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與父母斷絕親子關系?

問題描述:1,我想與父母解除親子關系,就是不想再見到,聽到他們和所有跟他們有關的親戚的任何事情。希望他們,以及所有他們的影響力,從我的生活里永遠的消失。 2,在滿足 1 的條件下,我希望能遵守法律上贍養老人的義務,通過律師代理或者理財分紅之類通路,保證他們失去勞動力之後生活無憂。 3,在滿足1,和2 的條件下,對於一部分曾經對自己有過恩惠的親戚(比如母親和父親的親兄弟姐妹,比如我的表弟)應該怎樣合適的把恩惠還給他們…
, , , ,

看到這個問題的時候我十六歲。四年過去了,即將大三。該好好準備一下了


我想斷不斷絕,都無所謂了,我已經28歲了,我是一個成年人了,以前以為父母把我生下來是為了愛我,後來我發現,他們把我生下來,只是為了他們自己想要我而已。沒有愛的成分,更多的是需要。

付出與承擔,全憑良知。

這個問題我思考了三年,我感覺該有一個了結了。順其自然,再見!


請接受: 這個世界有愛自己小孩的媽媽,也有不愛自己孩子的媽媽。

她不是不知道自己的「惡」,只是不願意屈服,尤其是對自己的子女,她要子女一輩子俯首稱臣。這種控制欲和地位職業沒有任何關系,哪怕是農民也可以畸形的控制欲望。

不要企圖說服她,對錯不重要,她不需要真相,她要的是小孩承認哪怕是莫須有的過錯,從而她可以高高在上,有絕對的權威。這樣的相處對她來說是最安全和舒服的。

施暴者施暴會上癮,她完全也知道對與錯,但對與錯對她來說沒有意義,獲取才是施暴的意義。


樓主,幾年後的今天在網上偶然看到你的帖子,我的經歷和你極其相似,我的孩子到今天剛滿三個月,今天我的母親要對我進行起訴了,不管將來法院怎樣判,希望快點結束這場噩夢,再回首看到這帖子希望一笑了之,也希望未來的日子里我母親身體健康,不要再和我聯系了。


看了題主的問題,很有感觸,答主們的回答也很精彩。我站在個人的立場來說,與父母斷絕親子關系這種事,就沒必要了。得饒人處且饒人,現在你已經從最艱難的歲月中渡過來了,完全有能力回避他們,要解除關系,無非就是在報復、在解恨嗎。中國跟外國有深仇大恨,也不能說就不建交吧。

你在那樣的環境里長大,也許對你的心理造成一定的畸形,你試想天下與父母斷絕親子關系的有幾人?天下人又怎麼去評價你?大家會同情你的遭遇,但你要斷絕關系的做法,沒有人會說你英明。

父母打罵小孩,是常事(因為有的小孩確實調皮,不打不罵就是一種溺愛和縱容),但你的父母對你這般的打罵,已超越常人,他們不應該對你下這麼重的手、不應該讓你下跪。我有三兄妹,我是最不受父母歡迎的一個,我不知道我真的不好,還是父母根本看我不順眼……然而這一切都成了陳年往事,弟弟病逝、父親病逝、母親改嫁,一個溫暖的家,就這樣散了,面對逝去的親人,我無力回天,我深感愧疚。現在我已為人父母,大的小孩已有十幾歲,我突然感覺自己老了,愛恨情仇已不再重要,家人的平安健康就是最大的財富最大的幸福。

以前是父母打過我,但並不嚴重而且我自己也有錯。現在論到我做父親了,我也罵過小孩也打過小孩,小女兒從未打過,兒子很小的時候哭鬧不休我打過一次,大女兒最不聽話也是我打罵最多的,可能至今打過十幾次吧。打得最重的一次也是她犯了最大的一次錯:去年冬天的夜里,她拉屎在地上又悄悄地上床睡覺,她一直都是奸詐狡猾,我聞到屎臭味又見到她躡手躡腳在黑暗中做什麼,我就知道她不正常了,我暗中靜靜觀察,她想處理這堆屎最後處理不成就悄悄上床了。我開燈問她為什麼拉屎在地上?她還裝從睡夢中驚醒,反問我在哪里?在哪里?當時我很氣憤,問她為什麼不去廁所,她說晚上怕,問她是不是拉屎了悄悄上床假仙不知情,就是要埋天過海嫁禍於人,她說是的,聽到這樣我更氣了,命令她立即清理那堆屎,之後又用小手指般粗的木棍狠抽了她幾下,讓她長長記性,因為她多次說謊欺騙大人屢教不改。總之我也是為了小孩好,每次打罵過後我也在反醒自己檢討自己。小孩慢慢長大我的打罵也漸漸減少,如何為人處事,還是讓他們自己去領悟,我教得了一時也教不了一世,等他們成年了,我不想罵更不會打了,但童年的打罵,他們是否會懷恨在心,就隨他們吧,父母永遠是子女的牛馬,任勞任怨勞碌一生,只要子女過得好自己就過得好了。


中國人對為人父母的標準比較低,能交配就算是父母了。在社會上混成什麼樣的垃圾,談起孩子來都是一等一的偉人。


你父母和你親戚 真的惡心 你親戚根本就不知道你經歷了什麼

我爸媽也是 如果有外人在就表現的好關系我好愛我 然後在家里就是另一種樣子 裝的真像啊 哈哈


為什麼夫妻尚可以離魂 父母和孩子之間卻沒有


有很多很多人受過這樣的傷,在中國,父母對孩子充滿了控制欲,因為他們認為
是我給了你生命
我讓你長大,教你這些事
你就該聽我的,我說怎樣就怎樣
我為你做了這麼多你居然不理解我
你不聽我的就是忤逆
我給你生命我對你做什麼都可以
在父母眼中這都是很正常的想法
我非常支持你那句「這都不是我選擇的,為什麼就要讓我」償還「,這他媽的跟搶劫有什麼區別?這他媽跟強買強賣有什麼區別??
其實到最後,他們老了,如果你再次見到他們,你只會迷茫而已
——這種人,這麼軟弱、垃圾的人,為什麼可以控制我,支配我,毀滅我?
其實也就這樣,到那種地步的時候,眼淚會洗刷掉最後的不甘和怨恨

我能給你的建議也就幾條
遠走他鄉,無論打工還是怎樣都好,相信不會比以前更加糟糕
已經成年,法律上已經沒有監護人,不要讓他們用親情什麼的威脅你
他們說的那些話——
」別記恨你父母,他們是為你好。「’等你長大了你就懂了。「
我父母離婚的時候,他們(包括我父母)也說:
「你爸媽是為你好才沒有離婚的。」
都是屁話,只是想從道德的制高點威脅你,讓你自己心虛回到火坑去
你有學識有能力,不需要再被控制,再被施舍地同情
這就是我能說的了
希望能幫到你,以上


這個問題我在14年就看到,雖然我也同樣遭受著來自家庭的暴力,但是我一直沒有勇氣說去斷絕這一切,因為我的阿么——把我帶大,教我做人的道理,並唯一愛著我的阿么,她今年八十四歲了,我很害怕,害怕她最後的日子里沒有我的陪伴,那將是我一輩子的遺憾,但就在剛剛,在我在電話里對我稱之為父親的人吼出「滾」字並掛斷電話後,我知道,我已經準備好去斷絕這一切了。
————

在我一個月大的時候,在溫州街頭還是哪里,我父母把我撿回家,他們沒有告訴我是不是這樣,這是我想象的場景,但唯一肯定的是,我不是父母親生的。我媽因為身體原因,生了兩個,死了兩個,那時他們以為生不了小孩,才有了我。

一個月大被送到老家,沒有奶水,喝著米糊長大,小時候黑,矮,穿百家衣。那時候跟阿公阿么生活,雖然他們也時常打架,但對我很好,家里親戚,村里人也可憐我,加上阿么教的我聽話懂事,所以那時候並沒有不好的記憶。

一切到我七歲那年,我媽懷了我弟弟,他們從溫州回到家鄉發展,應該是賺了些錢,他一口氣開了水泥,鋼管等七個店,家里開始建樓房。維持了沒有兩三年吧,因為兩個人好吃懶做,疏於管理,導致外債累累,他欠別人的和別人欠他的,最終店都關門了。

兩個人開始在家務農,沒有錢,兩個人開始吵架,爸爸以前是性格溫和的人,阿么是這麼跟我說的,但是因為長期的貧窮,和繁重的農活,我爸脾氣越來越暴躁,而我媽一如既往的懶惰,家里家務都是我阿么在做,外面的菜地也是阿么打理,她沒事就抱著弟弟讓我帶著在旁邊玩,她在村里打麻將,一待就是一成日,有時候她買東西給弟弟吃,不給我,我就在旁邊看著。清楚的記得有次家里買了一箱酸奶,他們拎回來放在墻角,還特意過來跟眼巴巴望著的我說「這是給弟弟吃的,你不要動」

雖然很委屈,但是因為我對他們一點感情也沒有,那時候雖然生活在同個屋簷下,但我跟阿么睡,也只跟阿么聊天,他們就是見面的時候喊聲爸媽而已,我雖然心里恨他們,恨他們的偏心不公平,但阿么一直跟我說,他們養育了我,是莫大的恩德,我不應該怪他們,即使他們不對。

比如夏天我端著小碗在門外吃飯的時候,她跑過來突然在我胳膊上使勁掐我,我疼的眼淚汪汪不解的仰望著她,問她為什麼掐我,她一臉橫肉,笑嘻嘻的看著我說,你是我生的我養的,我想掐就掐,呵呵,我不知道我後來作何反應了,但我一輩子記得這句話,記得這種屈辱。

她打我,一直到我國小畢業,用桑葉樹的桿子抽的我身上一條一條的血痕,在我走的好好的時候突然伸出腳要絆倒我,在來人的時候大聲的羞辱我,在弟弟欺負我的時候,毫無理由的指責和謾罵我。我的左手有兩道弟弟給我留下的傷疤,至今痕跡都在,一條深深的是單車剎車的鐵把手滑進肉里,我不知道有沒有到骨頭,只是這個疤痕,至今還很深,已經有十多年了,當時他們對弟弟沒有半句指責,也沒有帶我哪怕是小診所消個毒看一下。
這讓我想到那年我高燒39度躺在床上,他們在屋里吹著風扇,看著電視,我不記得有沒有笑了,反正他們兩個沒有人來管我,我跟阿么說冷,大夏天的,阿么給我蓋了厚厚兩層棉被,然後偷偷跑去找大伯,大伯找我爸吵了一架,讓他帶我去醫院,他說,這有什麼要緊出個汗不就好了。

這種事很多,小時候身體不好,經常生病,都是我阿么照顧我,記得我有次掛了一禮拜的鹽水,每次去腳都抬不起來,我已經七十多歲的阿么背著我去診所,做完飯,再去把我背回來,阿么有氣喘病,中途要歇好幾回,一周他們絲毫沒有過問過我這個女兒。還記得有次我大腿溝的淋巴結腫的老大,還痛,我只敢告訴阿么,她帶我去診所看,醫生說,你看著她飯量,如果飯量減少,這個要去大醫院了,後來我不知道我有沒有看,我只知道那時候我阿么不知道哪里找的偏方,挖一種樹根,磨碎給我敷著,後來不知不覺竟然消腫了,期間,沒有任何關於他們對我生病詢問的任何記憶。我不知道如果沒有阿么的照顧,他們還會不會有個活的任他們打罵、差遣、調侃、奚落的女兒了。

後來弟弟慢慢長大,因為這兩位只會生不會教的品性,弟弟很調皮,我們經常打架,爸媽在的時候我當然不敢還手,他們不在,我就想狠狠的揍他,其實我也不敢揍他,我只是制服他,讓他以後不要欺負我,而結果就是被告狀,被罵。有一次我們鬧著,我弟跑去拿了把菜刀追著我砍,還把菜刀砸我,當菜刀從我頭頂飛過的時候,我都快嚇瘋了。我跑到後山,準備離家出走,我漫無目的,腦袋空洞,不知道走了多久,最後我發現我無處可去,而且我不想流落街頭遭遇什麼不好的事情,我最後回了家,他們知道整個事情後,並沒有太多表示,我心如死灰。

如果要寫下去,可能要幾天幾夜。他們的劣跡和在我身上的心理的傷痕累累。

導火索是從未管過我的老媽,突然開始幹涉我的婚姻,逼我跟一個三十多歲的男的相親,因為她在生病,我就說我會聯系的,結果她一天十幾個電話喋喋不休,說那個男的多有錢,不說他比我大那麼多,我們一次沒見過,交流過,她就從來沒關心過這個人的人品,教養,跟我合不合適,開始幹涉我。

我後來不接她電話,我爸打電話質問我,說到最後說她生病我沒拿錢,我想說我才出來工作一年,我有什麼錢拿,我到魔都才三個多月,租房子吃飯,新工作還沒轉正,我養活自己都已經很不容易了,他還想我怎麼樣,把我賣了嗎。

姐姐告訴我,我媽生病以後,我爸跟我弟都不怎麼管她,其實想來也很簡單,這個寄生了二十多年的女人,早已經失去所以人對她的尊重,而且她仗著生病胡攪蠻纏起來,不多說了,就說她生病的時候經常打我電話,說我爸對她怎麼不好,不管她,我看她病著就陪她聊天,很有耐心,她開始打我的主意,想把我嫁近一點,以後好依靠我,她已經二十多年沒有工作過了,靠著我爸,天天打麻將,家里也不收拾一塌糊塗,我弟也沒教育好,國中輟學,天天帶不同的女人回家,他們都不敢說什麼,主要說也沒有用,樹已經長歪了。

我大學每學期回去一次,每次回去他們都在吵架,天天如此,有時候打架,兩個人頭破血流,她打不過他就罵我不拉架還有別的一些罵的,搞得每次我一聽到什麼動靜就渾身緊張,血液倒流,頭皮發麻,害怕她們又打架了。現在神經衰弱了,很容易緊張和驚醒,沒有安全感,害怕權威,不敢靠近喜歡的人,很自卑。

每次回家我都心情很沉重,但為了阿么,我不敢不回。偶爾在阿么的勸說下違心的給我爸打電話表示關心,每次沒說兩句他就在電話里大吼大叫,像發神經一樣,根本不能好好溝通。

我今天想通了,我會想辦法先把我的戶口遷出來,不再聯系他們,阿么會理解我的,至於後期怎麼見阿么,我暫時不想考慮,我總是背負太多責任和枷鎖,一直不敢放開自己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永遠把自己排在別人後面,其實我一點也不想討好他們,每次回去爸媽喊的我都覺得他們不配,然後還自尊被他們踐踏和漠視,如果不是我阿么希望我這麼做的話,我早跟他們斷了聯系。

就像《蝴蝶》里說的:每個人都有權利,如果做人沒有權利和自由,做人是為了什麼呢。

我們都勇敢起來吧,勇敢承擔起對自己的權利和責任。你不care他們,他們真的什麼也不是。


首先
相對於樓主,我無法體會那種現在的痛苦

所以,也沒有太多的建議,就我看過的一些回復說一些感慨?說法?

1、人可以選擇朋友、配偶、子女,但是沒有辦法選擇父母,所以,童年的經歷是無法選擇的,同樣,贍養的義務也是無法回避的,就算他們給你再差,也無法改變這個事實,該贍養還是要贍養。
2、我知道你不想見到他們,我還是建議,僅僅是建議,每年留一個固定時間去看望一下,同樣,按期把贍養費用打回去,前一個是建議,這一個是必須,
3、不聯系,他們就找不到這個或許有些可笑,比如遷移戶口幾次什麼的,這個沒太多用,我倒是覺得,坦然點,不願意接觸,那就坦然地不理,除了我建議的那個固定時間,同樣的,我相信你在家里的那個小縣城,有朋友、有親戚是你信任且願意來往的,保持一個聯系,畢竟死亡是任何一個人都無法規避的事實,這個還是要出現的。
4、你88的,不大也不小,這個事情你不僅僅是斷絕親子關系(實際上是親子的聯系,法律下是無法斷絕的),還有家鄉的人,所以,你必須心智成熟且內心無比堅定,知道你覺得有落葉歸根這麼一件事情。


我覺得有很多事情是說不清楚的,就像有的時候我的父母和通話我的腦子就一片空白一樣。我沒怎麼收過家庭暴力,因為我一切順從,當時不知道,現在看起來我是主動創造斯德哥爾摩的環境讓他們成功從思想上控制我以至於在我這里對的是對的錯的還是對的,並且我會無可辯駁的認,主動找機會認錯,表達生養我的愧疚,並且把父母幾乎放到了信仰的位置,這讓我幾乎沒被家暴過,因為已經沒有理由要打我,打我幹嘛?整個人的信仰都是你,你的一切都是對的,說什麼就是什麼胡說都算,還有什麼理由家暴呢?因此,我從很小就一直想要自殺,性格乖張,暴躁。根本就不知道尊嚴是什麼,所以一直以來我都不知道為什麼就被人看不起與人格格不入。我的家庭環境很不好,父母天天吵架經常打架,鄰居經常會因為打架的聲音聚在我家勸架,家里經常有歇斯底里的喊叫。

我身上幾乎沒發生什麼特別可怕的家暴,但是我的家庭就是個時時有暴力的家庭。為此我早就失去了自我,我從小就覺得自己和別人不一樣,到後來越來越不一樣,幾乎不能理解身邊的每一件事,看到所有人都會有恐慌感,不能正常和人交流,買個東西都變得十分困難。


也想說說我的情況,而且必須匿名,因為似乎除了我之外,所有人都覺得我很幸運,很幸福。這大概是最悲哀的事情。
我是個棄嬰。然後生活在現在這個家庭中。
我沒有或者說幾乎沒有受到過體罰,所以隨之而來的是數不勝數的精神傷害。
我的媽媽,每天都會發火,而且是大動肝火,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她就會說的比生死還大,不管是不是於我有關,都會牽連到我。含沙射影的說她後悔收養我了,對了,她大概不知道我早就知道自己是棄嬰了。
其實我覺得挺沒勁的,當初要收養我的並不是她吧,大概是我爸。收了我又後悔了,我能說什麼呢。
每天都只會說,你怎麼還不出去掙錢養活自己,這麼大了還要考父母。拜托,我還在上學好嗎?好吧,大學了,我就拼命掙錢,就是不想問她要錢了。一次無意中說到最近準備考試時間挺緊的,她就火了:誰要你去賺那兩個錢啊,我養了你這麼多年還缺你那兩個錢嗎?我當場就蒙圈了。我兼職的經歷其實挺好的,不是那種用時間換金錢學不到東西的那種,所以她抱怨給親戚說我的不好的時候他們紛紛表示應該讓我鍛煉一下,她就沒話說了,回到家拼命找茬。好吧,我服了。
之前生病的時候打了激素導致變胖了,我拼命在減肥但是成效不大。她就成日諷刺,說像你這種人哪個男的瞎了眼會娶你,不是那種講笑的。好吧,我不理你總可以吧,她說,你啞巴了,什麼態度,養你這麼大說你幾句不可以啊,你大還是我大。我說,可以,你說,我聽著呢。她就發瘋了,養你這麼大不是讓你頂嘴的。我都快瘋了,那我應該說什麼呢,說媽媽你說得對,我就是胖我就是嫁不出去?
反正你們懂嗎,就是不管我做了什麼都是錯的。
上學的時候成績很好,她沒話說,聯考時考差了,沒有考到重點。她說:哼,成績好個屁。關鍵是我當時真的很難過,然後她強迫我選了現在的專業。現在又說我不該選那個專業,工作多難找。我就傻逼了,是我想選的嗎?
暑假都不願意呆在家,反正是省不了的沖突。有幾天我在自己房間里看書,她就說關什麼門,在家不知到尊重父母啊,在房間里幹什麼?然後我就第二天開始去客廳陪他們看電視,她就說:成日看電視,就不知道好好看書啊。
又一次她說你知道在你身上用了多少錢嗎?有這麼多錢我和你爸都可以好好旅遊了。我心里想的就是,我會努力賺錢的,然後還給你。
其實對我的另一個影響就是我挺有愛心的。
我現在養一只貓,有時候覺得有它就夠了。
還有,我以後一定會對自己的小孩好的。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的所謂有血緣的父母為什麼拋棄我,但是我想無論我以後的小孩不管有什麼缺陷,我都會好好養她。而且我喜歡女孩。


已經把最困難的時候熬過去了 會越來越好的 祝好運


題主好。
你想斷了過去是因為過去有太多痛苦和不堪讓你覺得過去太糟糕,太不完美。你想重新開始,並希望自己能有一個合理的,穩定的,不那麼壞的下半生。
生命之中有太多的東西被人寄希望重新開始,聯考拉肚子考砸了,如果重新開始一定可以更好。
初戀看走眼找了個勢利的姑娘,分了重新開始一個。
寫文章沒考慮清楚全局開頭,寫一半,寫不下去了,重新開始,能締造更完美的故事。
所以,今天你跨出這一步,不代表別的方面你不會想重新開始。一旦這個頭開了,對你的生活未必是個好事。人是沒了聯系,回憶卻永遠不會消失。這件事重新開始了,你的事業不順心是不是也常常重新開始?婚姻不滿意,是不是也要重新開始。你可以表明立場,年輕時候能不回不回,但萬萬不能斷了關系。
孤獨才是生命中最糟糕的事。
試著給家里寫一封家信吧,可能已經晚了,但總歸是坦然面對的一種表現。


有深入放開地談論過嗎?跟他們協商以後的相處模式。
你遠離家了,能賺錢了,他們沒法像以前那樣控制你了。你也有理由獻出一份同情。
面對他們暫時放下過去,試著讓他們承認錯誤和作出改變吧。


親生父母是無法從法律上斷絕親子關系的。

出國移民都需要父母配合出具不少材料,想來題主即使經歷和經濟允許,可能會遇到一些困難。但總是事在人為。

沒有什麼技術性指導的能力,其實只想來祝你(還有回答有過相似經歷的人們)能擁有幸福的人生。


被邀請來回答這個問題,實在是…
但是聽說是這個朋友的第一次邀請,那,把寶貴的第一次這麼鄭重地給我,實在是不好意思推拖,免為其難地回答一下吧:-)
已經有太多的回答和評論,多到真的沒有全部看完,我的這個回答,或多或少可能是部分回答的一些重復,請各位對此多些寬容。

題主的要求是:

1,我想與父母解除親子關系,就是不想再見到,聽到他們和所有跟他們有關的親戚的任何事情。希望他們,以及所有他們的影響力,從我的生活里永遠的消失。
2,在滿足 1 的條件下,我希望能遵守法律上贍養老人的義務,通過律師代理或者理財分紅之類通路,保證他們失去勞動力之後生活無憂。
3,在滿足1,和2 的條件下,對於一部分曾經對自己有過恩惠的親戚(比如母親和父親的親兄弟姐妹,比如我的表弟)應該怎樣合適的把恩惠還給他們呢?我不想欠別人任何東西。

簡單(粗暴)的辦法:
和你的這些想保持聯系的親戚認真地談一次(或者幾次),把你的想法講清楚(交流很重要)。以後,可以通過把錢匯給他們中的某一位,由他們轉交。
這樣,既保持了和這些親戚的來往(肯定不單單是轉賬,由著這個事由就多出來許多聯系了),又保證了父母老年能夠得到贍養。

接下來我們來仔細分析:

你之所以不想再有父母及部分親戚的消息,是因為他們給你帶來痛苦。這些痛苦,部分是由回憶引起,部分是壓力,道德的壓力。
你是想通過「逃避」的方式,來避開這些壓力。

這也是一種自我保護,是OK的。
但不算是解決問題的辦法。「逃避,不是辦法」,大家常這麼講。

面對,並解決問題,才是辦法。

如果你個人的心力無法獨自面對,暫時的逃避,對自己是種保護,是可以的。
但「躲了今天,躲不了明天」,不是嗎?

你要堅強起來,你要敢於面對這些痛苦和壓力。如果你覺得自己無力面對,有兩種辦法:
– 暫時逃避,等自己再長大一些,心智更成熟,更有社會經驗,更有承受能力,再慢慢來面對
– 和朋友一起溝通,講出心結,慢慢來接受並面對
– 約心理咨詢師,進行心理咨詢和治療。這是是最最解決問題的。

心理咨詢師一定會和你回顧這些,讓你的痛苦和壓力得到釋放,然後商量下一步的解決辦法。

最終的最終,還是要面對要和父母談

你是成年人了,按照傳統的觀念(相信你的父母是有傳統觀念的,比如說他們認為」子女就是父母的財產,可以隨意處置「(大致意思是這樣),這種傳統中的糟粕)你是公子長大,要當家了,以後家里的事情,就是你說了算了。孝敬父母,只是孝敬而已,當家的、做主的,就是你了!

這也是我們每個家庭的延續,都應該這樣。只是有的父母相對強勢一點,把孩子從小管到大,管到婚嫁,甚至在子女結婚有了下一代,還要對這個小家庭的事務插手!
但是,這樣的父母畢竟少數。大部分是相對獨立,小家庭的父母有自己的家,自己當家做主。

你,同樣可以!

甚至,你可以連著你父母的主都做了。
下面是終極解決辦法

擺在他們面前就一條路:我已經長大了,我有能力自己生活,養活自己、建立新家庭。從現在開始,如果你們還想要這個兒子,那麼,這個家,我來當!我就是家長!我說了算!你們,就乖乖一邊呆著去,安享晚年去吧!(這是軟的)
還有一個條件,不許在我以及別人跟前提以前的事情。你們以前造的孽,還嫌不夠丟人的?你們所謂的什麼恩德,我已經用那麼多次的挨打,統統回報了!我不欠你們任何東西!任何!!
我現在長大了,不同樣對付你們,是我性本善,不是你們積的德!

否則,(硬的來了),如果你們不答應(我當家做主),有任何違背家長(那當然就是我)的意思,那你們就自己過去,不要來煩到我!
這個也不聽,或者做不到,對不起,我躲了,別想再找到我,永遠!(這個不是他們想要的)

突然想到一句話:千年媳婦熬成婆!—好吧,不是這個意思,有些跑題了…

對了,想到一個問題。如果你不和父母有聯系,會影響將來找女朋友及婚嫁。這個影響,不是一些朋友說的什麼資金的問題,這個並不重要。
重要的,是你未來的婚姻關系及親戚關系的問題。
你的未婚妻(這個名稱好土啊)及她的家庭,一定會問起你的父母的情況,你怎麼回答?婚禮舉行的時候,你這邊哪些人出席?(總不能沒有男方親友吧?而且,男方父母不出席,也會是個事情…)
當然,如果你的未婚妻(好土啊)覺得不舉行婚禮也沒所謂,那勉強OK。但是這樣的好性格好涵養好品德的未婚妻,畢竟不是那麼好找,不是嗎?
還有,將來,你的子女,會問起」我的阿公阿么呢「,你怎麼回答?只簡單(粗暴)地回答說」他們早死了「,你自己能夠坦然嗎?
如果很坦然,說明你內心足夠強大,那也蠻OK的
問題是,你來這里發問,多少的糾結,不就是因為你的內心不夠強大嗎?


我極度缺乏安全感,敏感多疑,缺乏自信,總是無力反駁別人的觀點,害怕強勢,憐憫弱者,我抑鬱失眠,懼怕人際關系,習慣辨認臉色,活得痛苦。高三的那一年晚自習,我站在陽台,感受來自地面的風,卻比家更親切。大四患病,醫生說可能會影響生育,我從公車的起點坐到終點,走進個寺廟,我坐在佛堂前歇斯底里的哭。現在參加工作後,很少回家,我努力避免任何我父親給我帶來的負面情緒,我不願多提過去的事,只會在閑下來黯然神傷。我現在是銀行櫃台,進來後也吃了很多苦,工作強度和壓力都非常大,我漸漸明白,有很多人,你和他們講道理根本就講不通,何必要把他們對自己的做過的事放在心上,而我就是我,我喜歡一種up的感覺又何必因為別人的誤會而改變自己,所以我現在會對所有人都很好,那是我想讓自己在有能力掌控自己的生命後做個我一直想做的我


答案貢獻者:、Kbottle、如歌、韓閱、糯米飯團、山水田園、長襪子皮皮、plaaastic、十七、Aorqu用戶、Aorqu用戶、ls Shaw、Fang、匿名用戶、叉叉儀、程玉志、Kenny733、Aorqu用戶、范楚傑、匿名用戶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