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評價 Emma Watson 在聯合國做的女權主義演講?

問題描述:近日,《哈利波特》中赫敏的扮演者Emma Watson 在聯合國以婦女署親善大使的身份做了關於女權主義和性別平等的演講,獲得全場起立鼓掌。在演講中,她號召所有人,包括男性,來關注性別不平等,了解女權主義的真正含義,正視男人和女人受到的性別束縛和不自由,並用行動來打破現狀。 視訊:「赫敏」沃特森聯合國演講 談性別歧視 英文演講全文:Emma Watson Gender equality is your issue too 中文翻譯:艾瑪·沃森聯合國演講全文~~
, , , ,
SherryLi禪玉:

我想結合最近大陸的兩件事和國情來講一下。
這篇答案的中心思想不是艾瑪,而是艾瑪的中心思想,因為那個比較重要。

一、
45歲成功人士,離過婚,有已經能自立的孩子,在離婚一年後與真愛復合了,還得到了前妻的祝福。
是不是很美好?

可如果這個人是女人呢?

我們來看一下王菲的微博評論

「你們的真愛讓人反胃」

再來看謝霆鋒的微博……哦不對,謝霆鋒沒有微博。來看李亞鵬。

李亞鵬的微博評論底下針對李亞鵬的言語沒有一半王菲評論里的戾氣和骯臟,反而網友繼續用不堪入目的語言詆毀王菲來對李亞鵬表示支持。

「李就是傻啊,撿個破爛貨還當寶貝」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斷章取義了,但如果我沒有,認為離過婚的女人是「破爛」,這樣的句子被頂到最熱是我無法接受的。

男人換妻天經地義,女人換夫就是十惡不赦嗎?

二、
章澤天近期一條微博下面的評論:

反觀劉強東

整個頁面充斥著醜陋下流的語言,章澤天似乎就因為是劉強東女朋友這一點而遭到了從身體到心靈的致死詆毀,並且私生活被無限地惡意評價。

是誰給的權力,用一個女人的男朋友來完全地定義她的為人?

為什麼一個女人一段戀愛經歷可以被無限地放大、被意淫、被惡意判定;為什麼一個二十歲的女人對自己的身體和婚戀沒有處置的權力?

評論區 @祝扣扣 理解很到位:「關鍵不是章澤天為什麼被罵,而是被罵的內容都是關於sex和gold digger(性與拜金),X婊、碧池、公車、黑木耳等都是這兩個要素的體現,如果是反感炒作,罵炒作就好啦,為什麼罵女人最後都會罵到這兩個點上面來呢?」

主觀觀點預警:很多人說章澤天炒作自己的戀愛。我想說,如果我是章澤天,我一定選擇先隱藏自己的戀情,隱藏到實在藏不住了如被狗仔隊爆照,再暴露出來。如果我是章澤天,我一定會害怕讓世人知道我在與一個比我大20歲的有錢男人戀愛。看了上面微博的評論,還有誰有立場指責她掩瞞?)

我截得這些屏都是最熱門的評論。用不堪入目的言語詆毀王菲和章澤天的人里,不乏有微博大V。
我明白這一切都屬於這個社會更大的問題的一個縮影,但女性在這個社會里所受到的歧視被暴露無遺。
章澤天只有21歲,是一個活生生的人。我不太清楚她的心理承受能力。坐在電腦前的章澤天,可能會讀這些評論,可能會心碎,可能會抑鬱,可能會自殺。

整個社會還會覺得,這是應該的,誰叫她找劉強東?

並且,如果是一個20歲的男性和40歲的有錢女性,他們也會遭到質疑,但是,女權主義是在呼籲男女平等的,這裡面就包括不歧視男性在婚戀里的選擇。
HeForShe。女權主義里,是有男人的份的。

三、
艾瑪這次的演講取得了史無前例的成功,我很欣慰。只是,讓這樣的貭素普及開來,還需要很長的時間,長到我有一點恐慌。
艾瑪這一次的主題是「他幫她」,男人幫女人。而在很多地方,連女人都沒有意識到自己才是詆毀女人的最重要的主力軍。男人就更不需要提了。

如果我生一個女兒,她的事業成功了,成為公眾人物呢?如果是到了要談婚論嫁的時候呢?

如果愛上一個窮小子,會不會被別人說卑賤?如果愛上一個富小子,會不會被人說骯臟?如果愛上一個比她小的,會不會被說老牛吃嫩草?如果愛上一個比她大好多的,會不會說就是等喪夫分財產?如果丁克,會不會被人說生活不檢點生不出孩子?如果沒有固定的男朋友,會不會被罵成援交女?
如果不交男朋友,一定就是反人類反社會遭天劈連活著都沒有權利的同性戀了,對嗎?

但如果是一個兒子,愛怎麼著怎麼著。不會有人詆毀,不會有人認為他的戀愛經歷就是他的一切,更不會有人因為他有過繼任女朋友而被稱為「公車」。

冷汗沿著背脊流了下來,因為我知道這些都可能成真。

四、
男人,和女人們。

我鄭重地邀請你們加入女權運動的行列。
平等的工資和其他權益暫且放一邊;我們的目標是:讓我們敢生女兒。
如果你的女兒不幸長得很漂亮而更不幸地與一個有錢人相愛,她不需要被稱為婊子。
如果你的女兒不幸長得難看而與一個有錢人相愛,她不需要被稱為賣身奴。
如果你的女兒不幸第一次婚姻不幸福而離婚,她不需要被稱為破鞋。

你的女兒也可能成為章澤天。你的女兒也可能成為竇靖童。

這也就是我認為解釋HeForShe最強有力的論點了:不管你是男人女人,你一定希望你的孩子在一個更好的世界裡生活。為了你的孩子,支持女性權益吧。

五、
為了不偏題太遠,最後再來贊美一下Emma Watson。
作為一個明星,你如果想日子好過一點,首先要做到的就是在所有政治事件上中立,中立,中立!
而艾瑪在此事件上如此強烈地表達了她的觀點,不難看出,她的人生目標遠遠超過安穩地當一個超級明星。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她想成為第二個赫本。一個同樣優雅,同樣美麗,卻堅強有力得多的赫本。如果赫本是珍珠,她必將成為金剛鑽。

最後,艾瑪的美貌是她成功的必要因素之一,可她的美貌若不是她的氣質和才識,也並不會在好萊塢的視覺轟炸中脫穎而出。人們並不只是因為她的美貌而傾聽她,而是因為她在擁有了美貌給她帶來的一切後,深刻地記著那些沒有她所擁有的女人們所處的境地。她靠自己的美貌在早年得到的成功得到了這個對全球喊話的機會,這不是一件壞事。
因為她不曾忘記初心。

尾聲、
請大家把注意力及討論放在女性權益和男女平等上,而不是我的案例里兩位女主角的對錯。無論她們自己的感情生活是否有爭議性,她們的微博下面的評論都體現出了不容忽視的對女性的歧視和雙重標准。這篇答案的重點並不是幾位明星的生活,而是大眾對她們收到的歧視所表現出來的縱容與無所謂。

還有,正像Emma Watson的演講里說的那樣,女權主義同時也是在維護男人的權力。我們追求的是男女平等。所以如果李亞鵬過兩天自由戀愛受人唾棄,那也是不正確的,他的利益我們也會維護。

不能因為明星是公眾人物而認為他們不能享受與普通人一樣的權利。你見過明星么?掐一下她,再讓她掐你一下。都是人。都會疼。

我的答案只代表我的觀點,也許有錯,我也在不斷地更新我的知識和觀點之中。但最後還是把目光放在「支持女性權益」,而不是這些明星的家長里短上吧!

另外推薦 @陸雨奇的答案,是我見到過的關於女權最完整、最認真並最好理解的答案。


謝葦:

@陸雨奇同學講女權已經講得十分專業了,我仍然跑來加一個答案,是想補充一些對這個演講選擇的切入點的想法。

在陸同學答案的討論下面,我注意到兩個疑問:
1)為什麼要特別呼籲男性的介入?是不是女人自己的權益也要靠男人的良心發現來賦予?
2)為什麼要選擇Emma這樣一個年輕漂亮的女性,是不是也是一種物化女性的體現?

這兩個問題讓我想到小時候和父母的一次談話:

在我不到十歲的時候,非常討厭語文考試(怎麼每次談女權都要黑語文……),在一次重要考試栽在作文上之後,我向我爸媽表達了自己對語文考試的深惡痛絕,列舉了語文考試的種種不合理,鉗制審美,扭曲邏輯的混帳之處,並宣布我以後要和語文考試鬥爭到底。

我媽倒沒有罵我神經病,她很冷靜地說:寶貝,你說得非常有道理,媽媽贊成你大部分的觀點,可是你覺得除了爸爸媽媽,還會有多少人贊成你呢?
——為什麼不贊成?!難道我說得不對嗎?!
——不是不對,而是別人在思考你說得對不對之前,會先思考你為什麼這么說。當他們知道你每次語文考試都憋成這個臭樣子,他們就會想:你一定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這么想了之後,他們就不會去思考你說得對不對了。

「所以直到你語文成績優異之前,都不可以隨便說語文考試不合理,這樣只會顯得你特別輸不起。」

Elisa只有織完了十一件荊棘衣裳之後,才能站起來說一句「我是無罪的」;在此之前的每一句話,都會變成一把利刃插進哥哥們的胸口。

這也是為什麼在很長的時間里,我特別不願意說自己是女權主義者,特別抗拒別人給我貼女權主義的標簽,因為我特別害怕別人說我「輸不起」。直到我擁有了足夠的自信,確定別人罵我loser我也不會當真,才敢承認自己是feminist。

~~~~~~~~
悲哀的是,這么多年來世界各地的女權運動,因為一直在強調「女性受到了不公正待遇」,「女性應該得到更多機會/尊重/理解」,而順理成章被廣大人民(尤其很多女人)視為「輸不起」的大典型,大loser。

——你說女人沒有得到充分的機會,一定是你自己不努力,失敗了怨社會!
——你說女人被物化,年輕美貌被視為奇貨可居,一定是你自己又老又丑,否則別人拿你當奇貨,一生受用無窮,哪裡有功夫喊什麼女權!

看到 @鄧妍 在陸同學答案下面評論

我感覺支持平權的人,多少都是在這種 privilege 下成長的人,自然親歷其利;

我先是深有同感,繼而又疑惑:這會不會是倖存者謬誤?會不會是只有那些擁抱著privilege的人說出的平權言論,才會被人當真,才會被人思考,才會被人接納?

我想這也許是UN選擇Emma這樣一個年輕美麗的女性來發言的意義:在物化女性的語境中,女性的青春和容貌可以拿來換取許多令人垂涎的優勢,可即便有這樣輕松便宜的遊戲規則,即便擁有Emma這樣優越的玩家設定,仍然做不成贏家。
同樣的,在男性不被允許回歸家庭,不被鼓勵細膩敏感的規則下,即使被賦予了教育和就業上的優先權,也不過是為了從50%的人口身上榨出更多價值來滿足100%人口的消費需要,看似佔盡優勢的第一性,又何嘗是贏家呢?

我是女權主義者,我喜歡男孩子保護我,但我要說的,是我也可以保護男孩子。
在我脆弱的時候,我想要有個溫柔的懷抱給我支持,但我今天想要gender equality,是想要我未來的另一半同樣可以在受傷時安心在我肩頭哭泣。

在一個用1/46的染色體的長度為依據,以非此即彼的兩分法判斷這個世界上千差萬別,多姿多彩的個體們「適合做A,不適合做B」的遊戲規則下,無論是男是女,是平凡還是萬里挑一,我們都不是贏家,也永遠不會有贏家。

~~~~~~~~~~~~~
Emma的整篇演講,有許許多多的道理講得很好,可是最觸動我的,卻是那句「My life is a sheer privilege」。

作為一個多年的HP粉,我實在忍不住想起了家養小精靈權益促進會,羅琳阿姨在這個故事上用足了先抑後揚的筆法:讓赫敏給它取了一個SPEW的滑稽名字,讓它成為只有哈利羅恩為了朋友義氣才捏著鼻子加入的笑話組織,讓它被絕大多數的家養小精靈們視為毒草避之不及……卻在整個白道命懸一線的時候,讓多比展示了比任何一個巫師都更勇敢高尚的靈魂,讓所有讀者都不忍心再發笑。

而在所有家養小精靈都不齒SPEW,連格蘭芬多塔樓都不屑踏入的時候,唯一支持他們,獨自打掃整個格蘭芬多塔的,是已經得到自由的多比。

——今天的我站在這里,不是因為爸爸媽媽不夠疼我而委屈,不是因為學校沒有給我足夠的機會而怨恨,不是因為導師看輕我而急躁。
我站在這里恰恰是因為他們給了我珍貴的自由,尊重和認同,讓我明白這比絕世的容貌能夠換取的一切廣廈華服都更加美好,美好到我無法沉默。

~~~~~~~~~~~~·
現實世界不是Aorqu這樣高端洋氣的虛擬社區,即便在西方,現實生活中的性別平權也和同性戀陽光化一樣障礙重重。

當我們的小女巫站在UN的講台上,用顫抖的聲音說「I think it is right that I should be able to make decisions about my own body.」這段演講已經註定是一場壯麗的「向我開火」。這幾天的時間,嫌惡feminism的人自然對她不屑一顧,而真正有man-hating嫌疑的那撥人也撰文指責她對男性境遇的同情是垃圾言論……

昂山素季說她讀HP的時候「不知道如何才能有勇氣做那些孩子們所做的一切」,而我想說,我不知道Emma如何有的勇氣,在可以那麼輕松地從男權世界裡獲得一切的時候,選擇一條艱難得多的路。她明明只要稍稍扮點乖巧就可以所向披靡,卻要明明白白地告訴全世界:我8歲就很bossy,現在更是among the ranks of women whose expressions are seen as too strong, too aggressive, isolating, anti-men and, unattractive.

倒退幾年,在我比她還略小的時候,我曾猶豫著想要放棄自己喜歡的專業,放棄繼續讀書,甚至差點接受自己完全不喜歡的追求者。那時我周圍有太多的「過來人」勸我「女孩子要安分,要識得好歹,要懂得利用女人的身份,不要自以為是滿世界闖,最後人見人不愛的,後悔都來不及。」
盡管她們隨聲附和男權文化的種種偏見和對feminism的不屑,我卻無法懷疑她們的善意。我明白她們會成為「過來人」,當年是懷抱過怎樣的期待和嚮往。只是這一路走來,必定是如「叫喊於生人中,而生人並無反應」的荒原和無措,才最終使她們認定這是一條無望的道路。

我不知道我們的小女巫會走多遠,我也不知道我自己會走多遠,然而在混到「人見人不愛」的倒霉份上之前,我想我暫時還是要做一個聽見她呼喊,並且也在人群中呼喊的生人的。:)


Aorqu用戶:
個人認為Emma這次的聯合國演講是具有標志性意義的。

For the record,這次演講相當於聯合國發起的全球性倡議活動HeForShe的一個啟動儀式,這次活動的核心主題是那句”Men, gender equality is your issue too”(男同胞們,性別平等也是你們的議題),Emma的演講是呼籲更多的男人們和男孩們關注性別平等的問題、加入性別平等的對話、倡導性別平等的觀念。這個global campaign的網址是Home – HeForShe,男同胞們可以簽名表示支持。

目前已經有720名中國男性加入這個活動了。

因為我自己很受觸動,所以製作了雙語字幕版的演講視訊,推薦沒看的朋友們可以先看看。
艾瑪·沃特森聯合國演講(雙語字幕版)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zkwMTg3Mzg4.html
為什麼這次演講在我看來是具有標志性意義的?因為在此之前,我只看過一個有類似思路的演講,也是非常有意義的一個演講,貼出來給大家看看。

【TEDxFiDiWomen】Jackson Katz:對婦女的暴力,這是男人的問題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TczNjY0OTQ0.html
這個演講者Jackson Katz用邏輯論證了Emma自己留意到的一個問題,就是大多數男性並不關注女權或者其他性別問題。我摘抄一下要點:

Let me illustrate that confusion by way of analogy 讓我通過類比來說明這個曲解,
In the U.S., when we hear the word “race”, 在美國,當我們聽到「種族」這個詞,
a lot of people think that means African-American, 很多人認為指的是非裔美國人,
Latino, Asian-American, Native American, 拉丁美洲人、亞裔美國人、印第安人
South Asian, Pacific Islander, on and on, 南亞人、太平洋島民等等
A lot of people, when they hear the word “sexual orientation”很多人,當他們聽到「性取向」這個詞
think it means gay, lesbian, bisexual. 認為它指的是男同性戀、女同性戀、雙性戀
And a lot of people, when they hear the word “gender”, 很多人,當他們聽到「性別」這個詞
think it means women. In each case, 認為它指的是女人 在每一種情況下
the dominant group doesn’t get paid attention to 優勢群體都不會引起注意
……
This is one of the ways that dominant systems maintain 這是優勢系統保持和延續(其優勢)的
and reproduce themselves, which is to say 方法之一
the dominant group is rarely challenged to even think about its dominance 優勢群體幾乎不會讓別人想到去挑戰他們的優勢
because that’s one of the key characteristics 因為這是權力和特權的
of power and privilege, the ability to go unexamined 關鍵特徵之一,不被懷疑
lacking introspection, in fact being rendered invisible 不用反省的能力,事實上在這個
in large measure in the discourse 主要是我們的問題上
about issues that are primarily about us. 我們基本是隱形的

所以我猜測有一大部分男性仍舊認為我們生活在鐵板一塊的男性主導的世界,而女權運動者們,不論氣勢多高漲,氣焰多囂張,都不過是難成氣候的跳樑小丑罷了。所以他們大可一哂而過,不覺得這個問題跟自己有什麼相干。但更多的社會資源往往意味著更多的社會責任,事實上,很多男人已經叫苦不迭瀕臨崩潰了。這恰恰是父權制對男性本身的壓迫,也是男人們可以從女權運動裡面尋找到的解放自己的契機。並且我可以肯定的是,不管是在親密關系裡還是作為普通朋友,如果對方總是以性別作為一種自己的資本來要挾對方,那麼這樣的人應該是不信奉性別平等的。而信奉性別平等的人其實可能壓根不會太看重性別本身,而是會把人還原成人,每一個個體之間的差異往往大於總體的性別差異。就如Emma所言,”Both men and women should feel free to be sensitive; both men and women should feel free to be strong”。

Emma的演講不僅澄清了女權主義並不是仇視男性,而是希望 建立一種新的具有動態的性別關系,(以往的歷史性的性別問題總是陷入這個死循環,為了維持一種固定的權力關系,需要塑造這樣的男女,而這樣的男女又只能符合一種固定的權力關系。)而且因為她作為演藝明星,在一個流行文化和名人文化盛行的時代基本上具備了最強勁的傳播力度和最寬廣的影響範圍,而在名人圈裡,特別是以往採訪到的一些女明星和女名人,都並沒有形成對女權主義的強勢傳播,而仍然是順應著誤解,甚至持續著女權主義的污名化,因為她們同樣認為這個詞太強勢太激進,和仇視男性混為一談。栗子們如下~Enough With Misunderstanding Feminism!

Kelly Clarkson:

No, I wouldn』t say I』m a feminist — that』s too strong. I think when people hear feminist, it』s like, 『Get out of my way, I don』t need anyone』

不,我並不覺得自己是女權主義者——那聽起來太強勢了。我覺得當人們聽到這詞會聯想到,『都給我滾開,我誰都不需要』

Taylor Swift:

I don』t really think about things as guys versus girls. I never have. I was raised by parents who brought me up to think if you work as hard as guys, you can go far in life.

我並不會考慮什麼男女勢不兩立,我從沒這么想過。我父母教育我的是只要和男生一樣努力,也能取得成功。

Katy Perry:

I am not a feminist, but I do believe in the power of women.

我並不是女權主義者,但我相信女性的力量。

Lily Allen:

Feminism. I hate that word because it shouldn』t even be a thing anymore. I don』t think men are the enemy.

女權主義。我討厭這個詞,這都不算個事兒。我不覺得男人是敵人。

Shailene Woodley:

No because I love men, and I think the idea of 『raise women to power, take the men away from the power』 is never going to work out because you need balance.

不因為我愛男人,而且我覺得讓女人當權,男人靠邊這樣的想法行不通,因為你需要一種平衡。

所以Emma此番很明確地表明自己是一個feminist,對青年一代還有更小的粉絲們都有著很大的激勵作用。但她在演講中也提及任何信奉男女平等的人都可以算作inadvertent feminist,他們是改變世界的動力。而且feminist這個詞本身不是最重要的,而是其背後傳遞的價值,它是希望每一個人都能更自由,這才是最重要的。


acel rovsion:

才看到這問題,見諒各位邀請者。本問題下搞得略煽情了,煽得有點偏題了,我來列點干條吧。。本人女權主義者
事實上emma的演講承襲的是第三波浪潮之後美國新女權主義的思路,也叫選擇女權主義。
主要有兩個特點:
1.把批判對象建立在男權構成的單性話語和結構性壓迫上,也就是把符號化的父權秩序和公眾輿論的男性中心話語,而避開直接批判秩序載體也就是男性群體,摒棄了男性原罪論,並認為是天然可以合作的對象。也就是說他們將父權秩序的壓迫作為女性被迫害的根源,但認為男性只是被這個秩序擺在了既得利益的位置,而並非是根源傷害,並且和男性合作是解決父權秩序的性別角色預設的最優方式。

2.更關注女性的直接權利,即平權,主要內容包括女性對自我人格塑造的自主權,對於現有性別標簽的拒絕權,公眾事物的話語權,和女性視角的正義性等等。。。

故而,新女權的最終訴求是要和男性合作的,而emma演講的核心也是這個。。

而我們思考下,男性群體的天然沙文豬比例並沒有這么大,那麼對於絕大部分的普通男性而言,他們為什麼不關心女權呢??
無法就三個原因:
1.覺得自己被仇視。
2.覺得此運動是邊緣群體的極左訴求
3.覺得事不關己。

而對於此三點,emma都做了直接或者間接的回應。
1.這個問題有男女兩方面的原因,在早期的女權運動中男性群體確實是被作為既得利益者和二元分割的沖突源頭,在70年代被激進派賦予了原罪論。這段歷史是存在的;在語言凈化運動中,有些公眾言論的激進做法有待商榷,比如把男性的一些相對保守但夠不成性別歧視的思想,也批判為沙文豬標簽。
而男性的問題在於,他們並不主動去了解女權,而是從好事者摘取的某些激進言論的隻言片語去腦補女權,並且因為這些激進特例的存在,就更不敢去了解女權,行成更大的偏見,從而惡性循環。。而事實上某些對女權有偏見的人士還認同相當部分的女權思想。

而emma和新女權主動拋開了早期的二元對立,而強調男女都是父權受害者,消滅性別預設本質是對於人性的解放,並且作為弱者主動示好,以友善的態度希望與男性合作,並體現為人權訴求。。

而面對女性們做出的努力,男性也應該適度了解現代女權的基本生態,而不是停留在偏見。

2.事實emma作為一個女性精英,也作為這個社會的話語權參與方主動來為女權發聲,也證明了即使女性精英也受著sex privilege的迫害,使得生活受到影響。故而,男權社會的迫害並不僅僅局限於某一部分或者某一地域,而是整個人類女性群體。而emma作為一個有學識有事業,教育背景良好,美麗的女性,她本人也收到男性中心話語的侵害,也說明了這不僅僅是邊緣群體自怨自艾,而是事實存在

而在我們的生活經驗中。媒體的男性中心話語,讓女性受害者受的輿論壓力比犯罪人還大。婚戀觀的男性中心話語,讓女性常年保受性別角色預設和男性物化,貶低,要求順從的話語迫害。很多地區的女性甚至還不具備完整的公民政治權利,這些都是真正在發生的事情。

如果你是一個對人權訴求和多元價值觀尊重的男性,你也應該站出來。

3.事實上,男性也是父權秩序的受害者。
你難道沒有在婚戀市場上因「男性標簽」而受過莫名的逼迫?
你難道沒有因為對男性的性別預設感到力不從心?
你難道沒有因為所謂「男性標簽」而無法做回自己?而被其他人指指點點?
你難道沒有受過「男性應該怎麼怎麼樣」的話語逼迫?

emma告訴所有男性,男性也是被迫害的群體之一,sex privilege本質是兩面性,男性標簽在已經變化的社會分工和社會生態中已經開始扭曲和迫害男性群體的自由和本性了。你作為男性為什麼不在站出來發聲?消滅性別主義你也是主力之一。女權是平權,也是男性正當權利。

就算我們功利一點說,女性群體絕大部分都可以參與現代分工,也能夠承擔與男性同等的責任,也有能力盡可能做到優秀。那麼,男性出來發聲,保障女性的工作權,自主工作意願和就業平等,本質上相當於釋放了一大批優秀的勞動力,這樣更為良性的社會分工,我們可以把產業做大,這樣的發展紅利是男女均能享受到了

故而,emma的演講,表明了一個立場,向男性傳遞了兩個態度,闡述了一個現象,並且溫和,有理有據,優雅。。


賈寶玉:

不服就打到服

《南方周末》探訪了一個「女德班」,這個女德班存在的目的是為了「教現代女性守婦道」。

這個培訓機構叫做「蒙正國學館」,國學呦。「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逆來順受,絕不離婚」這是該館女德理論的精髓,被稱為「四項基本原則」。

來源Aorqu新聞

如果你覺得這是對人性的踐踏
你就是女權主義者
或者只要你是人權主義者
你就是一名女權主義者

女權反抗的不是男性
是男人與女人共同的敵人–強權
男權社會的本質是權力社會(power)
只不過權力多數掌握在男性手裡

女權主義者爭取的是人權(right)
也包括男人的權利啊童鞋們

真正的女權者
不是要男權社會變成女權社會
是要讓強權(男權)社會
進化為權利社會(人權社會)

在男權(強權)社會,
沒有人不是強權的受害者
包括男人自己
只不過按照強權社會的系統
女人承受著雙重壓迫
分別來源於強權與男性
事實上在權力社會男人也不能獲得真正的人權
但是女人的人權與尊嚴被剝奪的更多更深
比如在邊遠地區依舊保留著
女性不能上桌吃飯的”傳統”
(PS在我眼裡”傳統”是愚昧封建最好的遮羞布
是最好的避免思考與改變的借口)

賈克森·凱茲:對婦女的暴力行為——這是一個男人的問題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zE3NTI5NTEy.html
截圖來源我的http://user.qzone.qq.com/315106519/4
明天做好重發


評論里童鞋說謝謝我截圖,其實是我謝謝你們有耐心看完與那些戰斗在社會第一線的社會活動家我這些真的算不上任何東西如果你感謝我,那麼請轉發分享給給多的人看因為這也是我截圖的初衷–傳遞與分享行為的改變來自於反思來自於態度的轉變所以讓更多的中國人看到便是對民權運動的支持再次感謝各位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