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 2019 年 5 月 21 日任正非回應熱點,透露了哪些資訊?

問題描述:內容量很大……是否美國企業在這件事中也受到了極大的影響?美國的「90天臨時執照」對我們沒有多大意義,我們已經做好了準備,但是我們非常感謝美國企業,他們為我們做出了很多貢獻,我們的很多顧問來自IBM等美國企業。【任正非:不要煽動民族情緒】任正非稱,目前對華為有兩種情緒,一種是鮮明的愛國主義支持華為,一種是華為綁架了全社會的愛國情緒。任正非說,自己的小孩就是不愛華為,因為他愛蘋果。余承東總說老闆不為我們…
, , , ,
第 31 個答案 共51 個答案在此專題華為與美國發生了什麼

Aorqu用戶:

同學剛被華為錄取了,努力拚搏,支持華為!!!


金律大叔:

1. 被美國封殺的回應

面對美國的封殺,任正非直言,美國政客目前「低估了他們的力量」,華為也能夠做「美國晶元一樣的晶元」。

他說,華為的「備胎計劃」是公開的,以前以正胎為主,現在以正胎為主,「很多東西已經投產了」、「量產能力還是很大」,美國的做法不會造成公司負增長。

美國政府雖然公布有90天的寬免期,容許提供對華為「現有」產品設備的支援,但不包括研發、專利轉移及未上市產品的零件。

任正非說,美國的「90天臨時執照」對華為沒有多大意義,強調華為已經做好了準備,「美國政府做的事不是我們能左右的……但不能因為華為在技術領域領先,就採取針對企業的限制措施。」

他強調,目前美國限制令隻影響到華為的「低端產品」,但高端產品例如5G領域,則「絕對不會受影響」,「別人兩三年肯定追不上華為」。

這個困難時期還要持續多久?任正非說這個問題要問川普,不能問他。

這是決心和底氣。

2. 採購與研發並舉

值得留意的是,任正非對美國企業釋出善意的態度,說雖然華為有能力,但不等於不買美國的晶元,「我們不會輕易狹隘地排斥美國晶元,如果出現供應困難的時候,我們有備份,我們在和平時期都是一半來自美國晶元,一半來自華為,我們不能孤立於世界。」

「大家要罵就罵美國政客,這件事不關美國企業什麼事情,」他感謝美國企業為他們作出的貢獻,如果美國政府批准,華為會購買與自研並舉。

他說,美國科技深度和廣度上還是值得學習,很多小公司產品超級尖端,華為在5G技術做到前列,但整體國家而言,與美國相比,仍然差距很大。

這是坦誠和勇氣。

3. 談愛國主義

用蘋果、還是用華為時常成為了一些網民評價一個人是否愛國的標准,但這位華為創辦人卻表明,自己家人都用蘋果手機。

任正非說,目前對華為有兩種情緒,一種是鮮明的愛國主義支持華為,一種是華為綁架了全社會愛國情緖,「不能說用華為產品就愛國,不用就不愛國。華為只是一個商品,如果你喜歡,那你用,不喜歡就不要用,不要和政治掛上鉤,千萬不能煽動民族主義。」

「像我的孩子就是不愛華為,因為他就愛蘋果,我們家人現在都用蘋果的手機,蘋果的生態很好,家人出國我還送他們蘋果電腦,不能狹隘地認為愛華為就愛華為手機,」任正非說。

然而,在中國官方媒體的微博上,仍然有不少網民表示,「愛國就用華為」的說法。

這是理性和骨氣。

4. 談家人

任正非提到自己在加拿大被捕的女兒孟晚舟,任正非說,此前認為美國兩年後才會針對華為,但女兒被捕的事件,讓他意識到這個時間提前來到。

「(這件事)就是想影響我的意志,但女兒說她有長期思想準備,這也緩解了我很大的壓力。」

他動之以情地聊到自己的家庭,「我這輩子最對不起的就是自己的小孩,我創業時太忙,與她們溝通時間少,我年輕時公司處於生存的垂死掙扎中,經常幾個月很少與小孩有往來,我虧欠她們。」

「我們犧牲了個人、家庭,是我們為了一個理想,在最高點上,我們和美國有沖突,但最終還是要一起為人類做貢獻。」

這是胸懷和大氣。


匿名用戶:

不多說,加油華為!


湛淵:

轉載自人民日報


東方朔:

就我個人而言,任正非的稿子已經寫過多篇,自以為對任老也談得上十分了解。但看完昨天的採訪,依然有很多之前沒有get到的資訊讓我感到頗有啟發。

1論持久戰

關於美國發布的對華為90天的延遲禁令期,任正非表示「沒有太大意義。」

下午央視記者專訪時提問說「您準備怎麼去面對未來也許會長期存在的這個中美貿易?」話沒說完,任正非就接著話茬說「本來就是可能長期,我們是準備打持久戰的。」

另外,早在1月份孟晚舟事件發生之後,同樣是這位記者在《面對面》節目中對任正非的專訪中問道:「是否很擔心孟晚舟」時,任正非回答說,「打打電話,說說笑話。她需要很長的時間解決這個問題。」

企業也好,我們個人也好,在1995~2015年這二十年間所深切感受到的一直都是「地球村」,「科技共享」,「同呼吸,共命運」,「人類共同體」等一系列概念,可以說我們是泡在這樣的資訊氛圍里長大的。

可現如今,逆全球化思潮湧動,經過一次又一次的事件人們或多或少都已經意識到了「轉折的發生」,但「轉折會持續多久」?所謂的逆全球化是否只是一次「小波折」?

一方面由於此前很長一段時間的輿論渲染,人們很難一時在思想上扭轉過來,從而阻礙了進一步認清當下局勢。

而另一方面則由於僥幸心理的存在,在事情惡化的期間人們總會不自覺地抱著「萬一呢?」的盲目樂觀,以期讓自己的心裡好受一些。

希望是好東西,但寄託在他人身上的希望,捉摸不定的希望則是折磨人的東西。面對這一情形,任正非清醒地指出「在心態上要做好長期準備」,從而穩住自己和全體員工的陣腳,把精力放置於更加確定的事情上,比如啟用備份,保持領先,繼續服務好其他國家。

2統戰思想

記者會一開始沒多久,在第二個問題的時候,記者問「90天延遲期你怎麼看?」任正非一句「沒意義」帶過,強行自顧自說了另一個話題。

縱觀2萬字的採訪實錄,任正非每一次回答都是條理的,有針對性的,而答非所問的情況也僅出現了這一次。那麼我們只能理解為任正非強行要說的這個話題,在他看來確實是十分重要的。

他說:「藉此機會要講一下,我們還是要非常感謝美國公司的。」並且很動情地提到供貨商在努力備貨,「我流淚了」。

最後,甚至直接說「媒體也不要老罵美國企業,大家多為美國企業說話,要罵就罵美國政客。」

以谷歌為例,值此民族情緒激昂之際,當谷歌傳出消息稱「暫停華為部分業務」時,人們很容易在情緒上遷怒於這家企業,比如拿谷歌的口號「Do not be evil」來說事。

但任正非處於風暴中心的位置時仍不忘提醒各位,「美國企業不能不遵守法律,它們也沒有辦法。」

毛主席曾說過,誰是我們的敵人?誰是我們的朋友?這個問題是革命的首要問題。中國過去一切革命鬥爭成效甚少,其基本原因就是因為不能團結真正的朋友,以攻擊真正的敵人。

而在《論十大關系》中毛主席更是直接指出,「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都要團結,不中立的可以爭取為中立,反動的也可以分化和利用。」

正所謂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左中右,那麼根據我們的立場,就一定可以區分出什麼是朋友,什麼是可爭取的朋友,而什麼才是敵人。

所謂統戰,其實就是要把我們的人搞得多多的,把敵人的人搞得少少的。

而任正非在談到供貨商努力備貨的情景時也動情地說:「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這顯然是統戰思想的具體運用。

3內部團結是怎麼來的?

「孟晚舟事件沒發生的時候,我們公司是到了最危險的時刻,大家的口袋都有錢了,不服從分配,然後不願意去艱苦地方工作,是危險狀態了。現在我們公司全權振奮,鏟除平庸,然後這個整個戰鬥力在蒸蒸日上。這個時候我們怎麼到了最危險時候呢?應該是在最佳狀態了。

美國著名學者薩繆爾·亨廷頓曾在《文明的沖突與世界秩序的重建》一書中提出過一個非常重要的概念,叫「我們和他們」。

在我看來這個概念完美詮釋了人類是一種持續作死生物。作為一種社會性群居動物,人類時刻都需要對自我和集體的歸屬認知。而「我們」和「他們」的簡單區分,則使得每一個人都可以心安理得。

曾經有一個段子稱,如何讓世界達成全球大團結?答案很簡單,外星人入侵即可。

唯有在一個更大的外敵環伺之時,人類才會在當前這一群體層級找尋到共同點和彼此認同。

對一個班級來說,平日里班內派系成群,而年級比賽可以最大限度團結他們。

對一個學校來說,平日里班級間明爭暗鬥,但省級比賽可以團結他們。

依次遞推,直到地球。

堡壘都是從內部被攻破的,而外部的壓力只會讓堡壘更加堅固。在此之前,華為由於「勸退34歲以上員工」,「簽署奮斗者承諾書」等一系列事件在輿論上幾乎搖搖欲墜,而內部來說,「躺在功勞簿上吃老本」的心態也開始大面積滋生。

從這個角度來看,或許真的是禍兮福所倚。


除此之外,還有幾個細微的細節讓我覺得有趣。

在觀看直播的過程中,任正非雖然精神不錯,但仍有幾處神態透露出老人的氣息。

在採訪過程中,有幾處用詞也頗具年代感,比如談到海思系統時稱,「他們人人都很重要的,戴大紅花。」又比如在談到對技術人才的投資時稱,「我們有一個戰略研究院,拿著大量的錢,向全世界著名教授『撒胡椒面』。」用詞令人莞爾。

笑罷後不由想到,這位帶領華為沖鋒陷陣多年的將軍,這位華為員工口中的「發起脾氣來非常可怕」的暴君,現今已經75歲了。

如何看待華為確認正自主研發手機操作系統替代 Android?​图标東方朔:任正非:一個惶者及更多​zhuanlan.zhihu.com图标

專題導航<< 如何看待 2019 年 5 月 21 日任正非回應熱點,透露了哪些資訊?如何看待華為操作系統最早於今年秋天面市,且該系統打通手機、電腦、電視、汽車,兼容安卓、Web?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