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評價劉禪,他是傻還是聰明?

問題描述:劉禪因為一句」此間樂,不思蜀.」而被冠上了,「扶不起的阿斗」的罵名.感覺他當時倒了魏國實際上類似於「人質『處處受制於人,說出這種話換來了活命也不失聰明,大家說呢?
, , , ,
諸葛亮:

如果你認為劉禪不是三國皇帝中最傻,那麼哪位三國皇帝比劉禪更傻?

我們從另一個人看看劉禪假設樂不思蜀保命是不是傻的行為。

降晉的吳帝孫皓,封歸命侯。看他投降晉國候表現怎樣態度

賈充對孫皓說:「聽說閣下在南方挖人眼睛,剝人麵皮,這是什麼樣的刑罰?」孫皓說:「有做為臣子卻弒殺他的國君以及奸險狡詐不忠的人,就對他用這種刑罰。」這是在諷刺賈充殺害高貴鄉公曹髦,賈充聽後,沉默不語,非常的慚愧,而孫皓則臉色不變。

司馬炎派人把孫皓以及投降的吳人帶來相見。孫皓上大殿向晉武帝叩頭。晉武帝對孫說:「朕設了這個座位以等待你已經有很久了。」孫皓說:「我在南方,也設了這個座位以等待陛下。」

司馬炎問孫皓說:「聽說南方的人喜歡做爾汝歌,你能作一首嗎?」孫皓正在喝酒,乘機舉著酒杯勸晉武帝喝酒說:」昔與汝為鄰,今與汝為臣。上汝一杯酒,令汝壽萬春!」晉武帝非常後悔讓他作詩。後來王歆之仿此句對劉邕以表示輕視對方。

劉協實打實地搞過衣帶詔計劃要弄死曹操,封山陽公後依舊出入用天子儀仗,封地行漢制禮儀,壽終正寢

曹奐被封王,壽終正寢

孫皓諷刺大臣賈充,處處擺出自己昔日與司馬炎爭奪天下的帝王身份,言語戲謔司馬炎,壽終正寢

要說狀況惡劣,孫皓比劉禪惡劣多了,劉禪投降時吳國還在,說司馬昭不殺劉禪是為了吸引吳國投降,殺了會引起吳國的反抗都說得過去。而孫皓投降了晉國一統,需要留著孫皓給誰看嗎?不需要了吧。但是孫皓投降前抵抗強烈,投降後依舊囂張跋扈處處嘴炮西晉大臣甚至皇帝,大搖大擺地擺著帝王譜都沒被殺,劉禪又有什麼理由裝傻?那時根本就沒有殺亡國皇帝的傳統,劉禪那是真傻而已。很多古人都做出過定論,何必再疑。

樂不思蜀除了突出劉禪的傻以外,也顯示劉禪的無情,無亡國之恨(遺憾),無悔過之意。

哪怕他親近黃皓我都不算他蠢好了,真正蠢的地方在於把權力丟給黃皓,向巫人詢問國家大計,巫人說魏國不進攻,就把姜維上表的防守布置給無視了。若劉禪按照姜維上表的防守布置派兵駐防,鄧艾就是馬謖二代了,廖化的名氣可以超過張郃了。

再參考出使蜀漢的東吳使者薛珝的評價:蜀主昏聵而不了解自己的過失,大臣只求無過錯來保全自己的地位,進入蜀漢的朝堂聽不見正直的言論,路過蜀漢的郊野百姓因飢餓而顯露出營養不良的臉色。臣聽說處在高堂之上的燕雀,自以為過得安逸,建築物被焚毀時,燕雀卻怡然自得,而不曉得禍患將要到來,說的就是這種情況吧!

導致薛珝評價這情況的一切源頭,就是「蜀主昏聵」

司馬昭跟賈充是被騙的傻子?劉禪是大智若愚?

如果司馬昭是個沒經歷過政治鬥爭的白蓮花主子。

賈充是個品格高尚,待人以誠的人臣那還有可能······

前有魯班門前弄斧頭,後有晉公面前弄權術?

韜光養晦卧薪嘗膽那是他們司馬仨父子都精通的招數。


評論有人說劉禪64,孫皓42,所以孫皓可能是自己作死的。

孫皓傳里明文記載孫皓「好酒色」,而且孫皓在亡國之前就已經非常後悔了,加上投降後幾年心情一直很差,畢竟孫皓還知道愧疚,本來三國時期壽命就不算長,一個好酒色且處於抑鬱狀態下的人什麼生活狀態你們可以估計一下,死就死了,再正常不過的事。

而劉禪可是被司馬昭評價「人之無情,乃至於此」,畢竟劉禪這種沒心沒肺智商低下的人,能吃能睡心態好死不了。

我倒是想請教那些厚黑論高手,以下人物壽命:曹丕39、曹植40、曹叡35、郭嘉37、李典36、孫登33、周瑜36、呂蒙41等等,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怎麼這么年輕就死呢,肯定有陰謀論對不對?能否逐個分析一下這些人都是被誰下黑手殺的?


評論里一群人說我要讓劉禪學孫皓才叫聰明?你們意淫的腦洞不是一般的大。

我指的是即便是孫皓那樣囂張都沒被殺,劉禪根本不需要裝慫來保命。

他要是智商正常只需要表示對自己無能的愧疚,以平常的態度和語氣面對司馬昭就可以了。

三國中亡國的君主里,孫皓可以說是最囂張,而劉禪可以說是最蠢。


最近剛想起另一個傻皇帝的事情,繼續嘮嗑一下。

西晉那個「何不食肉糜」的傻子皇帝,晉惠帝司馬衷。

因為傻而無能,被妻子賈南風殺了輔政的楊駿後把持大權,引發八王之亂。

永興元年(304年),晉軍在盪陰戰敗,惠帝臉部受傷,中三箭,百官及侍衛人員都紛紛潰逃,只有嵇紹莊重地端正冠帶,挺身保衛天子,司馬穎的軍士把嵇紹按在馬車前的直木上。司馬衷說:「這是忠臣,不要殺他!」軍士回答道:「奉皇太弟(司馬穎)的命令,只是不傷害陛下一人而已!」於是殺害嵇紹,血濺到司馬衷的衣服上,司馬衷為他的死哀痛悲嘆。等到戰事平息,侍從要浣洗御衣,司馬衷說:「這是嵇侍中的血,不要洗去。」

司馬衷一句話,讓嵇侍中血成為了忠臣之血的代稱。

文天祥的《正氣歌》有言:「為嚴將軍頭,為嵇侍中血。」

司馬衷雖然智商低,但勝在有情義。


清五郎:

1960年,當周恩來指著溥儀向蒙哥馬利介紹說「這位便是中國清朝的宣統皇帝」時,溥儀出人意料地大聲回答:「今日光榮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溥儀!」總理和在座者一起熱烈鼓掌。

——《溥儀最後七年》

「1965年4月份,全國政協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申伯純找溥儀談話,轉達了周恩來總理對他的批評。溥儀被特赦到全國政協工作之後,總的來說,繼續改造得不錯,但也流露出一些自滿情緒。譬如,吹自己寫了《我的前半生》,在會見外賓等場合,未保持好謙虛謹慎的分寸,等等。周恩來總理說:「又為他出書,又常見外賓,不要飄飄然,飄飄然就要退步了。」「在撫順,進步。到政協,退步就不行!」周總理還給申伯純下了「命令」:「把溥儀交你,不能壞!」我們敬愛的周總理日理萬機,一直代表著毛主席,十分關心對包括溥儀在內的獲釋戰犯的思想教育問題,嚴峻中飽含殷切的期望。」

—人民網《末代皇帝溥儀在「文革」中經受的種種恐懼和無奈》

毛主席說:「溥儀這個人是有罪的,他幫助日本人侵略中國東北,需要好好接受思想改造,才能成為共和國的公民。」自此,溥儀長期呆在戰犯管理所勞改,他自己對釋放幾乎喪失信心。但是令他沒有想到的是,1959年毛主席周恩來都建議全國人大能夠特赦溥儀,畢竟他經過了長達十年的教育,認真的反省了自己的言行。
溥儀特赦以後,被安排到全國政協文史工作室工作。和溥儀同一時期特赦的還有諸多國民黨籍高官,包括杜聿明、宋希濂的人。有一次為了放鬆心情,杜聿明提議大家一起去參觀遊玩,地點是故宮。溥儀聽說是自己住的老家,便說我不去了,你們去玩吧。杜聿明說,是不是怕傷心啊,那你就在家獃著吧。
聽到杜聿明這樣說,溥儀好像是賭氣似的說:「誰說的,我肯定要去,我現在已經完全接受了人民政府的改造,沒什麼好傷心的。」事實上溥儀遠做不到如此,這個故宮畢竟是他從小長大的地方,這里的一磚一瓦都記得清清楚楚。如今再過來,豈不是堵物徒增傷感罷了。
在故宮的門口,杜聿明等人都在安心排隊買票,溥儀跑過來跟工作人員說:「我還要買票?」工作人員得知後,都沒有理他,這可氣壞了他。還好是杜聿明幫他買好了票,隨後一起進故宮參觀了。溥儀進了紫禁城以後,好像變了一個人似的,他似乎在尋找過去的那種感覺。那種威嚴、至尊無上的榮耀,可是當他再看看眼前的一切,完全失去了一切興致。剛進故宮後不就,溥儀就以身體不適,早早回去休息了。

從此以後,溥儀再未去過故宮。

——《溥儀最後七年》

  毛澤東邊吃邊對溥儀說:「我們湖南人最喜歡吃辣椒,沒有辣椒不吃飯。」說著,夾起一筷子青辣椒炒苦瓜,置於溥儀位前的小碟內,見他已吃進嘴裡,笑著問他:「味道怎麼樣啊?還不錯吧!」溥儀早已辣出一臉熱汗,忙不迭地說:「不錯,不錯。」

  毛澤東指了指仇鰲和程潛,對溥儀說:「他們的辣味最重,不安分守己地當你的良民,起來造你的反,辛亥革命一鬧,就把你這個皇帝老子攆下來了是不是?」 溥儀 笑得前合後仰 。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啊!

——《毛澤東宴請溥儀》


諸天雨:

看一下三國志的陳壽的評曰:

評曰:後主任賢相則為循理之君,惑閹堅則為昏暗之後,傳曰「素絲無常,唯所染之」,信矣哉!禮,國君繼體,逾年改元,而章武之三年,則革稱建興,考之古義,體理為違。又國不置史,註記無官,是以行事多遺,災異靡書。諸葛亮雖達於為政,凡此之類,猶有未周焉。然經載十二而年名不易,軍旅屢興而赦不妄下,不亦卓乎!自亮沒後,茲制漸虧,優劣著矣。

陳壽對諸葛亮有偏見,而對劉禪有一些主觀的偏袒。

但是你看看陳壽對劉禪絞盡腦汁,只說了兩個優點,一個是年名不易,一個是赦不妄下。

赦不妄下,這點跟劉禪沒有什麼關系,是諸葛亮治蜀是定下的嚴刑峻法的基調,不許擅自大赦。

至於年名不易,就是建興這個年號持續用了12年,這個強行誇贊我當時看到時候都笑出聲了。

裴注里對這句話也是嗤之以鼻

臣松之以為「赦不妄下」,誠為可稱,至於「年名不易」,猶所未達。案建武、建安之號,皆久而不改,未聞前史以為美談。

意思就是說,你陳壽說他大赦控制的很合理我認了,但是你還扯犢子說他十幾年不換年號,這不在扯淡嗎!

總的來說,劉禪其實就是一個正常人,可能比我們正常人還要菜一點,看到一些人對劉禪無限拔高,我就難以贊同。


趙乾:

我覺得有的人吧,非得把人極端化,評價歷史人物,要麼就得極聰明,要麼就得很傻,人家就不能普通人了?

歷史上很多人已經對劉禪做過評價了:庸主。也就是說他是一個平庸的人。平庸就是普通,跟一般人一樣,不笨不傻,但也算不得精明。從政的話,做個一般官員未必不能勝任。他不是司馬衷那樣的弱智,也不是孫皓那樣的暴君,就是智商和性格都正常的人。

至於為什麼說他「扶不起的阿斗」?因為他的職業偏偏是皇帝啊,還是亂世中的皇帝!這個位置要求的智商和能力得是人中龍鳳啊!得是不世奇才啊!你一個中人之姿,放到皇位上,怎麼能幹好?又怎麼能不被嘲笑?所以說當皇帝時候的劉禪傻,那就是傻。因為對於皇帝這個位置來說,他的水準是不足夠的。

而到了回答司馬昭時候的答覆算不算好?肯定算不錯。畢竟想回去是不可能的,安安穩穩裝瘋賣傻過個安樂公也是不錯的,至少是可以的選項中最好的了。劉禪為什麼這個回答有智慧了?因為此時他是以臣子的智慧回答領導的一個問題啊。這點能力比起當個好皇帝來說要求低太多了,這點水準劉禪具備也不奇怪。

所以說,劉禪既不是真傻也不是真聰明,就是個普通人。歷史把他放在超出其能力的位置上,所以乾的不好;回到應有的位置,就能勝任。


失眠的暗黑龍:

慕容盛:「夫十人之長,亦須才過九人,然後得安。」

阿斗並不是傻子,他智商沒問題,是普通人的水準。但他的能力和品行是不足以擔當一國重任的,他為君幾十年,基本都是在拖蜀漢政府的後腿,只是力度較小,諸葛亮大腿粗,拖著劉禪毫不費力,到四相都死後劉禪自身既無把持大局的能力也沒培養發掘把持大局的人的能力,於是日漸走向滅亡,蜀漢滅亡的鍋劉禪是要背一部分的。

對比以上各答案提到過的君主而言,劉禪聰明程度不如趙佶、李煜,本事能力不如趙構,但拖後腿力度也不如。其實明孝宗的智商是有點低的,但不影響他造就弘治中興,成為一代明君,這是因為他的品、行好。

別說什麼劉禪收權,那是因為蔣琬費禕就不是專權之臣,他倆的掌權是諸葛亮欽定的,也沒有把權柄傳給自己的子孫、親信的想法,之後姜維掌握軍權,劉禪怎麼就收不回來?

也別說什麼善終,那是因為南北朝之前就沒有殺投降君主的習慣,漢獻帝、曹奐、違命侯三人都善終,特別是違命侯孫皓,各種囂張各種作,司馬家也沒殺他,這不是因為阿斗的所謂生存智慧造成的。


宋三闋:

張華問李密:「安樂公何如?」密曰:「可次齊桓。」華問其故,對曰:「齊桓得管仲而霸,用豎刁而蟲流。安樂公得諸葛亮而抗魏,任黃皓而喪國,是知成敗一也。」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