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马云 4 月 11 日在内外直播中将 996 称为“修来的福报”?

, , , ,
匿名用户:

作为一个被资本收割多年的老韭菜,想对目前炒得火热的996说几句。

我想说,做为一个几乎在中日韩港台大企业都打过工的人,不由得不感慨辛劳致富,至死方休仿佛真是整个东亚人的宿命。从我自身的体会来看,整个东亚国家的企业几乎都是日本企业的学徒,没有不信奉企业就是家,工作大于一切的。work-life balance?不存在的。就制造业来说,你几乎挑不出来一个日韩企业平时不加班,周末不赶工的,而且一个比一个凶。什么996,狼性文化真的是别人玩剩下了的。现在闹得沸沸扬扬的996问题,其实早在世纪初的制造业就已经预演过一遍了。

就以曾经工作过的一家东亚企业'A为例,虽然我也是经过锤炼的人,进去之后还是被震惊到了,该企业研发中心正常下班时间是晚上11点,谁要是晚上9点下班就跟早退没什么两样。周末没有特例都是要上班的。此公司为了抢占市场都是将项目时间极度压缩,一般外面一年研发时间在里面可以缩短到半年,在当时而言已经比山寨小厂产品研发的速度还快。到了赶项目进度的时候更是疯狂,通宵加班都是家常便饭,为了赶时间楼下就有淋浴房,办公室是直接放地铺的。我曾经见过的加班记录是做硬体的一个小伙子,三天三夜不眠不休的做测试,结果是外方经理怕他猝死把他赶回去休息的。

说这些不是说996不算什么,只是说加班文化几乎是东亚国家根深蒂固的职场文化,想要国家来禁止几乎是不可能的。听到这里很多人估计已经准备骂我是被资方洗脑的奴隶和奋斗逼了,但是我没有说完的是,上面说的那家企业,加班费是严格按劳动法执行的,也就是平时1.5倍,周末两倍,随随便便每个月的加班费就可以抵过扣税,加班多的时候几乎可以拿到工资的两倍。可想而知一部分员工对此是没有什么抵触情绪的,甚至是踊跃加长自己的时间。这部分多半都是刚出校门的愣头青,最后是HR不得不下通知要所有部门将加班时间控制到36小时内,而另外一部分有能力的因为当时而言机会遍地,不愿加班,也不愁没有下家接盘,陆陆续续都跳槽走人了。最终留下的是愿意用时间换金钱,也是没什么经验或能力不足的,资深的员工除了管理层几乎都跳走了,对于该企业而言,显然这不是它想要的结果。

我想说的重点是,第一,加班与不加班与否,一个公司一定要严格遵守法律。严格按照劳动法对消费者进行补偿。一个藐视法律的公司,很难想像能有多大的前景,也很难想像在国际上能有多少竞争力。第二,对于公开无视法律的公司,有关部门不能装聋作哑,保护劳动者才是长久保护自己的税源这个简单的道理还是很多人不懂的。只有劳动者发出的呼声越大,才能有机会促使监管者对这些公司有所作为。第三,劳动者应该至少要有用脚投票的机会,为什么以前网际网路公司的加班没有这么大的反响,无非是现在经商环境恶化,外资流出,跳槽机会越来越差,只能忍受本土黄世仁的剥削而已。这个锅,显然不是普通劳动者可以背得起。

顺便说一下,我至今仍然不觉得我以前加的那么多班有什么意义,虽然赚了一些加班费,但是个人成长几乎停滞。那家公司虽然凭借快速的开发速度抢占了市场一时,最终也因为创新乏力沉沦下去(想想也是,一群蓬头垢面,满脸倦容的工蜂能有什么创造力!),实际上,对双方都是得不偿失的。


哒哒哒啊:

我来答 他这是被王林和西藏喇嘛洗脑洗的喜欢说福报了 一般而言 两三年这样可以 但久了就不行了 年轻的时候多赚一点钱学一点东西 努力拚搏一下 年富力强的也无所谓 但是人家会有家庭 有生活 你让他儿子女儿这样试试!看他肯不肯! 脑力劳动者做十二个小时比一般体力劳动者做十二个小时累多了


Aorqu用户:

我当然相信马云是007。但马云是在为自己工作,他一天工作25小时也可以理解。

而他的员工是在为他工作,不是在为自己工作,没有可比性的。


大难不死的男孩:

第一,显然是和宗教人士有接触的…

第二,我不管你情怀吹得满天飞,违法就是违法这没得洗啊…


许杨:

那天我去大保健,姑娘盘靓条顺,惹人喜爱,正颠龙倒凤之时,门外有人敲门,“308到钟了!”姑娘刚要走,我一把拉住她,“这位同志,能不能加个班?”

“可以啊,哥”,姑娘很爽快,“那您加个钟呗,给您打八折。”

我一听就不高兴了,现在的年轻人怎么都这么吃不得苦,不愿奋斗,坐享其成!?还得我亲自来教育她——

“不是加钟,是加班!我个人认为,加班是一种巨大的福气,很多公司、很多人想加班都没有机会。如果你年轻的时候不加班,你什么时候可以加班?你一辈子没有加班,你觉得你就很骄傲了?这个世界上,我们每一个人都希望成功,都希望美好生活,都希望被尊重,我请问你,你不付出超越别人的努力和时间,你怎么能够实现你想要的成功?”

姑娘眨眨眼睛说,“那您说的加班不就是加钟吗?”

我说,“不一样,加班呢,是一种自愿的拼搏,是一种自我的肯定,是对社会和集体的一种崇高奉献,是主观能动性和主人翁意识的有机结合,是人类进步的阶梯,是人性夺目的闪光……”

“那加钟和加班到底有啥区别?”姑娘问。

“加班没有钱。”

……

现在,我正在人民医院骨科住院部的床上打字,大家不用担心我。

话说回来,加班是要给钱的,对吧,这么简单的道理,大保健的姑娘都懂,怎么突然间叱吒风云的商界大佬们都不懂了呢?

麻烦问一下,咱们国家法定货币难道不是人民币吗?什么时候变成“上班时长”了?没人通知我啊。

我去4s店买辆奔驰,不漏油的那种,问店员,“这辆C63怎么卖?”店员说,“1800个加班!”我直接掏出我们公司考勤表,“2000个加班,不用找了!”

如果是这样,我自愿加班到吐血。

可惜啊!美好的生活还得靠人民币啊!就四号线挤成那个阿么样不花三块钱他们还不让我上呢!

所以,无论多么无私多么努力多么忘我地工作,说白了,您得换算成金钱才有意义啊,否则广大社畜怎么生存呢?对不对?

可是,为什么在讨论996时,各位大佬们满腔热血如早上起床憋了一晚上的尿一样喷薄而出,各种“理想”、“奋斗”、“信念”、“成功”等辉煌的单词一股脑地往大家脸上拍,但是怎么就没人提“加班费”这三个如此朴实无华的汉字呢?

按照劳动法第四十四条的规定,支付加班费的具体标准是:在标准工作日内安排劳动者延长工作时间的,支付不低于工资的150%的工资报酬;休息日安排劳动者工作又不能安排补休的,支付不低于工资的200%的工资报酬;法定休假日安排劳动者工作的,支付不低于300%的工资报酬。

但是咱们这个社会要是什么都严格按照国家规定来那他娘的早就好了!

问题来了——你去找老板,说,“老板我加班了,你得给我加班费,国家规定的,必须得有”。老板手一背,说,“小许啊,我还没有加班费呢,你要什么加班费啊?”你怎么回答?

就算,老板良心发现了,一定要给你加班费。那么劳动法里“工资报酬”这四个字,就看老板怎么理解了。在实操中,这个“工资报酬”,很有可能是“基本工资”的报酬。

“基本”是一个特别神奇的词汇,本来清晰明了的东西加上“基本”两个字就立刻扑朔迷离了。比如说你问老板意见,老板回复,“基本同意”——什么意思?同意就同意,不同意就不同意,什么叫“基本同意”?其实“基本同意”的意思就是,我现在同意,但是一旦出问题了,那么我当初其实是不同意的。

一个道理,“基本工资”,就是“基本上,你有那么点儿工资”。比如说啊,你月薪1万,但是其中8000是各类补贴,剩下2000才是你的基本工资,除以30天,每天8小时,你的时薪是8块,加班两个小时,获得150%的工资报酬,恭喜你,24元到手,打车不堵的情况下能从国贸到三里屯——你怎么心这么大呢,这么点儿工资还好意思去三里屯!?

这么说来老板根本就是枉顾或者曲解国家法律嘛!于是我去找仲裁机构,去投诉,去法院检察院公安局派出所任何一个可以主持正义的地方,最后我也许可以拿到正常的加班费,但是我花费的钱和精力早就超过这点儿钱的三十倍了——“维权”两个字说起来多轻松,“维权成本”四个字在真正做的时候就有多沉重。

于是,关于加班费这个问题,大家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哪位要是说,“我们公司真能给足加班费”,那受小弟一拜,给你们老板点赞。

有人肯定说了,我冤枉好人,人家很多商界大佬都说了,“我们公司不强制要求加班”。

太棒了,“不强制要求加班”。

确实,是你自己加班的啊,公司没逼你啊,没给你上老虎凳、辣椒水吧,东厂西厂军统中统那些招数确确实实没用过吧。但是呢,下班点到了,老板突然出现——开会——啊,如果有事呢,可以先走,但是会议比较重要,走还是不走自己掂量。

你今天走了,明天走了,后天还能走吗?还想不想干了?

当然啦,老板也不可能天天开会,但是呢,他可以给你安排点儿你力所不能及的活儿啊,对吧。下午4点半,“小许,这是本年度全球销售状况,明天早上9点统计出个表格给我”,你定睛一看,材料从办公桌一直堆到男厕所——确实没让你加班,有能耐你半个小时干完啊。

现在牛逼的公司不都号称用两个人的钱雇一个人去干三个人的活儿吗?

所以啊,职场上“自愿加班”是一个哲学问题,你说你到底是自愿的还是被逼的?你仔细想了想,觉得自己还是自愿的。

而最奇葩的是,各位大佬们在讨论996的时候纷纷展现出一种舍我其谁的霸气,似乎自己是高高在上恩威并施的主人,似乎手底下这些拚死拼活的小孩儿是在自己的大度施舍下才不至于饿死,似乎任何人进了公司就得至死不渝地对公司展现无脑的忠诚,似乎一纸简简单单的商业契约到了他们那里就变成封建帝王给百姓们的雨露均沾了——加班拿不到加班费的各位不但不能表示丝毫的质疑,还得扑通一下跪在地上大喊谢主隆恩呢。

别闹了,大家都是靠丑陋的金钱捆绑在一起的萍水之客,不信你停发工资三个月看看谁还对你保持忠诚。

谁也不欠谁的,只是大家的社会角色不同而已,人们生活在这个世界上靠的是各自的本事——也许不是什么大本事,但依旧是本事——还“公司不养闲人”,一个“养”字尽显丑态——我上班你给我钱,怎么就养来养去的了?除了我父母,其他人没养过我,我付出劳动了,你给我钱,这是合作关系,不是抚养关系。

也许是两千年来封建流毒的侵害吧,中国人但凡有了点儿成就,就迫不及待的想复辟封建家长一般的独裁统治,就算新潮的网际网路公司也不能例外。

该给的钱给到位了,该尊重的法律尊重了,中国人民肯定不用扬鞭自奋蹄,不需要大佬们操心。

所以无论是996,还是497,哪怕是69呢,这都无所谓,关键是,付出就得有回报,这个亘古不变的道理,不是大佬们打几针鸡血就能搪塞过去的。

我敢肯定啊,朋友们,一定会有人在留言区里这么说:“没人逼你在这儿上班,愿意干就干,不愿意干就滚!”

所以我可得把本文中心思想说清楚了——

资本永远是逐利的,但是我们的大佬们一边自己追逐著利润,一边又要求着员工们的舍己奉献,这不是更好地说明了“资本永远是逐利的”这句名言吗?既然这样,大家就用利益说话不是更好吗,何必装做一副人生导师的样子,说出那些老掉牙的大道理呢,大佬们就直说,“我想挣更多的钱所以不给你们加班费”不就完了吗?然后再加上一句“愿意干就干,不愿意干就滚”,多好啊,至少还算真性情。

结果呢,他们非得给我们讲什么“拼搏奋斗”——拼搏奋斗这种东西,大家最迟国小三年级的时候也就懂了,何必再来掐着我们脖子灌下这碗过期的心灵鸡汤呢?

我还敢肯定啊,朋友们,也一定会有人在留言区里这么说:“请问你创立了什么企业,你做过什么贡献,你算什么东西,在这里评价这些著名的企业家?”

我严正声明,本人非常敬重白手起家的诸位大佬们,但是呢,术业有专攻,他们做好自己的企业就万事大吉了,没必要强扮人生导师这个角色,中国人的人生导师已经够多了,导师越来越多学生都不够用了。

何况,咱们要是较了真,《劳动法》白纸黑字的规定哪位大佬没有违反呢?为了生存发展,中国人从上到下也都默许了这种做法,既然这样,各位大佬就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了。原始积累都是血腥的,咱们得过且过吧,非要把犯罪纪实装点成格林童话,累不累?

其实加班很正常,我们不努力地加班,怎么能多快好省地建设祖国呢?中华民族怎么复兴呢?对吧?这个道理我们都懂。但是呢,你不给足加班费,就不要指望大家完全没意见。一个道理,如果现在把大佬们的资产都强制充公了,让大佬们为了祖国加班,你看他们还记不记得“拼搏”这个词!

资本永远是逐利的——试问,谁又不是呢?

不说了,我加班去了。


阿鑫:

你跟他谈法律,他跟你谈奋斗,你跟他健康,他跟你谈薪酬,你跟他谈薪酬,他跟你谈贡献,你跟谈贡献,他跟你谈法律


无缺:

我们还是一起学习一下《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吧。

第三十六条 国家实行劳动者每日工作时间不超过八小时、平均每周工作时间不超过四十四小时的工时制度。
第四十三条 用人单位不得违反本法规定延长劳动者的工作时间。
第四十四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单位应当按照下列标准支付高于劳动者正常工作时间工资的工资报酬:
(一)安排劳动者延长工作时间的,支付不低于工资的百分之一百五十的工资报酬;
(二)休息日安排劳动者工作又不能安排补休的,支付不低于工资的百分之二百的工资报酬
(三)法定休假日安排劳动者工作的,支付不低于工资的百分之三百的工资报酬。
第四十五条 国家实行带薪年休假制度。
劳动者连续工作一年以上的,享受带薪年休假。具体办法由国务院规定。

国家也没说不让加班,你付加班工资就是。扯福报、兄弟都是耍流氓。

最后分享一下今天阅读的马克思《资本论》精彩语录。

马克思 -> 《资本论》第一卷:资本的生产过程(1867)

第八章 工作日

1、工作日的界限

你使用三天的劳动力,只付给我一天的代价。这是违反我们的契约和商品交换规律的。因此,我要求正常长度的工作日,我这样要求,并不是向你求情,因为在金钱问题上是没有情面可讲的。你可能是一个模范公民,也许还是禁止虐待动物协会的会员,甚至还负有德高望重的名声,但是在你我碰面时你所代表的那个东西的里面是没有心脏跳动的。如果那里面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跳动的话,那不过是我自己的心。我要求正常的工作日,因为我和任何别的卖者一样,要求得到我的商品的价值。

马克思认为,资本家是人格化的资本,劳动者是人格化的劳动时间。


今年抽空一定要好好读读这套书。


Lynch:

说一句其他的想法… 我总觉得996这个事情对于任何一个正常人来说都知道是垃圾思想,公开支持都是在败坏自己名声,与人民站在对立面…

但是这…… 几个大佬一起跳出来支持的时候… 我总觉得

会不会是有人有意的授意他们这样做…

嗯嗯… 也就是我想想


潇潇读书:

先放图一张

大家不接受996的原因在于很多公司招人的时候可没有说要强制996。就算说做六休一,也只是会说上下班时间几点到几点,中午几点去吃饭,偶尔比较忙的时候可能需要加班。

可是当你真正进入公司开始上班之后会发现公司有一种诡异的气氛:

每天下班,领导老板不走没人敢走。然后你发现领导总是9点10点钟回去,还不忘和你们说一句:别忙太晚,都早点回去休息吧……

每天开会,打鸡血,讲鸡汤,分享成功故事。总之,想尽一切办法告诉你年轻人要努力,要能吃苦。不努力不吃苦怎么挣钱,出来不是享福的……巴拉巴拉……

公司或者领导需要你帮忙和理解体谅的时候一句话你不得不理解不体谅不帮忙。你要有事想请假的时候,遇上极品的领导一句话能噎死你,“当年我做业务的时候,我外婆去世我都没有请假回去看她……”很光荣很值得炫耀和模仿吗?

真正把事情做好的方法没有交给你,有效的资源公司没有,需要的帮助支持没有,需要的理解没有。

那有什么是你的呢?所有的问题全是你的。

最后每个月一发工资,没多少就算了,甚至还要倒扣。

加班工资?不可能的…大家都是自愿加班……

这是现在很多年轻人的公司和工作状态。

别问我们为什么不接受996了。你们这些以前天天灌毒鸡汤,天天洗脑要我们奋斗的老板(资本家)。现在毒鸡汤也懒得灌了吗?

非要直接喂屎?还往屎里下毒?然后两句偷换概念的话一说,就要我们咽下去然后闭嘴?

我不接受。


匿名用户:

我只想问一句,这些大老板都有海外分公司的,他们也是这样对待欧美外国人,要他们996的吗?如果是,我支持马云,如果不是,对不起,马云就是一个伪君子,崇洋媚外,赚够了中国人的钱,开始继续压榨,不敢对外国说,就敢对自己人这样。


伍亦勤:

福报的意思是,

平时加班奉献,难时直接暴毙。

工作透支生命,养老一毛不领。

春蚕到死丝方尽,岂不美哉?


梁千以:

做奴隶虽然不幸,但并不可怕,因为知道挣扎,毕竟还有挣脱的希望;若是从奴隶生活中寻出美来,赞叹、陶醉,就是万劫不复的奴才了!

——鲁迅 ​​​


Aorqu用户:

人一成功了,就容易膨胀,容易胡言乱语,人一强大了,就容易蛮横,容易淫性大发

不只是人性问题,别忘了资本及其拥有者的本性,18年以来,我们不断地感受着这股深深的寒意

它们终于扯下了温情的面纱,露出了狰狞的面目


猫命贵:

并夕夕都快笑醒了,东哥给面子就算了,云哥也这么给面子啊!

其他的大家都说得差不多了,医学狗补充一句:996赚的钱不是你的!

注意996赚的钱不是你的,是医院暂存在你那儿的,医院迟早拿走它,

你996越狠,医院越要翻倍,别拿自己的身体不当钱,进了医院你就知道什么是明码标价,

我见过996猝死的年轻人,他的另一半很快又结婚了,

资本家狡猾的地方在于,996确实能赚钱,但他们不会告诉你的是:

会有别的男人来花你的钱,吃你的饭,喝你的酒,住你的房,开你的车,玩你的电脑,穿你的AJ,睡你的老婆,还要打你的娃!


陈子浩:

我来说一下,什么叫做“屁股”以及马云的心理。

如果大家本人有一定立场和倾向的时候(比如键政领域),那么很多情况会发现,许多观点相反,会因为立场相近,而彼此支持。比如一个自由主义者,会很有可能一个“果粉”答案点赞,仅仅出于“果粉”答案对TG的批评。至于真正国府跟“自由主义”没有半毛钱关系,甚至是相反的,就不是他们关心的了。立场反过来同理,比如诸多苏粉一共粉,会和某些反女权大V混在一起,却忘了自己粉的势力可是高呼妇女解放的。他们很多时候甚至知道对方观点有问题或和自己的观点有矛盾,但是基于“出了一口恶气”,还是会毫不犹豫的进行一波声援。

作为马云,刘强东作为其最直接的竞争者之一,应该怎么做呢?之前刘强东声称给全部快递员交全额社保的时候,阿里方面的回应大意为交社保是企业的责任。言外之意就是“你就遵守个规定, 炒作个啥?”是的,出于商业目的和名声,其他IT大企业现在最理性的做法,应该是宣传一波“我们不长加班哦”,“我们虽然加班,但是福利给的足哦”,最起码是“我们虽然加班多福利少,但是至少我们不会裁员哦”,才是名利双收的做法。就算你家真的什么都没有,反正别人不知道,嘴上刷一波好感也不会严重穿帮。

然而马云做了什么?他毫不犹豫地和这个曾无数你来我往互相攻伐甚至互相厌恶的商业对手站到了同一战壕。对于马云来说,自己企业的名声这种实际利益不重要了。唯一重要的就是这个死对头说了他内心一直想说,想做,却又一直不敢明目张胆的说出来的话而已。哪怕是对手,但刘的话完全说到了自己的心坎里,怎能不支持一波,出一口“恶气”呢?

表面对手的人,往往可以经常统一战线。

表面叫你兄弟的人,可能只把你当做一条狗。


纽太普:

我就问一个问题,为什么只有工作才算创造价值?

少加班,身体好,节省医疗费,为国家节约医疗资源算不算创造价值?


姜小白:

底层跟中产有冲突。

Aorqu的讨论环境是中产,马云的出发点是底层。

阿里巴巴的创业,一开始的客户是做外贸的,很辛苦;后的客户,是开淘宝店的,更辛苦。肯定会被资本主义侵蚀,但一路打拼,客户是什么样的工作环境,马云心里有数的,阿里巴巴跟谷歌不一样,中国市场不一样,环境不一样,他清楚,底层也清楚,中产可能不能理解。

有选择的话,谁不愿意过北欧福利的生活呢,谁不愿意像德国一样漆黑无超市。

阶段不一样,都是先苦过、憋屈过,然后才有的福利、从容。

什么地方加班是福报?富士康这样的工厂。有加班员工就开心,无加班员工就伤心。是工厂的问题,还是市场的问题?其实真的很复杂。

底层家庭的孩子跟中产家庭的孩子条件没法比,可大家接受的教育又接近于平等,结果是咱们的生活目标一致,这必然矛盾,如何解决这个矛盾就会有很复选择。中产家庭的孩子,对工作要求一般,因为需要从工作中得到的也一般,从容点好;底层家庭的孩子对工作依赖高,因为需要通过工作来获得更多的东西,这两种人对工作的需求、态度都不一样。本质上,是原生环境差太多了。

如果大家都996,就会影响市场,让本来不需要996的人也要996了。这是矛盾点,可人出生,有的人在农村前路漆黑一片,有的人在城镇坐拥资源,这也是矛盾点呀。社会问题,影响市场决策,这是经济问题,无可避免。

从小团队看,能控制效率,不996效果胜于996。可从大体看,大家几乎都是拿时间换收益,时间投入越多产出越高,整体996肯定更高收益。看重资本的人不会很真善美的拒绝这点,他们当然愿意利用这点压榨出员工的时间,产出更多,收益更高。矛盾点依然是员工的目标不一致,有的人只需要赚点生活费就行了,有的人需要赚钱还大学贷款,给父母置办一处安居所。后者当然愿意996了,没办法,只能付出时间挑战更高收益,可这样就破坏了原本有资格只赚点生活费的中产员工。

资本无情,类似马云这种老板肯定不是因为善良才提供996这样的工作,但对于一切都要靠自己奋斗的人来说,能有这样的工作的确打心底里庆幸,它能让自己有机会加速积累一点儿自己需要的东西。在最年轻身体最好的时候,付出时间来换,也愿意这样干。

下面三张照片是我老家,我从小生活的地方,类似我这种底层家庭,如果是在美国,在德国,我完蛋了,我怎么去实现自己的生活目标呢?更掉轨的是该读书时我还不好好读书,学历也特别差。在类似美德这种市场环境,我的出路是被定死的。可像我这种环境的人,在中国有很多,真的有很多。我们的时间不如中产值钱,我们对工作依赖高,我就需要996,谁想做奋斗逼呢,可又有什么办法呢。

这是我的卧室,私人房间,小时候最希望的是这个房间能有个窗户
去我房间的楼梯
饭厅

类似富士康的员工以及我这种出生环境的人,在Aorqu是被忽视的,好像我们压根不存在。

靠提高个人效率能避免靠时间换产出增加,可大部分时候,我们都跟富士康的员工无区别,时间付出越多,产出越高。

现在的我,在一家瑞士公司做销售经理,收入尚可;业余还有一个公众号能接广告;还能去给同行牵线做大客户赚收益,我能理解中产排斥奋斗逼的心情。我领导一年40天年假,可他从来只休三分之,我总是埋怨他干嘛不全部休完,搞这种奋斗的氛围,害我休假总是要偷偷摸摸的。

华侨在国外经常被大家鄙视,喜欢拿时间换产出增加,弄坏当地的行业风气。“勤奋的中国人“并不一定是夸奖,可大概只有我们中国人自己能理解,不是中国人笨的不会享受生活,不是中国人蠢到被资本洗脑,真的是没办法,有的人没选择的。

刚毕业的年轻人,很容易相信平等、自由。从平等自由的角度,996简直是奴隶制度,是资本家对人的压榨。但对于跟我一样底层的人,要真心明白,能有这样的选择,确实难得,这是中国市场的特点,它还在发展中,它还不够成熟,所以它有如此高的弹性。当它日渐成熟,当资本市场更喜欢中产时,底层的人就真的要更辛苦了。

我前公司的董事长是福建人,公司氛围跟马云这套很像,他一直鼓励年轻人就该奋斗、努力,我们每周只休息一天,工作日也随意加班。工作是双向选择,不喜欢的可以离开,但大公司会影响行业氛围,前老板在行业里的口碑也不怎么好,压榨员工。但现在真心很感恩那会儿被逼着奋斗逼一下,成长很大。

在大陆抵制996的人,往往只抵制自己的行业,这就很尴尬。阿里巴巴的员工抵制996,却希望淘宝店家能24小时发货,却希望邻家近的超市半夜还能营业,希望周末洗衣服开业,希望黄金周健身房不闭馆。你不关心世界,世界当然也不关心你。只固定在个体,那么大家都是选择,愿意上的上,不愿意上的下,大家自由。但我希望大环境能慢慢变好,富士康的员工不需要加班也能涨工资,洗衣店不需要周末上班也能收入满意,农村的孩子不需要付出额外多的时间也能实现自己的生活目标。

马云们不是慈善家,他们只是为了得到更多,可工作不就是互相成全吗,有的人需要,也就愿意付出更多时间来换取更多收益。

我清明休假在老家山脚摘的花,很漂亮,很香,但我清早六点半上山散步的时候,田里已经有很多人在干活了。

对他们来说,996真的是修来的福报。

30岁了,我发现前老板说的很对,20岁别想着什么享受生活,奋斗、努力,多攒点钱,改善下家人的生活。讲这些会被骂,但真心想讲一下,希望那些跟我一样好像不存在的孩子们,其实很复选择也没大家讲的那么差,人生就是这样,大家只看自己的屁股坐在哪里而已,迷茫时,就先多赚点钱。我们这一代人,还没到谈福利,谈公平的时候。那些谈的人,大都只是自我实现在先而已,这个野蛮生长的市场,对底层的人来说是机遇,接触过各种中小型淘宝卖家的马云知道这点,这也是阿里巴巴的气质,谷歌是不可能服务好淘宝卖家的,阿里可以,这是底层人民的互相成全。市场就是这样,看需求的,接受996的人多996的企业就多,抵制996的人多非996的企业也就变多,我们都在用自己的选择给市场投票。如果明天五分之一的阿里巴巴员工递交辞呈,后天阿里巴巴就非996了,可能递交辞呈的人太少了,这就是生活,这是你我。


Eric:

社会的复杂远远超过普通人的想像。一边是码农集体声讨996,另一边是海量提问如何成为程序员产品经理咨询顾问投资银行家走向人生巅峰。

事实上更值得思考的问题是:为何中国私营部门的劳动者需要付出远多于国外同行的劳动时间才可以实现相似的生活水准?为何财政收入增速可以持续高于gdp增速?

抗议996是没有意义的,有这工夫不如学好外语肉身翻墙。


可惜流年:

那些说不愿意996没人逼你,可以离职走的。有没有想过,当资本家联合起来到处都是996的时候,你往哪走?

发表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