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評價 HBO 迷你劇《車諾比》?

問題描述:Craig Mazin執筆﹑Johan Renck執導的HBO/Sky合拍5集迷你劇《車諾比 Chernobyl》顧名思義就是那宗聞名的人為災難事件,背景在1986年的烏克蘭,劇中將會描述當時究竟發生了甚麼引致這事故,而且當年勇敢的眾人是如何犧牲自己拯救處於災難中的歐洲。 Stellan Skarsgård飾演蘇聯部長會議副主席﹑蘇聯能源局領導Boris Shcherbina,他在事故發生數小時後被指派領導政府委員會,但當時政府還沒意識到反應堆已經爆炸;作為這史無…
, , , ,
前陸軍下士:

正好一時興起入了一個車諾比救援獎章:

淘寶就有,不是仿品,價格很便宜,便宜到作仿品都是虧本生意:

畢竟也不是什麼稀有貨色,製作了100萬枚,頒發了89萬枚,剩下的隨著蘇聯解體,和其他國有資產一樣被賤賣到世界各地。

於是我又手賤搜了一下其他的蘇聯勛章,發現都很便宜:

車諾比救援獎章只要不到8美元,花200美元,你就能買到一個老戰士血火九死換來的榮耀!

榮譽這種東西,在國家信仰倒塌之時,真是一錢不值!!!

————————————————————

「馬卡洛夫同志,憑我們自己的力量,能把腳下這艘船造完嗎?」

「我需要蘇聯、黨中央、國家計劃委員會、軍事工業委員會、9個國防工業部、600個相關專業、8000家配套廠家,總之,我需要一個偉大的國家,但這個偉大的國家已經不復存在了……」


Aorqu用戶:

剛開始看,

先說幾句私貨,不喜請跳過。

官僚的謊言和體質無關, 燈塔國當年的弗林特水污染一樣各種謊言,隱瞞,包括大統領在電視上喝水以示清白。 然而民選體質的好處是,官是你們瞎了眼選上來的,只要當事人辭職你就沒有辦法追責 (陪審團制度也是如此),不會危害到體質本身,所以體質本身萬萬年不怕風吹雨打。你看福島事後是不是辭職就好了,有人反思過日本走民主制度錯了么?有人反思過民主制度錯了么?而非民選體質比方說毛熊,從上到下都需要為這些官員負責,一旦出事就會動搖到根基,一步都走錯不得。

這是葉海林評價中印關系時候說的,有意見你去找他。

葉海林:南亞的形勢與中印外交關系

https://m.youtube.com/watch?v=m8slE0umo0Y​图标

第三集

如何評價 HBO 新劇《車諾比》第三集?​图标

用過點比較弱的放射性同位素,基礎知識不紮實,如果單位換算錯了就給我留個言。。數量級對了就可以了。。

事故發生後蘇聯響應時間線

CIA報告:車諾比事故鄭智和社會影響,CIA-RDP80S01350R00300900002-4

密級:秘密

解密時間: 2012年

4月26日,事故發生當天早晨,Boris Shcherbina受命調查車諾比事故。 上將Vladimir Pikalov,化學兵司令當天清晨被召集到總參謀部,被總參謀長Akhromeyev和國防部長Sokolov派去車諾比全權指揮化學兵。

幾分鐘會議後,事故發生兩小時內,Pikalov調動已動員的基輔防化兵

36小時後,撤出普里皮亞季市居民,9天後通知基輔居民。

24小時內,蘇方劃定了半徑30公里的遷移範圍

早期核污染範圍。

注意基輔在下風區,不在早期污染範圍內。

4月30日起,禁止美國外交官進出基輔。

4月28日,塔斯社發了條簡報提到車諾比出了問題,沒有更多資訊,也沒有提到事故對健康的影響。5月5日烏克蘭衛生部長第一次發布健康提示。

現實中有兩個人被判了10年,廠長V. P. Bryukhanov和總工程師N. M. Fomin

老頭的貓挺好看。

輻射

較強的輻射會打斷細胞的DNA,造成DNA雙鏈斷裂

少量的斷裂有可能被無損修復,

中量強度會造成較多斷裂,細胞只能進行搶修

搶修往往是看到有斷的染色體就縫一起,會帶來一些問題。

DNA雙鏈斷裂的斷融橋模型

DNA雙鏈斷裂後,如果只能進行搶修(學名叫NHEJ,非同源性末端接合)容易導致姐妹染色單體之間直接連接,導致兩條姐妹染色單體除了著絲粒以外還有一個地方互相連接。 那麼在有絲分裂的時候兩條姐妹染色單體就沒有辦法分開,然後細胞分裂的時候可能會把染色體拉斷,

動畫細胞分裂時有染色體沒有被拉走。(八年前我親手錄下的細胞分裂視訊, 未發表)

也可能細胞夾不斷染色體,最後分裂失敗,兩個細胞又變回成一個有兩個細胞核的細胞。有兩個細胞核兩個中心粒的細胞再一次復制時,四個中心粒會搞出很多花樣來。

比方說,三個中心粒把染色體牽到三個方向

細胞一分為三

沒有著絲粒的片段就丟掉了,形成微核。三個核中間的藍點是一條斷掉的染色體, 上面沒有著絲粒

有哪些有意思的自然、科學小實驗?​图标

總之,造成了基因的丟失或者擴增,就提高了癌變可能。

所以,吃輻射後,活躍復制的組織容易癌變,比方說白血病。。

如果斷裂太多,細胞一看全斷了還活個什麼勁啊,死了吧,就自殺了。

3.6倫琴, 從來沒有用過這個單位(捂臉),按樓上帖子轉換一下是36mGy。 (表上數字應該是3.6倫琴每小時吧)

這個數字比較大,但是不是不可以接受。

一般來說做DNA雙鏈斷裂實驗時,10-20mGy屬於較低計量,一般不會有多少DNA雙鏈斷裂, 或者隨斷裂隨修復。

胎兒接受50mGy以下輻射,沒有非癌症以外的癥狀,出生後終生得癌症的幾率和普通人沒有區別。(1)

一般做實驗用X光,1-20 Gy。不同輻射的殺傷力不同,沒法算了大致估計吧。

這大哥驚了,3.6倫琴(小時)

然而,這個劑量不會把他臉照成這個樣子

這小哥反而沒事,說明泄露的地方在路上。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間屋子有鉛防護。

他路上被人幾個人吐了一身,其實他也該吐了。。

小哥上去到了pump room 裡面Khodemchuk,才幾分鐘, 有個哥們已經被照爛了。 不放圖了大家知道就好。

為啥K不發音H發音。。 奇怪

今天本來不值班。。

what if they are chemicals

可惜,比化學品還要恐怖一百倍一千倍。。

只幾秒鐘就造成了嚴重的灼傷。

目前沒查到是不是史實。

山西農科院丟失的鈷60也沒有這么強。。 按道理石墨不應該非常強才對。

2008年山西農科院工作人員輻照事故
事故發生時在用放射源活度約1.7萬Ci。
2008年4月11日下午13時左右,該公司員工郭某某、姚某某等5人再次進入已被環保部門責令關停的舊輻照裝置作業,在未進行安全檢查的情況下,5名工作人員攜帶不能正常工作的 FD-71 輻射檢測儀進入未降源的輻照室,且未佩戴個人劑量報警儀。工作約20分鐘後,姚某某發現放射源提升鋼絲繩綳緊,判斷輻照裝置未降源,立即通知輻照室內工作人員撤離,並將放射源降至水井,後向該公司負責人報告情況。
經檢測分析,5 名人員受到的生物劑量分別為 14Gy、3.5Gy、2.8Gy、2.2Gy 和 1Gy。5 人經全力救治,3 人倖存,2人先後死亡

鈷60是很活躍的,粗略估算,1居里相當於1克鐳226的放射性活性。1.7萬居里相當於17公斤鐳的放射性活性,或者3.5*10E7公斤純鈾235。 (鈾235: 2.1E-6居里/克)

一名工作人員工作20分鐘受到14Gy輻射,粗略估計則當時表上數據起碼是14Gy每小時,即3600倫琴/小時。(此處數量級差不多就可以。。)

劇中穿白大褂的技術員幾分鐘即出現嚴重反應,那輻射強度。。

話說回消防員,當然,鈾和中間產物的放射性活度不一樣,射線類型不一樣,能量不一樣,放射源強度和人吸收的劑量也不能簡單換算,只是我覺得這石墨有這么強不太合理,特別是還戴了手套,屏蔽掉了a射線

扯幾個八卦

2013年,墨西哥的一輛運輸鈷-60的卡車被兩個竊賊劫走,警方後來找到了卡車,發現放射源的保護罩已經被打開。警方認為竊賊很可能受輻射而死。

放射源不像電影里灼傷皮膚,而是無聲無息就到了致死劑量。

四川綿陽一市民家中輻射值升高,鄰居家中查出放射性裝置(組圖)_手機搜狐網

一個家裡藏了放射源(X射線),一個家裡有檢測裝置,也是一對妙人。

河南省杞縣輻照裝置卡源事件 (以下全為官方公開通報)

河南杞縣卡源事件被定性為技術故障-《財經網》​misc.caijing.com.cn

利民輻照廠用於照射方便麵調料包、辣椒粉、中藥材和農產品的鈷-60輻照裝置,在輻照加工過程中發生貨物意外倒塌,造成放射源保護罩被壓,並發生傾斜,無法順利降回到水井中的安全位置。
  由於該輻照過程均由機械手進行遠程操作,且此類裝置的放射源處在一米厚的鋼筋混凝土結構的輻照室中,因此,輻照室當時空無一人,未造成環境污染及人員輻射傷害。
  盡管如此,該裝置卻一直處在輻照工作狀態。一周後,由於受放射源長時間照射,輻照室內原輻照加工的物品,在6月14日下午發生了升溫自燃。消息傳開後,再次在當地造成了一定的恐慌。

鈷60是常見輻照滅菌材料,相當一部分食品就是經過輻射滅菌的,輻照滅菌食品不影響食品的風味。

泡椒鳳爪怎麼消毒?用核技術鈷-60放射源殺菌_手機鳳凰網

鈷60被卡在輻照井裡,並沒有泄漏,但是貼吧開始傳謠輻照廠發生核泄漏,還要發生核爆炸。。。最後數萬人逃離。 (5)

河南杞縣居民:我們為什麼逃離家園–中國青年報​www.cyol.net图标

扯遠了

一行三人,去檢視反應堆情況,結果。。

地獄之火,燃燒的是石墨。

這恐怕是車諾比最致命的原因。 火焰帶著沒有燃燒的石墨顆粒飛上天空。。

跑不跑都一樣。。。

其實消防員不可能不知道他們處理的是什麼東西。。

Leonid Petrovich Telyatnikov (Ukrainian: Леонід Петрович Телятніков; January 25, 1951 – December 2, 2004)

這個哥們,車諾比消防隊的頭, 帶頭爬上屋頂滅火。 事後評價,吃了4個Gy,被評為蘇聯英雄。2004年53歲時去世,癌症。

前陣子公開了當年的血檢記錄, 車諾比3年後, 他40%的淋巴細胞存在各種突變。(2)

一般來說,淋巴細胞,白細胞的壽命都不長,白細胞大概能活十幾天,忘記淋巴細胞活多久了。 事故3年後 Telyatnikov體內有40%淋巴細胞存在突變,表明他的造血幹細胞存在大量突變, 終有一天會產生致命的突變,導致白血病,淋巴癌之類。

當然還有一種可能性就是受到的輻射實在太大,造血幹細胞也死完了。

劇透一下,英雄試飛員Grishchenko駕機向開放的反應堆投放沙石以封閉反應堆,受到致死劑量輻射,四年後仍然血小板極低無法治癒,1990年赴美骨髓移植可惜最終不治。

從以上CIA報告可知4月26日凌晨,普里皮亞季暫時沒有放射塵, 26日夜起污染急劇增大。

這座橋不在市內,後稱為「死亡之橋」。

http://www.chernobylgallery.com/chernobyl-disaster/timeline/

繼續

所以,不用偉人名字命名物品多明智

想像一下維多利亞女王被野牛擊沉。。

演員和真實人物很像嘛(最左)

以下有誤,這三人都去世了。

小人物的勇氣之光,決心犧牲自己,用海水冷卻堆芯(大霧)

如果堆芯熔化後「自由流動」,可能燒穿反應容器並下沉到地下水系統,污染整個地下水的水系。(4)

現實中相反,三名工作人員打開閥門把冷凝水排走。冷凝水在反應堆下方,如果堆芯掉落到冷凝水池中,可能會產生爆炸(3)

現實中的三人受到大劑量輻射,但是全部倖存。後來一人因心臟病於2005年去世,一人至少活到了2015年,一人仍在核電站工作。

(1)

Radiation and Pregnancy: A Fact Sheet for Clinicians​emergency.cdc.gov

(2)

https://www.japantimes.co.jp/news/2006/04/19/national/late-chernobyl-firemans-blood-tests-to-be-disclosed/#.XNegJXk8ozQ

(3)

https://www.businessinsider.com/chernobyl-volunteers-divers-nuclear-mission-2016-4

(4)

日本福島核電站堆芯熔毀機組增加 – 能源新聞 – 人民鐵道網 – 中國鐵路新聞門戶​www.peoplerail.com

(5)從河南省杞縣鈷 - 60 卡源事件看公民核與輻射宣傳教育。 中國輻射衛生 2011 年 9 月第 20 卷第 3 期


悠鈾:

我還是頭一次看到這么壯觀的切倫科夫效應,雖然是電腦特效。

媒質中的光速比真空中的光速小,粒子在媒質中的傳播速度可能超過媒質中的光速,在這種情況下會發生輻射(切倫科夫輻射),稱為切倫科夫效應(Cherenkov effect)。

一般網上查到的圖片是這樣的:

…時間到了2016年,作者安德魯·萊斯巴羅出版專著《車諾比》,在書中表示這三人事後依然健在:阿列克謝·阿納年科在事故發生後依然在蘇聯核工業機構中任職,他至今拒絕評論關於「自己死於嚴重輻射病」的傳言;巴拉諾夫老人據信於2005年死於心臟衰竭,終年65歲;至於潛入充滿輻射的水中打開閥門的瓦列里·別斯帕羅夫,安德魯·萊斯巴羅則宣稱見過他,此人依然在世。

「人類的贊歌就是勇氣的贊歌。」


哎呦我去:

很多人在糾結這部劇是不是在黑,我覺得有些地方在黑蘇聯,有些地方實在捧蘇聯,其實我認為這是美國人盡可能「公正」、「客觀」地描繪美國人眼中的蘇聯,不黑不捧,美國眼中蘇聯人就是這樣。比如動員煤礦工人去挖洞,動員現場工程師下地下室排水,這些動員工作我相信都是美國人拿著自己理解中的蘇聯,然後用自己的邏輯去做的,所以我們同為社會主義國家的中國人看起來就覺得很別扭,美國人已經很盡力了,但是他們沒有這個概念,所以不知道怎麼搞。就像只吃蔬菜沙拉的人,再怎麼研究,可能也只知道蘸醬菜的吃法,如何享受這個美味,卻是另外一件事。要說這部劇夾帶私貨,也是有的,不過不是很多。比如女科學家的那句「要一個孩子為了母親犧牲自己的國家。」,比如最後一集說為什麼沒有安全殼,為什麼控制棒的末端是石墨,兩個問題一起問,然後回答是「便宜」,兩個問題一起問,然後模糊地回答其中一個問題,另外一個問題的答案是什麼?如果沒有深入思考,第一反應也是便宜。

對於整個事故的發生和災後處理,已經無數人評價過無數次了,當然絕大多數人都是以一個文人墨客的角度去看的,少數人是身臨其境地從科研人員或是清理人的角度去看的。我本人的職業是工程師/工廠中層管理者,所以我是以當初惹禍的工程師、救援的總指揮的視角去看。

聊聊惹禍的工程師?我把自己代入到他身上,我發現自己有極大的可能會做出類似的事情。首先「我」對核電站有充足的了解,所以所謂規程「我」是「知其所以然」的,哪些條款是「可以通融」的,「我」自以為很清楚。我也親身經歷過自己明明知道應該怎麼怎麼辦,但是因為下面人的「蠢」而各種麻煩不斷,那種懊惱,我估計很多人只有玩LOL王者打青銅局的時候才能體會。當然我當初豬隊友那一次也因此造成了很大的生產責任事故,作為當時的總指揮,我的心態和劇里的副總工程師簡直不要太像。「你們這群蠢貨把控制櫃(我懷疑翻譯有問題,但是作為英語渣,我沒細研究這所謂的控制櫃到底是啥,汽輪機?)炸了!」我當初也罵了類似的話。而後副總工程師不相信反應堆本體會炸飛,換成我我也不信,因為結合「我」工作那麼多年的經驗和淵博的理論知識,核心爆炸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3.6倫琴,換成我也會是和副總工程師一樣的反應,不相信反應堆會炸,所以即使超量程了,具體數值不會比3.6高太多,但是謹慎起見還是派人去看看。

如果說真的把我代入到副總工程師身上,我覺得我和他本人會有兩個不同:第一是違反規程的這個騷操作不會那麼彪悍,因為我的指揮風格就是很保守,我上面說的那次事故給我留心理陰影了;第二是事故發生以後,我也會找到廠長匯報問題,但是關於3.6倫琴的事,關於「我」派去去看堆心的人沒回來的事,我不會保留,惹小禍總好過闖大禍,給可能來支援我的更高水準的我也不知道是誰的工程師(科學家)留有發揮的餘地,雖說自己會擔非常大的責任,但是至少比後來死要面子杠精附體跟著廠長橫沖直撞要好。不過這只是一個30歲的我的想法,如果我水準、資歷再高一點會不會比他還杠精附體,我也不敢保證。

我的觀點,副總工程師違反規程不是黑點,因為如果不違反規程,就絕無可能力挽狂瀾地把註定失敗的實驗搞定,而且必然會在幾個小時甚至幾天時間內嚴重影響電廠的運行。黑點是他違反得沒有底線,太莽撞了,以至於失去了一個總工程師該有的穩重,後續明明發生了可能自己無法理解自己不能擺平的事,地面上說不清楚是石墨還是混凝土黑乎乎的東西,自己派去看堆心的人沒回來,就這樣還死扛著,面對自己領導還有所保留,這是有多彪?

再說說救援?我覺得真實的車諾比做的比劇里的強多了。我相信編劇是做了很多功課的,很多細節做的還是很好的。但是編劇畢竟只是編劇,無論是編劇也好,還是寫悲鳴那本書的人也好,或者是關注這個故事的觀眾也罷,一個文人有時就是很理想,很浪漫,覺得這個世界就是這樣或者就應該是這樣。你沒做到我理想中的那樣你就是垃圾就非蠢既壞,我可以做得比你更好,因為我只需要寫劇、寫書或者看劇、寫評論就可以了,不用上現場,而且我作為後人是可以開上帝視角的,不用這個調查,那個檢測。

隨時可以公開任何資訊,因為不會發生任何可能的騷亂甚至暴動;當有工程師要進行實驗的時候堅決要反對,因為操作手冊和規范里沒寫相關的內容,當然這手冊和規范是上帝指派下來的,所以是絕對真理,不需要用實驗來進一步完善;當有人說堆心炸飛了的時候,所有人都應該相信他的話,不應該考慮調查一下他說的是不是真的;準備疏散當地民眾的時候,所有的運載工具應該瞬間超時空傳送過來,不應該有準備、調撥過程;發生事故的時候,任何一個相關領導甚至是現場工程師都應該立即上報給戈爾巴喬夫,因為他們不需要調查不需要評估就知道這件事他們自己擺不平,而任何判斷或者自行處理都是官僚傲慢的鐵證,而且他們還罪該萬死地沒能做到零失誤。我覺得最開始消防員沒做好防護是蘇聯人確實沒做到位的地方,其他的任何處理,我把自己代入進入都完全做不到他們的水準,如果有其他該黑的黑點,我只能說我不知道了。


阿爾吉農:

迷你劇有的東西不一定能全景呈現,所以很容易造成觀眾撕逼,所以還是要看當時的記錄,包括當時人們的記錄。我強烈推薦S.A.阿列克謝耶維奇的車諾比一書,有很多地方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市場里有一個賣大紅蘋果的烏克蘭女人。『快來買蘋果!車諾比的蘋果!』有人告訴她不要用這種方式來為自己的蘋果做廣告,因為沒有人會買那兒的蘋果。『別擔心!』她說,『不管怎麼樣,他們都會買。有的人買回去是為了孝敬自己的婆婆,有的人則是為了討好自己的老闆。

我沒有把我曾去過車諾比的事情告訴我的父母。有一天,我的兄弟碰巧讀到了《資訊報》上的一篇文章,看到了我的照片。他把這份報紙拿給媽媽看:「你看,」他說,「他是個英雄!」我的媽媽看後什麼也沒說,開始默默地哭泣。

奇蹟的確存在——而且它們也全都是真正的奇蹟。不過,人們首先看到的往往都是無能和疏忽,在那之後,才會關注到奇蹟的存在:堵槍眼,飛身撲向機關槍。但是,那些命令原本永遠都不應該發出,這樣的需求本就不應該存在。沒有人會寫這些東西。他們把我們扔到了那裡,我們就像是被他們拋向核反應堆的沙子。他們每天都會列出一條新的「行動口號」:「人們勇敢而無私地工作」、「我們都會活下去,並取得勝利」。

他們都是一群年輕的小夥子。現在,這些壯小伙都已經奄奄一息,可是他們明白假如當初沒有他們,情況將更加不堪設想……這些人都是在一種特殊的文化背景下成長起來的——追求成就和功績的時代文化。他們把自己當做祭品獻給了國家和人民。

早前,他是一個沒有任何內容的人,就像那些統計數據。他沒有任何主題,只能充當其他人或事的背景。現在,他突然成為了主角。這是他對生活意義的一種渴望和追求。

我的母親救了我。她活的時間很長,並且不止一次地陷入一無所有的困境。第一次是在20世紀30年代,他們收走了她的牛、馬,還有房子。第二次是一場大火,她從火中搶救出來的唯一一樣東西就是我。現在,她說:「我們必須挺過去。畢竟,我們還活著。」

他們還嘲笑烏克蘭人,嘲笑他們跪在克里姆林宮,懇請上級劃撥更多的資金、葯物和輻射測量儀器(那裡的設備不夠用)。與此同時,我們的書記——斯柳楊科夫同志,用了15分鐘的時間來陳述形勢:「所有的一切都很正常。我們自己完全能夠處理。」然後,他們對他的言行表示了高度的贊揚:「事情就是這樣,我們的白俄羅斯兄弟們!」許多人就因為這一句贊揚而喪生,但是這又有誰知道呢?


Canva:

車諾比核電站是原蘇聯時期在烏克蘭境內修建的第一座核電站,曾經被認為是「最安全、最可靠」的核電站。僅僅投入使用不到10年,就發生了人類歷史上最大的核災難,其危害可能持續2萬年。2017年,政府耗資將近20億美元為暴露的反應堆建成了「新石棺」,預測保護作用可以持續100年

在剩下的一萬多年裡,當語言文字消逝、沒有人記得這段歷史時,現在的我們能做些什麼來警示後人,此處埋藏著不可見但卻致命的核危害?是改造一隻遇到輻射會發光的貓,還是設計一個紀念碑或者一個永久的核符號?美國的一支科學隊伍正替人類做著這樣的研究工作。

謊言的代價是什麼?

這是HBO劇集《車諾比》試圖討論的話題

它真實地還原了人類歷史上最嚴重的核災難

以及災難背後的數不清的謊言和被隱藏的真相

昨天,它剛剛播出了最後一集

人類也許將用未來的很久弄清楚謊言的代價

但我們知道,真實的講述在豆瓣和IMDB,值9.7

我們今天要說的話題,就要從這次世紀之災說起

《車諾比》美國正式海報
01看不見的「核」災難

故事開始於1986年4月26日凌晨1點23分——

蘇聯烏克蘭境內的車諾比核電站第四號反應堆發生爆炸,連續的爆炸引發大火,並釋放了大量高能輻射物。

爆炸後的核電站 / 圖源:《車諾比》EP1

這次災難的輻射劑量是日本廣島原子彈爆炸的400倍以上

總傷亡人數超過93,000人

核電站方圓30公里內的居民都被疏散

疏散區形成了2600平方公里的無人地帶

來自世界衛生組織的數據顯示:

35萬人被永久地從核污染區撤走

4000人在接觸到核輻射的第一時間死亡

500萬人的生活受到核泄露的威脅

300萬兒童一生都需要接受後遺症治療

2010年初,紐約科學院發布了一組數據:

在之後的18年裡

車諾比核事故造成的持續性污染

在全球範圍內導致大約100萬人死亡

車諾比無人區景象
2016年3月,一名士兵在打開車諾比無人區的檢查站入口大門/ 圖源:路透社

放射性污染的可怕就在於,它看不見,摸不著。

即使是暴露在致死量下的輻射下,也不會有任何感覺:

在災難發生後,爆出的放射性物質因為「切倫科夫效應」而在夜空中形成一道奇異的藍色光柱,再加上大量污染物燃燒產生的「黑雪」,不知情的居民紛紛趕到靠近核電站的橋上欣賞這一「美景」,放射源隨風飄落在他們的身上。據報道,橋上的這些人無一生還

這座橋因此被稱作「死亡之橋」。

劇集《車諾比》Ep1中的死亡之橋

在觀賞到這致命的美景之後,這座橋上的人很快就會意識到,為什麼說輻射中毒是人類最恐怖的死法。器官脫落,嗎啡無效;細胞失去再生功能,卻不停止代謝;人體迅速降解而死。

為了避免不適,此處沒有圖片,僅摘錄了一段遇難者妻子的口述,作為首批趕赴車諾比事故現場的消防員,從事故發生到死亡僅僅經歷了十四天

「他開始變了——我每天都看見不同的他……燒灼的傷口開始顯露……嘴裡、舌頭上和面頰上,開始出現小塊潰瘍,之後它們逐漸蔓延。粘液層層結痂,白色的痂皮。他的面色……體色,逐漸變得烏青……紫紅……灰褐……這是我的瓦夏,我那麼珍愛的瓦夏!」

「在醫院的最後兩天……我抬起他的手臂,骨頭鬆鬆垮垮,晃晃蕩盪的,身體組織已經與它分離。肺的碎塊,肝的碎塊從嘴裡湧出來……他常被自己的內臟嗆著……我手纏綳帶伸進他嘴裡,把東西扣出來……」

(以上內容節選自《車諾比的悲鳴》 阿列克謝耶維奇)

車諾比事件後在接受治療的患者;受到輻射者自身也變為高污染輻射體,需要被隔離。

面對這樣隱形的威脅,利用警告符號等可見的資訊標志來讓人「知情」是非常重要的。

在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後,為了防止更多人受到核傷害,蘇聯當局疏散了居民,並清理出了2600平方公里的無人地帶,由於核燃料鈈239的半衰期長達2萬4千年,這意味著被核污染的區域將至少在萬年內不適宜居住,隔絕無人區與現實世界的任務,就要靠環繞在車諾比周圍的核符號來完成了。

但這些人類的創造物,不管是語言還是符號,它們真的能在一萬年後還發揮作用嗎?

02不死的警示符號?

時間可以改變很多事,首當其衝的就是我們的語言和文化。科技、網路和全球化的快速發展,更加快了這個進程。人類的書面歷史只有大約五千年——兩千年前,秦始皇統一文字;一千五百年前,古英語才出現在不列顛群上;自1950年起,230種語言已經消失;到2050年,目前使用的語言中約有90%將會滅絕。

然而,核的威力卻幾乎不會因時間有任何改變

《Fallout4》/ 圖源:Bethesda

在此背景下,「核符號學」應運而生,美國能源部和柏克德公司召集了一個由工程師,人類學家,核物理學家,行為科學等人組成的團隊,被稱為「人類干擾工作組」 (Human Interference Task Force),目標是尋找一種減少未來人類誤入放射性廢物隔離系統的方法。

如今,我們所熟悉的放射性「三葉草」標志最早出現於1946年,是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放射實驗室的幾個組員一起「塗鴉」出來的。上世紀50年代,它開始逐漸廣泛應用於X射線設備、醫用電子脈沖光束和粒子加速器等,並於1958年被美國國家標准學會(ANSI)正式定為通用標志。

電離輻射警告標志(Ionizing radiation)

又稱「三葉草標志(trefoil sign)

設計者解釋這個圖案之所以能夠代表輻射危險,是因為中間的原點和三片扇葉般的形狀看起來像是中心原子發出的輻射。可是這個符號的設計過於簡單,難免會有類似圖案與它混淆,比如同樣帶有黑黃三葉草的古羅馬盾牌圖案。

這樣一個簡單的核符號真的能在一萬年後警示人類關於核的危害?

事實證明它的效果確實一般。

2007年,國際原子能機構在對11個國家進行了為期五年的研究之後,發現這個符號「除了受過教育的人了解其意義之外,沒有產生任何(關於它警示意義的)直覺上的聯想」。在肯尼亞,印度和巴西,只有6%的受訪者知道這符號意味著什麼。在車諾比,核符號現在已經變成了遊客尋覓遺跡和商家宣傳的標志。

於是,一個關於新的、更復雜的核符號在2007年推出,新方案由原有的「三葉草」標志、骷髏頭交叉骨和一個逃跑的圖形組成。這個新的圖案更直觀地描述了電離輻射的危害和後果,以獲得更普遍的理解。

長期核廢料警告標識(Long-timenuclear waste warning messages)

但是這種常用標志的組合也會產生新的問題。

以符號中的骷髏頭為例,當你第一眼看到這個圖案的時候會聯想到什麼?

加勒比海盜?好萊塢?誘人的神秘寶藏?還是帥氣的傑克船長?

好吧,或許也包含那麼點警告意味在裡面吧。但只有那麼一點點了。

圖中這個標志,官方名稱為「Jelly Roger」

在它誕生之初,所象徵的是「重生」,用於宗教繪畫和雕塑。

18世紀,作為海盜旗標志,它是海盜們的圖騰。

19世紀末,它開始被作為毒藥的象徵。

20世紀40年代,納粹將其用於黨衛軍中最臭名昭著的「骷髏師」,象徵著死亡

到了今天,隨著好萊塢電影不斷佔據主流視野,這個骷髏和交叉骨頭的標志開始更多地和寶藏、美國大片或者萬聖節裝扮關聯起來,而不是緊張的危機感。

一種設計能夠在人類歷史的變遷中保留其含義,實際上是非常困難的。像「骷髏頭」這樣具象且充滿了文化聯想的符號,在各種文化的沖擊下很難獨善其身。

此外,也有人設想過用三格漫畫的形式解釋核符號所警示的危險情況,但若要獲得圖片所預期的因果關系,只能假設人類未來還保持著從上到下的閱讀順序這個前提;否則,就會收穫一個接觸核輻射重獲新生的故事。

「核符號學」作為一個跨學科的研究領域,其研究範圍不僅限於基本插圖或物理結構了。當代人類該如何有效地向一萬年後的人類傳達警示含義?與其說這是一個設計問題,不如將其看做一次哲學討論。

03一萬年後的警告

為了處理好核武器生產開發和核電站產生的「貽害萬年」的核廢料,上世紀90年代,各國科學家和政府開始建立永久性儲存核廢料的地下儲蓄設施。美國廢物隔離中間工廠(WIPP)就是其中之一,它也是美國唯一的核廢料永久性地下儲存庫。

美國廢物隔離中間工廠(WIPP)入口

一個"萬年設計項目"就從這里啟動了。

1990年,美國聯邦政府邀請了一組地質學家、語言學家、天體物理學家、建築師、藝術家和作家前往新墨西哥州的沙漠,參觀WIPP,並共同解決一個問題:創造一個視覺標記系統,在未來10,000年時間里,讓來到這里的人類意識到危險。

圖源:WIPP

風景畫家和建築師出身的項目成員Michael Brill,認為他們要傳遞給未來的資訊就是讓人們害怕這個危險的地方。因此,他的設想是無數根從地面突刺而出的巨大針頭,在此地建造一個「荊棘景觀」。

Michael Brill和Safdar Abidi提出的:「荊棘景觀」

該項目試圖充分利用那些令人類本能地感到恐懼和不安的事物:巨大的花崗岩柱子,尖銳的形狀,封閉的禁區,場地周圍用英語,西班牙語,俄語,法語,中文和阿拉伯語以及一系列土著語言刻有警示符號和文字。

但是,建設這樣一個巨大的「不祥景觀群」,我們無法預計它會不會反而成為一種吸引力,以其禁忌的魅力邀請人們探索它的黑暗秘密。

項目在2017年舉辦了一個國際設計競賽,參與者被要求設計一個可以矗立萬年的WIPP紀念碑建築,提醒未來的人們,在這里地下 2150 英尺的地方所掩埋的那些不穩定的核廢料。

最後脫穎而出的優秀設計方案,更進一步加劇了這種擔憂:

冠軍:Testbed

主張在WIPP的整個地上區域安放二氧化碳收集裝置,將這里變為一個氣候工程的試驗場地。

亞軍:A Crystalline Funeral

在地上用鹽晶體作為水晶棺來封存每一種滅絕的物種,作為地面葬禮,與地下的「核葬禮」形成呼應。葬禮儀式每年舉行一次,持續一萬年,直到世界上最後一個人類被封存。

季軍: A Storm is Blowing From Paradise

主張通過紀念碑和地貌特徵的對比表現出地質資源和人類苦難的緊張關系。

試問誰不想去這樣的「景區」參觀一番,拍照發個朋友圈呢?

除了建築方案之外,項目組的學者和科學家們還提出了各種解決方案。

其中最受歡迎的,莫過於由搞哲學出身的Françoise Bastide和Paolo Fabbri提出的「輻射貓」

輻射貓 (Ray Cat)

基於貓和人類在悠久的歷史上的友好關系,他們提議通過遺傳工程改造生物發光貓,經過基因改造的貓會在有放射性的環境中發光。

同時,召集藝術家創作關於發光貓的危險的故事和歌曲,讓它成為一種文化傳統,來延續輻射貓的警示力量。

鏟屎官的地位又提升了!

這不由得令人想到在科幻劇集《星際迷航:下一代》(S7E16)中出現過這樣的情節:

24世紀,指揮官Data受傷失憶,他所在的星球上也沒有人知道「放射性」的意義和它的危險程度,帶有輻射的殘骸被當做新潮飾品佩戴在身上,直到輻射病在星球上蔓延,仍舊沒有人知道之什麼導致了他們的病痛……

設計不止是視覺的賣弄,更在於將意義持續、有效地傳達給客群:符號設計更是如此。

我們期待著,隨著研究的不斷推進,我們能創造出一個足以超越時間的警示符號,以應對逐漸成為現實的未來,直到人類不再把它當成最後的救命稻草。


匿名用戶:

更新:

看了第二集,還是挺不錯的,給編劇點個贊(權遊學著點)

————————————————————————————

劇挺好的,但值不了這么高的評價…(個人觀感,不喜勿噴),要是讓我說個一二三的理由出來,還真的也說不出來。就是個人感受而已

補充點資料:(百度百科的)

1.廠長只有燃煤發電廠的工作經驗和經歷

2.總工程師只有普通能源廠的經驗

3.副總工程師是核電專業

4.負責3,4號反應堆的工程師只有小堆的經驗

在看到人們明明可以逃走,卻由於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而輕松自在欣賞「美景」的時候,心裡要多難受有多難受!

第一集展現出來的官員的相互甩鍋,推諉,隱瞞令人髮指。在編造謊言的時候自我麻醉,自我催眠,對決策層隱瞞真相,導致決策出錯。

…………………………………………………………………………

其實看這一集的時候,就想到了會有人說社會主義導致了這一災難,說毛熊死是應該的,甚至映射到中國來…

更正:福島泄漏後第二天就有直播,但沒有撤離民眾。

我認為的是,這個事故並不是因為什麼主義而發生,日本福島核電站泄露還消息延後了三四天才發出呢,附近居民也是三天後才開始陸續撤離的,而且這還是當前網路極其發達的時候。

劇中決策層做出的斷電話,封鎖消息的決策是基於收到錯誤資訊之後做出的,如果消息沒問題,那麼這個決策至少是合理的,對與錯是各家之言。

這部劇我不喜歡的點就在於把這一切都引導向蘇聯政府,引導向社會主義,在意識形態上做了很精明的引導。


蕎麥:

慢鏡頭下,蒙在鼓裡的人只看到核電站爆炸很美,身邊的孩子在輻射粉塵里嬉戲。

比起災難,包裹美好外衣的謊言更殘酷。知道故事的結局再看過程,宛如一場漫長的屠殺,看人們以偉大或卑劣的姿勢,掙扎著或盲目地,一起被推向死亡。 ​ ​​​

看完了車諾比EP02……上帝是公平的,HBO不可以同時有兩部史詩級巨作所以GoT爛尾了,而且爛得很值得……

我插著耳機看的,此刻還能聽到自己的心跳如擂鼓。我覺得我今天睡前只能看看皮卡丘了

《車諾比的悲鳴》也很好看。如果讀過書再來看劇可能會有更真切的感受。每個鏡頭都透視著歷史的坍塌,絕望的恐懼,以及人類在極端災難下悲壯的勇氣。

ps:全劇看著一群蘇聯人說著純正的美式英語卻叫著瓦西里的名字 嗯… (´-ω-`)


laughing:

實際上一年之前我就比較系統的了解了車諾比核事故。包括看了大部分當時主流媒體的報道和各國電視台的紀錄片。完整的閱讀了那本諾貝爾文學獎的紀實文學,《車諾比的悲鳴》,就在Aorqu上看的,這本書Aorqu上就有,可以搜一下,這本書是值得去看一下的。

印象比較深刻的是,一個清理人,他的兒子非常想要他的那頂帽子,不過當清理任務結束後,要求是必須回收全身衣物,但是這個清理人為了滿足兒子的願望,還是偷偷的把自己的帽子帶回去給兒子戴了,一段時間後,兒子被診斷出腦癌,他非常的後悔。

其實俄羅斯之前就拍過電視劇,還是個穿越電視劇、車諾比禁區,劇情比較扯,但是還行吧。說HBO黑蘇聯的,那是因為你沒看俄羅斯拍的,那真才是從頭黑到尾。

這部現在就出了兩集,說說感受就是、我認為還原度還是相當高的,比如:

事故後在那座後來被稱為死亡之橋上看火災的民眾。

消防隊員被運往莫斯科第六醫院。

核物理學家質疑為什麼石墨沒有熔掉而是爆炸。

等等這些細節,都和親歷者採訪內容或是紀實報道相符。

實際上後期事故處理的過程是非常恐怖以及慘烈的,很多石墨塊只能靠被稱為清理人的士兵人工清理,每人四十秒上去鏟兩鏟子然後換下一波。這幾千人,他們雖然穿上了厚厚的防護服,但是後半生都飽受病痛的折磨。

政府還僱傭了很多「獵人」、將整個車諾比地區、普里皮亞季,貓、狗等動物全部槍殺,我記得那本書由篇文章很細致的描寫了獵人復雜的心理活動。


lili:

非常好的一部劇。

從情節把控,細節處理,到史實還原,做的都非常好。

至於黑不黑蘇聯,並不是把當時每個人的每個字,每個動作,每個表情都復刻,才叫不黑。只要真實反映了當時主要人物的做法,以及這些做法產生的後果,就不是黑。

至於拿福島出來陪綁,也是很無知的。一個是堆芯爆炸,放射物質直接暴露在大氣。一個是安全殼完好,放射物只短時少量泄露至大氣。

福島災後處理並不好,包括現在也基本是放任廢水入海。但從放射物泄露量來看,兩個事故差了幾個數量級。從對人類安全形度看,污染大氣使幾十億人受影響。入海,以太平洋強大的稀釋自凈能力,對人類的影響基本可以忽略不計。

可以說,日本在福島事件上無能自私,但說和車諾比一樣,那就是無知且愚昧。

蘇聯幾十萬人自我犧牲處理事故,是偉大的。但以當時的情況來說,蘇聯也沒有其他選擇。放任事故發展,代價是幾乎整個蘇聯歐洲地區成為無人區,東歐,中歐,包括東德,也不適合人類居住。通過大氣環流,污染物最終會傷害全人類。

蘇聯如果自己不拚命,全世界其他國家的人就會聯合起來上門拚命了。

如果車諾比事故只是福島等級,堆芯未暴露,只是外層建築失火損壞,我懷疑我們現在都不知道曾經發生過事故。

發表迴響