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糾正「覺得父親沒本事」的心態?

問題描述:我是一位農村來的學生,現在自己慢慢成為城市的一份子,卻發現自己的父親沒有本事,連阿公的葬禮也安排的不妥當。可是,我只能自己心裡難受,又不能跟父母面前表現出來,這是我變壞了嗎?是我變得庸俗和世故了嗎?為什麼我自卑的心態這么難擺正?舅舅說,我自己就算有一天有錢了回家了,也啥用沒有,因為沒有人認識我,沒有人會領我的情,我能過好的只有自己。這讓我開始懷疑起來,其實有錢了變成城市人了好像也沒有什麼用,難道…
, , , ,
嗯呢:

如題主同樣的怨憤,困惑,在我的青春期也出現過。

我的父親是一名客車司機,跑長途,總是不在家,很少見到他,不過我也並不在乎他在不在家,因為他總是很嚴肅,不苟言笑,小時候其實還挺怕他,也不愛和他說話,我小時候在外婆家長大,阿么家這邊又重男輕女,所以基本和阿么家也沒有什麼感情。

從小長到現在,讓我印象深刻的有幾件事,小的時候我們的零食就是方便麵,大白兔奶糖之類的,我很喜歡吃北京方便麵,國小,記不得幾年級了,有一天放學,我先回了家,碰到了剛回家的父親,他沒帶鑰匙我也沒帶鑰匙,我們倆就站在門口等我媽,然後也沒什麼話,那時候年齡小,不知道什麼是尷尬,就是那種感覺壓抑,不舒服,也不敢活潑釋放自己,我記得那天我媽回來天都擦黑了,我呢就一直和我爸相對無言的在門口站著。其實放學我就想著回家一定要問我媽要五毛錢買袋北京方便麵吃,其實我都等的快餓死了,但我就是愣沒敢跟我爸張口要,也沒和他說我可餓了。等我媽回來後,我猛鬆口氣,又恢復天真活潑的孩子樣。就算是後來我長大了,沒成家前在家,有媽媽在,我們三個在家我還好,但只有我爸我們倆在家的時候,我就覺得空氣很尷尬,也沒話說,也不知道該說點什麼,到最後就是滾回自己屋,關起門來做自己的事。

好,說回覺得自己父親沒用這件事,後來我國小畢業的時候,父親一個月的工資不足以養活我們這個家的時候他選擇離開我們那個小縣城去打工,後來媽媽也去了,再後來我和弟弟也被接去了,在南方一個小鎮上,掙得錢比在我們老家多點,其實父親覺得自己小時候因為家庭的原因沒有受到很多的教育,沒有擁有較高的社會地位,然後從小就各種對我和弟弟望女成鳳望子成龍,不見面便罷,見面就是要好好學習什麼什麼之類的,因為掙錢很辛苦,各種讓我們要節省,不要貪圖享樂,當我青春期開始後覺得別的女孩子穿的很好看打扮的很妥帖,有漂亮的裙子和好看的頭繩,每次父母來到學校里看望她們的時候,開著轎車,買來一大袋子零食,我的內心都是羨慕和怨恨夾雜,所以後來我和父親爆發爭吵,每次都是因為一點小事,其實真正原因就是嫌他沒本事,那時候我不喜歡住校,但我的家又在鎮上,而且每次回家坐車都要一兩個小時,我就心想如果我的父親有錢的話,可以在我上學的市裡買房子,我就可以走讀了,如果我的父親有錢的話我也可以穿漂亮的裙子,紮好看的頭繩,如果我的父親有錢的話,放假的時候我就可以和同學們一起去夏令營,如果我的父親有錢的話我們也可以有自己家的轎車,可以來接我,我高中三年父親來看過我兩次,一次是我沒錢了,他來給我送錢,我正在上課,他來到我們教室敲門,說找我,我們正在上英語課,所以他讓老師把一百塊錢遞給我,說不讓我出去了,影響我上課,那張錢被用餐巾紙包著,我覺的好丟人啊,我的爸爸穿的一點都不洋氣,拿紙包錢真的好土。第二次是他路過我們學校這里開著廠里他開的貨車,他給我打電話說來看看我。我說讓他停的離我們學校遠點,我可以跑去找他,我記得我當時下課後,我趁著大家都沒有大堆的往外走的時候,快速的跑向他的貨車,邊跑邊回頭看有沒有我們班的同學。

這些種種,我現在想起來覺得自己當時這樣的想法和行為挺搞笑的,如果讓父親知道了應該還挺傷他的心的。其實一直到兩年前我還是這種憤憤不平,覺得自己真倒霉,有一個沒用的父親,沒辦法可以讓我像我的同學一樣出國留學深造,沒辦法給我我想要的。

在這種心裡的作用下我愈加憤恨,不尊重他,也不想面對他,後來我在外上班,自己一個人,看各種心理書籍學會和自己和解,和他和解,雖然他並不知道我的這些內心活動,但是我在自己內心默默的和他和解,他的半生,走到如今的這一步也很不容易,他一直在努力啊。

現在我成家了,越來越覺得他真的很不容易,在他十幾歲的時候我阿公就生病過世了,阿么性格懦弱從來什麼都不管,驟然失去家庭支柱,讓本來就不富裕的家雪上加霜,大伯去城裡接了阿公的班,大姑姑結了婚走了,在鄉下老家還有小叔叔和小姑姑都很小,家裡還有地要種。所以從那時起爸爸就沒有了自己,他學習很好,本來當時都已經考上了我們那裡的師范,在那個時候考上了師范出來當老師是很厲害的了,因為沒錢,更因為家裡沒有勞動力,所以放棄了他的夢想,用他自己的話說,他就成了那個拉車的老黃牛,帶上了那個套,後來小叔叔和小姑姑長大了,他也成了家,接著就有了我和弟弟,他更加發瘋的干啊,掙錢啊。盼著我們長大,盼著我們成龍成鳳,能改變命運,能替他實現他的擁有一份體面的工作的夢想,可是他的能力就這么大,所做的都是他盡了極大努力,給我和弟弟創造好的生活環境和教育環境,他的性格內向不善言談,又沒有很高的文化,唯有下苦力,為了讓我們受到更好的教育不讓我們上鎮上的中學,而是花更多的錢讓我們上市裡的中學,為了讓我們以後能有更大的發展空間,執意背房貸把房子買在省城裡(如果不買在省城就不用背房貸,直接就付清了,十八線小城房價不高啦)。他說自己是頭老黃牛,到現在他還沒有卸套。

我結婚前他說要給我陪送一輛車,可是因為他信了小人(他的親妹妹),投資失敗,然後我的嫁妝本都沒了,更別說給我陪送的汽車了,他說沒有實現這個諾言一直很有愧於我,我一直寬慰他,沒事的,沒事的,你已經做的很好了,把我養大,給我吃穿,給我受教育,你已經盡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了,於你自己你已經功德圓滿,於你的人生你已經實現了質的飛躍。剩下的是我的人生,我想要的我自己去掙。

一口氣寫這么多,沒有什麼邏輯性,就想到哪裡寫到哪裡,人啊都是慢慢成長的,學會理解吧。

現在我很喜歡我家老頭。

現在他閨女和兒子挺讓他驕傲的。


孤桎:

平時不怎麼上Aorqu的,這幾天突然有了新的心得

我出生在一個很特殊的家庭,但並非父母離異。早年,我爸和我大伯一起出去做生意,當時做的也算不錯,在深圳買了套房子,後來就把我接過去住了,可沒多久,我大伯被人騙,被騙的傾家盪產,無奈賣了房子,又把我送回老家!我爸資質平平,根本不是做生意的料,平時就給我大伯打打下手而已!我大伯被騙之後,負債幾十萬,還跟家裡人吵了一架!離家出走至今未歸!十幾年了!可笑的是,我爸,我阿公阿么,都沒打算去找過他!而且至今!我爸還相信!我大伯一定會回來!並且一定會東山再起!我真不知道他哪來的自信。。。。。

深圳的房子和工廠賣掉之後,我爸就拾回老本行——唱戲 我爸以前就是學唱戲出身,結識了同樣是唱戲的我媽,才有了我!我12歲的時候,生了一場怪病,至今沒好,剛開始我是獨生子,我爸我媽也為我四處求醫問葯,但越後來。。。。15年,我媽生下了一個弟弟

講講我吧,我因為這場怪病,被學校勸退,找不到工作,有很長一段時間我很想死!但是就是看到了我那個剛出生不久的弟弟,我捨不得,所以我才堅持了下來!我很認真的考慮過我自己!我想要做一番事,那就得自己創業,自己當老闆!不然我永遠找不到工作的!但是我爸不肯!他現在就是一個越來越窩囊的人!什麼都不讓我做,軟禁我,我媽生了弟弟之後身體不好,在家調理身體,順便照顧弟弟,我在家裡幫忙,全家人的收入就指望他那唱戲帶來的死工資!我想分擔點什麼,他不讓,他只會軟禁我!

我爸這人,其實我跟我媽都心知肚明,好色!就算我家再怎麼艱難,他同樣會出去外面亂搞!他這人小心謹慎,回家之前把微信所有資訊都刪除了,回資訊也是等我們都不在的時候回,偶然間被我聽見幾次,都是女的!我挺看不起他的!

今年,我跟著我一個親戚做淘寶,其實他很照顧我!我沒什麼工作量,給我買了一台電腦放在我家,然後我就在家做,一個月3000塊錢工資。。。關鍵是!我能掙錢之後!我爸每個月還伸手跟我拿錢 他的錢永遠不夠花!他還偷偷用APP貸款!讓我拿錢給他還款!但除了柴米油鹽,他基本沒為我們花過其他的錢!沒買過一件衣服!

我想去說他罵他,但我不敢!用我外婆的話說就是,因為他一個人,窮了我一家人!


張家老狗:

我問問你,你長這么大,讀到大學你爹有沒有暴力對待你,有沒有餓著你,有沒有斷你的口糧讓你餓著?沒有的話,你有這種想法的話你可真是個小王八蛋。人無完人,每個人都有缺點,我就說說我的父上,家庭太阿公是前清官員鄉紳,以前家裡有點小錢有點破講究啥的,阿公也是教書先生,但父親這一代呢都沒讀書,我父親65左右高中畢業證有一張實際呢只讀了國中,做過生意,走南闖北,年輕愛玩好賭,母親那邊呢家庭是紅軍本可接班當公務員,但我媽媽一定要來深圳。那時候零幾年父母工資加起來也就6000元努力在深圳買房(零三年吧買到了貌似)我父親怕我學壞和母上兩人一人兩班倒反正有人在家,對我嚴加管教,我父親喜歡在男女關繫上口嗨有點直男癌,但實際家務做飯,母親生病照顧的無微不至,後來沒了工作下崗在家苦悶有時罵我我也能體諒他,你父親沒本事我爸爸一段時間還沒工作呢!那時全靠母親2500元的工資,後來也就去做水客為了生活和海關還有貨頭吵過架在香港法院上過庭,家裡生活困難,我沒少過一頓飯,該上的補習班也照常上,現在找了份工作六七千也不咋地啊,但我很尊敬他,他以前喝醉酒和我說一段話我很難受:他說對不起,工資不高,別人能去迪士尼玩幾天我作為他兒子廣東省都沒出過,他一路走來對我雖有時候啰嗦暴躁但哪個父親不愛自己的孩子呢?對不對,你父親只是沒給你成為富二代和官二代甚至在城市生活的條件,但你不能自己努力嗎?他已經在他的能力範圍內給予了你他能做到的全部,那麼他就是可敬的父親,而不是沒本事,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賈蓁:

小的時候讀到高中,媽媽再也不能輔導我的學習,就覺得自己的學問已經超過了父母,爸爸讀到國中畢業媽媽高中畢業,已經沒有督促我學習覺得我學習不好的立場了,當大學畢業,沒有找後門沒有花父母的一分錢自己參加統考進了省級三甲醫院,那時候覺得爸媽連人生的高度都不如自己了,那時候跟媽媽吵架的話都是你覺得自己這么有道理你怎麼把自己這輩子活成了這樣。到現在,我的身高早已經已經超過了媽媽,爸爸跟我的身高差越來越小,覺得爸爸下次回家的身高說不定就跟我一樣了,年齡大了,他們的身高越來越小,當說起誰家的爸爸175,180,我都隱隱地羨慕,不愛跟他們出門逛街,覺得為了那十幾塊錢幾塊錢的講價太難堪,要我都想直接買了算了,不愛他們為了幾塊錢的電費讓我各個房間的關燈,微波爐用完要拔電源,煤氣熱水器用完要關掉熱水器的煤氣開關,電視關了就要關總插板的電源,各種各種,我都很煩,就算現在我一個人工資頂他倆加起來的總和還要多,吃飯的時候爸爸第一筷子的魚肚子還是要給我,買了好的牛筋肉都要讓我多吃,媽媽腌好的鹹鴨蛋,都是要把蛋黃給我說自己愛吃蛋白,過年給他們一人一個小紅包,也不多,一人一千塊,想著讓他們自己買好一點的保暖內衣或者鞋子什麼的,爸爸還是會為了一條一百八的褲子嘆一會子氣說太貴了不買,偶爾給我買衣服都是好幾百的不帶喘氣,特別戀家的爸爸為了我大學的學費跑去新疆戈壁灘去工作,我剛出生的時候,爸爸為了讓我吃好奶粉,旱鴨子跑去運河邊撈蝸牛賣,差點栽下河,媽媽懷我七個月的時候一個人提著裝滿水的水桶下樓一腳踩空滾下了樓梯,抱著肚子躺了半天,感覺我好像沒什麼事再慢慢挪起來再回去接水,他們都是社會最底端的小市民,無依無靠沒背景,卻為我護住了寒風和暴雨,他們是沒本事,他們把能給的全給了我,因為成長的環境導致我現在經常一身帶刺,性格別扭,這讓我吃了很多苦頭,覺得如果他們能給我提供更好的環境我的性格不一定會這樣,但是也讓我學會了堅強,讓我沒有變成找個有錢人嫁了就好的那種姑娘,自食其力,同時也給給了我他們全部的愛和我自己也挺喜歡的一張臉


Aorqu用戶:
人生沒意義。過的開心就好。

我覺得題主你的這一番推斷是不是沒講完整,我總覺得好像沒什麼邏輯性。
我認為你恰恰是缺了「每日一善、多幫助人」這樣的特質。

阿公的葬禮沒有安排妥當,那麼你可以幫父親一把,有什麼事2個人可以一起商量。如果你有本事能在舅舅需要幫助的地方都幫上忙,你想你舅舅還會這么說嗎?

我覺得你預設父親就應該有本事的心理應該隨著你的成熟而改變,而且你的自卑是有理由的,就是你的力量還太弱小,例如幫不上父親,幫不上舅舅。

我覺得世上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活法,但是很多時候都是殊途同歸,是希望自己變的強大。所以我覺得你可以朝著使自己強大的目標去努力,總不會錯的。


錢包:

一,你的父親可能是真的挑不出一點兒亮點的那種沒有本事,也有可能只是相對而言顯得木訥平凡。你能從覺得父親全知全能到認識這一點,就是你自我意識覺醒的開始。

二,發現自己的父親沒本事不要緊,但不要永遠停留在這一階段,也不要怨恨,因為沒有任何用處。如果你在他身上已經學不到什麼東西,趁著上大學的機會,多接觸身邊的同學和老師,為人處世,對這個世界的認識,生活是你最好的大學。

三,年幼的時候覺得長輩說的就是對的,有一種莫名其妙的家庭責任感。舅舅說你從政才是對家庭助力最大的,但是你為什麼要對舅舅的家庭負責呢?他家難道沒有自己的孩子嗎?過好自己家裡的日子,過好自己的日子才是最重要的。官場真的適合你嗎?你一個農村孩子官場上沒人幫護,能有多大前途?別為了拯救別人的日子毀了自己的生活。
別那麼在意親戚,因為親戚也沒你想得那麼在乎你。
你混得不好他們不理你笑話你,你混得好了,不對他們無條件付出,他們照樣編排你。

四,年輕的時候覺得天高海闊,覺得自己前途無限光明,沒有自己解決不了的問題。到中年時積弊漸多,開始自我妥協,這時回頭看,你不過是你父親的又一個輪回。在命運面前,大家都同樣無力。這時候才是真正理解和體諒的開始。

五,但無論如何還是記得一點,他費盡艱辛把你養大,不容易。他寧肯自己吃的差一點,穿的破一點,也要讓你吃飽穿好,這是真正的愛,很可貴,以後你有了本事,可能會遇到喜歡的姑娘,可能會有自己的子女,愛你的人形形色色,但是沒有人會想他這樣掏心掏肺愛你了。
想到這一點,即使他沒有本事,又有什麼關系呢。


葫蘆世界:

(一)

趙林抬起手,分針還有0.5厘米才能指到12。在這段時間里,他第五次後悔買了這張票。

「乘坐D36次列車的乘客,請到六號檢票口檢票。」

聽著喇叭里的女聲,趙林拖起黑色的行李箱,往檢票口走去。

進了車廂,尋了自己的位置。坐了下來,一點沒有因為踏上回家的路程而興奮,其實如果不是母親兩天打了五個電話,他是不會回去的。

他開始想,第一眼見到趙建軍應該說什麼。他也在想,向來活得像個流氓的人生病的時候是什麼樣子的。

列車加速到最快的距離的時候,趙林已經戴上了眼罩,一等座的空間足夠他以一個舒服的姿勢睡上一覺。

(二)

「趙建軍!趙建軍是誰。」急促的女聲讓趙林睜開了眼睛,說話的是一個穿著護士服的女人。

「是我,是我!」一個約莫二十齣頭的男人急忙跑到護士跟前。

這個長得和他頗有幾分相似的男人,趙林是既陌生又熟悉。

「怎麼了?」

「難產,要剖腹,在這里簽個字吧。」護士遞給趙建軍一支筆

「簽什麼字,你們想要做什麼?」

「產婦難產,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剖腹。」

「剖腹,不會有生命危險吧?要不行的話,我們不生了。」說著,趙建軍就往手術室走。

看著眼前這個男人的言行,趙林有點想笑。

「你是醫生嗎?產婦現在情況很危急,你不簽字才會有生命危險!」聽了護士的話,剛走出兩步的趙建軍停了下來,回過頭接過筆。

簽完字後,趙建軍坐在走廊的長椅上,雙手抱著頭。趙林站在他對面,背靠著牆,從口袋裡掏出一包長白山。

抽完大半包之後,門終於開了,趙林跟著趙建軍的腳步進了手術室。

趙建軍一進門就奔著病床跑過去,看著床上一臉蒼白的妻子,趙建軍滿臉心疼。

「孩子沒事吧?」女人有氣無力的說著。

「沒事。」旁邊的護士先開了口。

「去看看孩子啊。」

「有什麼好看的,出生都不利索,將來不定能成個什麼樣。」女人剛要說話,看著趙建軍的樣子,剛要張開的嘴又閉了起來。

倒是護士把剛出生的嬰兒抱到女人的旁邊,女人伸出手小心摸了一下瘦猴般嬰兒皺皺的臉,而從始至終,趙建軍都沒正眼看過小趙林。

(三)

趙林自己也不知道是怎麼從醫院到了家裡,只是他剛走出手術室的門,就看到十歲的自己和爸媽坐在一起吃飯。

他看著自己,雙手放在桌子下面,碗里的飯看上去是一口沒動。

「你怎麼不吃啊。」

「我想吃肉。」

「吃什麼肉,你賺錢了嗎?只有賺錢的人,才有資格要求吃肉。」趙建軍喝了一口酒,「今天要是不把這碗飯吃完,你以後就不要想吃飯了,餓死更好,老子還能省點米。」

趙林還清楚記得,這一年他十歲,他爸拿出了家裡所有的積蓄,和幾個朋友合開了一家工廠。開工那天,還請了一個小有名氣的歌星。

趙建軍也沒有辜負家裡人的期望,不到一年,廠子里的工人就因為發不出工資走了一大半,剩下的一小半天天坐廠里,鬧著發工資。

趙林阿公阿么外公外婆都勸趙建軍把廠子賣了,債能還多少算多少,安安心心賺點小錢,別把媳婦孩子給餓死。但是趙建軍死活就不答應,親戚朋友一兩圈下來借了個遍,才把窟窿給堵上,幾年後他們承認趙建軍這事做對了,不過那都是後話了。

只是從那一年開始,趙林就發誓絕對不能成為父親這樣的人。

「別攔他,讓他走。」趙建軍叫住了準備起身拉住趙林的妻子,「本事沒有,脾氣倒不小,你讓他走,看他能餓到什麼時候。」

妻子白了趙建軍一眼,跟著趙林出了家門。

屋子不大,但是留著趙建軍一人酌著酒,看上去也是冷清。趙林在趙建軍對面坐了下來,看他這么干喝著。

小半碗的酒終於是見了底,趙建軍放下筷子,往卧室里走去。趙林想了一下,跟著進了卧室。

趙建軍坐在床邊,拿著話筒,翻開電話簿,隔一會就像發現了寶一樣,眉頭一展,摁起了電話。

「羅總啊,好久不見啊,最近怎麼樣,沒什麼,就是我現在資金有點周轉不開,想著跟你……喂,喂……」連叫了幾聲喂,趙建軍才放下話筒,繼續翻著電話簿。

「李老闆,吃過晚飯了嗎?等我貨款一到,立馬給你把錢送過去。哎,好嘞。」

「張經理,最近我手頭有點不寬裕,你看能不能跟你們老闆說一下,我這邊還有一大幫子人等著呢,事成之後當然要好好謝謝你啦,嗯,那我等你消息啊。」

趙林看著趙建軍一個電話一個電話的打,手裡的電話簿剩下的頁數越來越薄。

「老趙……」趙建軍剛說出三個字,立馬掛下了電話,往客廳走去,趙林一臉詫異,也跟著他走了出去。

客廳里,小趙林正一臉滿足吃著蝦條,媽媽在盆里倒了熱水,濕了毛巾。

「你給他買什麼東西啊,不是不吃飯嗎?

妻子白了他一眼,把毛巾蓋在小趙林臉上,搓的臉直紅,小趙林伸手拍了下媽媽的手,她才拿開毛巾。

「我剛剛在外面看到二舅了,他說他認識個朋友,想開廠子,二舅就托我問下你,要不要轉給他,二舅說盡量幫你把價格往上提。」妻子又把毛巾遞給趙建軍,「我說,要不然咱們就……」

「不賣!」

(四)

「復什麼讀,浪費老子的錢。」

趙建軍半靠著沙發,十七歲的趙林站在茶幾右邊,茶幾上面放著他的成績單。趙林走上前去,那張紙上的一串數字他現在都能背出來。

「你的錢,還不是運氣好。」

「你說什麼?」趙林的嘀咕並沒有逃過趙建軍的耳朵,他大手一拍,站了起來,右手指著趙林,「有本事你再說一遍。」

「我說錯了嗎!你還不是走了狗屎運。」趙林昂起頭,他的個子已經比趙建軍高出一個頭頂,氣勢反而是不輸,「你當年虧那麼多錢,要不是廠房拆遷,你能有現在這個樣子?還好意思說你的錢。」

「你……」趙建軍右手不斷的抖,除了個「你」,卻是一個字再也吐不出來。

「都少說兩句。」妻子跑了過來,拍著趙建軍的後背,「孩子想上大學是好事,不就復讀一年嗎,我們就再讀一年。」

「看他這成績,一年有個毛用,再給他三年四年都不見得考得上,到最後還是浪費老子的錢。」

「不要你擔心,我以後不會用你一分錢。」說完,趙林就拿起桌上的成績單。

「你再用我錢就是我孫子!」回答趙建軍的是重重的關門聲。

雖然一年後趙林是考上了,只是還是當了趙建軍的孫子,一當就是四年,直到大四趙林才算是完全的獨立。

「你說你和孩子較什麼真,還用你錢就是你孫子,他要是成了你孫子,那咱家成什麼了。」

「你個婦道人家,什麼都不懂,刷你的碗去。」說完,趙建軍就往自己的卧室里走去。

趙林坐在趙建軍的屁股印上,看著電視里的主持人播著無聊的新聞,他知道自己在做夢,但是不知道該怎麼走出去。

「喂,是張老師嗎?」一個細微的聲音傳到趙林耳中,他立馬站起身,走進卧室。

「我兒子不是聯考沒考上嘛,想問一下能不能去你們學校復讀,成績絕對可以的,要不是這次發揮失常,妥妥的能上大學,那我等你通知啊。」

掛下電話,趙建軍吹著口哨出了門,留趙林一個人站在卧室里。

(五)

「要不讓我跟你二舅說一下,讓你去他公司里,你要不想去,就讓他托朋友給你找個工作。你這剛畢業,什麼都不知道,跟個認識的人,我放心。」趙林看著媽媽,這些話雖然過了快六年了,但是他並不陌生,「什麼兼職,兼職跟正式工作能比嗎?」

「讓他自己去找,回頭萬一把別人公司搞砸了,低頭不見抬頭見的,我丟不起那人。」

「你說什麼呢,那公司那麼容易就搞砸的嗎。」聲音雖然小,但是十年前,這些話他在三百公里外的地方聽得一清二楚。

「你別管他,他不是有本事嗎?上了四年大學,怎麼連工作都找不著?」

「別聽你爸瞎說啊,工作的事情媽幫你跟你舅說,你就現在學校獃著,等過幾年我們再出來自己找。」說完就掛了電話。

「你說你你不幫兒子找工作也就算了,還在一旁說風涼話,怎麼就有本事沒本事了?」

聽著妻子的抱怨,趙建軍也不說話,就躺在旁邊嘿嘿的笑著。

到了,趙林還是自己找了工作。

他看著媽媽給十年前的自己打電話,聽著那一串她聽不懂的英文公司名字,媽媽沒剋制住的笑,那年他在電話里就全聽到了。

趙建軍就在旁邊,看著電視。

「什麼名字,聽都聽不懂。」說完趙建軍就從沙發上站起來。

趙林跟著趙建軍走進了書房,看著他打開電腦,蹩腳的敲著鍵盤,一次一次按著回車和刪除。趙林看著他終於答對了公司的名字,一條一條看著自己公司的資訊和新聞,臉上被擠出來的皺紋越來越多。

(六)

「別給他打電話。」

「好,不打。」妻子放下手機,幫趙建軍掖好輩子,「我去打點水。」

她最後還是撥出了那個號碼,趙林記得的,那是他兩天內接到的第一個電話。

不一會之後,趙林看著媽媽提著水壺走進了病房。

「你別打電話給他啊,他在外企,工作忙,我現在又沒什麼事,小病而已,就別叫他回來了。」

「我知道,我沒給他打電話。」

趙建軍看著妻子的神情,這個和他生活了三十多年的女人沒有騙得了他,他也沒有戳破,只是轉過頭,看著窗戶。

趙林看著趙建軍,視線變得模糊。

(七)

趙林慢慢睜開眼睛,不知道什麼時候,幾滴不聽話的液體已經流到了鼻翼。

他伸出手,抹掉臉上的濕潤,一聲長長的鳴笛聲響起。

「中山站到了,到站的旅客請下車~」

《旅程如夢》作者:邢考拉
首發於葫蘆世界【中山站】主題世界
中山站:可以去往任何時空的車站
網站:https://huluzc.com
微博:@葫蘆世界官博
公眾號:葫蘆世界平台


徐軍帥:

我上國中的時候,老爸總是想送我到學校宿舍那,大概是想看一看我們住的地方。家裡條件算是一般吧,老爸自己也暈車,更別說開車了,所以他送我是開的小三輪,就是那種有棚子的那種。當時我看別人都是開車去的,我坐個那車,真是覺得有點不好意思,好像是低人一等一樣。我就死活不讓他去,還沖他大喊讓他趕緊回去。於是他就回去了,他還說我是陳世美。。。

後來慢慢的我發現也有其他的人是這樣的,而且言辭之中對家人給自己的條件充滿了不滿,我聽的時候覺得怎麼能這樣?我有一點比較喜歡反思自己,想到自己的時候,覺得自己也是那樣令人討厭的人,本質上和他們沒有差別,還不如一條狗。我有什麼資格要求父母呢?既然覺得自己牛逼就更不應該埋怨父母,靠自己就行了嘛。沒有傲骨和傲氣,還嫌棄爸媽,我那時候覺得自己簡直就是禽獸。我回家給老爸說我不會是陳世美的。後來我慢慢發現,人啊,無論多麼高傲自大高調,別人可能根本就不在意你,就算是看見你了一眼,過去後他也不會放到心裡。而且讓別人給你裝逼的逼格,是很沒有逼格的。
以後我有個孩子,我會告訴他我這段沒羞沒臊的事當反面教材。


春江:

關於人生的意義:
每個人都會有自己人生意義的思考,畢竟每個人的三觀都不相同。我認為的人生意義就是活著,並追求更好地活著。題主認為的每日一善,以幫助多少人來衡量人生的意義對我來說有點大,我肯定是做不到這一點,雖然我自認為還是比較樂於助人。每個人世界的中心肯定是自己,然後才是別人,愛自己才能更好的愛他人。

你舅舅的那些想法在農村都很普遍,中國的很多農民都有當官情節,我當年剛考上大學時就有很多叔叔嬸嬸阿公阿么問我上的學校怎麼樣,出來後能當個什麼官。先不說按你舅舅的想法,你能當上省長的機會有多大,就算是你當上了省長,那是你想要的生活嗎?
當你自己認為的人生的意義與別人認為的有沖突時,你也要多思考一下,想想是否你堅持的是對還是錯,而不是很輕易的懷疑或放棄自己的想法。

關於自卑的心態:
這個我能說的不多,我只能勸題主多接觸,多思考,多學習,多看書,多實踐。如果你有一個積極的心態,隨著你社會經驗的增長,你會慢慢積累自信的。

關於父親沒本事的心態:
這個想法很正常,沒必要糾正。

對我們大多數人而言,父親是我們人生的第一個偶像,在我們看來無法完成的艱難任務他好像很容易就完成了,他那有力的臂膀,溫暖的懷抱也是我們堅強的後盾與靠山。但實際上大部分人的父親都是平凡人,他們只是千千萬萬個工人、農民、教師中的一員,有時他們不僅平凡,甚至卑微,在我們看不見的時候,他們有可能被同事奚落,被上級訓話,在強權面前低聲下氣、唯唯諾諾。我也是從農村走出來的孩子,我很清楚題主的想法。農村的我們父輩這一輩人可能接受的教育不多,見識也不廣,又長期受到愚民宣傳教育的影響,所以他們的想法,處理事情的能力可能有所欠缺。所以覺得父親沒本事這種心態很正常,只是我們小時候把我們的父親高大化了而已,題主沒有變壞,也沒有庸俗和世故,只是長大了,想法不同了。當然這種想法還是不要當著父親的面表現出來。

題主所能做的:
聽題主描述,你父親沒有安排好你阿公的葬禮,可能他確實能力不夠。你現在已經成為了城市的一份子,看來你離家生活過一段時間,有了一定的社會經驗,做為一名男子漢(我且認為題主是男的),你已經可以站出來在你家獨擋一面,用俗話說也就是可以撐門面了。現在剛好也是你混社會漲經驗的時候,你可以試著站出來把握你家中事情,至少你要給你父親提供有力支持,甚至如果你做得好,你父親已經可以退居幕後了。如果這些你能做好,你父親會很欣慰的,做為一名父親,再也沒有什麼事情能比看到自己孩子已經成熟並超越自己更讓人感到高興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