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12日劉強東朋友圈回應996:「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

問題描述:今日下午劉強東在微信朋友圈中回應近期京東裁員、高管「地震」以及996等傳聞。他表示,京東永遠不會強制員工995或者996,但是每一個京東人都必須具備拼搏精神!並談到,「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我是要為18萬兄弟背後那18萬個家庭負責,還是留下那1%混日子的人,我沒有選擇的餘地!」劉強東還公開了自己的工作強度,「以我的體質,做到8116+8,周一到周六,早8點工作到晚11點,周日工作8小時,每個月休假兩天。」刘强东在微信朋友圈中回应近期京东裁员
, , , ,
Aorqu用戶:

近年來,一家報紙刊載了一段新聞,說是有個警官在一個下雨天的清早4點鍾的時候,在格蘭德爾兄弟工廠大門口階石上,發現一個小男孩在睡覺。他把孩子弄醒了,盤問他的究竟。

小傢伙解釋說他就在那兒幹活,他害怕遲到,他是每天清晨六點鍾上工的,他聽說那時候才不過四點鍾,顯然感到很驚奇。警官檢查了這個嚇昏了的小孩手裡的一個小包。裡面有一條乾淨的工作圍裙和三片塗著糖漿的麵包。

孩子進一步解釋說,他醒來時,以為時間已經遲了,他不想叫醒母親問她是什麼時候了,"因為她洗了一整天的衣服"。他也沒有看鐘,因為他們家"沒有鍾"。他沒有自動說明一下,既然家裡沒有鍾,他又怎能盼望他母親知道是什麼時候呢。但是,也許,就像他那一類的小傢伙一樣,他對於母親無邊的智慧,是有著無限的信心。他的名字叫阿維·阿斯平納爾,先生,他住在瓊司衚衕。爸爸已經故世了。

幾天以後,這一家報紙很有趣地報道說,關於本報前所刊載的感人事件,已有一位慈善的社會名媛在她的朋友之間發起募捐,以便給那個被人發現在格蘭德爾兄弟廠房門口睡覺的小男孩子購置鬧鍾一隻雲雲。

以後,關於這感人的事件,報紙又曾提到,說是鬧鍾已經購妥,並且交給了孩子的媽媽,她似乎感激涕零雲雲。同時另一方面的消息卻又說,上面所說的話是頗為言過其實的。

這件感人的事件終於以下面這段消息告結束。這段消息使人毫不置疑地知道,這位慈善的杜交名媛原來不是別人,正是廠主格蘭德爾家的一位美麗動人而又多才多藝的小姐。

復活節假期中,阿維·阿斯平納爾一直傷風很厲害,睡倒在床上,現在已經是假期最後一天的時間了。照他自己的話說,他仍然有點"鬧嗓子",時候已經是差不多9點鍾了,瓊司衚衕的生意正鬧得歡暢哩。

"好多了,媽,我好多了,"阿維說,"我喝的白糖醋水把痰給化了,那要命的咳嗽就給趕出來了。"歇不多久,而咳嗽就"趕出來"了,弄得他連話也說不出。他喘過一口氣之後,就說:

"不管好歹,我明天非去上工不可。媽,把鬧鍾給我。"

"我跟你說你不能去。去了會送命的!"

"說了也沒有用,媽,我們不能等著餓死–再說–萬一有人替了我的差事呢!媽,把鍾給我吧。"

"我待會兒差一個小孩子替你去說你病了,他們一定會讓你歇一兩天的。"

"那沒有用,他們不肯等我的,我知道他們–格蘭德爾兄弟公司才不管我病不病呢!放心吧,媽,我將來總要有一天比他們都強。把鬧鍾給我,媽媽。"

她把鬧鍾遞給他,他趕著把發條上緊,對准了鬧鍾。"鈴鐺有毛病了,"他咕噥著說,"它已經一連有兩個晚上打錯了時間。可是我這還是試一試吧。我讓他在五點鍾鬧,這樣一來我就有時間穿衣服了,還可以早到一會兒呢。唉,就願我不必走那麼遠的路就好了。"

他停下來,念刻在鍾面上的一圈字:

睡得早,起得早

使人聰明、富貴、身體好。

他以前念這兩句詩念了許多次了,很喜歡它的韻律。他曾經一遍又一遍地暗暗背誦它,但從沒有去想一想它所包含的意義或哲理。他以前做夢也沒有想到去懷疑任何印出來的字–何況這是刻在鍾面上的呢。可是現在似乎有點恍然大悟了。他把這句話思索了一會兒,接著又一次把它大聲念出來。最後,他一語不發地在心中翻來覆去思量著。

"媽!"他忽然說,"我認為這是蒙人的!"她把鍾拿了過來,放在架子上,把阿維睡的沙發上的小被窩蓋嚴,吹熄了燈。

阿維似乎唾著了。可是她卻睡不著,醒著躺在那兒想自己的愁苦事。

她想到自己的一天早上死在工廠,被人抬了回來的丈夫,想到自己的只有在不用蹲監獄時候才回家來吃閑飯的大兒子;想到她的二兒子,他已經在別的城市裡給自己安下了舒服的家,再也不來過問她:又想到老三–可憐的、瘦弱的小阿維–他像一個大人似地掙扎著來幫助家裡,在他這個年紀本應該上學念書的,現在卻不得不在格蘭德爾兄弟工廠里消耗著他年輕的生命。她想到在隔壁屋裡的那5個不頂事的小娃娃,想到自己的苦日子–從早上5點半給人擦地板直擦到8點鍾,然後才開始干一天的活–給人洗衣服!–她又想到不得不在妓院的包圍中把孩子撫養成人,只為的是沒有錢,付不起更高的房租,搬不起家;接著她又想到房租。

阿維在睡夢中講起話來。

"你睡不著吧,阿維?"她問,"你嗓子痛不痛?要什麼嗎?"

"我想睡,"他迷迷糊糊地嘟囔說,"可是好像再過一會兒就要……就要……"。

"就要怎麼樣,阿維?"她急忙問,深怕他說起胡話來。

"就要響鈴鐺了。"

他是在說夢話呢。

她輕輕站起來,把鬧鍾往後撥了兩個鍾點。"現在他可以好好休息了。"她輕輕地自言自語說。

過了不-會兒,阿維忽然直挺挺坐起來,匆匆地說,"媽,我想鬧鍾剛才響了!"然後,也不等回答,他又突然躺下去睡。

雨停了,明亮的、滿綴著星辰的蒼穹覆蓋著海洋和城市,不分彼此地覆蓋著貧民窟與富麗的別墅;可是從瓊司衚衕中的這一家破房子里,除了南十字星座和它周圍的幾顆星星外。再看不見更大的一塊蒼天。從格蘭德爾家的宅地–所謂"格蘭德爾別墅"–看來,這便是貴婦名媛所說的"可愛的夜晚了"。在格蘭德爾別墅,逶迤地通到水邊的花園以及露台上,都灑遍了月光,它的窗戶因為舉行復活節舞會而燈火輝煌,它的多少大廳擠滿了最尊貴的社交圈中的人物,其中有一位美麗動人而又多才多藝的小姐正在孕育一篇關於一個小清道夫的悲慘故事,賺得一群高等人士的不少熱淚。

鬧鍾確是有毛病了,不然就是阿斯平納爾太太撥錯了,因為在夜深入靜的時候,鈴聲忽然震人地響了起來。她痛苦地一驚而醒,靜靜地躺著,想阿維一定要起來了;可是他卻沒有動靜。她把慘白的、驚恐的臉轉向阿維所睡的沙發–瓊司衚衕的孤伶伶的街燈從高過窗子的人行道上把燈光照進了窗子,藉著燈光她看見孩子沒有動彈。

為什麼鬧鍾吵不醒他,他平常睡得多不沉實呀!"阿維!"她叫道,沒有回答。"阿維!"她又叫,在她恐懼的聲音里還攙雜著一種奇特的責備的聲調。阿維根本不回答。

"唉!我的天哪!"她呻吟道。

她起來,站在沙發旁。阿維仰面躺著;雙臂交叉在胸口–這是他最喜歡的睡覺的姿勢;可是他卻睜大了眼,直直地朝上瞪著,好像他要透過天花板和房頂,要瞧瞧上帝應該在的地方。

他已經死了。

"我的天哪!我的天哪!"她哭了。


知心:

虛偽,徹頭徹尾的虛偽。

劉強東說這話,跟我當年導師完全同一副嘴臉。

當年讀研的時候,導師一直給我們洗腦,說他多努力,多認真,每天刻苦鑽研到幾點,天天出差參加各種會議。。。時不時大半夜會把我們從睡夢中叫起來做實驗。

當初還信以為真,一直把導師當偶像,激勵自己要為科研獻身,堅持996的工作制。戀愛也不談了,因為要堅持科研夢想。生病了也要忍著,因為還有繁重的科研任務在等著。

後來發現他說的「出差」,說是去參加會議,但朋友圈竟然發旅行照片。

半夜把我們從夢里叫起來做實驗,不是他真正工作到那麼晚,而是晚上失眠腦子里突然冒出些奇怪想法讓我們去實現。然後裝出自己一副熱愛科研努力工作到半夜的假象。

偶爾突然進他辦公室請教問題,電腦熒幕上竟然是流行肥皂劇!

想想就覺得惡心。覺得自己的奉獻都被狗吃了。

劉強東還好意思說自己晚上11點睡。是不是把泡妞時間也算工作了?

剝削階級對你稱兄道弟,一個字都不能信。


楊愛紅:

東哥在回應里說:「我是要為18萬兄弟背後那18萬個家庭負責。」

這話我越看越覺得眼熟,打開《三國演義》才想起來曹操他老人家說過:「汝妻子吾自養之,汝勿慮也。」


孤鴻澤:

資本家的話一個字都不要信。我每天只睡四個小時,我每天工作16個小時等等,諸如此類,你要是信了,你覺得雞湯的味道不錯,開始努力工作憧憬未來,那麼恭喜,一個嶄新的韭菜苗子就破土而出了。

驢再努力的拉磨,把磨盤拉碎了,並沒什麼卵用。你越努力工作,所承擔的壓力和責任就越大,你不一定得到相應的回報。

給多少錢干多少活,這就是職業道德。乾的活比給的錢多,那就是不道德,那就是在助紂為虐,活該被剝削。

資本家努力的工作和普通人努力工作能一樣嗎?人家在私人飛機上思考全球投資,大白腿給端茶倒水,你特么在黑壓壓的大開間996加班寫代碼;資本家吹空調喝XO看財報簡訊,你在擠捷運公交大太陽下給人裝APP完成KPI;資本家賠政要吃飯跳舞,你在家裡一面抱著孩子一麵線上解BUG。資本家16 個小時工作是吃喝玩樂,你16個小時是工地搬磚。資本家酒會舞會高爾夫保齡球來去自由,你在公司那個鋼筋水泥的透明監獄指紋考勤。

資本家財富積累都是通過剩餘價值的剝削,資本家考慮怎麼剝削你,你考慮怎麼更多貢獻剩餘價值?

上班摸魚還能節節高升那才是本事,啥也不幹資本家還的笑臉相迎高薪聘請,反向割資本家韭菜,這才是你應該思考的東西。

資本家公開發言勸你努力,就當他們用嘴放屁,止增笑耳。

不是說既然資本家剝削我,我就徹底混了,自暴自棄,也不加班也不努力。

這是不對的,這也正式中了資本家的邏輯陷阱。個人努力提升不等於996給資本家拉磨,不給資本家搬磚也不代表自我放縱自暴自棄。

看看人家劉慈欣是怎麼做的?上班摸魚摸出了雨果獎,這才是打工者的一條明路。

公司分配給你的工作都是沒啥價值的重複性工作,或許對新人有點提升,一旦熟悉以後就對個人來說沒半點意義。這種垃圾工作干一天算一天錢,誰他媽也不欠誰。你來逼我996,我就問候你家人,有來有往,禮尚往來。

有價值,有提升,有技術含量的工作多做點不虧,技術練好了,不給加錢就炒老闆魷魚。反過來重複性的垃圾任務,打錢就干,不打錢,滾!

投資自己的事業,多苦多累都可以,為別人做嫁衣,多做一分都嫌棄。

你年青有為,用青春和健康為別人成就霸業,最後僅得了一個養家糊口的薪資而已;當你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一個裁員就讓你滾蛋,你家裡老人看病小孩待哺,你跟誰哭去?

什麼組織文化,什麼都是兄弟,全TMD放屁,在利益面前都是貪婪的魔鬼。所幸,就誰也別裝逼,赤條條的面對利益,給多少錢,能不能幹?996加班可以啊,錢給到位。別尼瑪假惺惺的來的勸我努力,害不害臊。

別特么給我談理想,談未來,談努力,談回報,爺心裡明鏡似的,識破了你們這幫貪婪資本家的吸血本質,我就有了未來,我就能努力了,我的回報應該獎勵我自己,而不是被你剝削宰割,反過來還噴我不努力!


闞心:

馬雲剛說公司996。

這邊大強子馬上說自己8116+8。

馬雲說員工加班奮斗是員工的福報。

大強子說員工都是我兄弟。

本身企業跟工作者只是單純的僱傭關系,等價交換,一個出錢一個出力。

咋到了資本家的嘴裡彷彿成了恩賜和兄弟情誼?

大強子跑到國外亂搞的時候咋不帶上兄弟們?

裁員、開除、調整快遞員薪資的時候怎麼不提兄弟情?

估計大強子自己研究了一套薛定諤的兄弟理論。

因為在你被辭退的那個瞬間之前,你永遠都不可能知道你是不是大強子的兄弟。

我個人猜測大強子是覺得反正自己名聲已經臭了,倒不如撕逼臉皮徹底不要臉。跟岳不群的人生軌跡差不多。


譫台八龍:

我看了東哥的回應,我都哭了。真的,東哥太不容易了,辦公室睡了整整4年,現在為了18萬個家庭工作時間還要8117,真的,太不容易了。我想對東哥說句話:東哥你還是早點回家跟抹茶妹妹一起帶孩子,享受家庭生活吧,京東交給我們18萬個兄弟們吧,把股份無償轉讓了吧,這樣你也不用工作8117了。


趙皓陽:

最近關於996等一系列問題,馬雲和劉強東等人相繼發表聲明,只說明一個問題:這個局面資本家的傳教士們已經節節敗退摟不住了,他們不得不擼起袖子親自下場了。

但這一下場,不免狼狽不堪。

2015年,馬雲在韓國一電視節目中談及最後悔的事一度哽咽,他說後悔忙於工作,根本沒有時間陪家人,如果有來生絕對不會這樣了。但就在前兩天(4月11日)的阿里巴巴官方公眾號發布的《馬雲談996》中,馬雲卻一改口風,表示:「我很幸運,我沒有後悔12×12,我從沒有改變過自己這一點。」並稱「今天中國BAT這些公司能夠996,我認為是我們這些人修來的福報。」

馬雲剛說完996是一種福報,劉強東馬上就說我現在還能8116,還在朋友圈裡分享了一個雞湯,無非就是努力奮斗才有美好未來的意思。但現實並沒有雞湯那樣歲月靜好,曾經聲稱「永遠不開除任何一個兄弟」的東哥,終於在一年之後來了一個「解釋權歸本人所以」——聲稱「混日子的人不是我兄弟」。

同時在京東內部發文:要堅決解決「三類人」:

這一份殺氣騰騰的內部郵件竟然用了「三類人」這中說法,怕是東哥沒有好好讀黨史,真不知道「清理三種人」這段歷史,否則諒他也不敢用這個專有名詞。劉強東表示要堅決裁掉因家庭和身體原因不拚命的員工,網友吐槽:京東里還有比劉強東更因為家庭和身體原因耽誤工作的?

資本家的偽善還不僅限於此,上周(4月8日),京東官微回應外界猜測,確認了京東取消旗下快遞員底薪,還將快遞員的公積金係數從12%降到7%。但曾幾何時,劉強東曾標榜自己為快遞員繳納五險一金,並驕傲地宣稱「如果京東少繳五險一金,一年至少多賺50億」;2017年11月2日,劉強東在泰國一場講座中表示,京東快遞員的平均工資高出同行業50%,任何快遞員在京東工作個5年,可以帶著足夠的錢回鄉買棟房子;同時,劉強東也喜歡在社交媒體上塑造自己牽掛快遞員、同情體力勞動者的形象,網上隨處可以搜到劉強東送快遞的照片和類似的公關稿:「京東自創立以來,劉強東就給自己定下了一條規矩,每年抽出一天做回一線快遞人員:一方面是為了深臨一線檢驗京東的服務,除了商品質量,劉強東最看重的還有服務;另一方面是為了體驗兄弟們的艱辛,底層出生的東哥一直與快遞員以兄弟相稱……」

現在到好,別說五險一金了,「兄弟們」的基本工資都沒了。劉強東曾經的所作所為用恩格斯的話最好批判:「你們吸幹了無產者最後的一滴血,然後再對他們施以小恩小惠,使自己自滿的偽善的心靈感到快慰,並在世人面前擺出一副人類恩人的姿態(其實你們還給被剝削者的只是他們應得的百分之一),好像這就對無產者有了什麼好處似的。」然而終究還是撕下了他們虛偽的面紗。

他們那一套歲月靜好的心靈雞湯,騙得了一時,騙不了一世。還是那句話,為啥馬雲劉強東不惜自打臉親自下場,因為整個局勢和輿論越來越失控,傳教士的宣傳已經不夠了,他們也只能撕下麵皮,親自下場在意識形態的戰場上站在了自己應該站在的位置。

這個世界就是一個利益割裂的世界,資產階級無產階級註定利益會有沖突,那我們你代表你的我代表我的,我們堂堂正正威武之師,正面對抗去分割這些利益,沒有毛病。怕就怕那些臀腦分離的人,被資產階級價值觀洗腦,明明自己每個月月光甚至還要靠父母接濟,但就因為透支收入買了點上檔次的消費品以為自己晉級上流社會了,瞧不起體力勞動者,一邊抱怨著加班一邊鄙視那些維護自身權益的人。所以無論馬雲還是劉強東這樣的發言是好事,這樣赤裸裸自打臉的資產階級越多,破除精神幻想的無產階級也就越多。

微信公眾號(knowledgewealth),歡迎關注。

http://weixin.qq.com/r/mHUEHDvEVGYrrX9-9yCK (二維碼自動識別)


Wonder王達:

謝邀!感謝大家對我回答的認可和支持,喜歡的話不妨關注我獲得持續的乾貨分享啦~

為什麼「996工作制」如今都幾乎成了各大企業的標配?

改變世界的願景是美好的,但往往一將功成萬骨枯,人們都記住了喬布斯,但沒人會去同情被他diss的無數員工,那些日夜點燈熬油的工程師,肯定有很多人為了他改變世界的理想失去了健康,家庭和諧和其他很多種「幸福」的可能吧?

前兩天和幾位朋友聚會,其中一位藉著手裡威士忌的酒勁兒向我們狠狠吐槽了他最近的經歷:2個月前他因為幹活心細能力優秀被公司董事長選入了一個專項工作組,董事長本人親自帶隊。這個公司的大boss屬於特別push的類型,工作強度大概屬於早8晚8,半夜還要隨時待命。

某個周末這位同事因為陪女兒玩不小心摔傷了腰,由於傷情比較嚴重他躺在床上動彈不得。這時他接到了董事長的電話。「xxx,限你90分鐘內到公司開項目準備會。」對了,末了這位大boss還不忘加上一句,周末無論你在北京具體的哪個地方,90分鐘足夠你趕到單位了。這是多麼體貼的領導啊。

放下電話,我朋友此時身體疼痛難忍,難得的周末休息還要加班,面前還有女兒在哭鬧,此時他真的體會到什麼是至暗時刻。

真的不可否認總有小一部分人他們骨骼精奇,天生精力充分遠勝凡人。就說這位董事長吧,據說白天工作一天到晚上6點然後參加宴請,期間給我這位朋友發微信要求他在7點半趕到某個飯店向他匯報工作,因為從7點半開始之後的半個小時他有空。在我的朋友如約在規定地點(從家裡開了倆小時車)向他完成匯報之後才得知他接下來要去另一個地點赴第二場飯局,當然之後還有第三場。

事實是很多職場push黨確實可以走到很高的領導崗位,往往也更容易掌握更大的社會資源,因為他們可能反而更不會被家庭瑣事所干擾(比如孩子可以僱人帶),我們普通人本來精力和工作意願都遠不如他們,還要兼顧家庭,這樣被綁架的人生你說會有多痛苦?對了,差點忘了說,他折騰這幾個月一分錢加班費都沒有。

經濟學里有個著名的效應叫做踮腳效應(又名劇場效應),好比此刻你在劇場看演出,如果所有人都坐著看其實很輕松而且看的很清楚,但如果有人選擇站起來,那他會獲得更好的視野,代價就是勞累。不過接踵而至的問題是其他人的體驗就會變差,為了應對這個局面那你也「不得不」站起來。最後的結果就是所有人都站著看完了表演。十分勞累不說視野未必比都坐著好。

職場也是如此,當所有公司爭相逼員工加班,其實最後的結果就是員工累死但是公司未必會取得更好的盈利能力。八小時工作制是多少年來勞動群體爭取的權利,這個平衡點來之不易。

但偏偏很多的既得利益者集團都會像強東哥這樣持有這種「加班奮斗是福報」的態度,他們作為佔有更多資源的人總會裹挾別人接受他的規則,這也是為什麼我們要建立法治社會的終極初衷,即便有時候在法治的選擇下,我們看起來不那麼「上進」。

不過話又說回來了,誰說人活著就一定要歇斯底里的上進呢?

劉強東,喬布斯幾十億人里才一個,而你,我,他,我們都是大多數人。對於大多數人來說生活永遠大於工作,大於一切~

穿越迷霧

這是個有趣的微信公眾號「王達說」,每周2篇思維&認知成長分享,一起告別996~

pps:劉總說啥是兄弟?兄弟就是用來拋棄的。。。


名余正則:

——地主周扒皮每天半夜裡學雞叫,然後把剛剛入睡的長工們喊起來下地幹活。日子一長,長工們對雞叫得這樣早產生了懷疑。小長工小寶為了弄明白此事,在一天夜裡,他獨自躲在大車後邊觀察院內動靜,不一會兒,只見周扒皮悄悄來到雞窩跟前,伸長脖子學雞叫,隨後又用棍子捅雞窩,直到公雞都叫了起來,他才離開。小寶把看到的情況告訴了長工們,大家非常氣憤,都到地里睡覺去了。天亮後,周扒皮到地里一看,長工們都在睡覺,他舉起棍子又罵又打。


資本家的996和「兄弟」們的996能一樣么?

一個是半夜起來學雞叫催人幹活

一個是半夜被假雞叫叫起來幹活

一個是拎起棒子打人

一個是伸長脖子被打

劉扒皮:我每天起這么早叫你們幹活難道不是拼搏么?每天拿棒子打你們難道不耗費體力么?

——謝謝老闆,老闆辛苦了。


程墨Morgan:

公司和員工是僱傭關系,不是親屬關系,咱就別假惺惺稱兄道弟了。

真要稱兄道弟,也不能解釋權在你一個人嘴裡呀,需要你的時候稱兄弟,不想要你的時候是就是被淘汰的三類人。

你當大哥又過嘴癮又得好處,連宋江都不如啊,宋江雖然黑,好歹還知道不趕走湊齊的108兄弟。

嗨,其實也不用說這么多,簡單一句話:別把生活有作風問題的人的話當真

————分割線————

挺多人說劉強東並沒有被「定性為強奸犯」,所以不能稱呼為「強奸犯「,或者說,只能稱為「強奸嫌疑人」,我是一個嚴謹的人,所以我修改最後一句話,改成「別把生活有作風問題的人的話當真」,當然,我也足夠嚴謹到要把這個修改原因記錄下來,讓後來人知道。


陳源:

劉強東說自己能做到「8116+8」意思是自己每周六天從早上8點工作到晚上11點,周日還要上8個小時。

我不禁想起來前幾年「創業」話題火的時候各種創業者「每天工作18個小時」,當時我恰巧生意做得挺大,注意只是攤子大,賺得不多。按他們的標准也是每天工作16個小時,給大家分享下我的日常時間表吧,一年平均9個月是這樣,一個月更閑些傾向於休息,兩個月會忙一些:

早上5點醒來,玩手機,7點左右開始收拾,8點出門吃早餐,8點半之前到公司開始觀察有沒有人遲到。

(以上可以吹成:陳總每天只睡5個小時,早上5點起床瀏覽時事,之後步行到公司)

9點等員工拾掇完,有事就開會,沒事直接安排一下,坐到10點半思考人生與公司的未來(或者玩遊戲),然後睡覺睡到下午1點左右。

中午隨便吃點,然後到各門店現場轉轉,尤其是在裝修的店,巡完店回到辦公室,看員工有沒有需要我做的事。一般4點以後我當天就處理不了了,因為非得我來辦的一般跟政府有關,政府5點就下班了。

4點以後開始約飯,因為長期做生意的關系,能約飯的人十有八九也是跟生意有關的,所以我吃飯也是為了生意,大家懂我的意思吧?然後就開始坐在辦公室玩手機或者睡覺,等著吃飯。

一般6點開始吃飯喝酒,吃到8點半左右。吃完之後如果對方還不到位,那就要安排KTV、喝茶或者洗腳,晚上12點左右散會,回家睡覺。

以上是8116,周日就簡單了,約個妹子出去玩。本人很內向,社交圈子很窄,認識的女性除了有關部門女公務員、銀行女貸款經理、財務公司女會計、自己公司女員工外,基本上都不太接觸了。很明顯我跟這些妹子互動也是為了公司,不然有關部門來老檢查怎麼辦?銀行不下貸款怎麼辦?會計胡亂報稅怎麼辦?員工業務不精怎麼辦?這8個小時是在工作好吧?很累的。

8116+8,以上。

大家可以看出,我的時間里還是有很多睡覺和玩耍的時間,而且該幹啥主要還是我定的,但是真正996上班的程序員可不一樣。作為老闆我可以吹牛逼說自己為了公司一天干16個小時,甚至只要手機開著可以說自己「24小時待命」。但以時間為標准要求員工是一種喪失同情心和思維能力低下的表現(簡稱不要臉)。


Aorqu用戶:

一般搞丟了老婆的人,會順手把兄弟也丟了。


王子超人:

這年頭,人怎麼就這么不實在了呢?就不能坦坦蕩盪承認僱傭關系嗎?

什麼兄弟,什麼福報,誰要跟你做兄弟,誰要得996的福報,我只希望干多少活拿多少錢就夠了,作為員工,最重要的永遠是家人,永遠是自己的幸福和快樂,可現在這些資本家啊,吃人肉不吐骨頭了,不僅剝削你,竟然還要跟你稱兄道弟,竟然還把996說成福報,讓你感覺是他賞賜給了你美好生活,讓你感覺不拚命工作就是對不起他,我把你當兄弟你卻不給我拚命干?

要求雙休,要求一周40小時工作時間,要求有足夠的時間陪伴妻子,陪伴孩子的成長,要求有足夠的業余時間享受生活的快樂,這些普通人最基本的需求,在這些個資本家眼裡竟然成了罪惡,竟然成了不把老闆當兄弟的可恥,竟然成了不懂得感恩的無恥。

真不想再看到這些大佬就966和拚命工作發言了,不想跟你們做兄弟,也不想要什麼福報,只要錢給夠,不要說996,8116+8也行啊,但有句話有言在先,全憑我樂意。


匿名用戶:

說實話,以前我也很佩服網上流傳的那些王健林,劉強東,馬雲等人所謂每天工作多少多少個小時,休息時間如何如何之短,感覺自己根本做不到長期保持那種工作狀態。直到。。。。。。

直到去年我們當地某資產50億左右的企業成為我們律所的顧問單位,我得以有機會經常接觸該企業的老總,我才發現,狗屁他們每天工作16個小時。那是因為他們辦公室的豪華老闆椅困了可以隨時補一覺,有人找秘書只說老闆正在會客;也是因為他們的阿爾法又大又寬敞,出門在路上可以隨時補一覺;他的確經常拉著員工開會開到凌晨一兩點,可是第二天早上員工八點半準時上班,他可以一覺睡到中午。

所以,千萬別相信這些他媽的資本家給你表演出來的所謂勤奮工作,那是因為他們有條件隨時休息!你要是真信了,那你就真給這幫資本家獻完青春獻終身了!


Jorden Chang:

我臉盲分不清誰是我兄弟


電磁炮:

馬雲:東子,你怎麼又跳出來了,總說兄弟們吧啦吧啦的臉疼不?

強東:老小子,你不剛也說996是福報嗎

馬雲:我阿里與眾不同

強東:我京東義薄雲天

------------

一覺醒來,洗漱完畢,出門

吃著抻面哼著曲,打開Aorqu

呦,郭德綱 於謙又上熱搜了

等等,怎麼這圖這么眼熟啊


盧詩翰:

看了馬雲和劉強東關於996的發言後,我立刻有個感觸

這兩家公司最大的差距不在於商業模式,而在於創始人的高度

同樣一個996

東哥怎麼說的呢?

「不努力的人不是我兄弟!!!」

不說這滿滿的山大王感

就說兄弟這事,談到努力就想起兄弟來了,那美國出遊,迎娶網紅時有沒有想到兄弟們呢?

即便努力做了你兄弟,又有什麼好處呢?

而馬雲怎麼說的?#馬雲談996工作制#

「這個世界上,我們每一個人都希望成功,都希望美好生活,都希望被尊重,我請問大家,你不付出超越別人的努力和時間,你怎麼能夠實現你想要的成功?」

看看,看看,這反問問的多有水準,他沒有直接告訴你,你需要996

而是讓你自己給出一個回答認同996,認同努力,認同自我奮斗

這洗腦能力

我簡直無話可說

而且通篇都是在強調,「你的成功」「你的美好生活」「你被尊重」需要靠你自己的努力和時間來獲取。沒有扯什麼我馬雲的兄弟

說服力無限高

再看下面這段

「這就是生活,你選擇了一個中國今天排名第一的公司,第一是要付出代價的。中國最少有五千萬家企業,你不選其他的,選擇了這家公司,這個當然不一樣了。我昨天回到家1點鍾了。為什麼?我自己選擇的路,沒有什麼抱怨,不抱怨,這是我的選擇。大家來了阿里,既然選擇了,與其讓自己痛苦,不如你的996做得更舒服一點,你工作十年,可以抵人家工作二十年,就這么回事。」

先順手吹一波公司,在暗暗的捧一下員工,「你們是不一樣的」

然後在以身作則,表示自己也加班到1點。

最後再點題

「我們這里干十年頂別人二十年,996還過分嗎?」

先動之以理,再曉之以利,

一套組合拳下來,一般人還能不被洗腦?

我都要投簡歷了!!!

再回頭一看東哥的「不努力的人不是我兄弟!!!」,簡直土匪下山

所以說雙方十倍的市值差距,不是憑空出現的啊

順帶,我覺得,目前中國企業家們最需要補的不是商業課,而是語文課,在這個輿論時代創始人會說話實在太重要了

視覺中國和京東是如何死於路人緣的


傷逝:

道理大家都懂,但不知道東哥有沒有想過,為什麼同樣的裁員和績效優化

只有京東被罵的這么慘?

因為他是讓全體京東人為自己的錯誤背鍋,而且還以此為榮

經濟下行,行業寒冬,從去年開始,大裁員、996的公司就不止他一家,阿里、騰訊、滴滴、網易…但有輿論危機的公司並不太多。

尤其是滴滴的表現甚至刷了一波好評

其2018年的年終獎政策為:

公司員工的年終獎比17年縮減一半,而滴滴高管則是集體不拿年終獎

可以說是很窩心了,畢竟高管的工資要比普通員工高不少

今年裁員的時候也沒藏著掖著,有報道稱:

CEO程維宣布公司將過冬,2019年會聚焦當前最重要的出行主業,繼續加大安全和合規投入、提升效率,對非主業進行「關停並轉」,對業務重組帶來的崗位重疊和績效不達標的員工進行減員,整體裁員比例佔到全員的15%,涉及2000人。
令人玩味的是,正當大家為行業危機帶來的生存危機而焦慮的時候,滴滴卻驚喜地曝出員工「求被裁」「裁後很幸福」「滴滴很人性」等令人哭笑不得的好評。
據滴滴員工曝料,有人拿十幾萬很開心地走了,滴滴裁員名額員工竟然搶破頭。許多組為爭裁員名額都快打起來了;還有人表示大家本來都怕被裁,但是知道裁員賠償之後,都搶著被裁。

看到了嗎?這是高達15%的裁員率。據稱滴滴虧損109個億,這個虧損的數字我們先不談是否真實,但人家裁員就裁員,不搞全績效逼退制,補償金給到位,坦坦蕩盪,我覺得換了任何一個員工都能理解。

接下來是縮減開支

EXO??? 沒有這張圖我特么都不知道滴滴的福利待遇這么好!

咱們再看看東哥是怎麼做的:

自從東哥明尼蘇達事件以後,京東的效益就一天不如一天,又趕上這波寒冬,京東的處境不可謂不艱難,於是東哥坐不住了,吹響了改革的號角

回應稱解讀失實,但我尋思著也不能空穴來風吧?

果然接下來就有大動作

底層員工也不能倖免

京東員工「被抑鬱症」跳樓的新聞還掛在微博的首頁,輿論已發酵到頂點,

東哥再出騷操作,一篇站在道德制高點的回復橫空出世!!!!

不提別的,咱們來逐句分析一下:

剛開始做電商的時候,每一分錢都要省著用,捨不得租房子,就睡在辦公室整整四年!每天工作到半夜就在辦公室地板上鋪上一個席子、褲子、床單和一個枕頭、被子!然後把老式鬧鍾放在耳朵邊的木地板上!四年的時間,從來沒有連續睡眠兩個小時以上的!因為那時我是公司的一號客服,負責論壇裡邊的投訴!為了保證24小時服務,我把鬧鍾設定為2小時後響鈴!
只要鬧鍾一響,感覺就像地震,整個木地板都在震響!再也會被吵醒!於是起床回復客戶的問題或者給出解決方案,然後再把鬧鍾設置為2小時後響鈴,再睡……那個時候兄弟們也很拼,於是硬生生在上千家電商公司裡邊一路殺了出來,活到了今天!

翻譯:我創業的時候那可不止996,要是沒有我就沒有你們的今天,你們竟然還在抱怨?

京東最近四、五年沒有實施末位淘汰制了!人員急劇膨脹,發號施令的人愈來愈多,幹活的人愈來愈少,混日子的人更是快速增多!這樣下去,京東註定沒有希望!公司只會逐漸被市場無情淘汰!
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真正的兄弟一定是一起拼殺於江湖,一起承擔責任和壓力,一起享受成功的成果的人!我是要為18萬兄弟背後那18萬個家庭負責,還是要留下那1%混日子的人,向他們負責?我沒有選擇餘地!

翻譯:公司的管理制度過於仁慈,再不改革公司都要倒閉了!以前對你們太好了是我不對,現在我自身不保,這樣下去怎麼賺錢?

(猶記得去年東哥以一己之力讓京東的股價一瀉千里,提槍上馬享受春宵一刻時,也沒見他想著兄弟??財政吃緊了才開始區別對待,可以說是薛定諤的兄弟了)

京東還遠談不上成功,我們的國家還不是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我們還有很多貧困人口需要幫助!天上掉不下餡餅,我們只有拼搏奮進!才能讓這個世界更加美好!京東永遠不會強制員工995或者996,但是每一個京東人都必須具備拼搏精神!

翻譯:我拼搏是為了人民和國家,出於企業家的責任感!我們不強制996,但是你不加班,那就意味著懶惰不思進取,不願意為國家進步貢獻力量!

我現在無法再像創業初期那樣拚命工作了!但是以我的體質,做到811648,(周一到周六,早8點工作到晚11點,周日工作8個小時,每個月休假兩天,每年也會休一次長假)完全沒有問題!我享受拼搏的快感!我要找到一幫願意為理想而一起拼的兄弟們!並讓他們的日子過得愈來愈好!

翻譯:我這么大年紀了還可以加班,我的員工也必須要朝我看齊!你們這些員工,不要再以照顧家庭或者身體不好來找借口不加班了!

……

讓我們來回顧下東哥過去的豪言壯語:

還有

全篇打臉自己過去的言論,並且站在道德制高點上賣慘、指責、居功自傲,不見絲毫對自己的反省。

總之一句話,東哥我永遠是對的。我強烈建議創業者不要沒事就自我標榜是良心企業家,低調點踏踏實實開公司才是王道。裁員也好,996也罷,給員工過得去的補償和工資,還是很多人願意擁護你的。無數事實證明,溫情的人設對於資本家來說有百害而無一利,利益當前,你吹過的牛批都會變成扇到自己臉上的巴掌。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