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馬雲 4 月 11 日在內外直播中將 996 稱為「修來的福報」?

, , , ,
sentiment:

「如果你8個小時工作都不快樂,你做的這個事情就沒有意義,你也不舒服。你幹嗎呢,8小時不知道幹嘛,沒有意義,所以即使你不996,你也不知道幹嘛。」屁話。勞動法規定的八個小時你資本家就算是把我的剩餘價值壓榨到極致我也沒話講,我拿份薪資你買個勞動力大家好買好賣。超出這八個小時就是不行,我就是躺床上睡一天也輪不到你資本家指手畫腳,我這個人的發展和你多壓榨我的時間沒有任何關系,我完全可以用那段時間補充睡眠補充能量提升自己。不支持996=人生無意義=廢物?概念偷換的可以。

「我認為到阿里來不是為了高工資,不是因為有股票,不是因為我們有很好的工作環境,不是因為年終獎,不是因為這些東西。」屁話。如果不是為了這些去給你打工幹嗎。去體驗996然後聽你大談公司精神大談奉獻大談夢想嗎?真的,普通人大多過得很艱難的,學生時期一路廝殺到重點高中重點大學基本沒什麼時間思考我想做什麼,而是我必須做什麼。人家也有自己的情懷,自己的追求,但是人家為生活所迫,為現實所迫,這輩子說不定都是奢望。你壓榨人家時間損害人家健康,完了大言不慚地說『錢不重要』那什麼重要?無償幫你實現你的夢想你的追求?憑什麼?勞動者的人血饅頭好吃嗎?

以上只針對我看到的言論,不針對本人。言辭比較偏激,希望輕噴。


佐木敬良:

這事讓我想起來2017年的時候,東南小朝廷的行政院長賴清德談到島內照服員(家政/保姆)低薪問題的時候,說了句「薪資低就當是做功德」,被島內從藍到綠都罵了個狗血淋頭。我一向以為馬爸爸巧舌如簧,不能跟用愛發電的綠營智障一個水準,現在這個「996是修來的福報」看來都是一路人。或者也許綠營是真蠢,那馬爸爸恐怕就是____(填空無獎競猜)。勞動者是怕是倒了八輩子血霉,要拿着低薪做功德,才能換來九九六的福報。資本的面孔,從未如此和善。給你們寫個對聯表揚一下吧:

上聯「低薪資做功德」

下聯「九九六得福報」

橫批「兩岸一家親」

妥妥的


Aorqu用戶:

昨天跟朋友扯淡,朋友說他最近每天都不想睡覺,因為一上床就覺得這一天一點屬於自己的事情都沒做覺得好失落。

我覺得大佬喜歡996沒有啥問題,他們做着自己喜歡做的事情,而且步步成功。你看馬雲這么愛996,如果把他關在一個封閉空間,不讓他跟外人說話,每天就是站着裝配件,然後掙的錢幾乎月光,我不覺得他也會愛上996。

說白了,衣食無憂做自己想做的事和負債累累,做自己必須做的事情是完全不同的兩種心態。手氣好打十二個小時牌,跟手風不順打十二小時牌疲勞度不在一個量級。

馬雲言論的潛台詞是,社會規則很公平,你失敗是因為你懶。

但是吧,規則是不是真那麼公平,這個前提才是一切邏輯爭論的焦點。


柏舟:

在醫院里工作,我能感覺到接診的病人越來越年輕, 主任說他工作的時候,幾乎沒有年輕人得突發性耳聾,現在,每天都會接診到。都是因為工作壓力大,熬夜工作導致的。生過病的人都有體會,沒有健康,何談人生。

每次有學弟學妹們問我對於考研的收穫,除了分享專業知識,我還會和他們說,政治哲學方面也值得認真思考一下。

我很喜歡資本論以及關於馬克思的一些哲學書籍。

看看資本論經典語錄。

資本來到世間,從頭到腳,都流着血和骯臟的東西。

資本家只是人格化的資本。

如果有百分之二十的利潤,資本就會蠢蠢欲動;如果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潤,資本就會冒險;如果有百分之一百的利潤,資本就敢於冒絞首的危險;如果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潤,資本就敢於踐踏人間一切法律。

資本是沒有辦法才從事物質生產這種倒霉的事情,它也不願意去從事物質生產,它總希望有更快、更輕松的賺錢手段……

血腥的黑人奴隸販賣歷史才過去三四百年,科技發展,社會進步,但是資本的本質沒有變,那就是更快捷,更急迫,更愉悅地榨取更多的剩餘價值。

關於勞動對一個人重要性,可以看看馬克思怎麼說的。作為人,追求的勞動是有尊嚴的勞動,是可以感受到勞動成果的勞動。

鼓吹996,是一種悲哀。

我和朋友說,我夢想的工作是可以實現自己的人生價值,為社會作出一點點的貢獻,然後在周末的時候,可以彈彈鋼琴,可以去釣釣魚,可以有一個健康的身體。

然而現在的工作和我想像差距很大。


林子話險:

馬雲語錄


犀利哥的大實話:

我同意:996確實沒有問題!

——只要員工是自願的。

問題的關鍵是強制996,不管是用明手段還是暗手段。

縱觀全世界的公司,谷歌為什麼沒有員工抱怨加班多?谷歌規定員工工作時間完全自由,在家辦公,遠程辦公,都是允許的。公司不會強制規定員工的工作時間。敦促員工努力工作的,是項目計劃和年薪。

時間上自由,但是活得幹完」,這是一個很好的思路。同時谷歌還提供最奢華的健身房和最豐盛的食堂,從側面為員工的健康保駕護航。其實谷歌也有很多工作狂,連覺都不睡的,為了實現項目計劃,自願加班。

為啥人家不抱怨!因為:

自願=真香

一個企業只有明白了這個道理,才能走得更遠。

比如員工想多掙錢,願意007,甚至住公司,別人也攔不住。員工通過多加班多掙了錢,提高了消費水準,那叫真香!員工覺著身體累了,主動減少加班時間,雖然掙得少了但健康又回來了,那叫自主。員工可以根據需要調節加班時間,那叫彈性。

倘若是這樣,還會有人抱怨996工作制嗎?當然不會了。企業可以制定基本工資,每小時的加班費,周末加班費,深夜加班費等。讓員工有一種加班不是白乾的感覺,這樣對員工身體和心理上,都是一種安慰。

比如日本很多中小型企業,採取Core-Time制,規定每天上午10點到下午3點必須在公司,其餘時間自由,但每年平均每天不得少於8個小時。這樣有的員工最近生病了,就可以少工作些,等病好了再把時間補回來。

其實從員工的角度來講,只要健康允許,他們肯定是願意加班多掙錢的。他們抱怨只有一個原因:

身不由己


遲飛:

他以為,所有工人都想創業?他沒有做過工人,只做過創業者。拿創業的標准要求普通人,這是強人所難。何不食肉糜的典範。

我最討厭那些從來沒窮過的人嘲諷從來沒富過的人。他沒經歷過苦難,為生存掙扎過。也沒貧窮的相關經驗可供傳授,全靠意淫。在他眼裡的石子可能是普通人眼裡的峭壁。他頂多硌下腳,但普通人那裡逾越難比登天。他日常會見各國首腦,從來不認為這多困難。但他不會如何思考窮人。他的圈子早已沒有普通人。大家開口閉口都是幾十億,所有人都對他很和善。

不同階級,並不感同身受。

我相信他真的對錢沒興趣,跟機構里某領導吃一輩子公家飯,不認識票子一樣。說這叫體察民情么?他們並不親民。自古以來統治者都是如此,出身低微的才比較在乎民眾的幸福。出身高貴的根本不知道民間疾苦為何物。馬雲並不超脫。

與他類似的還有王思聰,以為從沒出過國的都是蠢貨。還有孟非,圈子裡都是談十幾億的生意。為什麼歐美白左幻想世界很美好?就是因為他們養尊處優,過得太好。所以他們不相信底層有他們不理解的存在。這裏有深刻的階級隔離。

他似乎忘了,他只是個幸運兒。跟王健林一樣,說首先要完成個一個億的「小目標」?認為很簡單?多少人能得到這命運垂青?經商失敗跳樓的並不都是SB。

他說這番話,只能代表他那個階層。他離真正的人民已經很遠了。

當代馬克思:eziv587


獃獃:

能看到張公子撕 Jack 馬,少見。

行業大佬與打工仔又一次各站一端,唇槍舌站。

我作為一個普通人,也寫幾筆簡單故事,單純聊聊個人感受。

為什麼是「普通人」?因為我跟大部分人一樣,還是需要通過打工來維持平凡的生活。

01

看到的一些大佬對於 996 的說辭都類似於:我起初創業或做什麼的時候,都是 12×12 或 8116,現在只是 996 就接受不了?還想成功?

挺鄙視這樣的說辭,就好像執行 12×12、8116 或 996 就一定能成功,而不這樣做的人就一定不能成功似的。嘖,這種通過個例來驗證成功學的導論跟 chuan xiao 其實沒多大區別。

要按照這個邏輯對比,怎麼不提有些天天喝喝茶、睡睡覺、聊聊天,照樣日收入幾十萬的人呢?

感受最深的是「996」這種違法制度被偷換概念,成了「努力」的代名詞:

如果你年輕的時候不 996,你什麼時候可以 996?

意為「如果你年輕的時候不努力,你什麼時候可以努力?」

若是為自己的目標而努力,這不過是一句雞湯。

但是 996 ≠努力。

下面通過一則故事,來闡述我的觀點。

小王和小凱一起進了家新公司,因為同期畢業,又是兩人接到的第一份設計 工作,所以他們都非常珍惜這次的工作機會。

小王很勤勉,每日起早貪黑忙着工作,下了班去吃完晚飯回來繼續加著班,中間偶爾和同事玩幾盤農葯放鬆放鬆。雖然效率不高,但好在都能通過加班把任務完成。

小凱工作也很努力,對工作非常專注,所以效率很高,每天能按時完成設計需求,準點下班。

沒想不到半年的時間,公司開始裁員了。通過對平時工作表現地考察,小王得到的評價是工作積極努力,富有熱情,與同事關系處得也好,所以理所應當地留下了。相比小王,很不幸,小凱成了被裁對象。

故事到這裏看起來似乎挺合理,我們繼續往下看。

02

因為小王和小凱都很珍惜這次的工作機會,所以小王通過起早貪黑加著班的工作方式在公司實現自我價值。

而小凱之所以能更高效完成任務,是因為業余時間會通過讀書、上課的方式來提升專業能力。小凱為了不耽誤下班時間,在工作上不會做任何與工作無關的事。每天除了跟業務方對接需求外,就是跟執行層人員溝通方案可行性,希望把自己的方案琢磨得更透徹,輸出得更完善,更能被大家所接受。所以高效完成工作任務是小凱能夠準點下班,再通過業余時間學習專業知識的前提條件。

孰對孰錯?不好說。繼續。

小王每天和同事玩成一團,一起吃飯,一起遊戲,所以在工作上不好意思與同事有需求沖突,即使偶爾存在方案矛盾,也會採取對方的建議進行修改,很少提出自己的意見。逐漸成了一個沒有主見的純執行者。

小凱因為專業能力的提升,且有明確的個人目標,以至於常常與業務人員觀念不和。雖然過程中小凱會避免與人發生言語沖突,但對方心裏對他已經埋下了「不易合作」的印象。

於是同事評價會出現:小王工作能力不錯,也容易溝通,性格好,能夠很好地完成業務方的需求;小凱專業能力突出,工作積極,但是難以溝通,在完成需求的過程中經常與業務人員意見不合。

雖然小王和小凱對待工作的方式不同,但是他們對企業都有所貢獻。而大部分資本家選擇的應聘者都會是「小王」,因為「小王」這類人的「努力」是「可見」的。

於是,「996」就這樣成為資本家綁架「小王」,排斥「小凱」的病態手段。變相的成了成功學言論:

這個世界上,我們每一個人都希望成功,都希望美好生活,都希望被尊重,我請問大家,你不付出超越別人的努力和時間,你怎麼能夠實現你想要的成功?

每個人努力的方式不同,資本家眼中的努力,等於沒日沒夜的替他工作。

而現代年輕人中流傳著一個現象:「焦慮」。

這份「焦慮」是大部分人對前途命運的過度擔心而產生的一種煩躁情緒。其中含有着急、憂愁、緊張、恐慌、不安等成分。成長,可以通過成就個人價值的體現,從而消除這份焦慮感。但如果工作無法成就個人價值,而所謂的 996 還成了從業者「焦慮」的源頭之一,那資本家口中的「努力」還能被稱之為「努力」么?

有些人因為對自身所從事的行業充滿興趣,所以每天花更多時間去工作、學習,是希望從中獲得更多「快感」。就跟有些人每天堅持健身、閱讀是一個道理。它們本身是有難度的,但因為是興趣,所以可以長時間投入。

但有些人所從事這份行業,本身就是為了生活,並沒有把它當成是為之一生所奮斗的事業,所以業余時間會投入在其他興趣上。但是工作依然努力,在有限的時間內很好的完成任務。

你無法評判誰對誰錯,只能說前者運氣好,後者內心強大。

但是,個人的興趣「努力」,跟強制讓別人「努力」,是沒有任何關系的。

03

小王和小凱的故事還在繼續。

小凱被裁員之後,因為出色的專業能力,很輕松地找到了下一份工作,且繼續保持着自己的做事方式。有趣的是,小凱漸漸發現團隊里部分成員有跟他類似的工作習慣。於是他們組建了一個學習小組,平時除了互相討論工作上的問題之外,他們還會討論各自的學習內容,共同進步。即使幾年之後各奔東西,也沒有停止在學習小組里的交流學習,且人員逐步擴大。

反觀小王,因為工作認真,態度端正,在第一家公司做得風生水起,幾年之後成了團隊 leader,但始終維持着起初的工作觀念。雖然對公司業務了如指掌,但是專業能力並沒有多大提升,無法給公司創造更多價值,久而久之,也就成了人們口中的那種可有可無的「管理者」。

先不說資本家一廂情願的工作制度是違法的,即使合法,也不符合人才培養的必要條件。更何況還包括健康、娛樂、生活等內在因素。

所以你無法判斷一個人在什麼企業,能力就一定如何,因為不確定因素太多。也許只是「合適」罷了。

所以是聽從公司安排,遵循 996 工作制度的小王比較優秀,還是個人目標明確,認為工作只是自身價值的一部分的小凱比較優秀呢?見仁見智。

但「996」依然是一件危險制度。這會讓很多「興趣從業者」為了反對這個制度,從而成為「為了反抗而反抗的人」;也會讓「被動從業者」繼續對這個行業產生厭倦的情緒。

所以企業家不該為了自己的利益,利用這部分人對於行業所付出的熱情。否則弊,一定遠大於利。

2017 年,Jack 馬在韓國接受採訪的時候是這么說的:

我後悔終日忙於工作,沒時間陪陪家人,要是能再活一次,我絕對不會再這樣了。

現在,Jack 馬說:

跟他們比,直到今天,我依然這么覺得,我很幸運,我沒有後悔 12×12,我從沒有改變過自己這一點。

所以無論如何,不過都是資本家套路員工的手段。我們這些凡夫俗子,學着看透,笑笑就好。

我也不說太多,點到為止,畢竟只是「普通人」。

這個故事並不極端,只是闡述了兩個熱愛工作的人對待工作的不同方式。排除了那部分並不熱愛工作,對工作敷衍了事的人。所以相對比較客觀。

996 不是前提,工作忙,項目緊張,該忙忙;暫時沒什麼需求,該放放。不應該為了 996 而 996。

為了生活,該工作還得工作,該努力還得努力。沒辦法,這就是社會現狀:)


暗涌:

互聯網企業的薪酬,隨着幾個領頭羊大廠開始快速拉升,一些小公司為了招攬人才,不得不水漲船高提高薪酬,這又帶動整個行業的薪酬的整體提升。

但是資本家發現「程序員」的工資好像高了,但又拉不下臉來對程序員說降點工資好哇?

於是,資本家通過提高勞動時間來變相降薪的效果。法定的每周工作40個小時,現在變成了72小時,甚至更多,那麼相當於單位時間的薪酬降了差不多一半。

但是,互聯網企業的效益並不會脫離實體經濟的支撐。全球經濟不再像過去一樣大踏步前進時,互聯網企業的資本家發現,公司原來並不需要那麼多人,可以通過裁剪一半的人,這樣的好處是一石二鳥。可以震懾那些留下的幸運兒好好珍惜工作機會,更賣力為996工作制而奉獻。

發達資本主義國家的工作時長,是越發達的國家,工作時長越少。這可以理解為,人類文明的發達程度,是與工作時長成反比的。工作是為了更好地生活,更好地生活提升工作的效率,這才是一個可持續發展的良性互動。

拿着高薪的程序員,有幾個人敢對996 「SAY NO」? 大多數人只敢心裏嘀咕,因為即使換了一家公司,可能依然還是996。資本家把工人的心思看穿了,所以可以肆無忌憚地施展「胡蘿卜大棒」魔法。

面試的時候HR厚著臉皮說,能接受996工作制度哇?扭頭就走的求職者越來越多的時候,才是人類文明邁向更高階段的里程碑!


木晚農:

看到評論區各位大佬的評論,我感覺Aorqu水準還是可以的。個人就一個想法,我們的合法權益需要我們自己努力維護。


匿名用戶:

搞事情,當然得匿名了!

大家點點贊同,讓更多的人看到這個回答,懲戒違紀黨員。

馬雲,好像是中國共產黨黨員呢!

這個「修來的福報」不是馬列主義裏面的吧,好像是佛教裏面的?宗教啊

我好像記得有個詞語是「不信馬列信鬼神」?

面對組織講共產主義,面對民眾講因果報應,不合適吧。是典型的兩面人啊

舉報一波

被舉報人的資訊是百度來的,不知道是否準確。馬雲的所在地也是按照阿里巴巴總部所在地寫的,希望至少和馬雲的工作地點是一樣的吧(但願他每天都能親自視察員工996工作制執行情況)

問題類別應該算「違反政治紀律」部分吧,我也不是黨員,為了舉報馬雲還特地學習了一下黨的政治紀律。以下來自於百度百科:

政治紀律要求各級黨組織和黨員,必須在政治原則、政治立場、政治觀點上同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在市場經濟條件下,正確執行黨的政治紀律,應當從以下幾個方面努力:
(1)黨內各級組織和全體共產黨員必須堅定不移地貫徹執行黨的基本路線,即堅持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堅持四項基本原則和改革開放兩個基本點。
(2)黨的思想建設、組織建設和紀律工作必須堅持貫徹執行為黨的改革開放政策服務的方針。
(3)各級黨組織都要注意加強政治紀律教育,提高黨員執行黨的政治紀律的自覺性。

舉報內容已提交

舉報查詢碼為:BF5FC048F1DA2U66Y7U6

以下是舉報進度查詢頁,歡迎大家日夜圍觀,共同監督

舉報網站​61.241.72.235


Ror Zhang:

1.

明公針對996寫了一篇文章,叫《刻在基因裏面的「996」》,裏面提到:

中國憑什麼能成為全球手機電腦的製造中心?靠的是富士康的工人們以三班倒人休機器不休的效率,碾壓了全球的產業工人。 中國的移動互聯網憑什麼對美國奮力追趕?靠的是無數光禿禿頭頂的程序員,用「996」式加班和健康來換來的效率。 中國的通訊產業為什麼能將北電,阿爾卡特,NEC,朗訊,西門子們干趴下?靠是華為和中興的工程師們不睡覺,不休假,家庭無法團聚為代價奮斗出來的。 這種犧牲式的發展在中國並非偶然,因為這種奮斗的精神,是刻在我們基因裏面的。

是不是開始感到自己的996其實還是很有意義的?俠之大者,為國為民,多麼可歌可泣!正當你開始熱淚盈眶時,明公在結尾又來了一句:

所以,請關愛那些身邊正在努力「996」工作的那批青年人。 正是他們的奮斗,讓中國一步步的追趕着西方發達國家,也正是他們的努力,給我們能夠搭乘經濟高速發展的順風車。

你看,什麼叫春秋筆法,這就是。

2.

根據勞動法,

  • 工作日延時加班,每小時應付1.5小時工資
  • 休息日加班,每小時應付2小時工資

所以,996的工作方式,每周

  • 延時加班費應該是4×1.5×5=30小時工資
  • 休息日加班費應該是12×2=24小時工資

連同正常工作的40小時工資,應得總計40+30+24=94小時工資

  • 94/40=2.35倍

俗話說得好,談錢傷感情。996是否真的有效率暫且不論,當勞動者辛辛苦苦996完,為了公司獻了青春獻終生,回頭再找老闆要加班費時,「我們」就不存在了。

當你的老闆忽悠你「我們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成為互聯網巨頭,為國爭光」的時候,你也不照鏡子看看自己,你是那個'我們'嗎?

你是那個「代價」!

你辛辛苦苦996拿了一個月當然工資,而你老闆只要靠拖欠你一個人的加班費就可以賺出1.35倍的工資。知道資本主義是怎麼回事了嗎?

3.

事實上,996icu所做的事,無論是強調勞動法和憲法,還是列舉違反勞動法的公司名單,本來都應該是本國勞動部和人社部的職責。

你看,你愛國,國愛你嗎?

4.

很多工人自己都發自內心的相信,自己窮是因為自己懶,資本家富是因為他們勤勞。反而是有些資本家自己敞亮的多。

新時代的愛國首富許家印同志就講,自己的一切只有三個來源——都是黨給的,國家給的,社會給的。他說過什麼勤勞致富沒有?你看,許多人居然狂妄到覺得自己比首富還懂資本主義,這就叫做想得太多但書讀的太少。

取得今天的成就,我相信許家印同志一定是發自內心愛國的。

而你呢?

你配愛國嗎?

5.

這件事和深圳女生跑去美國當空降兵而被粉紅怒斥叛徒的事聯系起來看,非常有意思。

二戰時期,假如你是一個華裔美國人,光榮的參軍抗擊法西斯,到中國參加了飛虎隊,駕着戰斗機跟日本人戰斗,嗯,你在我們中國人心裏,是一個英雄。

二戰結束後,你歸國了,不久,你所在的部隊被拉到北韓戰場上,去轟炸和襲擊地面的北韓及中國軍隊,嗯,這是你在我們中國人心裏,是一個叛徒。

你看,你是英雄還是叛徒,其實都跟你無關,只取決於廟堂之上人物的抉擇。

6.

軍人打仗要軍費,而軍費來自本國企業納的稅。那麼,跑到美國當碼農,和跑到美國參軍,在「叛國」意義上有什麼本質的不同嗎?難道因為軍人殺人見血,碼農納稅不見血?

軍人和平民一樣,都只不過是統治階層的棋子,兩者只是分工不同,軍人上前線殺戮,平民在後方生產資源協助軍人殺戮。

覺得到美國打工不叛國,參軍就叛國的人,不過是另一種版本的「肉從超市貨架上長出來」的蠢貨罷了。

既然都是代價,都是韭菜,從被割得狠的地方跑去被割得輕點的地方,這叫知道自己姓什麼,看得清自己配不配愛國。

當然,這裏並沒有說,不去美國參軍,留在中國參軍就是不知道自己姓什麼了。沒有任何這個意思。我的意思是,同樣是在中國參軍,有些人比另一些人更知道自己姓什麼。比如之前一人之下的兩位「流毒」,我看他們就很知道自己姓什麼嘛。你覺得你甘於簡朴,禁慾清教徒,結果回頭一看,你的領導們正在電視上被李小璐報罪名,貪的錢夠給你們一人買一百個大白饅頭。

水往低處流,人往高處走。打份工,恰口飯,扯太多意識形態的東西,只會把自己越扯越亂。

何況有些意識形態,只有馬雲這樣的人配扯,你還不配。

人的第一屬性,永遠是階級,而不是其他什麼國籍、民族、性別。

最可笑的總是那些「韭命刀心」的人,生來是韭菜命,偏偏是鐮刀心,被賣了,偏偏還幫人數錢。

8.

至於996icu項目,在喚醒工人意識、同仇敵愾、統一戰線上,有一定的宣傳作用。

團結之後,要行動。神教能有今天的特權,從來不是靠哭喪,而是靠前仆後繼的自爆爆出來的。

正如異煙肼毒狗給我們的啟示:只有你能傷害到對方的能力,對方才會重視你的訴求。

而自詡掌握先進生產力的碼農來說,應該有比肉身自爆更能高效率傷害對方的手段才是。

「滿朝公卿,夜哭到明,明哭到夜,能哭死董卓否?」


Aorqu用戶:

推薦一篇文章,卡爾·馬克思的女婿,馬克思主義者保爾·拉法格在1880年所寫的《懶惰權》。


「一種奇怪的狂熱支配着那些受資本主義文明統治的國家裡的工人階級。而正是這種狂熱帶來了兩世紀以來一直折磨著人類的個人和社會的災難。這種狂熱就是對勞動的愛,就是最終把個人及其子孫後代的生命力消耗殆盡的那種對勞動的酷愛。

「可是,無產階級,這個包括一切文明民族的生產者的偉大階級,這個在解放自己的同時將把全人類從奴隸勞動中解放出來並使之從動物變成自由人的階級,竟違背自己的本能,不理解自己的歷史使命,讓勞動的信條把自己引入歧途!它受到的懲罰是殘酷的和嚴厲的,一切個人的和社會的災難都出於他們這種對勞動的酷愛。

「可是,資產階級的哲學家和經濟學家(從晦澀難懂的奧古斯特•孔德到通俗易懂的勒盧阿-博利約)以及資產階級作家(從招搖撞騙的浪漫主義作家維克多•雨果到滑稽可笑的保爾•德•科克),他們都令人作嘔地對勞動的長子——進步之神大唱贊歌,按照他們的說法,幸福即將普降人間,而且人們已經能感覺到這一點了。他們鑽到古代封建社會的廢墟和災難里,搜羅材料,用一些陰暗的例子來烘托今天這個光輝燦爛的人間樂園。這些酒足飯飽、心滿意足的傢伙不久以前還是封建領主的奴才,現在被資產階級重金收買,成了替他們搖唇鼓舌的御用文人。他們老是拿誇誇其談的拉•布魯伊爾所描寫的農民悲慘生活向我們嘮嘮叨叨地說個沒完,使我們厭倦不堪。請看,他們中間的那位院士——維萊爾梅博士給我們描繪了一幅反映1840年進步時代無產階級「幸福生活」的多麼動人的圖景!」

「無產階級若要意識到自己的力量,就必須堅決摒棄基督教的、經濟的和自由思想的道德偏見,就應當恢復他們的天然本性,就應該宣布他們有懶惰權——這一權利要比資產階級革命的形而上學的辯護士所炮製的乾巴巴的人權神聖和高貴千萬倍——他們應該每天只工作三小時,而在其餘的時間里盡情地娛樂或者閑盪。」

「如果工人階級必須根除身上的使他們墮落的惡習,使出全部氣力站立起來,這不是為了爭取人權,因為那隻是資本主義剝削的權利,不是為了爭取勞動權,因為那隻是貧困的權利;而是為了爭取制定一項禁止人們每天勞動三小時以上的鐵一般的法律。到那時候,古老的大地將會快樂得發顫,感到一個嶄新的世界正在自己的身上誕生……但是,怎樣才能使一個被資本主義道德腐蝕了的無產階級作出如此有魄力的決定呢?

時殊事異,但大致可用。


(拉法格原文重煽動而輕論證,所以就不貼了。但是這篇《懶惰權》確實一篇比較重要的馬克思主義文章,釐清了馬克思主義者們所要的勞動究竟是什麼樣的勞動這一問題,雖然過激,但是在強調勞動價值的理論體系之中,顯得尤為重要。)

總結一下,就是【友善度】【友善度【友善度】】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