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裝逼裝得別人一愣一愣的?

問題描述:如何裝逼裝得別人一愣一愣的?
, , , ,
Aorqu用戶:
一次在中國駐某國大使館里坐著等一個人,旁邊沙發上也坐著幾個不認識的中國學生,他們似乎也彼此不認識,為緩解尷尬氣氛,我就主動和他們聊天,閑著也是閑著。
一個男生說他是四川自貢的,我就興致勃勃地跟他聊自貢的恐龍,什麼鳥臀目、蜥臀目,這個男生髮現他對恐龍的了解還沒我多;
一個女生說她是學花腔女高音,我就興致勃勃地聊夜後,這個女生的眼睛一下就亮起來了:「你知道夜後?」這時旁邊的男生們都一張疑惑臉:「啥是夜後?」
他們都很想知道我到底是幹嘛的,
有一個女生大著膽子問我:「老師您是這次歌唱比賽的選手嗎?」
我呵呵一笑:「哦我不是。」
「那,您是….評委?」
「 我不是評委,評委都是我朋友。」
這時,一個朋友(評委)從裡面走出來,遠遠看見我就叫:「元達哥!」
(張元達是我在Aorqu給自己起的筆名。我的真名里全是生僻字,所以給自己起一個毫無生僻字的化名。……..跟一般人反過來吧。)


永動狗:

扣扣悄悄話里收到表白資訊。
我估摸著應該是基友作弄我。
於是回復:

雖然我也很喜歡你,可是我連一個 n+1 維Anti-de Sitter空間里的量子引力理論能否和一個定義在這個AdS空間邊界上的共形場論對偶都不敢肯定,我怎麼有資格做你的男朋友呢。

然後在對方反應過來之前將之屏蔽。
深藏功與名。


其林:

幾年前,給某二三線城市工商局局長切脈。

這么年輕,人家也就是試探一下咱。

但是,我一搭脈,局長就驚呆了…

「你腎虛啊,尿蛋白幾個加號了…」

「有點勞心傷神了,平時挺忙吧…」

「喝酒傷腎,平時喝酒太多了…」

「肝臟也有點問題,問題不大,轉氨酶偏高…」

「氣血………………」

只見局長先生,豎起大拇指,跟我阿公不停地說:「老大夫後繼有人啊,小夥子可以啊………小夥子有前途………說的太TMD的准了……」

我在一邊,謙虛地微笑,輕輕地搖頭,深藏功與名。

故事回放:

幾天前的一個夜晚,我跟往常一樣,搬個小板凳坐在阿公旁邊,問阿公 :「阿公,最近有什麼典型的案例嗎?」

阿公說:「最近有一個,還是個領導………………」

嗯,我們經常晚上一個一個的分析案例…

——————分割線——————

再說一個跟我媳婦兒戀愛時的事情吧:

熱戀時,經常帶著我媳婦兒在北京二三環溜達,很認真的說:看一看,有合適的房子咱就買…

然後,她就嫁給了我,哈哈哈哈哈哈哈。

——————分割線——————

好多年前,一個人去全國葯材市場去識別中藥材,如亳州中藥材市場,如安國,如樟樹…

很想跟葯販們聊聊葯材,因為一些葯材細節,除了他們很難學到。

但是,一個學生模樣,一個年輕人,一看就不像來進貨的,沒人搭理咱啊。

誰讓咱聰明呢…?…

第二天,再去市場的時候,也學著別的進貨的,扛倆空麻袋,拿個筆記本當做賬本…這次,每個攤位的葯販都很熱情的給你介紹葯材……

咱開口也不能掉了范,是吧:「家裡進貨,要幾頓雙花,幾頓枸杞…………你這里貨夠嗎……」

那天,學到了太多葯材知識了,葯販們簡直,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啊。

還收到了,一大堆名片。

我卻低調地消失在他們的笑聲中…


傑克先森:


Aorqu用戶:


吳越大王:

全新A8L的新功能,語音控制車門開閉。可惜還不是很靈敏,要扯嗓子喊好幾聲才行。

理解萬歲吧!


警察哥哥:

十九大期間,正在看直播,來了一個推銷電話,我靜靜地給她聽了一會十九大直播,對方突然安靜,問了一句「您在開會嗎」,我沉吟道「嗯」,然後對方弱弱地說「領導您先忙」,然後就掛了


匿名用戶:
一個看到的段子,
A考了100分,B考了99分
B對A說「你看,滿分也沒有多了不起嘛,我也能考99分哦」
A掃了他一眼,淡淡地說,
「你考99,是因為你的實力只有99分」
「我考100,是因為卷子滿分只有100分。」
深藏功與名
———————————————————————
評論區都是人才
———————————————————————
更新幾個有意思的


侵刪


欠你一對魚:


大魚:

聽說河森堡老師也玩Aorqu,那麼我要放大招了

一站到底

第一場,對陣一個來自台灣的小姑娘,河森堡老師果然不簡單,以「嘴炮型」答題方式搶答了所有問題,以至於妹子根本無題可答,主持人也在提醒妹子答題,奈何蹦蹦跳跳的河森堡老師從不給人機會。

但是這並不影響妹子得分,河森堡的答題命中率太低,就這么一邊答對,一邊送分,最後送給對手6分,以8:6險勝。

主持人提醒河森堡老師提高自己答題精準度,於是河森堡老師說了這么一段裝X范兒十足的話:「其實剛才我是在炫技了,我心裡知道正確答案,就是想給大家秀一下而已。」

故意答錯算哪門子秀……

所以下次被老師,領導提問的時候,是不是也可以這樣回答

第二場,繼續對陣妹子,跟第一場一樣,妹子依然沒有回答任何問題,得了四分,最後以4:8輸給河森堡。 (套路一樣)

第三場,嗯,還是個妹子,河森堡老師又默默裝了一次X,並灑了一把狗糧。 他表示自己的老婆也是個女強人,問他想去哪兒旅行時,他是這么回答的:

遭到女強人反問

高潮又來了

最後,河森堡老師確實牛逼,豐富了大家的知識還帶來了歡樂


叮叮噹噹一大筐:

別說話,用心感受~~


匿名用戶:


海上小船飄:

越是不要臉,越能裝的爽。
別人不是因為你裝的好,
而一愣一愣的。
只是因為沒見過,
你這么不要臉的。
。。。。。。。。。。。。。。。。。。。。。。。。。。。。。。。。。。。。。。。。。。。。。。。。。。。。。。。。。。。。。。。。。。我這個裝的怎麼樣?


fan先生:

打野:中單要藍嗎
中單:不用,對面中單有。


在山野:

轉自網路:又要聯考了,大家一定要好好考啊!想當年我一同學考得超好,進了北大,又拿獎學金,又是一頓本碩連讀的,畢業後更了不得,月薪數萬,現在又買房又買車,讓一幫老同學羨慕不已,最受氣的就是我了,每個月還得給他發工資…


唯詩詩:


陳小:

「你們在聊什麼?」
「三體,那大學部幻小說。」
「就那小說啊,我看的是英文原著,跟你說啊,知識太淺了,不好看。」
「……→_→」


鐵褥:

說一個無意的被動裝逼:
高一的時候在平行班,還沒進入尖子班的時候(按中考成績分班的),有一次物理月考下來拿到卷子,97還是98分我忘了,然後我對同桌和相鄰的幾個同學唉聲嘆氣地說:「哎,又沒考到滿分,本來以為可以拿滿分的,鬱悶」。然後轉過頭來才發現物理老師不知道啥時候站在我身後的,並且聽到了,然後神秘地對我笑了一下,繼而向全班宣布:「這次考試,全年級第二名在我們班,就是❤❤(我的名字),第一名在尖子班,只高了一分。」 然後全班同學瞬間安靜,掌聲雷動,繼而一片不可思議的「哇塞」,我就感覺一道道崇拜的眼光看過來。當時感覺好尷尬,正襟危坐都一動不敢動還要裝作很平靜,很謙虛的樣子(憋得好難受啊)。大概從那以後,我就走上了身在平行班,但卻幾乎每次都秒殺尖子班大多數人的奇葩之路(全年級唯一吧)。
而且,我們高中期末考試的考場座次是全年級拉通安排的,第一考場是上一次的全年級前四五十名左右,右側第一列是前8,第二列是9-16….以此類推。於是從某一學期開始我很突兀地出現在了第一考場的第一列的時候,進了考場發現裡面的人基本都是我不認識的尖子班學生,而且坐第一列的除了我之外也都是尖子班的,向左邊那幾列考位望去,發現他們也都很詫異的望過來並小聲討論我是誰的時候,還得假裝淡定,當然,他們心裡怎麼想的我就無從得知了。

後來到了高三,重新分班自然是分到尖子班了。真正裝逼的來了:其實讓我去尖子班,當時我內心是有點拒絕的。並沒覺得尖子班就好哪兒了,有所謂的全校挑選的最好的各科老師教的尖子班大多數學生還是考不過我(我真心覺得我在那個平行班的班導(語文老師)和物理老師才是我最喜歡的);而且去了尖子班考到全年級前幾也裝不了逼了,多半會覺得是尖子班就該考的好,而作為平行班的人能秒殺大部分尖子班的人才覺得炫酷吧。但是班導已經找我談過話了,最後我只能勉為其難的接受了。
————————————–
其實,除了裝逼之外,我更想說的是,我的崛起給班裡同學帶來了更大的好處是,以前大家的共識是即使平行班的前幾名都競爭不過尖子班的倒數幾名,大家也根本不會想到跟尖子班的人去競爭,所有人的目標就是跟其他的兄弟平行班的前幾名爭名次,考過其他平行班就好了。但從那以後,大家慢慢改變了觀念,覺得平行班的人只要努力也是能超過那些先天平台就高的人的,也正是如此,後來我所在的平行班裡的第二三名偶爾也能考到尖子班的靠後的名次,大家也開始更有動力和目標去努力,後來也出現了好多後進努力取得成績的同學。
-———————————————————

沒想到一天時間收集到這么多贊。既然大家這么好奇,我就統一回答一下大家的問題:
努力不是說花的時間越多效果就一定越好。人腦在單位時間內接受的資訊量是有限的,過猶不及就是這個道理。這里我不得不再次裝一次逼了,不管你信不信。我們學校晚自習是到十點下課回家,每個人都必須上的,但是我後來一般都很拉風地不上晚自習了,六點下課跟班導打個招呼就回家了,做什麼呢,先吃飯,看會兒電視,然後看體育比賽,NBA,足球,F1賽車之類。一直到十二點左右上床睡覺,有時候無聊了就看看書做做題。班導一直以為我很自覺,回家自己努力用功,每次都笑呵呵地和我再見。有一次放學有個同學跟班導抱怨說,為什麼❤❤可以不上晚自習,他也想回家。然後班導很嚴厲地批評他說,❤❤回家了是好好用功復習,你呢?我只能尷尬地在旁邊配合班導故作認真地點頭。從那以後,大家都對我六點回家見怪不怪了,都以為我回家很用功呢。這個逼裝完了我是想說什麼呢,其實不是說我的智商比其他同學高,而是Aorqu上有答主談到過的專注力,我在課上每一秒鐘都專注聽(這種聽不是被動聽,而是主動聽,同時在大腦中模擬分析演練各種相關問題)老師的講課,下了課幾乎不需要額外的時間復習。學習效率幾乎是百分之百,有時還超過百分之百(因為知識熟悉了自然可以聯想貫通到其他的知識點上)。而我觀察的大多數同學並不真正認真聽講,很多人覺得老師講的太簡單進度太慢,於是英語課自己在下面做數學作業,化學課做物理作業。這其實是很低效的學習方式,你即使課前懂了百分之九十的知識點,課後你通常需要多花十倍的時間去補齊那百分之十,尤其是容易似是而非的知識點,得不償失,況且,有些重點老師會講,有些重點需要在老師講課的字裡行間自己體會的。後來我也因為太過於突出而被同時委以了物理課代表兼英語課代表兼學習委員,覺得身兼數職實在太多事情需要兼顧後來就主動跟班導提出把物理課代表讓給物理成績僅次於我的同學當了。有人或許會說,我如果多花點時間更用功一點不是能更牛逼嗎,這種理論咋一聽很有道理,但是卻犯了我所說的回報和努力的時間是並非正比的錯誤,我的體會是,在你開始努力的時候或許是正比,但是到一定程度,你付出的時間所帶來的收益已經微乎其微了,這個時候曲線開始變得平緩(如果你用功過度,這個曲線甚至會下降!)所以,如果我當時晚自習不是恰好因為我懶所以回家自己隨心所欲,而是強迫自己和大家一樣埋頭苦讀到十點的話,說不定我就考不過其他同學了(聽起來是不是很荒謬?請記住我的前提是專注力要夠,不然只能拿時間去堆)
後來,我省三四百名左右,去了一所師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居然過100贊了,再講一個吧。
前不久和工程專業的幾個朋友聚餐喝酒,席間我隨口吟了兩句《夢游天姥吟留別》,朋友問曰:可否背誦全詩? 於是我一字不差地吟了一遍,當然,故意留了最後一句沒吟。眾人詫然。其實我才不會告訴你,我洗澡的時候無聊一般都是邊洗邊吟此詩解悶呢。


皮皮魯:

答一個讓我一愣一愣的裝逼犯吧。

前幾年,我兒子上二年級,路遇一個熟人。(兒子同學家長)

此君是出了名的說話討人厭。

但是,碰上了,不打個招呼,不合適啊!

然後,我跟他「嗨」了一下。

他瞟了我一眼,問我:「你兒子期末考試考多少分啊?」

我回答:「數學98,語文95」

因為他兒子跟我兒子是同學嘛,作為關心,我回問了一句:「你兒子考的咋樣?」

他幽幽的回答:「考的不好。」

一聽考的不好,就得給人家面子,我就不說話了。

沒想到他歪著頭,接著說:

「考了雙百。」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