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評價蔡徐坤宣稱將起訴嗶哩嗶哩?

問題描述:

此類事件中,律師函到底有什麼實質作用,律師函所說「惡意剪輯」有無判斷標准?

蔡徐坤起诉bilibili
, , , ,
Zoe:

不討厭蔡徐坤,但我diss蔡徐坤的粉絲。

四處碰瓷,路人微博下面都追著罵。

你們天天喊著他年紀小受網暴,你們網暴別人的時候就沒想過孽力反饋嗎?感謝這次蔡徐坤發律師函,讓我看見了蔡徐坤的粉絲水到了什麼程度。原來不喜歡你們的還是大多數。

你們的粉絲團隊,什麼時候約束過那些低齡低智的粉絲?張口閉口生殖器,惡毒詛咒。

遇到事情感覺風向不一樣了就甩鍋給黑粉,到底是腦殘粉還是黑粉自己有點b數吧。

「你粉人的樣子真像ikun」


匿名用戶:

你發律師函像蔡徐坤


Kuslay:

我喜歡蔡徐坤

我們班有同學混鬼畜區的 經常一下課就開始出沒在我附近講蔡徐坤打籃球 還討論的很大聲 聽了真的很難受 和他們提了就說又不是在和我說 大概這種人從來不會考慮別人的感受。

我不反對玩梗 但好歹也要適度吧。

第一次覺得喜歡一個人也可以這么難過

好無力啊


你看不見我名字:

六老師還給我公眾號發過律師函嘞

這有什麼,不過就是宣示一下態度。

小破站肯定會為了骨架,刪除視訊

畢竟鬼畜是個灰色地帶

不過讓我去評價的話

蔡徐坤你太美


匿名用戶:

呵呵,我就猜到會有人說玻璃心

這些都是你們所謂的鬼畜,調侃。

呵呵

請看看律師函,已涉嫌刑事犯罪!


扎一個漂亮的小啾啾:

路人,覺得大家玩梗可以的,後面越來越奇怪真的沒必要,多大仇恨呢?玩到後面都沾點血腥氣息了,娛樂適度吧,有些up也不要為了播放量跟風太沒底線……


Aorqu用戶:

「我要告b站污衊!」

「怎麼污衊的?」

「他們發我打籃球和跳舞的視訊!」

年紀輕輕的怎麼就學六老師了噫


雙木:

是這樣,嘲諷一個人並不是好的行為,但彷彿是普通人的固有屬性。B站這個新一代青年聚集地一定程度上反映了青年群體的狀態甚至價值觀,還形成了一種亞文化。這種亞文化強得根深蒂固。

蔡徐坤粉絲幾乎都是女粉,且偏低齡化,不理解這種現象無可厚非。而B站則很全面,全面的就像一個小社會,總有陰暗的地方。

蔡徐坤的團隊想要消除這種陰暗,不如想想為什麼存在吧。


匿名用戶:

我不明白這種娘炮男藝人為什麼有這么大的明星市場

完全不符合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世界上總是有這種反常群體

但成為主流就是你死的時候了

先是底線這么低 接受這種藝人

後來更低下限的某些鬼畜視訊出現

完全是一群人圍著垃圾翻來翻去弄髒了環境被保安趕走的一副樣子

這個案例可以作為b站未來處理相關問題的範例 值得研究

最後希望這種和文明進步毫不相乾的娘炮趕緊消失


匿名用戶:

b站是我的快樂源泉,cxk是居然要起訴我的快樂源泉。我不開心了,cxk打籃球的視訊是我的快樂源泉,彈幕也是我的快樂源泉。從此以後我對cxk路轉黑了,從此以後我要diss他了。


enchancer:

我他媽笑死了 現在Aorqu變微博了是嗎 你們他媽的到現在還在玩梗 那個理智討論的Aorqu去哪了 真好笑 太好笑了 把惡臭當有趣的 一群垃圾的狂歡

我如果要是cxk粉絲 我更可憐你們這些人 自以為是地以正義為名沾沾自喜 殊不知自己也成為了網路暴力的主力軍


我沒有開掛:

為什麼cxk會被黑成這樣?

cxk就是資本推出的一個個流量明星之一,是生產線上的一個產品。他遭受的批評,不會是最狠的,兩年之內就會有比他大的多的流量,被更慘的黑。

資本生產這些明星就是為了收智商稅的,假設明星有1000w粉絲,去除水分有50w,願意話花很多錢的有1w死忠粉,我這個數據估計少了非常多,大家可以管中窺豹,總的市場到底有多大

但是明星熱度是會消退的,用力,持續扶持一個明星永遠比不上重新弄一個明星,就可以割新的韭菜,資本何樂不為呢?同時這也決定了藝人質量不一定要很高,這對粉絲並不重要,甚至可以說就是為了讓粉絲有與偶像共同成長的感覺,願意花更多的錢。資本可以讓你從造假的數據中得到自己偶像很優秀,值得你愛一輩子的感覺。你還會愛著你的偶像,年復一年被割韭菜,資本還會買新的鐮刀割新的韭菜,到時候你們就知道沒有團隊,沒有公司是什麼感覺了

但是路人就更看重實力,尤其是近年此類偶像層出不窮,越出便越刷新下線,如今網上對cxk的嘲諷,謾罵,不如說是網民們對流量明星,對資本的反抗,尤其是cxk,數據造假央視認證,騰訊扒皮,加之代言了不該碰的東西(你既然是走偏娘路線的,就不要碰這種男性的,有陽剛之氣的東西,看看你那個動作,看看你那個故意拍高的籃筐,惡不惡心?大不了學ycy承認自己不行也沒人罵你,還標榜美國校隊。)面對輿論的沖擊,不是你挨罵是誰?

從團隊的行為來看更是蠢到不行,你要是真的在意名譽權,QQ看點不去告?視訊十幾萬播放量時不要求下架?說白了就是拿了流量還要留好名聲,當了婊子還要立牌坊的行為。你要是成功了,黑你的全部下架,也沒有用。我說你打籃球像cxk,我說我是褒義,你能拿我怎麼辦?視訊只是所謂的弄潮人,真正的黑才是洪水啊,這是反向洗白,越洗越黑啊。應該像凡凡,六六,川川學習,把自己的黑全部轉化為玩梗,洗都不用就白了,尤其是川川力度極佳,弟弟果然沒有哥哥經驗老到

非常主觀,說的不對請指正

說實話,我也曾覺得那些說自己司馬的是假粉絲,今天我發現,我錯了

我去搜pcj實時就是這樣的結果,不會打碼若博主不開心可以私信聯系我刪除


錄像帶:

(僅針對此次事件)這篇文章是在說蔡徐坤,但不僅僅是在說「蔡徐坤」

利益相關:本人B站用了五六年,因為看番的原因也沖著大會員。微博應該也用了五六年了。

我的微博首頁既有黑蔡徐坤的,也有喜歡蔡徐坤的。B站熱門上出現過的蔡徐坤相關但從來沒點進去過。

我應該非常的「路人」了吧

昨天看到這個消息後,就發了一篇微博

現在愈演愈烈,還是想來說兩句。(應該會分很多點)

我是非常討厭這種網路暴力。

1.也許很多人說「這不是網路暴力,只是玩梗而已,連玩梗也玩不起嗎?」但真的只是玩梗嗎?

  • Aorqu上很多答案,微博上有很多說法,都是涉及蔡徐坤的流量,他的唱功,他的造型。一旦「因為他是流浪明星/他很娘/他的歌很難聽,所以我可以這么做」這種說法成型時,就已經不是玩梗了,因為核心邏輯已經變了。

一切行為只是網友自詡正義去攻擊其他人而已

這也是我為什麼覺得這樣的說法很可笑,甚至是偷換概念。蔡徐坤的鬼畜和其他幾位沒有可比性。

(以下只是預設場景)

如果大家帶著「成龍真丑,臉上都是坑,皮膚也踏了,明明已經不行了還出來圈錢拍廣告,兒子吸毒坐牢活該,也應該把他爸這種人關進去」在附帶把成龍粉絲叫母狗。這才能和蔡徐坤事件做類比

如果大家把張學友的圖片各種p圖之後帶著張學友的黑稱,在網上說這「張學友是不是經常吃屎才能這么形象說這種話」,把張學友所有電影拉出來批判一頓時才和蔡徐坤是一個性質。

如果這時候有人說「因為成龍/張學友/局座/和葛平真的沒有黑點,而蔡徐坤歌唱得不好聽很油膩」時,那麼恭喜你,你就在上述的邏輯之中了。

2.關於鬼畜的尺度

秉著吃瓜民眾的熱情去各大平台吃了一趟瓜,這幾個圖片(網圖)基本認定是真的了(B站原up主也已經澄清過了),微博上流傳的非常血腥的那張圖應該是從貼吧傳出來的。

如果看的人是B站的,也應該知道真的有這種尺度的吧。

3.(此條適用於任何網路暴力,蔡徐坤只是個例)我以為所有人都有「不要道德綁架」的共識了,但是放在明星身上,一切道德綁架都變得「正確」了。就像其他明星被惡搞都沒有發言,蔡徐坤就一定不能覺得委屈不能覺得痛苦(見第一點圖片),發律師函就會被群嘲。網友從前幾年抨擊道德綁架的人變成了道德綁架他人的人。

我想聲明一點,加害者和旁觀者永遠不能說明被害者的情況。不管惡搞的程度在哪裡,只要蔡徐坤覺得「我被傷害了」,那就是傷害了。不管網友說再多「惡搞一下沒什麼/太玻璃心了」也沒有用,因為被惡搞的人不是網友,也不是你我。

4(因為喜歡蔡依林所以說得比較多).和蔡徐坤能類比的大概只有很多年前的蔡依林和幾年前的TFBoys。

在蔡依林《怪美的》MV中有提到當年「地才」的造型,整個mv暗示著和自己和解。當時有粉絲說「我也是從黑蔡依林到成為蔡依林粉絲的,如果沒有當時的全網黑也不會有現在的蔡依林」——看到這種說法是我就覺得很可怕。

因為結局還算好,所以傷害也被美化了,試想一下這樣的場景「父親每天家暴兒子,父親說『我是為了他好!』。兒子成年也成才了,父親說『全是因為我打的好』。」合適嗎?那如果兒子沒熬過去自殺了呢?

在暴力里打著愛的旗號是最可怕的(此處專指蔡依林)。

今天看到有人說把蔡徐坤和蔡依林比,並說蔡依林在mv里一笑了之,而蔡徐坤斤斤計較。作為蔡依林粉絲心理五味雜陳,蔡依林忍受了十幾年的網路暴力,各種令人髮指的惡搞。好像因為「一笑了之」,暴力變得正確了,變得合理了。蔡依林用十幾年擺脫那些惡意,不是來證明網路暴力可以是正確的,她的痛苦迷茫自卑不都是來源於那些「網路暴力」嗎?

5.有些時候可能因為網路,好像所有東西都變得虛幻了起來,蔡依林」「蔡徐坤」彷彿變成了一種符號。所以「暴力」一種不那麼真實的東西也不會有什麼罪惡感,但是有一點需要想清楚,「蔡依林」和「蔡徐坤」並不只是存在於網路,他們也是真實的人,「暴力」的承受者也從來都是真實的人,他們同樣吃喝拉撒睡,同樣工作,同樣只是普通人。暴力的傷害性不會因為「網路」的存在而減輕。

因為我本人曾處在過類似的「惡意」之中,所以非常感同身受。同理心應該是人類一項重要的技能,如果我們抨擊校園暴力,我們也同樣應該抨擊網路暴力。觸目驚心的是,在校園暴力板上釘釘成為應該反對的事情是,網路暴力卻還有這么多支持者。

6.關於「娘」,是夢回大清了嗎?關於「娘」的討論我已經說膩了,就一句話,任何一種性別都不應該作為形容詞並且是一個侮辱性質的形容詞。

7.關於「流量」,「流量」只不過是資本運作的體系,「流量明星」一系列人只不過是資本運營的結果。在資本的運作下不只是「蔡徐坤」,同樣也是「楊冪」「迪麗熱巴」「楊穎」等等。真正討厭「流量」的存在,不是應該把「蔡徐坤」做成各種視訊嘲諷,應該拉緊褲腰帶為好作品多貢獻一點金錢。因為「他的作品這么爛還天天在音樂熱榜上惡心到我了所以惡搞他,網路暴力他是他自找的」,這種人並不是真真討厭「流量」吧。去給自己喜歡的歌打榜,貢獻點錢這才是打擊流量。

8.關於惡臭粉圈,在微博混跡多面,粉圈多多少少了解一點,惡臭是真的惡臭。但是以「惡臭」對「惡臭」,兩方都沒有好到哪裡去,很多B站的用戶對「嚴重」惡搞視而不見的言論同樣讓人覺得惡臭。如果看不過粉圈的惡臭就去攻擊粉圈,因為粉絲惡臭去攻擊明星真沒必要(不止針對蔡徐坤)

總之,在人世間保持內心的善良吧

先寫這么多吧….(謝謝觀看,如果有的話)

剛才在微博看到的,連最開始的起源「NBA形象大使」都是謠言。


十五的月亮十六圓:

講真的

以cxk現在的路人緣,最好的辦法就是「與民同樂」調侃自黑一下,至少還能挽回一點路人緣。結果他選擇了一個最愚蠢的辦法讓自己更黑

發自內心的說,今天的cxk和之前的小吳p圖沒有什麼多少本質的區別,不過就是大眾狂歡的載體罷了。誰管你是cxk還是誰,不過是覺得你好玩進行再藝術加工而已,結果還真把自己給當盤菜了……

我之前對cxk沒什麼感覺,現在只覺得他蠢


冠希哥無敵:

哈哈哈,看這個問題的時候,後台放著東營大馬猴的直播剛好在那調侃蔡徐坤的籃球舞,還學了學。彈幕都刷著「你完了」

老吊你路走的窄窄的啊。輕則ikun來鬥魚直播間刷屏罵人,重則律師函警告


李曉曦律師:

律師函是一種比較正式的法律文書,有嚴格的格式要求和嚴謹的文字要求,屬於一種比較嚴肅、正式的文件。一般都是律師根據委託人的委託,代表委託人出具律師函,函告相對人,要求其做什麼或者不要做什麼。

但律師函,通常並沒有法律上的強制性。換句話說,就是收到律師函的人,可以按照律師函的要求做,也可以不按照律師函的要求做,選擇權在自己。所以說,通常情況,律師函的告誡意義大於法律意義。通過發送律師函,給予相對方以法律威懾,增加其壓力,迫使是做出一定的行為。

律師出具律師函,需要委託人提供相應的證據資料。對所有證據資料進行完整的梳理,結合法律分析,出具相應的律師函。結合本案情況看,蔡徐坤委託律師出具律師函,要求對方採取措施避免蔡徐坤人身權的進一步損害。

所以,對認為自己的權益受到損害,有初步證據證明的事實,都可以委託律師出具律師函,向對方施加法律壓力。這是受害方的權利,但至於對方是否按照律師函的要求做什麼,那就另當別論了。


大大怪將軍:

如何評價一下蔡徐坤宣稱將起訴嗶哩嗶哩呢。哈哈哈哈哈哈,本人是很不正經的,我覺得,蔡徐坤本人是沒有什麼人品道德問題的,也就像人們說的「娘炮」一點,咳咳,大部分人厭惡蔡徐坤是因為他擔任NBA大使和其粉絲的無腦行為。

就像是b站的up做的鬼畜,從以前經久不衰的大寬面到現在的蔡徐坤打籃球,人家凡凡有說啥嗎,木有的。

我們來看看b站星人是怎麼評價蔡徐坤的

嗯哼,不算好,對不對,那我們來看看粉絲的

嘻嘻嘻是不是想揍他們,我也想嘻嘻,再來看看外國x色網站

(´◉.◉)逗死了,我也不知道該咋說了

還有上面那個腦殘粉的QQ,我悄咪咪放下來,不知道你們看得到嘛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好玩,b站就是看熱鬧就好


匿名用戶:

這沙雕營銷啊,笨啊!

我要是蔡徐坤,我就親自發一個鬼畜自己打籃球的視訊,保證讓B站鬼畜的大手子們不好意思繼續往死里黑蔡徐坤,甚至能洗白一下,還塑造了自己逗比親民的形象,順帶有一個熱度,最後再親自解釋一下:像粉絲說的那樣,自己只是喜歡籃球,並不是說擅長籃球(雖然牛B都被粉絲吹到天上去了,但是這樣子說了肯定會有路人選擇性遺忘加眼瞎)再加上粉絲有組織的懷柔性質的洗腦營銷,這不就完了嗎?既有了形象,又 有了熱度,還不用和阿B撕破臉,一箭三雕,豈不美哉?

這現在整得,活脫脫讓吳亦凡成了最大贏家。(手動滑稽)


uni:

kunkun一到店,所有人便看著他笑:「蔡徐坤,你又被惡搞了!」蔡徐坤不說話,排出幾張律師函,道:「打一場官司,再來幾篇軟文。」 所有人都笑:「你又在碰瓷了!」蔡徐坤道:「…碰瓷!明星的事,能叫碰瓷嗎!」有人道:「我方才才看見你又炒了次熱度,被網民吊著打。」蔡徐坤漲紅了臉,這下可都是些半懂不懂的話了,什麼侵犯名譽,網路暴力,永遠不要介意謠言和中傷之類,惹得眾人都鬨笑起來,店內充滿了快活的空氣。

一杯酒下肚,kunkun漲紅的臉色漸漸復了原,這時有一些小水軍來要他的軟文包干。蔡徐坤一人布置了幾篇軟文下去,雙手蓋住錢包,道:「我的公關預算不多了!…多乎哉!不多也!」忽而又想起什麼似的,轉而問我:「你知道籃球有幾種打法嗎?」我心想,這樣娘炮的人,也配考我嗎?便答:「不就是把球投到籃里去嗎?」坤坤道:「對..!對!籃球有四種打法,記住了!」說完便把籃球一丟,露出裡面的白色背帶褲,跳起了雞舞來。

———————分割—————————

這個是以前看到的哈,不是自己原創的

出處忘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