院參與HIV感染者診療,特別是外科手術的課題研究,個人參與HIV感染者的臨床診療的同時,也對大陸感染者社群組織(也就是在微博上鬧的那群人)和醫療現狀有一些淺顯的認識。我深知大陸感染者就醫難的處境,也明白醫務工作者對職業暴露的恐懼和保障不到位的心酸,所以希望這篇回答,能夠幫助平息醫護同行內心的憤懣的同時,也希望告訴醫患雙方,不要讓沖動沖昏了頭腦,平白充當了別人的炮灰。

第一部分 拒診,是醫生的無知:
先說,到底醫務工作者有沒有拒診HIV感染者的權利?
這就不得不談《傳染病防治法》和國務院《艾滋病防治條例》, 請注意加粗下劃線部分。
《傳染病防治法》 第五章第五十二條 醫療機構應當對傳染病病人或者疑似傳染病病人提供醫療救護、現場救援和接診治療,書寫病歷記錄以及其他有關資料,並妥善保管。
醫療機構應當實行傳染病預檢、分診制度;對傳染病病人、疑似傳染病病人,應當引導至相對隔離的分診點進行初診。醫療機構不具備相應救治能力的,應當將患者及其病歷記錄復印件一併轉至具備相應救治能力的醫療機構。具體辦法由國務院衛生行政部門規定。
國務院《艾滋病防治條例》 總則第三條 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歧視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艾滋病病人及其家屬。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艾滋病病人及其家屬享有的婚姻、就業、就醫、入學等合法權益受法律保護。 治療與救助 第四十一條 醫療機構應當為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病人提供艾滋病防治諮詢、診斷和治療服務。醫療機構不得因就診的病人是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或者艾滋病病人,推諉或者拒絕對其其他疾病進行治療
解讀一下:《傳染病防治法》明確了HIV感染者作為傳染病病人接受醫療的權利,但是這個權利受到了限制,因為醫療機構沒權拒診你,但是有權引導至相應隔離的分診點。換句話說,只要醫務人員沒有明確拒診,僅僅建議患者前往傳染病專科診治,並不違法。可想而知,如果醫生怕麻煩,「建議患者前往專科醫院進行治療」是多麼容易的事情。不過,《艾滋病防治條例》明確,醫療機構不能僅因患者的HIV感染而推諉或者拒絕收治。如果患者有充足的證據證明醫生或醫療機構對其「拒診」,那當事醫生和醫療機構必然要受到處罰。
所以,因為HIV感染拒診病患從來都不是大陸醫務工作者的權利。至於這個法律合不合理,是否需要修改,我有自己的看法,但不在我這篇回答的討論範圍。你實在覺得憋屈要噴,去噴制定法律的人。而且我就奇了怪了,討論問題就討論問題,為什麼那麼喜歡給別人扣一個「政治正不正確」的帽子?「政治不正確」的你們還請告訴我,這是不是文革思維的殘余?

再說,醫務人員給HIV感染者進行外科手術,到底在擔心什麼?最重要就兩點:1、害怕職業暴露導致感染;2、擔心HIV感染者免疫功能受損,手術風險大。
那這擔心有充足的依據么?先說第二點吧。
研究證明,除了嚴重免疫抑制狀態——艾滋病期(CD4<200,HIV感染者不同於艾滋病病人,HIV感染者的全身免疫狀況可以和正常人沒有明顯區別)是部分外科手術的禁忌症外,對於CD4>350的HIV感染者,其手術適應症和普通患者無異,術後感染率、死亡率、恢復時間並不會顯著升高(大陸國外文章太多了,自己用艾滋病 和 外科手術 去谷歌學術或者pubmed搜)。換句話說HIV感染從來都不是外科手術的絕對禁忌症,對於及時服用抗病毒藥物治療,免疫重建良好的病患,進行一般外科手術的條件和未感染者無異,某些醫務工作者掛在嘴邊的「擔心術後感染和手術給病人帶來的風險」,並沒有充足的證據支持。你說有,請拿出文獻來,不要拿出對付患者的說辭來糊弄我,嚴肅點,這里在討論科學呢。
就事論事說這次的「拒診」事件,患者自述正規抗病毒治療兩年,沒有其他機會性感染、腫瘤等艾滋病期癥狀,雖然沒有給出其具體CD4數值,但可以判斷其免疫狀況尚佳,通過其就診經歷的描述(沒查HIV前順利收入院),手術適應症應該是符合的。
只不過,因為資訊不對稱,「不適合手術」的依據醫療機構可以列出很多很多,比如「保守治療」效果更好,手術適應症不夠強,建議提高免疫力以後再進行相關手術等等等等,這些理由難以反駁,畢竟,手術做不做,怎麼做,就算有指南指導,文獻支持,在缺乏第三方評判機制的情況下,主治醫生的主觀意見大多情況下起著決定性作用。簡單來說,就是這個病人到底值不值得醫生去冒這個險。在醫療糾紛頻發的當下,醫生選擇最大程度上規避風險,無可厚非。
再說第一點,請各位先想這三個問題:綜合性醫院HIV職業暴露發生率高么?職業暴露導致醫務人員感染艾滋的風險高么?通過拒絕給HIV感染者手術,職業暴露發生率會下降么,醫務工作者安全就能夠得到保障么?
許多高票答案和我的臨床經驗都說明了一個現象,因為全面防護措施缺位等種種原因,醫院裡頭發生職業暴露情況普遍,因此,醫生也是眾多傳染性疾病的高危人群。這我不否認,但仔細分析,護士和外科醫生職業暴露發生率相對較高,主要原因是針刺傷(注射針頭、縫針扎傷等)和粘膜接觸病人體液(血液入眼,沾染分泌物等),但是因此感染HIV的概率又是多少呢?研究結果是,針刺傷0.3%,粘膜暴露0.09%(1、U. S. Public Health Service Working Group. Updated U. S. Public
Health Service guidelines for the management of occupational expo-
sures to HIV and recommendations for postexposure prophylaxis. US
PHS Guidelines for the Management of Occupational Exposures to
HIV.2013.9.25 http: //http: //
http://stacks.cdc.gov/view/cdc/20711. 2、Cardo DM,Culver DH,Ciesielski CA,et al. A case-control study of HIV
seroconversion in health care workers after percutaneous exposure[J].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1997,337( 21) : 1485-1490.)。
我知道很多人看到這里會馬上反駁,就算風險再小,醫生也沒有義務去承擔這個風險。是,我感性上同意,但是,拒診就可以解決這個職業暴露的風險么?就算你不想給別人手術,你要查明白別人有沒有HIV,這一針總歸少不了吧,你外科醫生是避免風險了,抽血小護士怎麼辦?她們就該么?還是你打算建議以後所有病患進醫院門的時候就全部快檢一個HIV?醫院領導願意出這筆試紙錢么?你願意從你不多的工資裡頭出么?還是,你內心裡頭就真的覺得,感染這些病的人就不要去醫院禍害醫生了,那那些不知道自己得病的人又怎麼說呢?所以說,想要通過拒診來降低職業暴露發生率,對醫護人員進行保護,其實本質上只是轉嫁風險,把外科醫生的風險轉嫁給護士,把綜合性醫院的風險轉嫁給專科醫院,你可以建議患者轉院治療,這些天天和HIV感染者打交道的專科醫生護士怎麼辦?你真的是代表群體而發聲么?
HIV、乙肝、丙肝、梅毒,到底是那個疾病的職業暴露和傳播風險大,在大陸毫無疑問是乙肝,HIV造成的影響是很小很小的,至少目前大陸尚無文獻報道相關案例,不要給我說你知道誰誰因為職業暴露感染的,我無法證實你所說的真實性。我相信有,不過絕對罕見。
全面職業防護意識和措施不提高跟進,在感染者人數日益龐大的今天,「拒診」也無非是飲鴆止渴,掩耳盜鈴。醫療操作不規范和收治HIV感染者比,到底哪個更容易導致職業暴露呢?
很多時候,恐懼都不能提供最好的保障。
不懂法、沒有數據和邏輯支持的自以為是的保護措施,都說明,拒診,是醫生的無知。
———————————————————————————————————————————
4月16日更新:
上文,我用了很大篇幅駁斥那些認為「反對醫生拒診是道德綁架」的說法,我知道很多醫務工作者難以接受這樣的說法,但是我懇求你們用讀了十幾年的書的聰明的腦袋瓜去想想,我說的到底有沒有道理。我明白醫生苦醫生難,我也不想說什麼治病救人是每一個醫生的本份這種冠冕堂皇的話,我就想讓你們想想,拒診病人的目的到底是什麼?能不能對你自己對醫護人員這個群體起到幫助?你說真要是這樣,這個工作老子不做了,是,你可以選擇不幹,但是終歸有別人要乾的,不從主觀意識和制度保障上去全面提高職業防護水準,職業暴露的風險只會有增無減。
對那些和患者撕得披頭散髮,言語裡頭滿是歧視的醫護,我請你們摸著自己的良心去好好想想,你對HIV和艾滋病的了解到底有多少,是主觀上不想,還是客觀上無能?連艾滋病人都沒接觸幾個,你真沒有資格趟這渾水。
在中國,醫生沒有保障、成長周期長、付出和回報不成比例,這些都是赤裸裸的現實、事實,我很明白這時候再讓你們冒著「生命危險」去就傳染病病人,真是太過分了。但是請一定想明白,這,從來都不是患者的錯,這和故意醫鬧的是完全不同的兩個性質,你們的槍口真的對錯人了。

第二部分 隱瞞,是患者無德:
《艾滋病防治條例》第三十八條 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病人應當履行下列義務:
(一)接受疾病預防控制機構或者出入境檢驗檢疫機構的流行病學調查和指導;
(二)將感染或者發病的事實及時告知與其有性關系者;
(三)就醫時,將感染或者發病的事實如實告知接診醫生;
(四)採取必要的防護措施,防止感染他人。
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病人不得以任何方式故意傳播艾滋病。

國家法律法規在規定醫療機構不得拒診艾滋病患的同時,也明確規定,患者有義務將自己感染的事實如實告知接診醫生。為什麼要這么規定?兩方面考量:1、HIV是一個影響全身各臟器系統的疾病,如果患者沒有提供感染病史、相關抗病毒治療病史,接診醫生在病情判斷、醫療措施的選擇上會走彎路,重複檢查導致患者醫療成本上升不說,還可能導致誤診甚至誤治;2、提高醫護人員自我保護意識,降低職業暴露風險。
第一點我不想多說,補充一點,我一直都認為,不信任醫生是患者的一個獨立預後不良因素,隱瞞病情作為典型的不信任醫生的表現,對患者而言多是弊大於利。

關於第二點,我反覆提及,醫務工作者是各種傳染性疾病的高危人群,盡管這種風險是可控的。醫護人群中,護士、急診外科醫生的暴露風險最大,某些緊急情況下根本不允許等到輸全結果出來再去給患者進行診療。感染者主動告知醫生病情,提醒醫生保護好自己,不僅道德層面鼓勵,更是患者法律層面的基本義務。你不履行這個義務,你有什麼資格要求醫生去履行診治你的義務。
感染者們,你就診時,醫生在明,你在暗。醫生根本不知道你在錄音在收集「拒診」證據,你甚至還故意套別人話,故意篡改病例,故意不走門診走急診(擠占急診病人資源的同時增加醫護職業暴露風險),那個最後收治了你的醫生不就是好心倒霉蛋么?人家對你坦誠相待,換來的就是這樣的待遇,醫生能不心寒么?
你拿著這些所謂的證據想幹嘛?都拒診了你的醫院,你還敢讓他們給你手術么?無非就是想萬一拒診了還能維權嘛。好,就說說維權,你真的能夠達到維權的目的么?我請你們好好想想,病不是醫生害你生的,醫生如果想規避風險,除了有一大串的醫療借口讓資訊不對稱的你無力招架,就算懲罰頂多也是遭受些所謂的輿論譴責,科室扣一點錢,實質性的懲罰根本落實不下來。你們總是把天津曉峰、李虎等人鬧的事情當做維權勝利在自我標榜,微博上卯足了吃奶的力氣去鬧啊,但事實上是怎樣呢?總理髮話又如何?當事醫生受懲罰了么?
我明白被拒診的無奈,我也私底下和導師對一些醫院一些醫生的做法破口大罵,我不否認醫療機構歧視感染者的現實,但你們也不能把所有醫生都當敵人一樣提防啊,保不準人家真心想幫你呢?你這樣一開始就不信任,不主動說出自己的病情,在醫生看來就是潛在的醫療風險,人家又有什麼理由冒著風險去給你手術?華西醫院年收入幾十個億,床位從來都是緊俏資源,憑什麼人家要放棄好做的手術好賺的病人不收,收你一個有醫療糾紛可能要賠錢的感染者?你說了自己的病情,大多數醫生會認為你是在尊重他們的職業,會感受到你對他的信任,會知道你是在為他們考慮。人心是軟的,醫生尤甚,不然你以為是誰支撐起了中國如此龐大的醫療需求和如此渺小的醫療投入之間的平衡,真的是衛生部么?
另外,想通過「大鬧特鬧」來維權的感染者,聽我一句勸,我知道你們很難,但是這種行為真的傻透了,因為不僅當事醫生、醫療機構受不到實質的懲罰,你還斷了其他感染者、甚至其他患者的診治後路。還說天津曉峰事件,本來天津推行醫療文書互認是多好的事情,這下一來全部不認,所有病患入院重新檢查。說難聽一點,你篡改檢查報告悄悄咪咪的得逞了就得了,你還要去網上鬧,這下好了吧,其他感染者想篡改病例都不得行了。
感染者去鬧,醫院迫於輿論壓力賠你一些錢,官司打到最多和解的程度,但是辛苦幫助感染者和醫生之間建立互信關系的醫務人員的努力,被你這一鬧,全毀了!感染者群體的名聲越搞越臭,看看Aorqu裡頭醫生們的反彈你就明白了。以後我們還怎麼說服外科醫生去給感染者手術?大醫院外科遇到感染者通通建議轉診傳染病專科醫院治療,『沒關系嘛,我們可以派醫生過去會診嘛』,『不太好哦,病房裡頭其他病人知道不好辦的嘛』,不算拒診不違法哦,這就是你們想達到的目的么?
就診時不告知自己病情的那一剎那,就已經落人口舌,處於道德的下風。還為了一己私利斷他人後路,無論是否主觀故意,都可謂無德。


依月流蘇:

不明實情不做評論。。。

產科我師姐,給乙肝孕婦做剖宮產縫合時刺了手,就只皮破了,也提著小心吃阻斷葯。。。

說輻射厲害,患者做完petct,我照樣要給他腰穿,哪怕我沒結婚生子,上級老師覺得我還小就自己接了手。。

梅毒產婦,去做陰檢,明知很可能傳染,但為了摸准,師姐也還是單層手套,完事兒拚命洗沾到病人的胳膊。。。

醫生不太可能因為怕傳染而放棄必要的治療,即使aids這種,近乎絕症的傳染病誰又不怕!但跟警察消防軍隊一樣,怕就不去了?鬧么。。。。

還是那句話,實情如何,不清楚不評價。在我看來,就算是醫生真怕了才不做,也無可厚非,誰的命都只一條,我做不到像個聖人一樣去捨己救人我就是個壞人么?

三觀雖然不正,我仍理解這個醫生。我也會怕,我也很慫,我也有家人要照顧,我的小命可以救更多人。。

有點像鐵道分岔上那個道德問題。我承認我沒那麼偉大的人心,我只想在這激烈的醫患關系中好好做我自己的事就可以了,如果都非要像白求恩那樣,我真做不到。

不過,大多數時候,我面對性病,乙肝,各種奇葩的危險其實心裡打鼓,但身體還是很誠實去認真完成檢查治療的。

至於說因為害怕影響效果的,拜託,害怕導致不規范操作的話更容易中招好么,我們學十年醫不是為了出來忽悠人的,難道律師學法都tm是來騙錢的?還是軟體的就為了寫病毒?

真心希望大眾能設身處地,站在醫生角色上想想自己會怎麼樣再要求醫生要怎麼樣,你自己做不到的,憑什麼別人要做,都是為了工作為了生活,又有什麼差別?

~~~~~~~~~~~~~~~~~~~

有人說我婊,又想掙錢又想安逸。我就一小醫生,工資極低,而參與的臨床操作反而最多。我們小醫生怕歸怕,從來不會慫,工作也不會因為怕就不幹。

我就想問問這幫人,你都不體諒別人的苦,又憑什麼要求別人為你不顧自身安危?

我一直覺得燒傷超人阿寶言行過激,有點過度,看來,我只是沒他見得多。。溜了溜了,還好我準備轉行了~~慫到改行~~咬我啊~~


硫磺叔:
看到作者寫的「為了保留證據,我全程錄音」的時候
他即使是個正常人,我也不願意再繼續給他看了!
這人有被害妄想症,不能愉快的交流
這和他有沒有艾滋沒關系。。。


樂山樂水:

也不是所有的醫生都拒絕給HIV攜帶者手術,我所在的單位也作過,當然整個過程大家都非常仔細、緊張。

但是我們要理解一部分人的擔心,對這個疾病的懼怕,即使有著豐富知識與技能的專業人士也可能有部分醫生無法克服這種心理。

也許,當所有病人都願意由攜帶HIV的醫生為他作手術的時候,所有醫生才不會拒絕給攜帶HIV患者手術。


杜洋:
我有個同學是大夫,在省內最好的醫院,他和老婆領證兩年多了,還沒有機會辦酒席。他收入挺高,可是從來沒機會帶老婆出國旅遊。
大部分人985.211四年就畢業了就業,就能收入不錯,大夫還要繼續讀書,各種實習。
大夫這個職業真的很不容易,他們見慣生死,冷靜處理問題,所以看在患者家屬眼裡是冷漠無情。

至於這個拒診的事,總是能有醫院接受的,畢竟風險太大了。請也設身處地地為大夫們想一想,就像戰爭時代我們也不應該強迫他們做戰地醫生一樣。每一個大夫身後都有自己的家庭。


陳昱瑾兒:
不作啥評價,就記一件事情。

我爸是醫生,耳鼻喉科。有一次他回到家來告訴我,今天給一個HIV患者看了急診,血濺到了腿上,當時也來不及檢查自己腿上有沒有傷口,只是出了急診室趕緊往腿上淋了好多酒精,又認真洗了好幾次,萬幸沒有傷口。

我不敢想像要是當時他腿上沾到血的地方恰好有傷口會怎樣,我卻深深記得他回來給我說起這件事時,我一臉驚愕地看著他雲淡風輕的表情,像在說別人家的事,遠遠無關生死。

父母都是醫務工作者,我從小他們就不主張我長大學醫,以前不明白是為什麼,總以為只是單純的厭倦了這個 即使節假日大半夜 一個急診電話也得隨叫隨到的職業,但現在我只自私地覺得,只要將來我的孩子不是執意學醫,我是斷然不會鼓勵他學醫的。


第一大宗師:
這個病人這樣說:『』HIV不可怕,可怕的是歧視。『』

我認為應該這樣說:「歧視不可怕,艾滋病最可怕。」

每個人都必須經歷歧視,每個人不是必須經歷艾滋病。同性戀的艾滋病必須歧視,不講衛生難道不應該歧視?艾滋病用過的開刀設備,是消毒了,消毒之後給你用,你能同意嗎?

想好了再噴,或許這樣的事情將來就輪到你身上。

反過來,如果是其他原因得的艾滋病,醫生就不能歧視,每個人都不應該歧視,盡管要冒生命危險。所以這個醫生問問他是怎麼得的是非常正確,要是我,我也得問問。所以,必須歧視這種自找的艾滋病。

…………………………………………………………………………
真的招來三個兔子,噴的果然都是胡蘿卜味。


大水哥:

說艾滋病不會傳染的奇葩不知道醫生做手術會割傷自己的手嗎?我爸有一次做手術把手割傷了,鬱悶了好幾個月,查了艾滋陰性才放心。

艾滋是不治之症,血液具有很強的傳染性,應該去專門的傳染病醫院治療。去普通醫院做手術不僅害醫護人員,也害其他患者。其他患者被傳染的概率比醫生還高。

聖母婊我問你如果你知道這個手術台的上個病人是艾滋病患者你接不接受,不接受就別逼逼,反正我不接受,聖母婊最喜歡就是慨他人之康。


上火喝涼茶:

我做了十幾年,還沒想過拒絕,亦不知有拒絕的權利。HIV的病人,帶多一對手套穿防水手術衣帶全包的面罩。希望你們都健康,我能輕松一點。


大名頂頂:
如何看待拒絕做手術?得了吧,我內科也不收艾滋的。我們普通醫院收艾滋進來作死啊?
首先,病房裡其他病人會非常有意見,一個艾滋對五十幾個普通病人,我們選擇照顧五十幾個人的情緒。
其次,普通醫院沒有完備的職業暴露對策,我們的命也是命,要對自己負責。

至於歧視,吸毒濫交不檢點的人得不得艾滋都要歧視,無辜的艾滋病人當然要同情。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