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馬雲 4 月 11 日在內外直播中將 996 稱為「修來的福報」?

, , , ,
匿名用戶:

作為一個被資本收割多年的老韭菜,想對目前炒得火熱的996說幾句。

我想說,做為一個幾乎在中日韓港台大企業都打過工的人,不由得不感慨辛勞致富,至死方休彷彿真是整個東亞人的宿命。從我自身的體會來看,整個東亞國家的企業幾乎都是日本企業的學徒,沒有不信奉企業就是家,工作大於一切的。work-life balance?不存在的。就製造業來說,你幾乎挑不出來一個日韓企業平時不加班,周末不趕工的,而且一個比一個凶。什麼996,狼性文化真的是別人玩剩下了的。現在鬧得沸沸揚揚的996問題,其實早在世紀初的製造業就已經預演過一遍了。

就以曾經工作過的一家東亞企業'A為例,雖然我也是經過錘煉的人,進去之後還是被震驚到了,該企業研發中心正常下班時間是晚上11點,誰要是晚上9點下班就跟早退沒什麼兩樣。周末沒有特例都是要上班的。此公司為了搶佔市場都是將項目時間極度壓縮,一般外面一年研發時間在裡面可以縮短到半年,在當時而言已經比山寨小廠產品研發的速度還快。到了趕項目進度的時候更是瘋狂,通宵加班都是家常便飯,為了趕時間樓下就有淋浴房,辦公室是直接放地鋪的。我曾經見過的加班記錄是做硬體的一個小夥子,三天三夜不眠不休的做測試,結果是外方經理怕他猝死把他趕回去休息的。

說這些不是說996不算什麼,只是說加班文化幾乎是東亞國家根深蒂固的職場文化,想要國家來禁止幾乎是不可能的。聽到這里很多人估計已經準備罵我是被資方洗腦的奴隸和奮斗逼了,但是我沒有說完的是,上面說的那家企業,加班費是嚴格按勞動法執行的,也就是平時1.5倍,周末兩倍,隨隨便便每個月的加班費就可以抵過扣稅,加班多的時候幾乎可以拿到工資的兩倍。可想而知一部分員工對此是沒有什麼抵觸情緒的,甚至是踴躍加長自己的時間。這部分多半都是剛出校門的愣頭青,最後是HR不得不下通知要所有部門將加班時間控制到36小時內,而另外一部分有能力的因為當時而言機會遍地,不願加班,也不愁沒有下家接盤,陸陸續續都跳槽走人了。最終留下的是願意用時間換金錢,也是沒什麼經驗或能力不足的,資深的員工除了管理層幾乎都跳走了,對於該企業而言,顯然這不是它想要的結果。

我想說的重點是,第一,加班與不加班與否,一個公司一定要嚴格遵守法律。嚴格按照勞動法對消費者進行補償。一個藐視法律的公司,很難想像能有多大的前景,也很難想像在國際上能有多少競爭力。第二,對於公開無視法律的公司,有關部門不能裝聾作啞,保護勞動者才是長久保護自己的稅源這個簡單的道理還是很多人不懂的。只有勞動者發出的呼聲越大,才能有機會促使監管者對這些公司有所作為。第三,勞動者應該至少要有用腳投票的機會,為什麼以前網際網路公司的加班沒有這么大的反響,無非是現在經商環境惡化,外資流出,跳槽機會越來越差,只能忍受本土黃世仁的剝削而已。這個鍋,顯然不是普通勞動者可以背得起。

順便說一下,我至今仍然不覺得我以前加的那麼多班有什麼意義,雖然賺了一些加班費,但是個人成長幾乎停滯。那家公司雖然憑借快速的開發速度搶佔了市場一時,最終也因為創新乏力沉淪下去(想想也是,一群蓬頭垢面,滿臉倦容的工蜂能有什麼創造力!),實際上,對雙方都是得不償失的。


噠噠噠啊:

我來答 他這是被王林和西藏喇嘛洗腦洗的喜歡說福報了 一般而言 兩三年這樣可以 但久了就不行了 年輕的時候多賺一點錢學一點東西 努力拚搏一下 年富力強的也無所謂 但是人家會有家庭 有生活 你讓他兒子女兒這樣試試!看他肯不肯! 腦力勞動者做十二個小時比一般體力勞動者做十二個小時累多了


Aorqu用戶:

我當然相信馬雲是007。但馬雲是在為自己工作,他一天工作25小時也可以理解。

而他的員工是在為他工作,不是在為自己工作,沒有可比性的。


大難不死的男孩:

第一,顯然是和宗教人士有接觸的…

第二,我不管你情懷吹得滿天飛,違法就是違法這沒得洗啊…


許楊:

那天我去大保健,姑娘盤靚條順,惹人喜愛,正顛龍倒鳳之時,門外有人敲門,「308到鍾了!」姑娘剛要走,我一把拉住她,「這位同志,能不能加個班?」

「可以啊,哥」,姑娘很爽快,「那您加個鍾唄,給您打八折。」

我一聽就不高興了,現在的年輕人怎麼都這么吃不得苦,不願奮斗,坐享其成!?還得我親自來教育她——

「不是加鍾,是加班!我個人認為,加班是一種巨大的福氣,很多公司、很多人想加班都沒有機會。如果你年輕的時候不加班,你什麼時候可以加班?你一輩子沒有加班,你覺得你就很驕傲了?這個世界上,我們每一個人都希望成功,都希望美好生活,都希望被尊重,我請問你,你不付出超越別人的努力和時間,你怎麼能夠實現你想要的成功?」

姑娘眨眨眼睛說,「那您說的加班不就是加鍾嗎?」

我說,「不一樣,加班呢,是一種自願的拼搏,是一種自我的肯定,是對社會和集體的一種崇高奉獻,是主觀能動性和主人翁意識的有機結合,是人類進步的階梯,是人性奪目的閃光……」

「那加鍾和加班到底有啥區別?」姑娘問。

「加班沒有錢。」

……

現在,我正在人民醫院骨科住院部的床上打字,大家不用擔心我。

話說回來,加班是要給錢的,對吧,這么簡單的道理,大保健的姑娘都懂,怎麼突然間叱吒風雲的商界大佬們都不懂了呢?

麻煩問一下,咱們國家法定貨幣難道不是人民幣嗎?什麼時候變成「上班時長」了?沒人通知我啊。

我去4s店買輛奔馳,不漏油的那種,問店員,「這輛C63怎麼賣?」店員說,「1800個加班!」我直接掏出我們公司考勤表,「2000個加班,不用找了!」

如果是這樣,我自願加班到吐血。

可惜啊!美好的生活還得靠人民幣啊!就四號線擠成那個阿么樣不花三塊錢他們還不讓我上呢!

所以,無論多麼無私多麼努力多麼忘我地工作,說白了,您得換算成金錢才有意義啊,否則廣大社畜怎麼生存呢?對不對?

可是,為什麼在討論996時,各位大佬們滿腔熱血如早上起床憋了一晚上的尿一樣噴薄而出,各種「理想」、「奮斗」、「信念」、「成功」等輝煌的單詞一股腦地往大家臉上拍,但是怎麼就沒人提「加班費」這三個如此樸實無華的漢字呢?

按照勞動法第四十四條的規定,支付加班費的具體標準是:在標准工作日內安排勞動者延長工作時間的,支付不低於工資的150%的工資報酬;休息日安排勞動者工作又不能安排補休的,支付不低於工資的200%的工資報酬;法定休假日安排勞動者工作的,支付不低於300%的工資報酬。

但是咱們這個社會要是什麼都嚴格按照國家規定來那他娘的早就好了!

問題來了——你去找老闆,說,「老闆我加班了,你得給我加班費,國家規定的,必須得有」。老闆手一背,說,「小許啊,我還沒有加班費呢,你要什麼加班費啊?」你怎麼回答?

就算,老闆良心發現了,一定要給你加班費。那麼勞動法里「工資報酬」這四個字,就看老闆怎麼理解了。在實操中,這個「工資報酬」,很有可能是「基本工資」的報酬。

「基本」是一個特別神奇的詞匯,本來清晰明了的東西加上「基本」兩個字就立刻撲朔迷離了。比如說你問老闆意見,老闆回復,「基本同意」——什麼意思?同意就同意,不同意就不同意,什麼叫「基本同意」?其實「基本同意」的意思就是,我現在同意,但是一旦出問題了,那麼我當初其實是不同意的。

一個道理,「基本工資」,就是「基本上,你有那麼點兒工資」。比如說啊,你月薪1萬,但是其中8000是各類補貼,剩下2000才是你的基本工資,除以30天,每天8小時,你的時薪是8塊,加班兩個小時,獲得150%的工資報酬,恭喜你,24元到手,打車不堵的情況下能從國貿到三里屯——你怎麼心這么大呢,這么點兒工資還好意思去三里屯!?

這么說來老闆根本就是枉顧或者曲解國家法律嘛!於是我去找仲裁機構,去投訴,去法院檢察院公安局派出所任何一個可以主持正義的地方,最後我也許可以拿到正常的加班費,但是我花費的錢和精力早就超過這點兒錢的三十倍了——「維權」兩個字說起來多輕松,「維權成本」四個字在真正做的時候就有多沉重。

於是,關於加班費這個問題,大家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哪位要是說,「我們公司真能給足加班費」,那受小弟一拜,給你們老闆點贊。

有人肯定說了,我冤枉好人,人家很多商界大佬都說了,「我們公司不強制要求加班」。

太棒了,「不強制要求加班」。

確實,是你自己加班的啊,公司沒逼你啊,沒給你上老虎凳、辣椒水吧,東廠西廠軍統中統那些招數確確實實沒用過吧。但是呢,下班點到了,老闆突然出現——開會——啊,如果有事呢,可以先走,但是會議比較重要,走還是不走自己掂量。

你今天走了,明天走了,後天還能走嗎?還想不想幹了?

當然啦,老闆也不可能天天開會,但是呢,他可以給你安排點兒你力所不能及的活兒啊,對吧。下午4點半,「小許,這是本年度全球銷售狀況,明天早上9點統計出個表格給我」,你定睛一看,材料從辦公桌一直堆到男廁所——確實沒讓你加班,有能耐你半個小時幹完啊。

現在牛逼的公司不都號稱用兩個人的錢雇一個人去干三個人的活兒嗎?

所以啊,職場上「自願加班」是一個哲學問題,你說你到底是自願的還是被逼的?你仔細想了想,覺得自己還是自願的。

而最奇葩的是,各位大佬們在討論996的時候紛紛展現出一種捨我其誰的霸氣,似乎自己是高高在上恩威並施的主人,似乎手底下這些拚死拼活的小孩兒是在自己的大度施捨下才不至於餓死,似乎任何人進了公司就得至死不渝地對公司展現無腦的忠誠,似乎一紙簡簡單單的商業契約到了他們那裡就變成封建帝王給百姓們的雨露均沾了——加班拿不到加班費的各位不但不能表示絲毫的質疑,還得撲通一下跪在地上大喊謝主隆恩呢。

別鬧了,大家都是靠醜陋的金錢捆綁在一起的萍水之客,不信你停發工資三個月看看誰還對你保持忠誠。

誰也不欠誰的,只是大家的社會角色不同而已,人們生活在這個世界上靠的是各自的本事——也許不是什麼大本事,但依舊是本事——還「公司不養閑人」,一個「養」字盡顯醜態——我上班你給我錢,怎麼就養來養去的了?除了我父母,其他人沒養過我,我付出勞動了,你給我錢,這是合作關系,不是撫養關系。

也許是兩千年來封建流毒的侵害吧,中國人但凡有了點兒成就,就迫不及待的想復辟封建家長一般的獨裁統治,就算新潮的網際網路公司也不能例外。

該給的錢給到位了,該尊重的法律尊重了,中國人民肯定不用揚鞭自奮蹄,不需要大佬們操心。

所以無論是996,還是497,哪怕是69呢,這都無所謂,關鍵是,付出就得有回報,這個亘古不變的道理,不是大佬們打幾針雞血就能搪塞過去的。

我敢肯定啊,朋友們,一定會有人在留言區里這么說:「沒人逼你在這兒上班,願意干就干,不願意干就滾!」

所以我可得把本文中心思想說清楚了——

資本永遠是逐利的,但是我們的大佬們一邊自己追逐著利潤,一邊又要求著員工們的舍己奉獻,這不是更好地說明了「資本永遠是逐利的」這句名言嗎?既然這樣,大家就用利益說話不是更好嗎,何必裝做一副人生導師的樣子,說出那些老掉牙的大道理呢,大佬們就直說,「我想掙更多的錢所以不給你們加班費」不就完了嗎?然後再加上一句「願意干就干,不願意干就滾」,多好啊,至少還算真性情。

結果呢,他們非得給我們講什麼「拼搏奮斗」——拼搏奮斗這種東西,大家最遲國小三年級的時候也就懂了,何必再來掐著我們脖子灌下這碗過期的心靈雞湯呢?

我還敢肯定啊,朋友們,也一定會有人在留言區里這么說:「請問你創立了什麼企業,你做過什麼貢獻,你算什麼東西,在這里評價這些著名的企業家?」

我嚴正聲明,本人非常敬重白手起家的諸位大佬們,但是呢,術業有專攻,他們做好自己的企業就萬事大吉了,沒必要強扮人生導師這個角色,中國人的人生導師已經夠多了,導師越來越多學生都不夠用了。

何況,咱們要是較了真,《勞動法》白紙黑字的規定哪位大佬沒有違反呢?為了生存發展,中國人從上到下也都默許了這種做法,既然這樣,各位大佬就不要得了便宜還賣乖了。原始積累都是血腥的,咱們得過且過吧,非要把犯罪紀實裝點成格林童話,累不累?

其實加班很正常,我們不努力地加班,怎麼能多快好省地建設祖國呢?中華民族怎麼復興呢?對吧?這個道理我們都懂。但是呢,你不給足加班費,就不要指望大家完全沒意見。一個道理,如果現在把大佬們的資產都強制充公了,讓大佬們為了祖國加班,你看他們還記不記得「拼搏」這個詞!

資本永遠是逐利的——試問,誰又不是呢?

不說了,我加班去了。


阿鑫:

你跟他談法律,他跟你談奮斗,你跟他健康,他跟你談薪酬,你跟他談薪酬,他跟你談貢獻,你跟談貢獻,他跟你談法律


無缺:

我們還是一起學習一下《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吧。

第三十六條 國家實行勞動者每日工作時間不超過八小時、平均每周工作時間不超過四十四小時的工時制度。
第四十三條 用人單位不得違反本法規定延長勞動者的工作時間。
第四十四條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單位應當按照下列標准支付高於勞動者正常工作時間工資的工資報酬:
(一)安排勞動者延長工作時間的,支付不低於工資的百分之一百五十的工資報酬;
(二)休息日安排勞動者工作又不能安排補休的,支付不低於工資的百分之二百的工資報酬
(三)法定休假日安排勞動者工作的,支付不低於工資的百分之三百的工資報酬。
第四十五條 國家實行帶薪年休假制度。
勞動者連續工作一年以上的,享受帶薪年休假。具體辦法由國務院規定。

國家也沒說不讓加班,你付加班工資就是。扯福報、兄弟都是耍流氓。

最後分享一下今天閱讀的馬克思《資本論》精彩語錄。

馬克思 -> 《資本論》第一卷:資本的生產過程(1867)

第八章 工作日

1、工作日的界限

你使用三天的勞動力,只付給我一天的代價。這是違反我們的契約和商品交換規律的。因此,我要求正常長度的工作日,我這樣要求,並不是向你求情,因為在金錢問題上是沒有情面可講的。你可能是一個模範公民,也許還是禁止虐待動物協會的會員,甚至還負有德高望重的名聲,但是在你我碰面時你所代表的那個東西的裡面是沒有心臟跳動的。如果那裡面彷彿有什麼東西在跳動的話,那不過是我自己的心。我要求正常的工作日,因為我和任何別的賣者一樣,要求得到我的商品的價值。

馬克思認為,資本家是人格化的資本,勞動者是人格化的勞動時間。


今年抽空一定要好好讀讀這套書。


Lynch:

說一句其他的想法… 我總覺得996這個事情對於任何一個正常人來說都知道是垃圾思想,公開支持都是在敗壞自己名聲,與人民站在對立面…

但是這…… 幾個大佬一起跳出來支持的時候… 我總覺得

會不會是有人有意的授意他們這樣做…

嗯嗯… 也就是我想想


瀟瀟讀書:

先放圖一張

大家不接受996的原因在於很多公司招人的時候可沒有說要強制996。就算說做六休一,也只是會說上下班時間幾點到幾點,中午幾點去吃飯,偶爾比較忙的時候可能需要加班。

可是當你真正進入公司開始上班之後會發現公司有一種詭異的氣氛:

每天下班,領導老闆不走沒人敢走。然後你發現領導總是9點10點鍾回去,還不忘和你們說一句:別忙太晚,都早點回去休息吧……

每天開會,打雞血,講雞湯,分享成功故事。總之,想盡一切辦法告訴你年輕人要努力,要能吃苦。不努力不吃苦怎麼掙錢,出來不是享福的……巴拉巴拉……

公司或者領導需要你幫忙和理解體諒的時候一句話你不得不理解不體諒不幫忙。你要有事想請假的時候,遇上極品的領導一句話能噎死你,「當年我做業務的時候,我外婆去世我都沒有請假回去看她……」很光榮很值得炫耀和模仿嗎?

真正把事情做好的方法沒有交給你,有效的資源公司沒有,需要的幫助支持沒有,需要的理解沒有。

那有什麼是你的呢?所有的問題全是你的。

最後每個月一發工資,沒多少就算了,甚至還要倒扣。

加班工資?不可能的…大家都是自願加班……

這是現在很多年輕人的公司和工作狀態。

別問我們為什麼不接受996了。你們這些以前天天灌毒雞湯,天天洗腦要我們奮斗的老闆(資本家)。現在毒雞湯也懶得灌了嗎?

非要直接喂屎?還往屎里下毒?然後兩句偷換概念的話一說,就要我們咽下去然後閉嘴?

我不接受。


匿名用戶:

我只想問一句,這些大老闆都有海外分公司的,他們也是這樣對待歐美外國人,要他們996的嗎?如果是,我支持馬雲,如果不是,對不起,馬雲就是一個偽君子,崇洋媚外,賺夠了中國人的錢,開始繼續壓榨,不敢對外國說,就敢對自己人這樣。


伍亦勤:

福報的意思是,

平時加班奉獻,難時直接暴斃。

工作透支生命,養老一毛不領。

春蠶到死絲方盡,豈不美哉?


梁千以:

做奴隸雖然不幸,但並不可怕,因為知道掙扎,畢竟還有掙脫的希望;若是從奴隸生活中尋出美來,贊嘆、陶醉,就是萬劫不復的奴才了!

——魯迅 ​​​


Aorqu用戶:

人一成功了,就容易膨脹,容易胡言亂語,人一強大了,就容易蠻橫,容易淫性大發

不只是人性問題,別忘了資本及其擁有者的本性,18年以來,我們不斷地感受著這股深深的寒意

它們終於扯下了溫情的面紗,露出了猙獰的面目


貓命貴:

並夕夕都快笑醒了,東哥給面子就算了,雲哥也這么給面子啊!

其他的大家都說得差不多了,醫學狗補充一句:996賺的錢不是你的!

注意996賺的錢不是你的,是醫院暫存在你那兒的,醫院遲早拿走它,

你996越狠,醫院越要翻倍,別拿自己的身體不當錢,進了醫院你就知道什麼是明碼標價,

我見過996猝死的年輕人,他的另一半很快又結婚了,

資本家狡猾的地方在於,996確實能賺錢,但他們不會告訴你的是:

會有別的男人來花你的錢,吃你的飯,喝你的酒,住你的房,開你的車,玩你的電腦,穿你的AJ,睡你的老婆,還要打你的娃!


陳子浩:

我來說一下,什麼叫做「屁股」以及馬雲的心理。

如果大家本人有一定立場和傾向的時候(比如鍵政領域),那麼很多情況會發現,許多觀點相反,會因為立場相近,而彼此支持。比如一個自由主義者,會很有可能一個「果粉」答案點贊,僅僅出於「果粉」答案對TG的批評。至於真正國府跟「自由主義」沒有半毛錢關系,甚至是相反的,就不是他們關心的了。立場反過來同理,比如諸多蘇粉一共粉,會和某些反女權大V混在一起,卻忘了自己粉的勢力可是高呼婦女解放的。他們很多時候甚至知道對方觀點有問題或和自己的觀點有矛盾,但是基於「出了一口惡氣」,還是會毫不猶豫的進行一波聲援。

作為馬雲,劉強東作為其最直接的競爭者之一,應該怎麼做呢?之前劉強東聲稱給全部快遞員交全額社保的時候,阿里方面的回應大意為交社保是企業的責任。言外之意就是「你就遵守個規定, 炒作個啥?」是的,出於商業目的和名聲,其他IT大企業現在最理性的做法,應該是宣傳一波「我們不長加班哦」,「我們雖然加班,但是福利給的足哦」,最起碼是「我們雖然加班多福利少,但是至少我們不會裁員哦」,才是名利雙收的做法。就算你家真的什麼都沒有,反正別人不知道,嘴上刷一波好感也不會嚴重穿幫。

然而馬雲做了什麼?他毫不猶豫地和這個曾無數你來我往互相攻伐甚至互相厭惡的商業對手站到了同一戰壕。對於馬雲來說,自己企業的名聲這種實際利益不重要了。唯一重要的就是這個死對頭說了他內心一直想說,想做,卻又一直不敢明目張胆的說出來的話而已。哪怕是對手,但劉的話完全說到了自己的心坎里,怎能不支持一波,出一口「惡氣」呢?

表面對手的人,往往可以經常統一戰線。

表面叫你兄弟的人,可能只把你當做一條狗。


紐太普:

我就問一個問題,為什麼只有工作才算創造價值?

少加班,身體好,節省醫療費,為國家節約醫療資源算不算創造價值?


姜小白:

底層跟中產有沖突。

Aorqu的討論環境是中產,馬雲的出發點是底層。

阿里巴巴的創業,一開始的客戶是做外貿的,很辛苦;後的客戶,是開淘寶店的,更辛苦。肯定會被資本主義侵蝕,但一路打拚,客戶是什麼樣的工作環境,馬雲心裡有數的,阿里巴巴跟谷歌不一樣,中國市場不一樣,環境不一樣,他清楚,底層也清楚,中產可能不能理解。

有選擇的話,誰不願意過北歐福利的生活呢,誰不願意像德國一樣漆黑無超市。

階段不一樣,都是先苦過、憋屈過,然後才有的福利、從容。

什麼地方加班是福報?富士康這樣的工廠。有加班員工就開心,無加班員工就傷心。是工廠的問題,還是市場的問題?其實真的很復雜。

底層家庭的孩子跟中產家庭的孩子條件沒法比,可大家接受的教育又接近於平等,結果是咱們的生活目標一致,這必然矛盾,如何解決這個矛盾就會有很複選擇。中產家庭的孩子,對工作要求一般,因為需要從工作中得到的也一般,從容點好;底層家庭的孩子對工作依賴高,因為需要通過工作來獲得更多的東西,這兩種人對工作的需求、態度都不一樣。本質上,是原生環境差太多了。

如果大家都996,就會影響市場,讓本來不需要996的人也要996了。這是矛盾點,可人出生,有的人在農村前路漆黑一片,有的人在城鎮坐擁資源,這也是矛盾點呀。社會問題,影響市場決策,這是經濟問題,無可避免。

從小團隊看,能控制效率,不996效果勝於996。可從大體看,大家幾乎都是拿時間換收益,時間投入越多產出越高,整體996肯定更高收益。看重資本的人不會很真善美的拒絕這點,他們當然願意利用這點壓榨出員工的時間,產出更多,收益更高。矛盾點依然是員工的目標不一致,有的人只需要賺點生活費就行了,有的人需要賺錢還大學貸款,給父母置辦一處安居所。後者當然願意996了,沒辦法,只能付出時間挑戰更高收益,可這樣就破壞了原本有資格只賺點生活費的中產員工。

資本無情,類似馬雲這種老闆肯定不是因為善良才提供996這樣的工作,但對於一切都要靠自己奮斗的人來說,能有這樣的工作的確打心底里慶幸,它能讓自己有機會加速積累一點兒自己需要的東西。在最年輕身體最好的時候,付出時間來換,也願意這樣干。

下面三張照片是我老家,我從小生活的地方,類似我這種底層家庭,如果是在美國,在德國,我完蛋了,我怎麼去實現自己的生活目標呢?更掉軌的是該讀書時我還不好好讀書,學歷也特別差。在類似美德這種市場環境,我的出路是被定死的。可像我這種環境的人,在中國有很多,真的有很多。我們的時間不如中產值錢,我們對工作依賴高,我就需要996,誰想做奮斗逼呢,可又有什麼辦法呢。

這是我的卧室,私人房間,小時候最希望的是這個房間能有個窗戶
去我房間的樓梯
飯廳

類似富士康的員工以及我這種出生環境的人,在Aorqu是被忽視的,好像我們壓根不存在。

靠提高個人效率能避免靠時間換產出增加,可大部分時候,我們都跟富士康的員工無區別,時間付出越多,產出越高。

現在的我,在一家瑞士公司做銷售經理,收入尚可;業余還有一個公眾號能接廣告;還能去給同行牽線做大客戶賺收益,我能理解中產排斥奮斗逼的心情。我領導一年40天年假,可他從來只休三分之,我總是埋怨他幹嘛不全部休完,搞這種奮斗的氛圍,害我休假總是要偷偷摸摸的。

華僑在國外經常被大家鄙視,喜歡拿時間換產出增加,弄壞當地的行業風氣。「勤奮的中國人「並不一定是誇獎,可大概只有我們中國人自己能理解,不是中國人笨的不會享受生活,不是中國人蠢到被資本洗腦,真的是沒辦法,有的人沒選擇的。

剛畢業的年輕人,很容易相信平等、自由。從平等自由的角度,996簡直是奴隸制度,是資本家對人的壓榨。但對於跟我一樣底層的人,要真心明白,能有這樣的選擇,確實難得,這是中國市場的特點,它還在發展中,它還不夠成熟,所以它有如此高的彈性。當它日漸成熟,當資本市場更喜歡中產時,底層的人就真的要更辛苦了。

我前公司的董事長是福建人,公司氛圍跟馬雲這套很像,他一直鼓勵年輕人就該奮斗、努力,我們每周只休息一天,工作日也隨意加班。工作是雙向選擇,不喜歡的可以離開,但大公司會影響行業氛圍,前老闆在行業里的口碑也不怎麼好,壓榨員工。但現在真心很感恩那會兒被逼著奮斗逼一下,成長很大。

在大陸抵制996的人,往往只抵制自己的行業,這就很尷尬。阿里巴巴的員工抵制996,卻希望淘寶店家能24小時發貨,卻希望鄰家近的超市半夜還能營業,希望周末洗衣服開業,希望黃金周健身房不閉館。你不關心世界,世界當然也不關心你。只固定在個體,那麼大家都是選擇,願意上的上,不願意上的下,大家自由。但我希望大環境能慢慢變好,富士康的員工不需要加班也能漲工資,洗衣店不需要周末上班也能收入滿意,農村的孩子不需要付出額外多的時間也能實現自己的生活目標。

馬雲們不是慈善家,他們只是為了得到更多,可工作不就是互相成全嗎,有的人需要,也就願意付出更多時間來換取更多收益。

我清明休假在老家山腳摘的花,很漂亮,很香,但我清早六點半上山散步的時候,田裡已經有很多人在幹活了。

對他們來說,996真的是修來的福報。

30歲了,我發現前老闆說的很對,20歲別想著什麼享受生活,奮斗、努力,多攢點錢,改善下家人的生活。講這些會被罵,但真心想講一下,希望那些跟我一樣好像不存在的孩子們,其實很複選擇也沒大家講的那麼差,人生就是這樣,大家只看自己的屁股坐在哪裡而已,迷茫時,就先多賺點錢。我們這一代人,還沒到談福利,談公平的時候。那些談的人,大都只是自我實現在先而已,這個野蠻生長的市場,對底層的人來說是機遇,接觸過各種中小型淘寶賣家的馬雲知道這點,這也是阿里巴巴的氣質,谷歌是不可能服務好淘寶賣家的,阿里可以,這是底層人民的互相成全。市場就是這樣,看需求的,接受996的人多996的企業就多,抵制996的人多非996的企業也就變多,我們都在用自己的選擇給市場投票。如果明天五分之一的阿里巴巴員工遞交辭呈,後天阿里巴巴就非996了,可能遞交辭呈的人太少了,這就是生活,這是你我。


Eric:

社會的復雜遠遠超過普通人的想像。一邊是碼農集體聲討996,另一邊是海量提問如何成為程序員產品經理諮詢顧問投資銀行家走向人生巔峰。

事實上更值得思考的問題是:為何中國私營部門的勞動者需要付出遠多於國外同行的勞動時間才可以實現相似的生活水準?為何財政收入增速可以持續高於gdp增速?

抗議996是沒有意義的,有這工夫不如學好外語肉身翻牆。


可惜流年:

那些說不願意996沒人逼你,可以離職走的。有沒有想過,當資本家聯合起來到處都是996的時候,你往哪走?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