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評價中南大學研究所答辯未通過跳樓自殺並留下五千字遺書?

問題描述:微博鏈接:Sina Visitor System
, , , ,
采明:

簡單說兩點。
一,時間。

大學生們用了近12年的時間學習講道理,
有人偏科,或者說,不願意學惡心的東西。
沒有學到怎麼應對不講道理之人。
於是到後來,不得不花更多的時間學習如何面對這個世界上的厚顏無恥之人。

浪費的時間,有人不急,可以等,可以學。

有人很急。

你知道嗎?
那些普普通通的大學生,
家裡那麼多人就等著你,
讀書出來爭點氣。

什麼叫爭點氣?

讀完大學出來打工掙錢,
填補多年損失的學費和勞動力。
出了一個大學生可以光宗耀祖,
讓自己十里八鄉的朋友都知道,
從而得到尊敬。

就是這么簡單。
你卻告訴他們,自己畢不了業。

在這里,時間,對於錢權者根本不是問題,

卻能拖死一大幫靠證書吃飯的人。

二,名聲。
也許回答里,那些站在道德制高點說話的,
沒有能力試到名聲的碾壓。
你們都服從了。

在被打的更狠之前就服從了。

名聲,通常只用來碾壓有能力之人。

讓你一輩子都站不起來的黑色利益鏈,
可能一般人從來沒機會接觸。

在很多國家,
只要你碰上了咬住你不放的瘋狗,
你就算是脫身也要費上很大力氣,
不要說旁人很少會理會你被咬了。

大家都很忙啊,別牽扯到我啊。
那個被咬的人,也好像一條狗啊!
不然怎麼會跑去和瘋狗玩?

你們在陽光下哀嘆躲在黑暗裡的弱者,
卻從未知道他們是被拖進去的。

你的家人在看著你,要你自己找原因,
為嘛畢不了業。絕對是你自己的原因吧!

是啊!沒錯,都是你啦!
交論文不肯收,都是你!
收了就不肯批,都是你!
轉導師不肯轉,都是你!

導師只是負責審核而已,哪會有錯!
都是你!
沒有請吃飯,沒有做三陪,沒有給錢啦!
都是你!
審核的材料太多,哪輪得到你?再等三年!
都是你!
大不了就退學啊!怎麼不去申請!
都是你!

好啦好啦!我認慫了!我忍住了!
我這就去申請轉學了好吧!

這個時候,黑色利益鏈又開始神秘啟動了。

同學,不好意思,你的論文原來的導師有參與,我不能蓋過他的名聲做審批。(你這瓜娃子,一來就找我,我長的好欺負咋的?想我在這一行就混不下去啊!我會告訴你昨晚他請我吃飯請玩一條龍咩?哈哈哈哈哈哈!)

你還是找他去審批吧!

氣死我了!!!!!!
領導,我要求抗訴!
哦?什麼事?
那個誰誰誰拒絕簽收我的論文!我畢不了業!

哦哦,這個事啊!好!我接下來了!
(這回要拖個幾年呢?恩。。三年吧。三年足夠這個窮逼大學生窮的走投無路了。局長先生,你當教授的時候答應過我要保送我那幾個讓我操心的兒子,現在也該兌現了,哈哈哈哈哈哈!)

窮逼大學生走投無路,發動胡攪蠻纏之術。
找來記者報道,報道內容被拒收。
在教育局和市征夫門前請冤,被定性為擾亂市容,拖走暴打一頓。
與家人商量血淚控訴上法庭,家人回之
「兒啊,不是爸媽不支持你,可是你看,阿公阿么的病一天就要好幾百,借都借了不少人了,咱不是不要尊嚴,咱是沒錢啊。5555555」

兒子,你別去殺人啊!我們的名聲會臭掉的!他們會說,我們養出來一個殺人犯!十里八鄉都會知道的!!!!

窮逼大學生看著天空,空蕩盪的。

好的,我答應你們。

原來我被生下來,是我的錯。

三,結尾曲。

窮逼大學生挨家挨戶送完禮物啦!

窮逼大學生自爆啦!

道德狗又來喂難喝的雞湯啦!

道德狗們你們是水軍還是受虐狂?

就沒有更多心智正常的人出來說幾句話嗎?

那些被導師操縱的,不是機器,都是活生生的人啊!

為什麼演變成一個身心畸形的貢獻者,你們才會叫好?

難道臣服著活在不公平里才是應該被你們贊頌的能力嗎?

摸摸自己的良心!

我不要看下去了!我會出來就事論事。

來事不怕事,說該說的話。

假如人人都不當被道德鉗制住的狗,

世界將會變成美好的人間。


王鎮雷:

非專業人士,今天挺受此事觸動,簡單說說自己的看法。

一般的自殺行為更多是出於自己喪失了生的慾望,可能是由於重大的失敗和挫折、也可能是由於長期的壓抑和落寞,感到無助、孤獨或者對自己生命的徹底否定而最終失去了對這個世界的留戀。這種情況的自殺往往是由於走投無路,會顯得比較平和,關注的重心也是在自己身上。

但是這位同學的情況明顯不一樣,我仔細閱讀了他的遺書,看了之後覺得字裡行間充斥著憤恨、指責和揭露,顯然在寫的時候都是情緒非常失控的狀態,甚至我覺得這不像是一封遺書,而更像是一封控告信。這不是一個喪失了生的慾望的人所具備的狀態,不是的。

這位同學並不是懼怕答辯、畢業受阻而造成的挫折,不是害怕拿不到文憑或找不到工作,他最糾結的點在「不公平」,而他或許有很多別的途徑去申訴自己的不公,但是他最後選擇用自殺的方式作為攻擊導師、攻擊實驗室、揭露「不公平」的武器。

這是很可悲的,很多人會說,死都不怕了,還有什麼好怕的;或者難道一張文憑比生命更重要嗎?但是這位同學只想要用最直接、最極端、最激烈的手段去給導師造成沖擊。也許他本來可以通過寫舉報信、申訴到高級校領導甚至通過法律手段來解決問題、去平反自己的委屈,也許他確實嘗試過並沒有得到很好的效果,所以才最終憤怒地使用了最可惜的方式。

我相信該同學的心理是有一定扭曲的,通過他抗壓的能力和解決問題的方式可以看出來。這種情緒矛盾的焦點是長期造成的,並且可能一直沒有舒緩的通路與方式。從他的遺言中可以看到,對導師、對同學,他都是怨恨的,怨恨這種不公平,所以他可能真的無從訴說,更是形成了一種孤獨、無助、四面受敵的狀況。但是逝者已矣,真的不能再對他指責太多。

我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這種心理體驗,有的時候就是想要達成一個目標,為了這個目標簡直可以不擇手段。比如老闆不同意你的升職或者導師不同意讓你去實習,我們所關注的焦點就會集中在「升職」或者「實習」這兩件狹義的事情上,並且忽視了問題的本質。升職和實習為了什麼,為的是更好的工作,或者說更好的生活,但我們往往採取一些極端的手段去實現這樣狹義的目標,並在這個過程中破壞了本質的目的。這種心理狀態非常危險,也容易讓人陷入極端,我對此深有體會。

而所謂「不患寡,而患不均」,如果導師對其他所有同學都是這么苛刻,這位碩士同學想必也不會走此極端。他最最痛恨的,就是我前面提到的不公平,人和人比,真的能氣死人。明明我花費的努力更多,我的結果更科學更合理,憑什麼那個水水而過,造假的同學能得到比我更好的結果?明明我水準更高,工作更出色,憑什麼那個只會阿諛奉承,拍馬屁的人能得到高升?明明……

仔細想想就知道,這個環境本來就是不公平的。除了這個小小的碩士生團隊,其他團隊的情況、其他學校的情況、甚至其他國家的情況,你都不知道,但是人就是這樣,往往就陷入了局部臆想中,不能自拔。這就和初高中和同班同學比成績較勁一樣,為了一分兩分、一名兩名的差距費心費力,哭泣、懊惱,但是往外看,還有其他的學校其他的同學,這么多人,又哪裡來的公平。

我想說的是,我們在探索這個世界的過程中,一定不要忘記探索自己的內心,要讓自己的思維受到自己的控制,而不是外在刺激的控制。而學校和導師在這件事上絕對是有最大的責任的,相信這位同學走到這一步,肯定已經在行為和心理上有所徵兆了,如果學校、同學能夠對其有所關注、關懷,導師能夠察覺到的話,這樣的悲劇一定可以避免。

但是很可惜,學校關注的只是做好預案,怎麼安撫、怎麼封鎖、怎麼平息,就像生態環境一樣,心理教育建設也是一件「預防為主,防治結合」的工作,不能只想著問題出現了怎麼應對,而應該真正為同學的心理健康做些什麼。

最後的最後,真的應該多想想生命的意義。人活著,是為了一口氣,也絕不只是一口氣,我們還有家人、還有對社會的責任,再自私一點,還有對自己的責任。明明有大好人生的,這樣浪費,豈不可惜?

悼念死者。


林可:

自殺也是很復雜分很多種的。我理解同情大部分的自殺者,但這位校友的自殺,在我看來,是最不值得的一種。
有學者把大學生的自殺分為以下幾種:自我防禦型自殺、威脅型自殺、放任型自殺、尋求解脫型自殺、報復型自殺。
這個案例里顯然是「報復型自殺」:即當個體因某種原因產生憤怒和敵對情緒時,為迫使敵對方承擔法律責任或良心道德上的譴責,以死亡的方式達到報復的目的。
第一遍看遺書,最大的感受就是他死亡的最大推動力不是悲傷不是絕望不是痛苦,而是憤怒和嫉恨(很多人說到的他狹隘的認知就不提了,那可能是一貫性格也可能是應激下的思維僵化)。有人為了別人死,為了道義死,為了尊嚴死,因為病痛(包括生理和心理)折磨死…是這些「自殺」改變了很多人的看法,不再輕易妄談自殺者。但這不意味著只要自殺就說不得,更不意味著所有的自殺都是一樣。有些自殺值得理解尊重,有些確實就和傳統觀念里的一樣不值得提倡甚至該遭責備。隨意談論譴責自殺者固然不對,但太過避諱不管具體情況一律說什麼子非魚也不可取。這樣的說法佔了主流的話,某些類型的自殺率又會提高了。
人在逆境絕境做出自殺的選擇我完全能體會,而這種用自己的死來報復別人的做法,只能想到兩個字:幼稚。他用自己的死來報復老師,在遺書里點著名拉同學下水——心理無非是我活不下去你們也別想有好日子過。而這五千字的遺書里,卻一字未提和自己相依為命的五十老母。。
抑鬱狀態、自殺傾向很多人都有,我認識的就不少。他們痛苦掙扎在想死又不能死之間,不願意傷害家人朋友,努力撐著活下來。。不能自控的想死的想法都讓他們愧疚痛苦。。死亡對這個狀態的他們而言是最好最愉快的歸宿,而活著的一分一秒都是折磨。他們為了責任在努力樂觀在活下來,有朝一日自殺了也值得我尊敬。

報復性質的自殺與之相比,更顯幼稚。


Aorqu用戶:
回答有些人慣用的「連死都不怕還怕活著」這句話吧。
我其實想告訴你們,有些時候活著比死需要更大的勇氣。沒有經歷過絕望和無助的人永遠也不懂這是一種什麼樣的感受,永遠也不懂什麼時候最後一根稻草就會壓垮自己最後一絲求生的慾望。
站著說話永遠不腰疼,就算你曾經經歷過絕望,你最後走出來了,也請你不要隨意的去說:看,我都走出來了,有什麼難得。這種話很不負責!說這種話無意於10年前說不就是抑鬱症嘛,你開心點久好了嘛一樣無知。
妄自評論一個人並對他的行為草草的做出結論,這樣的人最low!


匿名用戶:
物傷其類。在大學讀過研究所或博士的凡人,大概都能十分理解死者的心情。

他知道:自己能力不足。不足以在給定的條件和時間中,做出無可挑剔的論文。
他看到:能力不足但幸運的人,可以得到幫助,做出很好的論文,開開心心畢業。
他看到:同樣做出不好論文的人,大部分都可以照樣開開心心畢業。
他知道:從上帝視角,做不出好結果,不能畢業,是完全正當的。
他特別地意別人對他的看法。

最後陷入了矛盾:
想畢業,卻放不下自尊去討好導師。
又不能做到超然,別人對他的每一個輕蔑都能讓他痛苦萬分。

最後,只剩下責怪自己。死了,一了百了。
========================================
我不知道這個帖子會不會被其他處於掙扎的人看到。我希望分享一點經驗:

處於這種矛盾的境地一定會痛苦。但不要被痛苦影響了自己的判斷力。
請認真地思考一下。
人沒有辦法爭到「公平」,但是可以為自己爭到幸福。

大人物可以傷害小人物。
小人物不以自我毀滅為前提絕對沒辦法傷害到大人物,
也沒有辦法糾正「他們可以任意地傷害我」這個現實。
這個法則在人類實現理想國之前永遠存在
試圖糾正這一點,就會陷入死衚衕。

我們本質上希望的是什麼?其實只是解決問題而已,解決自身痛苦的根源。

拿一個學位,是為了讓自己過得更好。
所以,學位無論拿不拿得到,都不能否定我們存在的意義本身。

我相信,只要想明白了這個問題,剩下的都不會有有問題。
是走是留,都有明確的對策。

選擇留下來,就和導師耐心溝通,得到確切的畢業標准,去學長那裡爭取資源和幫助;
最惡意的老闆,也最多就是想玩弄一下學生而已,並不能阻止我們拿到學位的目的。

選擇走人,就準備好一杯冷茶水,選擇一個合適的場合,表演一下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