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藝文地表達「後來,我想通了」?

問題描述:一切形式(語言,文字,影視作品)
, , ,
楊舒:

往昔所作諸惡業 皆由無始貪嗔痴
從身所與及所身 一切我今皆懺悔


Aorqu用戶:
事業有了,愛情自然就有了。


步維風:

我開始去思考,
開始想,我到底有多離不開你。

我眷戀與你在一起的溫暖,也眷戀與你在一起的回憶。
聽我講故事的人認為我們現在的狀態很好,而我卻想著破壞。

那一刻我發現,我知道你將會有的反應,所以我做的事情都是為了在這樣一個過程中去毀掉美好。
要去承認不喜歡,真的是一件很難的事情,而你說那句話時候的風輕雲淡,讓我很受傷。
我感到悲哀的是,我不能正視。


鵝卵石小姐:

等我哪天悟道再重新答


貓提督:

哪來什麼命中註定,從來只有不死不休。


Aorqu用戶:
我走過山的時候山不說話
我路過海的時候海不說話
我坐著的毛驢一步一步滴滴答答
我帶著的倚天喑啞
大家說我因為愛著楊過大俠
找不到所以在峨嵋安家
其實我只是喜歡峨嵋的霧
像十六歲那年綻放的煙花


小玉聲:

「這個於丹,他是不相信自由不嚮往怒放的生命啊,沒有任何不良嗜好,不吸煙不酗酒不賭博不鬥毆,連看打架都不敢看,他怎麼可能吸毒呢?從任何道理角度講都說不通啊!後來我就釋然了。」
——語出國樂相聲《傳謠》


Aorqu用戶:
362
00:18:10,778 –> 00:18:13,973
雙手因為生鏽而散發出奇怪難聞的氣味

363
00:18:14,942 –> 00:18:18,020
皮膚也沒法在夏天感受到蚊子的起落

364
00:18:18,747 –> 00:18:19,789
他也逐漸知道

365
00:18:19,969 –> 00:18:21,622
愛情並不是生命的全部

366
00:18:22,582 –> 00:18:24,456
也許他可以在某扇門後停下來

367
00:18:25,179 –> 00:18:26,150
做一些其他事兒

368
00:18:26,682 –> 00:18:27,844
遇見一些其他的人

369
00:18:30,979 –> 00:18:33,234
他有時候會夢見一群人向自己走來

370
00:18:33,944 –> 00:18:34,877
王倩也在裡邊兒

371
00:18:36,013 –> 00:18:38,000
可李獻計卻無論如何也沒法記起

372
00:18:38,000 –> 00:18:39,900
王倩的樣子

373
00:18:39,985 –> 00:18:40,967
就站在那兒

374
00:18:41,221 –> 00:18:41,941
眼睜睜地

375
00:18:42,024 –> 00:18:43,672
跟整個人群錯身而過

376
00:18:45,063 –> 00:18:45,974
他醒來

377
00:18:46,374 –> 00:18:48,240
像個老人一樣地坐在床邊

378
00:18:48,288 –> 00:18:49,979
沮喪了很久

379
00:18:51,116 –> 00:18:53,551
李獻計又開始尋找那扇正確的門

380
00:18:56,466 –> 00:18:57,388
直到有一天

381
00:18:57,697 –> 00:18:58,739
他打開一扇門

382
00:18:59,301 –> 00:19:00,264
那兒剛下完雨

383
00:19:00,943 –> 00:19:03,197
日落前的橙色包裹著人們

384
00:19:03,914 –> 00:19:06,249
大家看上去都比平時要高興

385
00:19:07,289 –> 00:19:08,984
空氣既涼爽又新鮮

386
00:19:09,713 –> 00:19:11,507
就像迎面看見的王倩

387
00:19:12,435 –> 00:19:13,747
即使最簡單的對視

388
00:19:14,194 –> 00:19:17,028
也能刺傷李獻計堅硬神經的最深處

389
00:19:18,413 –> 00:19:20,417
那就是他第一次見到的王倩

390
00:19:20,993 –> 00:19:23,025
一點兒也沒變

391
00:19:23,126 –> 00:19:23,727
可李獻計

392
00:19:24,198 –> 00:19:26,201
卻再也沒法向前邁出一步

393
00:19:27,158 –> 00:19:29,873
因為透過那些雨後留下的深淵的映照

394
00:19:30,941 –> 00:19:32,234
他知道,這么久以來

395
00:19:32,737 –> 00:19:33,738
他們兩人之中

396
00:19:34,445 –> 00:19:35,176
時間

397
00:19:35,313 –> 00:19:36,343
只在自己身上

398
00:19:36,700 –> 00:19:37,962
洶涌地流逝了

399
00:19:42,558 –> 00:19:43,791
最後李獻計說

400
00:19:44,391 –> 00:19:45,492
見到王倩時

401
00:19:46,235 –> 00:19:48,440
就像瞬間經歷了整個人生


王溫兔:

願你從此有酒有肉有姑娘,能貧能笑能幹架。


程喵喵:

少年聽雨歌樓上。紅燭昏羅帳。
壯年聽雨客舟中。江闊雲低、斷雁叫西風。
而今聽雨僧廬下。鬢已星星也。
悲歡離合總無情。一任階前、點滴到天明

我覺得這個還不錯誒(‘∀`)


Aorqu用戶:
我很快就適應了這種生活,開始懂得逢場作戲,雖然有許多隻是露水情緣,不過沒關系了,哪來那麼多一生一世。——《2046》


Aorqu用戶:
Enough.It’s enough.
–《真愛至上》


匿名用戶:
對於不友善的人,我不應報以同樣的惡意。


小松肉奈:

「看著這些明信片,我在心裡暗暗發誓:有朝一日我若能步出國門,一定要在冬季前往威尼斯,我要租一間房,是貼著地面的一樓,不,是貼著水面,我要坐在那裡,寫上兩三首哀歌,在潮濕的地面上碾滅我的煙頭,那煙頭會發出一陣嘶嘶的響聲;等錢快要花光的時候,我也不會去購返程票,而要買一把手槍,打穿我的腦袋。這自然是一種頹廢的幻想(但你若在二十歲的時候還不頹廢,那又待何時呢?)不過我仍要感謝命運三姐妹,因為她們讓我幻想中最好的一部分得以實現。的確,歷史始終在不知疲倦地破壞著地理。唯一的抵禦方式就是成為一個棄兒,一位游牧者,成為一道陰影,掠過倒映在水面上的那些花邊般、瓷器狀的廊柱。


Zoe Zhang:

鼎立表伯信仰共產主義,而大伯為國民黨賣命。兩人因政見不同,數十年不曾往來。直到一方命不久矣才勉強見面。
以下是他們僅有的最後的對話:

「鼎立,」大伯淚眼汪汪地注視著鼎立表伯,聲音低啞地說道,「你罵我是『劊子手』,你沒錯,你表哥這一生確實殺了不少人。從前我奉了蕭先生的命令去殺人,並沒有覺得什麼不對,為了國家嘛。可是現在想想,雖然殺的都是漢奸、共產黨,可是到底都是中國人哪,而且還有不少青年男女呢。殺了那麼些人,唉——我看也是白殺了。」
「表哥——」鼎立表伯叫了一聲,他的嘴皮顫動了兩下,好像要說什麼似的。
「鼎立——」大伯沉痛地喚道,他伸出手去,拍了一下鼎立表伯高聳的肩胛,「我們大家辛苦了一場,都白費了——」

——白先勇 《紐約客》骨灰


羊羊羊:

你應該是一場夢,我應該是一陣風

——顧城


Peanuts花生:

忘了她,就像忘掉一朵花


呦呦:

「本以為春風十里不如你,結果等到落雪靡靡,孤影寂寂,鼓起勇氣,一個人走時,才發現那時春風,夏月,秋霜,冬雪,都美好過你。」

——我的一個道姑朋友 網易雲評論


李越:

放上一段經典無比的歌詞:

後來,我總算學會了如何去愛,可惜你早已遠去,消失在人海。

後來,終於在眼淚中明白,有些人一旦錯過就不再。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