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糾正「覺得父親沒本事」的心態?

問題描述:我是一位農村來的學生,現在自己慢慢成為城市的一份子,卻發現自己的父親沒有本事,連阿公的葬禮也安排的不妥當。可是,我只能自己心裡難受,又不能跟父母面前表現出來,這是我變壞了嗎?是我變得庸俗和世故了嗎?為什麼我自卑的心態這么難擺正?舅舅說,我自己就算有一天有錢了回家了,也啥用沒有,因為沒有人認識我,沒有人會領我的情,我能過好的只有自己。這讓我開始懷疑起來,其實有錢了變成城市人了好像也沒有什麼用,難道…
, , , ,
Aorqu用戶商業地產:

你是一個普通的孩子,但願你不是一個普通的爸爸。


周筠:

這個周末參加了中學同學聚會。大家唱K到半夜。一位同學送我回來,一路誇獎我「陽光」。說「原來你少年時代就知道為自己活,而我到了現在才明白人要為自己活。」 他一邊大發感慨,一邊對另一個同車的同學說:「家庭環境好就是不一樣,像我們,家庭環境不好,總是在為生存著急,沒辦法像人家家境好的同學那樣從小就心態放鬆。」

我一路聽他講,倒也沒急著反駁,雖然我不大讚同他的觀點,因為家境好而焦慮的大有人在,家境貧窮但心態樂觀鬆弛的我也見過不少。

我拿不出長篇大論的答案給樓主,但很欣賞樓主這么年輕就願意思考這些問題。我想對樓主說,你的這一系列問題,可能Aorqu上的熱心朋友們寫出來的答案多多少少能給你一些啟發。但我更建議你用比較長的時間,通過閱讀好的文學作品,慢慢去領悟。文學作品或許不大可能像Aorqu上的帖子那樣直接給你建議和答案,但也許會帶給你更豐富的思考,帶給你潛移默化的影響。

比如武漢作家方方的小說《祖父在父親心中》,讀了之後,就不能簡單地認為昂首挺胸面對日本侵略者叫罵不停而悲壯犧牲的祖父,就一定比在文革時期含垢忍辱甚至活得有點卑瑣的父親更了不起。

方方的小說,既有描寫生活在底層的人的(如《奔跑的火光》、《萬箭穿心》),也有寫知識分子的(如《行雲流水》、《樹樹皆秋色》),最近很多人都在讀她寫的小說《塗自強的個人悲傷》。

讀這些文學作品,或許你會看到其中一些人物身上有自己熟悉的親友的影子,甚至有自己的影子。你會看到命運弄人的殘酷與無奈(比如《奔跑的火光》中那個漂亮活潑愛笑愛唱的英芝姑娘,怎麼就在一心想把日子過好的追求過程中,卻變成了一個殺人犯),你也會看到卑微後面的堅韌(比如《出門尋死》和《萬箭穿心》中的女主人公)。

好的文學作品大都不會直接給你答案,而是會讓你更多地想去追問:為什麼。就在這追問的過程中,你因為讀越來越多的文學作品,而能看到大千世界原來有這么多種不同的人生,或雀躍,或惆悵,或歡欣,或悲涼,你能看到人們在各種困境中的抉擇,而這些路徑不同的抉擇,讓你看到人生遠遠不止有一兩種可能性。一個人對生活不易絕望,不一定是看到了確定性,卻很可能是看到了生活其實具有更多的可能性。更多的可能性代表著更多的希望,更多條路,也意味著你在看待困境時可以不走極端。

我還對一個人寫自己的父親的文章有比較深刻的印象,那是台灣著名出版人郝明義回憶父親的文章,在這里推薦幾篇郝明義的文章:
關於郝明義的父親 (評論: 工作DNA)
郝明義:輪椅上的出版家
郝明義:感恩生命中的真情
郝明義:讀書使我不自卑

我想說:樓主,我在你這個年齡,沒有你這么愛思考,也沒有Aorqu可以求助。羨慕你,祝福你。


eno艾諾:

這種三觀類的問題是門檻最低的,你瞧,已經700多人回答了自己的看法,我不確定我寫下的這些會不會有人看得到。這篇回答對大多數人來講充滿了攻擊性與嘲諷,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提問的這位朋友,包括目前在這個問題下回答的700多個用戶,你們的一生不出意外,也將是平庸的。在這個問題的所有答案下,我看到的滿是故事與教人如何改正自己的心態。

提問的這個朋友,以及目前答題的700多位用戶,你們好。你們像極了我的一個合夥人,十分十分像,但我的合夥人具有我所不具備的優點,而且我也可以用我的力量來保證他不會淪為平庸,而你們則不同了。

你們這類人的共同特點就是有一雙發現問題的眼睛,但是毫無解決問題的能力。

去年底,精力旺盛的我拉著一位朋友合夥做起來我自己的品牌,一開始,我那位朋友是兼職加入的,我給他提出的硬性要求是每周至少坐班兩天。

一開始,他為了顯示出他的積極性,坐班沒幾天就開始向我反應員工的一些問題。

我對他講:你說的這些問題都是真實存在的,然後呢?你是否有想過如何去解決這些問題呢?

你覺得你父親失敗,還有那些幫你調整心態來告訴你,你的父親如何偉大的人,你們只有提出問題發現問題的能力,這是一種十分垃圾的能力。

我這句話是不是覺得特別不舒服?

我家巷口王大爺還知道下屆接班人是誰呢。這有什麼用?

為什麼我要說這是種垃圾能力?

1. 這種所謂的學識特別誤導人,麻木人,讓人自我感覺特別良好,因為啥子東西你們可以說的頭頭是道。

開餐館啥子最重要?翻台率啊。如何提高?呵呵,你們講不上來。

2. 發現問題的能力大多數情況下非主動習得,而是一種隨著年齡增大和社會閱歷增加而自然獲得的,說的直白點就是,只要你活著,就或多或少的會增加這方面的經驗值。你看那些一事無成的老男人們,哪一個不是滿嘴的高端大氣上檔次。可結果呢?下餐飯在哪都不知道。

所以我說,就大多數人而言,非主動習得的這種發現問題的能力,是一個渣渣的廢能力。

提問題的朋友你好。我不曉得你今年多大。但這種眼裡只有問題,卻無法獲得解決的習慣不要養成。

你嫌你父親張羅不好阿公的葬禮,你呢?你能嗎?你有試過嗎?不要當一個問題的提出者,不要當一個批判家。要當問題的解決者。

我那位合夥的朋友,在我硬性要求坐班之後,在我硬性的告訴他,如果你只能提出問題發現問題,但是不能決絕問題,那你就不要發表任何觀點了。

現在他改變了,不再是眼裡只有問題了。他現在和我談及任何工作上的事情都會在陳述問題後順便告訴我,他的解決方式。

我在生活里常對身邊朋友講,我們不要為已經發生且不可改變的事情發愁和過分糾結。

你可能改變你的父親嗎?答案你自然清楚。

我至今為止回想自己年輕歲月,最後悔的事情就是把很多精力放在糾結那些已經發生且不可改變的事情上。

他為什麼這么無能?

呵呵,何必在意。我好好賺錢就行。我要做的不是改變他。

如果你再繼續把更多的精力放在發現問題上,或許幾十年之後會由你的孩子問別人:如何糾正「覺得父親沒本事」的心態?


更多有關於「穿搭」、「服飾」、「個人形象」的內容,可關注公眾號:艾諾說(enotalk)。

任何有關於「穿搭」、「服飾」、「個人形象」的相關問題,都可以給我微博私信,weibo@eno艾諾(http://weibo.com/enoxone),我會將具有普遍性與代表性的問題,整理成長文,發佈於公眾號與Aorqu專欄。

所有寫過的內容,都在這兩個收藏夾內:([審美 / 穿搭 / 設計][職場 / 心理 / 教育]),希望幫到需要的人。


Aorqu用戶:
說點親身事實:
我的生父從我生下來開始,從來沒管過我。

他是個很有故事的人:當年叱吒風雲的時候,手下上萬小將,揍過省委書記燒過省委大院,等清算的時候,不知道用了什麼法子居然安然無事;1980年,他從國企辭職,去干倒爺,其時正在嚴查投機倒把,他就穿著軍大衣冒充退伍軍人,把販回來的手錶綁在身上。最輝煌的時候,我跟著他走在路上,時不是能聽到他說:」這里是我xx年買的,這里是我xx年蓋的。「

這里看,他應該是有本事的,可我一點也瞧不起他。

他大男子主義、好賭、嗜酒且脾氣暴躁,有錢了以後一晚上可以輸掉一座礦,卻從來也不會想著為我和我媽買一件衣服;脾氣暴躁讓他得罪了很多生意上的夥伴。所以,很短的時間里,他就身無分文,然後從零開始,掙了一點錢,然後繼續賭輸掉……

這樣的日子伴隨了我整個童年。我永遠記得,他每次過年回家,連衣服都沒有一件囫圇的,永遠蓬頭垢面,有一次出門租書,他連押金都掏不起,最後拿身份證租。

小的時候,脾氣暴躁的生父經常因為發現他包二奶而毆打我媽,因為下象棋輸了毆打我媽單位上的同事,因為懷疑鄰居說閑話毆打鄰居,毆打我。終於有一天,我媽實在受不了了,丟下家拿著兩身衣服帶著我去了外地,寧肯丟了工作也要離婚,一個人把我養大。

很多很多年以後,因為他心臟病發作,姑姑們給我打電話,我才又見到他。
他說,其實我偷偷去看過你,你不知道。每天你從高中門口騎單車下學,我都看著,給你買了個好點的單車,又不敢送去。
他說,我知道你結婚的日子,可是猶豫了好久怕去了給你敗興;我攢了點錢,能不能請我的幾個老朋友吃頓飯,宣布一下你結婚的消息?

我知道他愛我,可我還是瞧不起他,跟他的能力無關。


黑門山:

父親沒本事就是沒本事。客觀事實而已。有什麼可糾正的呢?

這種沒本事的父親,在全世界裡至少有20億個。


吳寒笛:

至少他生出了我這樣一個天才,哈哈哈


盧瑟肖:

我只知道我的爸爸可能給我的不是最好的,但是他把他最好的都給了我。


張兆傑:

1,

「唉,怪爸沒本事啊。」

胡哥的父親說這話的時候,難得一見的低下了一向高傲的頭顱。

當時我在場,他抽著自己卷的煙,一口又一口。

當時胡哥大三,暑假裡帶著談了半年的女友回家,女友看了下他家的房子,廁所都是露天的,一天都呆不了,頭天住的賓館,第二天就回去了。

丟下一句話,感覺家庭條件相差太多,她難以接受,還是趁感情沒那麼深,分了吧。

胡哥還算懂事,沒糾纏,也沒怎麼在家裡折騰。

可是私底下,他對父親是有意見的,他的原話是:「唉,我爸一輩子也就這樣了,啥也沒干成。」

2,

胡哥的父親排行老三,有兩個哥哥,一個弟弟。大家不分老少,都叫他三哥。

沒有大哥,二哥,和四哥,只有三哥。

其它三個,大家不好叫出口,因為都算是有頭有臉的人。

老大在鎮上當著領導,老二開著洗煤廠,老四最牛,當地一霸,黑白都混得不錯,唯獨三哥,是個木匠,會雕刻,給人做核桃木傢俱。

莫非是兄弟不合?因為再怎麼看三哥也不至於淪落成這樣啊!

不是。是三哥故意和兄弟們劃清界限,但他們之間倒也沒有不合,也常來往。

底子我們都是知道的。

三哥的兄弟,二十年前,說好聽點,是混混,難聽一點,就是流氓,坑蒙拐騙偷,只差沒搶,什麼缺德做什麼,人見人厭。

三哥說自己做不來這種事,他從國小木工,就一直做著木工,手藝一流。

後來哥哥弟弟都發跡了,兄弟情深,都要拉扯他,三哥不讓,他性子倔,開口一句話:「我要賺乾淨錢,你們的錢臟的,我不要」,把兄弟們的好意都擋了回去。

如此幾次,兄弟們也不好說什麼,就隨他了。

三哥開始是做普通傢俱,後來學了雕刻,幫人做核桃木傢俱,賺的也不算少,可是要拉扯兩個孩子,也不是太輕松,尤其上了大學,學費加生活費不低,過的挺拮據。

兄弟們要幫忙,他發狠話,給多少撕多少。兄弟們也只能搖頭嘆氣,頂多私下裡給胡哥點零花。

然後,就出現了開頭的那一幕。

3,

胡哥女友走後,胡哥頹了兩天,一肚子不痛快,全發泄在三哥身上,明著不說,暗地裡使勁,各種怨恨。

三哥沒計較,思來想去,做了個決定,去找哥哥和弟弟,都是親兄弟,也不用多說什麼。

總之,結果就是,不到半個月的時候,三哥一家搬到了老四給的小二樓里,是我們當地最好的小區。

老二把開了兩年,幾乎全新的SUV給了三哥。

一夜間,風雲變幻。

胡哥當然沒有回去追女朋友,這一切來得足夠驚喜,他終於過上夢想中生活。

家裡有錢了,可是三哥,失去了往日的神氣。

三哥一向溫善和氣,誰家出了事,都去找他協調解決,因為三哥為人公正,他說的沒人敢不服。

也是,誰敢不服,且不說老大老二的背景,一個老四就把大家鎮住了,曾經有人不知曉三哥的身份,欺負了三哥,老四直接帶人把那人打得他媽都不認識了。

三哥和善歸和善,可是大家看得出,骨子裡是有股子傲的,傲的就是,他兩手乾乾凈凈,為人耿直不屈。

然而,就在家裡飛黃騰達的同時,他的這些東西,丟掉了。

三哥還是每天去做木工,可是變得沉默寡言起來。

4,

後來三哥出事了,路上被車撞了,斷了一條腿,出來的時候,只能拄拐仗,木工還能做,但家裡人不讓做了,年齡也到了,於是每天就柱著拐仗出來晃蕩。

幾乎一條街的人見了他,都叫他三哥。

只要在外面,他有敬不完的煙,而這一切,並不是因為他的哥哥和弟弟,而是因為他是三哥。

大家對三哥,不是畏懼,不是恭維,是滿滿的尊敬。

而三哥,雖然還在禮貌的回應和微笑,但常常發呆,不見往日神采。

後來三哥去世了,可能是一輩子和油漆打交道,得了鼻咽癌,查到的時候已是晚期。

依他的遺言,沒有搞排場,連最基本的葬禮上的吹吹打打都沒有,安安靜靜的,搭了個簡易靈堂,時間到了,出殯。

但出殯的那天,讓人震撼的事情發生了。

全城,幾乎是全城的男女老少,都來送三哥,自發的花圈幾百個,數都數不盡,排在了路上,一條長街,全是花圈。

壯觀!!

大家為三哥流淚,眼軟的婦女們,更是哭得像死了親人。

而胡哥哭得像傻逼。

一個沒本事的父親,在人生的結尾,走了一段不短不長的路,而這一路,他走的榮耀而光輝。

這不是個曲折離奇的好看故事,牛逼的父親少,平凡的父親多,平凡的原因各種各樣,或者視野有限,或者能力不及,可是不管原因是什麼。

總歸是父親。

總歸是那個小時候把你舉過頭頂,為你買冰糖葫蘆,供你讀書,給你張羅娶妻成家,為你付出年華和汗水,漸漸蒼老的父親。

如何糾正「覺得父親沒本事」的心態——

你說呢?

現在做些什麼,才不會在父母離世時感到後悔? – 張兆傑的回答


趙家三哥:

看了題主的問題,有點感慨,忍不住多嘴幾句

1、山外有山,天外有天

題主的舅舅說:

當公務員以後成為省長左右才有算讓人生有意義

可是你有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全國公務員有700多萬,再加上參公管理事業單位、全額撥款事業單位、差額撥款事業單位、自收自支事業單位……各種類型的財政供養人員有數千萬人之多,而其中省部級以上的官員,只有數千人。如果按「省長左右」的說法,也就是各省、市、自治區、直轄市的黨政一把手(省委書記、省長),中共中央和國務院各部委、直屬機構的一把手,可能只有數百人。這何止是萬里挑一,簡直是十萬里挑一。
也就是說,絕大部分公務員,其職業生涯的頂點無非也就是科級、處級,寥寥無幾的人能到廳局級,更大可能是在基層默默無聞地混到退休了事。如果照你舅舅的說法,七百萬公務員中99.99%以上的人活得都沒有意義。
有沒有「本事」,是一個相對的概念。你的老爹是科長,你可能會埋怨他為什麼不是縣長;而等到他當上了縣長,你又會埋怨他為什麼不是市長、省長甚至更高。然而,你有沒有考慮過那些老爹只是普通的科員、辦事員,甚至橋洞下面乞討要飯的流浪漢的人的心情?
攀比,無論是攀比學歷、財富、相貌,還是攀比老公、老婆、老爹,都是一條沒有盡頭的不歸路。一山更比一山高,永遠有人比你更牛逼。除非你能成為宇宙的主宰,可惜你我終究只是凡人。
說實話,你的父親能夠供你讀完大學,這已經比全國70%的父親牛逼了——2012年,中國高等教育毛入學率也只有30%。
甚至可以推而廣之:
當你吃飽飯的時候,你已經比近10億人更幸福了——最新數據顯示全球飢餓人口仍高達8.4億;
當你能看懂路牌的時候,你已經比8億人文化水準更高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報告中提到,2011年,全球共有7.74億成年文盲;
你能生在這個世界上,也是戰勝了數千萬個精子的結果。
世間萬苦,皆源自求而不得貪得無厭,唯有知足方能長樂。
想到這些,你還會自卑,覺得自己或者自己的父親沒本事嗎?

2、將心比心,換位思考

我們在成長過程中都會有這樣的經歷:
小時候,覺得父母身材偉岸、見多識廣、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簡直是神一樣的存在,對父母充滿了信任、依賴和崇拜;
隨著年齡漸長,才發現父母原來只是凡人,長得不如自己高,懂的不如自己多,見識不如自己廣,甚至還有這樣那樣讓人瞧不上的毛病。於是仰視漸漸變成了平視甚至俯視。
其實父母並沒變,變的只是你自己。
70後和80後的父母,都經歷過三年飢荒、十年動亂、上山下鄉,一場又一場的政治運動,一波又一波的社會動盪,他們能在其中倖存下來,並且成家立業、開枝散葉,必然有他們的過人之處,必然有他們獨特的生存智慧和人生哲學。你父親只是個農民,未必全是因為他不思進取、不學無術。很多時候,往往是時代造就人,而不是人造就時代。你父親假如有幸如你一樣生活在這個年代,也許會比你混得更風生水起。
當你瞧不起你父親的時候,不妨想想:假如你生在他那個年代,那樣的家庭,能否比他做的更好?

3、人生無常,風物長宜放眼量

人生並不是百米短跑,而是一場漫長的馬拉松。有的人年少得志卻止步不前,有的人大器晚成卻中途趕上,一時得志失志,只能說明你當下的狀態,而不能詮釋你人生的結局。
我剛參加工作的時候,我的上司老李經常會輕蔑地提起某人。多年以前,老李已經是本單位的中層幹部,春風得意,意氣風發,而某人剛從一個兔子不拉屎的基層單位借調過來,見了誰都畏畏縮縮,一副巴結的樣子,每天蹲在辦公室一個不起眼的角落爬格子,老李能賞臉和他握個手他都高興得手直哆嗦(老李原話)。
然而某人如今卻是本單位的老大,老李的頂頭上司。老李呢?現在仍是個中層,和十幾年前一樣。
家庭出身在現在這個拼爹的時代確實是個大問題,但絕對不是你的先天缺陷和致命傷。同樣,一時的高低貴賤也不代表什麼,生活太過莫測,十年二十年你和身邊人的狀態就會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牢騷太盛防斷腸,風物長宜放眼量。
就拿本人的家鄉,東北某小城三十年來的風雲變幻來說:
八十年代,能在國有工廠當個光榮的工人老大哥是很多人一生的夢想,那個年代機關幹部(現在叫公務員)、教師、醫生神馬的算個屁,很多人聽說要分配自己去機關和學校,都得四處找關系送禮推了,就想去廠里當工人。後來趕上國企改制下崗大潮,這些人現在腸子都悔青了。
在全民普遍吃不飽肚子、一切憑票購買的年代,糧食局、國有糧庫、供銷社、糖酒站這些單位,同樣是許多人夢寐以求嚮往的地方,比今天的石油、電力、煙草還搶手。某位大叔,當年好容易托關系活動進了糧食局,上頭要調他去某局當副局長他堅決不去,寧可在糧食局當科長。現在回想,也只能「呵呵呵」了。
現在,小城最熱門的職業是公務員和事業單位,收入不高但是穩定,說句難聽的,去個油水豐厚的衙門,還有一定的灰色收入(雖然現在受大環境影響也越來越艱難了)。石油、電力之類的壟斷型國企收入高待遇優,但是封閉性太強,一般人很難進去。民營企業在民間依然受歧視,很多人寧可收入降一大截,也要棄民企而考公務員。但是再過十年二十年,又會是怎樣呢?不好說。
扯得再遠點,解放前那些坐擁千頃良田、家大業大的地主,恐怕做夢也想不到辛苦積累的財富會為自己招來殺身之禍,還會為自己的老婆孩子貼上一張「黑五類」的賤民標簽,禍及子孫。就像《活著》裡面的福貴,傾家盪產反倒還因禍得福。焉知你的貧寒出身,將來不會成為你人生的助力呢?


李臣:

怒答一發,唱唱反調!反對絕大部分政治正確的回答,看完你的描述,我覺得你認為自己沒本事是對的,因為這是事實。誠然,你的父親在如此艱苦的環境下,把你供出大學,走出農村是非常不容易的,我不否認,也是我們要心存感恩的,但這並不能改變你的父親沒本事這個事實。

老一輩人總喜歡細數自己當年多麼不易,兒孫輩如果稍有忤逆,覺得長輩是個loser,長輩就開始大呼小叫,覺得兒孫不孝忘本。是的,我父親就是這么一個人,殊不知我一生奮斗的目標就是為了忘本,離開那個爛臟窮的家鄉,讓我女兒不再遭受我小時候受過的苦,如果有一天我老了,我女兒能夠晉升更高的社會階層,當她回頭發現她家老漢是個老loser時,我不會生氣,這正是我想看到的,因為她是踩著我的肩膀加上她的個人努力走到更高的階層,我死也可以瞑目了。

父輩沒本事並不可怕,可怕的是父輩想讓你遺傳他沒本事的基因。我說的並不是危言聳聽,我父親以及我接觸的大多數老一輩社會底層都有這個通病。沉浸在過去而看不清現實,跟不上時代卻以老經驗對兒女的人生指手劃腳。我父親總喜歡自豪的跟我說,在咱村我能供出你跟你哥兩個大學生,那算是頭一份,十里八鄉我也是頭面人物。年輕時我總是喜歡跟他爭辯,最後兩個人大吵一架收場,年紀漸長後我只是笑笑,不再說什麼,讓他沉浸在過去的自豪中,因為我明白,你不可能用幾句話或是幾年的時間改變他60多年養成的思維習性,他已經是被這個社會淘汰的人,這幾年他在城市跟我和我哥家住慢慢也認清了這個現實,我能做的就是讓他和我媽在我家中安享晚年,何必再跟老人家置氣。

父輩經常犯的一個邏輯錯誤是以自己當年的努力付出取代子女當年的努力付出,堅持認為兒女能有今天的一切都是自己給的。打個不恰當的比方,你今天的一切就像一個大房子,父輩不辭辛苦的打好一個地基,而你作為設計師兼建築師兼民工,一點一點把這所大房子建成,而父輩對你說,看這個大房子是我給你的,沒有我,你能有這么漂亮的大房子嗎。回到這個問題本身,我相信你能有今天走出農村步入城市,少不了刻苦讀書,同是農家子弟出身,太明白讀書對農村孩子意味著什麼了,也太了解這一路走來的艱辛。

我父親那輩人經歷了太多苦難,挨過餓,吃過樹皮,能活到今天而沒有成為三年自然災害死亡人數統計數據實屬不易,但世道也是公平的,在他們30來歲時趕上中國經濟的轉型期,有想法,膽子大,不甘於平庸的人,今天大多都已是社會成功人士。小時候聽我阿么講起,80年代初剛剛包產到戶,一大家子人剛剛能吃上飽飯,我四叔承包了公社的大車跑運輸,在村裡開商店,我爸是長子,非常反對四叔做生意,堅持認為咱家人沒做生意的天分,老老實實種地才是本分,四叔在外忙活一天回家還得被我爸以及阿公阿么罵,加之四叔本來就有腎炎,一生氣病情惡化成了尿毒症,年紀輕輕還沒結婚就去世了。即使家裡出了一個絕症病人都沒有拖垮我們家,因為四叔給家裡賺了好多錢,即使到後來我阿公阿么老了生病吃的也是四叔當年留下的部分家底。我曾經半開玩笑的跟我朋友說,如果我四叔還活著,以他那開拓進取的勁頭,今年我哪用在外面打工,早在家族企業里做事了。

至少我的父親,一個地地道道的農村老漢,在那個年代曾經有機會可以讓家裡過的更好,但是因為他自身的局限性沒有做到,我並不怪他。畢竟不是人人都是王健林。時至今日,通過父親的努力和我的努力,我終於在城市紮下根,未來的目標是成為城市中產。站在整個家族的歷史上,我和我哥終於脫離了八輩兒貧農的出身,成功晉升了一個社會階層,接下來努力的方向就是再送我女兒一程,我不指望她這輩子就能再晉升一個階層,到我外孫輩兒時能夠做到,我就已經很開心了。至於後人如何看待我曾經付出的努力,隨他去吧,只要兒孫過的更好,我這個老loser就沒白活。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