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 107 篇中國作者學術論文因造假集體被學術出版商斯普林格(Springer)撤稿?

問題描述:著名出版商斯普林格(Springer)今天發布消息稱,其治下的期刊《腫瘤生物學》因為作者編造審稿人和審稿意見而撤稿107篇論文。全部都是中國作者。參考鏈接:Retraction Note to multiple articles in Tumor BiologyA new record: Major publisher retracting more than 100 studies from cancer journal over fake peer reviews - Retraction Watch
, , ,
匿名用戶:

文章造假被發現的原因居然是…

一開始編輯們發現同行評議造假,是因為評審們都按時回復了。通常同行評議我們都得追著要。所以[按時回復]讓我們開始懷疑。


李蓬國:

李蓬國:讓造假來得更猛烈些吧,我們不在乎!

近日,世界最大學術出版機構之一的施普林格出版社發表撤稿聲明,旗下期刊《腫瘤生物學》宣布撤回107篇發表於2012年至2015年的論文,原因是同行評議造假。107篇論文全部和中國研究機構有關,還創下了正規學術期刊單次撤稿數量之最。涉及的單位既不乏北京協和醫院、解放軍總醫院等全國知名的三甲醫院,而且也包括復旦大學、上海交通大學等重點高校。

此次「塌方式」學術造假事件,引起輿論狂轟濫炸,人們紛紛感嘆「丟臉丟到國外去」,紛紛譴責學術造假之風。但我以為,其實人們並不在乎造假(不限於學術造假),更不在乎「丟臉」,只是「看上去」在乎而已。

中國學者論文被大規模撤銷,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2015年3月到10月半年間,就已有近百篇由中國學者撰寫的論文被國際科技期刊宣布撤銷。當時引起輿論廣泛關注。

2015年,英國大型學術醫療科學出版商現代生物出版集團(BioMed Central)撤銷了43篇生物醫學論文,其中41篇是中國作者,單位涉及上海交通大學、同濟大學、中國醫科大學等多家高校附屬醫院,還包括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總醫院、成都軍區總醫院、濟南軍區總醫院等多家部隊所屬機構。

2016年12月,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又發表通報,稱查處了2015-2016年的大量科研不端行為。自2015年3月份開始,英國現代生物、斯普林格、愛思唯爾、自然等國際出版集團4批集中撤稿,涉及到中國作者論文117篇。

關於眼下《腫瘤生物學》大規模撤稿事件,施普林格細胞生物學及生物化學編輯總監巴特勒表示:「同行評審及投稿過程中的造假問題是全球性的,並非任何國家所特有的。我們的篩查工作不針對任何國家。」

一本外國學術雜志的一次「不針對任何國家」的篩查工作,查出來的居然全是中國學者的造假,難道真是「巧合」嗎?倘若所有領域的外國學術雜志都來一次「針對性」的篩查,結果又會是怎樣呢?中國學者的論文真的經得起查嗎?

人民日報刊文指出:類似的學術醜聞大家已經見怪不怪,有這么多人敢這么做,可見類似做法早就不是什麼秘密。涉及論文發表、造假的產業鏈條有10億元甚至更多,而這百餘篇論文被撤,則讓我們學術共同體再添恥辱紀錄。

可是,對學術造假,我們真的引以為「恥」嗎?我看未必,否則,為何同類事件層出不窮,為何人們見怪不怪?

是的,我們並不痛恨造假,只是看上去痛恨而已。對於早已成為頑疾的學術造假,我們始終狠不下心從嚴懲處,因為擔心「打擊面」太大,我們甚至覺得造假者也是被迫無奈,對其抱有「理解之同情」。

關於此次事件,業界辯護道:「醫生職稱考核是制度性『逼良為娼』」。也就是說,一切都是「制度之惡」導致了「人性之惡」,造假者也是「迫於無奈」,只是「制度的犧牲品」。可是,針對該事件,施普林格細胞生物學及生物化學編輯總監巴特勒巴特勒說:「人們普遍有發表文章的壓力,這不僅是在中國,全球範圍也如此。」既然全世界學者都有「發表文章的壓力」,那麼,為什麼在壓力面前,我們的學者就比別國的更容易丟節操呢?這究竟是制度「逼良為娼」還是「良人不良」?

事實上,對學術造假等各種造假行為,我們不僅習以為常,而且「審丑」要求越來越高,一般的造假已經很難提起人們的興趣,只有假出「高度」,假出「新意」,才能「脫穎而出」成為新聞,比如「十歲當公安」之類的奇葩造假。

而且,人們在對造假越來越能「理解」和「寬容」的同時,對「打假」則越來越反感。對於「職業打假人」,人們不僅沒有感激他們的打假行為最終維護了消費者的整體利益,反而對其「牟利」行為不滿。今年二月份,國務院法制辦公布消保法實施條例送審稿,公開徵求意見。其中明確:「以牟利為目的購買、使用商品或接受服務的,不適用本條例」,即「職業打假人不受消保法保護」。工商總局則在該條例送審稿的起草說明中指出,職業打假人「極大地浪費了行政、法務等公共資源,擾亂了市場秩序,有必要及時加以遏制。」如此看來,對於造假售假行為,人們還不想把它「趕盡殺絕」,仍存有「適度容忍」的想法。

說到底,對於造假,人們不是引以為「恥」,引以為「戒」,而是引以為「理」,引以為「屈」,就差引以為「榮」了!

讓造假來得更猛烈些吧,我們不在乎!

文/李蓬國

歡迎關注李蓬國網站、微信公眾號「挽弓搭見」。


哥哥:

中國學術論文造假???呵呵,請問中國什麼事情沒造假呢?????這個在大陸太習以為常了!他們沒錯,在這樣一個人人都造假的環境里,他們沒錯!!!


穿拖鞋的招財貓:

才107篇?


歐陽鐵柱:

我交又有人光榮上榜了。
說實話,這件事情一點也不意外,近年來,交大系統內部以sci 為綱的指揮棒揮舞的可high 了。沒有英文文章直接降聘的事情發生也不是一起兩起,在這種情況下,程序上造假也是應有之義了。
這種事情如果真的要深挖的話,個人覺得不過是冰山一角罷了,所以才會有後面談判的事情。中國人做事,總是喜歡走極端,從不讀ABC ,照樣幹革命,到以英文為中心,也不過短短數十年。所謂上有所好,下必甚焉,而且只會更加變本加厲的去做,為達目的,不擇手段。所以才會有p2p.,燒錢大戰,才會有程序上的不合規。
只能說,在找不到合適的客觀評價醫師水準的標准之前,這種事情只會愈演愈烈。民營醫院作為外部競爭的引入機制,有破局的希望,只可惜在二十年之內,還是不太可能的。
現在,對於大型三甲醫院的醫生而言,是春天到來之前的寒冬的隱藏。
與君共勉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