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 2019 年 5 月 21 日任正非回應熱點,透露了哪些資訊?

問題描述:內容量很大……是否美國企業在這件事中也受到了極大的影響?美國的「90天臨時執照」對我們沒有多大意義,我們已經做好了準備,但是我們非常感謝美國企業,他們為我們做出了很多貢獻,我們的很多顧問來自IBM等美國企業。【任正非:不要煽動民族情緒】任正非稱,目前對華為有兩種情緒,一種是鮮明的愛國主義支持華為,一種是華為綁架了全社會的愛國情緒。任正非說,自己的小孩就是不愛華為,因為他愛蘋果。余承東總說老闆不為我們…
, , , ,
第 51 個答案 共51 個答案在此專題華為與美國發生了什麼

王家CFA:

其實最怕有一種言論,美國zf耍流氓,我們就要反制。幸虧華為自己很清醒

從在亞非拉美各個大陸上業務的生根發芽,到拒絕資本市場的誘惑專心攻關技術,老任想表達的是:市場的就讓他歸市場。我們不抵制美國貨,還要和谷歌繼續合作,歐洲那邊的產品很有競爭力,建議大陸消費者理性。

對,我的東西能賣出去,不是因為有誰在引導,不是因為有誰在補貼,不是因為誰下了命令,不是因為本國消費者憐憫,不是因為合縱連橫玩計謀。從老任的話里話外,華為的產品能賣出去且未來仍然能賣的出去是因為:

  • 華為的東西好用

越是在這個時候,zf管zf的,企業管企業的。Trump不是給大家暴露了其實谷歌、高通,說白了沒嘴上說的那麼尊重市場呢么,老任的意思是:讓他們繼續暴露下去吧,讓全世界的消費者和B端、G端顧客都看看。

反正現在傻子也能看出來,順風局美國企業代表美國市場精神,逆風局美國企業代表美國霸權。


更多公司評論請關注本人的公眾號「家哥的小黑屋」


Aorqu用戶:

曾經有首長說要總結一下華為公司的機制,我說首長您別總結。

不玩梗了

春節的時候我判斷美國打擊的時間出現是兩年以後,有充分時間。

資訊量很大

兩年之後就是2021年,大選結束, 結果提前到大選前了。

華為僱傭了1000多名數學家,物理學家。

只有爬到產業鏈頂端才需要這類人才。


驚雲:

一個全球化的、供應鏈復雜的、涉及TOBTOC都非常深的、中國獨苗的、股權分散的、幾十萬員工的科技公司,這公司的CEO需求的不僅僅是工作能力,還要有對整個社會多元化、多思維的認知。更要有中庸平衡的思維能力,少了一樣都不行。

十年前我們擁有著良好的內外環境,那個時候對企業家有兩條路:躺著炒房或者跪著做研發。

當年如果我們不在乎表面數字而真的厚積薄發,也不至於只有華為了。能選擇出後者這條道路走到今天的企業,華為算是獨苗了。這樣的CEO也一定是一個非常理解大局觀,能夠從多維度思考問題的全能型人才,做企業很多思路和建設國家別無二致。

什麼時候說什麼話,面對中國市場和客戶要採用哪種姿態,面對國外客戶要用什麼姿態,戰略如何穩步前進、如何把握科技企業中營銷和科研的佔比,如何在這個供應鏈如此復雜的市場里斡旋,這些都是華為CEO每天必須思考的家常便飯。

國人的大學部率還只有4%,在當代中國,大部分人是缺乏理性思維和多元化思維,缺乏事物兩面性思維的,面對這樣的市場,當然可以順著其極端思維來,毛選里說的很清楚。所以華為在前幾年一直在品牌宣傳中若隱若現的拿出愛國情懷,這無可厚非。大家可以想一下華為手機在國外出境的頻次便知道。以客戶為中心,包括客戶情緒在內。

因為大部分國人的極端性,他們對於情緒和態度的追求度往往更高,就和沒長大的女生一樣,你錯沒錯不重要,我需要知道你告訴我你錯了,你在乎我。

但很多事情往往過猶不及,特別是當外部環境改變的時候,這種極端性的利用往往會走向另一條毀滅的路。因為國人不僅有極端性、還有很低的閾值,或者說忍耐性。

比如說你如果一直宣傳貓熊非常可愛,國外的人都非常喜歡,這是事實,我們都很驕傲自豪。

但如果每次外交我們都送貓熊,每次都大肆宣揚,一定會有很多人很快的突破人忍耐性,開始反感。

比如說吳亦凡用大碗寬面的音樂在CXK低潮的時候自嘲一下給大家帶來快樂,大家會覺得,誒,還不錯,還有點肚量。但如果接下來不厭其煩的開始唱這個歌並且一直自嘲,大家就會馬上覺得你營銷過度了。

所以當代CEO如果是想做好企業的公關營銷和品牌建設,你自己就是最好的形象,你要比所有你的總裁你的副手更理解當代大部分人的「極端性」和「容忍度」的平均水準,在其中遊走,找到著兩條曲線的最大化交叉點,為企業品牌帶來最大化利益,你不能太肆意妄為,你要利用極端性,但你不能一直極端下去,你要在馬上到大部分人容忍極限的時候即使打住往回拉一拉。

這就是CEO和CEO之間的差距,不懂市場,往往指的並不是產品市場因為你做CEO肯定產品能力你是沒問題的,往往指的是這個市場里大部分人的心理狀態,如果你做不到永遠學習永遠理解這些人的內心,那麼你必然會越來越被人討厭。

所以馬雲一天到晚接觸年輕人講雞湯,所以馬化騰天天用務實精神掩蓋容忍度。再看看另一側的robin,資產階級精英主義思維和工程師思維下,早就突破了容忍度了,要不是產品實在沒法替代,百度的股價還可以再砍掉一半。再看看某IT企業的CEO,這么久了,這么多年了,為什麼說的話看上去就像是80歲老頭說的話,完全不懂當代年輕人?因為完全不理解這些思維,總覺得是自己沒錯都是別人都是時臣的錯,早就突破了容忍度還不自知。算了哪個公司不說了大家都知道。

CEO的思維決定企業的規模大小和守業的能力,不是一句空話。

所以任正非這些話絕對不能在最開始說,最開始的階段確實華為很困難,需要大家的支持,確實也是值得我們驕傲的一個獨苗,稍微利用一下這個精神沒什麼大問題,正好順應潮流。

但是前幾天連蘇寧都開始「以後不賣給某網紅其他東西」,當谷歌安卓都開始發威的時候,感覺整個影響面太大了,整體的容忍度有點快被突破了,在這個階段,即使快速的說出:「我們制止他們瞎喊口號,不要煽動民族情緒。」恰恰不是不想在順應潮流,而是把這個容忍度繼續往下打一打,讓他回到最優最有效率的一點上,任總對於中國市場的人心的理解早就超過這個社會里絕大部分的人了。

非常厲害,大家可以再去回味一下之前他總裁辦的一封信,叫做「從人類文明的結晶中,找到解決世界問題的鑰匙」,他已經把世界觀、歷史、政治、企業運作、管理、心理學、行為學、社會學等等融匯的非常非常好了,所以能很輕松的找到這個最優點,什麼時候要利用,什麼時候要反著說,什麼時候要忽略,什麼時候要站出來,每一步異常精準。

這也才是一個如此企業的CEO應該有的能力,讓你去管華為,說不定不到一周公司就亂成一鍋粥了。。

好了以下是廣告時間,Aorqu很少來,歡迎來公眾號「驚雲小屋」(jingyunxiaowu) 這里改變了數十萬人的人生。每周只發一篇,不用擔心宣傳廣告或者亂七八糟的,權當我個人的堅持,讓你在這個社會里活的更明白,少浪費十年的焦慮時光。well,來了就知道了。

公眾號後台回復5、6,是我關於工作選擇的終極邏輯。看完了再去看其他文章。


hong zhao:

忽然想起阿西莫夫在基地三部曲里說的,這是有一次謝頓危機。

帝國將在未來遭遇毀滅。既然銀河帝國的毀滅勢不可擋,謝頓打算將毀滅後進入的蠻荒時期盡可能縮短,讓新的文明在若干年之內孕育,接替成為下一個銀河帝國。

在第三次的技術危機時,我們會以行商模式來獲取勝利,將本來以賺錢為目的的行商,轉變成用經濟貿易來控制其他星球。

第三次危機也悄悄到來了。科瑞爾星球(鷹醬)是嚴格限制行商活動,甚至嚴禁傳教士入境。但在行商的不斷努力下,端子星還是將核能銷售給了科瑞爾,用核能包裝了他們生產生活的各個方面,使得科瑞爾星球的居民們過上了更便捷的生活,端子星也在貿易中賺得盆滿缽滿。但是科瑞爾跟基地的矛盾始終是存在的,他們發動了對端子星的攻擊。端子星被迫停止了對科瑞爾的商貿和支持,科瑞爾星球上的居民剛開始能夠為了戰爭忍受各種不方便。但隨著戰爭的持續,科瑞爾大陸的反對聲音將越來越強,最終本國民眾將會施壓,結束戰爭。


Aorqu用戶:

昨天那個任正非兩萬字專訪

你們看了嗎

沒看可以在後台回復「20000」檢視

看完我產生了一個感覺

href="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IxMjgxMDAwOA==&mid=2247495762&idx=1&sn=4290f7838f291a17ef5c023588a740f9&chksm=9742d025a03559331558dbb22c5e5be31c7adcdc3871ec0cdb461ac19203ec62347a72383872&scene=21#wechat_redirect">任正非這個老漢不僅裝逼水準感人

而且還非常耿直

他耿直到什麼地步呢…

給那些沒功夫看完兩萬字的同學

我把幾個重點問答簡化了一下

你們感受一下他的畫風

記者:如果歐洲台灣的企業也加入美國的管制怎麼辦?

任正非:不要太操心這些,畢竟沒有發生

記者:你認為這種嚴峻的形式大概會持續幾年?

任正非:應該問川普,問我就問錯了。

記者:現在很多的文章是「華為震驚體」,華為震驚了全球。

任正非:我們公司員工都是傻傻的,一個都沒有被嚇到

記者:在我們看來,華為的管理哲學、管理思想是任總的管理哲學和管理思想,您認為華為的管理哲學和管理思想的精髓是什麼?國際的管理哲學長期為西方主導,您是否認為,中國的管理哲學、管理思想是不是到了向世界輸出的時候了?市面上有大量的書籍寫華為秘籍,存在華為的秘籍嗎?華為模式可以復制嗎?

任正非:華為沒有哲學,我個人沒有學過哲學,也沒有認真讀過哲學書。外面的書,作者我也沒見過,不認識,也許是他編的吧

記者:最近看到一篇您在員工持股會上講話,華為通過了治理章程文件,您稱之為里程碑式的進步…

任正非:其實我們的治理結構和治理章程,全在網上公布過。董事會換屆選舉經歷了一年多,有九萬多人參加了,不斷學習、不斷傳播,只是媒體不太感興趣

記者:有一個很強烈的感受,任總有非常濃厚的居安思危的意識,晶元十幾年前就有備胎計劃了,特別好奇這種危機意識最初是來自哪裡?

任正非:總是挨打,就覺得有危機了。

接下來,記者就「自主創新」問題和任正非激辯

記者:很多人認為自主智慧產權、自主創新才是我們未來一條活路。您剛才講海思作為備胎持久生存,就是有自主創新作為基礎,但是您又講「飛機」上非重要地方該放棄就放棄,這不是前後矛盾嗎?

任正非:自主創新作為一種精神是值得鼓勵的,但站在人類文明(前人)的基礎上創新才是正確的。

記者:自主創新的定義到底是什麼?您反對的是封閉式、重複性的自主創新?

任正非:自主創新如果是一種精神,我支持;如果是一種行動,我就反對。

記者:如果您這么來定義,大家一定會把海思拿出來反駁您?

任正非:海思也是站在別人的肩膀上的創新。

記者:我要反駁您。在汽車製造業方面,有人說李書福是中國汽車行業非常棒的人,他可以用資金去撬動沃爾沃,又有人說他是短腿巨人,因為不掌握髮動機,發動機被世界上絕大多數汽車公司掌握,而我們不掌握,這種情況下自主創新難道不是關鍵而且重要的嗎?

任正非:我並不反對李書福,但減震彈片鋼圈、輪胎……是自主創新嗎?短板買別人就行了,何必要自己做短板呢?

記者:美國國防部提出的頻譜擔憂,有辦法解除嗎?

任正非:我不是正在解除嗎?

記者:怎麼解決意識形態矛盾,會不會考慮改變在外國的傳播路徑?

任正非:我們不會通過傳播解決,還是通過優質服務來解決我們的形象。

記者:西方對於華為股權結構的誤解根源在哪裡?

任正非:西方不是今天才開始誤解的,誤解中國都幾十年了。只要我們在中國是合法合規的就行了。

記者:無論是上次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拘押事件,還是這次美國出口管制。為了解開華為面臨的困局,華為會願意跟美國政府、商務部、法務部去談嗎?

任正非:我們不是已經起訴美國政府了嗎?通過律師與它在法庭上談,它也要出示證據。

記者:所以,您不會私下去談?

任正非:我也沒有私下的管道。你給我川普的電話談?

記者:余承東講,任總之前用的iphone,現在用華為自己的高端手機,您個人用的是P30嗎?

任正非:那太先進了,我每次用的是落後手機。先進手機需要重新學習,浪費時間,我不需要新功能。

記者:我認為,余承東本人還是非常有能力的。

任正非:我沒有說他沒有能力啊。媒體都在幫余承東說話,你們現場給余承東打個電話。

任正非不僅言論非常耿直

管理企業更加耿直

萬事萬物都以實用主義為先

有個北大才子剛入職華為

上來就給任正非投了一封萬言書

結果老任看完反手就是一個

「此人如果有精神病,建議送醫院治療

如果沒病,建議辭退。」

但任正非是不是就聽不進去建議呢?

不是的

2017年任正非為一名員工

發了總裁辦文件

題為「要堅持真實,華為才能更充實」

因為這個員工頂著壓力

舉報了所在部門造假

任正非把他破格提升2級

為了防止打擊報復

不僅允許他自願選擇工作地點

指派一名高層對其進行保護

不久之後任正非又

發了一篇題為尋找加西亞的帖子

直呼「你回來吧,是公司錯了」

喊話之前一名離職的優秀員工

任正非又發了一個總裁辦郵件

反思為何這么優秀的員工要離開華為

可以說是求賢若渴了

在如今滿地都是吹牛逼的環境里

任正非真的散發著一股難能可貴的

工科男的直接思維

那就是你要討論實在的技術、服務

我能跟你抖一車皮出來

你要是真的猛人

我跑斷腿也要留住你

但你給我整那虛頭巴腦的

形而上學的什麼東西

我特么原地%#@~!*#

活脫脫一個高知李雲龍

因此現在一看到任總那堅毅的面容

李雲龍的台詞

就在我的耳邊響起……

「你們買個手機就算愛國?一手一個P30。我女兒用個蘋果手機就不愛國啦? 「

「笑話,老子大大小小的仗也打了上百個,哪一個是靠嘴炮打勝的?敢情你余承東在清華大學讀的是無線電,專告老子的刁狀!」

「看見上面的高通沒有?怎麼樣,想想辦法,干他娘一炮!」

「余承東,你他娘的華為OS呢,給我拉來!」

……


虎嗅APP:

以下是經過虎嗅整理編輯的本次部分採訪實錄:

記者:對於「90天臨時執照」一事,怎麼看待美國政府的反覆?

任正非:我們最重要的還是把自己能做的事做好,美國政府的事不是我們能左右的。

美國企業必須遵守自己的法律,我們不應該罵美國企業,美國合作企業和我們是共命運的。美國政客目前的做法低估了我們的力量。

在邊緣產品領域可能有所影響,但在最核心的產品上沒有影響,尤其是5G,這一塊兩三年別人都追不上來。

記者:關於晶元,之前在接受日本採訪時表示過,華為不需要美國晶元?

任正非我們需要美國晶元,我們不會去排擠美國,我們還是要共同成長。但如果真的是要獨立,我們的核心晶元都是有的。我們的政策是50/50(即一半一半),哪怕未來美國晶元更貴,我們和美國合作夥伴之間的關系已經維持了數十年。在和平年代我們為什麼要隔絕自己?

記者:貿易戰是否對整個供應鏈造成了影響?

任正非:美國政治家怎麼想的是真的不知道,但我們並不能因為領先了美國就挨打,畢竟我們造的不是原子彈。我們的5G容量提升了許多,每比特的。我們的5G產品對於歐洲來說是最合適的。

記者:您認為川普的相關禁令,是否會打斷全世界的通信供應鏈?

任正非:不會,我相信歐洲是不會跟美國走的。

記者:目前大陸輿論中有兩派,有的人說是中國人就應該支持華為,有的人說華為無形中綁架了大家的情感,您是怎麼看華為和愛國情懷之間的關系?

任正非:中國要做好的,應該是冷靜、理智。中國人容易熱血沖頂,但我們真正關鍵的是要打得贏戰爭。

記者:您認為在禁令的打擊下,華為是否有公司運營的臨界點?

任正非:我們必須承認美國技術的領先,尤其是很多小公司的產品,真的是非常領先的。但如果說中國和美國的技術差距,那是真的非常大的。我們已經做好了準備,所以目前沒有看到臨界點。

記者:華為當初對於美國管制的推演是什麼樣的?現在看推演是否準確?華為自己的中遠期目標是什麼?

任正非:我們的理想就是站到世界的頂尖去,在最高點上,我們和美國有沖突,但最終還是要一起為人類做貢獻。但後來種種原因,最後我們被迫選擇在山峰頂上和美國直接進行PK。

記者:美國的相關管制是否會對客戶造成影響?

任正非:上一周我們剛剛參與了移動的部分業務投標,40多個城市裡面華為中標了大部分城市。所以從目前來看,我們的主要業務其實還是沒有受到影響。

記者:斷供一旦發生,會對華為供應鏈造成什麼影響?您怎麼看待自主創新這件事?

任正非:我同意自主創新的精神,但是不同意一步到位自主創新的做法。我們想要朋友遍天下。我們要幫助產業,我們希望美國公司能夠跟我們繼續合作,為人類一起來服務。

我們公司不會出現極端斷供的情況。我們當年判斷這個封鎖可能是兩年左右,我們發現這個時間點因為孟晚舟的事件而提前了。我們春節、五一其實已經開始搶時間準備。這也是為什麼華為現在能夠繼續持續正常運營。

記者:您對於接下來更多公司因為管制禁令而斷供是否擔心,您對於谷歌向華為斷供系統這件事應該怎麼看?

任正非:未來還沒有發生的東西我們覺得沒必要先去擔心。我覺得谷歌是一個好公司,我們也在做緊急的救濟方案。

記者:美國的這場貿易戰影響會有多久,這會是華為的轉折點么?

任正非:這個問題要問美國政府,這個事情還是刺激了中大陸部發展電子工業。之前中國的方式是直接砸錢,但是晶元砸錢是不行的,需要砸各種科學家,但是我們自己的教育體系本身有多少貢獻呢?那麼為什麼我們不能開展世界合作呢?我們跑出去把技術找回來不就好了么。我們要創造一些外國科學家回國的路。

記者:華為的困難時期還要持續多久?

任正非:這個問題你可能要問川普,不能問我。

記者:華為海思的備胎計劃是什麼樣的?

任正非:華為總裁辦其實一直都有關於備胎計劃的討論,公開的文件,只是大家之前沒有關心。連續性也是一步步實現的,但不管怎樣,備胎計劃是一定會有用的。

記者:余總今早還自己在朋友圈回復了您,您怎麼看CBG那邊的目標?

任正非:余承東老是說我為對手宣傳,但我們終究是一家打造產品的公司。我們要馬上出文件,制止各種喊口號,中國未來的前途還是在開放。

記者:昨天我們參觀了華為的股權室,請問您認為未來華為的股權會發生什麼變化嗎?

任正非:我們有一條底線,就是不允許資本進來,因為資本貪婪的本性會破壞我們的理想的實現。我們只為理想而奮斗,不為金錢而奮斗。其他內部各種分配機制都是可能的。

專題導航<< 如何看待 2019 年 5 月 21 日任正非回應熱點,透露了哪些資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