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與父母斷絕親子關系?

問題描述:1,我想與父母解除親子關系,就是不想再見到,聽到他們和所有跟他們有關的親戚的任何事情。希望他們,以及所有他們的影響力,從我的生活里永遠的消失。 2,在滿足 1 的條件下,我希望能遵守法律上贍養老人的義務,通過律師代理或者理財分紅之類通路,保證他們失去勞動力之後生活無憂。 3,在滿足1,和2 的條件下,對於一部分曾經對自己有過恩惠的親戚(比如母親和父親的親兄弟姐妹,比如我的表弟)應該怎樣合適的把恩惠還給他們…
, , , ,
看到有人說真正的放下大概是:你不會刪除他的聊天記錄,也不會把他拉入黑名單,只是任由他躺在通訊錄里,再也懶得去點開。他像你掉進床底的筆,扔在捷運站的水,決定不要了,就再不會想起。他留下的那些痕跡就像家中頭香縫的灰,油煙機上的漬,你不會為它特意來次大掃除,只是心情好時,順手一擦。
父母也一樣。


支持題主,上面的大多數人都已經說得很詳細了,我就補充點建議。說得比較簡單,如果你認可的話,我就再補詳細一點。
首先,關於救贖。童年的灰暗會讓孩子的一生都揮之不去的陰影,我也有類似的遭遇,所以我也有。因此我們必須自我救贖,不然我們最終要麼就是逃避婚姻家庭,要麼就是和我們的父母一個樣。關於救贖,我建議你多讀點心理學的書籍,多自我剖析,更加了解自己,更加了解這一切的因由;其次是遠離過去,離開那些不想見的人,離開那些不想面對的事情,重新開始。我們還年輕。你不理他們就可以了,法律上這種事情是做不到的。但是你跑遠遠的,他們也是沒辦法的;學習去愛,我們這種人其實是不會去愛的,因為我們父母沒有教過我們,我們也不認可他們所謂的愛,因此我們要努力去學習怎麼去真正愛一個人;另外要反思,父母犯下這麼多錯誤的原因,日後我們成為父母要怎麼避免,到底要怎樣教育孩子。

然後是關於父母。父母怎麼都是父母,沒有他們就沒有你我。或許今天你會認為,當年自己要是沒有被生下來多好,但是或許有一天你遇見了你生命中的另一半,你會慶幸幸虧自己來到了這個世界,她也會感激你的父母讓你來到這個世界,真的。所以如果有可能,還是不要和父母勢成水火比較好。人都是會變的,讓妹妹或者其他親戚多做做他們的思想工作,讓他們認識到自己過去的錯誤,或許也是有可能的。每個月給父母寄錢是必須的,如果經濟比較寬裕了,建議你給他們雇一個保姆照顧他們,讓保姆來代替你。

最後一點,努力學會把悲痛變成奮勇向前的力量,把過去的不幸轉化對為未來幸福的追求,嘗試讓傷口化成宇宙。加油,我們都支持你!


我關註這個問題很久了,我想和題主做一樣的事情也已經很久了,昨天,我終於走出了這一步,想這下這一段經歷。
和題主不一樣的地方,是我從小覺得父母很愛我,也很少被打,童年相對快樂。
我十三歲的時候發生了一件大事。
我在我阿公阿么家,差一點被自己堂兄強暴。說是差一點,其實也沒差多少,反正除了處女膜沒破,能做的他都做了,處女膜沒破我現在回想,多半是因為沒找到地方。
事後,我父母知道了此事,他們千叮萬囑,讓我千萬不要說出去,與此同時,我阿么,我姑姑,我大伯(堂兄)的父親,都知道了此事,但他們都保持了沉默。

隨著我年齡的增長,我開始慢慢的明白,那天晚上我經歷的到底是什麼,於是我盡量避開和我堂兄一家有任何接觸。

去年(2105年)11月,我家里得知了堂兄要結婚的消息,父母要求我出席婚禮,我拒絕,並同樣希望他們不要出席,為此事,開始了和家里長達兩個月的拉鋸戰。
我父親覺得我度量小,事情過去那麼多年了,居然還耿耿於懷,我父親指責我不孝順,不為家里著想:
「難道你讓我為了你,送我侄兒進監獄嗎」
「我們如果不去,人家看到就會覺得我們家里不團結」
「那畢竟是你親哥」
「你要顧及你阿么嘛」

我當時的感覺,我的世界,全部坍塌了。
我這些年以為的愛,全是假的。

今天,是我堂兄結婚的日子,昨天我和父親發生了最後一次爭吵,他表示,雖然他不想讓我傷心,但他還是會去,他希望我能自己調節好情緒,不要再鬧了。
之後,我給所有親戚群發了短信,說明了當初的事情,並表示和父母斷絕關系。

說下背景,我現在和父母沒有生活在同一個城市,我大學畢業後,在我們家所在省的省會工作,並已在一邊獨立購房,經濟早已獨立。
父母還未退休,事業單位,退休後收入應該在七千以上,家中有房有車,他們生活不成問題。
以後他們如果有經濟上的需要,如看病啊,我會給予援助,但如果是要換車啊,再買房啊,我不給予支援。
我堂兄那個人渣,和我在同一個城市(他如今是在老家辦婚禮),還開了一家公司,一個酒吧,目前我奈何不了他,強暴案的法律有效期只有10年,現在已經過期,何況我沒有證據,當初的知情人(甚至我父母),都不會為我作證。
這件事在去年底,我和家里鬧開夠後,我父親提出讓我堂兄來給我道個歉,讓我去參加婚禮,我不同意,當然我堂兄也不同意,他根本不承認這件事。包括我大伯(堂兄父親),也說他當初是夢遊,無意中進了我房間而已,並且威脅我父親不要亂說,拿不出證據他們要告我們誹謗。
基於這樣,我父親依然要去參加我堂兄婚禮,我母親站在我父親那邊,在她心里,夫妻關系無論如何都是高於親子關系的。
我老家多少有點重男輕女的風氣,這些年有所好轉,但很多東西是不可逆的,從小我阿公阿么都看我不順眼,就因為是女孩,我大伯母一直壓我媽一頭,因為她生了兩個兒子,我媽因為不肯辭職生二胎(那會兒在職是不能生二胎的),一輩子被我阿公阿么不喜。

絮絮叨叨用手機寫了那麼多,題主,我也終於相信一句話,不是所有父母,都是真心愛子女的。
所以,需要讓自己更強大。
自己強大了,才能更好的尊崇自己的內心,做出自己內心的選擇,而不去妥協。
我之前恨我父親,但當做做出了這一步後,我不再恨他,他是可憐人,因為沒兒子,很怕和侄兒生分,但我也不會原諒,因為不值得。
希望一切就隨風而逝吧。


我想說的是,有多大的能力,擔負多大的責任。
你現在想的這些,有一個前提,就是以後你成功了,你能擔負他們,但是不希望他們來騷擾你的成功。
以我的經驗來說,要想成功很難。你現在只有好好努力,並且如你之前做的那樣,少與他們聯系,才能離成功越來越近。
等你成功之後,你才有選擇用何種方式報答那些對你有恩惠的人。
希望你能明白,你現在的發帖,只能讓大家同情你,對於你將來的成功來說,只是杞人憂天、庸人自擾。

與你共勉!


看到題主的種種,心里特難受。我跟題主及眾答主一樣,從小受到家庭暴力,各種陰影。長大後,還是看了心理醫生後,才緩解了許多。我小時候也曾想過離家出走,斷絕關系,但總是有個愛我的媽媽存在,我一直都沒有踏出那一步。
說說我那父親吧,在人前,特熱情,特溫暖。在人後,工作上一旦不如意,回家就會罵人,耍脾氣,每次吃飯的時候,對我都是連吼帶罵,吃飯掉飯粒,被罵;吃飯慢,被罵;吃飯說話,被罵;回答他的話,沒有回答好,被罵。有時瑪的不盡興,還使勁得拿手指戳我 得後脊梁。一個壯年的老爺們就這樣基本上歡喜不歡喜,每天都要戳上好多次幼小的我。我每次吃飯,都是以大哭收場。然而,不僅僅是吃飯這一方面,其他情況,其他方面,只要他不樂意,罵,吵,吼,整個家,一年到頭,沒有幾天是安靜的。專制,強權,霸道,愚孝,我那父親全部占盡,我整個童年都在惶恐中度過,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我稍微做錯點什麼,或者壓根沒錯,只要他看不爽,他都會敖一嗓子,開始永無止境的罵街。ok,其實我父親有一點好處,沒有怎麼打過我。的確。他唯一動手就打了我一巴掌,把我人從屋子踢到院子里,整個胯部又紫又腫,睡覺只能靠另外一邊睡。我看是他怕養個殘疾麻煩,才沒有再打我。
至於我得媽媽,哎。我知道她愛我,但是她對考試成績完美的熾熱追求,考不好,打,狠狠地打:考的好,就獎勵。使得我得童年,如同一個繃緊的弦,不敢做任何忤逆他們的事。後來大學逃到遙遠的東北,也算是個逃離吧。

題主,我只有一句話能夠幫助到你,如果你可以的話,找專業的心理咨詢師幫你吧,我真的能解開很多陰影傷痛。你的財富只能讓你物質上安全,你的心理會跟我的心理一樣,被父母影響得不成樣子,活得很不快樂。


此問題當浮一大白

本來應該老老實實回答問題,不過類似經歷的好像都忍不住抒發一下。我也說說

看到這個問題第一反應是來找「不管怎麼說是你父母」「不孝父母畜生不如」之類的評論的,本以為通篇都是,倒是讓人對Aorqu的理性環境多了一份好感,當然也可能是題主的大段描述太過觸目驚心的緣故。
話說孝道這觀念也是衛道士們從小就被灌輸進去的觀念,不能強求人人有反思,不過身體被隨便塞進東西的職業被人唾棄,腦子被隨意塞進觀念的人卻站在道德制高點,從這也可以看出普通百姓的所謂的道德是個什麼東西。

其實,無非公平二字

生養中「生」這件事,母親多少還受了點辛苦,父親在這件事上的貢獻實在是不值一提,而且他當時心里存著是要帶你出世的崇高理想還是下身的快感這真不好說。我們實在都應該跪謝讓人有生育能力的某神或某力量,只是隨著本能行動就把這個功勞占為己有,未免太無恥了。這也是我為什麼當面吼我父親「你就在我媽身上動了幾下有什麼資格和我和我說恩惠」。
生之外,起碼還有「養」的,雖然大學期間費用和家庭支出全靠母親獨撐,不過多多少少不能否定父親的貢獻,直到我看到我家那條被他訓的俯首帖耳的狗來。
前面說到恩惠,不過父母總是會覺得這是恩惠的,於是免不了多多少少的物化兒女,我那日腦子里突然闖進一個念頭,他就是喜歡這種感覺——手臂一揮,身邊人畜便戰戰伏地,低首貼耳。以滿足一個男人因在家外無能而日益饑渴的暴君欲。
所以說「養」這件事無非是花錢出勞力的多少。不知我欲在他最後幾年供他奢侈生活、端茶倒水只是把幼年驚懼不安也都一並還了,他肯是不肯。當然也就是說說,大好世界,大美的生活,何必耽誤在一個行將就木的人身上。
就像法律的漏洞和缺乏執行力導致我們的幼年沒有被保護好一樣,雖然法律上不能解除父母與子女關系,法律也不能確保父母能從孩子身上拿回他們覺得應該拿的,這就是送給題主所有不孝子的一字真言——「拖」字訣。
想題主「我願意贍養你給你錢,我就是不想見你」這種惹不起還躲不起的想法可以理解,但卻不贊同。不管是國家的界限還是人的界限都是力量平衡出來的而不是躲出來的。總比不好一開始就把底線示人。
中國人要拿孝道來維持社會穩定,小時候本盼著周圍人能顧及情理支持我,不過現在養老金空缺,生二胎總歸差了一代,電視上又盡是兒女盡孝家庭和睦的片子。渣滓也是會當父母的,生在不幸家庭身心受苦之外還要為了維護道德準則一聲不吭,以德報怨。
所以作為犧牲品要自保,所以我匿的毫不可恥,更覺得題主理直氣壯實名實為不智之舉。雖然我做夢都想著於親戚朋友,同事同學,守舊者衛道士面前橫刀立馬,大喝一聲

「我便不孝,怎樣!!!」

提到做夢,我和題主年齡相仿,也是剛剛立身。雖說已經反抗,不過夢中常被可怕的東西追逐,夾著尾巴四處亂撞,只為逃得遠一些。偶爾鼓足勇氣向後一瞥,便能隱隱約約看見我父親的臉。連工作生活中遇到給我壓力的人也會覺得和父親的氣質重合。於是醒來後,靜心回想時也只能苦笑。看來我這位巴普洛夫式的父親真的用他的威壓把我訓成一條乖狗。
至於親戚,大多只是怕麻煩。只希望你們不要鬧了,不要鬧到來麻煩我們。所以他們都勸和。

攤上這樣的家庭就是一輩子的事情,也許現在覺得問題解決了,關系斷了,未來的某一天說不定又會出現不得不聯系的情況——你的單位要你父母的某項證明,父母出了意外事件要找到你——而那時候你可能拖家帶口,不再是剛大學畢業,面對輿論壓力不在乎的小夥。要顧及妻子和她娘家的面子,要顧及自己孩子會不會在幼稚園 聽到閑話。寫到這里不禁絕望。但想想生活里的事兒大概都如此,所謂車到山前必有路。
另外

上了高中,我終於有一次正面和父親頂撞,他暴怒起來,用茶杯砸我面門,我躲開了,心中充滿了害怕和勇敢,他說了一句我印象深刻的話:你從小長到大就一直想挑戰我的權威是不是!
原來如此!
我笑了,快樂的回答:是!因為我知道這答案他愛聽。
他還要打我,可是他偏偏又不敢真的動手,於是他居然開始哭泣,甚至作勢要給跪下,聲淚俱下地說他很苦,他很委屈……
我心里沒有一點漣漪,我當時覺得這是在演戲。後來我才知道,這不是演戲,這多半是真的。

看到這段,撲哧一聲笑出來,和我最近一次沖突一樣一樣的。


想了想,還是匿了。
能理解你的感受。真的。25歲了依舊能夠活過來,中間夾雜好多心酸,好多的不容易啊。你很勇敢。真的。
很恨吧?
小時候,那種惶恐,那種不安。只要他們出現在你眼前,心臟就會不自覺沉重,很擔心不知道什麼時候又要打自己了。很希望有人出現,制止打自己的場面。但是沒有。
哪怕是對你好一點點,一點點微笑,都會以為像做夢一樣。但是下一刻,你根本不知道做錯什麼。有時候明明是他們心情不好,卻把氣撒在自己身上。那種希望一次又一次破滅,又意識到自己沒有能力反抗的時候,真的是絕望了。
恨嗎?恨。走到哪里都刻上一個恨字。滿世界都是只有一個恨字。覺得自己很孤獨。因為沒有一個朋友。不知道去跟誰說,因為他們與自己不同,他們不懂。不懂那些難受,不懂那些身上與心里的痛,更不懂渴望被愛的心啊。
死嗎?很想,但是真的沒勇氣,被打慣了,很怕疼。
不愛了吧,那些歲月把愛都磨成恨了。現在呢?也許連恨都稱不上。越愛越恨,那就不愛也不恨吧。小時候因為沒有能力,所以不能夠保護自己。現在長大了,終於有能力選擇不受傷害了。我們之間的關系,除了血液是一樣的之外,只剩下責任,用錢解決的責任。
很難受。真的。如果有一個人不顧一切的愛自己,那應該會很珍惜很珍惜的。因為感情真的是一份來之不易的東西。

————————————————————————
1。我不知道你的傷疤能夠多久愈合。但是可以,就做自己想做的事吧。你首先是你自己的。找個律師,把這些事情辦妥。給他們買保險,盡可能的安排好他們以後的生活。盡自己最大的能力。
2.你堂弟的電話就不要刪除了。總要留一個聯系到的方式能在緊急情況下聯系到你的。這也是作為一種責任。
3.好好的愛自己,從今以後,你就是跟別人一樣,沒有什麼不同。請你理解愛,請不要把傷害帶給別人,也不要把傷害帶給下一代,好好的愛他們。
4.當你做好上面的3點之後。好好考慮我這一點說的話。你是善良的,不然可以扔下不聞不管,但是內心過不去。以前曾看過有人說,親人的緣分一輩子就只有這麼一次。或許下輩子,以後也不會再有。但是也有人說過因果循環。
給自己時間去忘記那些傷痛好嗎?也許一年,也許兩年,或許是到孩子6,7歲。但請不要一輩子都持續不聞不管。等你真正學會面對的時候,就帶著孩子回家吧。他們老了知道錯了,你能否原諒嗎?也許你學不會接受,但請選擇原諒。為了讓自己好受點,也不要給孩子帶來影響,以後孩子理解了你會是他們最大的驕傲,可以嗎。相信這輩子的緣分只有一次。也相信因果循環,所以欠的該還的,在化成土之前,就都兩清吧。只是請求,下輩子,永生永世,都不要再相遇了。即使相遇,也只是陌生的路人。


我覺得這些都不是重要的,你可以有一百個辦法的遠離他們的生活。但是,最重要的一點,從現在開始,塑造自己的人格,不要只是形式上斷絕了與過去的關系,而心里一直在殘留著過去的影子。得不償失。


很抱歉,親子關系是一種自然關系而非法律關系。
雖然社會上有很多申明、協議之類來宣告斷絕親子關系,但從法律上來講無法斷絕。


剛剛從「父母是學霸是怎麼樣的體驗」 過來看這個真是辛酸…


只有一句話,你如果是親生的,那麼你趁早死心,沒有任何的可能性的!!!
如果不是,那是可以的 ,要如何處理,可以私信我。
你所說的贍養問題,你完全可以開一張卡,固定存錢,不需要人出現的。
直接消失就好了。


1、法律上的父子關系是無法斷絕的,除非你小時候被人收養;血緣上的關系也是無法斷絕的。斷絕關系既不可行,也無意義。

2、所有反常行為背後,都有一個合理解釋,你父母也不例外,沒有人天生是壞人,但世界上的壞人層出不窮,小部分岀於天性,大部分岀於環境及人對環境的理解。

3、你追求斷絕關系,內心是在追求自我新生的儀式。為何要追求這樣的儀式,是因為自己不夠強大,如果自己足夠強大到他們傷害不到你,你就不追求這樣的儀式了。

4、所以我的建議是別追求一種無法實現的儀式了,這會讓你迷失。相反,盡量忘掉過去向前看,讓自己在物質和精神上都強大到足以悲憫他們而不是怨恨他們,才能化解你們之間的戻氣,否則你永遠走不出父母的陰影。

5、只有比父母站的更高,更有能力,更自信,才會悲憫,同情,愛他們,才可以化解家庭成員之間的恩怨情仇。

6、好像古代的舜還是禹,曾被父親設計困於井下,鄭莊公掘地見母,說明古今這種父子,母子成仇的事很多。別放大自己的不幸,或者有意淡化或縮小自己的不幸,是你成功走出陰影的第一步,

祝你早日擺脫陰影,擺脫心魔,開始新生活。


也不知道該怎麼樣,現在已經凌晨4點,突然想寫出我的故事。

我今年24歲。在我出生的時候父親就不在了,在我母親長久的描述中是:那個負心人拋棄了我們母女。然後我便一直以為事實就是這樣。直到多年以後懂事了,才發現遠遠沒有那麼簡單。

題主說的事情中,很多都和我的經歷吻合。其中有一段:母親長久的絮叨,我養你如何艱辛,等等。。。我也是,比如我犯了一點錯,可能僅僅是玩了電腦被發現了(從國小之後我就被禁止看電視,要好好學習),我母親便讓我跪在地上,她在房間的床上,反復絮叨著一些話:我一個人辛辛苦苦帶大你,你卻如此的丟臉,別人家的孩子怎麼樣怎麼樣。大概這些話說三個多小時,從下午直至天黑,說到動情處,會抄起身邊一切東西向我砸來,手機,充電器,遙控器,等等。或者突然沖下床抓住我頭發向墻上砸。

其實身體上的傷害,真的是其次。這幾天看到一個新聞是南京兒童家暴。不誇張的說,我經常被打成那樣。小時候,我媽會說:自己去找根棍子。然後我就在:拖把棍子是木頭的,重但是當下不疼,掃把棍子是鐵的,輕但是打著很疼。曾經羽毛球拍打彎過,球拍的鐵絲都打刺棱了出來。更不要說慣用的煽巴掌之類。

但是這些傷害,比起精神上的,真的不算什麼。小時候因為自卑的關系,我有陣口吃,也不算結巴,僅僅是張開嘴說不出話而已。其實就是內心不自信,怕張嘴說錯話,於是一緊張,就說不出來。最先發現的是老師,課堂上提問我、我張嘴卻不說話,知道答案卻說不出來。我母親從老師嘴里聽到這個消息後,那天中午把我領回了家,那個下午,我記得清清楚楚。我母親躺在床頭,讓我站在床邊,給我一本語文課本,讓我念課文。當時我緊張的又開始了張嘴說不出話。然後她一巴掌過來:讀!現在給我讀!可惜越是緊張我越說不出話。而後就是無盡的一巴掌一巴掌。她打累了,就抄起一巴尺,說不出來就繼續打手。若我哭了,就打的更佳厲害。—好像打了很多字了,我先保存一下繼續寫,就當這是樹洞吧

直到現在,我都落下了一點陰影。在懂事之後,我刻意的去克服了這個,可是在和陌生人搭訕或是接電話的時候,時不時,就會因為太緊張而張嘴說不出話來。

也因為如此,我母親培養出來的我,性格是怪異的。在上國中之後,同學們都開始懂事之後,就有了分幫結夥的小群體。而我,沒有被任何一個小群體接受。現在回想起來,我就是大家口中的JP,極品。具體我做過這些事:因為渴望朋友,我尾隨同班兩個女生,從教室一直到一公里外的奶茶店。我也不知道我想做什麼,僅僅是單純的想要親近她們而已,僅僅是羨慕她倆很好的關系。然後在人家痛斥我讓我不要跟著她們之後,我寫了幾千字的紙告訴她們我的家庭,說我想和她們做朋友。在上課的時候傳給了她們,然後被她們看兩眼撕掉了。差不多整個國中,都是極其灰暗的。

高中,就更痛苦了,不過也是因為高中,我出現了人生的轉折點。當時因為內心里面極度想擺脫我母親,我選擇了離家很遠的學校,住宿。在我入學的第一學期,我母親反復給學校,我的宿舍打電話,強制我回家,各種要死要活。

後來她終於妥協,可惜因為性格關系,我和同學們相處的並不好,在高中的時候,我被隔壁宿舍的女生關在宿舍里,每人給我一巴掌,推推搡搡的,羞辱我至半夜。那天我回自己宿舍的時候已經兩三點,我搬了個小板凳,在陽台上望著天空,發呆到了天亮。

題主有一句話是。如果我在出生到這個世界上之前,知道我會遇上這樣的人生,我還會選擇出生嗎?答案是否定的。真的不會。

小時候自殺無數次,在初一的時候,我弄壞了同班同學的手表,幾百塊錢,同學帶著家長找上了門。那一段時間,我母親每天都處在暴怒中,繼續言語的和身體上各種折磨。那是我第一次產生自殺的念頭,我謊稱我阿么需要安眠藥,去了三個離家較遠的藥店,買了三盒,很小的藥片大概幾十顆一起倒在手上。回家我快速的把藥片含在嘴里,倒水喝。可是因為太多了,根本咽不下去,安眠藥沒有糖衣,是非常非常苦的,融化在嘴里很苦很苦。我對著水池,忍不住全部吐了出來。而後,我陸續嘗試了割腕(很疼,沒下重手,但是手腕上至今還有一條疤),跳樓(在陽台上坐了很久很久,沒有勇氣)。離家出走這樣的事情我也想過,但是當時我雖小,卻大概明白,我父親走了、我也離開我母親一定會瘋掉這個問題,於是我也沒真正離家出走過。現在想想,若是小時候成功了一項,現在也就解脫了吧。


弟弟最好也別聯系了。

親戚也別理了。

建議跟父母說清楚為什麼你做出這個決定。

不想感覺欠親戚什麼的話,有錢就還錢,沒錢的話只好幫忙辦事,事也沒得辦就算了欠著吧,如果你不想因為這種事放棄過你想要的生活。

最後多嘴一句:蓋茲比里面那句,當你想批評還是看不起別人的時候要知道不是所有人都有你這樣優越的條件的。
我覺得放在當你怨恨別人時來看,有助於你放下。

人活在這個世界上總會受遺傳、家庭環境、教育、經歷的各種局限而沒有成為更好的人。


我現在只想下夜班後回家好好親親兒子,永遠不對他做出 這樣的事情!


題主給你一個擁抱,擁抱過去幼小無助的你。孤獨和黑暗總會過去的,只有自己強大起來才可以過去say goodbye ,永遠的再見


請勿糾結,父母和子女的關系本質來說就是一種趨於分離的關系。
兩代人之間的法律道德情感羈絆,雖然你詢問的是法律上如何斷絕,但私以為這只是表象,真正讓你發問和糾結的實質上是深深的情感羈絆,雖然是負向的情感羈絆。
實際上,不管是由親密依戀引起的羈絆還是由憎恨反抗引起的羈絆,在生活和精神上都要與母體基本分離和獨立,至少這種羈絆越來越淡,如果成年後遲遲不能做到這點,不管是「好」父母還是」壞「父母,對家庭來說都是非常糟糕的。
很多家庭內兩代人的隔閡甚至悲劇,均源自於此。
教育的目的應該是引導下一代去獲取生存的技能,尋求生活的意義。引導工作完成的同時控制過程也就結束了,控制(主動+被動控制)在成年後遲遲不能結束就意味著教育的未完成,作為成年人的題主,請有意識地自我教育吧,在人間真正地完成自己的大學,真正地斬斷這種代際悲劇,而不僅僅是單純地不再相見。
ps:能夠有更好的環境進行自我教育是我們比上一代人幸運的地方啊,good luck!


題主給你兩個建議~
1 盡快實現個人財務自由~沒有財務自由其他都是瞎雞巴扯蛋~
2 加入以下小組~僅用於發牢騷~不過你會見到許多比你還不幸的人~也算是一種心理安慰了~
Anti-Parents 父母皆禍害小組


逃離他們,用跑的。
法律上不可以,但實際上可以。換一個父母親戚找不到到地方,開始新生活。


答案貢獻者:、蕭疏、Aorqu用戶、匿名用戶、張傑、匿名用戶、匿名用戶、匿名用戶、宋北京、謝暢、Liao Ares、Aorqu用戶、Aorqu用戶、匿名用戶、匿名用戶、壯士奶爸、林林梁梁、saber、slevin lee、Aorqu用戶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